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過最溫暖的照片是哪張?

問題描述:分享你的照片,做簡短描述。
, , , ,
fcZuso:


游拉拉:

2014年10月25日,墨爾本,聖基爾達海邊,父親與女兒。


十九:


2014 / 長沙 / 嘿 / 吃了嗎?


耷耷:

2015年時,我的義大利朋友克拉拉,一個56歲的美麗女人,開了一個給難民孩子和婦女的語言國小校。
免費。
我帶著孩子們做藝術治療的遊戲。每個月一次。
有一個衣索比亞小朋友,拿著筆在教室的桌子上,黑板上,牆上…所有有空間的地方塗鴉。呀呀呀的叫。
我很開心,他有一隻筆做玩具,而不是一隻槍。

後來。警察解救了一批非洲年輕女子。被騙,偷渡到歐洲,以為能過上自由平安的生活,結果沒身份,被毆打強迫賣淫。
暫時住在婦女之家,修女照看。
克拉拉也想教她們些義大利語。畢竟要在這里生存。
我與她們語言不通,但是,全世界有通用的語言,塗鴉。
我曾經想做個影像展,把孩子和婦女的臉孔拍下來,每個人說一句話:我喜歡什麼,我不喜歡什麼。
但是要保護他們的隱私。
畢竟,對我來說。人性,人權,大於藝術。

然而,我心裡最溫暖的,與這些照片無關,我有一個來訪者,我們相處的極好,但是她是極度的種族歧視者。對任何支持難民的人都感到惡心。所以,很長時間,我都很保護自己的某些工作。盡量不用自己的名字。(盡管她不用Aorqu)
但經過一年半,她說,就算我幫助有色人種,沒關系。我也是她信任的好醫生。

畢竟,對我最最最重要的,是來訪者們,他們的高於我生活中的很多事情。
因為我只是一個心理諮詢師。

下面在難民營拍的一點照片,是經過當事人們同意的:


經過克拉拉同意,她最喜歡我給她拍的這張美圖秀秀後的照片。她56歲,有兩個兒子,一個在大學讀哲學,快畢業了。另一個剛剛上大學,但學什麼專業我忘記了。


徐小松:

2014.11.11
模里西斯
結婚一年了
沒有婚禮,沒有婚紗照,沒有一切形式和儀式。
有的是彼此的默契,真實的幸福,以及相愛相知相伴一生的信念。


ssslience:

年前在捷運站看到的「蓉漂」廣告。

同行的一個妹子是廣州人,看到我拍下這張照片,她對我說:我也算北漂,南方有故鄉。忍不住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停下來擁抱了她,那一瞬間突然覺得很溫暖。

也許所有漂泊在外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夢,萬家燈火中,我會擁有自己的一扇窗。


丁立明:


邡茜:

這張是我在菜市場拍的照片。

我在洛陽一年多沒有回家,假期都在打工。然後今年生日給自己安排了回家,趕著清明假,前後十天。

回家後去買水果,選擇了去菜市場。

看到特別多的水果,很城市裡華麗麗的售貨架真的不一樣。突然覺得很幸福,生活好像真的沒有那麼多要求,一個收拾乾淨整齊的小房子,按時按點的買菜做飯,吃飯熱的飯菜,喜歡的水果,不太熱的初夏吃一口西瓜,簡直太幸福。


Aorqu用戶:

我是照片里的孩子,22年後,泰迪依舊在書桌上,照片里的孩子已經長大了。。。


李小狼:

[圖片未上載成功]

高中同學和他同父異母的妹妹。暑假去他家玩的時候拍的。被這對兄妹萌到不行。圖一哥哥玩手機遊戲,妹妹湊過去看。還想搶過來。圖二哥哥發覺了就轉頭看她,萌蘿莉立馬轉頭坐好做出一副”我在認真看電視才沒有看你手機呢╭(╯^╰)╮”的樣子。(他們對面電視放的是熊出沒。這個蘿莉的最愛)。蘿莉養成啊,我也好想有這么一個年齡差的妹妹_(:з)∠)_圖片現在還經常翻出來,回憶當時這兄妹的交流互動,還是會被萌得披頭散髮滿臉是血。


匿名用戶:


早上六點五十,我來小區外坐車,看到一位白髮蒼蒼的大姨也在等車,大包小包的,我聽到她在跟人聊天:
「我坐3路到火車站,
「從火車站坐去安丘的車,得十一二塊錢,
「下了車還要打車,還有三里路,
「到了就十點多了,
「我得去看俺娘。」
我竟然就眼睛濕潤了,大姨你真有福,六十多了還能回去叫一聲娘,真有福。


蘑菇的夏天:

這是上學那會,在自己準備推單車回宿舍的路上,看到前邊的老兩口默默攙扶的背影,從圖書館透過的一束陽光落在老阿公的肩膀上,照著兩位老人慢慢前行的路,甚是覺得這種白頭偕老最溫情,於是隨手拍的一張,所謂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也莫過於此了吧……


Aorqu用戶:

相識澀谷,為你留步


ZW711:

姐弟倆~


無人留戀:



實這兩張照片本身就講了一個幸福的故事,照片發生在江西婺源,早晨村邊的一條小路上,他就靜靜的看著遠處的油菜花,好久好久。


Aorqu用戶:

「其實最美的風景已經在你身邊」


劉能能:

這大概是13年吧,和男朋友第一次出門玩,在北戴河,那會兒天冷人少,我倆沿著海邊一直走,過馬路的時候我拉住了他的手,突然他看到一個小動物還是什麼的彎腰去拍照,我也順手就拍下了我們的影子~此時此刻我在美國他在中國,不知下一次見面是何時,不過看看過去的照片,還是很鼓舞人心的~

Be gay be fabulous.


Aorqu用戶:

在文廟曬太陽拉家常的老大爺
替大人照看攤位的孩子


yaogame:

冬天的一個下午,鄰居在群里發消息說,在樓下停車上發現了一窩流浪狗,就在她車底下,幸好她發動車前看了一眼,不然可能就壓到狗狗了。
當時我剛剛撿了一隻流浪狗,不想再養狗,就沒太在意,後來鄰居說找了個紙箱,把狗仔們裝起來,放在安全的地方把它們臨時保護了起來。
第二天,天氣很冷,想起了這事,想看看狗狗被抱走了沒有,下去一看,狗狗還跟母親呆在一起,正想離近點拍,狗娘好像覺察到什麼,沒有管狗崽子,就跑了。

於是就能離近點拍,想拍些可愛的狗崽子照片,看看有沒有人能領養走。

後來發現另一隻狗狗出現了,眼神里充滿警覺。
狗娘也趕了過來,剛才好像是找救兵了。

它們偎依在了一起,原來是流浪狗組成的家庭。有爹娘在,我也放心了。
後來出差一周回來,發現一窩狗仔里,死了兩只,只剩下三隻了,狗爹狗娘也不見了。
於是把它們都抱了回來,放在一個小窩里。

最後給僅存的三兄弟拍了一張合影,想把它們拍的可愛一些,這樣就有人能領養了吧。

後來它們一一都被抱走了,找到了新主人。
也不知道現在過的怎樣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