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收養的流浪動物與最初進門時相比有了哪些變化?

問題描述:看著一隻只原本受傷可憐的小動物在精心照顧下都變成了家裡的「老大」:有可能是外表的變化,也有可能是心理的一些變化,真的覺得心裡暖暖的。PS:這也是一個炫寵貼^_^
, , , ,
第一人稱喵:

2014年8月28號下午下了一場雨。

有人讓我跟著她撿一隻小白貓。

我看見它,以為它死了。

以為它尾巴斷了。

以為我一動它,它可能就經受不起輕微的觸動死掉了。

不過還好它很堅強。

我把它帶回家了。

泥巴粘連成的毛結里密密麻麻的死跳蚤。

活跳蚤在它眼睛鼻子周圍爬來爬去。

渾身冰涼,沒有血色,呼吸時身體幾乎沒有起伏。

熱水沖洗它沒有反應。

吹風機吹它也沒有反應。

會吞咽葡萄糖水,吞了大概三毫升。

已經是8月29號凌晨。

我用毛巾裹著它,放在床上,讓它貼著我溫熱的胳膊。

它的皮膚涼的像天上落下的雨水。

「 若是你沒撐到天亮去醫院,
那麼最起碼你沒死在一片寒冷和黑暗裡。」

這是我最低的希望,對一些無可奈何的悲劇的最勉強的自我安慰。

29號早晨。

它在懷里,還活著,沒有溫度,沒有睜眼。

到醫院輸液。

大夫摸摸它的身子,說它沒有外傷,腿沒斷,

不會有內出血,不然早就失血而死。

它這么虛弱,我問大夫為什麼

大夫說它貧血太厲害,不一定能活下來。

我用浸濕的衛生紙給它擦臉,從它眼角帶出眼睛裡一塊指甲蓋大的泥巴。



30號

繼續輸液。下班接回家。

看見它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在寂靜的黑暗裡躺了近一個星期。

它的眼前又有了光。

溫溫的身體,單薄的胸口,隨著呼吸淺淺的起伏。

它還是個小孩子,什麼都不懂,什麼都沒有享受過的孩子。

我用補血肝精給它補血,用高能罐頭給它補充營養。

三毫升罐頭是它一天的食量。

想吃的時候它會一直看著針管,吃飽了它就拒絕吞咽。

大部分時間它都閉著眼睛,在鞋盒裡安靜的躺著。

31號。

今天感覺好了很多。

我想使勁的看看這個新家。

這里有很多我的同類。

它們高大,健壯,安安靜靜的卧著,安安靜靜的看著我。

我最想看的,是喂我食物的這個人類。

以前的媽媽我已經記不清楚了,

大概也和她差不多的樣子。

我喜歡她。

我希望她明白我喜歡她。

抓一隻老鼠送給她我還做不到,

只能在她看我的時候,努力的露出肚皮給她。

————-貓

9月2號。

它的右臉頰有個傷口向外流膿,我以為是小傷,撒了點雲南白葯。

有力氣扭動身體了,可是還沒有力氣抬頭,需要我用手托起它的小腦袋。

「愛我,別傷害我」,那雙眼說。


9月5號。它受了很大的痛苦。

因為臉頰的傷口裡積滿膿水,大夫在它臉上剪開兩個口子,用雙氧水沖出膿液。

在沒用麻藥的情況下,它疼的使勁掙扎,我的心揪著,恨不得替它受了這場罪。

大夫讓我每天帶它過去沖洗一次,我沒有照做。

我信任它作為一隻貓的自愈能力。

「願你這些日子經歷的是你今生所有要經歷的罪,以後你要什麼,找我就好。」

9月10號。

它不會走路,缺乏運動,無法正常排便。

聽大夫話,買了開塞露,後來開塞露也不管用。再次返回醫院輸液。

大夫問我它叫什麼。

這么瘦,叫猴子吧,或者叫悟空。

或者就大聖吧。

從片子上看大聖前腿的關節處有點問題。
大夫說它是脫臼。「好治嗎?」
「好治不好治,它現在的身體條件都沒法治。」

一天能吃一個半的罐頭,沒有拉肚子,尿量正常,精神正常。

大聖不用再去醫院。

可以一天到晚在我身邊。

褪毛梳給大聖梳梳毛,濕巾給它擦擦臉,

看起來白凈了不少。

大聖粘我。

生活無法自理的它吃喝拉撒都需要照顧。

上班的時候我帶著它,偷偷把它放櫥子里。

下班在家,走出它的視線,它就哇哇大叫找我。

掃地的時候我抱它在懷里,做飯的時候我把它放在能看見我的陽台上。

現在大聖長大了,再也不這么粘我,

沒有我握著它的腳,它也能安心的睡著。

我把腳放它旁邊,它也不會像以前這樣,伸出一隻腳攀附我了。


9月20號。

大聖奮力坐了起來。

這是它躺了將近一個月以後第一次嘗試四腳著地。我很高興。它估計比我更高興。

晚上它枕著我的頭發,貼著我的臉睡覺。

夜裡大聖上廁所,會掙扎著爬到床邊摔在地上,

聽見咚一聲響,起來一看,它在地上扭動著,

尿自己一身。

何必這么懂事?真的沒有關系。


10月2號

我能走路了。

前幾天我也可以走幾步,但是還走不了這么好。

今天我可以搖搖晃晃的找家裡的小黃打架。

我坐著,小黃躺著。

費了半天力氣,我給它一爪子;

結果小黃伸伸腿,就把我絆倒了。

呵呵。

以前小黃用眼神忽視我。

現在它需要動一條腿忽視我。

我覺得我進步了。

小黃卻退步了。

———–大聖

10月17號

肚皮上被她剪掉的毛長回來了。

我覺得我漂亮很多。

陽光照在我們身上,

我枕著小花的胳膊,看著小黃

現在我是家裡最丑的一個。

以後我有可能是家裡最帥的一個。

————–大聖



11月6號。

大聖的右腿不好。

9月份大夫說它太瘦,麻藥,失血,這兩樣它都經受不起,無法手術治療它的腿。

讓我回去好好養著它。

現在再去醫院,

大夫說。。怎麼早點沒過來。。現在它看著都挺好了,再手術,它又要受罪,就這樣吧。


12月11號。

大聖胖了很多。

脖子周圍有濃密的圍脖。

眉眼周圍有我至今尚未撫平的憂傷。

也許為了再也聽不見。

也許為了再也無法跳很高。

過年的時候,外面鞭炮震天動地,他趴在窗檯上,看著偶爾升空的煙火。

「叫我如何不憂傷?

「能聽到的時候,我聽到的每一句話都是對我的咒罵。」

「如今我看著她,」

「多想聽見她叫我的名字,」

「聽她說,大聖,我愛你。」



12月20日。

馬上冬至到了。

從夏天到冬天,將近四個月的時間。

我長大了,強壯了不少。

今天我又找小黃打架。

它已經不能再躺著對付我。

雖然我心裡很害怕它的爪子,

但我不會臨陣退縮

也許我以後也還是打不過小黃

沒關系

輸贏對我並不重要

打贏了,她會拿罐頭獎勵我

打輸了,她會拿罐頭鼓勵我

————大聖


2015年1月16號

被窩里有點憋悶

我從裡面走出來,跳上桌子,用力的時候右腿的關節還是會疼。

可是我想我長大了,既然可以跳就不該在乎疼不疼。

窗檯有點涼,眼前那盞檯燈,像中午照在身上的那個太陽。

我聽不見她叫我什麼,但她的手摸著我的時候,我知道她愛我。

————–大聖



2015年1月17日

昨天夜裡我餓了好幾次。

可是她只起來了一次。

我喊她,她不理我。

四點多我實在餓壞了。

我大聲地叫她,一聲大過一聲。

看見她光著腿從屋裡出來。

沒有給我熱魚肉。

她真是粗心,地面那麼冷,魚肉也那麼冷。

我叼著魚肉到地毯上背著她吃,有點生她的氣。

吃完一塊,回頭再取,我看見碗已經放在了身後的地毯上。

她蹲在我身邊,把魚肉撕成小塊,慢慢的等著我吃完一口給我遞一小塊。

仰頭看見她腿上豎起的絨毛,我想大概她也冷。

我想她也並不是看起來的那麼高大。

————-大聖



大聖長大了。

小時候它餓了會隨時喊我

半夜裡我要起來好幾次。

現在它懂事很多。

早上到我面前喊兩聲。我睜開眼看看它。再閉上眼睡覺。

它就在旁邊睡覺等我。











大聖喜歡看動作片,喜歡看熱鬧。

喜歡一隻手搭著另一隻手。

它經常歪著腦袋看人,吃飯上廁所腦袋都在不停的搖晃,

走起路來同手同腳,跑起來像個大白兔在跳。

有時候它像個憂郁的少年,有時候它像個調皮的孩子,

偶爾它會像個安靜的猴子,尖尖的小臉緊綳成大聖的樣子。









身為一隻貓,我的生命如此短暫如此脆弱

像窗外轉瞬而逝的花火

像她早晨刷牙時一觸即破的泡沫

她給我開小灶時,別的貓嫉妒我

我跳不上窗檯時,別的貓用無法理解的眼神望著我。

清晨她喊我起床吃飯,夜晚她抱我上床睡覺。

當她用寵溺的眼神望著我時,

我想大聲對世界說,

「願時間停止在這一刻,讓她的眼裡只有我。」

——–大聖


2016-9-11

有些時間沒有說話。

「你用這種有話要說的表情望著我。」

有時候想講,不知道怎麼開口。

「是想提醒我一些事情嗎?」

今天我看見你鋪了張新床。

「剛剛我看見你抓一隻蚊子。已經把它打下來了,你卻沒有看到。」

聽說你爸爸明天就到。我還記得他的模樣。你應該叫他有空常來。

「換算成人類的年齡,兒子你今年已經24歲,是真正的帥哥一枚了。」

最近你在家的時間少了一點,以後都這樣了嗎?

「你這么嚴肅,令我有些緊張。」

我了解你想帶我出去玩的心情,和到別人的領地探訪相比,我更喜歡在家裡歡迎來客。

「天要轉涼。你不要再趴地面睡覺了。」

我看見那個阿九在窗戶外面,有時候蹲在牆角很長時間。

你是打算把她再帶進門嗎?

我能感受到你的心情。

我看窗外的樹葉都變黃了。可能是入了秋。

你衣服的顏色也變了,哪像我一年四季都是白色。

「燈光下你那絕世無雙的小臉,比之大明湖的夜色更加迷人。」

有人問我(女)它是男是女,既然是我兒子,就算是男孩了。

現在它每天的活動就是起床,吃飯,到院子里玩,回屋吃飯,再出去玩,回屋上廁所,再出去玩,回屋睡覺。
它還是打不過小黃,每天騷擾一下小黃,看著小黃礙於我的偏心敢怒不敢打的表情,已經成了它的日常。

我特別欣賞它這種不懼挑戰堅持不懈的精神,所以我很支持它。

有人心疼整天十分憋屈的小黃,勸我要對小黃公平點。放心,小黃的委屈小咪咪替它要回來。

別的貓佔據個好地方看風景,大聖一瘸一拐的過去搶,大家會讓給它。

但小咪咪踩著的每一平方厘米,都是她自己的。

大聖想搶她地方,她打它。

大聖路過她面前,她打它。

只要大聖靠近她身體一爪子的範圍以內,她都會抬手就打。

這小姑娘剛來時還很小,鑽小黃(男)懷里吃奶,大概是把小黃當做了媽媽。

做女兒的,看媽媽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挺身而出,以這樣的理由欺負大聖,我真是無法反駁。

至於小咪咪

小咪咪是路邊草叢裡流浪的一隻小蝴蝶,2013年剛撿到時右前腿食趾缺失,被我裝進KFC全家桶的桶里偷偷帶上公車去醫院輸液。

我覺得她長得很可愛,也有人覺得她長的很兇,一看就不是好惹的那種大姐大。

在大聖眼裡,她肯定是屬於第二種吧。




在家的時候,我看見小咪咪打大聖,會趕緊把大聖抱一邊;

我上班走了以後,家裡沒個大人,究竟一天的時間里,是大聖在吃飯睡覺打小黃?
還是,小咪咪在吃飯睡覺打大聖。。

《小咪咪打大聖的照片暫時沒有,因為那是實打實的單方面毆打。。我一看見就趕緊過去抱走大聖,沒心思拍照。》
—————————————

大聖以前不會接我,現在會趴門口桌子上等我了。

這是在我下班到家的時候,大聖感受到桌子被其他貓引起的震動醒來看我。

桌子旁邊有個椅子方便它上下,不過我更喜歡抱它下來。抱到它撲騰著小腿要下地為止。

偶爾大聖會一直睡著,我可以趁著這點時間先去鏟屎。

一旦醒來。。。






別的貓踩了鍵盤我一手就推下去,
大聖踩了鍵盤我扶著它怕它在鍵盤上走不穩。
所以大聖現在,過得很幸福。

—————對了,也祝你們幸福,朋友們。

感謝所有關心大聖的人,有了你們的關心,我更有動力去用心對待它。

我只是餵飽大聖給它一個生存的空間,

大聖卻給了我跨越磨難的精神食糧。

大聖依賴我,而我依賴它的依賴我。

願這一世,所有值得被愛的人都被溫柔相待,願你們愛的正好也愛你們。







—————————————————


Aorqu用戶:

這本來是一個完美的結局,小白現在叫BOBO,過著非常幸福的生活,所以請大家放心。但最近,救助小白的妹子卻遇到了一件非常悲傷的事,如果有微博的各位請去微博聲援一下她。一個救助了無數多流浪狗的天使一般的妹子不應該一個人來承受這種痛苦——她餵養了五年的中華田園犬小黑(在救助小白的照片里也出現了這只膽小溫順的小傢伙),在五一那天早上在自家院子里被偷狗賊偷上了麵包車,現已經銷贓轉賣給了下家,因為小黑不是品種犬不太可能被轉賣給普通人家,很大可能是被賣往屠宰場,所以我們更加擔心,小黑本是一隻流浪狗生下的娃,小時候吃盡了苦頭,性格膽小怕事,幸得妹子的庇護才長這么大。如今小黑生死不明,我們都萬分揪心,想盡一切辦法來尋求它。

當天報了警,昨天抓到了兩個偷狗賊,但卻沒有說到小黑和其他被偷狗的去向,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多一分鐘,小黑被殺的可能就多一分,我們等不起啊!為了小黑,為了不再有囂張的偷狗賊入室搶劫,我們只有去微博時刻關注事態的發展。

可以說,偷狗賊這種大白天入室搶劫的行為太囂張太可怕了,細思恐極。

如果有廣東佛山當地的各位看到小黑或知道小黑的下落的,請及時和妹子聯系,提供有效線索妹子找到狗後會給予現金感謝,若直接將小黑帶來交還妹子的當面酬謝20000元。

妹子的微博 壹顆水果硬糖

謝謝謝謝!

###################################

最後一更

11月6日,謝謝點贊的各位,也謝謝大家的熱心回復。經過這些日子,小白已經判若兩狗。就在前兩天,小白已經到了領養它的新主人家裡,新主人待它如同寶貝,天天吃香的喝辣的,現在的小白可說是幸福得不得了。

最後,希望所有的流浪動物都能象小白一樣幸運,早早遇到救助人,早早遇到全心愛它的領養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17 三隻合影,小黑很心機的將小白擠到後面,可憨妹小白仍舊傻乎乎的大笑啊大笑(◕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0.7,今天群里有妹子和救助人妹子一起帶小白玩,小白高興壞了,一路微笑著,一雙眼睛都閃著星星,彷彿璀璨的夜空。

——————————————————

我叫小白,兩個月前,我是一隻有皮膚病瘦骨嶙峋被人拋棄的流浪狗。

2017年8月7日星期一,我遇到了狗生中最美麗的天使,我跟著一個吃包子的小姐姐走走停停。我雖然又丑又臭,但我真的餓壞了。

小姐姐將所有的包子掰給我吃了,猶豫了十秒鐘後,她將我帶到了她公司員工宿舍樓的走廊,給我了一碗水,好久沒有人這么友好的對我了,所以,我搖了好久的尾巴。

中午小姐姐給我帶了好吃的雞蛋湯拌飯,並給我戴上她家狗狗的舊項圈,然後就去公司申請一個宿舍來安置我,我就乖乖的趴著等她回來。

可是小姐姐的一個同事過來罵我說好臭好臟,我只好夾著尾巴跑得遠遠的遠遠的。

我又開始繼續流浪。

第二天,一個摩的大哥突然用一根很粗的鐵絲鉤住我的項圈,我無力的掙扎著。

可這時我看到小姐姐就出現在後面,我撲上去,使勁的搖著尾巴,天使來找我了!

原來小姐姐聽說我被人趕跑後特別內疚,四處託人找我,她和她的爸爸也騎著車找了一天了,還好,我的運氣沒有想像的那麼壞。

之後,小姐姐給我洗澡剪毛,我特別特別的乖。

我脖子上有一個大紅包,毛全被血粘在一塊兒了,小姐姐一邊洗一邊心疼的對我說,以後一定不會再讓我受苦了。

我心裡美滋滋的,我這是有主人了嗎?這種感覺好幸福啊!

然後,小姐姐一邊工作,一邊忙著照顧我,她帶我去了醫院,聽取醫生的意見,她還時常和有經驗的網友交流,並在網上買了一些治病的葯和補品。

小姐姐一邊給我治療,一邊處理一些同事嫌棄我臭的問題,我知道我給小姐姐帶來了好多麻煩,可是小姐姐都沒有嫌棄過我。

8月11日,我被小姐姐帶回家玩了一會兒,我認識了小黃和小黑,他們都是中華田園犬,長得特別帥!

小黃還特別友好的將嘴裡含著雞蛋主動吐出來給我。

每天,小姐姐早晚帶我和小黃小黑去遛,給我洗澡,給我噴葯,還經常給我做各種好吃的。

為了讓我快點恢復健康,小姐姐還給我買了很多各種罐頭和雞肉乾,有一些好心的網友也給我送來了好吃的。

在小姐姐的精心照顧下,我的皮膚病也慢慢的好了,毛也漸漸長出來了,我長胖了,身體也越來越健康。

以前我一看到棍子就特別怕,剛到小姐姐家時睡覺有一點點小小的動靜都會嚇得發抖,但現在,我睡著睡著就會露出笑容,因為我知道,我有家了,有小姐姐保護我了,我不害怕了。

天越來越熱,小姐姐將我帶回了家和小黃小黑住在了一起。

從此,我就和小黃過上了沒羞沒臊的生活,小黑成了一隻單身狗,就在一旁吃我們的狗糧吧!

兩個月來,小姐姐的精心照顧沒有白費,我已經成了一個真正愛笑的天使。

現在的我可以賣萌,

可以傻白甜,

可以帥,

也可以二,

還可以曬恩愛。

最重要的是,我還可以隔三岔五的來一點小小的驚喜。

雖然經歷了很多的苦難和傷害,但我還是愛生活愛笑愛運動愛主人。

今天將這個故事寫在這里,是因為小姐姐想給我找一個可以依靠一生的好主人。

小姐姐要工作,還要照顧小黃和小黑兩只大狗,真的沒有更多的精力和時間來照顧我了,這段時間小姐姐的辛苦我都看在眼裡,謝謝你。

我很愛小姐姐,但我也偷偷的幻想我以後的主人會是怎樣的呢?一定也和小姐姐一樣善良和美麗吧!

我的好主人,你什麼時候會出現呢?好期待哦!

快來牽我回家,我們一起做你拖我拉的遊戲吧!

我叫小白,一隻被人拯救的幸運薩摩耶,謝謝你來看我的故事。

題外話:我是一個普通的網友,小白是群里一個妹子救助的,我見證了小白從人見人嫌的流浪狗到人見人愛的白富美,說實話,真的非常震撼。雖然只是短短的兩個月,但救助人付出的努力是大家無法想像的。

所以將小白的故事寫在這里,一是感謝救助小白的妹子,還有幫助遛狗的帥哥同事以及各位捐款關心小白的網友們,二是希望在這里能幫小白找到一個靠譜的好主人。

小姐姐坐標:佛山市(領養最好是本地,附近不遠的城市也可以考慮,再遠一點的如果你是真心救助人覺得靠譜,也可以考慮),如果有意向領養小白的人請私信我,我將你拉進救助群,可以和救助妹子細聊。

領養小白的條件:按國際領養標准,科學餵養不離不棄定期疫苗有病看病不繁殖不散養。小白受了很多苦,所以希望,你以後能好好待它!

最後再次呼籲:領養代替購買!


Aorqu用戶:
東北的冬天零下二十多度,頂著凜冽的寒風 ,就算穿著羽絨服,棉褲,十分鐘臉和手都凍僵的感覺。所以冬天我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有暖氣溫暖的室內吃著冰棍度過的。發個照片南方的夥伴體會一下。

就在過年前一個星期,媽媽回家的時候注意到路邊一直臟兮兮,凍得瑟瑟發抖,餓得奄奄一息的狗。看得出來,它流浪很久了,毛粘在一起,眼睛分泌物很多。鼻子流出的鼻涕水已經結成了冰
媽媽把它抱回來家,它一直哼哼,呲牙咧嘴的想要咬人。但只是虛張聲勢。

它真的是太臟了,不知道身上有沒有蟲子和病菌,為了防止家裡的狗狗被傳染疾病或跳蚤,暫時將它放進衛生間隔離。渾身僵硬的它面對狗糧,都沒有能力張開嘴。 直到一個小時後,站起來瘋狂的吃起來,吃的一乾二淨。

由於剛剛來到新環境,不讓別人碰它,沒有辦法洗澡。就靜靜的讓它獨自帶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早上領它到寵物店洗了澡澡 ,把毛剪掉,很好,沒有跳蚤和癬。知道自己舒服了,是被救了,也沒有呲牙咧嘴了。但是它很害怕,真是夾著尾巴做狗啊。

給它起了個名字叫多多,希望它幸福多多,多叫它的名字,讓它意識到自己叫多多,試探的慢慢摸它的頭,不斷說多多乖,不怕。建立一個信任的關系,每天逐漸加深!經過我細心的疏導和陪伴,十多天後一叫它的名字多多,立馬屁顛屁顛的搖尾巴來了。希望它從此以後都能快樂。2017是它新的開始!


Aorqu用戶:




分割線……………………………………

其實一開始家裡除了我,所有人都說要我趕緊丟掉,全身潰爛亂拉屎,一般人確實很難接受

後來狗子好轉了,變可愛了,稍微好一點,我媽還是接受它的

所以各位同樣經歷的人,要扛住哇

我娘給它取名,方舒賢…….一個如此正經的名字…….


蜂窩組織炎,蠕型蟎,貧血,抵抗力弱
全身潰爛,血肉模糊,惡臭
然後大小便也不會,很臭很臟
蠻遭人嫌棄的
用了半年的葯物,仍然不見好轉
後來住院治療

身上還是惡臭
煮了一個月才好轉
天天打針吃藥
內臟功能也不太好

看病花了近一萬塊
我一個窮逼
窮的喝粥

後來帶回家秀養身子
現在好多了


賊粘人
賊蠢

現在照片

^_^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