你拍過最孤獨的照片是哪張?

問題描述:從隔壁的問題過來:你拍過最溫暖的照片是哪張 ?

同樣的,分享一下你的照片,還有照片背後的故事:)
, , , ,
李哲宇CATPart:

和一隻汪談人生,它回應:喵~

這是一個有故事的男同學


夢入青城:


圖是大學生活最後一夜,也是前天晚上。之前無數次幻想這一天到來時會是怎樣酩酊大醉。真的到來後買好了各種零食小吃,圍坐在一起卻相顧無言,最後回到各自床上聊了一夜的天。聊理想,聊人生,聊愛情
第二天背上行囊各自離校

我的兄弟們,祝你們一路順風


Alvin:

來一發更新
中蒙邊境的戈壁灘,開車幾公里放眼望去滿是荒涼,唯獨這株胡楊,錚錚傲骨屹立在荒灘,彷彿倔強的向天昂著頭顱。視線所及之處,幾乎看不見它的同伴,看不到水源,這樣不服輸地活著,何嘗不是一種令人敬佩的孤獨?
————————
內蒙古巴丹吉林沙漠里,一個旅者在山頭孤零零地站了好久,而我在另外一個山頭拍了他好久…
記得看過這么一則新聞:兩名女士因為一個人不小心將冰棍擦到另外一個人身上,在大街上爭吵了一個半小時。最後一個人因中暑倒地,被送進了醫院。目睹了整個事件的劉先生稱:「我活了42年,她們兩個是我見過最無聊的人。」

那麼問題來了…究竟是誰更孤獨一些?


楊七七:

今年春節,作為北上廣返鄉打工仔的最後一批,我一直在北京待到了過年前的一兩天。

就在回成都前的一天晚上到朋友家喝酒,忘了時間,一直聊到凌晨三四點才想起回家。那時已經是後半夜了,屋外是隆冬,天氣非常寒冷,但也沒辦法只好跺著腳下樓打車。好在路邊就有空車,隨便上了一輛。

出租車往家開,一路上的光只有飛快閃過去的路燈,檸黃檸黃的一顆顆,白天熱鬧的店全都關了,通直的大馬路只有這燈光亮著,街上一輛車都沒有。

到家以後我讓司機停在街對面,不用轉彎了,我自己下車過馬路。然後轉身推了一下把車門關上,這砰的一聲在冬夜裡響起,驀地有點心驚。

我背著包裹緊衣服過街,這個路口是沒有紅綠燈的,我左右瞧著沒有車就往對面走。家門前是一條筆直的大路,凌晨三點的北京黑得透出了紫色,不過這一次除了路燈,為了鋪排一些節日氣氛,燈架上還掛了張燈結彩的大紅燈籠。

我伸手掏出手機,拍下了這張照片,一直存到了今天。

大年二十八的北京。

然後我走到了路中央,我看到這一條平時被車流貫透的大路,此刻冷清得不像一條首都的街。那天還有些霧氣,北方冬天的凌晨太冷了,整個人捂得只剩一雙眼睛。但是這一刻我站在路中央,沒有一輛車經過我,沒有一個單車。

這是街的另一邊。

我忍不住在這里多站了幾十秒,看著這個空曠的城市,看著這個返鄉人群已經全都回到家過年,燈籠已經掛上的,不剩幾個本地人的北京,竟然有點恍惚。

那時候自己正經歷一段曲折的感情,整個人常常走著走著就會陷入惶惑,愣住。那時站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我忽然感到這一刻無以復加的孤獨,這輩子再也沒有了。

我眼睛給凍出了眼淚,走到街邊閉上眼睛揉一揉。面朝這凌晨三四點的冷風撲面的北京,閉上眼睛休息,心裡冷清得只剩下一個感受。

好荒蕪,好荒蕪,好荒蕪,好荒蕪。

我想我不覺得孤獨,我只是覺得很荒蕪。

年紀小一點的時候,獲得一丁點的快樂就覺得到了人生巔峰,後來你知道,捨得放下的時候才剛剛來到山腳。那時零星的事我還記得一些,我們一起吃飯散步,去他家搗蛋,玩遊戲,喝啤酒和金色的威士忌,在不同城市相聚。

但直到很久以後,當我遇到更多小時候不能預見的快樂,不可能擁抱的人,沒有福分領受的愛護,才知道那時很複選擇都是不對的。死去過才知道活著真好。人都是極度失望極度傷心到了頭,才終於決定一去不回頭。

然而這也沒什麼不好的,這很好。

我最心愛的動畫片《瑞克和莫蒂》里,第一季第六集,外公Rick和外孫Morty因為濫用一種讓別人愛上自己的葯物,遇上流感季,導致整個星球的人變異。他們不得不逃到另一個與地球生態無限接近的平行時空的星球,那裡和平生活著的Rick和Morty剛好被炸死,他們作為他們的替代,在這里繼續活下去。

接受自己的死亡,然後把屍體埋在自家後院里。

那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Morty吃飯說話走路看電視,都是獃滯的。

直到後來Morty慢慢接受了現實,甚至變得更成熟,在第八集姐姐遭遇心理創傷的時候指著窗外安慰她:

「你看,外面的那坨土包,是我的墳墓。我和Rick的一次冒險幾乎毀了全球,所以我們逃出了那個維度,來到了這里,因為在這里世界還是好好的。但我卻讓這里的一個我死掉了。Summer,我每天早晨吃飯的地方離自己的屍體只有20碼。」

然後他說出一句讓我掉眼淚的話。

「人的出現是沒有目的的,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屬於任何一個地方,人終有一死。」

我們何嘗不是一次次埋葬了自己,在離過去遙遠的另一處重新建造起未來的生活。直面自己的死亡,還有什麼比這更孤獨更荒蕪的事。所以我覺得Morty說得很對,只是幼小的他比我更有勇氣。

有舍有得,有聚有散。這些都是長大以後明白的道理。但在那個孤零零站在街心的時刻,你不會想到未來,你只會凍在這個冰冷的凌晨不能自拔,在凌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在紅燈籠的微光里,在肉體可感知的霧氣里。

與自己對峙。


鮮榨盲腸汁:

水泥牆里的長頸鹿
不合群的小胖子
三伏天刷洗外牆的清潔工
被遺棄的玩具熊


Hawaii:

謝邀……沒想到真被款款找到了這個問題……

這是在上周四,也就是剛過去的七夕晚上拍的。
大概八點多的捷運站,這束花就已經被醬對待了……心疼……
而且還有正好扔到不可回收垃圾里……嗯……有深意……

其實我主要是心疼這束花……花是無罪的好伐……
媽的這實在太孤獨了(哭


科技小捕快:

我自己
16年9月的時候受邀去人民大會堂開會
那時候差不多做了兩年多的反恐無人機,取得了一定成果,經專家領導推薦成為了與會人員中最小的一位。
由於當時研發無人機全是自費,很窮,做了硬座從南昌到北京
現在都記憶猶新,那趟車沒人,硬座和卧鋪一樣
我那天一晚基本沒睡,想著以後,研發花了家裡太多錢了,並且借了外債,我不知道以後怎麼辦
好不容易有個機會受邀去人民大會堂開會,對自己來說真是個榮譽
但很多人都說是騙子,明明很差,夠資格嗎?
當然我也不是傻子,早都核實過這次會議了
有些時候,沒人相信你
不顧許多人的反對,我去了
我迫切的想要承認

京西賓館會議室,常常在新聞聯播上見到

在這可以感謝下cctv了, 人民大會堂發言,當天克強總理就在隔壁會議室,可惜沒見到

由於發言還有一點點價值,得到了全國政協和科技部老領導的及多名科技工作者的關注,在後續工作中得到了很多幫助

臨走之前去了一趟天安門,北京去過四五次,但主要是討論技術,沒有機會,那次算是了了一份心願吧。

———–

那次對我來說是個機會,有許多行業專家可以交流,現在我做的無人機已經應用到邊防反恐中,經濟也算是寬裕了一點,繼續在反恐設備的研發道路上前行吧。

————————

說明幾個事

1.發型問題:我感覺自己以後換發型也沒救了⊙﹏⊙‖∣

2.費用問題:因為剛開始找的是一個基層老師,他不太懂,他說不行,我也沒找,後來見了學院書記和大學校長,費用全額報銷,而且在後續,學校知道了我,對我進行了重點培養,參加了多次創新比賽,並多次向江西省的省委領導做了工作匯報(主要身份是一個大學生、同時又是援疆)。

3.身體問題:我的確有點太瘦了,正在努力吃胖中…

4.會議正規性問題:我知道現在人民大會堂也不是那麼的… 所以我直接電話問了江西省科技廳的領導和這次帶隊參會的領導,他們均表示正規,並且帶著我一起去的會務組。會議結束後,聽到部委領導和院士還在那交流好像租一天大會堂要多少多少錢的,略坑啊…

懷疑的,我真在做這方面的設備

—————

工信部科技成果登記證書

旅遊節保衛演練前團隊部分成員(中間是我,還是略丑)

還有個好設備(原型機),可以搭載點特殊設備(我比較瘦,40多公斤,車隨便跑,一點影響都沒有)


傲嬌的Doraemon:

去年春節拍的,當時看到阿么坐在椅子上還以為她在看庭院。後來翻照片的時候,看著阿么的眼睛,才發現她在發獃想其他的事。

阿公過世快十年,阿么也就這么一個人活了這么多年。
庭院的陽光很明媚,把元月照出了陽春三月的影子,但屋子光線卻寂寥發冷的黑。阿么的臉,緊的發皺,仔細看還能分清頭骨的輪廓。

鄉下老人的典型黝黑乾瘦,皮膚皺的生硬,但無比硬朗。阿么一個人開墾著屋後幾畝菜地,除草、砍柴、生火做飯。同時養了十幾只雞,一隻狗,一隻大肥貓。

小狗去年生了四個小狗,被抱走了三隻,留下一隻病崽。它每天大多時候也躺在庭院曬太陽。

看了一眼,然後沒搭理我。

還是雞兄更親切。

阿么在村裡待了幾十年,哪兒也不願去。阿公走後,眨眼就快十年了。時間這東西,還真有加速度。

當時想了下,不曉得自己下次什麼時候回來,不如拍個東西做紀念。

第一下就想到了阿么的手:

乾癟的像枯樹枝,握著的全是時間的力量。

阿么看到我手機拍的照片非常清晰,就想讓我給她來個全身。
於是等到陽光照進屋子,阿么認認真真挑了位置,挺直腰板照了一張。
她這輩子也沒有照過幾張相。

「這張照片好啊,人也精神,臉也清楚。」
她說,等幾年後她不在了,就把這張作為遺照吧。

我想起每年回鄉拜年的時候,總能在不同家裡的牆上,看到明顯掛上不久的遺像。

這大概是我拍過的略帶溫馨心酸而最孤獨的一組照片。

小時候貪玩到傍晚,聽到阿公喊自己回家吃飯。抬眼看見自家炊煙裊裊,心裡覺得溫暖踏實。

而在二十年後,炊煙慢慢化成了田間墳頭緩緩的青煙。

可生活仍在繼續。


鄧涵:

大學四年,拍照三年。
最後一天離開的時候,看著四年的痕跡都被抹去。留下一張照片算是最後的結局。

故事已經到終點
  結局不再有懸念
  可是人海茫茫
  難言相見


shotgun:


紐約 / 中央公園 / 橋洞下 / 中國老人 / 二泉映月

=====

橋洞形成了天然的共鳴,將二胡的凄涼演繹到了極致,雖然是九月的陽光燦爛,還是感受到了一絲絲涼意。


Aorqu用戶:

挪威Bodø以東,北極圈裡的一個小鎮,鎮上有個博物館,說是博物館,也就是當地普通居民的小木屋,不到100平米,展示的內容是當地漁業文化,陳列著舊漁船、漁網、捕魚工具,十分擁擠卻井井有條毫不凌亂。博物館館長是唯一的工作人員,性格靦腆,不太愛講話,低著頭心事重重的樣子,但提起當地歷史眼睛就亮了,有問必答,非常專業。這樣的一個人在這樣的偏遠之地守著這樣一個小小的博物館。那天傍晚,他帶我們到水邊,看斯謝爾斯塔德峽灣著名的大漩渦,岸邊有個銹跡斑斑的廢棄「燈塔」,他站在那裡,看著遠方,天色越來越暗,不時有飛鳥掠過水面。那一刻,天地安靜。


Llenlleawg:


13年的冬天,美東的雪下得尤其大。學校決定停課,絕大多數人都還沒起床,我早起沒事干,決定拿相機出去轉轉。
於是有了這張照片
—————-我從何處來?我是誰?《我向何處去?》


呉良帥:

在某房地產舉辦聖誕博彩活動的現場,我不經意觀察到一個待在牆角的默默不聞的禮儀妹子。她似乎很倦怠,無精打採的樣子在熱鬧的場合顯得分外的孤獨。


旅享:

高棉,暹粒

遠處,飯店老闆的孩子在母親陪伴下寫著作業,看著電視,而年紀相仿的拾荒少年卻只能遠遠孤獨的沉浸在短時的歡愉中

—————–

自己做的一個旅行微信公眾號,分享全世界旅人旅行路上有意思的事情,歡迎關注。

公眾號名稱:旅享 ,公眾號ID:travelershare


匿名用戶:


2015.03.05元宵節 福建廈門
失戀,去廈門走走,下午從廈大芙蓉隧道出來離開廈大,餓著肚子,慢慢往海邊走,天空下著小雨,情緒低落。
海灘上沒有遊客,只有一個人獨自在那裡站著看海,他好像沒有傘,一直在淋雨。
那一刻看到的畫面正符合我心境,於是掏出手機拍了下來,腦子里是《莉莉安》的歌詞:
「他發現孤獨的人,準備動身,於是就禱告著黃昏,直到夜裡他轉頭聽見悲傷的嗚咽」

2013.12.31 廣西北海
他獨自坐著看手機,遠處的盡頭是兩個人看海。


上官小沫:



這些圖一直保留在我電腦里
出處不詳。
尤其最後一張,看見就莫名的難過。

—————以上是原答案—————

不是我拍的啊 我說了 出處不詳了 有些人能不能不斷章取義?


無人留戀:

怒答!!!
兄弟的生日,對,一共去了九個人;
對,我就是拍照那一個;
對,就是他們吃飽喝足讓我拍的;
對,你們看不到馬賽克背後他們的得意的笑容;
對,這張照片發了朋友圈得了太多太多贊;
對,我拍照的時候雙手在發抖;
對,他們微笑的時候我內心在滴血;
對,我不是一個人。。。

=================================================================

分割線,第一次獲得這么多贊和評論真是小鹿亂轉、受寵若驚,本著娛樂到底的原則,篩選一些好玩的回答和大家分享一下。
@蘇打 國小單身6年,中學單身6年,到了大學,呀!終於只用單身4年了!好開心呀!
@季末 等幾人詢問圖中左三的妹子冷不冷的!
@阿暖 有大批FFF圖前來支援!
@冷哲 等太多人貢獻火把和汽油的,哦,還有送打火機的。。。
有人說:我是一個人!
也有人說:我不是一個人!
更有人問:我到底是不是一個人?
好吧,在你們眼裡我就是一個單身狗吧。
單身狗也是狗,可以不愛,但請不要傷害好嘛?!

==========================================================
再補充一記,不同人對孤單的定義和理解不同,就像上圖的小狗,外人看到的是獨看花海的寂寞,但也許在他眼裡只有花海的美!
再次感謝所有鼓勵的安慰的Aorquer,你們讓我覺得空氣都更加溫暖了!
祝所有孤單的人不孤獨!


穆如寒江:

2014年,十月中旬在青島情人壩上見到一個妹子,一個人對著夕陽,大海,一根接著一根的抽了整整一下午的煙,旁邊很多拍帆船的大叔拿著長焦偷偷的拍她,我端著廣角就過去了。她說,就是天氣挺好的,一個人過來坐坐…故意做成了電影的感覺,加了字幕。
補充一下,玩Aorqu時間不長,不知道這樣修改之後,之前的人能不能看到。
謝謝各位,確實沒想到能有這么多贊。謝謝~~
關於情人壩:青島,奧帆中心,對面那裡就是,那個白色的燈塔就是情人壩的盡頭。
關於台詞:這是一部日本動畫片還是電影裡面的台詞,度娘告訴我的,我只是想找一句比較有感覺得台詞。淫者見淫,你們都是臭流氓~~~
關於電影的感覺怎麼做出來的:確實是自己瞎調,跟著感覺走的。網上有很多具體教程,有一篇是唐城老師的教程寫的很好,可以度娘一下。
關於妹子後來:旁邊有個拍帆船的老大爺一直在做著看著妹子,我跟我同學就跟大爺聊天,大爺說:不對,她心裡肯定有事兒,這煙抽的太凶了,你們小夥子過去跟她聊聊。我也是鼓起勇氣跑到旁邊用借火搭了個訕,但是妹子不願意說自己的故事,並且拒絕了我要發照片給她的建議,又抽了幾支煙之後就離開了。唯一知道的就是在青島工作,跟我是威海的老鄉。左手手腕上有一行刺青,具體是什麼字沒有看清楚。
關於原圖:有人跟我要原圖,很不好意思,如果下面回復裡面那個妹子真的是照片里的妹子,只要她同意我就發,如果不是,還是別了,希望可以理解。


馬格南大叔:

拍攝於杭州動物園,它一直獃獃的坐著,遊客也一直沒有興趣去看它,都願意去看老虎獅子大象什麼的。這是一個小孩在籠前向它展示手中的美味,它飛快的從遠處跳了過來,準備去接受這份禮物時,孩子被父母拉走了。孩子離開後,它似乎有點傷心。其實它是被玻璃與外界隔開的,這不是有點像自己的人生?看似一片光明,其實毫無出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