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在一天內做過最牛的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曾在一天内做过最牛的事是什么?
, , , ,
大隻:

早上醒來想吃德國豬肘,中午飛去柏林,下午再飛回來。

在英國讀研,有申根簽。


劉雨:

一個人從安順去香港。一路人在囧途即視感。

我是一個典型的路痴,上大學前基本沒怎麼一個人出遠門。當時我大二,暑假在貴州安順的一個小山村參加實踐,結束那天要去香港…當時訂票的時候沒有直達,小夥伴說給我查到了可以從上海轉機,從安順轉上海,再從上海轉深圳。

我實踐的地方是一個偏遠的小山村,要去市區需要先坐小巴到公交總站,再坐客車到市區。

由於出發地較晚,我拖著行李箱在路邊等車,左等右等都不來,後面問了路邊擺攤的阿姨,她說今天好像出了啥事兒,一整天都沒有去市裡的大巴了……我整個人都懵了,趕不上飛機咋辦?阿姨說要不攔輛車讓他送你吧,熱心的她就開始給我攔車,沒過多久來了一輛中年大叔的私家車,阿姨說是本地國小的校長,人很好叫我放心。沒辦法我只好坐上去,默默地把美工刀拿手裡,心裡想著如果出什麼事兒我就和他同歸於盡! 還好校長是個很好的人,不僅把我送到了客車站,還給我買了水果路上吃。

從客車下來已經晚上9點了,我在一個荒涼而又深深的小巷子里找到之前訂的快捷酒店,登記後就趕緊睡覺,在睡覺的時候我思考了一個問題,為什麼我要從上海轉機,為啥我不直接坐火車到貴陽,再從貴陽坐飛機呢?當即我就查了路線,發現不僅節約時間也節約金錢……然後發現機票是特價機票,只能返還燃油費……(生無可戀)

因此我還是踏上了去黃果樹機場的路途。由於到香港後晚上有一個宴會需要穿正式一點,當時準備直接拖著行李箱就過去,心想基本都在天上飛,不用走很多路,就穿了一雙高跟鞋…….(現在想想真是叫做不作死就不會死)

到了上海,由於兩次航班不是一家航空公司,我找到櫃台準備寄存行李,然後發現,我的那個航班它……取!消!了!不是晚點!不是延誤!是!取!消!啊!當時看到那個cancel,我的內心是崩潰的……瞬間腦子里各種方法都在運轉,再轉機?住一晚再走?怎麼想都不合適。我跑到櫃台問工作人員,小哥說你趕緊去緊急通道寄存行李,之前有一個去深圳的航班晚點了,現在正準備起飛,我給你改簽,你趕緊跑過去!要快!於是我蹬著我的小高跟,拖著我的大行李,拽著我的小裙子,披頭散髮地往裡沖。當時我就在想,你一個機場建這么復雜,這么大真的好嗎?!終於,我用盡一生的力氣跑到了登機口卡著點坐上了飛機。

接下來的長長的時光我就在飛機上沉沉地睡去了,本來還下了電影,一坐上飛機我就連打開的慾望都沒有了。

還好一路雖然坎坷,終究還是安全到達。從此以後,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出遠門啦

最後附上一張我在安順等小巴的照片,(當然不是自拍啦)

over~


彭嫻:

早上五點起床,坐城際去北京,在清華面試現在的單位,吃完飯往回趕,回學校時已經下午三點。
臨時接到第二天畢業答辯的消息。然後寫PPT到晚上十一點,寫完了PPT。
小輕松如我的生活最滿當的一天也就是這樣了。
————————————————————————
還有,聯考成績出來的那天,阿么過世了。看她離開後。坐車開往長沙(我家到長沙開車兩三個小時),然後查分報志願,我娘送我去長沙之後立刻返家,報志願查專業都是一手搞定(所以現在看起來自己報的志願都是有點隨便。。)。
————————————————————————
因為反骨,和自己敬重的老師起了爭執,默認放棄保送研究所,自己重新去教室復習了好幾天。
有一天下午,突然有人跟我說**老師說,你和彭嫻說一聲讓他自己搞定學校去吧,老師不管了。
立刻找班導聯系學校導師,找教務處要了資料,定了天津的火車票,飛奔天津。。額這件事發生過程大約有兩天。
————————————————————————
最後,還有聯考第一天的事情,那天我腸胃炎,上吐下瀉,頭暈乏力,屬於吃一點青菜葉子稀飯也吐的情況。考完了語文數學之後,立刻飛奔去醫院狂打點滴,因為第二天還有考試所以醫生都是按最猛的葯來,然後堅持考完第二天考試。
考試結果並不理想。。

也算一隻不算很拚命的小強吧~


麥田:

西元2014年的某天中午十二點左右,從保定開往石家莊的長途車上,為了保護一位老年農民工的辛苦錢不被偷,一個習武世家的男青年對陣了三個東北劫匪,很慶幸他沒有中刀而且還在Aorqu回答了題主的問題


錦瑭:

一天睡了25個小時


拒絕任何形式搜索:

中午十二點去學校行政樓借攝影設備(十五樓)電梯壞了,困在電梯半小時,呼救沒人因為是中午,當然也是學校不完備,然後就淡定的把三腳架組裝好,鏡頭調好,開始憋足了勁開始嚷沒人理我,下一秒電梯開始往下掉剛開始比較慢後來特別快而且梯廂是歪的,調到三樓,不動了,門開了,跑出去發現是學生處所在樓層,就去跟老師告狀,被學校主任罵後,開始跟他吵架,此時正處在缺氧中,然後暈倒送醫院,醒之後下午四點,寫信給教育局技術監督局和工商局(忘記為什麼聯系他們了)並打了電話,實名制,五點半回校,學生會舉辦的相聲小品大賽正好開始,設備提前被同學放到場地了,開機,安排助手工作,我是現場導演,比賽結束九點整,音頻視訊整理剪輯,還打了一會字幕,十點搞定所有,在晚自習下課前,將視訊發送給各個班(硬體問題所有視訊都是U盤現拷鋇,網速快值得表揚)十點五分回宿舍睡覺,那年高二


木木:

我一個朋友,一天撞報廢兩輛車,一輛凌志,一輛雪佛蘭。他自己沒事。

對了,我這個朋友不滿十六歲的時候殺了兩個人,當然是別人欺負他,自衛過當,判了十年,我上面說的事兒是他放出來第三天


匿名用戶:
西北旅遊半個月,最後一天在新疆烏魯木齊住,第二天準備火車返程回家,在火車站周邊的餐館吃飯,買單出來一算,發現被騙了100元,回前一晚住的軍區酒店問了下,印象中說那附近全是河南人開的飯店,騙術好像叫「驢子手」(不太記得了)。懷著信黨信國家的堅定信仰,自然拖著女朋友和一堆行李,到火車站附近的派出所報案。接待的是值班的維族警察叔叔,問了飯館店名,安排我們填報案表並通知外勤帶那老闆過來,在另一房間審訊約十分鐘後過來跟我說對方只認騙了我50,我堅持是100,警察叔叔於是繼續回去審訊。十分鐘後再回來,說同學你有沒有算錯,這些人都是慣犯,一般一抓就來,一來就認,一認就賠,一賠也就只能再放了,一向都很好追究。我直挺挺站著,一口咬定是100,我有學生證,有相信光明和正義的眼神,有堅定除奸懲惡的氣勢,維族派出所叔叔被我森森感染,回去繼續教化和審訊河南老闆,教育他騙誰別騙窮學生,趕快賠人錢否則耽誤飯館生意虧得還不止100。於是飯館老闆從了,我向警察叔叔致敬,拿著100元錢高高興興去趕火車了。在車上和女友一核對,發現那飯館還真的只騙了我50,硬生生被我敲回來100。。。我想這是我沒做成警察而對社會警惡懲奸做得最大一次貢獻了。


匿名用戶:
這是一個關於失戀的悲傷的故事。
2011年12月24日,聖誕節,23號是當時的前男友生日。當時分手半年,我還很愛,他已轉身。
23號早上六點,經過二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到達他所在的城市,12月,已經很冷了,天還沒亮,我一個人在只去過三次的城市,找了賓館住下,睡到十點,起床去訂蛋糕。去我們曾經一起吃飯的地方吃午飯,午飯過後去曾經一起去的湖邊散步。能想像十二月底的湖邊嗎?冷風刺骨,寒風瑟瑟。如果允許的話,我當時可能還會去劃船~~~只想用悲傷的記憶掩蓋掉曾經幸福的甜蜜。幾乎把之前去過的地方都走了一遍。每去到一個地方,都會在腦海中重現當時的情景,然後悲傷地用現在的心情去掩蓋掉淚水,笑著的,苦澀的,回憶的,甜蜜的淚水。然後在傍晚他快下班的時候(當天周五),帶上訂好的蛋糕,親手織的圍巾,還有一個蘋果,還有分手半年來我的日記,充滿想念的日記,去到他的地方。我不知道具體在哪兒,我從沒有去過他住的地方,他說他們工作的地方和住的地方在一起,我去不好,我相信了。憑藉著之前在淘寶給他買過東西的地址,在一個陌生的城市,還沒錢打車的情況下,硬生生地在下了公車後繞了快一個小時的路終於到達那個小區門口,我猶豫了很久,還是打了那個好幾個月沒打過的電話。(他不知道我會去)。電話接通的時候,他喂了一聲,我說,「你下來吧!」他不解,「下來哪兒?」我說「你家樓下,我現在就站在你家樓下」他蒙了一會兒,然後說,「等會兒,我下來。」當然他下來了,沒有想像中的擁抱什麼的。 我把禮物蛋糕給他,他不想要,說拿上樓都是同事,看到不好。(我當時當然不知道他的女朋友就在樓上他的同事當中,也或者人家本來就同居著)我硬塞給了他,然後忍著眼淚轉身走了。在小區門口旁邊的綠化帶里哭成狗,真的是哭成狗。分手當天當時都沒哭那麼厲害,彷彿那半年來所有的委屈和想念都在裡面。哭了十來分鐘後,他打電話,我接了,不說話。實際上到現在我也完全不記得他到底說些啥,我只記得我接著電話,一直在哭,一直在哭,長途漫遊就這樣一直打著,我一直哭著。我記得我說了再見。然後一個人走了,在夜幕降臨,萬家燈火的陌生城市坐了半個多小時的公車去市中心看了電影《傾城之淚》在公車的最後一排聽了半個小時的陳奕迅的《好久不見》。我完全沒管電影在講什麼,只是一個人在電影院的角落裡默默落淚。看完電影出來八點多,剛剛好江邊在進行周末焰火。以前是在一起依偎著看電影,這一次我一個人坐在江邊,吹著刺骨的冷風,看著轉瞬即逝的煙火,心裡面各種言情劇戲碼在上演。。焰火表演結束後又步行去了摩天輪,不遠,半個小時吧。也是回憶,步行的途中聽著陳奕迅的《聖誕結》,也是單曲循環。然後一個人打車回去了。


匿名用戶:
加拿大高中三年,打工三年,上學的時候一周15個小時,放假的時候20或30。

我在Staples,一個北美連鎖大型文具店。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列印,做名片,做印章,拉客戶,找廠子,一堆比較繁瑣同時還要兼顧收銀什麼的事…

我高中上的是full IB, 就是金正恩當時去瑞士上然後勉強及格的那種… IB一般來說蠻忙的,加上我又作死輔修了IB藝術,做完了作業都在那畫畫雕塑啥的(雖然作品都不太好)

此為背景。

高三結束的時候會有全球統考,考不好的話都拿不到IB文憑,所以我們那年八月就開始上學了。加拿大其他的中國小都是九月開學,所以九月是店裡最忙的時候,忙到六個櫃台都排滿了人等著交錢,所以就基本跟其他店的boxing day啊黑五啊差不多。

高三一開始真是特別忙,除了IB還要報美國大學寫申請文章,所以當我發現我的經理給我連續兩周排了三十個小時的班的時候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就問說我要報大學了,可不可以給我少排一點… 但是溫哥華的規定是每個人一周只能上40個小時班,然後我經理就很為難地說人手不夠也不可能立刻招人等等的,結果就是我心軟,決定多幫忙。

結果就是每天早上8點上學,下午3點半放學,4點開始上班,上到8點或者10點。周末接著上。除了忙自己部門的活之外還要收銀,碰到不講理的土著人大媽明明不能退稅的物品也要退稅、還有家長抱怨東西貴、還有叫我從那麼多人排隊的收銀台旁邊走掉去幫他找某個牌子的筆等等的…. 我高一高二已經干過兩年customer service, 所以還是蠻淡定的,但是法律說不能退稅你怪我咯?東西貴你對我抱怨怪我咯?找不到筆我知道很著急,但是你好歹等等我們放貨的過來嘛。你著急走在收銀台排隊的人也著急走啊。

當然了這只是心裡在os… 表面上還是服務態度很好滴~

現在想想當時作業paper projects都不知道怎麼寫的…. 畢竟當時的我還是習慣早睡的高中生。

兩周下來真要累趴了。

現在想想當時還是太嫩…畢竟比在麥當勞後台做漢堡的小夥伴們要好多了…畢竟不會燙到手。

科科。

相關鏈接:
世界上有沒有可能有美人魚,海底人類的可能性有多大? – 吳小柔的回答
如果世界是虛擬的,那麼有哪些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 – 吳小柔的回答
英語不好的人剛開始在國外念書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吳小柔的回答


雲哥:

鑒於我人生閱歷比較少……

一晚上擼完七本高中假期作業算嗎?


Nocturnum:

(有少量插圖)三月中旬打算去婺源看油菜花,訂好去南昌的動車票,趕上開捷運的是個實習生於是晚了錯過了…改簽需要銀行卡,其實我就放在書包里瞭然而當時以為忘在宿舍。退票扣除五十多軟妹幣手續費,折騰到老火車站再買一張高鐵,到南昌天色已黑,八點左右跟好基友去吃了牛排自助,回南昌大學後街唱ktv到半夜一兩點,南昌的三月中旬,濕冷的梅雨季,開了雪花吃燒烤到三點左右,叫醒小旅店的老闆,睡覺連鞋都沒脫(是的…南方的梅雨季節我是真的T^T)早上五點起床去市裡坐車到景德鎮和婺源,打了雞血似的玩了一天,當真是打了雞血。。。當然晚上很早就秒睡了。
多麼幸福的回憶…真心的認為。
當然了…估計實在不適應南方炒麵

再加上這么折騰,回學校就跪了,很是難受的一段時間,直接三天瘦了十多斤lol。

不過盡管如此,還是滿滿的快樂。
真的真的很感謝你陪我完成如此多美好的回憶,

陪我如此的嗨

看了如此仙的美景,。

現在天各一方只求永不相忘。


陳沒有:

大概就是,曾經一天約了3個不同的妹子啪啪


爆炸Bina:

印象深刻的有兩天。
1. 20歲生日那天。看書到凌晨3點,七點起床接著看,9點考第一門學校的期末考試,11點考完。坐車3小時從城東到城西考另一場比期末考試難一萬倍的考試,3小時,考到6點回宿舍9點。刷微博微信,咦?今天我20歲啊( ^ω^ )
2. 20150717。因為各種原因(不規范的契約,轉來轉去的房子,呆板木訥的英國人)我和朋友在早上八點半被趕出家了^_^對,睡倫敦大街那種。馬上跟老闆請假,開始找房子,拜託了工作中的朋友各種找,中午前篩選確認,下午跑很遠簽契約外加湊錢(父母還在睡覺資金沒到位),傍晚回被趕出的房子打包行李,兩個人11個箱子,人!工!搬!家!挪了11個箱子,抱著箱子一步一步搬到新找的房子,兩個女生,沒有任何拖車汽車只有胳膊和腳。處理完後晚上12點到我公司的房子暫住,凌晨3點起床,6點飛機飛布拉格。

還是挺厲害的,感謝我基友。


甄礪之:

做了七次,那年二十歲,現在想想,再也不可能了。歲月殺豬呀。


溫溫:

一二年去西安。
當時飛機下來,出租車實在難打,於是坐了摩的。
行李在前邊放著,下車的時候和預定酒店前台電話。小哥說我下去幫你拎行李吧,我說不用,不沉,我一人能拿得動。
誒,我行李呢。
我行李呢?!!!!
我當時大驚失色,媽呀,裡面有我剛買的護膚品和衣服就為了來西安旅遊拍照嘚瑟下,其實最主要的還是我的身份證件啥的都放裡頭,想到這下都沒了我眼淚快流下來了。
然後前台小哥也急了,卻安慰我別著急,趕緊回頭找找。
我抱著視死如歸的心情穿著高跟鞋狂奔回到了下車的地點。
遠遠看見那兒還很多人和摩的,心中絕望,肯定被拿走了。
但是還是不死心,走近了看,結果你猜我看到了啥?
當然我沒有看到我的摩的司機,卻看到了我的箱子。周圍人來人往,它黑黑臟臟的孤獨立在地上,但是它在我心中發了光。
然後我默默牽走了它,周圍的摩的司機看著我,也沒問我啥。
現在想起來還是得感謝我的摩的司機,至少他還是把我的行李送回來了,反正他沒做虧心事,反正剩下的就是看箱子主人的運氣了。
我覺得這事還蠻牛逼的。


以北:

高中的時候住校,高二接近十月份的一個晚上突發急性闌尾炎,以為是普通的胃疼(高中那環境誰沒個胃病),在床上忍了大約兩個小時,最後實在受不了了,下樓敲醒宿管的門去醫院。沒手機,因為學習緊第二天還要上課不好意思叫醒同學,自己半夜捂著肚子走著去醫院。記得當時晚上很冷,街上沒人,走走停停,費勁氣力才走到醫院。

在醫院折騰了一晚上,值班醫生睡的迷迷糊糊,給拿的葯吃了絲毫沒有效果。後天那醫生估計也嚇清醒了,叫來護士給我打上吊瓶,可是一會兒疼的都不敢坐了,蹲在地上站不起來。那個護士阿姨心眼真是好,看著不對勁扶著我給我交錢做檢查,一直折騰到天亮給我爸媽打電話來醫院才回家休息。

後來做了手術在醫院躺了一個國慶假期,期間老師經常來看我,同學逃課來看我現在想想也還很溫暖。後來老師在課堂上把我的「事跡」說給文科班同學聽,一時間後門經常有文科班小女生來懷著崇敬的心情來偷瞄我,哈哈。

還有一件事現在想想還想掉眼淚,那時候住了十天,我瘦了四斤,我媽媽天天在醫院伺候我瘦了五斤。

一直很喜歡一句話,

你所經歷的苦惱,總有一天你會笑著說出來。


匿名用戶:
在我說出一個正確答案的時候,對方一臉認真地告訴我你錯啦。於是,我閉上嘴,你高興就好。


孫小丫:

一晚上看完一本高數,然後第二天考了九十多分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