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收養的流浪動物與最初進門時相比有了哪些變化?

問題描述:看著一隻只原本受傷可憐的小動物在精心照顧下都變成了家裡的「老大」:有可能是外表的變化,也有可能是心理的一些變化,真的覺得心裡暖暖的。PS:這也是一個炫寵貼^_^
, , , ,
匿名用戶:

看大家說的都是自己個人收養的,那我來說個由我們公司集體收養的吧。

坐標南京,剛進公司面試時,發現有隻很肥的大黃貓四處晃悠,體態堪比加菲,感到非常驚奇,如此肥貓怎會出現在公司?入職後新員工培訓得知,這是公司收養的流浪貓,取名「福氣」(福氣不是服務器 – 騰訊視訊 那樣子一看確實挺有福氣的)是公司的吉祥物、程序猿鼓勵師。因為福氣進公司比我還早,所以被收養之前的樣子我就不得而知了,只了解到開始是視訊里那位前端同事在公司附近發現的,公司為它撥了一筆經費做生活費,從此就在公司安了家。公司還專門給它做了個「豪華」房子,小夥伴們一起餵養(很欣賞公司的這種文化,當時就覺得這家公司很有愛,是個值得為之奮斗的公司)

有時間的話就在公司到處視察,敦促這些程序猿/射雞師們好好工作:

更多的時候是盯累了,隨機找個地方趴著睡覺(如此威武霸氣,所以大家更喜歡叫它「福爺」)

除此之外,還喜歡欺負boss的狗狗。因為公司允許帶寵物上班,boss也會把自己的狗狗帶來(boss的狗狗叫米粒,很乖的一隻邊牧)在公司一直被它欺負。經常把人家給趕到桌子底下蹲著:

不知何故,這貨竟然還離「司」出走一次,這可急壞了一幫程序猿們,到本地各大生活論壇發尋貓啟事,還聯系了本地媒體幫忙,所以福氣成了一隻上過報的喵(比如:網際網路公司丟貓 程序員放假全城「尋貓」)。後來它在外面風流快活夠了自己回來了,為此還被罰關了幾天禁閉。

有一天早晨到公司,聽到樓梯間傳來了「喵喵」的小貓聲,難道是福氣生小貓了?不對,它不是公貓么?正疑惑發現一隻小黃貓從樓梯間慢慢探出了頭,怯生生的樣子,特別可愛~群里小夥伴說這是新收養的一隻流浪貓,經討論後取名「旺財」。旺財也深得大家歡心,正妹同事經常抱到座位逗它,喂它好吃的。

毛茸茸的小傢伙,圓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但是隱約有一絲不安:

還挺愛乾淨

長大了可以做公司前台喲

很快就長的英俊挺拔

也不再膽怯了,可以在被正妹擼時一臉嫌棄

有時蹲坐在椅背上,居高臨下的開啟嘲諷模式:

並且身手不凡

喜歡跟大家一起坐電梯上樓,沒人的時候就趴在電梯旁等候,電梯一開就迅速鑽進去。到了樓上就開始四處巡視。

隨著旺財慢慢長大,節育的事兒也提上了日程,小夥伴為此還號召了一次捐款,旺財跟前一會就堆了不少銀子,但是人家很是不屑一顧:

某天據說吃掉了一個妹子養的兩條娃娃魚,也被關禁閉,叫的是一個慘:


現在,公司又多了一隻小狸貓,還好它們都能相處融洽,不然公司要翻了天啊!以後,公司慢慢會變成貓的樂園了吧,哈哈


前不久,收養福氣的同事離職了,福氣最後跟他走了,公司同事去紫金山玩,帶回了另一隻小貓咪(這可是我們boss 的沙發):

ps. boss的米粒是只非常乖巧的小狗,號稱公司「首席程序員鼓勵師」,深得各位小夥伴的喜愛,忍不住po幾張米粒的萌照:

小正妹前台,嘻嘻

跟小貓咪和平相處,很有愛有沒有?

看這犯錯後呆萌的小眼神,我見猶憐啊,哈哈

現在已長成一枚小公舉啦,美美的,哈哈


唐羊羊:

第一次見坦克和大頭是在朋友的朋友圈,大頭和他的兄弟姐妹們躺在一個小盒子里,四隻並排睡在一起,小的像老鼠就一丁點兒大,被丟在學校公共浴室門口,聽說已經在那裡放了兩天了。

因為畢生夢想就是買房養貓,朋友問我你要養嗎?因為還是學生,沒有固定收入特別猶豫,實在害怕承擔不起一個生命的重量,後來咬了咬牙說養!朋友就把坦克和大頭抱回來了。

⚠️非常非常不建議學生黨養小動物,在沒有想清楚之前不要因為多一個在朋友圈的談資而養小動物,因為一時興起養了又丟棄是非常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

坦克(左)和大頭(右)

於是,2017年5月6號,剛剛失戀三天的我幸運的被喵星人選中了。

我和朋友都是養貓新手,坦克和大頭剛來的時候都只有手掌那麼大,大頭同志的眼睛都沒有睜開。在養過貓的朋友的指導下買了羊奶粉,手忙腳亂的開始了我們的養貓生涯。

關於食物,剛來的兩天,每兩個到三個小時喂一次奶粉,小奶貓腸胃脆弱,一定要喝溫的奶,稍有不慎就會拉肚子拉稀,聽說對於沒有喝過母乳的小奶貓來說,拉稀還挺嚴重的。他們餓了會喵喵叫,凌晨也不例外,剛來的那幾天,我和朋友都沒怎麼睡好覺。2017年6月11號,兩小隻第一次吃泡軟的貓糧。

關於睡覺,剛開始還只有一個小鞋盒,裡面鋪了布和毛巾,聽說小貓不能自己保持體溫,於是在餵食的同時還要注意保暖,在布中間放了熱水袋,兩小隻自覺的往溫暖的地方靠。

大頭的爪子小時候還是粉的,超級軟!

關於排便,他們太小了還不會自己排便,餵食之後還要用紙巾擦拭屁股刺激排便,有一次坦克強行把自己的便便拖行了十幾厘米…場面一度非常有味道。

坦克來的時候眼睛已經睜開了,而且也比大頭大一圈。

學校流浪貓特別多,加上才過發情期不久,幾天後,另一個朋友又撿了三隻小奶貓,分別起名叫小白,小黃,小花。坦克和大頭比他們大好多,三小隻後面說吧。

沒事的時候會抱著他們睡覺。那時候心裡感慨,世界上最好的情感莫過於無條件信賴。

大頭和坦克去過兩次醫院。
因為是第一次養貓,神經特別緊張,有天晚上發現大頭體溫不太對,於是帶去醫院,大頭在那裡第一次被體溫計扎了菊花…然後醫生說38.5度,這是正常的。(tips:貓咪的體溫比人高一度左右都是正常的)不知道大頭之後會不會恨我…

第二次是由於環境潮濕陰暗,大頭和坦克都得了耳蟎。之後朋友建議我們要帶他們出去曬太陽。警告⚠️,沒有打過疫苗的小奶貓不可以輕易外出。

親親,從醫生那裡知道兩只都是小公貓。兩只貓性格也不一樣,坦克溫順粘人,大頭活潑好鬥。大頭比坦克小一點,依舊天天把坦克咬的喵喵叫。

這是他們來了20天以後,大頭眼睛已經睜開了,還有藍膜,在陽台上餵奶。

幾次外出。

可愛到炸裂。

我們帶著四隻小貓出門曬太陽,一群20歲出頭的女孩子像剛剛生小孩的媽媽在草地上交流育貓經驗,感覺…怪怪的。

貓咪好像天生就會上廁所,那時候怕他吃貓砂,用的寵物尿墊。

前面說到不能帶小奶貓出門,不知情的我們見識到了後果。過幾天,坦克病了。他開始沒精打採的,一睡睡一整天,不吃東西,嘔吐,吐東西出來,發熱,只尿尿聽不到我們叫他名字,幾天之內迅速瘦到抱起來感覺不到重量。發現了以後我們帶他去了醫院,醫生說測個貓瘟吧。結果是陽性。當時眼淚就下來了,雖然沒養過貓,但也知道,貓瘟是貓界絕症,醫生說,這么小,活過來的概率只有30%,因為考慮到我們是學生而且是撿來的貓,醫生勸我們別治了。最終在商量下,一咬牙我們決定還是要治。醫生給我們確定了治療的方案,打防吐針和葡萄糖兩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或者是別的什麼。連續打七天,能不能好,看造化了。前面說過不要帶小奶貓去室外,是因為沒有喝過母乳的小奶貓非常脆弱,免疫力不好,容易感染疾病。

防吐針打的時候,坦克叫的特別大聲,聽說這個針打的特別疼。

坦克回家的第一個晚上,特別虛弱,要時不時的用注射器給他喂葡萄糖,強制讓他吃東西,因為要和大頭隔離開,他只能睡在箱子里,在箱子里的時候他一直叫一直叫,很虛弱的聲音,依舊拒絕吃東西,但是沒再吐了。

那個晚上正好是畢業論文提交的前一個晚上,朋友一整夜沒有睡,害怕坦克在後半夜就這么離開了,朋友論文也沒繼續改,抱著小坦克哄了他一夜。

忐忑的到了第二個早晨,坦克好像開始好轉了,他開始舔注射器了,雖然還是拒絕吃碗里泡開的貓糧,但是比之前好多了。

之後依然是每天喂5-6毫升稀釋過的葡萄糖,打止吐針和另外兩針,小坦克一天比一天好轉,就這樣打到了第五天。醫生說,差不多快沒事了,你們可以不用來了。

他能站起來了,也會自己進食了。眼神也開始有了光澤。

因為不具備好的隔離條件,大頭這期間一直和坦克呆在一起,只能強制人工隔離,但只要我們一不注意,大頭就跑到坦克的窩里陪著坦克。⚠️得貓瘟了一定要和其他小貓隔離開來,不要像我們一樣抱有僥幸心理,非常非常不可取。
那段時間真的很崩潰,一邊在趕論文,一邊又要防止他們兩個接觸,還要分開餵食,我和朋友每天都處於崩潰的邊緣。

從來沒有見過比我們更幸運的人,也沒有見過比坦克更努力的小貓,大頭也沒有因此感染貓瘟真的是燒高香了。病好了以後,坦克比大頭小了一圈,抱起來還是軟軟的小小的。

連貓瘟都能熬過,不挑環境不挑食的小坦克真的是全世界最棒的小貓了。因為朋友工作要離開我們所在的城市,不方便收養小坦克,2017年6月24號,小坦克被一個在本地工作的學長收養了,聽說現在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再放幾張我們盛世美顏小坦克。

喂,約好了,以後要平安健康地變成帥氣的大貓啊。

現在再說三小隻的結局。

三小隻是另一個朋友在雨夜裡撿的。

小白來了三天左右,還沒睜眼,被一個心地善良的女孩子收養。由於太小了,一些操作不當,小白嗆奶死了,聽說那個姑娘哭的很傷心。

小黃,是三小隻裡面最脆弱的一個,來了一個多月以後,被一個在健身房工作的小姐姐收養,2017年7月11號聽說她也感染了貓瘟,小黃沒有坦克那麼幸運,隨後在醫生的朋友圈裡得知她的死訊。

小花,在三小隻裡面求生欲最強的,每次搶奶嘴都最積極。畢業後,我搬家了,小花在收養前和我們住在一起。7月5號被小姐姐的朋友收養。應該健康平安地長大了吧。

雖然畫面很唯美,但是白天地時候小花經常被大頭咬地喵喵叫。

最後一張小花。

最後是大頭。

大頭一直跟著我,17號打完最後兩針疫苗,現在是一隻健康並且暴躁地小貓。他的日常就是,睡覺and咬我…

睡姿銷魂。

偶爾早上起來心情好會給我一個親親。

po一個啃我的對比…小時候要嘬著手指睡覺,長大了……

一個背影的對比。

錯了錯了這張。

謝謝你拉到這里。

哈哈哈哈哈哈嗝。


匿名用戶:
2016年8月同事中午來上班,發現有個小男孩拿著一個黑色塑料袋扔在了我們醫院門口,同事打開一看是個小傢伙,剛拿進屋裡的時候忘了拍照片,總之身上都是傷,之後同事趕緊把毛都給剃了,就是下圖這個樣子,滿身的皮膚病,耳朵有一塊組織壞死了,趕緊拍了X光片,右手掌骨全都骨折,幸運的是我們有好的醫療條件,趕緊給輸液,當時真的是怎麼放就怎麼個姿勢,真的都不動了
輸液之後大概4個小時之後,可以自己起來吃東西了,小傢伙吃的可香了
慢慢的它好起來,我們每天給它傷口上藥,每天給它曬曬太陽,我們猜測它應該是出過車禍或者被別人虐待過,不過沒關系,它遇到了我們

做了外固定的右手,總是偷偷跑出來溜達,特別喜歡玩兒,因為右側的耳朵組織壞死嚴重,所以比左側小一圈

皮膚病堅持給用藥,口服藥+葯浴,堅持了一個多月,慢慢也好起來,這個過程中我們好多同事都被傳染了,身上一塊一塊的特別癢

一天天的在長大,我們發現它右側的面部神經有問題,右側的耳朵里經常有貓砂,正常它感覺到應該能甩出來,而且右側的耳朵總是比左右臟,就連嘴都是歪的,但它看起來還是很漂亮

它的傷都好的差不多了,給它注射了疫苗,做了驅蟲,為了它的健康著想還給它做了絕育手術
它特別能吃,越來越胖,越來越沉,天天上躥下跳的,我們都越來越稀罕它
和它的好朋友葫蘆
和它的好
唯美的側臉
最後發一張合影 它叫friday,因為那天是星期五


盛夏Aaron:


剛剛撿回奧總的時候,他被關在一個3平方米不到的廁所裡面,每天都不能動,吃一些很粗劣的貓糧,虛胖,渾身臟兮兮的。因為黑白相間,我們叫他,Oreo(奧利奧,奧總的由來)

後來我們把他領回了家

一開始很膽小,看到人就往床底鑽,

後來慢慢的性格變開朗了,模樣也變得俊了

嬌羞的帥小伙

睡成了一團的奧總

雍容華貴的奧總

美顏盛世的奧總

生無可戀的奧總

我在床上的奧總

愛擋門的奧總(經典農民揣)

奧總直勾勾的瞅著你,「妙鮮包有沒有?!

沒有?那就快點贊吧,等啥呢~~」


熊胖胖:

我有一匹白馬,喜歡過隙。

坐標松江,一四年雙十一,沒錯,雙十一!主狗公是這樣的

這時,他們到家裡已經差不多半個月了,洗白白之後滿屋狂飆,然後在你懷里舒服的睡過去,開始把這里當作自己的家了。

白馬,嗖嗖的過隙。

最開始,一哥們下班時候在公交站看到了他(那時只看到了黃色的大胖),發照片到群里,我說小狗很可愛啊,混哪裡的,帶回來我們養啊,答案是他混跡於公車站,雖然跟流浪區別不大但是車站的人並不想把他們送人。

之後,買買買的雙十一到了,快下班的時候,微信來了。

女票:這小狗可愛么,

我:哎,是他,前陣子那誰也看到了,我還說領養來著,公車站的人不肯。

女票:今天答應了,他腿被公交碰折了,,,

我:,,,

女票:怎麼樣怎麼樣

我:你想好了么?

女票:還好,,,

其實開始我是拒絕的,我們都剛畢業,條件一般般,沒做好承擔這種責任的準備,但是想了一中午,還是決定收留,然鵝

女票:除了這個還有一隻小的,也很可憐,你說要哪個?要哪個?

我:,,,

也許是想在平淡的生活中增添一抹色彩,跟女票製造更多的回憶吧,也考慮到女票的工作壓力比較大,夠夠的到來或許有所緩解。於是,

我:兩個都帶回來吧,生活需要這樣的飛來橫狗。

於是,在雙十一的晚上,我到家之後。

短暫的討論,黃色的稍大,叫做大胖,黑白的叫小胖,大胖的右前腿被公交碰折了,當時處於不能著地,三條腿狀態,黑白的是被拋棄的,處於有點飢寒交迫的狀態。

第一件事,處理他們的住所問題,他們是一個籠子帶回來的,倉促下並沒有合適的位置和墊子之類的,雙十一又比較冷,陽台是開放式的,不忍心放外邊挨凍,直接放進籠子,當時個頭都比較小,在一個籠子里很寬裕,下邊是紙箱和報紙,籠子口朝向廁所,剛好保證了他們的活動空間在一開始只有廁所。於是餵了溫水泡餅干之後,就按計劃布置起來。

結果,意想中不安感帶來的吠聲並沒出現,出現的問題是,關燈睡覺後,小胖竟然會去咬大胖折掉的爪!!!大胖雖然會自己放好,不影響休息和活動,但是來自小胖的騷擾,大胖在籠子里躲都躲不開,無奈只好大胖關在籠子里,小胖在廁所自由活動。

直到周末的幾天里,白天按照上面的狀態「放養」,晚上放出來活動活動。

兩只狗啊兩只狗!無數次處理大小便,感覺三四天拖了一年的地。

挨到周末帶大胖去醫院。因為他們是老鐵啊,分開了會叫,妹的去醫院還要兩只都帶齊!拍了片子之後發現前右小腿折斷,好在沒有錯位,大夫說要上夾板,費用一千多???沒看過獸醫得我一臉懵懵逼啊,剛畢業的我和女票哪裡來這么多餘錢,後來帶蘇牧犬媽待產的大姐說這傷沒關系,會很快好的,一番掙扎(算錢)之後,轉頭回家。

還真是給那個大姐說對了,狗狗的自愈能力真是超出我的想像,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大胖就恢復了!對小胖來說,滿血的大胖跑起來真是,望大胖莫及。

大概十天的時間,終於可以給他們沐浴了,那時候小小的,可以兩只一起放在洗手池裡面吹乾。

洗完澡之後,還真是給大胖萌到了。

之後開始他們的幸福生活,會在各種地方一起睡著,而且小胖總是趴在大胖的身上,看起來特別有安全感,想來雙胞胎小時候也會這樣??

接下來的問題是,籠子明顯滿足不了需要,而且,白天家裡沒人,兩只道哥在家還真是不放心,於是想把開放的陽台收拾下,用來安頓他們。陽台本來有很多破舊的東西,水泥地面,後來破爛統統扔掉,為了避免水泥地太臟,又鋪了一層地板革,購置了一個軟性的小房子,本來以為會小,結果發現當時的他們連房子的四分之一都填不滿。

雖然有了大房子,但是他們一直都是緊緊地挨在一塊睡,也許之前混跡車站時候這樣可以相互取暖吧,挨得緊兩兄弟。

大胖小時候一隻耳是耷拉的,稍微大了一點,兩只耳朵立起來!小時候的萌氣也褪去了,但也算是叛逆騷年吧,相比之下,小胖就在殺馬特的路上一去不返了。

起初只是毛色變淡,變長。

後來就,就~~~

真是那什麼了狗,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之前一起趴著還是這樣

後來就變成了

而且小時候矮小的小胖,大概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跟大胖一樣大,然後迅速的比大胖長了接近半個身位,大胖完全變成了犀利哥的小弟嘛。

白馬,顛的蛋疼,也要過隙。

晚上睡覺,保安晚上定時巡邏,每次保安經過,他們都會反巡邏,沖著保安大叫,意思是快走,老子要睡覺?於是每天晚上無數次到陽台進行教育,然而威逼利誘根本不好使,每天都在擔心鄰居下來砸門(幾乎都是開放陽台)中睡去。大概一個多月才放過了保安,現在想來也許還是新環境讓他們不適吧。

接下來就是地板事件,剛鋪好的地板革效果非常好,然而在一天晚上下班,發現一塊地板革被撕碎了,無數塊,,,一番審問當然無果而終,而且,噩夢才剛開始。

什麼東西越扣越大?窟窿啊!一塊地板革破掉之後,陽台在大概一個月之內全面淪陷,每天的恩威並施並不會解決問題,最後只好———什麼都不做。為此女票還有漫畫一幅。

第二個遭殃的,是房子,那個是海綿的,只有外形,沒有硬度。事情開始於有一個下班之夜,到家發現這兩個貨在房頂上趴著!!!奧夫考斯房頂已經壓塌了。一頓暴力教育之後吧房子重新收拾起來。以為就此結束,然鵝天真的我,,,,直到一天下班發現房子變成了這種狀態。

圖中被撕碎的只是抱枕,房子已經換成PVC板房很久了,而且你會發現此時地板革已經不復存在,,,,,

才氣滿溢的女票給他們畫的畫像,畫在小胖之前還是之後已經記不清了。

大胖小胖春遊啦。

從小胖三弟一樣的表情可以看出來天氣怎麼這么熱~

白馬,卡在了縫隙。

之後沒有日期的一天,存續了N年的眼淚統統還來了。

那天女票加班,晚飯後溜他們出去,一狗一根牽引繩,天天如此,住的很偏,車都沒幾個,更不要說人了,想起來小區里大爺說的牽著一個,另一個就會跟著不會走遠了,就想著試一下吧,把小胖拴在橋欄上,大胖自由活動,效果不錯啊,於是換小胖自由活動,小胖剛跑出去,來了個電話,講著講著忘了小胖,發現時候已經看不到了,掛了電話到處找,大聲呼叫,數聲之後,砰的一聲,砸進耳朵里,司機停頓了一下,說了句什麼,開走了,恍惚了幾秒,只有車輪遠去的聲音,會不會??

發現已經沒有生命跡象的小胖貼倒在馬路牙子邊上,頭一次知道了什麼叫懵逼。無措在橋邊,盡力捕捉呼吸和心跳,愧疚感漸漸圍了過來,為什麼要放開狗繩?為什麼著急喊,你不喊可能不會著急橫穿馬路被撞啊。為什麼這么不小心?

為什麼還是沒有心跳和呼吸?意識到什麼的大胖開始不停地蹭小胖,小胖胸口,我的手開始有了錯覺,跳了?沒跳。跳了?沒跳….大胖的焦躁和手心流失的溫度拉回了我。先帶大胖回家,拿了大箱子,把小胖平運回家。

滲血的鼻子,僵硬的四肢,眼淚摟不住了。

大胖開始瘋狂的懟小胖,自己叼著小胖的尾巴,越過浴室五公分高的地階,把他從浴室拖回了客廳,期間喝了三碗水,休息了N次。而我,什麼都做不了。後來害怕大胖也累出事,把小胖裝進了箱子,封好。悚然的坐著。想起來就在當天早上到公司之後,女票還發來的這張照片。在女票回來之後哭的像傻逼。

已成淚點。

隔天,請了半天假,跟女票找了塊還不錯的地方,送走了小胖。出發前,大胖盯著箱子,和尋找小胖的樣子,讓我無比愧疚,

淚目。

之後我和大胖都花了好久來適應沒有小胖的日子,尤其是大胖吧,他們原應該會一直在一起的。

沒有小胖,大胖經常自己發呆。

一個狗睡覺,墊子上。

一個狗睡覺,沙發上。

發現你在看他的眼神。

在女票身邊。

在我們中間。

沒有小胖,他會更願意粘著你。

白駒,吧嗒吧嗒的過隙。

小胖不再之後,大胖先是搬進了屋裡,在他的墊子上,後來冬天比較冷,乾脆讓他在我們床邊睡。用它最愛的睡姿。

和他熟睡的死樣兒。

有時候會感覺到他的難過,是不是眉心紋都深刻了。

原來犯錯誤,罰站是必須的。

後來和女票比較寵他,小錯誤啥的,就那樣吧,你開心就好。

白駒,憂傷的過隙。

一五年底,老爸查出胰腺癌,春節前在天津手術,很成功,過了年來到上海過元宵節,開始了我認為是大胖最開心的一段時光,老爸早飯後帶大胖散步幾公里公里,回家午飯、午睡、帶大胖散步幾公里,春暖待花開的松江,留下了愛花的老爸和愛溜達的大胖的無數足跡,給大胖練就了結實的三角肌和背闊肌,養成了聽到爸爸起床就在門口等待的習慣。

老爸帶大胖照鏡子。

老爸給大胖蓋被子。

老爸給大胖好吃噠,閃光的小眼神。

快樂的兩個月,四月末,老家有事,我是一萬個不願意的,了解了胰腺癌的種種,我希望老爸可以一直待在南方,無奈,爸媽還是要回去,臨走時,老爸跟大胖說,大胖兒,乖乖的,有機會再來帶你玩。

大胖再沒等到這個機會,每次想起這句話,眼淚真的止不住。

白駒,就是這樣!過隙吧!

爸媽走之後,老爸最愛的滿地花海的春天才真的來了。跟女票帶大胖去春遊。

看著大胖的眼睛,我時常想問,你還記得每天帶你散步十幾公里的人么。

轉眼2017,媽媽搬來南方跟我一起住,換了個住處,換個心情,大胖還是一樣,喜歡在你吃飯的時候趴著呢看。

喜歡在你上廁所時候陪在你旁邊,卻背對著你。

還是不喜歡洗澡,不喜歡吹毛。

我也還是一樣,喜歡看著大胖的眼睛,想念老爸,想念小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