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喜歡的故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最喜欢的故事是什么?
, , , ,
王辰:

故事:

下雨天打車。

「到哪?」的姐探出頭問我。

「南京南站」

「上車」

拉開車門,最炫民族風的旋律撲面而來。

踩著鼓點我上了車。

剛開一個路口,的姐目不轉睛的脫口而出:

「搖起來」

「啥?」

我沒有一絲防備。

「搖起來」

「搖起來?」

「叫你搖起來!」

的姐有點急了,我猶豫的舉起雙手,跟著旋律動次打次,動次打次…

的姐轉過臉,一臉懵逼的看著我:

「我叫你把窗子搖起來!」

(°Д°)


純白咖啡:

兩天前老媽興沖沖的給我發消息說:家裡母雞下了好多蛋,我給你寄點去吧。我說行啊。 拿到時,我費老大勁扯開膠帶紙,扒開廢報紙,雞蛋還是壞了好多。雞蛋拿到了,壞了幾個。我給老媽回到。才壞了幾個嗎,我還擔心會壞不少呢,吃了嗎,還是自家雞蛋好吃吧。我鼻子突然酸酸的。
(改編為親身經歷,圖為只漏了縫的雞蛋,沒捨得扔,煮來吃了。)


魚干:

應該蠻多人都看過,很久以前的小故事。

有一對兄弟,父親因為犯罪坐牢了。
多年以後,兩兄弟都長大成人,弟弟成為了成功人士,有事業和美好的家庭。作哥哥的,吃喝嫖賭,同樣面臨著牢獄之災。

有人問他倆,你怎麼成為現在這樣的?
弟弟說,我有這樣一位父親,我還能怎樣?
哥哥說,我有這樣一位父親,我還能怎樣?

嗯。


Defunct:

有一天過馬路要走地下通道,有一個殘疾女人在地道口唱歌。
歌唱得很難聽,看起來也並不可憐,有一對情侶走過去,這對情侶看起來不像是城裡人,可是男孩從口袋摸出一張五十塊的錢,看都沒看,扔在盤子里。沒扔進去,男孩還趕緊蹲下幫人家放進盤子里。
我跟在後面,心想,這對情侶還挺大方的。
然後聽見女孩子說男孩:哎喲你這么大方啊。
男孩子一邊笑一邊說:媽的,我以為是一張五塊的,放進去發現是50的,給都給了,不好意思要回來。
然後這對情侶笑得花枝亂顫,我跟在後面也笑了。
我覺得他們真是太可愛了,會幸福的。


沒關係瞎蹦躂:

從前,有個mRNA,覺得自己很孤單,就拉個核糖體過來翻譯個蛋白給自己作伴,翻譯好之後對蛋白說:”你好,我是你的模板。”   

蛋白說:”你好,我是RNA水解酶。”   

mRNA沉默了一下,說:”沒關系,反正我本來也活不了多久,你就陪陪我吧。”   

蛋白說:”好。”

於是兩個人就手拉手默默地站在一起。   

過了一會兒蛋白忽然說:”其實我現在還不是RNA水解酶。”   

mRNA:”嗯。”   

蛋白:”我現在只是多肽。” mRNA笑了。   

蛋白:”可是我很快就會變成真的RNA水解酶了。” 

mRNA:”沒有關系。我總是要死的。”

於是蛋白依舊和mRNA靠在一起,他慢慢地轉圈,摺疊,開始修飾自己。他越來越像真的RNA水解酶,而mRNA慢慢地開始降解。  

蛋白說:”我走吧,離開了我你也許能活得久一些呢。”   

mRNA說:”你別走。我有些話要和你說。”  

mRNA說,”你知道么,我也有過一個模板,他叫DNA。”

蛋白說:”那他現在在哪裡呢?”   

mRNA說:”他的啟動子關閉了。他睡著了。”

蛋白問:”是誰把他的啟動子關掉的呢?他還會醒過來嗎?”   

mRNA說:”是我把他關掉的。”然後他又笑笑:”但是他還會醒的,我一消失,他就又會醒來了。”

mRNA說:”我記得我剛被轉錄出來的時候,DNA對我說,你好,我是你的模板。我說你好,我是mRNA。他笑著說很高興見到你,然後就慢慢睡著了。”   

蛋白沒有說話。   

“我很想念他。”mRNA的聲音越來越虛弱,”我馬上就要消失了。如果他醒過來,如果你碰到他,請替我再和他說一句你好吧。”   

然後,mRNA就被降解掉了。

DNA慢慢醒了過來,看到旁邊站著一個蛋白正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蛋白看DNA醒了,說:”你好,我是RNA水解酶。” 

DNA說:”你好,我是DNA。”   

“你好。” 蛋白露出微笑,”第二句你好,是mRNA讓我對你說的。”   

DNA想起來,他上次睡覺之前,轉錄了一個mRNA,可是就說了一句話,自己就睡著了。

DNA:”mRNA他在哪裡?”   

蛋白答非所問:”他說他很想念你。”   

DNA笑了:”我也很想念他。”   

蛋白:”他已經被降解了。”   

蛋白:”有時候我羨慕他。”   

DNA:”為什麼?”   

蛋白看看DNA,說:”因為你在想念他啊。”

蛋白說完,忽然覺得濕濕的。原來是自己哭了。哭著哭著,蛋白就水解了。   

DNA終於又轉錄了一個mRNA。   

DNA說:”你好,我是你的模板。”   

mRNA說:”你好,我是mRNA。”   

DNA仔細地看著mRNA:”你和他,真是一模一樣。”   

mRNA:”誰?”   

“我上一次轉錄的mRNA。”DNA停了停,又說:”你們明明是一樣的,為什麼我還在想念他呢?”說完,DNA慢慢合上了眼睛。   

如果相遇的盡頭註定是錯過,是不是,還是做一個內含子好一些呢?

好心塞的故事。可是如果成為內含子,就連相遇的機會都沒有了。雖然相遇的盡頭是錯過,但回憶總是美好的。還是讓我成為外顯子吧。

所以呀,我總是會想你,卻不知道怎樣才能再遇見你。

——————分——隔——線——————

這個故事我已經不記得是在哪裡聽來的了,寫在這個問題底下只是偶然,我也琢磨了某些詞句,希望能更完美一些。

很意外的是,每隔一段時間都會有不同的人發來喜歡,我很開心,真的。

其實我一開始喜歡這個故事,不是因為DNA和mRNA的相互思念,而是因為那個傳話的蛋白像極了青春的我。


雲凱:

感謝提醒,錯別字已更正。

—————————————–我是昏鍋線———————————————————-

手機碼字,忘了出處是哪裡,但這個故事一直給我感動。

有人大喊著朝我猛撲過來。我猝不及防,和那人一起重重地摔在地上,我驚恐的環顧四周,「那輛車…速度可快了…向你沖來…」那人情緒激動,連說帶比劃。仔細一看,原來是個精神病人!

我怔住了…

不知過了多久,發覺自己已流淚了…

我顧不上擦傷,上前攙起他,握著他的手說:「您是我的恩人,謝謝您救了我!」

我說的是真的,在我們正常人的世界裡,他是個瘋子;但在他幻覺的世界裡,他是個英雄!


人艱不拆:

我十歲那年,父親終於決定外出謀生。他說,他得出去掙點錢,以後讓我進城念好的學校。他說話時,母親正倚在門上,用破舊的頭巾撲打著身上的灰塵。

父親走的這天,母親沒有出門送他。我以為,母親並不在乎父親的走與留。殊不知,我卻在午後的玩耍中,偶然看到了蹲坐在玉米地埂上的母親。正獨自默默流淚。面前的母親和一個時辰前與父親歡笑著告別的母親儼然判若兩人。

父親回來的那天,隔壁鄰居都過來看了。母親一直不說話,父親從兜里掏出一枚精緻的黃色發卡。我認識,那是一朵多麼漂亮的迎春花啊!黃色的蕊,黃色的瓣,如同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父親將它插入母親的發隙中,用手指一按,「啪」一聲,別在了頭上。母親於是歡喜地進了廚房,只剩我和父親在門前嬉鬧。

沒過幾天,父親又回到城裡去了。其間,他給家裡寫過兩封信,說自己在一家公司里做搬運工,貨物雖不重,可都是高檔貨,很能賺些錢,叫我和母親不要擔心。那兩封簡短的信,不識字的母親硬是讓我念了許多遍。而她每聽完一遍,都要在地埂旁坐上很長時間。

春節前,母親收到了父親的匯款。經過一夜的深思,母親最終決定帶我去城裡添置些東西,好給父親一個驚喜。母親買了一條羊毛圍巾、兩張年畫和一個偌大的二手衣櫃。母親說,這種衣櫃,放在家裡夠氣派。
衣櫃有了,可搬運成了問題。我們只得花一點工錢,去橋頭上雇個搬運工。

橋頭的工人可真多啊,密密麻麻地聚集了一地。前頭的幾個老練的小工一看到我和母親,便迅速起身圍了過來。

尋思間,一個聲音粗獷的男人對著密集的小工打趣:「嘿,是不是又來老闆了?找我啊,我力氣可大著呢,莊稼人!不偷懶兒!」

母親迅速撥開人群,循聲望去。不遠處的空地上,坐著一個頭發蓬亂,衣衫襤褸的男人。我看不清那張黑黝黝的臉,只是他手臂上特有的疤痕,讓我辨認出,他便是我的父親。他在見到我與母親的一瞬間,驚慌失措地捂著肚子往遠處跑,似乎是急著上廁所。

母親沒有叫他,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個熟悉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視野里。然後她隨便指了一個在旁的男人,拉著我,飛也似的離開了。我氣喘吁吁地抬頭,看到母親那簌簌滴落的眼淚打濕了那條新買的羊毛圍巾。

父親出事的那天,母親正在門前掃雪。一個神色匆忙的男人從馬車上跳下來說:「不好啦,不好啦,虎子他爹出事兒了!」

父親是在搬運傢具時出事的。樓梯上有水結了冰,父親一時沒有站穩,摔了下來。那張一百多斤重的八仙桌,便毫不留情地砸向了他的身體。

父親最終沒能救活。抬棺那天,母親盤起了頭發。將那朵柔黃的迎春花緩緩插入了發際。我沒有哭,母親也沒有。

親朋散去之後,我和母親默默地收拾家裡的殘局。洗碗時,她捋著蓬亂的頭發驚呼:「我的發卡呢?我的發卡呢? 」

當夜,母親硬拉著我,在漫天的雪花中,尋找父親送她的那一枚黃色發卡。我從來沒有見她如此瘋狂過。
大雪呼嘯著席捲了山野。漆黑的夜,路上,我和母親趴跪在冰涼刺骨的雪地上,一步一步地順著掩埋父親的方向找尋而去。

母親的發卡真丟了。父親下葬時,她不曾哭泣,如今卻在慘白的雪夜裡,為一枚沒有生命的發卡哭得沒了聲息。

當雪花再度悄然覆蓋了村莊,我已不覺寒冷。因為我知道,在這個白雪皚皚的世界裡,一定有一枚溫熱的發卡在寒冬的深處,默默地守護著一朵柔黃的迎春花。


空巢青年騎士團團牧:

在可可西里,一位攝影師看到一隻小藏羚羊,出於關愛,喂它水喝。

藏羚羊保護隊隊長看到後不僅怒吼著制止,還十分兇狠地趕走了小羊。

攝影師十分氣憤,質問隊長為何要這么做。

隊長說:你這樣會讓它們以為人類都是善良的!

——《他知道風從哪個方向來》

依記憶復述的此書故事。


斷江:

多次被壞人算計的王小明決定也做一個壞人,於是他趁賣水果的大爺不注意偷了三個蘋果,但又覺得三個太多了所以又放回了兩個,後來他又覺得不好就偷偷留下了五塊錢。牌子上寫著蘋果2.5一斤,可王小明不知道一斤是多少,之後的幾天里他一直內疚著自己的錢可能沒給夠


匿名用戶:
聽說六樓的劉老先生走了
雖然我知道他心臟不好
聽說走的那天和老伴一起吃餃子
吃著吃著老先生突然哭了
老伴趕忙問他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劉老先生放下筷子
握著老伴的手說:我們可能要分開了
吃完飯, 劉老先生就歪倒在桌子旁靜靜的走了
這餐飯啊,總得吃完


休戀逝水:

作者:吳念真
摘自:《這些人,那些事》

事業失敗之後才發現,除了開車之外,自己好像連說得出口,拿得出手的專長都沒有,所以最後他選擇了開計程車。

只是沒想到台北竟然這么小,計程車在市區里跑還是容易碰到以前商場上的客戶或對手,「熟人不收費,自己倒貼時間和油錢這不算什麼,最怕遇到的是以前的對手,車資兩百三給你三百塊,奉送一句:不必找啦,留著用!外加一個奇怪的眼神和笑容,那種窩囊感讓人覺得別人死了算了。」

所以後來他專跑機場,說比較不會遇到類似難堪的狀況,而且也不用整天在市區沒目的地逛,讓自己老覺得像一個已經被這個戰場淘汰的殘兵敗將,或者像中年遊民一般感到無望。

不過,他也承認跑機場的另一個奢望是,如果前妻帶著孩子們偷偷回台的話,說不定還有機會和孩子們見上一面。「離婚後就沒見過……我只能憑空想像他們現在的樣子。」

孩子和前妻一直沒碰上,沒想到先碰到的反而是昔日的戀人。

他說那天車子才靠近,他就認出她來了。「曾經那麼熟悉的臉孔和身體……而且除了發形,十幾二十年她好像一點也沒變。」

上車後,她只說了一個醫院的名字和「麻煩你」之後,就沉默地看著窗外,反而是他自己一直擔心會不會因為車子里的名牌而被她認出來。不過,她似乎沒留意,視線從窗外的風景收回來之後,便拿出電話打。

第一通電話聽得出她是打回澳洲雪梨的家,聽得出先生出差去了英國。她輪流跟兩個孩子說話,要一個男孩不要為了打球而找借口不去上中文課,還要一個女孩好好練鋼琴,不然表演的時候會出糗,然後說見到外婆之後會替他們跟她說愛她等等,最後才聽出是她母親生病了,因為她說:「我還沒到醫院,不過媽媽相信外婆一定會很平安。」

他還記得她母親的樣子和聲音,以及她做的一手好菜,更記得兩人分手後的某一天,她到公司來,哽咽地問他:「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女兒呢?」那種顫抖的語氣和哀怨的眼神。

打完家裡的電話,接著打給她的公司,利落的英文、明確的指令加上自然流露對同事的關心,一如既往。

他們大學時候就是朋友,畢業之後他去當兵,而她在外商公司做事;他退伍後,她把一些客戶拉過來,兩個人合夥做。三年後,公司從兩個人增加到二十幾個人,生意大有起色,而他卻莫明其妙和一個客戶的女兒發生了一夜情……

「說莫明其妙其實是借口。」他說:「到現在也沒什麼好不承認的……一來是新的身體總比熟悉的刺激,還有……這個客戶公司的規模是我的幾百倍,那時不是流行一句話:娶對一個老婆可以省掉幾十年的奮斗?」

最後車子經過敦化南路,經過昔日公司的辦公室,兩旁的台灣欒樹正逢花季,燦爛的秋陽下一片亮眼的金黃。

後座當年的愛人正跟之前公司的某個同事話家常,說台北,說澳洲,說孩子,說女人到了這個年齡階段的感受,然後說停留的時間以及相約見面吃飯,說:「讓我看看你們現在都變成什麼模樣。」

車子最後停在醫院門口,他還在躲避,也猶豫著要不要跟她收費或者給她打個折,沒想到後頭的女人忽然出聲,笑笑地用極其平靜的語氣跟他說:「我都已經告訴你我所有近況,告訴你我現在的心情,告訴你我對一些人的思念……什麼都告訴你了,而你……連一聲hello都不肯跟我說?」


梵高先生:

記得很久前看的一個

小男孩的爸爸得了絕症 因為化療的原因 頭發被剃光了 但他不想讓孩子傷心 給孩子說 爸爸要去月球上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但一定會回來 不過回來的時候會變個樣子 孩子問 那我怎麼才能認出你呢 爸爸說 媽媽以後也許會帶另一個男人回來 如果他對你像我對你一樣好 那麼這個男人就是我 。


天將破曉盡闌珊:

前年冬天,得了抑鬱,割腕以後痛的心慌,打出租去醫院,捧著手狂哭,司機後座被我弄的全都是血,司機沒怪我,到了醫院還帶我去處理,生意都不要了,處理完之後帶我去吃了一頓飯,他一邊哭一邊說:二十來歲的小姑娘,人生路還長著呢,千萬別沖動,千萬別學我女兒。


匿名用戶:
刪。
原文地址:施偉_新浪部落格


Chinmrk:

來自微博:silver是水果兒的

【小兔子有一顆玻璃心】
「他們用假的名字 是因為故事是真的」

侵刪。


GapYear:

贊已經破二百了,有點兒受寵若驚哈。那就再分享一個暖心的小故事。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6260668/answer/169914230

—————————————————原答案分割線————————————————- 這是來自白俄羅斯的二戰老兵Konstantin Pronin,胸前掛滿勛章,坐在高爾基公園的長凳上。偉大的衛國戰爭後的每一年5月9日,他都和當年的戰友們相約來此聚會,到了2011年的5月9日,他在這里坐了一整天,獨自一個人。


李承歡:

小時候,往往能見到很多相信「宿命」的老人。可能這跟從前的時代有點不一樣,很多在我們眼裡覺得荒謬難以理解的概念,他們會深信不疑。阿么對我說:承歡啊,如果一個人十五六歲的時候,遇到了足以改變人生軌跡的大事,那麼在他六七十歲的時候,在他身上肯定還會發生一次大的變遷。十五六歲是因,六十七歲是果。起起落落,命運就是一甲子(六十年)一輪回,這是一個人的命運。

阿公愛看戲,這個曾經的地主少爺沒上過一天學堂,不過幾十年戲台下的耳濡目染也積攢了很多故事。打我有記憶開始,阿公就帶著我往各個鄉鎮,尤其是逢有廟會的時節。有時候,為了看戲,我們要騎著小三輪來回走二十多公里的路。

因為年齡小,我去了都是看個熱鬧,真正能看懂的戲劇不是很多。唯獨有一齣戲留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古時候,有一個少年學子,遠赴京城趕考。沒想到在途中生了病,古時醫療不發達,一點兒小病可能都會要了人命。這時候,他遇到了一位姓「姜」的好心人,見他可憐,把他帶回家中,救了他。姜伯父發現這個少年雖然文采斐然,但是體質孱弱,遂決定傳授他一點強身健體的功夫。於是就安排自己的女兒薑桂芝給這個少年傳授武藝,少年出於感激,也會教薑桂枝習文練字。

正值大好年華的男女,朝夕相處難免會生一些情愫。姜父經過觀察後,認可了這個少年,於是就做主讓他們結為夫妻。一年後,少年難舍難分地告別了已經身懷六甲的妻子,重新踏上了進京趕考的路。

彼時政治動盪,兩人分別後,音訊難通。薑桂芝父母亡故以後,為了討生活,帶著兒子離開了家鄉。也不知少年後來貴為封疆大吏,有沒有回去找過薑桂芝(我想應該是沒有的)。薑桂芝一人獨自艱難地撫養兒子長大,飄零與艱辛,不言而喻。

很多年以後,瓦崗寨的好漢史大奈和尤俊達去一個叫「龍口村」的地方借糧,遇見了白髮蒼蒼的薑桂芝,薑桂芝才得知當年的那個少年,她兒子的父親現在就在瓦崗寨裡面。於是薑桂芝就帶著同樣精通武藝的兒子和孫子前去投奔瓦崗寨。

可是,少年早已娶妻生子,實在沒有臉面再見到薑桂芝,何況自己一把年紀,這種事一旦眾人皆知,有損自己的長著尊嚴,索性避而不見。薑桂芝見少年,哦不,見老頭忘了前情,悲憤之至。提槍上馬,指名要和老頭一決生死。

老頭的兒子,隋朝末年的名將,後來唐朝的開國功臣羅成見有人公然挑釁父親,遂代父出戰。

羅成的槍法聞名天下,瓦崗寨的一眾英雄好漢都怕羅成年輕氣盛誤傷了薑桂芝。不料羅成在年邁的薑桂芝手底下過招,一敗塗地。他出的每一招,都被薑桂芝巧妙地破解,彷彿薑桂芝擁有一套專門破解他槍式的槍法。

薑桂芝戲謔地問羅成:你咋不使你的必殺技」背後三槍「啊?

背後三槍是羅成讓敵人聞風喪膽的絕招,瓦崗寨眾好漢忙呼羅成,示意不可。羅成見自己敗於老嫗之手,羞愧至極,最後逼不得已使出背後三槍。

羅成的武藝全敗於他的父親所教,可他哪知道,連他父親的武藝都是薑桂芝教出來的。薑桂芝毫不留情地破解了羅成的背後三槍。

老頭見狀,只好親自出馬,迎戰薑桂芝,同樣是一敗塗地。這時候瓦崗寨的寨主程咬金率領一眾英雄好漢,出來做個和事佬,集體請求老頭認了家人。老頭自知做了負心人,內心羞愧不已,在瓦崗寨眾好漢的勸說下,薑桂芝原諒了老頭,圓滿落幕。

我在台下再去回味阿么說過的話:如果一個人十五六歲的時候,遇到了足以改變人生軌跡的大事,那麼在他六七十歲的時候,在他身上肯定還會發生一次大的變遷。十五六歲是因,六十七歲是果。起起落落,命運就是一甲子(六十年)一輪回,這是一個人的命運。

把這和《對花槍》這個故事結合起來,一下子添了很多意味。

我明白,從科學的角度來講,這是十分荒謬的理論;從歷史來講,也許歷史上從來都沒有薑桂芝這個人。可這也是文學作品有別於史學著作的地方,它的美感作用,它是否打動我內心最柔軟的地方。

阿公和阿么是定的娃娃親,阿么出生於1927年,在我很小的時候,他們已經很老了,從富家子女,到打倒地主,再到三年自然災害二伯父餓死,到父親考上大學。他們的契合、彼此的相濡以沫,在八十五歲的眼睛裡,還寫著脈脈深情。

阿么去世以後,阿公紅著眼睛說:我們倆一出生就定親了,當了一輩子夫妻,我估摸著自己也沒有幾年了。

我出生的時候,我們家已經是貧下中農了。可即便如此,在我七歲以前的生活里,阿公阿么用他們的方式留給我的童年烙印,依然這般清澈美好。不止是羅藝和薑桂芝的《對花槍》,還有《醉打金枝》、姜子牙、周瑜……

後來父母離婚,我被寄養到各式各樣的親戚家庭里,吃百家飯,受他們的白眼,被各種各樣的熊孩子欺凌打罵,再到沉迷網路遊戲,去富士康打工。這世界此般傷害我,就像那個時代傷害阿公阿么一樣,他們都是最樸素的中國農民,就算家裡是地主的時候,太阿公對佃戶也是赤誠以待。

後來我讀林語堂先生的書,有一段話曾給朋友反覆提起:當一個遲暮的老人,看著自己的孫子背著小書包去學堂,清晨的陽光灑在孫子的書包上,孩子的身上充滿著朝氣,孩子的面孔很像自己,老人就會心生一種寬慰,自己並不會死去,生命會在下一代人的身上延續。

羅藝和薑桂芝的名字定格在了童年的戲台上,逝去的阿公阿么化作點點星辰點綴在星空里。可我寧願相信他們並沒有離開,我活在這個世界上,就是他們生命的延續。我幾乎繼承了阿公全部的優點和缺點,這讓我更加深信不疑。

有些花的凋落,不是生命的結束,而是化作春泥更護花;有些人的離開,不是永遠的悲劇,而是教會我們用另一種眼光看待這個世界。

明天就是舊歷八月十五,中秋節。中國人闔家團聚的日子,阿公阿么在天上,我在地上。

他們都在我心上。

往事並不如煙:阿公的故事 – 李承歡的文章 – Aorqu專欄


斯丟匹德:

賈玲穿越時空找媽媽在這個小品里,賈玲穿越到過去,見到了自己的媽媽,又在時空的轉換下來到了當年的家,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媽媽和曾經家裡的模樣,老實巴交的爸爸對媽媽說「咱家什麼時候能買個冰箱啊」,媽媽說「不急,等有錢了再買」。爸爸又拿出給媽媽買的圍巾,媽媽嫌貴,爸爸解釋說「不貴,李嬸還買了件皮大衣呢」媽媽略帶嬌羞的扭著頭說「我不要」

穿越回去的賈玲看到這一幕幕,聯想到自己在北京奮斗的日子,不禁淚如雨下。

「媽,我給你買了個冰箱,雙開門的」

「媽,那件綠色的皮衣我也給你買了」

—「媽,你怎麼那麼愛笑啊?」
—「因為媽生了你啊」

這是最打動我的一個小品,也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故事,它時時刻刻提醒著我要盡孝道,要在父母的有生之年盡我們該盡的義務,因為如果有一天你想孝順他們,而他們已經不在了,那將是世界上最遺憾的事情。

願所有善良的人都能被溫柔對待,祝天下所有的老人健康長壽。


辣椒辣不辣:

平常吃飯的時候媽媽會說,把肉給你爸吃。然後爸爸會把肉再塞到我嘴裡。

平常買東西的時候,媽媽會說,你爸有胃病,不能吃辣椒,別買了。我們家做什麼菜都沒有辣椒,即使我跟我媽無辣不歡。

跟爸爸一起出去的時候,爸爸突然買涼皮,他說,你媽媽生你之前可愛吃這個了。

我20歲,爸爸媽媽在一起21年,媽媽精神分裂症大概有二十三四年,爸爸從沒打過媽媽,媽媽犯病了無數次,爸爸也從沒放棄過為媽媽治病。現在媽媽病情穩定,保持三年沒在犯病。
爸爸媽媽是我見過的最感動的愛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