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樣超過以前感覺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的?

問題描述: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有個人或者有些人想去超越,你是如何超越他們的呢。。
, , ,
Aorqu用戶:
當初心裡的兩位女神,變成了天天孩子、老公各種煩的怨婦……


情商不高岳武穆:

不刻意地去盯住某一個優秀的人,而是認識很多這樣的人。同伴,對手,都可以。
多接觸,慢慢受到他的優點的影響。

全心投入自己的領域,慢慢發揮自己的優勢。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從他們眼中看到了尊重,甚至是敬畏。確實驚訝。

此時,還有一些之前的偶像,他們比我跑得還快,太好了!

不斷因為老朋友的新成就,或者新結識出色的人而興奮到發抖的快樂,發現或者實現更有益想法的幸福,進一寸有一寸的歡樂啊。

不時也會有人跑來向我學習。不涉及自己存亡的,別隱瞞,傾囊而授,可以鞭策我前進。

世界很大,而我的圈子永遠不夠大。身邊的人越強,總是利大於弊。競爭對手還有惺惺相惜,行業里最牛的那個人是我的徒弟,朋友,總比陌生人好。

最愛的一刻,一位業內大神,居然滿懷羨慕對我這么說,「你那可都是精兵強將」。透心爽,都忘了裝b謙虛幾句。

而他們,有我的前偶像,對手,同事。現在大家都是夥伴。


宵夜笑長生:

每天都比他努力 十年之後的現在我得說 並沒有多強 只是當初的我太弱了


賤賤:

那些厲害的人我至今沒有超越。

天文社社長亞太地區天文奧賽金牌得主。我沒有。

籃球隊隊長帶領校隊進八強。我沒有。

學姐的托福考了115.我沒有。

最好的基友卧推八十五深蹲一百二腹肌六塊現在要去當飛行員。我沒有。

學姐的小說出了書《永生者獵人》。我沒有。

發小精通了四國語音,中文日文英文西班牙文。我沒有。

但是他們都是我很好的朋友,我沒有想著有一天去超越他們。

社長的籃球。
隊長的英語。
學姐的數學。
基友的物理。
發小的LOL。

厲害的人不是拿來超越的,與他們做朋友可以開闊自己的眼界和技能點。

不是社長我估計我不會明白木星紅斑的形成原理。

沒有隊長我估計我一輩子扣不了籃。

沒有學姐我估計我托福上100還要再考兩次。

沒有基友我我估計我卧推永遠到不了六十。

沒有學姐我估計我不會去看這么多書。

沒有發小我估計。
好吧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


磨人的小妖精:

我不知道有沒有偏題
在平時我是個安於現狀 懶惰的人

可是在每一次失戀後 我的好勝心就會達到一個最高點 我都會做一些在戀愛中對方做到但我卻沒能做到的事 證明自己我也可以 我也知道沒人會關注到 但內心就會得到一種平衡 告訴自己看吧 你也可以的 算是一種自我安慰
第一次戀愛時ex在學駕校 不見面的理由就是忙 要去學車 可是他就在離我不遠的茶樓打麻將(我後面才知道)一起出去玩 他和他的朋友談論的都是學車的進度 我都聽不懂 那時候我天天荒度假日嫌累嫌曬沒學車 而在失戀後的那個假期 我一次性把四個科目一次考過 沒有補考 甚至比他先拿到駕照
第二次那個男生跟我講說他要出國去美國學飛
和平分手 我並沒有多難過 但我那時候就想要飛美國 而現在 感謝工作讓我做到了 並不為炫耀 只為證明我也可以
第三次ex英文很好 分手後我狂啃他愛看的美劇 因為他在公司的英語級別比我高 工作一年都沒想著去考試的我 開始報名學習 然後現在考過了 雖然沒什麼實際用途 還是感謝他 讓我漲了工資

每一次分手我都感覺自己比以前更好了呢嘻嘻


趙山水:

永遠也不可能超越小時候的成就了,小時候我崇拜陳景潤、華羅庚,一直認為自己是數學天才,想當一個數學研究者。

我出生在一個窮苦的小農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數學啟蒙老師就教過我筆算開平方,至今記憶猶新。

剛上國小五年級,我自創了快速計演算法,特別是兩位數乘法一秒速算。 那個時候很貧苦,連鉛筆本子都不舍的用,整天在地上畫來畫去,也沒有看過高等的數學資料, 在研究快速計演算法的過程中,為了方便找規律,我引入了字母代替數,推算出來了好多數學公式,上了國中才知道我已經把國中代數的所有公式都推算出來了,完全平方公式,平方差公式等等。後來我一直想出一本《飛龍(那個時候的筆名)秘算——一秒鐘速算》的書,可惜一直沒有機會,國小將要畢業的時候,我整論了一下自然數的一些規律,想寫一本《數論》。

國中上了不久,我已經把國中的數學全部學完了,從國小到國中,每次數學競賽都是全校第一(總成績全班第一,全校前三)。
初一,我研究過投針法計算圓周率。
學了幾何,我曾經一度認為自己找到了尺規作圖三等分一個角的方法,後來一個高中數學老師證明了我的方法不正確,只是近似。
那一段時間痴迷迷似於歌德巴赫猜想這樣的世界難題。
初二我還讀了很多中國古代數學方面的著作,例如《九章算術》等。
初二我已經開始學高等數學。

可惜,也僅僅如此,我的數學只學到初二。初三,我經歷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轉折點,當時心裡崩潰,發誓不再學習任何知識了。隨後是渾渾噩噩的六年地獄生活,之後我再也沒有機會學數學了(後轉修文學,再之後是計算機)。

我這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就是那段青蔥歲月。我一生中最自豪的事也是自創快速計演算法,在這個世界上幾十萬的乃至上百萬人中,我也是走在前列,這些成就此生再也無法超越。


匿名用戶:
當我不再在乎的時候


Jason 李:

謝邀。我的回答可能會讓題主失望,因為我所超越的以前比自己強大很多的人,是在的賽道上超越了,還不是傳統意義的實力和物質上的超越。

我是做房產代理的,所說的以前比自己強的人是指大陸傳統房產代理公司。15年前在我入行的時候中原、偉業、協成、金網路、亞豪、思源還算北京10強;

那會戴德梁行只做商業、世聯只做顧問、易居還沒撈到北京項目做;

仲量、CBRE、高力、第一太平、萊仿等5大國際行還不屑於做大陸住宅項目;

鏈家、鑫尊、中大恆基、我愛我家這些二手房公司還沒資格見開發商呢。

我離職後自己做代理的時候,同一時間最多也就接下5個房產項目,這些二三線城市房產項目總銷售額不及北京1個項目的銷售額。這就像跟一隻羊在犀牛後面永遠也吃不到前面鮮草,更可怕的是你和犀牛走在唯一的一條路上,這條路就中國房產市場。

在我轉戰海外房產3年後,各路大陸房產傳統代理大神高舉大旗殺入海外房產市場:

我愛我家第一個跳出來做海外房產,利用偉業傳統的一手房策劃優勢和我愛我家門店優勢直接選項目切入交易模式;

鏈家和世聯醞釀一段時間後,選擇挖幾個以前賣過海外房產的人組建集團海外房產事業部形式直接賣房;

仲量、CBRE、高力國際利用固有的海外房源優勢直接銷售;

搜房、新浪樂居這種傳統廣告媒體挑選一兩個小眾國家或項目做為切入點,介入交易模式;

昨天,被58收購的安居客也開通了海外房產板塊…..

海外房產不是一條路上有頭犀牛,而是海里有很多鯨魚。在地面上跟在犀牛後面沒可能超越,但在大海里數百隻鯨魚也不算什麼,因為海外房產這個海太大了,路是全方位的。

海外房產市場交易是最有利潤的,也是最容易被看到的,因此各大房產中介都爭著進入交易環節。除了利潤的因素,也有自身在交易環節優勢的原因,但這不代表佔據了交易市場的就是行業強者。交易環節是海外房產的深海區,鯨魚活在深海,但鯨魚的食物不是在深海區。

通俗的說就是交易在購買海外房產過程中是很靠後的環節,不是這根鏈條上客戶第一需要的環節。中國人購買海外房產最大障礙是難以解決信任問題,造成不信任的原因就是資訊不對稱、不透明、沒標准參考參照。

大代理公司和開發商解決信任的方法是大陸房產營銷傳統的那套:玩場面,強調自己的規模優勢,資金優勢….這在一定程度上解決了對於服務人員的信任,但不代表客戶對房產項目和市場回報沒疑慮。在大陸做的最大不代表在海外做的最好,中國百強企業在海外投資失敗案例比比皆是,其原因就是資訊不對稱。因此海外房產項目和市場需要提供對應的透明海外資訊證明。

碧桂園、萬達和我合作不是讓我去賣他們澳洲房子,他們不缺銷售通路,也不缺廣告。他們缺的是在市場上找不到其他能提供項目所處區域環境、歷史價格、租金水準等資訊的第三方網站或工具,且這個第三方所提供的數據資訊是真實的、公立的。就像是買衣服,不能試穿的話就要有把尺子先量量尺寸,合適了再去討價還價。

高力、萊仿這種國際代理行與我合作,實際上是出於我顛覆了大陸銷售海外房產的規則,提高了效率,比如剔除重複海外房產項目。海外房產項目是公盤市場,銷售代理權非常開放,每個有資質的經紀人或公司都可以代理銷售。因此大陸很多代理公司都在賣相同的項目,但為了吸引客戶關注,就在宣傳時把相同項目包裝成不同案名,以體現差異化增加曝光率。

這種普遍的做法造成了客戶選擇時需耗費大量時間和精力鑒別重複項目,如果再有一兩家不規范的代理公司刻意做出虛假宣傳,誘導消費者,會造成對連帶公司的不信任,影響整體行業。我所做的就是剔除重複海外房產目,保持在網站內的唯一性,這樣既保證了客戶有充分的選擇權,又省去鑒別重複花費的精力。

鯨魚在淺水區會擱淺,只能等著食物游到深水區,我這樣的能先到淺水區找食,這種超越就是在沒有方向和固定賽道的海外房產市場。


想去跳傘:

最近在做的一些事,很辛苦,但突然覺得自己是個年輕人了,以前總覺得自己是個老年人,接觸的都是行業里中規中矩的事情。現在出來創業,很多新鮮東西可以接觸,比如做PPT,比如做網站,比如設計名片、設計易拉寶,設計公司畫冊。而之前,我要是插手去做這些,可能也可以去做,但做完了,基本上離死不遠了,因為他們太low,確不允許任何人進步。你要說我超越誰,我說我超越了周圍曾經的同事,可這樣的超越一點兒意義都沒有,因為太容易了。超越自己還達不到,因為,只有到了某一天,我做出來的東西,領導說不錯,不需要再改了,我想,這才是我想要的超越吧。


匿名用戶:
都是說自己怎麼超過人的,我來講一下我是怎麼被人超過的吧。
我父母都是農村出來做生意的。老家的人讀書好的沒幾個,做生意賺到錢的倒有不少,因此大家心裡早都種著反智的苗子。
當時我是農村戶口,在大城市上學,每年都要交借讀費,我一年的借讀費夠城市戶口的同學交三年學費。嗯,就是這么貴。當時家裡的意思是,讓我讀書識幾個字,讀不下去了就退學來幫忙做生意。所以我很早就充滿了憂患意識。從國小一年級開始我就一直沒掉出過班級前三。等我升上國中後,開學的分班考我也直接考進了最好的班級。當時家裡沒有正常的遊戲機,沒有電腦,甚至沒有電視!我唯一的娛樂是一個只能玩俄羅斯方塊的遊戲機,我媽每次只讓我玩一條命,但我一條命能玩一個多小時!那時遊戲機的設定是每十分鐘下落速度會提高一點點,等玩到一小時時那些方塊落的跟冰雹似的,就算這樣,我也玩的樂此不疲。
說回學習方面吧,因為當時沒有可供娛樂的電子產品,所以我轉而讀了非常非常非常多的書,我國小階段時把語文課本後面世界名著目錄上的書全給讀了(除了西遊記和紅樓夢,當時讀著感覺太晦澀),我最喜歡凡爾納的科幻小說,跑去書店分很多次把他的系列名著都看完了(因此我國小時便從小說里了解到了微積分的概念);我因為無聊,買了本成語詞典仔細看了每一個成語的來源;因為無聊,拿著新華字典,把上面有關動物和植物的字全給抄錄了出來,龍生九子,九子的名字我當時可能是整個國中(包括語文老師)唯一一個能都念出來的;我當時還特別愛看報紙,基本上一份報紙連帶廣告都會仔仔細細地看一遍,看到有意思的,還會剪下來,當時報紙上有一欄是專門登連載小說的,我把它們剪下來後都整理成了一整本小說集,幾年後我發現這些小說有些成了網路熱門小說,也不知道到底誰抄襲誰的。當時的我腦子很直,只知道好好讀書,我每天都會把所有書背回家,書包裝不下就拿袋子提,我媽當時專門給我訂了兩個手提的布袋子裝書,直到後來初二書太多了,我才開始放一些書在學校。話說每天背著提著幾十斤的書(和練習冊以及卷子)對我的學習其實幫助不大,但我當時力氣倒是被練的很大。
那時我非常怕老師,怕他們不滿意我的表現,然後告訴家長,那樣我就沒書讀了。因此我從來沒落下過一次作業。我記得很深刻的一次,我們數學老師給我們發了張數學卷子做作業,題目非常難,靠國中的知識幾乎不可能做出來,但是我不敢空著題目不做,甚至不敢亂做,一份卷子,10道題,我做到凌晨4點多才全部做出來了,第二天到學校,老師說不小心印錯題了,拿了奧賽題給我們做,當時班上做的第二多的同學只做了4道,他做到12點實在做不出來了,只好作罷,我是唯一一個傻傻的全做完的。而且居然還全部做對了。
當時我考試並非一直名列前矛,因為我英語很弱,家裡又沒有會英語的,沒的上網查資料,沒的上輔導班,自己看又看不太懂書,所以只能靠大量刷題和查字典來找語感和積累詞匯量,結果就是閱讀和寫作非常好,口語和聽力爛的慘不忍睹,最終這也大大拖累了我的成績,一般只能考到年級三四名左右(重點中學,全級600人)。偶爾掉出年級前十老師會非常驚訝找我談話。
對於當時的絕大多數人來說,你們想超越我純屬扯淡,我雖然智商不算高(測試了幾次,在110到125之間浮動),但我可是用生命在學習啊!一天學習12個小時以上,就算有些厲害的學習效率高我50%,那他起碼也要每天學習8小時。順道一提,我可是周末也按這個強度學習的。(因為沒東西玩)
然後,我就開始被人超越了。
看了上面我的學習狀態的人,應該看的出來,我這么拚命學習,交際能力自然是廢了,當時我的毛病是,說超過三句話就會口吃,因此我也變得沉默寡言。
另外,國中升高中那個年齡,正是青春期,正是叛逆期啊……我當時本就脆弱的自尊變得更加脆弱更加敏感,一直希望能有幾個朋友,卻又交不上什麼朋友。老實說,因為成績好,我在班上人緣其實挺好的,但他們找我出去玩時,我都婉拒了(沒錢出去玩),久而久之,大家有去玩也不會來叫我了。
升上高中後,我總一個人躲著發呆,成績還算能交差,年級二三十名,但也終究淪落成了普通人。
再後來,家裡經濟狀況轉好,有了城市戶口,買了房,家裡對我的學習能力也比較滿意,希望我能讀上大學,我再也不必怕被退學了,開始瘋狂地玩電腦,像是要宣洩著被壓抑了十幾年的情感一樣,徹底沉迷進了遊戲,再也無法對自己的行為進行約束。
國小時,我的分數能進全市最好的國中最好的班。
國中時,我的分數能進全市最好的高中最好的班。
等高中時,我卻只能勉強考上一所末流985,被調劑專業了。
再後來,我甚至連普通一本的學生都比不上了。
環境成就了我。
環境也毀了我。
像我這種被貧苦環境逼著前進的,只要給我一點安全感,給我一點保護,就能讓我放緩腳步,把我超越了。


盛世囚徒:

真乾貨,個人人生哲學,無償奉送。不需要講故事,也不需要雞湯,只要堅信下面三點,踐踏實地,超越真的很簡單。

1. 追求卓越–當你放棄追求卓越的那一刻,你就輸了。
想。
2. 自信–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是訓練量的差距,高效、大量的訓練可以縮小差距,直至超越。
能。
3. 堅定–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
干。


王阿單:

很簡單,堅持與努力。

我從九歲的時候就開始「耍」籃球,那個時候就會三步上籃,當時在學校里別提有多酷了,可是也僅僅是玩而已,都不覺得那是一種運動,和打沙包跳格子一樣的遊戲。

上了國中,初一我去踢足球,每天在那片球場揮汗如雨,從守門員到後衛中鋒前鋒,全部都踢過,那時候真是覺得自己在運動,很快樂很開心,覺得以前玩籃球好像挺無聊的,沒有在足球場上沖鋒獻陣的感覺。初二呢,我去打了乒乓球,那時候一個迴旋,一個扣殺都讓我覺得激動無比,還買了一副自己的專屬球拍(同學們都用的是體育室的,一副球拍一堆人用),那時候覺得打籃球踢足球的人真是不知道怎麼想的,把自己弄的臟臟的。

直到…直到有一天,初三冬天的一節體育課上,足球場人太多,乒乓球沒球案,於是,我重新踏上了這片我早就應該去奮力奔跑的籃球場。

但是想想也知道,你國小的時候那些玩樂的小技巧根本不足以支撐你在籃球這項運動中的對抗。當時我在班上比較高,所以被同學安排去打中鋒,只會搶籃板,以及極其醜陋的投籃動作,我不以為然,只覺得我能跳的好高好高,而且起跳速度還很快。於是當時心想,下一節體育課我就再去打打籃球把。

那年高一有一個號稱校籃球王子的人,有漂亮的女朋友(沒錯,那個女孩還是我喜歡的女孩,雖然比我大,可是真的很漂亮= =),我們兩個班體育課安排在同一節的。於是順理成章的開始了對抗,老實講,那節課我被秀翻天,甚至被晃倒,而且場邊還站著他的女朋友,我喜歡的女孩。那種屈辱是難以言喻的。沒轍,沒有什麼小宇宙爆發,也沒有什麼奇蹟出現,我就這么一敗塗地的丟了人兒 = =

好,那麼接下來就是該回答題主的問題了。

中考結束的暑假,我有了喜歡的球星 – 科比,媽媽也給我買了電腦,我可以看到很多的集錦,視訊。於是我便開始了我的練習與堅持。怎麼個練習法呢,就是無球的時候練動作姿勢,有球的時候練投籃命中,我甚至為了一個腳步一整天沒吃飯,就是一個簡單的跳投腳步,腳步錯了投籃就使不上勁兒,反覆的看視訊去琢磨。當我學會的時候那種感覺是非常棒的,多厲害先放在一邊,我終於可以像他們一樣自然的跳投了。

哦對了,我還糾正了非常醜陋的投籃姿勢,以科比為模版,不得不承認一個好的投籃姿勢真的會讓你看起來更瀟灑自如。

還有增強自己的身體貭素,很幸運的是那年夏天我又長高了五厘米,每天跑步一到兩公里,基本上天天泡在籃球場,與大年齡的人對抗,增強自己的爆發力,到最後可以在三分錢外兩步的地方跳投。

下面正片來了。

開學了,我就經常有意無意的找放學後的籃球場上他在的球場,加入,和他單挑對位。我當然不再打中鋒了,變成了一個一米八的後衛。我不斷的去沖擊他的防線,甚至挑釁的勾手指讓他上來防守,年輕真是好,可以這么輕狂放縱。五五開,也沒有超過他。

然後、、、然後我被打了= = 他指著我說你以後給我小心點,原因呢,就是因為我在球場上對他勾了手指,作大死啊我真是。

怎麼辦呢,繼續練習唄,初三暑假我把基本功都掌握紮實之後,便開始增加自己的技巧。左右手突破,加速啟動,把控節奏一停一頓。還有我學會了用腰,空中靠著腰力拉桿,躲閃。不知不覺我成了我們年級隊伍的中流砥柱,速度快,靈活,跳得高成了我的標簽,如果把那時候的我和初三那個投籃醜陋的人放在一起,真的很難想像是怎麼從一個門外漢到得分後衛的蛻變。

高一快結束的時候和高二舉行了一場比賽,年級賽,我們自己組織的。場邊好多女生,包括那個我以前很喜歡的女生,但那時候在我眼裡已經都是浮雲了,眼裡只有對手,甚至所謂的籃球王子,在我眼裡也就是對方隊員而已。那場比賽我貫穿了全場,跳投突破無所不在,那是我人生中的高光時刻,我們贏了二十分。我想我是超越了那個比我強大很多的人,其實從那場比賽開始我就有這種感覺了,隨著技藝的提高,自己也有了所謂氣場的東西,他從一個我難以逾越的大山,變成了一個普通的對手,我就知道我已經在他之上了。

其實你看似強大的人,他一定也是從弱小逐步變強的,就像那場比賽過後的我,很多人也把我當作對手,但是大概沒人知道我付出了什麼,弱小的時候被嘲笑過,被人瞧不起過,但不能夠被這所擊敗。卧薪嘗膽,然後破釜沉舟,拿出你最棒的精神,拿出你強大的自信,然後付出你所能付出的一切,堅定如一,你也可以成為比你強大很多的人,甚至是超越他。


高楠:

當我不再東張西望,
當我不再緊張兮兮,
當我不再需要以任何人為目標,
當我不再需要同齡圈的安全感,
當我不再需要炫耀我擁有的,
當我不再需要自卑我沒有的,

回頭猛發現,
早已尋不到他們的身影。
因為我只管走我自己的。


Aorqu用戶:
噢,竟然要回答這么勵志的問題。
「一個成績平平的小女孩有一個志存高遠的名字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如果要渲染一下小時候因為「別人家的孩子」受過的委屈,其實看我名字就知道了。以下經歷主要圍繞學業,主要衡量標準是成績。

A是我國小的班代,成績好,長得好看,家裡也特別有錢,在那時的我眼裡她真的是上帝的寵兒,自然也是所有老師的寵兒。而我小時候只是個不算太蠢的孩子,印象里,在四年級以前幾乎沒有老師當面誇過我聰明,甚至會排擠我。「成績那麼一般,還敢叫這樣的名字…」對了,我在班裡也是個小幹部,衛生委員,負責管掃把…

學習上,A的家裡對她要求很高,國小就參加各種學科補習班,刷各種練習卷(我還是國小畢業才知道有這種卷子),成績一直是班裡最好的。而我爸媽對我的成績似乎不太看重,除了每天監督我練個鋼琴,檢查作業寫完了沒有。老師跟我媽抱怨過我的不用心,說我各方面離班裡的好學生A差遠了,但是記憶里媽媽從來沒因為學習不夠努力教育我。四年級,換了班導,我的成績開始從班裡中等變成了中等偏上,後來還做了副班代。多數老師衡量好學生的標准依然是A,她依然被眾人捧在掌心,我依然過著「自由散漫常被無視」的學習生活。

國小畢業的時候,我的成績大概是班裡五六的樣子,一個小鎮里的一所國小的一個班的一個成績還算好的學生,啥都挺不起眼的(除了名字還奇葩)。六年級的時候,班導當著全班的面對我說:「XXX,其實你很聰明,只是不努力,如果你和A一樣努力,成績我不敢說比A好,至少和她一樣好。」 那時候確實覺得自己反正就什麼都比她差,沒有嫉妒心,也沒有什麼競爭意識,只覺得這是眾多老師中唯一真心認可我的兩個老師之一,所以這句話一直感激地記在心裡。

國中我們都去了市(縣)里,我家正巧搬家。她被送進了市裡最好的私立學校,那個學校我報名了,但我沒奧賽證書我爸也沒找關系,沒進實驗班,最後讀了劃分的公立中學(可能比那學校差點吧)。國中我算「玩夠了」,讀書很認真,成績在年級里名列前茅,也如願做了班代(要知道這可是我國小最大的人生追求了),不再有老師說「你爸媽取名字的時候一定沒想到你會這么差吧…」。她呢,在那個學校依然是學神的存在,很多市裡統考也比我好。我媽老和我誇她,爸媽問我有沒有勇氣超過她,我那時笑笑說怎麼可能,心裡卻很想。我們都放棄了高中保送資格,參加了中考,成績不分伯仲。

高中,她去了大市(地級市)里最好的高中,學了理科,而我來了隔壁縣市的一所高中,學了文科。雖然不用再被比較,剛入學的我,想起國小受過的待遇忽然很是憤懣,聯考一定要揚眉吐氣。可是時間長了,我卻漸漸遺忘了她,只偶爾聽說她在那邊很努力,成績沒有以前好了,也不太開心… 我雖然成績也會起起伏伏,心態倒是一直不錯,家裡沒給很大壓力。高中三年一晃而過,陰差陽錯,命運捉弄(?),最後我來了 xx大學(一個比較好的大學),也算達成了自己人生前二十年最大的目標。我從國小班導口中聽說了她的成績,不算太差,但和她的期望大概是差很遠吧,不知道最後去了哪裡,也沒有刻意打聽。

12年。單從成績上來講,大概是實現了超越吧。然而這時的我,已經沒有曾經那樣的好勝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自己的選擇,每個人都有存在的價值,沒必要也不可能用數字化的成績來權衡高低。現在很多國小老師說起十多年前,「我當時就說XXX很聰明呢…」 ,我淡淡地笑笑,或許吧,沒印象了。當我的國小班導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卻由衷地感激。

感謝當年沒心沒肺的我沒有因為別人的不認可喪失勇氣。感謝您當年的隻言片語,讓我相信終有一天能找到自己。

大學里繼續被虐,繼續思考人生的意義。
———-
真實經歷,因為涉及他人,謝絕轉載。
祝大家新年快樂,超越自己!


Wilma:

單純講一個學習方面的經歷。以此為例,但要說的不僅限於此。只是覺得此種經歷大家都經歷了很多年,應當感觸也比較深,更易引起共鳴。
重點在後面的解析不在於成績。
====================================================================
我剛上國中,和大家相處得很不好,不愛學習。第一個同桌Z是很有天賦的那種人,舉個例子就是同樣學語言,我能模仿而她能記憶,但是模仿這件事情並不在考試範圍內,可是記憶卻是必考項,所以真的一直覺得她非常厲害。當時我很不愛學習,每天都在看小說,除了語文老師之外沒有老師願意跟我說話,我學語文也就比較認真但是我的同桌基本每次考試之前根本不復習,也能考得很好,基本我們語文成績相差不多。那時候覺得她真的很厲害。後來老師給我換了一個同桌T,(這個同桌現在是我最好的朋友)她也比較有自己的小愛好,我們也經常聊天。但她有一點特別不一樣就是她非常努力,腳踏實地。我國中四年(國小五年),她四年都非常非常努力,我跟她一桌之後她為了不傷害我自尊心邀請我跟她「比賽誰先寫完作業」,這個比賽我們比了三年,從一開始她每天都贏我到後面我每天都贏她,樂此不疲(插一句,得好友如此,真是人生最大的幸運之一)。然後就在這個過程中,我的成績逐漸趕上了Z和T,中考+高中就超越了她們了。
到高中。高中我是我們三人里學習勁頭最足的一個,但是我們三個的區別也就在這里顯現。Z最擅長記憶,而且有所謂的「文科天賦」就是不怎麼學但是也能答對,基本是過目不忘,尤其在語言方面,但相應的數理邏輯能力就差很多。T最擅長理解,但是相應的記憶能力不行。我最擅長邏輯分析和模仿,記憶能力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所以我們三個人選擇了不同的學習方式:Z真的是天賦型選手,輕松學習+戀愛,高三最努力開始學著背了,目前人大國學專業。T屬於理解型,記憶題目的能力是高三加勁訓練上去的。我屬於預習理解+上課加深記憶+課下狂背型(重點在狂,不覺得自己記憶能力天生好,自認為純屬後天訓練)。目前我和T都在ZJU,專業不說了怕被人肉。
個人覺得我們三個在聯考前後實力水準各有優勢,綜合水準相差不大。這里想說的是:
1在想要超越一個人的時候要考慮好,在你想要超越的目標上,你是否有能力去超越他。
比如,如果我單純和Z比拼記憶天賦,我絕對狗帶;但是當我和Z比拼「中考聯考考試範圍內的知識點的記憶能力」上,我可以依靠後天努力超越她。
2你要在什麼方面超越這個人。我個人堅持認為:不要妄圖超越真·天賦型選手。當然這個真天賦很難判別,實際操作上屬於一種個人感受,我把這種感受理解為「能模仿但並非與生俱來」。比如Z的記憶能力,尤其是語言方面。比如T的理解能力(無論理解的邏輯鏈是否完整)及其表示能力(T對用詞的精準至今我見過的同齡人無人出其右)。比如我的邏輯把握能力(在剛上大學的時候我也被人洗腦過說這個邏輯能力多麼多麼牛X但個人覺得這只是一種能力,任何一種能力只要能被自己物盡其用都很牛X)。這三種能力是我們三人互相可以通過努力去模仿但絕非與生俱來的。雖然這話有點傷感,但我的血淚告訴我,天賦型選手在自己的天賦領域努力起來,是非天賦型選手在同一領域永遠望塵莫及的。
3到底啥是超越。比如,要是看成績,那麼毫無疑問我在中考聯考上已經完成了對Z語言能力的超越。要是看熟練掌握一門新語言所需時間和精力,則我依然無法超越Z。我想說的是,在一些不能避免比較的地方,比如大家都要經歷的應試教育的考試,那就去努力。但是在無定式、無固定標準的領域,不要強行去比,記得用自己的能力去碰撞別人的能力。這種碰撞最終當然會以某種物化的方式顯現出來,比如成績比如工作比如官職比如房車比如衣著比如點擊率比如轉發量。但也會以很多難以量化的方式顯現出來比如同樣的teamwork結束之後誰的team還在聯系比如同樣找實習誰最後能拿到推薦信。更甚至可能你和你要超越的人,最終會走向完全不同的生活軌跡,甚至無從拿出標准去對比。
我覺得,隨著大家的成長,會發現有些事情,有些能力,有些方面,你就是無法超越的。努力,是一種在有限的考察方式和範圍內,盡量縮小差距甚至通過熟練操作在最終結果上實現逆轉的不二法門。但生活方面之廣闊、變化之多端奇詭,會讓我們與我們試圖比較的對象,即使在同一事情上,也難以劃分出一個單純或者說考察方式簡單、範圍明確的考察域,去進行單純的比試。
所以有時候,找到自己的天賦點並在此方向努力就足夠了。
4假如你非要超越。
實際上大家都是在拿自己的天賦拼刺刀。所以利用自己的天賦。
如果你還不知道自己的天賦是啥。那就從模仿別人開始。在模仿的過程中你會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東西的時候特別一點就通。
5在超越的過程中,記得照顧好自己,無論是身體上,還是心靈上。


唐夢:

你仰望高山,山高路險怎堪登;
不妨志在星辰大海,成行之日且回顧,高山微渺不得見。

世界那麼大,何必執念於一時強弱勝敗?


匿名用戶:
這和長跑是同一個道理:
左顧右盼關心別人跑得怎樣的人
不停抬頭張望前面的人來刺激自己的人
不停回頭看後面的人來找自信的人
跑步路程只要足夠長,他們會更容易覺得累,最後往往都跑不遠。

在向前跑的時候,不要和身邊人比較,而是專注於自己的節奏,跑好每一步。很久以後,你會發現一不經意就超過了很多人,包括那些曾經覺得比你強的人。

其實,跑好自己的路,要拒絕沿途的誘惑,要戒掉懈怠的想法,要自律控制好節奏,要承受漫長的痛苦,要扛住競爭的壓力。這一切,本身就很難了,哪有閑心去看別人。往往這又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磨鍊。

當你用自己最好的成績到達終點時,哪怕沒有超過多少人,也很偉大。

對大多數能力平平的平凡人來說,超過比自己強很多的人,不要把它當作苛求的結果,而是當作做到最好的自己時的意外收穫,會感覺幸福很多。


Aorqu用戶以高中的時候看到裴勇俊、劉承俊的肌肉覺得不可思議,健身9年後覺得他們恨菜。


haha kim:

從小到大,一直沒找到需要超越的目標。有些是因為感覺這種目標沒意義,比如上學讀書,父母都是中國科學院的,家裡三天兩頭會來一些所謂的碩士博士研究所,總覺得這些人除了上學時間長以外也沒什麼。有些是因為差距實在太大,比如我知道的那些網際網路大佬,身價都是以億來計算的,我這輩子除非中個超級彩票大獎,否則不可能超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