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人和人差距大得無法跨越?

問題描述:我指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差距。
, , , ,
北月啊:

剪完頭發以後。。。


匿名用戶:

當然是上了Aorqu以後……

雖然一直知道自己和別人有差距,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直觀感受到差距之大大如鴻溝……


丁某:

大概就是這個時候吧。


王元斐:

現在社會貌似看差距還總是看智商、金錢之類的為主…
我覺得應該是心靈的差距會讓人真有高山仰止的感覺。


DaDrunkyang:

去他媽的 老子不信這個


Aorqu用戶:

大概就是我某任男友在我那年生日時說要送我一個溫暖的禮物,然後拉著我在石凳上曬了一下午的太陽吧……
開玩笑啦,雖然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曾經某個妹子讓我替她幫她的朋友代考英語,我沒有答應,然後她說我沒把她當「朋友」。在「朋友」的理解上,我覺得我和她差距大的無法跨越


喬鶴南:

引用一篇《三聯生活周刊》2018第三十四期的文章

我身邊牛人

那是我在北京認識的一個人,我和那個哥們住了有大幾個月的時間。他沒有去上班,每天去首都圖書館看書。他每天生活起居非常規律,早上6點鍾就起床了,還沒有用鬧鍾,晚上必10點鍾躺在床上開始睡覺,就算宿舍里很吵,他也能安然入睡。冬天就是每天晚上9點鍾就上床睡覺了。我問他幹嗎睡那麼早,他說他年紀大了,生活應該規律,早上起早床看書,精力充沛些。他大概有30多歲,30歲到35歲之間,沒有結婚,看來也不打算結婚,就在北京漂著。他早上起來聽日語,有時候也聽德語,不知道在哪兒下載的。他在備考日語一級,他大學學過一點日語,現在打算把它提升到一個境界。他也懂德語,看到他在看一本德語書,說在網上買的,以前沒工夫看,現在沒事看一下。

  他有一天和我說,要不要和他一起去潘家園。他把我帶到潘家園的書攤去了,想不到這里有好多攤位都在賣書,各種古舊書籍、國外的原版書都有賣的,當然你得慢慢淘。他在一個書攤挑了本外文書,我看這本書不像是英文,又見字母上有兩點,「這是德語吧?」我說道。

  「這是荷蘭文,不是德語,荷蘭文跟德語比較像,但是還是有些差別。」

  想不到他還懂荷蘭文。

  他又走過一個書攤,看到一本日語詞典。只見他拿起來說道:「這是日本三省堂出版的。」

  他見我不知道,就給我解釋說:「三省堂是日本非常出名的出版社,還有什麼國小館、岩波文庫都是日本很出名的出版社。」

  想不到他對外語這么熟,他並不是外語系畢業的,大學部是學經濟學的,研究所是中美研究中心畢業的,研究美國史。當然他也懂西班牙語,他的英文也非常厲害,早就考過托福、GRE,看英語電影、英語電視節目都不用字幕。

  問他學日語用的什麼書,他說用的《大家的日本語》,沒有用那個《標准日本語》,他說國外的語言教材不像大陸那樣,一上來就談語法,國外的教材主要講一些生活場景。我說我什麼時候學一下法語,他拿了一本在圖書館借的《你好,法語》的書給我看,說先借給我看,他先學點義大利語。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對語言這么感興趣,他還說他收集了滿文的材料,有時間學一下滿文。他還去過新疆,說要學維吾爾文的。

  他不光在語言上特別厲害,在文學、歷史、政治、經濟、哲學這些學科上,我感覺他都懂,因為我跟他聊什麼,他都知道,他一深入聊,我就跟不上他了。他還介紹我讀什麼書,比如他說讀《金瓶梅》要讀台灣里仁書局出版的,是香港夢梅館主人梅節先生編校考訂的。讀西方哲學要讀柯普斯登寫的《西洋哲學史》,傅佩榮翻譯的。

  我真不知道他讀了多少書,應該有大幾千本書,也許有上萬書吧。我自認為自己還讀了不少書,想不到天底下還有這樣的人,我真是見笑於大方之家了。當然還是有他不知道的,我說我花兩元錢買了一本《別林斯基選集》,他不知道別林斯基是誰,我說是俄國的文學批評家。

這種牛人,和普通人的差距之大。無法超越,讓人絕望。


樘正:

我喜歡一個女生,我和她聊過最想做的事,她說想出國讀書,找個人陪她周遊世界。我說我也是。
但我跟不上她的步伐,我想完成這個願望,但我的家庭是不能承擔的,我必須先工作,必須有自己的收入。她可以不顧慮這些,至少不會顧慮那麼多…
每次她興致勃勃地說著旅行計劃的時候,我都覺得,我們的差距可能不會那麼快追上了…

———————————————————————

但我絕不會怪自己生在這樣的中產家庭。
在教育的問題上,我的父母絕對是我見過的同齡人父母中最好的。
我有個國小同學,小時候最要好的朋友,那時他和我成績都很好,我們一起上奧數班,我練書法,他學畫畫,一起打羽毛球,一起瘋,他甚至直接把我媽叫鄭媽媽…(我媽姓鄭)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他去了廣州,一年之後,我去了惠州(廣東另一個城市),基本上斷了聯系,高一的時候,我考上廣州的高中,然後去找了他,他在廣州花都區最好的高中,那時候,他媽媽說他考上花都區最好的高中,也很不錯了。但那時我已經發現我們有了差距,他開始學吉他,打遊戲,我和他聊了國中的生活,聊了即將開始的高中。
我的高中很充實,後來也很少和他聯系,聯考之後,我雖然沒有發揮出最好水準,但因為加分還是上了全國最好的高校之一,他沒有過一本線,我不記得去了什麼學校…
當然我不能說我比他好,我們的人生都只過了一小半,但我已經感受到了我們漸漸擴大的差距…
我的父母每次搬家都會第一選擇離學校近的地方,他們會考察當地最好的學校在哪裡,怎麼才能上,他們會給我充分的自己發揮的空間,他們會給我最完備的支持,在我中考的時候,因為地方保護,如果要報廣州的學校必須放棄當地重點高中的志願,最多隻能擇校,那時我在猶豫,我媽和我說,擇校費我們已經準備好了,你只管盡力去考吧…

———————————————————————

的確,一代代的積累,我們確實和他人有了太大的差距,但能不能從我們開始,去追這個差距呢…至少讓未來的孩子們做出選擇時,有更少的顧慮…


刪評論很快的老王:

致郁向,但只是客觀描述,只需當旁人故事看即可。

我坐在家樓下的麥當勞裡面啃漢堡,朋友圈刷到大周今天又到了另一個國家在曬著美食和景色。我抬頭想思考點什麼不去關注這些,卻透過玻璃看到我們那棟樓收破爛的老太在垃圾桶翻別人丟的食物吃;

我趁著學生做題的空隙在看考試的書,我看得很吃力,這時候微信的消息響起,是我的同學又幾個月過了某門考試拿了某個證。我聽到學生在叫我,抬起頭看到他在視訊的那一頭抓耳撓腮,對著一個分式方程說「我不會」,他是個很認真很努力的高三孩子,可是他不會。我們就是不會;

我的上一個房東因為我們提前退租扣了押金也就算了還多扣了房租和我們充的水電煤,還要說他仁至義盡,錢哪那麼容易。他的戶口本上,從他父親到他媳婦都有拆遷分的房子,一個月收租就可以收六七千,我不知道他哪裡不容易,反正我們是不太容易,上著班做著事還至今沒有一套房子。清晨我出發的時候看到樓下搭了棚子放了花圈,應是這樓哪個租房的老人走了,鄰居幫辦的後事,否則不會這么簡陋。眼看他坐吃山不空,眼看他死不得其所,眼看他顛沛流離無所終;

我在Aorqu上的偶像那麼高產,隨手施為就可以寫出動人心魄的故事,把回答下的排名一二收入囊中,我只有憑運氣才能有點爆發性收穫,與此同時,那些毫無營養的甚至歪門邪說的營銷文在這些平台上肆虐,趕不盡殺不絕。點開評論,「受教了」,受教了;

36歲的同事看上去非常精神,他經常能在閑暇的時間去運動,身體也非常健康,我拖著疲憊的身體一次次拒絕他打球的邀請,犧牲周末來換取一點額外的收入。我的肚子越來越大,氣質幾乎要撐不住了,我挺著大肚子去物業辦點事,看到值班的比我小兩三歲的小夥子面無表情,神如死灰;

我寫這個回答的時候這個問題下已經有2500多個了,但哪怕是9999,人和人的差距也仍是說不完吧。


溫暖的故事在這兒:治癒型故事

令人絕望的故事在這兒:致郁型故事

好玩而充滿回味的故事在這兒:有意思的故事

如果你想聽點正經道理:正兒八經講道理

如果你想聽點穩中帶皮:再來個我抖過的機靈?

都是我寫的,謝謝。

或者……


匿名用戶:

當你在這笑嘻嘻的點贊和跪舔甩你幾條街的人的時候,還有很多同齡人,連Aorqu是什麼都不知道


夢靈:

那天,在北京的捷運通道中

我遇見了一個在拉著二胡的盲人

我路過的時候,他正拉到高潮

我看著馬尾左右拉扯著弦絲

發出高昂而緊張的奏鳴

映襯著捷運站中馬不停歇的趕著路的人群

簡直相得益彰

在混亂之中,我為之觸動

停下一向習慣了在捷運站中就小跑的步伐

走到老人面前,輕輕的放上了手中的零錢

滿懷敬意的微微鞠躬

像捷運站中為了生計急急忙忙趕著上班趕著下班的烏泱泱的人群

像滿懷著對於生命的熱情的老人拉出如同戰鼓的奏鳴與命運抗爭

這個世界上,有著各形各色的人群

有的人一生下來就裹著蠶絲的棉被

有的人從出生就經歷了九死一生

有人天資聰穎,從小受得師長寵愛

有人勤奮好學,以補天資不足

然而,在所有的靈魂之間

唯一我們沒資格去指手畫腳的

便是那些,在努力的竭盡全力的生活的靈魂

這世間的千萬種靈魂之間

唯有一種,值得我敬畏


戴日強:

中學時候喜歡前桌的女孩,她屬於班花那種,班上很多男生都追。
趕巧我跟同桌都同時寫情書給她。
結果我同學搞定,我沒搞定。
最要命的是我同學那封情書還是我代寫的。


GNRose:

高中文理分班的時候,我被安排到了全校第一的旁邊。那個時候年少氣盛的我,還暗自慶幸,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證明自己的機會來了,一定要好好努力,有志者事竟成嘛。

估計學校也是想提醒我們是時候努力學習了,第一場考試超級難,尤其是物理,那個時候還流行不定項選擇,複選或者錯選就是0分,記得我答得痛不欲生,同桌卻是氣定神閑,考完試以後我問他覺得難不難,他說還可以,確實有點難度。我心裡稍微鬆口氣,這么難,估計他估計也對不了幾個吧。。

考試結果基讓我一度懷疑人生,自尊心極強的我真的是強忍淚水,還請假回了家,我媽給我做了兩個月的思想工作才讓我緩過來 —— 他20道不定項全對,我20道全錯

後來我不再以追趕他為目標,而是努力打好基礎,拿好該拿的分數。

其實我挺慶幸自己挺早就發現這個道理,某些人在某些方面對你來說是無限碾壓的,不要試圖通過努力去超越,不要抱有一絲幻想,嘗試一下別的思路或許能另闢蹊徑。


思春兒:

學霸秀恩愛
土豪秀成績
情侶炫富…….想想都蛋疼

大神抖機靈幾千贊
我最多抖個虱子


匿名用戶:

大學認識了個姑涼,一個寢室樓住著,大一經常互相串寢玩。初見她覺得長得雖不算特別好看,但是很有氣質很優雅的感覺。後來知道她家在深圳,可是在學校這邊出行,每每都有專車接送,可是她真的很低調很低調,雖然我們學校大部分都很高調。她家在廣州深圳上海無錫等地都有別墅。。。如果說這些只是讓我覺得她家世很好,那麼真正碾壓我的是:大學四年,她都可以風雨無阻的6點多起床,悄悄的收拾好出門去食堂然後讀英語,可能這個時候她們寢室的其他姑涼剛剛起床。後來知道她去了美國交換一年,去的也是名校。
我們學校,很多人都是家裡條件好長得又好的,因此大家都會比較張揚浮躁,偏偏她不是。真低調啊。尤其當我們知道,她家那誰還是朝中大員的時候。。。


知葉:

大學里一個同學,能夠耍賤賣萌自黑,跑的快,學習成績還超好。努力學習也趕不上他..總結會玩,成績好,人和他相處討喜歡。自己努力學習,似乎也沒有趕上他的希望…


理工汪networking:

連「我有一個朋友」這樣牛掰的故事都講不出來


喵喵小棉簽:

今天講個不拼爹的故事。從上大學到現在也就10年。我還在某單位爬格子每天焦灼覺得自己毫無進步的時候,他的公司已經估值2億。

故事的主角Q和我是江蘇同鄉,我們同一年進了廣院很幸運的成為同班同學。家庭條件來說我們應該不相上下。同樣的小眼鏡,一臉溫文爾雅的樣子。同樣的水象星座,喜歡的異性款式也殊途同歸。很長一段時間我總覺得他就是個男版的我。但是他發展到今天我無法跨越的高度卻是從一開始就決定了的。當然這是後話,是我最近才悟出來的。

大學第一年,我懵懂的沉浸在考上廣院的巨大喜悅里。好像完成了此生所有期許,就像大部分人一樣,18歲的我那時候大概也是光芒萬丈的吧,混社團,談戀愛,想來無用的轟轟烈烈的事似乎也做了不少。他也一樣,唯一的不同是在一次期末作業展映上。記得當時我為了完成作業一宿沒睡,是的,我是個表面認真骨子裡懶散的庸人。東拼西湊勉強湊夠了時間敷衍了事。課堂上老師準備放投影準備熄燈的時候,我為課程即將結束長長的舒了口氣。葛優躺似的看了幾個不咸不淡的作業。我卻被一道光芒深深的刺痛了,眼前的每一幀都認認真真的勾線上色。動作流暢豐富毫無瑕疵。對,是他的作業。那一刻,我對自己的潦草深深的不齒。就像被一團火焰灼傷久久不能平復。於是第二年我再也不敢如此草率了。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雖然那次的刺痛對我來說打擊很大,我卻並未因此改觀很大,不過是把提前一天的敷衍變成提前一周。大部分時間都攪和在分分合合的戀愛里,每天抱怨著你跟我在一起,就是為了讓我幫你做作業吧!那時候他也交了個小女友,瘦瘦高高,眼睛像小鹿一樣閃閃熠熠,不過同時他也被折騰的夠嗆,女生漂亮身邊就總是有這樣那樣的追求者。有一次為了幫女友做作業自己不惜的了0分。但是我聽說的消息基本來源於別人的轉述,他好像從未因此有過怨言。而我卻像個怨婦,只要有挫折就跑去跟他聊些有的沒的。最後我們都沒能和大學的朋友走到最後。對不起,有點跑題。大學那些個事總是這樣,像雲朵一般飄來浮去,看似細小不起眼的事,不知道哪天就形成一道驚雷般讓人措手不及。

後來交集少了,可是他就一直扮演我的假面超人的角色,只要我有困難向他求助,他總是二話不說第一時間出現。這些事實在太多了,比如,我撿了小貓沒法養,他幫我安置。拍作業不會實拍,他就帶著朋友幫我出謀劃策。回顧整個大學歲月,我倆應該屬於最最君子之交的典型吧。面上淡淡,心裡卻是感激涕零。工作這些年才發現這種友誼真是難能可貴。

當然,我只是他幫助的眾多朋友中的一個。

我決定回老家前去過一次他的工作室,那還是畢業第一年吧,他們三個小夥子合租在一個兩居室里,他們開始講些我聽不懂的東西了。比如準備跟什麼人合作,要怎麼做片子才靈動。也是那次,無意間看到了他的連載漫畫和其他的很多作品。我又一次被灼傷了。這更堅定了我回家的決心,當時想還是找個穩定的工作,重啟人生,現在6年過去沒什麼起色,拖無可拖才想起接些項目做。他們畢業第一年想的東西,我卻遲了5年。現在我只記得最後的那頓飯,他請我吃東北菜,給我介紹他的新女友。「我們是高中同學,後來她去留學了,沒想到我們會在一起。現在她在一家公司做行政。」那時候我跟渣男徹底斷了,一桌的菜卻什麼也吃不下去,只記得他的新女友也是高高瘦瘦,眼睛像小鹿一樣閃閃熠熠。

再後來就顯得戲劇性了。無意間朋友給我看了個片子,我當時說,這風格可真像Q。結果一看東家,真是他。前幾年mg動畫火的時候,他公司基本包圓了整個市場。有一次朋友來旅遊的時候說起Q,說他現在的公司已經市值2億。我竟然一點都沒有意外,因為那是他播下的種子,該是他的收穫。就像大一第一學期的期末作業他得100分是因為分數只有100,而我的上限就是70。一步一步這么積累下去,我們的差距就在這時間里越拉越遠,無法跨越。


Nemo:

得贊最高的答案證明了硬實力的差異。

其實我想說,我們可以試著將這個實驗換一下問題。

1. 從小你的父母從未體罰過你的向前走兩步。

2.從小你的父母從未打擊過你的向前走兩步。

3.從小你的父母在你們遇到矛盾的時候一直都盡量心平氣和的跟你溝通的向前走兩步。

4.從小你的父母能做到經常陪伴你的向前走兩步。

……

我想這類問題一樣可以得到一樣如最高贊一樣的結論。

可能那些家庭並不富足的孩子,卻能從父母那裡得到更多無條件的愛。

這類問題看似簡單,但他能夠構成一個人人格的底色,他會影響一個人之後的人生面對世界的一切應對方法。很多看上去幸福的孩子自殺,很多看上去窮困的孩子,成為卓越,與這都密不可分。

這是一個人看不到的軟實力。

一樣,很多人一開始就輸在了起跑線上。

而更可怕的是,階級出身的差異我們能夠看到,可以衡量。而人格底色構成的差異,無法量化,而且很多人不以為然

但這種差距,有時候具有摧毀一個生命的力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