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樣超過以前感覺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的?

問題描述: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有個人或者有些人想去超越,你是如何超越他們的呢。。
, , ,
郝爾沁:

積以跬步


逍飛:

從小在上海長大
身邊朋友都是貪玩不學習的。

初三時,年級200號人,考試排200名。
當時認為排在前100名的,都是神。

從未想過能超過他們。

由於上海政策問題,外地考生無法參加中考,回了江西。
回老家讀書的日子,是人生中最苦逼得一段時光,每天沉浸在書海中。

不知不覺高中畢業了。

後來得知,原來國中班級,只有我一人考上大學部大學。
目前我在一家bat公司上班。

有些時候,當你一直想要超越某一個人的時候,僅僅是在追隨他的影子。
你需要做的是,超越自己,並不斷的超越現在的自己。
在不斷的超越自己的過程中,你會發現,原來你一直想超越的人,
已經在你的身後。。


pefa:

他沒我胖。


Jun zhou:

很多人的失敗,不是敗給了對手,是敗給了時間。
一樣的道理,很多情況我們能戰勝對手,不是因為能力出眾,而是足夠年輕,有足夠的成本試錯,能遊刃有餘的沖擊對手,斃不掉對手,也能耗死對手,堵住對手的所有的機會成本。
當然了,我也不能倒回十八歲,打敗那個想考法學院的少年。


小仙兒你好:

不請自來。
從國小到高中,甚至大學,甚至現在(我在讀研),都有一個女孩,是朋友,更是對手。國小考試,我們會一起作弊,合作做應用題。國中,我們開始比賽,每次考試完了我們都要算一算誰分高,我比你低幾分怎樣,她也是如此。有一次,我比她低了七分,我扇了自己七個巴掌,並立志下次一定超過她,到了初三,我們不在一個班了,我們都有早戀傾向,但是我還是沒有放棄我的學習,最終我們都被實驗中學提前錄取,不過後來中考成績我是全級第一,但是每次考了第一其實是沒感覺的,反倒是別人如果考了第一,我會羨慕。我這個人有點後知後覺,很少會嫉妒別人,就是傻傻的那種,但是我從小就嫉妒她,她可愛皮膚好,特別招老師和同學尤其是男生喜歡,很有個人魅力,而我跟她相比,卻是一個學習好卻規規矩矩沒什麼意思的人。高中,我們依然去了同一所高中,中間她早戀成績一直忽上忽下,我高二下學期之前一直很穩定,沒有早戀,不懂愛情,心很空,只知學習而不覺苦那種,成績也很好,直到我跟她住一起,晚上一起複習時候,她開始頻繁跟我聊一個男生,我開始注意那個男生,後來我發現我好像由注意變成喜歡,從那開始成績直線下降,也得了頭疼病,開始吃中藥,我向那個男生表白被拒,我命運的魔咒就是從那時開始的,聯考那天,頭疼欲裂,痛不欲生,聯考完了之後,完全沒有之前想像的那種釋放,而我明白,我離我當初唾手可得的復旦已經十萬八千里,後來只上了一個普通的211,所以對我而言,高中的那段經歷,是我人生的分水嶺,以前簡單好學,從那次開始,人生的味道似乎變了,因為頭疼病及中藥對腦神經的抑制,我變得很嗜睡,很容易瞌睡,大學時候直到現在讀研,都沒有初高中那時的銳氣,我不知道我該恨她,還是我自己,始終在那個劫里談不出來。人生是多麼變幻莫測的東西,說不準下一刻就灰飛煙滅,命運也迥然不同。現在回想起來,我倒希望我一直是那個簡單執著的女孩,不嫉妒不埋怨,默默學習,埋頭苦幹,每一天的任務只是超越昨天的我而已。我始終無法釋懷,多麼希望有一天,能對高中的自己說一聲,都過去了,別想了,好好活著。
現在總結起來,你要內心強大,強大到別人無法輕易動搖你的信念,無法打破你內心的平靜。
現如今,每次回家,都會間接從外婆那裡得到她的消息,她考研了,她找了一家很厲害的公司,她得獎學金了等等,我內心還是有波瀾,但是我不想再陷入那個魔咒中了,你過你的,我活我的,就讓往事都隨風,我只想再一次狠狠地專注在自己的道路上,孤獨而高尚。
而我另一個好朋友,她去年轉博,拿了四五萬獎學金,還兼職婚禮主持,而我研二,卻是最苦逼的時候,研一沒有發文章,沒底氣申請國獎,每個月就那些補貼,也不好意思跟爸媽要,跟她相比,我真的自慚形愧,也不知道我要不要讀博,以後找那個方向的工作,可是就算再苦逼,我也不要讓自己陷入自卑的境地,我的好朋友都那樣努力,我也不要太落後,所以我現在開始寫文章,爭取發表,在學小提琴,學英語,準備明年考雅思,讓自己慢慢地變好,是對抗比較和嫉妒最好的方法,你有你的心酸和驕傲,我也有我此處獨有的風景。
我歌唱草藥,歌唱蘋果,歌唱靈魂,可是心靈的創傷我不想說。
第一次這么認真回答,說完了,要去做實驗了。


天海佑希的老婆:

總覺得是別人墮落了,並不是我超過了他們。。
國小的時候有一個關系超好的同學,因為我年齡比她小,她也很寵我,於是我就理所應當心甘情願地做了她的小跟班兒。當時,我是國語不好,家境不好,學習不好,長得不好,臟兮兮調皮的小男孩的感覺,雖然我是個妹子。她,家境好,學習好,長得好,會英語,會唱歌,會跳舞,總之對我來說,就是女神一樣的存在,那個時候追她的人也很多很多。之後上了國中,我們到了同一個學校但是不同班,接觸的少了,那個時候她依然很受老師們喜歡,我依舊是國小的樣子,不同的是,慢慢的學習進步了,在中考時,考進了家附近最好的高中,她也是,然後高中三年,我考了一個差強人意的大學,而她卻剛過二本線,而且在坊間也有了不好的傳言,總之就是萬人敬仰的女神,一下子落入凡間的感覺。
第二個故事。
國中剛開始,交了一個關系很好的朋友,膚白貌美家境好學習好,於是我又成了跟班,她特別受老師喜歡,但是後來不知道為啥,學習越來越不好,中考考的很差,當時我的老師們家長,同學都覺得我不會考上那個高中,但我就是考上了,聯考後,她留在本省讀三本,其實對於她我一直是羨慕並且自卑的,直到大二我開始改頭換面,並在同學聚會上和她重逢,才發現,她也沒有當初那麼不可觸及。
故事三
國中家裡沒電腦,在同學們討論一些韓劇,韓國明星的時候,我總是插不上,所以後來被疏遠,高一的時候,以為賈斯汀比伯是韓國人說出來被恥笑,於是高二開始猛補韓娛,進了日飯圈,一下子就變成了那些東西信手拈來的前輩級人物,朋友也交到更多。
故事四
以前就是一屌絲,世間冷暖嘗遍,於是改頭換面,走火入魔。
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總有一些以前覺得觸不可及的人和物,現在看來並沒有什麼,而且我一直覺得是他們墮落,並不是我變的有多好。遇到一些曾經被恥笑的短板也會特別在意這些,有時候也挺累的。


編號1667:

我有個親姐姐,她大我九歲。那個時候她在我心裡真的是不可不可超越的人,誇張到我以為只要我姐姐認為好看的,時尚的,那麼全世界都會這樣認為,那個時候她真的對我的影響非常非常大。
我總覺得她從小的人生就跟開掛了一樣,人長得好看,學習在全年級總是前十沒下來過,開我姐的家長會是我爸媽最喜歡的項目,而我的家長會都是成了讓他們最頭疼的會議。老師同學還有爸爸媽媽和親戚,幾乎沒有一個不喜歡她的,上了高中以後,也覺得她一定會考上清華北大之類的學校。
而我呢,從國小習都是倒數,一輩子被請家長,從幼稚園 開始就走上了總是被退學的悲慘之路(原因大多就是太調皮,不是上課爬桌子就是搗亂課堂)……
我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就是體育,我體育非常好,運動會就是我最喜歡的活動了,每次回家都會拿一大堆獎品回去,可是我媽媽並不是那麼開心,而我姐姐拿的都是三好學生或者華羅庚數學競賽一等獎之類的獎狀。她說如果有一天我能拿一個與學習有關的獎狀就好了。我記得那個時候我還總是在想為什麼姐姐學習那麼好,她是不是在偷偷的吃太上老君的仙丹……-_-#
就這樣,我姐姐的光環一直是我觸碰不到的東西,直到快國中升高中的時候,老師把我媽媽叫過去,說讓我媽媽提前找好技校,我這個成績根本考不上高中,而且還會拉低班級整體成績,那個時候我站在一旁,當我看到媽媽失望而又難過的點了點頭時,我覺得全世界真的都放棄我了,可我不能放棄自己。離中考只剩下兩個月了,我卸載了qq飛車,每天晚上啃書啃到半夜,可是模擬考試還是300來分,真的,那個時候天知道我有多痛苦,可我就是不會放棄自己。最後我考了526,我證明了那個老師是錯的,我知道我會的。
說句題外話,我國中真的也挺自卑的,學習差,也不好看,還戴過一段時間的牙套,真的丑的慘不忍睹。
後來我姐姐要分科了,我媽就問老師我姐讀文科好還是理科好,老師說以我姐的水準,讀哪個都會很好的,只不過理科可能會比較好找工作。可是我姐其實想讀文科,但我媽媽就一直不同意,最終我姐妥協念了理科,後來聯考在考數學的時候,因為拉肚子,才考了40來分,就無緣名校了,我姐當時真的特別特別不甘心,她想復讀,可我媽不同意,她說以我姐的成績也能上一個好的一本,最終我姐還是沒有復讀,上大學走了。
而我呢,學習還是差,體育還是好,升了高中不是滑滑板就是打籃球,我真的是只做自己想做的。如果我媽媽不同意,我就一直說,一直講,一直跟她理論,後來到了高二下,因為男朋友的鼓勵我想出國,考托福。那時候大家都在準備聯考,而我告訴家人我的想法時他們堅決不同意,讓我好好準備聯考,我一直說服他們可他們還是不同意,後來我就自己買了資料和單詞書,只要眼睛睜著幾乎都在背單詞,每節都成了我的背單詞課。慢慢的,媽媽看到我的努力,姐姐也覺得我應該試一試,答應我給我報名,但我也要答應如果沒有考過,就好好準備聯考。後來開始做真題,剛開始做真題的時候真是想死的心都有,那麼厚的一本新東方真題,12道閱讀最多隻對過兩個,可我真的不想放棄自己,最後我咬牙切齒各種被虐的做完了,開始查機經,百度托福經驗,走路聽英語聽力,反正一閑下來都是在弄托福。最後我去了西安考試,考完之後我感覺真的……像是重生了一樣,因為我沒有放棄我挺過來了……
最後成績出來,我在自學的情況下考了76分。當時我申請的密西西比大學是65分錄取,後來朋友和家人知道後,真的特別意外和開心,我知道對很多大神來說很低,但對我這個渣渣真的的不少了。但又有一個問題出現,我家並不是很有錢,而密西西比大學沒有達到90分就不能申請獎學金,更何況我其他科目都那麼差,申請到獎學金的幾率太小了,後來姐說,你可以到大學再考一次,畢竟有一個平台不僅對成長還是其他,都會更好一些。
對,這意味著在剩下的最後半年裡,我要聯考了。可我除了英語以外其他科目的成績跟屎一樣。但後來還是硬著頭皮去學去聽課,我當時在化學課的課堂上,就在想,走到今天這一步,我要是沒有大學上該怎麼辦,我真的很怕,我並不是覺得沒有大學上我就沒有了一切,我是打心底里想要一個平台。在大學里,有來自四面八方的不同的同學,有草坪可以曬太陽看書,有圖書館可以去泡,我很嚮往這種氣氛。
最後,聯考結束了,我考上了大學,不是211,不是985,但我對得起自己,我就只有這個本事了。
後來到了大學,我才發現走過的路沒有白走,嘗試過的東西都是一筆財富,而我也發現我其實在語言方面很有天賦,參加的英語口語比賽都能拿到不錯的獎項,從代表個人參加比賽到代表學院參加比賽,再到代表學校參加省賽,還有英文配音大賽和組織模擬聯合國的活動以及從學校那麼多人中被選為校辯論賽的一員……在空閑時間還的兼職也是幫別人翻譯契約或者當陪同翻譯,這一切真的讓我成長和變了很多,現在的我已經開始自學法語了,我想要走的更遠。以前的那個只能仰望姐姐光環的我,也已經慢慢有了自己的光環。
如今姐姐已經有了自己的家室,她對我說如果當時我有你那麼敢和媽媽反抗敢只做自己喜歡的事而不是為了讓家長滿意,那麼我不止現在這樣,以後我不希望我的兒子像我一樣乖,我希望他像你一樣,勇敢一點,做自己。
最後,其實我覺得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哪怕全世界都放棄你,都不要放棄自己,生而為人已經很不容易了,只要還活著,就要努力的發現自己,哪怕你現在處境很慘,但你要知道,只要你還沒死,一切都不是定局,要知道一直優秀的人是不會一鳴驚人的。


Aorqu用戶:
謝邀!
我覺得,很多人或者事,感覺很強大,是因為不了解它們,如果你也是其中的一員,或者超過它們,就會互相看不上了。

比如,原來的老師,幾乎可以決定我的喜怒哀樂,他們所有的問題都知道,所有的大道理都懂,而我,只是被教導的對象。後來大學畢業了,我驚奇的發現,原來班裡的很多中等成績的同學都當老師了,比如教英語的,問:「看原著沒問題吧?和老外對話沒問題吧?教學生不像當年學習那樣費勁吧?」答曰:「你教幾年級,你的英語水準就停在幾年級了,別說看原著了,可能水準還不如上大學那會兒,所有題都會是因為翻來覆去都是那幾道題,講多了就熟了」。不知道是不是其他老師也這樣,但當時的我如五雷轟頂,學生時代積累起來的對老師的崇拜也慢慢消融。現在參加同學會,老師也會把我們當大人對待,講各種不公平,生活的艱辛等。教學,也只是一個謀生的手段,並沒有那麼神聖的光環。

成長,是一個過程,我們身在其中,可能並不會有太強烈的感覺。如同登山,你站在高的地方俯瞰經過的低處,並不會覺得太難,可是當時卻難如登天。

我覺得,幸福是感受出來的,不是比較出來的,只要今天的自己比昨天的自己更強,就應該感到幸福。

凡事隨緣,不強求。


萬青青:

很簡單,不合群

如果你合群,每天和一幫小姐妹泡在一起聊八卦,聊太子妃升職記,聊虛虛無無真真假假愛的愛情,比一比最近是不是又瘦了兩斤。這樣的人,一定跳不出原來的生活階層,沒有什麼太大的出息。

古今中外,曲高和寡,凡是成功逆襲的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就是不合群,合群所要付出的時間代價,精力代價,實在是大得令人髮指。你要知道,你目前所認識的周圍再強大的人,放在更高的高度來比的話也不過就是芸芸眾生的普通人。只有戰術上重視,戰略上輕視之後,沉下心慢慢打磨,你一定會超過他。

畢業也三五年了,回頭看看,曾經班裡的學霸,都在一個混吃等死的事業單位拿著每個月三五千的薪資,過著喝茶打屁的日子。

那些曾經叱吒風雲的校園扛把子,如今要麼在做保安,要麼在做打手,還有的直接被人砍死了。

反觀那麼多其貌不揚,在群體生活中和大家格格不入的厚瓶蓋女生,一步一步去了好高中,好大學,去了香港,再去芝加哥;

能忍常人所不能忍,必能成常人所不能成。


匿名用戶:
看到這個題目,就想寫下點東西。
看到前面幾個答案都是寫自己國小以及讀書生涯的東西,我也想說:我!也!是!Orz

=====分割線=====
國小:我來自農村,國小在村裡的國小讀書,當時班裡(每個年級只有一個班,所以班裡第一就是年級第一)有一個男生讀書很厲害,人也長得白白胖胖的,大家都很喜歡跟他玩(我也是Orz),就叫他做A吧,A從一年級到六年級,基本每次全班第一(也就是說我從來沒贏過他),當時心裡好羨慕:我要是也能有和A一樣的腦子那就好,當時還想過我要是能和他換個大腦那更好了(莫笑年幼無知)。

國中:我和A上了同一所國中。在上初三之前自己一點也不拼,貪玩過(當時QQ遊戲的斯諾克撞球打得還不錯),喜歡打籃球(班裡主力之一),不過在初一初二發現,當初不可戰勝的A,國中的時候並沒有像國小那時輝煌,自己竟然經常考得比他還好!後來升初三A就轉學了(後來聯考證明,我考上了比A還要好的一所大學,這算戰勝他了吧?至少是在讀書這方面上)。渾渾噩噩到了初三,初一初二並不出色的我,奮起直追,做夢都能夢到在上課,每天學習也挺勤奮的,終於在初三擠到年級前幾名(當時還有幾個同學一直成績比我好,例如B),當初初一初二一直贏不了的同學(列出來估計C到Z這24個字母就所剩無幾了哈哈),都被我甩在了後面。國中的結局看似不錯的,然而。。。中考失常了(%>_<%只能去縣城的重點高中,而不是我想去市重點高中)。

高中:B中考考得很好,高中拿了好多獎學金,而且還進了重點班,而我只是在普通班,B在高中繼續輝煌著,一直沒被我超越!我還被甩了幾條街(Orz),哎,只怪命運不舛哈哈哈,高中各種挫折,各種憂傷,高二好不容易擠進了重點班,發現不止B,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估計C到Z這幾個字母完全不夠用,發現自己是多麼弱!!!高三,自己一直默默地挖(發)糞(憤)塗(圖)牆(強),從未理會過誰比我厲害多少(其實就是太多了,理會不了),自己就這樣算正常發揮上了大學。是的,到現在為止,比我強大很多的人不止有B,還有C,D,E…..

大學部:我現在所在的階段,普通的全國211高校(非985),大四保研到全國重點大學(985)。大學大學部四年自己還是聽努力的,我知道,上了大學,大家再也不會和之前的同學(B,C,D…)比較了,因為專業不同。但其實完全不能比較嗎?我覺得不是的,雖然專業不同,沒有可比性,但是大學,才是夢開始的地方!雖然專業不同,但是,見識、想法、人脈、視野、學識才是以後的關鍵。我不敢說我自己有多牛逼,但是,我不再覺得我不如高中的B,C,D,E…了,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有自己的目標,站在他們面前,我也不會覺得自卑、不會覺得不如人,我會很自信地站在他們面前:I am who I am!
當然,大學也有比我厲害多的同學存在,但我相信,只要我一直堅持著:默默地努力,堅持著,遲早我會超過他們。也許我在讀研期間,通過自己的努力,能夠超過曾經比我強大的人!

任何時候,都會有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存在,自己堅定著:我要變強,如果能夠堅持住,曾經比你強大的人,也許他們在新的一個階段(例如升學、工作等),就會慢慢被你追趕,甚至自己能夠開始超越他們,時間總會讓你相信,自己的努力是有回報、值得的。也許以後回看,你會發現他們已經在你後面了。像我這樣普通的人(沒有特別天賦),也只能通過不懈、堅持地努力,才能夠達到自己的目標吧。


匿名用戶:
有一段時間,我特別特別弱,學習成績變差,體能變差,沒姑娘喜歡,人際關系完蛋。放眼望去,好多人都比我強,而且要強大很多。

我感覺自己是個廢物,什麼都不會,也不認真學習,想改變也不知道具體如何去做。

那一段時間,真的是昏暗無比。

所以我選擇了逃避,我選擇了離開那種環境。但是我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回來的,我一定會帶著王冠會來的,我會讓所有人知道什麼叫做王者歸來,讓所有人知道什麼叫做一鳴驚人。

離開了那種好多人都比自己強大的環境,我的壓力開始減少,我漸漸的失去了和人比較的心思,一心解決自己的問題,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走在自己的路上,那條路上,只有昨天的自己,沒有別人。

過去了好長時間之後,我已經完全的失去了和別人比較的心理。別人的強大或者是弱小,和我有什麼關系?

好玩的是,當我再次見到我那些同學們的時候,我可以很明確的感知到他們的弱小,這種弱小不是成績不是體能,而是心的堅硬程度。他們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他們還把安全感放在別人身上,他們還需要別人評價自己。

雖然我可以做到「一鳴驚人王者歸來」(這想法挺中二的),但是我沒有去做,我再也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我,再也沒有要比別人強大的慾望,再也不在乎任何人的評價。其實我巴不得別人看不起我,那樣我就不用浪費時間和他們做些無謂的溝通,只要不要打擾我就好。

超過以前比自己強大的人,其實只需要換個環境,不把他們當作標准,然後找出一條自己的路,照著路一直走就好了。(雖然我說是逃避環境,但其實是選擇了一條更難走的路。這條路上不會有萬人阻擋,就怕你自己投降)


有美一人:

有次公司招人,遇上了一個挺厲害的。回家聊起來,我說那人估計比我都強,當時有個親戚說,不要招進來,招進來自己吃虧。當時心裡覺得不對勁,但他是長輩就沒說什麼。這個親威也沒什麼出息,天天就知道喝酒。

估計很多人都這么想吧,所謂職場攻略,壓制強人好突出自己。 可是你怎麼知道你將來不會比他強呢?他可能能力比你強,可你學習能力或者比他努力,將來未必比他差啊。

上學的時候看人家操作word全程全程快捷鍵,就默默記在心裡了。人家牛就去學人家牛的地方。工作十幾年了,有比我英語強的,有比我會處事的,有比我會討老闆喜歡的。符合自己價值觀的,就努力向人家學習,不喜歡的就反向改正。雖然還是英語很差,不會處事,不會招老闆喜歡,但是還是比十年前強了,能用英語會話了,遇上了欣賞自己的老闆。再看當年那些牛人,英語長期不用也忘了,會處事的覺得自己吃得開,到處換公司,起伏不定。

所以遇上強人不可怕,最怕遇不上強人,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井底看天。


李可-集慧智佳:

蟹妖。
堅持,每天要進步,要有收穫,要有意義。
是不是超越某一個人,其實未必那麼重要。


緣來分去:

原來小時候,沒有見過電腦高手,那天見一個同學的哥哥居然在裝系統,開機狂按f2,居然進入了一個藍色的界面,全是英文,這位大哥按了幾下,然後重啟,然後電腦就開始裝系統了。觀摩完後心裡波濤澎湃,心想這貨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電腦高手了。
後來,我知道那個藍色的界面叫bios,後來,我知道那個哥哥只是調了一下啟動順序,再後來,我不覺著這些是個事兒了。
再後來又遇到了這個哥哥,恰巧他電腦在用,總是蹦出內存低的提示,順手加了點虛擬內存。說:哥,你電腦老了點,不加根條子?那哥很驚訝:哇塞,你會加內存條?


譚博聞:

我看來是不能超過他了,那就爭取活的比他長點


諾斯諾里安:

說一個自己的例子

我從國中開始接觸籃球,那還是初學者的時候,啥啥都不會,球場上就是個擺設。

那時候我家前面是個醫院,醫院院子里有一個野籃球場,住在這附近的一些學生啊,年輕人都來打球,其中有個大的還不錯的大哥,長得特別像矮版的易建聯(下文簡稱為A)。

————————–以上為背景—————————

有一天我照常去打球,依舊被瞧不起,被無視,但是大家還是帶著我,和A分在一夥,我一個下午除了刷了很多失誤,一個球也沒進。

我至今都難忘A當時對所有人喊:「帶tm這么個廢物,cao。」

我感覺那句話像刀子一樣扎在一個13歲的孩子心上。

過了幾年了吧,我高三那年,路過那個野球場,沒想到這些年這個球場還在(上了高中我家就搬家了),心血來潮,想和那些人玩一會。

正巧,打了一會,來了個扎扎呼呼的男的,雖然好多年不見,但是一眼就認出是A。

那個下午,我無數次晃倒他,抓冒他的投籃,釘板,顏射,騎扣。

臨走的時候,我真的想語言上再羞辱一下他,但是我忍住了,跟其他一下小孩說了些鼓勵的話就走了。

那些年,練球練的很苦,雖然只是單純的喜歡以及教練和球隊的督促,可能這個回答跑題了,但是我想說的是: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

圖片隨手一拍,與回答無關。


Aorqu用戶:
為什麼要超越別人? 累不累 你就不能是一個已經很優秀,是別人超越的對象么?
說個比超越別人更累的吧,就是超越自己,而且是不斷的永不停留的超越自己。
一個電影里的經典台詞「慢就是穩,穩就是快」。這個是超越自己的法寶。


陳鎧楠:

主要是靠堅持得比別人久。


Viking:

他們走的是斜坡,我走的是台階。
稍晚公布我的故事:
他是我國小和大學的同學,人很聰明。國小考數學的時候,都是半個小時做完試卷,玩街機經常1,2遊戲幣通關,圍棋好像還拿到段位。精於算計,國小交友甚廣,但是朋友中都有一個特點就是家裡有錢。聯考失利,和我考入同一個大學,反正每天玩dota也能夠全科通過。
而畢業這么多年之後,我的薪資是他的4-5倍。
那麼我是怎麼超過他的呢?我的分析如下:
1,喜歡算計的人比較怕吃虧,但是我們是處在一個多次博弈的環境當中。他打麻將特別好,從來沒有輸過。好到最後,沒人帶他玩。每次同學會聚會的時候,在就桌子上拚命的去灌別人,讓後晚點拉著別人打麻將。於是成了點頭之交,斷了些朋友,就會少了些眼界,少了眼界格局也會慢慢的小。
2,過於相信自身的能力。畢業後在某個知名家電廠做儲備幹部,憑著他的左右逢源的本事也混得不錯,當時的薪資只比現在少2000,在當時都算高的了。而我做程序員實習工資是800。經過屢次跳槽,一方面我漲了一定的見識,另一方面,在不同的崗位讓我對我的職業規劃有了更清醒的認識。有時候,覺得我確實挺弱,不過還好有神隊友罩著。在n年前的一次同學會上,談到各自的職業,他對自己的工作頗為自豪。手下管理100多號工人,一個人處理千頭萬緒的雜事,他認為這是他能力出眾的表現。而我卻注重選擇平台。
3,我前段時間在玩輻射4,我在思考一個問題,是花大力氣升級技能還是去積攢裝備。在我檢視簡歷的時候,經常看到8年10年經驗的運維工程師,在面對突飛猛進IT技術視而不見,面試的時候,對著自己如何建機房,搭建網路如數家珍;面對新技術默然,甚至呲之以鼻,覺得雲服務器不夠有技術含量,太「傻瓜」。這不得不說是一種迷茫,當工具把你的能力解放出來之後,你能幹什麼?不要用自己的忙碌來證明自己的能力。

僅憑借自己的個人能力就像是在斜坡上攀爬,當你的能力停止增長的時候,你可能會順著坡滑下去;如果你藉助平台,則是上台階,哪怕你爬不動了,至少你不會下滑。

其實,我的邏輯很簡單,人的發展就兩個維度:上限和下限
有上限沒下限——通常就是被壓榨的階級,最極端的如,奴隸
沒上限沒下限——通常出現在時代變革的時候,如革命者,改革開發時候的商人
有下限有上限——如公務員之類
有下限沒上限——老趙

至於,怎麼超過比你曾經強大的人,我不敢說超過所有的,但是僅憑時時刻刻堆砌自己下限的這份意識,足以超過那些沒下限有上限的曾經的強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