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人和人差距大得無法跨越?

問題描述:我指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差距。
, , , ,
一筆:

很小的時候只知道達芬奇是個畫家。
後來發現他還是個機械設計師、建築師、精通解剖學和人體構造。
再後來發現他還懂天文學、音樂、地質學…
再再後來發現他是個美男子。


山羊月:

這個視訊覺真讓我有些震撼。30年時間,當年一同玩球的同學一個成了法官,一個成了囚犯。這台上台下短短的距離,卻成就了他們二人人生中無法跨越的身份鴻溝。

視訊中那位竊賊的表情也頗值得回味。一開始他面無表情,對一切無動於衷,直到法官問他問題時,他才突然想起了對面坐著的是自己的中學同學,那一刻他面露欣喜的微笑,然而他瞬間想起了同學和自己身份的巨大差距,微笑一閃而逝,痛苦透膚而出,他隨即低下頭,用手捂住臉失聲痛哭。

他並非為了自己的罪孽而痛哭——如若如此他庭審之初就會痛哭了。他的哭聲里包含了太多沉重的東西。在一個對他的過去一無所知的法官面前,他可以扮演一個劣跡斑斑的犯人的角色,戴上麻木的面具去承載接下來的宣判。但面對一個對他過去知根知底的法官,面對一個曾經親眼見證過他「好孩子」過去的法官,他的慚愧和羞恥終究還是壓垮了麻木的面具。他也許會想起當年一起玩球的時光,想起當年他還意氣風發的歲月,而這一幕幕回憶也如滾燙的刀子般插入了他的心臟,迫使他更加用力地咀嚼一個苦澀的事實:如今的自己是多麼對不起當年的自己。何曾想到,30年前的他們,其實笑得都是那麼陽光明媚呢?

人和人的差距,也許不僅是法官與囚犯之間被身份拉開的鴻溝,它更是如今的自己和當年的自己之間那道被時間橫斷,被悔恨填滿的鴻溝。

一年後,竊賊出獄時與法官同學再次重逢。希望二人彼此的擁抱,能為那道冰冷的鴻溝帶來些許溫暖吧!

參考資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OFPPq02Y2Q​www.youtube.comhttps://www.providr.com/judge-who-recorgnized-classmate-in-court-meets-him-at-jail-release​www.providr.com


公子止戈

答一個最近感受的。
池島喬,我們學校一個日籍教授,六十九歲了。大學部碩士博士是日本東北大學的,哈佛的客座教授,研究免疫吧。後來被我們學校聘了,中英日三語均可授課。 大家可百度。 然後我們都以為學校一定給他很豐厚的報酬,讓他在這做研究和教學啊,直到有一天,另一個教授告訴我們說池島老師的工資還不如他,每月5000rmb左右。我們????(微笑臉)這個教授接著說池島老師因為是外籍所以根本申請不了中國的各種科研基金,學校只能適當給點,但是池島老先生卻不會因為沒有資金而減少學生人數降低質量,他的實驗室歡迎各位去做專題。他的工資不僅要滿足日常生活還要負擔日本往返機票,有時還補貼實驗室。而且他很敬業,每天都在,從不曠工。很佩服。他妻子的家族在日本的官職相當於中國省級幹部。(震驚臉)(原話大致就是這樣。) 對!我們都感覺學校在忽悠老頭!!(雖然我們覺得可能誇張了點)
重點來了!然後我聽他課的時候,他說「我喜歡阿司匹林,因為它很便宜,老百姓都能買的到。我希望你們以後能研發人人都能買的起的葯,只有富人能買的那不叫葯。」雖然這話很普通吧,但是我就是感覺在這個一部分老師都追求收益注重現實的情況下,能有這種思想,然後如此執著,很不容易。然後他上課從來不吹自己以前怎麼怎麼,不像有的教授就愛blablabla自己怎麼怎麼,啥能賺錢就搞啥。講課通俗易懂,很可愛的老阿公。
他還會推個小車去喂學校的貓咪,很有愛。
人與人,就是有差距。


AAANATIVE:

我也叫王思聰。。。


上古天真:

在我未讀國小時,爸媽借了高利貸,去到外面謀生。我跟著外婆成長,外婆外公務農,家裡窮,但村子裡的人大多是農民,我以為這是世界的常態。

除了想家以外,生活里倒也沒有讓我過多矯情的餘地,我學習挺是努力,那時村子裡常停電,所以我也點蠟燭學習,但蠟燭也貴,有時外婆並不給用。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有一段時間村子裡的孩子們流行一種熒光手環的玩具,一毛錢兩根,熒光條會慢慢變暗,他們用完也便扔了。我撿來好些,用它們僅有的一點光亮,一行一行照亮書本,讀著。這說起來就如現代版的囊螢映雪了。

這都沒有什麼,最主要的折磨還是嘴巴淡。你知道的,小孩子愛吃零食。而如果每日只有白粥米飯,則會對零食糖果的慾望越發加深,近乎執念。
但我沒有人給零錢,所以每每看著小夥伴們吃零食,都挺是折磨。
我也能平衡,有的家裡有糖果,有的家裡沒糖果,我以為這是世界的常態。

第一次認識到貧富差距的時候,是有一個馬戲團來到村子裡,他們在村頭一個空地搭起一個大大的棚,可是神奇,把我給驚呆了。
他們白天敲鑼打鼓附近幾個村子宣揚著,一張門票兩元錢,你就可以看見獅子了。
我當然要不到兩元錢,但我的同桌後桌前桌他們都要到了,他們比我早了好多年看到獅子,這簡直成了那時幼小的我的心裡一個解不開的結。

再高幾年級,已經開始注重全面發展了,比如同學們開始學畫畫。我可愛畫畫,畫得也不差,我又開始體會到了差距。比如每回開學,他們都有許多彩色筆,而我的鉛筆盒裡永遠躺著幾個棕黃色的鉛筆,這對於一個藝文之竇初開的國小生來講,太折磨。
鉛筆也好,明暗描得好,可比他們還層次豐富。我暗暗跟自己說。

讀國中時,我短暫轉校到了爸媽所在的城市。城裡的孩子可真洋氣,為了藏起拙劣和無知,可把我愁壞了。那時我才發現,原來世界上還有圖書館這么讓人驚喜的地方,原來兩塊錢一罐的汽水喝起來是這么爽的感覺,原來春天和秋天還會有定期的組織旅遊,讓我眼界大開的事可太多了。
可我成績好,我還把教科書都啃透讀爛了,看起來懂的比他們都多。這讓我弱小的自尊心保留了幾分。
當然,若是說起NBA,網路遊戲,什麼電腦好記星之類,那我是決不會參與討論的。

後來讀高中了,總算是與他人的距離越來越近,努力之下,成績也好,興趣也好,學生活動里體現的所謂言語能力也好,終於成了別人嘴裡的厲害的人了。
就是有一天我在食堂打飯,我打了五毛錢白飯,三毛錢青菜,五毛錢豆芽,就坐在桌子上吃。有個要好的學長過來,看到我飯盤上的這些,突然一臉心疼,跟我說,長身體時不能吃這樣。
我想跟對方說,不是的,我只是愛吃素,我只是那天看到別的菜式並不太想吃,而已。
轉念,許多場景又打來,比如從小吃的肉類少,才養成的如今的口味,比如窗口裡的確有我想吃的雞腿之類,我也的確捨不得點。
我張了張口,說不出話,所以笑了笑。
靠,其實可真有些難堪。
可我那天還是吃青菜配飯吃得很滿足。我高中那三年也吃了好多回。

再後來讀大學,在一線城市。家裡經濟也慢慢變好,我也學會了自己掙錢,以往讀書成績好,也積攢了一些獎學金。
我學習,讀書,持續培養興趣,兼職,做家教。
那時發生了一件事,在我做志願者時結識了一個女生,我們聊得很是愉快,從形而上的意義到現實里的興趣,我們有太多契合的地方,從音樂到電影到美術到書本。
但我們又有著區別,比如我們說起槍花時,她會拿出iPad翻出演唱會現場的照片給我看,我們說起電影時,她告知我家裡有個影音室,有機會可以去看。她還告訴我喜歡收藏黑膠,去了很多美術館,
家裡有一個書房,擺滿了書籍。偶爾還會說起小時候過生日,要包下半個四海一家。對了,她還在某常春藤上學。
後來她跟我表白,可把我嚇壞了。聽到她說喜歡我想與我在一起時,那種體驗,讓一個剛從十八線縣城考上了一線城市大學的我,覺得有些荒誕,有些驚慌,不,很是驚慌。

你看,人會連接受一個人的喜歡,都感覺到恐懼。
這算不算大到無法跨越的差距?

當然,後來我知弱後勇,也接連加深修鍊了許多的本領,我會畫畫,書法寫得不錯,攢錢買單反學攝影,走遍山川湖海,拍了許多壯麗的風景。我還做木工,做手工,作品被擺上展台售賣,許多人找我訂制。我還健身,有了腹肌與胸肌。再再後來,我還拿到了高薪的offer,接連加薪升職。我還做飯下廚,快成了一個朋友圈美食家。
總之,這個故事再寫下去,就快要成為勵志雞湯了。

可故事哪有那麼美好。

我發現一樣弔詭的事,或者說人生規律。就是我越往上,越發覺自己與他人的差距之大。比如我方才為了10k的工資雀躍,發現名校的同齡生薪資已數倍於我。方才走遍了整個中國,發現Ins上早有一堆正在環球的小年輕。方才有了一點積蓄,才發現身邊爸媽給首付給全款買了房的不要太多。
然後每每逢年過節回到家裡好多人還會跳出來逼問你,工資幾何?存款多少?預計什麼時候買房?可找到結婚對象?他們告知你這個世界只看結果,你還遠遠不夠資格歇息。比你優秀的人可正比你努力著,你還有臉在周末躺一下地板嗎?
這可真是太讓人疲憊了,每每在自己花盡了全身氣力,只為追趕上一個身位與他人同步時,就會發現他們穿著耐克阿迪,而你只是打著赤腳。別人悠閑踱步才與拚命奔跑的你同一位置,哪個節點他們要是突然醒悟想要發力,一下子就可以把你又甩在身後。
所以永遠不敢讓自己停下,就如西西弗推石頭。

我還發現,與他們最大的差距並非是在資源上,而是在眼界的開闊和心性的解放上。就是人們常掛在嘴裡的富人思維和窮人思維,在面對人生抉擇,機會把握,風險掌控上,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樂觀者總是成功,悲觀者總是正確。
而對生活充滿了不自信,不安全感,憂心著明天甚至下一頓營生的我,就是正確的悲觀者。

所以我還在努力著。
我深知這個世界因為環境的不同而造成的人與人的差異,貧窮就如一個原罪,什麼原生家庭,共情缺失,悲劇循環等。
所以我打從心底認為,最實質的差距還是在心靈層面。而對於這個桎梏的認知和掙脫,也才是我由一個畏葸怯懦的少年,修鍊成如今尚好一些的模樣。有著一線希望不必去成為下一代的桎梏枷鎖的濫觴。
而我也將持續內省,心有敬畏與過往經歷造成的心靈缺憾相拮抗,了解人性與直視自我,心靈能解脫一分便是一分。

在把自己完全交託給庸俗之前,爭得些許靈性的光亮。


劉老六:

實習時候我朋友替我問一個女生是不是單身,她說是,我下午問的時候,她說她跟男朋友異地戀。


自己:

高中時候,舍友是獨生子女。

她跟她爸爸媽媽像朋友一樣,她生日時候,她爸媽特意晚自修後過來給她送了一個超級大蛋糕,還有很多進口水果。

我們熄燈後就一起吃蛋糕 。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吃蛋糕 。

也是最好吃的!

臘月寒冬我的生日,本來想著可以吃到一塊小蛋糕 ,但是我爸媽吵架了,也忘了我的生日,最後我媽塞給我兩塊錢 。

我同學想給我過生日,我爸不肯讓我去,說浪費時間浪費錢 ,所以我拒絕了我同學邀請。

我現在26歲了,我從來都沒在我生日時候吃蛋糕 。

我會想起來。

沒有那年高中時候同學生日,她爸媽帶給她的那個蛋糕好吃。


Jary He:

在書上看到兩個字:顯然


WEGABC:

高中第一任同桌,百度可以搜到她。當時據說是整個國中班上的女神,所有男生都喜歡她。成績智商秒殺,全市應該前列吧還做過競賽。後來去港大,清華交流一年,伯克利劍橋交流。大學部後直接去高盛。linkedin上每次都閃瞎我的眼。還記得高一時候聊平常上網幹嘛,在我逛貼吧的時候,她非常自然來了句學英語啊。而且最關鍵是,長得很好看。

曾經的一個室友,在我都不知道黑卡概念的時候用黑卡。為人雖然不低調但絕對不高調,共同室友說起他的時候說「以後肯定要干大事業」。而且,長得也不差。

媽媽的一個發小的兒子,谷歌的manager,九十年代北大的computer science專業,外校的高中。

越長大會發現,拉開人和人差距的,在出生的時候就決定了很多。長相,家庭, 人脈,經濟,甚至包括上的學校選的專業。當你什麼都沒有的時候,真的只有好好學習,這里並不是指在學校學習,而是任何時候都要學習,都要拼了命的努力,爆肝又算什麼,可惜我意識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太晚。

那些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真的無法逾越。他們和你的生活太遠。你愁的東西他們不會擔心,他們知道的甚至你都沒聽過。那些差距就是差距,可能你拚命十年干回來的別人一眨眼就可以擁有,這是命。

我沒有看到評論幾個妹子那種自然說不care,我只是慢慢接受罷了。對於一些人來說,開不起法拉利是窮,對另外一些人吃不起飯是窮,看你怎麼定義了。

對於這種我意識到了,唯一的解決辦法,沒有捷徑,就是努力。不有這句話嗎,種一棵樹的時候最好是十年前,其次便是現在。

希望永遠不晚,希望我五年後還可以看到我的回答。人生如此艱難,對誰都一樣吧。所以,接受擁有的,拼搏未知的。

Aorqu還好沒有什麼人關注,盼望著我五年後,明白自己想要的,去走過千千萬萬大江南北看過大山大水,千萬不要千萬不要認命。


司空白:

吳彥祖也是學建築的……


匿名用戶:

謝謝大家,雖然我沒有在評論里回復,但是大家的每一條評論我都很認真的看了,很多人給我鼓勵和建議,真的十分感謝大家~

這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我現在已經畢業工作了,其實我並沒有想去留學的心願,頂多隻是想去旅遊看一看,因為我明白以我家的條件,想留學還是有些困難的,之所以還記得這件事,只是因為我媽那一瞬間所表現出來的怒火讓我很吃驚,隨後又有點委屈,因為我覺得我只是隨口感嘆了一句,完全沒有想去留學的想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媽會理解成我想去留學,而我媽當時的反應像是我說出了什麼大逆不道的話一樣,當時真的是嚇到我了。

我的父母都是脾氣有些急躁的人,有些傷人的話只是隨口就說出來了,但是他們是真的很愛我,我理解他們。我也沒有怨恨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為我提供的生活環境已經是以他們的能力來說最好的了,供我讀了大學,也沒有短過我的衣食。

我從聯考完的暑假就在做兼職賺生活費了,說實話剛開始時是有點不太情願的,覺得為什麼我的同學都出去玩了而我卻要打工呢,但是打工真的很長見識,促銷員,理貨員,家教我都做過,因為要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所以真的很長見識。

現在工作了,還只是個小菜鳥,工資也很低,但是不跟父母伸手要錢的感覺真的太棒了,等我有錢了,還是想去日本看一看的,加油!^0^~

再次謝謝大家!!!

以下是原答案~~~~~~~~~

上大一的寒假,我媽托我家親戚給我找了個大型超市的理貨員的寒假工,一天工作8個小時,一個小時8塊5。

上班的第二天,我因為工作不熟練而遭到老員工的批評,一邊難過一邊還在手裡不停的幹活兒,再加上工作真的太累了,我的腳疼的要命,簡直感覺像踩在刀尖兒上一樣,硬憋著不想流眼淚。

我旁邊就是擺放排插的地方,一個媽媽帶著和我年紀相仿的女兒來挑選排插,因為離得很近,聽到了她們的對話,大概就是女兒馬上要去日本留學了,所以來買一個能轉換功率的排插。

那個媽媽說話的聲音又溫柔又和善,女兒的聲音里充滿了雀躍和興奮。

而我在她們旁邊不到兩米的地方,穿著超市統一的制服,因為熱和累而滿臉是汗,蓬頭垢面。

我想起了自己前幾天隨口說的一句「我覺得日本的景色很漂亮,我好想去看一看啊」,我媽以為我想去日本留學,立刻變臉,帶著幾分諷刺說:「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你知道那要花多少錢嗎!我們家沒有這個錢!」

我根本沒有這樣的想法啊,只是隨口一句話,為什麼有這么大的反應啊

因為窮,所以連做夢的資格也沒有。


安晴:

本人內陸地區一普通一本大學學生,閨蜜在全國頂尖的大學。一次去找她玩,順便參觀了下她的學校,也順便上了一節形勢與政策的水課。然後,我震驚了……

曾經我一度以為,這種公共必修課,全國一樣無趣,上課肯定沒人聽,不是在發呆就是在玩手機,因為老師講的無趣,內容又紅又專。

然而,在那所以理科為主的學校,老師講兩會講的生動有趣,有事例有對比,而且聲情並茂,很難想像到這是形策課。 最重要的來了。 你以為這樣的課堂,大家都在認真聽課嗎?

錯。當時快期中考試了,他們都在認真的低頭寫題或者看英語書。下課前,老師說了一句話:我知道大家都沒有聽啊,但是看到大家都在學習,我也特別放心。

這一個差距,我們學校進不了雙一流是正常的。

●6.10 看了有許多評論將重點放到了老師上,我的原意是突出學生的,因為我們學校的老師也不會管你做什麼,但是我們做不到百人的大課堂,所有人在水課上一直認真學習。注意,是所•有•人。


旦旦愛喝茶:

上學的時候,有一天我在宿舍寫了一整天作業,室友在床上躺了一整天。傍晚時候,她突然感到一陣內疚,從床上坐起來,問我她是否也應該學習一下。剛說完,她又自言自語說,我又有房,又有車,還有北京戶口,而你啥都沒有,我先等你10年,等你和我一樣的時候我再努力。我心裡一登,覺得受到了一萬點暴擊。於是我加倍努力學習,終於在畢業時找了一個工資比她高的工作。然而,最近我發現她每個月收的出租房租比我工資還高。。別說10年,給我20年我也無法與她站在一條起跑線上了。。


京華上將:

當我只能給別人點贊的時候


匿名用戶:

真的非常非常謝謝大家的鼓勵和建議啊,我會慎重考慮並且繼續努力的!
因為評論里很多人說到我的舍友,所以我想再說幾句。舍友家在一線城市,家裡算是中間水準。她是一個非常可愛並且善良的呂孩紙,阿姨的話就是想讓舍友稍微節儉一點,平時舍友家氛圍很溫暖和諧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消費選擇,我們應該尊重的。
我們宿舍關系也都非常好,答這個題也沒想到能這么多人關注,再一次表示非常感謝。這只是我偶然發現的一個小小的問題(好像有朋友評論說這個差距很容易縮短的..害羞),然後有一丟丟感觸,就稍微想了一下後面的問題。然後其實大一到大三都有在打工的,最後一年要畢業了事很多才停止的。
還有關於回家發展的問題,回家是回家鄉的省會城市,關於父母也會充分徵求他們的意見的。爸爸媽媽真的在盡全力為我和姐姐營造一個溫暖幸福的家,所以我和姐姐也懂也會好好珍惜和知足。
對了,還有很多小可愛說和我情況非常相似,其實我覺得我這個就是現在很多人的情況,有的人可能感覺很有共鳴,所以大家都要加油啊!

以下是原答案~~~~~~~

幾個舍友合計要買口紅,什麼紀梵希,迪奧,香奈兒,聖羅蘭的,讓高中同學在免稅店帶過來,能便宜很多,只要兩百塊左右。其實兩百塊在大多數人看來也不多,口紅兩百塊也不算貴吧,只不過每次這個時候我都是沉默的。

從小到大都不敢奢望超過一百塊的衣服,不管是冬衣還是夏衣,上大學自己打工掙了錢才敢買匡威打折的鞋。

五一去舍友家鄉旅遊,說是一個宿舍都去,就當是畢業旅行了,吃住都在舍友家。第二天舍友要帶我們去外面玩了,跟自己的媽媽說沒錢了。阿姨說,孩子你花錢花的太快了,這個月你想想你都快花了四千塊錢了,我的血都快被你吸幹了。舍友說媽媽我也知道我花錢花的太快了,可是我真的沒錢了,你能再給我五百塊嗎?阿姨就給她打了五百塊錢。我當時覺得我們雖然在同一個大學,住在同一件破破爛爛的宿舍,可是我一個學期生活費四千到五千左右,人家一個月四千。

我第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身邊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其實也沒什麼,自己好好努力了奮斗就是了。

我的父母沒有別的父母那麼有錢,可是他們從來沒有虧待過我,衣服雖然便宜,可是小時候每個夏天我媽媽都給我和我姐姐買一件特別漂亮的短袖,買雙特別漂亮的小涼鞋。每年過年都在花好幾天在我們家小縣城的鎮上給我和我姐姐買過年的新衣服。媽媽這幾年都穿我和我姐姐或者別的表姐不穿的衣服,姐姐工作了會給媽媽買新的。我想吃什麼只要不過分我媽媽都會滿足我,當然我知道家裡的情況也沒有要求過什麼貴的東西。

我今年大四馬上就要畢業了,大學距離家裡幾千公里,一個祖國的南方,一個祖國的北方。現在就只想快點畢業,快點回家,快點掙錢,把我爸爸媽媽從那個小縣城的小鎮的小村莊接出來,讓他們過過每天逛公園,做做飯不用種田,不用擔心天氣怎麼樣地里怎麼樣莊稼怎麼樣,也不用為我的學費生活費發愁的日子。

雖然這種人與人之間的差距,不是那麼容易就沒有的,我也會努力努力再努力的縮短它,縮短一點,再縮短一點。讓我的父母,我的孩子,過一過不用擔心沒錢花的日子。


賤賤:

膽量、論說話的藝術、論行為的表達

我覺得我和撕蔥有著無法跨越的差距,

絕對是全方位的…

從一個小視訊就可以看出…

小館家已分類收藏:

硬貨······軟貨······飈車······觀點······其他

已推出科普(pi yao)專欄 『Yao(謠)』

歡迎熱心作者投稿,歡迎感興趣的讀者關注它


匿名用戶:

高一時成績差。
我認為自己成績差是因為自己愛打遊戲,只要我願意努力讀書,成績分分鐘變好。
事實上在我發奮讀書一年後,我成績的確變好從普通班考進尖子班了。

……………….然後我發現尖子班的第一名跟我從前一樣,每天打遊戲不怎麼聽課。

++++++++++++++++++

沒想到收到了這么多贊。看來很多人都有同感啊。

其實我一直覺得自己挺聰明的,從來不聽課的時候考試還能考及格。努力了一年就從普通班考進尖子班(我們那屆能從普通班考進尖子班的沒幾個,而且大多是平時成績不錯分班考發揮失常的)

沒想到真正聰明的人壓根不用努力就能到我拚命努力都到不了的高度。
講幾個事吧:高三沖刺的時候,數學老師一直讓他給我們講解難題,因為他講得比老師好。解題方法簡單,講得又淺顯易懂。
考試時從來都提前交卷,有幾次考試想提前交卷時還不到半個小時,在座位上等到能提前交卷的時間才走。
每次考試穩坐年級第一,有一次題比較難,他拉開了第二名一百多分。


陳速速:

1.長得胖還不努力減肥,別人在健身,我還在挺屍。
2.天生質不麗,別人在美容護膚,我洗臉都成問題。
3.人丑就要多讀書,不是讓你讀網文啊喂!
4.興趣愛好一大堆,卻沒有一技之長。
5.什麼都明白,依舊沒改變。


低調的鱷魚:

女神即將乘船遠行,我去買了些水果好讓她在船上吃,跟小販討價還價耽誤了時間,趕回來時船剛鬆開纜繩準備開動,我想跳過去目測一下大概0.3米,差距太大無法跨越!情急中把水果扔了過去,手一滑水果掉水裡了。只見她把帽子拉下轉過頭裝不認識,船開了我跟她的差距越來越大直至消失。。。。。。確定她走遠後我把水果撈上來了。
Sina Visitor System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