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經被哪些陌生人的善意打動過?

問題描述:你曾經被哪些陌生人的善意打動過?
, , ,
chloe:

熬夜爪機寫故事求看到。

在香港,迷路,手機地圖出錯,粵語幾乎一句也聽不懂,問路,無果。茫然地看著公交站牌。

站牌旁一個白髮老阿么湊過來,艱難地操縱著她的國語,「去哪?」

「西洋菜南街。」

「寫下來,寫給我。」這六個字的港話我起初並沒聽懂。她扭過腰上的包在最外面的拉鏈里摸索出一張名片,又打開後面的拉鏈。我忽然明白她想讓我做什麼了。

「我有筆!」我迅速翻出背包里的簽字筆。她把那個黃色的名片遞給我,正面似乎是附近一個公寓的名稱和地址,我把它翻了過來,把名片鋪在公交站牌上,在空白的背面寫上大大的「西洋菜街」。「您認識嗎?」

「就是那裡啊…這樣走…」她拿過名片,用左手端著,右手在我寫過的字下面一道一道地劃,「這樣走,再這樣走…」我轉到她的角度,卻只能看到名片上虛虛實實的線,剛剛她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沒聽懂,也全忘了。

可我還是點了點頭,附和著她。我想等她走了好好琢磨下她畫的這個路線,或許能夠找到。

她好像又重複了一遍,也拿著筆把路線描了一遍。我沒在聽。

「給你。」她把名片遞給我,在我手裡把它翻過來,「我住這,不懂你去找我!」她指著正面那個地址。

記憶中大概是她等的車來了吧。她走了。

我很順利地找到了目的地。

故事完。

陌生人,很感動。

從香港回來不久就看到了屯門事件的新聞,一些陸媒不知到底是站在兩岸誰的角度上,文批圖諷,不再贅述。那幾天都一直在關注這個事,偶爾想到街上為我「畫路」的老人,也無奈,也反思。我不想看著陸港關系漸毀於無良媒體的區區幾百字,但能做的只有把闢謠澄清公公正正的評論轉發給關注這件事的親朋好友。港民真正怎樣,我下不了結論,但或許就是因為路邊老人跟我的故事,我從心底對遠方的他們時刻保持著的友好感一直沒變,對香港開放的文化、對這個國際化大都市的嚮往也一直沒變。當然,大陸於我,生之養之,故土情懷,亦不會變。人情這東西,說濃,濃不過幾百字誹謗迷霧,說淺,卻也如陌生而暖心的援助般實實在在。

願華夏民族,一衣帶水,真情永存。

ps多出門走走,最好平和坦蕩。


楠叔十三少:

陌生人為我做的大事。
——————————分割線——————————
一二年級的時候,在深圳關外,觀瀾錦明國小上學。
某天放假就跑到學校附近的河邊去玩,在一個高架橋下,我和一個朋友在一個下水道口溜達,看到一根白蘿卜在斜坡上翻滾,覺得好玩,我們兩個就站在斜坡上玩水了,玩了一會覺得沒意思,就玩拖鞋,從斜坡最高處放,到最低處攔截,覺得好玩,就玩了好久,玩著玩著,拖鞋就沖到河裡了,我們找了棍子撩了半天也沒撩回來,我就站在河邊哭。
哭了好久,路過很多人和車,我朋友也說要不先回家,感覺四點多了。哭不出了就在邊邊看,這時拖鞋還在下水道附近漂著。
一個老伯走了過來,問我怎麼了,我說著就哭了,他安慰我說別哭,你說清楚,我就哽咽著說我拖鞋掉水裡了,然後指給老伯看。
我一直哭,老伯也在旁邊乾著急,跟我說回家什麼的,我不願意,(我怕回家給我爸媽罵),老伯就說給我錢讓我買一雙,說著就在兜里搜出了幾張皺巴巴的五毛一塊一毛的紙幣,塞在我手上,然後推著我離開河邊。
我哭的更大聲了,老伯沒辦法,就跟我說幫我去撿回來,我聽到馬上就不哭了,老伯脫下褲子,只剩一條褲衩,(上身本來就沒穿),把自己的旅行袋放下就下了水。
這時拖鞋已經快要漂出下水道口附近,水沒過老伯的膝蓋,他往拖鞋的方向走去,水慢慢往上,到腰,距拖鞋還差兩三米。拖鞋出去了,突然,就出了附近,匯入了水流,漂的更遠了,老伯看了下我,又說了一遍給我錢買回一雙行不行,我又準備要哭了,老伯回頭繼續追著我的拖鞋。
天越來月黑,如果不是一直盯著老伯,根本就不會知道水裡有個人,也小夥伴早就走了。
老伯越來越近河中央,拖鞋一盪一盪,水沖在老伯身上,已經沒過老伯的胸了,看著鞋和老伯越來越近,拿到了。
老伯把拖鞋給我,跟我說以後要小心,別來河邊玩水,我還在哭,也不記得說沒說謝謝,就穿上鞋,跑回家了。
我回頭看了一次,老伯在穿他的褲子。
———————————分割線—————————
回憶起來,老伯應該是一個五十多的拾荒老人,上身黝黑。
自己真是混蛋,讓一個老人下水撿鞋,還好老伯沒事,不然我這輩子都不好受了,每次回憶這事都不好受。
希望老人健康長壽,好人會有好報。


goya:


Dantetsu:

有天要坐好多次捷運,於是買了張一日票(上海捷運,一天之內不限次數坐)。
天近黃昏,一天行程結束,回了學校,但那張一日票還能用,丟掉覺得可惜。
遂站在校門口公交站,等著把這張票,送給過來的第一個人。
站台剛走了一輛公車,路口走過來一個拖著行李箱的姑娘。
車遇紅燈,姑娘敲敲車門想上去,無奈等紅燈時,不能上人。姑娘有些沮喪,低著頭向站台走來。
她到了站台,我拿出一日票,說:「這個送給你。」
她有點吃驚,但馬上反應過來了,忙說「謝謝」
我說:「若不是剛剛你錯過了那趟車,這張票可就送給別人了。」
她只是笑,很開心。
不知道她那天會不會發朋友圈,也不知道她刷不刷Aorqu,會不會看到這個問題,從她當時那驚訝變成的笑臉來看,應該稱得上是被善意打動了吧。


吳珂:

——————————————-來自外國老阿公的感動—————————————————-
2015年春節和友人同游泰國普吉,坐tuktuk車回酒店。
泰國的tuktuk都是提前講好價錢的,當時看完人妖秀已經將近11點,好不容易攔到一輛講好價錢。在快到酒店的一個分岔路口,司機師傅走錯了方向,我們立即大聲向師傅說明(tuktuk車開了很響的音樂,小聲的話司機完全聽不到)。這時路邊有位白髮外國老阿公(西方人)看到我們四個亞洲姑娘和泰國司機在交涉,立馬把手邊的東西交給他老伴兒,過來幫我們和司機講理,態度十分嚴肅,生怕我們四個小姑娘被欺負。
當時內心真是滿滿的感動,異國他鄉的時候,陌生人的點滴關心,都會讓你更加熱愛這個美好的世界。

——————————————來自泰國小哥的感動——————————————————-
還是在普吉,住的酒店附近有一家賣椰子的小推車,老闆是一個十六七的小哥和他的父親。第一買椰子的時候只有小哥在,我們各種撒嬌賣萌以一個劃算的價格人手一個椰子(在泰國買東西一定要砍價,用當地人的口吻講:cheaper,my friend!)。第二次的時候爸爸也在,就不同意我們給出的價格,撒嬌也沒用了,這時重點來了!小哥開始幫我們和他爸爸講價!還主動幫我們給椰子破殼,洗乾淨勺子喂我吃~~~~~~開心開心極了~~~~
後來我們就成了他們家的常客,基本每天至少光顧一次。臨走前特意和小哥拍了合照,但因為定的紅眼航班,離開的時間太早,沒能把照片親手交到小哥手裡,只能拜託酒店老闆幫忙遞送,也蠻遺憾。但卻是普吉一段超美好的回憶~~~


半仙先生:

兩年前,在大一的時候,一個下冷雨的晚上,我從學校一邊走回宿舍的時候,鞋帶掉了。我撥了下頭發的雨水,彎下腰幫鞋帶,忽然我眼前出現了一對粉紅色的nike air force,頭上自然沒有雨。當我綁好了起來的時候匆匆說了一句謝謝就錯過了這個女生,至今還想不起在橘黃色路燈下那個抱著書幫我舉傘的女生的容貌,只記得,那天回去的路上,除了遇見她,沒有其他人。


不啦不啦不啦:

記得那一年我八歲,還是個小不點,不太懂事,對男女有別也不太有概念。那一次我們全家人去廈門鼓浪嶼玩,排隊買票的時候,站在我前面的表哥把兩條腿跨在欄桿上站著,像一隻蝙蝠。我當時百無聊賴,一個突發奇想,低下頭要從表哥的胯下鑽過去。還沒等鑽過去,就被旁邊的一個外國人攔住了,抬起頭,發現周圍的一群人都在看著我。我有點懵,外國大叔微笑著和我打招呼,聊了幾句之後和我握了握手。這件有點難堪的事,就被被外國人搭訕的新鮮感給蓋過去了。當時並沒有多想那個大叔和我說話的理由,等到時隔多年過去重新回想起來這件事,有點明白了他是為了維護一個小女孩的稚嫩的自尊心,一股暖意,湧上心頭。


匿名用戶:

今天我一個同學離校,大學四年我們一直互稱老表。早上我趕回學校陪他郵走了大件行李,然後送他到火車站。倆人都沉默不知說什麼,直到還有半個小時發車,我催他進候車室。離安檢還有三米的時候,聽著喇叭里「沒有車票的同志不能進入候車室,送親友的市民也請在此止步。」的聲音,我站下沖他揮揮手讓他進去。老表低頭抹了一下眼淚驗票過了安檢,我看著他走進去,心知這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這時,那個長得像一笑風雲過一樣凶的安檢驗票大哥沖我比劃一下,「看啥呢,趕緊進去啊!」,我鞠了一躬趕緊跑了進去,依舊不知說什麼,直到看著他檢票進站,我喊了一聲「傻逼,你等著我找到工作以後安定下來然後找你玩去」。
感謝那位大哥將別離延後十五分鐘


戚七:

在坐高鐵的時候差點暈倒,乘務員姐姐幫我到處跑著去要朱古力,抱著我喂我吃進去。因為低血糖也不知道是什麼,手僵硬很冰張不開,小姐姐就搓著我的手告訴我沒事的沒事的。
還有周圍給我麵包的姐姐,幫忙打電話的人。
謝謝你們。


源來如彼:

後面進電梯,前面的人幫我按住電梯,從此以後,我也必按電梯門等後面的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