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人和人差距大得无法跨越?

问题描述:我指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差距。
, , , ,
君只啊:

我十八岁,喜欢画画。

周围也有爱画画的朋友,他们出钱去学,几万去集训,颜料上千,走艺考路线。

但我知道画画费钱,我家庭没那么富有,所以只是把画画当做兴趣。

就在刚才,我随手画了一个人。

虽然不好看,虽然我的水粉也不好,但是我突然很想给她上色。

但是!我发现我没有水笔。

我想明天去买一只吧。

就一只。

然后我看了一下我的钱。

还要坐公车呢。

我可能买不起一只水笔。

现在突然看到了人与人的差别,

现在,突然。

我感觉很难过。

一个人在床上哭的喘不过气。

这个人她不会有颜色。

至少目前很长一段时间。

她不会有颜色。

我没办法让她有颜色。

这是我现在所以的钱

这是那个不会有颜色的人


周云鹏:

看Aorqu答案。同一个问题下面的不同回答。。。

这个差距啊。。。


愁飞 王逍瑕:


八盐琢磨:

哇,这个问题w

高中时,有次英语做完形填空
整篇文章就是讲,爸爸第一次做饭特别难吃
然后有一个空是问“最后我们把饭都_____了”

我选的是“吃” 错了
答案是“扔”

我就很好奇 我问老师 为什么是“扔了”?

有个女同学就转过头来跟我说
“他都说了特别难吃 怎么会吃?”

我就问她
“你爸第一次做饭 就算难吃 你不也会吃吗?”

她当时一脸的嘲笑
“不吃啊。”

当时真的给我打击特别大
因为那道题 她是对的 我是错的

下了课之后
有个男生给我传纸条
和这个问题太像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是你想像不到的”

我把这纸条贴在了自己的柜子里面,整整两年。

绝没有抬高自己贬低她的意思
只是看到这个问题想起了这件事而已


匿名用户:

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一、

我从小都很想学跳舞,钢琴,跆拳道,觉得看电视里好酷炫啊,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适合去学这些,但是当时真的觉得能学这些的人一定是公主和王子吧。但是我也知道当时的家庭能力是支付不了这些费用的。

我记得读三年级的时候,我们那开了一家乐器培训班,觉得好新奇,我当时最好的朋友非常开心地叫我和她一起去学古筝。我们两个小屁孩还一起去那个培训班看,那里的老师好温柔,耐心地跟我们介绍那里的乐器。我朋友对那个古筝情有独钟,她就一直劝我一起学古筝吧。我也好想学,可是我怕我妈不同意,后来我们两个就商量了一下一起去找我妈说,可是我妈没有表态,等吃饭时候我妈对我说,你要想一想,咱们家是什么家庭,学了这个又能干什么呢。你想想这么贵,省下来我多做几顿好吃的给你吃不是更好吗?

后来那个好朋友去上培训班了,我没去。她跟我分享上课的趣事,给我看她弹琴时候戴的假指甲,跟我说她现在已经会弹最简单的小兔子乖乖了,我是那样认真地听着她讲,不忍心错过任何细节,却又不想露出羡慕的神情。可能这就是差距吧。

二、

从国小一直到大学,我学习都很好,每次考试都是年纪第一,家人也以此自豪。我也觉得学习是一件很有优越感的事情。

当时班里也有很多富家子弟,自国中以来他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与他人家境的区别,所以这些富二代孩子都是扎堆在一起玩。当时班里的孩子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就是学习非常好的一群人,第二层是家境非常好的一群人,第三层就是学习不好家境也不好的人。前两层通常都很容易引起别人的关注,也很容易交到朋友。

我长期都处于第一层次,便天真地自以为我与那些拥有财富的孩子是同一类人,我们的区别只是他们的物质比我富有,而我的精神比他们富有。现在想来都觉得可笑。

在这二十年里,我觉得学习就像是我的稻草一样,是我营造优越感的武器,是弥补家庭贫困的工具。

后来认识了一个好朋友,非常善良温和的人,学习也是超级好,我一直觉得我们是一类人,因为我们性格相同,而且也都会为目标努力,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后来我问她等毕业你要考研究所吗?她很平淡地告诉我她不考了。当时我正想高兴地告诉她我也不考,因为我已经决定早一点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了。话还没说出来,她就说我应该要出国留学。

那一瞬间,我觉得她好陌生,原来连我们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我身边也有很多富家朋友出国留学了,但大多都是学习不好联考没考好就被家人托关系送去镀金的。可是她不是,她是真的很优秀的,她的学习能力完全不在我之下。我们是那么相同,可是我们又是那么不同,我嫉妒她,我太羡慕她了,并不是因为留学羡慕她,而是羡慕她可以毫无顾忌地去追寻梦想。这也恰恰是我完全不敢想的。

我突然发现即使我再怎么努力,再考多少次第一,我也不可能成为像她那样的人。我的家庭连大陆的大学都供得吃力,怎么又会有闲钱让我去深造呢。可是她可以啊,她可以想读多久的书就读,想去哪留学就去。

原来人生真的是接力赛,而不是百米跑啊。


Charnychi:

澳门永利酒店的纯金发财树,大多数的人辛苦一辈子买不起上面的一根枝丫。

去年第一次去澳门看到这个,发朋友圈说——在一个无法被超越的世界里,我的心脏懒得跳动了。


林怡:

朋友想邀我去旅行,说只要想去就能去,可我不知道得攒多久才能去…


灰白云:

别人一张图千个赞,我千个字一个赞。
还是特喵自己开小号点的。


Aorqu用户:

报社开会,同事抗议稿费过低一类的事,“虽然有理想,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总也要吃饭的”,一位领导回答,“我工作就是为了新闻理想”
当时十分感动
后来我知道,她是北京本地人,家庭幸福美满,女儿很乖,老公很疼她,在市区有两套房,她说自己是个无忧无虑的北京人
我相信她的那句话是真的
我是个西部平民家庭的孩子,没有大笔家产,没有北京户口,在北京只有滑板没有车更没有房子
我跟她在一件事上是一样的:我们都有火热的新闻理想,我们都想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
但她可以只为理想工作,而我不能,虽然我很想


一千栗:

当我还是初一时,语文老师带着一个初二的女生到我们班级给我们做朗诵示范,我们口中枯燥的诗句到了她嘴里变得富有感情、抑扬顿挫恰到好处,老师夸她是全学校最有朗读天赋的学生。

之后我听说她因为家里人生病休学了,再回到学校时她成了我的同桌,也许这是缘分,我们成了亲密的朋友,她告诉我她的梦想是站在很大的舞台上对着观众演讲,她说这句话的样子和路飞说“我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时特别的像,我很羡慕,因为我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

升了初三后学校有了晚自习,开启了住宿的生活,她喜欢上了班级里的小混混,这段感情我非常不看好,小混混虽然长得是帅,但是调戏的女生不在少数,她把我的劝告当成了耳旁风,经历了几周她所认为的热恋,小混混辍学了,我庆幸著这段关系就此结束是个好事。

没过几天,她神秘地在我耳边说弄到了小混混的联系方式,周末拉着我陪她去县城,找到了一家有固定电话的小商店,她打了3次,对面终于接通了,她停顿了几秒后攥紧话筒叫出了小混混的名字,电话另一头确是一个有些稚嫩的女声问是谁,小混混抢回了电话对着她大骂“别TM的打扰我,也别再给我打电话,婊子”,同时让电话那头的女孩快点去洗澡,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挂断了。

回学校的途中下起了鹅毛大雪,我的安慰没有任何效果,她一路倔强地低头,鼻头通红。接下来的日子她都变得比较沉默,有一天下了晚自习,回宿舍的路上,她告诉我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她不能再继续念书,父亲的病加重,家里只够供她弟弟上学,我记得我们在雪地里抱头痛哭了好久,她说自己看不到未来,既不能成为大学生,也不能在农村找个好婆家,因为处女之身已经给了小混混。

再见到她时是中考之后,我和三两个同学在县城的集市上闲逛,八月的天热的连空气都很粘稠,大家打闹著走向卖冰糕的小车,卖冰糕的女子带着遮阳帽,她抬头与我们眼神相遇的一瞬,我和同学都愣住了,她拿起勺子的动作突然停住,脸涨得通红,牙齿紧咬著下嘴唇,一把扔掉了挖冰糕的勺子,转身拚命蹬著卖冰糕的单车消失在了我的视野中。

为了供弟弟读书去卖冰糕的她和曾经骄傲地在全年级朗诵的她抑或对我诉说梦想的她,这个差距对她来说应该比跨越其他优秀的人更加的难。


失业青年林先生:

这张图片吧!

忘记从哪里来的了,第一次看的时候心里挺难受的!


王百万:

在大学考试里,真的有人仅仅复习两周,就比你认真学习一学期,考得分数高。

虽然这不能证明他学得比你扎实或者比你好,但这一点确实是我在大学见到的最大的差距。


Aorqu用户:

这个问题下有许多回答,总结起来都是同一个意思:

起跑之前,当你站在起跑线上的时候,别人已经快到终点了。

开跑之后,当你拼尽全力跑到路程中间,别人早就到了终点。

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真正让我感到人与人的差距大得无法跨越的,是开跑的一瞬间,当大家不论离终点很近还是很远,都在往前跑的时候,我,大概在起跑线往前一点点的位置吧,慢悠悠走了两步之后,我发现,我一点也不想跑。


庆哥小白:

最近在一个技术圈内看到一个这样的消息。

可是你知道吗,说这句话的人也是一个大佬,是多少人人想成为的那一个人,可是他却说“全是大佬,我去了丢人”,本身这位大佬就是个很难超越的人,想想那群人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啊!简直不敢想像。

再来看一个吧!

看到这样的话,你心里会怎样想呢?只能说人与人差别就是那么大,这也是一位大神,按他说的全寝室都在打游戏,只有他在敲代码,每天雷打不动五点半起床,有句话说的好,只管去努力吧,你想要的都会在你不经意间来到,看看这位大神找工作的情况吧。

我甚至想说,这简直就是开了挂的人生,别人22岁,你也22岁,可是却有着天壤之别,有的时候我们总爱抱怨,说我们的这不好,那不好,什么没机会,生不逢时,看到别人的成功又是不屑一顾,甚至说三道四,说白了就是在嫉妒,有的时候我们也总看到那些成功人士光彩的外表,却忽视了他们背后所忍受的孤独与冷漠,真正的天才有几个,不都是靠着自己一步步辛辛苦苦的走过来了吗?不说别的,就问一个早起有多少人能做到呢?

不得不承认,有些差距是巨大的,但我们总归少点抱怨,多点努力,至少让这些差距没那么遥不可及吧!


天天:

别人的娃都会买手纸了。我的娃还在手纸上


匿名用户:

没有意识到差距就是最大的差距。


黎阳:

昨天晚上和朋友聊天,他是营销推广的一把好手,他问道我一个问题,就是什么才叫专业。

我在大脑中组织了很多语言,也从我的专业角度进行了很多的构思。然而当我张开嘴时,却发现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我想,可能这就是对自己的不够了解,或者是不够专业吧。

但他给我的回答,真的算是醍醐灌顶。

他说:“就拿你日常的工作来说吧,如果来访者找到你,说自己想要挽回的时候,你如果没有帮他挽回成功,是不是就说明你不够专业了?”

我摇摇头。

他说:“如果你帮他挽回成功了,是不是就说明你很专业了?”

我又摇摇头,顺便还喝了一口酒,点了一支烟。

他说:“事实就是这样,只有当别人觉得你专业的时候,你就是专业的。举个例子,如果有一天,当你没有帮别人挽回的时候,然而别人还对你感激不已,那么,你就是专业的。”

乍听之下,我以为我和一个传销大佬在聊天,但随后就有一种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既视感。

如果你认为自己是领导,但所有人都不觉得你是领导的时候,你再怎么以强权镇压,那也是无济于事,毕竟不得人心。如果你哪怕不是领导,但所有人都能以你为核心,进行扩散,效果自然就不一样。

在某个领域你能发展到怎样的高度,我不清楚,但至少当有很大一部分人认同你,欣赏你的时候,我觉得这就成功了。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就是专业!

这个时代,一切讲究包装。任何人,不论是不是具备专业知识,好像都可以包装成为专家,达人。我们在进入一个领域之前,可能有些人会是遥不可及的存在,脑海里不断的哦意淫著如果有一天自己成为这样,会过著怎样的生活。

有时候,我也会想,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为什么会大的离谱,但是经过昨晚的谈话,我发现了一个本质的问题,那就是分寸感。

曾经我会告诉别人,一切极端行为的背后都是无助。因为,在他的身后,已经没有任何可以支撑他继续前行的方法,在实施一些行为之前,丢掉了分寸。而在他真正走到这一步之前,其实是早已没有了分寸感。

我朋友在给我交流他的管理经验时,这样说道:“在我团队当中,虽然我是他们的领导,但首先我不会认为我是领导。我告诉他们,出了公司你可以把我当朋友,也可以把我当陌生人,都没有关系。在公司里,你们可以把我当老大,也可以把我当伙伴。你想把我当作是伙伴的时候,请拿出当我伙伴的成绩和态度,当你拿不出这些东西的时候,那就最好别把我当伙伴了。”

从他的言语中,我听到了他自己的分寸感,那么其他人呢?

他们所谓的分寸感到底在哪?

用他问我的话,去反思以及去观察周围的人。很显然,有些人的成功是必然的,因为他们懂得分寸感,该进就进,该退就退。

我的这位朋友,帮我做了很好的总结,也帮我把之前相对混沌的思维,给理顺了一些。

我发现,人与人最大的差距,其实就像是站在岔路口一样,有分寸感的人,知道怎么选择。很多人的开始,都是差不多的,关键在于,是否带着自己的分寸,选择了一条相对合适,而不是所谓正确或是错误的路。

差距,也在分寸感中,越拉越大了。

我是黎阳,祝你幸福。


宅167:

刚刚在cnki上看到的论文

博士论文35页,字号格式完全不对,想起了我那个一晚上做完毕设的大学部同学。


姑娘我俗名小丰子:

忽然之间被点赞了这么多???我要来爆大料了!

回头看看三年前写的这篇回答,真是>w<,满满对父母的怨念和对胖友的嫉妒。

我要跟大家讲讲,三年后发生了什么。

那三年读研,全靠国家倾力栽培,全奖,没花家里一分钱。而且平台很好,活动很多,奖金和实习工资拿了小5000。虽然没能出国交换很怨念……

三年后,我从TOP1的大学毕业,咬咬牙去北漂。凭借过硬的专业技能,在工作中获得了去美国和日本学习的机会。非常爽,吃喝都是世界美食、高级日料而且公司报销(咩哈哈wwww),大陆工资照发、出差补助还补了我一狗,代购又赚了一只狗腿(咳咳人家就是掉钱眼里啦╭(╯^╰)╮)。而且学了很有用的东西,都是实战经验,对大陆我的工作很有帮助。这一点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再讲讲两个闺蜜的故事。

哥大的闺蜜虽然看起来是人赢的状态,月入三狗留美国等证等绿卡中,然而很孤独,也狠辛苦。天知道家庭花了那么多钱给她读书,又寄予了多少压力在她身上。去美国见她的时候,仍然感觉和她的距离差的很大,但又觉得,在某一层面上,我们是一样的。

香槟的闺蜜回家了,她是个需要被呵护被保护的女孩儿,所以很适合留在父母亲人和男朋友身边,现在在教育机构教英语,和一堆孩子们相处的很愉快。没有什么人赢不人赢的。

总之一句话,我们家屠苏说了,愿求仁得仁,复无怨怼。^^

————————————–分割线———————————-

大四。
二本的我拼了老命考上了专业全国第一的重本大学读研。
重本的闺蜜甲考研失利,三刷托福,现已飞往哥伦比亚大学。
三本的闺蜜乙考研失利,四刷托福,现已飞往伊利诺伊香槟大学。

我TM也想刷托福,但是刷一次就刷掉我娘一个月工资,你忍心?
我也想出国读书,但尼玛家人天天喝稀饭把你送出去,你忍心?

闺蜜甲是高中同班,闺密乙是国中同班。那时我们还很年幼,那是我们贫富差距还不大。

我没有输给她们,只是我的父母输给了她们的父母。

虽然不甘心。但父母辛苦,在有限的资源里做到自己能到的最好就够了。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