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喜歡的故事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最喜欢的故事是什么?
, , , ,
DouBleBubBle:

就在此時。

哈爾濱開往北京的Z18車上,有一夥人想趁大家都睡著了,偷乘客們的東西

但是一直沒有得逞

因為,我沒睡,我在死死的盯著他們

只要我看著一秒,他們就有一秒不敢輕舉妄動

凌晨三點,老子不睡了

今天就跟你耗著了

……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

安全抵達北京,早上的時候沒有乘客反應丟東西,這幾天在北京參加同學婚禮,一直沒時間看手機

感謝大家的關心,我相信人間正道是滄桑,但是同樣相信邪不壓正。希望大家遇到類似的事件時,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並不覺得我的做法很正確,很合理。

首先我不確定他們是不是小偷,他們只是凌晨兩三點鍾徘徊在車廂,然後左顧右盼觀察乘客有沒有睡著。

然後他們在我的車廂匯合之後發現,剛剛玩手機的我已經放下了手機,正在聚精會神的看著他們

然後他們交頭接耳,遲遲未有行動,並不時的瞥向我這里,最終他們離開了車廂

歸根結底,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小偷,也許我多心了,如果他們不是,我真心的向他們道歉。

最後我想問一下,如果是你們,遇到這樣的事,有沒有什麼更好的方法。

以上


孟璐:

一個年邁的粉刷匠在一次工作時,因為不小心從二樓掉下摔壞了腿。
他的老友去醫院探望,嘆道,以我對你的了解,你一直是個謹慎小心的人,為何這次出了事故?
粉刷匠嘆氣,說
在我很年輕的時候,跟著師父學工,他有個很可愛的女兒,每次在我刷牆的時候都跑來嘰嘰喳喳的鬧,而當時我只覺得她很煩,經常趕她走。
有一天天氣很好,陽光很燦爛,也是我學工的最後一天。我在架子上刷牆,她又來了,微笑著問我,有沒有話想對她說。
我奇怪的搖搖頭,大聲說,沒有。後來她就哭著跑了。
今天我站在相似的場景下,陽光同樣那麼好,就像那天一樣的好天氣。我突然明白了她想聽我說的,恍惚間只想跳下去對她說,雖然好像已經特別晚了。
書中的故事,侵刪。


Aorqu用戶:
網上看到的,侵刪

剛才在車站路遇一個穿著白色背心,手臂露出老虎紋身,叼著煙,樣子凶神惡煞的寸頭漢子,聊著電話突然大吼了一句:「我搞死你」,把我嚇個激靈,他白我一眼,繼續往電話吼「操尼瑪,我都煲好豬骨湯做了鹵鵝你媽逼竟然加班!……。」這才發現他另一隻手還提著幾袋蔬菜。

非常喜歡這種感覺,大鳥依人

–––––––––
截止到現在收到這么多贊同、感謝和評論,開心到飛起! 大家的評論太多啦,我簡要回復一下。
①侵權的話,我會刪除。但既然是說出最喜歡的故事,這個不侵權吧?
②我也覺得電話那頭是男的,因為說話很隨性


Ivy Ma:

從國小開始就讀媽媽每月都訂的《讀者》雜志。讀了大概有三四年的期刊和往刊,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以下這篇《賣米》,過了將近十年也依舊記憶猶新。不能說是最喜歡,但的確是最難以割捨的一篇。此外,這並不是一篇故事,而是作者本人的親身經歷。該篇刊登於《讀者》2005年第二期。

《賣米》-飛花

天剛蒙蒙亮,母親就把我叫起來了:「瓊寶,今天是這里的場,我們擔點米到場上賣了,好弄點錢給你爹買葯。」

  我迷迷糊糊睜開雙眼,看看窗外,日頭還沒出來呢。我實在太困,又在床上賴了一會兒。

  隔壁傳來父親的咳嗽聲,母親在廚房忙活著,飯菜的香氣混合著淡淡的油煙味飄過來,慢慢驅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來,穿好衣服,開始鋪床。

  「姐,我也跟你們一起去趕場好不好?你買冰棍給我吃!」

  弟弟頂著一頭睡得亂蓬蓬的頭發跑到我房裡來。

  「毅寶,你不能去,你留在家裡放水。」隔壁傳來父親的聲音,夾雜著幾聲咳嗽。

  弟弟有些不情願地沖隔壁說:「爹,天氣這么熱,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今天又叫我去,就不怕我也中暑!」

  「人怕熱,莊稼不怕?都不去放水,地都幹了,禾都死了,一家人喝西北風去?」父親一動氣,咳嗽得越發厲害了。弟弟沖我吐吐舌頭,扮了個鬼臉,就到父親房裡去了。只聽見父親開始叮囑他怎麼放水,去哪個塘里引水,先放哪丘田,哪幾個地方要格外留神別人來截水,等等。

  吃過飯,弟弟就找著父親常用的那把鋤頭出去了。我和母親開始往谷籮里裝米,裝完後先稱了一下,一擔八十多斤,一擔六十多斤。

  我說:「媽,我挑重的那擔吧。」

  「你學生妹子,肩膀嫩,還是我來。」

  母親說著,一彎腰,把那擔重的挑起來了。

  我挑起那擔輕的,跟著母親出了門。

  「路上小心點!咱們家的米好,別便宜賣了!」父親披著衣服站在門口囑咐道。

  「知道了。你快回床上躺著吧。」母親艱難地把頭從扁擔旁邊扭過來,吩咐道,「飯菜在鍋里,中午你叫毅寶熱一下吃!」

  趕場的地方離我家大約有四里路,我和母親挑著米,在窄窄的田間小路上走走停停,足足走了一個鍾頭才到。場上的人已經不少了,我們趕緊找了一塊空地,把擔子放下來,把扁擔放在地上,兩個人坐在扁擔上,拿草帽扇著。一大早就這么熱,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擔心起來。他去放水,是要在外頭曬上一整天的。

  我往四周看了看,發現場上有許多人賣米,莫非他們都等著用錢?場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鄉親,人家也是種田的,誰會來買米呢?

  我問母親,母親說:「有專門的米販子會來收米的。他們開了車到鄉下來趕場,收了米,拉到城裡去賣,能掙好些哩。」

  我說:「憑什麼都給他們掙?我們也拉到城裡去賣好了!」其實自己也知道不過是氣話。

  果然,母親說:「咱們這么一點米,又沒車,真弄到城裡去賣,掙的錢還不夠路費呢!早先你爹身體好的時候,自己挑著一百來斤米進城去賣,隔幾天去一趟,倒比較劃算一點。」

  我不由心裡一緊,心疼起父親來。從家裡到城裡足足有三十多里山路呢,他挑著那麼重的擔子走著去,該多麼辛苦!就為了多掙那幾個錢,把人累成這樣,多不值啊!

  但又有什麼辦法呢?家裡除了種地,也沒別的收入,不賣米,拿什麼錢供我和弟弟上學?

  我想著這些,心裡一陣陣難過起來。看看旁邊的母親,頭發有些斑白了,黑黝黝的臉上爬上了好多皺紋,腦門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眼睛有些紅腫。

  「媽,你喝點水。」

  我把水壺遞過去,拿草帽替她扇著。

  米販子們終於開著車來了。他們四處看著賣米的人,走過去仔細看米的成色,還把手插進米里,抓上一把米細看。

  「一塊零五。」

  米販子開價了。賣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討價還價。

  「不還價,一口價,愛賣不賣!」

  米販子態度很強硬,畢竟,滿場都是賣米的人,只有他們是買家,不趁機壓價,更待何時?

  母親注意著那邊的情形說:「一塊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場還賣到一塊一呢。」

  正說著,有個米販子朝我們這邊走過來了。他把手插進大米里,抓了一把出來,迎著陽光細看著。

  「這米好咧!又白又勻凈,又篩得乾淨,一點沙子也沒有!」

  母親堆著笑,語氣里有幾分自豪。的確,我家的米比場上其他人賣的米都好。

  那人點了點頭,說:「米是好米,不過這幾天城裡跌價,再好的米也賣不出好價錢來。一塊零五,賣不賣?」

  母親搖搖頭:「這也太便宜了吧?上場還賣一塊一呢。再說,你是識貨的,一分錢一分貨,我這米肯定好過別家的!」

  那人又看了看米,猶豫了一下,說:「本來都是一口價,不許還的,看你們家米好,我加點,一塊零八,怎麼樣?」

  母親還是搖頭:「不行,我們家這米,少說也要賣到一塊一。你再加點?」

  那人冷笑一聲,說:「今天肯定賣不出一塊一的行情,我出一塊零八你不賣,等會散場的時候你一塊零五都賣不出去!」

  「賣不出去,我們再擔回家!」那人的態度激惱了母親。

  「那你就等著擔回家吧。」那人冷笑著,丟下這句話走了。

  我在旁邊聽著,心裡算著:一塊零八到一塊一,每斤才差兩分錢。這里一共150斤米,總共也就三塊錢的事情,路這么遠,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還在痛呢。

  我輕輕對母親說:「媽,一塊零八就一塊零八吧,反正也就三塊錢的事。再說,還等著錢給爹買葯呢。」

  「那哪行?」母親似乎有些生氣了,「三塊錢不是錢?再說了,也不光是幾塊錢的事,做生意也得講點良心,咱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米,質量也好,哪能這么賤賣了?」

  我不敢再說。我知道種田有多麼累。光說夏天放水,不就把爹給病倒了?弟弟也才十一二歲的毛孩子,還不得找著鋤頭去放水!畢竟,這是一家人的生計啊!

  又有幾個米販子過來了,他們也都只出一塊零五。有一兩個出到一塊零八,也不肯再加。母親仍然不肯賣。

  看看人漸漸少了,我有些著急了。母親一定也很心急吧,我想。

  「媽,你去那邊樹下涼快一下吧!」我說。

  母親一邊擦汗,一邊搖頭:「不行。我走開了,來人買米怎麼辦?你又不會還價!」

  我有些慚愧。「百無一用是書生」,雖然在學校里功課好,但這些事情上就比母親差遠了。

  又有好些人來買米,因為我家的米實在是好,大家都過來看,但誰也不肯出到一塊一。

  看看日頭到頭頂上了,我覺得肚子餓了,便拿出帶來的飯菜和母親一起吃起來。母親吃了兩口就不吃了,我知道她是擔心米賣不出去,心裡著急。

  母親嘆了口氣:「還不知道賣得掉賣不掉呢。」

  我趁機說:「不然就便宜點賣好了。」

  母親說:「我心裡有數。」

  下午人更少了,日頭又毒,誰願意在場上曬著呢。看看母親,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臉上也透出曬紅的印跡來。

  「媽,我替你看著,你去溪里泡泡去。」

  母親還是搖頭:「不行,我有風濕,不能在涼水裡泡。你怕熱,去那邊樹底下躲躲好了。」

  「不用,我不怕曬。」

  「那你去買根冰棍吃好了。」

  母親說著,從兜里掏出兩毛錢零錢來。

  我最喜歡吃冰棍了,尤其是那種叫「葡萄冰」的最好吃,也不貴,兩毛錢一根。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媽,我不吃,喝水就行。」

  最熱的時候也過去了,轉眼快散場了。賣雜貨的小販開始降價甩賣,賣菜,賣西瓜的也都吆喝著:「散場了,便宜賣了!」

  我四處看看,場上已經沒有幾個賣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經賣完回去了。母親也著急起來,一著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終於有個米販子過來了:「這米賣不賣?一塊零五,不講價!」

  母親說:「你看我這米,多好!上場還賣一塊一呢……」

  不等母親說完,那人就不耐煩地說:「行情不同了!想賣一塊一,你就等著往回擔吧!」

  奇怪的是,母親沒有生氣,反而堆著笑說:「那,一塊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從鼻子里哼了一聲,說:「你這個價錢,不是開場的時候也難得賣出去,現在都散場了,誰買?做夢吧!」

  母親的臉一下子白了,動著嘴唇,但什麼也沒說。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買就不買,誰稀罕?不買你就別站在這里擋道!」

  「喲,大妹子,你別這么大火氣。」那人冷笑著說,「留著點氣力等會把米擔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親:「開場的時候人家出一塊零八你不賣,這會好了,人家還不願意買了!」

  母親似乎有些慚愧,但並不肯認錯:「本來嘛,一分錢一分貨,米是好米,哪能賤賣了?出門的時候你爹不還叮囑叫賣個好價錢?」

  「你還說爹呢!他病在家裡,指著這米換錢買葯治病!人要緊還是錢要緊?」

  母親似乎沒有話說了,等了一會兒,低聲說:「一會兒人家出一塊零五也賣了吧。」

  可是再沒有人來買米了,米販子把買來的米裝上車,開走了。

  散場了,我和母親曬了一天,一顆米也沒賣出去。

  「媽,走吧,回去吧,別愣在那兒了。」

  我收拾好毛巾、水壺、飯盒,催促道。

  母親遲疑著,終於起了身。

  「媽,我來挑重的。」

  「你學生妹子,肩膀嫩……」

  不等母親說完,我已經把那擔重的挑起來了。母親也沒有再說什麼,挑起那擔輕的跟在我後面,踏上了回家的路。

  肩上的擔子好沉,我只覺得壓著一座山似的。

  突然腳下一滑,我差點摔倒。我趕緊把剩下的力氣都用到腿上,好容易站穩了,但肩上的擔子還是傾斜了一下,灑了好多米出來。

  「啊,怎麼搞的?」母親也放下擔子走過來,嘴裡說,「我叫你不要挑這么重的,你偏不聽,這不是灑了。多可惜!真是敗家精!」

  敗家精是母親的口頭禪,我和弟弟幹了什麼壞事她總是這么數落我們。但今天我覺得格外委屈,也不知道為什麼。

  「你在這等會兒,我回家去拿個簸箕來把地上的米掃進去。浪費了多可惜!拿回去可以餵雞呢!」母親也不問我扭傷沒有,只顧心疼灑了的米。

  我知道母親的脾氣,她向來是「刀子嘴,豆腐心」的,雖然也心疼我,嘴裡卻非要罵我幾句。想到這些,我也不委屈了。

  「媽,你回去還要來回走個六七里路呢,時候也不早了。」我說。

  「那地上的米怎麼辦?」

  我靈機一動,把頭上的草帽摘下來:「裝在這裡面好了。」

  母親笑了:「還是你腦子活,學生妹子,機靈。」

  說著,我們便蹲下身子,用手把灑落在地上的米捧起來,放在草帽里,然後把草帽頂朝下放在谷籮里,便挑著米繼續往家趕。

  回到家裡,弟弟已經回來了,母親便忙著做晚飯,我跟父親報告賣米的經過。父親聽了,也沒抱怨母親,只說:「那些米販子也太黑了,城裡都賣一塊五呢,把價壓這么低!這么掙莊稼人的血汗錢,太沒良心了!」

  我說:「爹,也沒給你買葯,怎麼辦?」

  父親說:「我本來就說不必買葯的嘛,過兩天就好了,花那個冤枉錢做什麼!」

  晚上,父親咳嗽得更厲害了。母親對我說:「瓊寶,明天是轉步的場,咱們辛苦一點,把米挑到那邊場上去賣了,好給你爹買葯。」

  「轉步?那多遠,十幾里路呢!」我想到那漫長的山路,不由有些發怵。

  「明天你們少擔點米去。每人擔50斤就夠了。」父親說。

  「那明天可不要再賣不掉擔回來哦!」我說,「十幾里山路走個來回,還挑著擔子,可不是說著玩的!」

  「不會了不會了。」母親說,「明天一塊零八也好,一塊零五也好,總之都賣了!」

  母親的話里有許多辛酸和無奈的意思,我聽得出來,但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我自己心裡也很難過,有點想哭。我想,別讓母親看見了,要哭就躲到被子里哭去吧。

  可我實在太累啦,頭剛剛挨到枕頭就睡著了,睡得又香又甜。 

  註:《賣米》曾獲得北京大學首屆校園原創文學大賽一等獎。但是,在頒獎現場,獲獎者並沒有出現,而是由她的同學們在寄託哀思,那氣氛已經不是在頒獎,而是在開追悼會了。一時間,沉默覆蓋了北大的整個陽光大廳。至此,我才知道獲獎者在一年前就已身患白血病離開了人間。


李恩康:

一天,孟婆在煮孟婆湯。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想嘗嘗鹹淡,喝了一口,滿意地笑了。


多喜:

阿公和阿么的愛情故事。
阿么可是被我們逼得一臉無奈一臉羞澀一臉笑容地跟我們講的✧*。 (ˊωˋ*) ✧*。

阿公阿么在一個地方讀的書。阿公老早就心儀了阿么,就想方設法對阿么好點。那時候阿公家裡比阿么家富有點,阿公每次帶的都是米,阿么帶的大部分是紅薯一點點米。
飯盒都是寫了名字放在學校廚房老師幫忙蒸的,阿公跟老師搞好關系後,就每次偷偷把自己的大部分米和阿么的大部分紅薯對換。阿么就一開始就發現了異常,不肯吃,找廚房老師。廚房老師就按阿公的說辭給阿么解釋說是認得阿么的一個遠房表哥換的,那個表哥喜歡吃紅薯家裡紅薯少,又不敢跟家人講要帶紅薯。在那時候阿么又是傳統的,厲行羞澀,不多和男生講話,就沒有去找這個所謂的表哥了。所以阿么就每次在學校忐忑不安並快樂地吃著香噴噴的米飯,畢竟家裡沒有,米飯是多麼大的誘惑:-O

因為那時候女孩子讀書的比較少,阿公後來就順利地打聽到了阿么的家,通過家長,找了個媒人,就把阿么娶回家了ʕ·͡ˑ·ཻʔෆ⃛ʕ•̫͡•ོʔ

然後我們一群就哇喔起鬨,阿么更不好意思了,阿公也只是默默地坐在那裡微微笑著。阿么一直說最討厭阿公了,但是那少女心明明那麼明顯了好不好╰(*´︶`*)╯ 分分鐘轉頭對哥哥說要對女孩好,對我說要做一位好女孩。

阿公一開始就目的不純哇,但還是娶得美人歸了。真是撩得一手好妹。話說我爸爸完全遺傳了好不好✧*。 (ˊωˋ*) ✧*。不然我也沒有可愛的媽媽了。

現在阿公阿么都七十多歲了,雖然在他們身上看到的更多是親情的影子,會吵會鬧,最普通不過。但是依舊可以發現愛情的溫暖與浪漫。

願每一位家裡至親,幸福快樂ʕ·͡ˑ·ཻʔෆ⃛ʕ•̫͡•ོʔ

祝福所有有情人,當然也祝福在等待的人早點等到對的人啦 (๛ ˘ ³˘)


Aorqu用戶:
木匠背著重病的妻子,走在山路上。
路邊有個山裡的小怪物,正在埋一個壞掉的木偶,哭得很傷心。木匠過去叮叮噹噹敲幾下,就把木偶修好了。見小怪物不哭了,
他收起工具,背起妻子,又要繼續趕路。
忽然衣角被拉住了,
小怪物踮腳摸了摸他妻子的脈,
高興地說:「這個我知道怎麼修的!」

摘自微博 侵刪


海棠依舊:

一對台灣情侶 Elsa 和 Johnny 在南非旅遊時

遇到個計程車黑人司機 Abusi

Abusi 哼了一段旋律

問他們知不知道是什麼歌

這是 Abusi 哼唱了20 年的歌

也是他的母親生前最愛的歌

一場奇妙的際遇開始了

這是一首 Elsa 和 Jonny 耳熟能詳的台灣歌曲。

聽著 Abusi 的哼唱,

他們很快猜到了歌曲的名字。

然後,他們通過手機,

把這首歌播了出來。

跟 Abusi 確認他們的判斷。

說著,Elsa 跟著手機里的音樂也哼起了這首歌

並告訴了 Abusi 這首歌的歌名

繼續聽著 Elsa 和 Jonny 手機里播出的旋律,

Abusi 這時激動得連忙點頭,

「是的!!就是這首歌!」

Abusi 回憶起小時候,

那時他還跟母親在剛果,

他們經常在一家中國商店裡聽到這首歌。

他媽媽很喜歡。

於是,店主送了他們一盤磁帶。

後來他們搬到了南非,

磁帶不翼而飛了,

母親也去世了。

終於知道了歌名的 Abusi

激動得找了個地方把車停下,

說起了他的故事。

當他思念母親時,

他總會想起這首歌。

當回頭要找這首歌時,

原來的中國商店已經不在了。

其他的中國人,

要麼直接回絕了他,

要麼也不知道他在唱什麼。

二十多年來,

Abusi 問遍了所有人,

去遍了所有的中國商店。

然而,沒有人能告訴他歌曲的名字。


盡管失望已近絕望,

但 Abusi 一直不放棄要找到這首歌。

從93年到現在,

他只要遇到華人,

就會哼唱這首曲調,

希望有人能告訴他這首歌的來歷。

二十多年過去了,

直到遇見了來南非旅遊的 Elsa 和 Jonny,

Abusi 才找到了這首歌的歌名。

車上,他用手機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著


他迫不及待地想讓整個音樂將他包圍

拿起音源線,接入汽車音箱
歌聲在他的車里飄盪

Elsa 和 Jonny 用英文跟他解釋歌詞大意,

Abusi 知道了這是一首情歌,

一首關於男人思念女人的歌。

那位女人有烏溜溜的黑眼睛和甜美的笑容。

他說,那個美麗的女人就是我的媽媽。


NONOvO:

歌曲《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的MV。

先附上MV鏈接網易雲音樂

羊媽媽早上醒來想起了去世的小羊。

小羊在天上看到了痛苦的媽媽。

於是打算把身上的毛剃掉做成繩子,然後偷偷回去找媽媽。

中間負責渡人的狼看到了剃光毛的小羊,但是並沒有管他。小羊順著繩子回到了家裡。

可是媽媽卻看不見死去了的小羊啊。

傷心的小羊被大灰狼強行帶回去了。

媽媽好像感受到了小羊曾經歸來過的溫度,羊媽媽決定為小羊織完那條毛衣。

黃昏,羊媽媽手中的毛衣逐漸消失,而小羊的身上多了那件毛衣。

小羊終於開心起來了,他蹦蹦跳跳地渡過河成為了小天使,走前他回頭看到了背後毛被剃光的大灰狼。

之前小羊的繩子長度其實是不夠的,這也是繩子中有一段是黑色的原因。

大灰狼揮舞手杖,雲朵上垂下去的繩子化為繁星點點。

還有一個細節:當渡河時,屬於人界的物品都是要被收走的,可是小羊的毛衣卻依然穿在身上。

我的表述能力太差,不能講述好這個故事。但是當時看到這個mv時可以切實感受到來自這個世界的溫暖。在一個不願起身去面對這個世界的早晨,看到這個故事,淚流滿面。

希望大家都可以遇到溫暖的人。

最後附上mv鏈接:

分享RAM WIRE的MV《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http://music.163.com/mv/419444?userid=102061253 (@網易雲音樂)

歌詞:

《盡管我們的手中空無一物》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禮物想要呈現給你

孤獨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在孤獨難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依然會在遠方閃閃發光的

幾千の星を

滿天繁星

失うこと

雖然不斷失去

割り切れぬこと

雖然百般費解

弾かれること

雖然受盡排擠

葉わないこと

雖然無法實現

でも足掻くこと

但依然拚命掙扎

信じぬくこと

依然堅信到底

上を向いて

依然昂首

歩き出すこと

向前邁進

仆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盡管我們的手中空無一物

かわりに つなぎあえるから

卻能因此緊緊相牽

ひとりきりで 迷わないで

當你一人時請別迷茫

どんな日もこの手を離さないから

因為我無論何時都不會放手

君にあげ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禮物想要呈現給你

凍える夜にはいつも

那是在寒冷刺骨的夜晚

もう何も心配等せず

也能讓你不再有任何牽掛

眠れる毛布を

安心入睡的毛毯

忘れられぬこと

雖然難以忘懷

耐えきれぬこと

雖然無法承受

術がないこと

雖然束手無策

奪われること

雖然總被奪走

でも気付くこと

但我已然察覺到

君がいること

有你陪在身邊

守りたいものが

想要守護之物

強くさせること

讓我更加堅強

自分の色を誇れるように

為了能讓自己的色彩值得誇耀

自由に色を足せばいい

只要盡情增添就好

ぼやけていた この世界を

這模糊不清的世界

この手が彩ってゆくんだ

就用這雙手為它點綴五彩斑斕

認めてくれる人がいなくても

即使得不到旁人的認同

サマになる肩書きがなくても

即使不曾擁有像樣的地位

仆らの小さな手は明日きっと

我們小小的雙手也一定

誰かを笑顏にできるから

能為明天的某人帶去笑容

仆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盡管我們的手中空無一物

かわりに つなぎあえるから

卻能因此緊緊相牽

ひとりきりで 迷わないで

當你一人時請別迷茫

どんな日もこの手を離さないから

因為我無論何時都不會放手

君に見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有件禮物想要呈現給你

孤獨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在孤獨難耐的夜晚

遠くで輝き続ける

依然會在遠方閃閃發光的

幾千の星を

滿天繁星


恰恰:

好多人找不到《糖果故事》的展板在哪兒
今天特意去了珠江路捷運站4號口

拍了照片~~~

南京捷運珠江路站
又叫糖果車站
這個名字源於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對夫妻帶著患病的孩子到南京兒童醫院治病後
準備乘捷運返回
在珠江路捷運站
小孩哭鬧著想吃糖
囊中羞澀的父母很是為難

一名捷運員工看到這一幕
從口袋中掏出為自己兒子準備的糖果
送到了小孩的手中
叮囑小孩要聽父母的話
並希望小孩的病情早日康復

從那以後
珠江路捷運站的所有員工
都揣著糖果上班

由此
拿到糖果的孩子們都親切地把南京捷運珠江路站叫做
「糖果車站」

當時在捷運口看到這個小故事
覺得特別暖心
所以雖然我不喜歡吃糖
但每次包包里都會帶著一包小糖果
因為不知道自己身邊
會不會出現一個小孩子
突然想吃糖


徐小越:

我兒子十歲那年死了,也就同年我和丈夫辦理了離婚。一個家裡突然少了兩個人,突然變得極其空曠,就好像是我心裡的一大片空白從身體里跳了出來,融成了房間的一部分。

也就那一陣,鄰居家的孩子常常會吹長笛。 時間總是在下午,三點左右,這個時間對於糟糕的笛聲來說是剛剛好的。既不會影響我的睡眠,也不會吵到我的工作,所以我很難對此有什麼微詞。

但是說句實話,我倒是希望這個笛聲是在早上五點或是晚上十一點左右,這樣我就有理由一腳踹開隔壁的房門,罵上一句「能不能別吹了!」沒辦法,這個笛子實在是太難聽了。

但是鄰居家孩子總是把分寸拿捏的恰到好處,每天只吹半個小時。這個時間,正好是讓你痛苦萬分糾結忍耐,又很難到達自身憤怒的臨界點的時間。所以我有一段時間懷疑我可能是不經意間和鄰居小鬼接下了什麼梁子,讓他故意來折磨我。

因此每次我出門若是看到這個小鬼,總是難有好臉色。

「阿姨好」
阿姨你妹啊臭小鬼!

我便故意揶揄他「小演奏家,今天還吹不吹笛子啊,你吹的可真好啊,姐姐一天不聽都覺得心裡空空的」

我本以為他會被羞的滿臉通紅,沒想到這臭小鬼自己聽覺功能障礙,倒真以為我在誇他了,豪氣沖天的拍了拍胸脯「阿姨放心,以後我每天都為你吹!」

是姐姐啊!你這個臭小鬼

可沒想到從那天之後,那笛聲就變了,聲音悠揚婉轉,從牆壁可以直接透到心裡。

我有次出門看到他父母還笑說道「你家兒子吹奏水準可算是有長進了」

他父親臉上一紅,一米八的個子都好像縮了幾公分「這兩天是我吹的」

我也有些尷尬起來了「沒想到您也有這愛好啊」

「沒有沒有」鄰居父親撓撓頭「我那兒子出車禍了,這段時間躺在醫院里呢,但是央求我下午三點一定一定要來替他吹笛子。」

我有些驚訝「為什麼」

他父親說「這小鬼說的也含糊不清,總之就是反覆念叨我,說什麼答應好了的,不然他一個人會很寂寞之類的,也不知是哪來的中二病」

那一刻,我心裡不知怎的,竟好像有一湖的委屈在往眼眶翻湧。

過了幾日,笛聲又爛了起來,聲音尖銳走調,讓人不忍細聽。但是當它在空蕩的屋子裡回蕩的時候,我竟第一次覺得這屋子可能也沒我想像的那麼大,就好像有那麼一大塊的空白,被填上了一顆純凈溫柔的心。


蘇菲愛瑪索:

馮驥才《老夫老妻》

他倆又吵架了。年近七十歲的老夫老妻,相依為命地生活了四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架,誰也記不得吵了多少次。但是不管吵得如何熱鬧,最多不過兩小時就能和好。他倆彷彿倒在一起的兩杯水,吵架就像在這水面上劃道兒,無論劃得多深,轉眼連條痕跡也不會留下。

可是今天的架吵得空前厲害,起因卻很平常——就像大多數夫妻日常吵架那樣,往往是從不值一提的小事上開始的——不過是老婆子把晚飯燒好了,老頭兒還趴在桌上通煙嘴,弄得紙片呀,碎布條呀,粘著煙油子的紙捻子呀,滿桌子都是。老婆子催他收拾桌子,老頭兒偏偏不肯動。老婆子便像一般老太太們那樣叨叨起來。老婆子們的嘮嘮叨叨是通向老頭兒們肝臟里的導火線,不一會兒就把老頭兒的肝火引著了。兩人互相頂嘴,翻起許多陳年老賬,話愈說愈狠。老婆兒氣得上來一把奪去煙嘴塞在自己的衣兜里,惹得老頭兒一怒之下,把煙盒扔在地上,還嫌不解氣,手一撩,又將煙灰缸打落在地上。老婆子更不肯罷休,用那嘶啞、乾巴巴的聲音喊:

「你摔呀!把茶壺也摔了才算有本事呢!」
老頭兒聽了,竟像海豚那樣從座椅上直躥起來,還真的抓起桌上沏滿熱茶的大瓷壺,用力「啪」地摔在地上,老婆子嚇得一聲尖叫,看著滿地的碎瓷片和濺在四處的水漬,直氣得她沖著老頭大叫:
「離婚!馬上離婚!」
這是他倆都還年輕時,每次吵架吵到高潮,她必喊出來的一句話。這句話頭幾次曾把對方的火氣壓下去,後來由於總不兌現便失效了。六十歲以後她就不再喊這句話了。今天又喊出來,可見她已到了怒不可遏的地步。

同樣的怒火也在老頭兒的心裡翻騰著。只見他一邊像火車噴氣那樣從嘴裡不斷發出聲音,一邊急速而無目的地在屋子中間轉著圈。他轉了兩圈,站住,轉過身又反方向轉了兩圈,然後沖到門口,猛地拉開門跑出去,還使勁帶上門,好似從此一去就再不回來了。
老婆子火氣未消,站在原處,面對空空的屋子,還在不住地出聲罵他。罵了一陣子,她累了,歪在床上,一種傷心和委屈爬上心頭。她想,要不是自己年輕時得了那場病,她會有孩子的。有了孩子,她可以同孩子住去,何必跟這愈老愈混賬的老東西生氣?可是現在只得整天和他在一起,待見他,伺候他,還得看著他對自己耍脾氣……她想得心裡酸不溜秋,幾滴老淚從布滿細皺紋的眼眶裡溢了出來。

過了很長時間,牆上的掛鍾當當響起來,已經八點鍾了。正好過了兩個小時。不知為什麼,他們每次吵架過後兩小時,她的心情就非常準時地發生變化,好像節氣一進「七九」,封凍河面的冰就要化開那樣。剛剛掀起大波大瀾的心情漸漸平息下來,變成淺淺的水紋。「離婚!馬上離婚!」她忽然覺得這話又荒唐又可笑。哪有快七十的老夫老妻還鬧離婚的?她不禁「撲哧」一下笑出聲來。這一笑,她心裡一點皺褶也沒了,之前的怒意、埋怨和委屈也都沒了。她開始感到屋裡空蕩盪的,還有一種如同激戰過後的戰地那樣出奇的安靜,靜得叫人別扭、空虛,沒著沒落的。於是,悔意便悄悄浸進她的心中。像剛才那麼點兒小事還值得吵鬧嗎?——她每次吵過架冷靜下來時都要想到這句話。可是……老頭兒也應該回來了。他們以前吵架,他也跑出去過,但總是一個小時左右就悄悄回來了。但現在已經兩個小時了仍沒回來。外邊正下大雪,老頭兒沒吃晚飯,沒戴帽子、沒圍圍巾就跑出去了,地又滑,瞧他臨出門時氣沖沖的樣子,不會一不留神滑倒摔壞了吧?想到這兒,她竟在屋裡待不住了,用手背揉揉淚水干後皺巴巴的眼皮,起身穿上外衣,從門後的掛衣鉤上摘下老頭兒的圍巾、棉帽,走出了房子。 雪正下得緊。夜色並不太暗。雪是夜的對比色,好像有人用一支大筆蘸足了白顏色,把所有樹枝都復勾了一遍,使婆娑的樹影在夜幕上白茸茸、遠遠近近、重重疊疊地顯現出來。於是這普普通通、早已看慣了的世界,頃刻變得雄渾、靜穆、高潔,充滿鮮活的生氣了。

一看到這雪景,她突然想到她和老頭兒的一件遙遠的往事。
五十年前,他們同在一個學生劇團。她的舞跳得十分出眾。每次排戲回家晚些,他都順路送她回家。他倆一向說得來,卻漸漸感到在大庭廣眾之下有說有笑,在兩人回家的路上反而沒話可說了。兩人默默地走,路顯得分外長,只有腳步聲,真是一種甜蜜的尷尬呀!
她記得那天也是下著大雪,兩人踩著雪走,也是晚上八點來鍾,她擔心而又期待地預感到他這天要表示些什麼了。在河邊的那段寧靜的路上,他突然彷彿抑制不住地把她拉到懷里。她猛地推開他,氣得大把大把抓起地上的雪朝他扔去。他呢?竟然像傻子一樣一動不動,任她把雪打在身上,直打得他像一個雪人。她打著打著,忽然停住了,獃獃看了他片刻,忽然撲到他身上。她感到,有種火燙般的激情透過他身上厚厚的雪傳到她身上。他們的戀愛就這樣開始了——從一場奇特的戰斗開始的。

多少年來,這樁事就像一張畫兒那樣,分外清楚而又分外美麗地收存在她心底。曾經,每逢下雪天,她就不免想起這樁醉心的往事。年輕時,她幾乎一見到雪就想到這事;中年之後,她只是偶然想到,並對他提起,他聽了總要會意地一笑,隨即兩人都沉默片刻,好像都在重溫舊夢;自從他們步入風燭殘年,即使下雪天也很少再想起這樁事了。但為什麼今天它卻一下子又跑到眼前,分外新鮮而又有力地來撞擊她的心?
現在她老了。她那一雙曾經蹦蹦跳跳、分外有勁的腿,如今僵硬而無力。常年的風濕病使她的膝總往前屈著,雨雪天氣里就隱隱作痛;此刻在雪地里,她每一步踩下去都是顫巍巍的,每一步抬起來都十分費力。一不小心,她滑倒了,多虧地上是又厚又軟的雪。她把手插進雪裡,撐住地面,艱難地爬起來,就在這一瞬間,她又想起另一樁往事——

那時他倆剛剛結婚,一天晚上去平安影院看卓別林的《摩登時代》。散場出來時外面一片白,雪正下著。那時他們正陶醉在新婚的快樂里。瞧那風里飛舞的雪花,也好像在給他們助興,滿地的白雪如同他們的心境那樣純凈明快。他們走著,又說又笑,接著高興地跑起來。但她腳下一滑,跌倒在雪地里。他跑過來伸給她一隻手,要拉她起來。她卻一打他的手:
「去,誰要你來拉!」
可現在她多麼希望身邊有一隻手,希望老頭兒在她身邊!雖然老頭兒也老而無力了,一隻手拉不動她,要用一雙手才能把她拉起來。那也好!總比孤孤單單一個人好。她想到樓上鄰居李老頭,文化大革命初期老伴被折磨死了。盡管有個女兒婚後還同他住在一起,但平時女兒、女婿都上班,家裡只剩李老頭一人。星期天女兒、女婿帶著孩子出去玩,家裡依舊剩李老頭一人——年輕人和老年人總是有距離的。年輕人應該和年輕人在一起玩,老人得有老人伴。

真幸運呢!她這么老,還有個老伴。四十多年兩人如同形影緊緊相隨。盡管老頭兒性子急躁,又固執,不大講衛生,心也不細,卻不失為一個正派人,一輩子沒做過虧心的事。在那道德淪喪的歲月里,他也沒丟棄自己奉行的做人原則。她還喜歡老頭兒的性格——真正的男子氣派,一副直腸子,不懂得與人記仇記恨。粗線條使他更富有男子氣……她愈想,老頭兒似乎就愈可愛了。如果她的生活里真丟了老頭兒,會變成什麼樣子?多少年來,盡管老頭兒夜裡如雷一般的鼾聲常常把她吵醒,但只要老頭兒出差在外,身邊沒有鼾聲,她反而睡不著覺,彷彿世界空了一大半……

她在雪地里走了一個多小時,大概快十點鍾了,街上已經沒什麼人了,老頭兒仍不見,雪卻稀稀落落下小了。她的兩腳在雪地里凍得生疼,膝蓋更疼,步子都邁不動了,只有先回去,看看老頭兒是否已經回家了。
她往家裡走。快到家時,她遠遠看見自己家的燈亮著,有兩塊橘黃色的窗形的光投在屋外的雪地上。她的心怦地一跳:
「是不是老頭兒回來了?」
她又想,是她剛才臨出家門時慌慌張張忘記關燈了,還是老頭兒回家後打開的燈?
走到家門口,她發現有一串清晰的腳印從西邊而來,一直拐向她家樓前的台階前。這是老頭兒的吧?

她走到這腳印前彎下腰仔細地看,卻怎麼也辨認不出那是不是老頭兒的腳印。
「天呀!」她想,「我真糊塗,跟他生活一輩子,怎麼連他的腳印都認不出來呢?」
她搖搖頭,走上台階打開樓門。當將要推開屋門時,她心裡默默地念叨著:「願我的老頭兒就在屋裡!」這心情只有在他們五十年前約會時才有過。
屋門推開了,啊!老頭兒正坐在桌前抽煙。地上的瓷片都被掃凈了。爐火顯然給老頭兒捅過,呼呼燒得正旺。頓時有股甜美而溫暖的氣息,把她凍得發僵的身子一下子緊緊地攫住。她還看見,桌上放著兩杯茶,一杯放在老頭兒跟前,一杯放在桌子另一邊,自然是斟給她的……老頭兒見她進來,抬起眼看她一下,跟著又溫順地垂下眼皮。

在這眼皮一抬一垂之間,閃出一種羞澀、發窘、歉意的目光。這目光給她一種說不出的安慰。
她站著,好像忽然想到什麼,伸手從衣兜里摸出之前奪走的煙嘴,走過去,放在老頭兒跟前。什麼話也沒說,趕緊去給空著肚子的老頭兒熱菜熱飯,再煎上兩個雞蛋……


立里先生:

我們家是賣糕點的,對面有一個賣菜的老阿么,快中午的時候,也快午飯了,我沒什麼事就站門口透透氣,看的一個中年男人拿了100買菜,然後老阿么在包里翻了好多零錢出來找,當時也沒在意,就進去吃飯了,大概半小時後,那個老阿么進來買麵包吃,給了我一百,我一看假錢,我還是找了97給他。

-這個故事是我在網易雲音樂中小野麗莎《fly me to the moon》裡面的熱評中看到的

願你過得平靜

謝謝你們的點贊 好人一生平安


風中鐵馬:

在阿妹的一次演唱會上,全場都很嗨。

有一位穿著白裙子的女人大概三十不到的樣子,
長的很漂亮,
她帶著一個小女孩,長的很可愛像極了她媽媽。

她們在很嗨的環境中格格不入,媽媽會跟著唱一些老歌,小女孩則依偎在媽媽腿上,格外的安靜。

後來,阿妹讓我們點歌,我們撕破嗓子喊 我最親愛的 ,阿妹就像沒聽見一樣一直憋到快結束再唱。

我最親愛的,你過得怎麼樣。
在全場大合唱的時候我聽見了那位媽媽的聲音,很好聽,意外的是小女孩也在跟著唱。

慢慢的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我下意識掉頭看她的的時候她的手機剛好亮了,屏保是幸福的一家三口。那個小女孩比今天我看到的還要可愛,等我再想看看的時候手機滅了。我清晰的看到有淚水滴在了剛滅的熒幕上。

讓我親一親像過去一樣。
這首歌唱完的時候,媽媽就起身抱著快要睡著的孩子走了,就像她們專門來聽的這首歌一樣,頭也沒回。

那晚之後,我總是會想起那位媽媽和那個可愛的小女孩,我不知道她們經歷了什麼,不過那晚那位媽媽唱的我最親愛的是我聽過最好聽的版本。


小曦:

故事來自吳念真的《思念》
故事來自吳念真的《思念》
故事來自吳念真的《思念》

國小二年級的孩子好像很喜歡鄰座那個長頭發的女孩,常常提起她。每次一講到她的種種瑣事時,你都可以看到他眼睛發亮,開心到藏不住笑容的樣子。
他的爸媽都不忍心說破,因為他們知道不經意的玩笑都可能給這年紀的孩子帶來巨大的羞怒,甚至因此而阻斷了他人生中第一次對異性那麼單純而潔凈的思慕。
雙方家長在校慶時孩子們的表演場合里見了面;女孩的媽媽說女兒也常常提起男孩的名字,而他們也有一樣的默契,從不說破。
女孩氣管不好,常感冒咳嗽,老師有一天在聯絡簿上寫說:鄰座的女生感冒了,只要她一咳嗽,孩子就皺著眉頭盯著她看,問他說是不是咳嗽的聲音讓你覺得煩?沒想到孩子卻說:不是,她咳得好辛苦哦,我好想替她咳!老師最後寫道:我覺得好丟臉,竟然用大人那麼自私的想法去污衊一個孩子那麼善良的心意。
爸媽喜歡聽他講那女孩子點點滴滴,因為從他的描述里彷彿也看到了孩子們那麼自在、無邪的互動。
「我知道為什麼她寫的字那麼小,我寫的這么大,因為她的手好小,小到我可以把它整個包——起來哦!」
爸媽於是想著孩子們細嫩的雙手緊緊握在一起的樣子,以及他們當時的笑容。「她耳朵有長毛耶,亮晶晶的,好好玩!」
爸媽知道,那是下午的陽光照進教室,照在女孩的身上,女孩耳輪上的汗毛逆著光線於是清晰可見;孩子簡單的描述中,其實有無比深情的凝視。
三年級上學期的某一天,女孩的媽媽打電話來,說他們要移民去加拿大。
「我不知道孩子們會不會遺憾……」女孩的媽媽說,「如果有,我會覺得好罪過……」
沒想到孩子的反應倒出乎他們預料之外的平淡。
有一天下課後,孩子連書包也沒放就直接沖進書房,搬下世界旅遊的畫冊便坐在地板上翻閱起來。爸爸問他說:你在找什麼?孩子頭也不抬地說:我在找加拿大的多倫多有什麼,因為XXX她們要搬家去那裡!
畫冊沒翻幾頁,孩子忽然就大笑起來,然後跑去客廳抓起電話打,撥號的時候還是一邊忍不住地笑;之後爸爸聽見他跟電話那一端的女孩說:你知道多倫多附近有什麼嗎?哈哈,有破布耶……真的,書上寫的,你聽哦……「你家那塊破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破布」,哈哈哈……騙你的啦……它是說尼加拉瓜瀑布是世界上最大的瀑布啦……哈哈哈
孩子要是有遺憾、有不舍,爸媽心裡有準備,他們知道唯一能做的事情叫「陪伴」。
後來 女孩走了,孩子的日子尋常過,和那女孩相關的連結好像只有他書桌上那張女孩的媽媽手寫的英文地址。
寒假前一個冬陽溫潤的黃昏,放學的孩子從巴士上下來時神情和姿態都有點奇怪。他滿臉通紅、眼睛發亮,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好像捏著什麼無形的東西,快步地跑向在門口等候的爸爸。
「爸爸,她的頭發耶!」孩子一走近便把右手朝爸爸的臉靠近,說,「你看,是XX的頭發耶!」
這時爸爸才清楚地看到孩子兩指之間捏著的是三兩條長長的發絲。
「我們大掃除,椅子都要翻上來……我看到木頭縫里有頭發……」孩子講得既興奮又急促,「一定是XX以前夾到的,你說是不是?」
「你……要留下來做紀念嗎?」爸爸問。孩子忽然安靜下來,然後用力地、不斷地搖著頭,但爸爸看到他的眼睛慢慢冒出不知忍了多久的眼淚。他用力地抱著爸爸的腰,把臉貼在爸爸的胸口上,忘情地嚎啕大哭起來,而手指卻依然緊捏著那幾條正映著夕陽的餘光在微風里輕輕飄動的發絲。
—————————————————-

最深的思念從來都是不動聲色的在心中積郁好久。不想再說我想你了。


Aorqu用戶:
據傳在古時江南大戶人家,若生女嬰,便在家中庭院栽香樟樹一棵,女兒到待嫁年齡時,香樟樹也長成。媒婆在院外只要看到此樹,便知該家有待嫁姑娘,便可來提親。女兒出嫁時,家人要將樹砍掉,做成兩個大箱子,並放入絲綢,作為嫁妝,取「兩廂廝守(兩箱絲綢)」之意。
多年前看到只覺美好,流年如夢恍然而逝,現在憶及不覺淚濕滿襟。


國民偶像高育良:


這是我在微博上看到的Aorqu回答 一直留著 我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按時吃飯按時睡覺好好生活熱愛生活好好對待身邊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 我不要讓我老婆和家人難過 我要好好掙錢 去給家人買!保!險!我想了好久才決定要分享給大家因為我怕作者不高興 如果覺得有些侵犯有些對作者不利 聯系我我馬上刪除


Shannon:

剛剛發現我的回答和一個答主7個月前的回答重複了,很抱歉。這個故事是我幾年前從少兒頻道上看到的,很感動,就果斷入了繪本。謝謝大家的贊,我們都是溫柔的人呀
♥・。.。*♥*。.。・*♥*・。.。*♥*・。.。*♥*。.。・*♥
小兔子要上床睡覺了,他緊緊抓著大兔子的長耳朵。

他要大兔子好好的聽他說。

「猜猜我有多愛你。」

「噢,我大概猜不出來。」大兔子說。

「我愛你這么多。」小兔子把手臂張開,開得不能再開。

大兔子有一雙更長的手臂,他張開來一比,說:「可是,我愛你這么多。」小兔子想:嗯,這真的很多。

「我愛你,像我舉的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小兔子說。「我愛你,像我舉的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大兔子說。

這真的很高,小兔子想。希望我的手臂可以像他一樣。

小兔子又有一個好主意。他把腳頂在樹幹上,倒立起來了。他說:「我愛你到我的腳趾頭這么多。」 大兔子把小兔子拋起來,飛得比他的頭還高,說:「我愛你到你的腳趾頭那麼多。」

小兔子笑起來了,說:「我愛你,像我跳的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他跳過來又跳過去。

大兔子笑著說:「可是,我愛你,像我跳的這么高,高得不能再高。」他往上一跳,耳朵都跳到樹枝了。

跳得真高,小兔子想。真希望我也可以跳得像他一樣高。

小兔子大叫:「我愛你,一直到過了小路,在遠遠的河那邊。」

大兔子說:「我愛你,一直到過了小河,越過山的那一邊。」

小兔子想,那真的好遠。他開始困了,想不出來了。

他看著樹叢後面那一大片的黑夜。沒有任何東西比天空更遠的了。小兔子閉上了眼睛說:「我愛你,從這里一直到月亮。」

「噢!那麼遠,」大兔子說,「真的非常遠、非常遠。」

大兔子輕輕地把小兔子放在葉子鋪成的床上,

低下頭來親親他,祝他晚安。

然後,大兔子躺在小兔子的旁邊,小聲的微笑著說:「我愛你從這里一直到月亮,再──繞回來。」
。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每次看都覺得心裡暖暖的
故事出自繪本《猜猜我有多愛你》作者Sam McBratney


「已註銷」:

延誤4個鍾,給旅客送水的那一刻四目相對,眼裡暗含著「MLGD!延誤這么久老子很累都快點兒坐好不要鬧事我TM真不想伺候你們」的殺氣,旅客眼裡放射出「又他媽的延誤那麼久你不要在我眼前晃來晃去老子很煩老子要發火」的光芒。

眼神交匯後只演變成兩句話:「先生您要喝點啥!」
「雪碧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