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孤獨的時刻是什麼?

問題描述:最近看過一本書《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其中有一段寫的不錯。 孤獨是一顆值得理解的心靈尋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劇性的;無聊是一顆空虛的心靈尋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劇性的;寂寞是尋求普通人間溫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我最孤獨的時候就是無聊和寂寞過後無法排解才讓我感到孤獨!
, , , ,
沈西柚:

哪有什麼最孤獨的時刻 孤獨本就是人生常態。


Aorqu用戶:
我要說的,是一個留守兒童的故事。

2002年春天,我11歲。
做國小老師的媽媽被裁員,失去了工作,跟著爸爸去了廣州。從此我開始跟著阿公阿么住。

那是第一次與媽媽分開,我開始學著自己洗衣服,梳頭發;開始自己選中學,交學費,住校。阿公阿么重男輕女,除了為我提供食宿,其餘一概不管。

我一頭烏黑濃密的頭發,媽媽常給我紮成兩條長長的麻花辮,用粉紅絲帶綁住。因為自己不會扎辮子,阿么叫來收頭發的小販,把我的頭發剪了。賣了80塊錢。
剪完頭發,我摸著自己刺刺的腦袋,如同被人奪去了貞操。我跑回了自己家,看著鏡子里陌生的自己,臟臟的醜陋的自己,嚎啕大哭。
我對著鏡子呼喊:「媽媽!」…「媽媽!」…

那晚我沒有回阿么家。我哭累了就睡在我和媽媽的大床上,枕頭上媽媽的味道還在,從枕頭上飄到空氣里,飄的滿屋子都是……

之後的12年,我無時無刻不在感受著孤獨。但是永遠無法忘懷的,是我那一頭長髮被剪去的那個夜晚,我在夜空里渴望著我的媽媽。


匿名用戶

睡到傍晚六七點,

聞到隔壁鄰居做的晚飯香,

聽到隔壁電視在放著小豬佩奇,小孩在咯咯地笑。

大人說「別看了,快洗手吃飯。」

窗外萬家燈火,

房間一片漆黑,

一人躺在床上,

既不想起來也無法再繼續睡。

甚至鬼壓床似的,

不知這是自己的現實生活,

還是夢中的自己已經醒來。


一然:

有一段時間,因為一些特殊原因,獨居。
晚上定了鬧鍾,結果第二天沒響,上課快遲到了才起床,匆匆忙忙洗漱,換衣服。
結果出門時打翻了放在桌子上的杯子。
因為快遲到了,來不及處理,便沒有管它。
晚上回到家,開門,開燈,抬眼一看,杯子的碎片還躺在地上。
蹲下來撿,不小心被劃破了手。
自己打開自己準備的葯箱,消毒,貼上創口貼。
做完這一切,回頭一看,杯子的一些碎片仍然躺在地上。
我不說話,它也不說話。
我們對望著。
誰也沒有先開口說「對不起」。


Aorqu用戶:
已經有8000多個答案了,目測也不會有人看到我的:(
最孤獨的時候,就是上大學的時候。

上大學之前,對大學充滿了無限的幻想,結果來了後發現不過爾爾:跟周圍的人價值觀相差太大,少有走心的朋友,因為利益問題從前玩的超好的朋友現在也形同陌路了;舍友天天玩遊戲,彼此之間除了遊戲外就沒什麼交流,而我又不喜歡玩;談了個異地的女朋友,本來以為可以一輩子走下去,卻不想匆匆分手,現在有好多心事無人可說,真後悔當時若是一直保持朋友更加了解磨合後再做情侶多好;媽媽說感情談太多會對愛失去希望,現在也不敢再找,因為就算了談了也帶不回老家,結局也是分;於是身邊真的很少有人可以一起說說交心的話,我也走出這個狀態,努力給自己找事做,然而又是一個人,又害怕那種孤獨的感覺。煙癮又增大了,每孤獨一次就來一根,抽到胃疼吐出來似乎整個人才輕松點。

但是這幾天慢慢思考也發現了自己很多的不足,也想到了解決方案,寫在這里可能偏題了,但還是想下來,反正沒人看:

現在大二下,我希望能在大三下利用半年時間環游中國,去尋找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圈子;那麼以此倒退,大三上就要把實驗室的工作安排妥當,大二下就要把各種科目給過了,把駕照拿到手,慢慢把煙戒了,把身體鍛煉好,想想還有很多事可以去做,不能就此頹廢了是吧。

我希望在大學畢業前,能盡量改掉自己自私大男子主義不懂為別人思考浮躁佔有欲強執念深等等問題,以一個成熟的姿態走向社會。從小缺失安全感,特想找個女朋友攜手一生,然而我發現,每次都是我這些爛毛病把她們氣跑的,那麼現在我一定要改變自己,以最好的姿態去遇見未來的你,你會等我的,是吧

加油然然


愛講故事的葉大王:

QQ空間說說設置里有一條叫作僅自己可見。

高三備戰聯考期間,我的手機中了病毒,QQ時常顯示異常登陸,自動在空間里發一些涉黃內容,畫面不忍直視。

那時我還是空間里的段子手,平時經常發一些生活中遇到的趣事,會有許多人朋友點贊、評論、互動。手機QQ自動傳播黃色內容那段時間我恰好在學校,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等看到我說說的同學淫笑著提醒我,那些內容早已被瀏覽、點贊、評論爆炸了,其中不乏有我的父母師長。

我氣急了,頓覺顏面掃地,那些說說猶如附骨之蛆,發了又刪,刪了又發,無窮無盡,一時間我也沒有有效的辦法,索性就設置了說說僅自己可見,關了空間,讓它自己只管發去,反正沒人看得見。

也趁著這次機會,我把手機也給戒了,定了聯考結束前不開QQ的規矩,大半年裡,也真的一次都沒有登過QQ。

聯考結束後,我才重新捧起手機,啟用QQ,大半年的時光,連病毒也消停了,我的空間也恢復了正常。

畢業旅行,和朋友一起去的川渝,臨行前發了一條啟程的動態,在去機場的路上,我捧著手機,不時地打開QQ,等著朋友們給我點贊,在我說說下面評論,那樣我也能藉著機會和他們插科打諢。

奇怪的是,去機場的路上,一小時的車程,沒有人給我點贊,也沒有人評論。

那一個小時里,我就一直捧著手機,盯著熒幕,QQ打開了,看一眼,又關上,刷新了一遍又一遍,蜂窩網重啟了一次又次,可還是沒有看到點贊和評論的消息。

我很鬱悶,心裡想這才半年吶,我堂堂空間靈魂段子手就過氣啦?

我不甘心地把上一條刪了,又重新編輯了一條,發了之後,結果還是一樣。

七月天,去機場的路上一路艷陽高照,大馬路上燙的螞蟻都找不著地兒落腳,可我滿臉都是灰濛蒙的陰雨天,滿心拔涼拔涼的。

到了機場,和朋友們匯合,大傢伙熱情洋溢,有說有笑,可我那是強顏歡笑,心裡都已經罵娘了:你們他媽這么熱情,還不給老子點贊!?

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問他們了:「哎你們見沒見我剛發的說說啊?」

大家一臉懵逼,都說沒看見,見我一臉懷疑,他們還拿出手機把空間列表滑給我看,一路下來,確實沒有我說說的影子。

有個朋友笑著說:「你都大半年沒發了,我上次見你的說說還是發小黃網地址呢,哎,那地址還有不?能不能發點福利?」

朋友一邊說一邊壞笑,旁邊的人都一拍腦袋想起我這件糗事,一起壞笑著揭我的短,我這也才想起這茬,猛然間發現我空間設置了僅自己可見,時間一長我竟給忘了,剛才在車上也只顧鬱悶了,絲毫沒有注意到一旁的標識,這才鬧了誤會。

我連忙打開QQ將設置更改了,又重新將之前的說說編輯重發,這回不到十分鐘,點贊和評論都鋪天蓋地而來,大家說著「靈魂段子手!你終於上線了!」,「死鬼你都跑哪去了,這么久沒看見你發說說都想死我了!」,「不發小黃圖了?真沒勁啊!\壞笑」。

看著這些熟悉的朋友一個個跑來點贊和評論,我剛剛在車上所有的陰郁和委屈都一掃而空,笑著在他們的評論下面一條一條認真的回復,調戲女同學,挑釁男同學。

其實那一天,我曾在某個瞬間哀寞心死,好像被置身於與世隔絕的孤島,被人遺忘,被人遺棄,我曾在無數次傷春悲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時刻說服自己正體味孤獨,心境渲染環境,大有一副孤獨患者的可憐姿態,但那一切不過是身在福中故不以為然的假孤獨罷了,我知道我不是真的孤獨,我有朋友,有家人,有這世上我所愛的一切美好,在悲傷的時候,朋友會借給他們的肩膀,父母會給予我依靠,我因不孤獨而樂意享受孤獨的時刻。

而在那天,我親身體會了孤獨置身於孤島的心境,誤以為被朋友,家人所遺棄,那一刻對著熒幕發呆,焦急等待,殷切盼望的我,才是真正孤獨的,孤獨之處,在於我沒有選擇不孤獨的權力。

那次過後,我真正開始對空間說說這條功能記憶深刻,並在某些時刻使用它。例如我曾經在空間里罵過娘,滿熒幕不入流的臟話污人眼睛,我發過一張自己的自拍,然後在下面評論,「你就是一個大傻逼!」,再評論:「哈哈,我覺得樓上說得對!」,看起來這些舉動很傻對不對,但這並不是我的孤獨時刻,人的一生中,出生前是孤獨的,蜷縮在母親腹中,兩眼一摸黑,靈智未開前是孤獨的,舉世混沌,唯有自己同自己對話,死後百年千年萬年的孤獨更不用說,唯有這靈智已開,落入凡塵的數十年,我們能找到一見如故的摯友,一見傾心的紅顏,大千世界,姿態萬千,暫時逃離孤獨的宿命,但人的本質還是孤獨的,且總在煙花散盡的某一刻,想回歸到孤獨的本質。

我常常在某一個時刻,想獨自一人去吃火鍋,就我一人,沒旁人,自己涮自己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想怎麼吃就怎麼吃,烤肉附議,其他想被我吃的也通通附議。我也常常在某一個時刻,想獨自一人去唱K,就我一人,沒旁人,自己唱自己聽,想唱什麼就唱什麼,想怎麼唱就怎麼唱,不為了和誰爭風頭,就想看青藏高原那最後的高音我到底能唱成什麼鬼樣子。我想獨自一人做的事情太多了,可獨處的時光,獨自完成的事並不總是等同於孤獨,也可能等同於一人份獨享的快樂,這些事,我可以喊朋友一起去做,也可以自己去做,如果我自己去更快樂些,我就自己去,如果和朋友去更快樂些,我就同朋友去,去他媽的孤獨。

QQ空間那條功能叫作僅自己可見,我們人生中許多時刻同樣也是僅自己可見,有選擇的僅自己可見,還不算孤獨,無選擇,無退路的,那才是真孤獨呢。


匿名用戶:
1 三歲時父親被派往城市支援新區建設,沒過幾年下面一個鄉鎮捅出了簍子母親被派去救火結果此後很多年都調不回來,我的國小時代是被輪番寄養在不同親戚家度過的。大概是國小二三年級的時候,我被人順便帶回回自己的家拿一些東西,結果鑰匙掉到蹲的馬桶里了,那時天已經黑了就我一個人在家,親戚家窮沒有電話,父親只是一個模糊的概念,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聯繫到媽媽,哭著給櫃子邊的電話簿上的人逐個打電話找媽媽,當然找不到。因為常年寄人籬下幾周才能見父母和回家一次,最能在情感上建立和家的紐帶的就是那把鑰匙,自己竟然把它弄丟了,年幼無知的我不知該怎麼辦,嚇得渾身發抖,深深的有一種被這個世界拋棄的感覺,絕望得在家嚎啕大哭很久很久,那種孤獨的感覺此後一直伴隨著漫長的成長歲月。

2 後來高中畢業出國讀書,剛開始在一家華文補習中心打工補貼家用,經常夜深了才坐巴士回家,路上會經過一條長長的道路,經常我坐的時候已經很晚了車上除了司機只有我一人,路邊人很少但住宅很多,幾乎家家都是燈火通明。那時候剛離開祖國不久,想到在這個陌生的國度的種種艱難,總是感覺很孤獨,路過那段時都不敢抬頭看窗外的萬家燈火,那麼明那麼亮那麼溫馨卻不屬於,怕看一眼眼淚就要掉下來。

3 後來工作了,作為一名外國女性和公司年紀最小的員工,英文差,沒有任何工作經驗,在絕大部分是青壯年男人的工作環境,忍受著實驗室隨時震破耳膜的轟鳴聲和巨大的操作風險,常常睡不好覺精神恍惚。

一天下班回家做飯時,因為之前煤氣爐不知怎地沒有關,加上廚房當時是密閉的,我在點火的一剎那廚房空氣中的煤氣被點燃,耳邊傳來振聾發聵的一聲巨響,熊熊火焰像一堵牆一樣從上下左右正前方從極度靠近的地方猛地向我奔來燒灼著我,一股巨大的吸力拉扯著頭發和衣服,與此同時皮膚感到被一陣滾滾熱浪灼燒著,瞬時視線範圍內全是跳躍著的不停噴發的鮮紅火焰,置身於火海。我立馬後退兩步並迅速閉上眼,主人房聽到巨響的男生這時跑過來,泄漏的煤氣差不多在這幾秒內已經燒完,火焰恢復到正常水準,看到這一幕,他果斷地關掉煤氣閥門,呆若木雞的我這才恢復意識過來。我眼睛裡好像進了臟東西很難受,身上有一陣灼痛,下意識的地動動胳膊和腿,感覺還可以活動,伸手摸摸臉,一層灰和顆粒夾雜著一些線狀物,感覺不像嚴重毀容了,過了一會才機械地走到浴室照鏡子。臉上非常臟,覆蓋著一層灰和毛髮的細小碎片,睫毛和眉毛完全燒沒了,前面的頭發短了許多,呈現捲曲而膨脹的爆炸狀,如同方便麵一樣,身上還有很多灰和紅腫得地方。我驚魂甫定之下先去洗澡。水珠濺落在身上感到一陣難以忍受的灼痛頓時痛得蹲下了,好一會才適應,我昂起頭讓水沖洗著進入眼睛內的毛髮,空氣中彌漫著頭發被燒焦的蛋白質的味道。並沒有往常認為的經歷大災難後難以抑制的激動情緒,那是的我只是感到一片空白,盲目地清理後事。事後室友告訴我,她存放在廚房裡所有塑料的東西,全部燒焦和燒硬。

我在浴室站了一會打開父母,他們當時要出去旅遊在要上大巴了無暇和我聊天,我叮囑了幾句讓他們注意安全就掛斷了,然後開電腦查找公司免費醫療的合作診所,去附近的診所檢查。坐在等待的長椅上,天已經暗下來,陣陣涼風吹過,摸著糾結成一團的睫毛和如線團般的發尾,感受著身上隱隱的灼痛,忍不住捧著臉流下淚來,那一刻只有無盡的孤獨。

煤氣爆炸那天是2011年6月3日


月佬:

積攢了整整一天的情緒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想跟對方說說話哪怕是發泄一下也好。

對方一句早點睡。瞬間噎回去了所有的話。

大家都是疲憊的。都不容易。為了各自的生活各自的目標所奮斗。所以永遠要理解的。不在身邊就是無法做到及時安慰與互相陪伴。都理解。而且我知道對方有多愛我。他也很累。

可是經常會自己掉眼淚卻不告訴任何人。因為自己也內心清楚根本沒有發生什麼是自己太弱了而已。家人的視訊慢慢的也不太想接了。因為每次無論再累也要裝作一副神采奕奕的樣子跟他們說話怕他們擔心更多的是怕只要看見我狀態不好就會嘲諷我還不是一事無成你以為你能有什麼大作為的表情。我並不記恨這種行為。我只是淡淡得有些厭倦與隔離。畢竟誰都不能感同身受去理解自己。十來歲的時候我就知道了這個道理。和和氣氣熱熱鬧就已經很好了。越來越不想生事端也沒有了前幾年不被理解的絕望與痛苦。就是淡淡的。對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

我從小就是這樣淡淡的。

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做事。一個人經歷酸甜苦辣。一個人兵荒馬亂。一個人絞盡腦汁想要在自己想待的地方待下去。一個人喜歡的電影。一個人喜歡的書。一個人喜歡的狀態以及一個人的一個人。這裡面的一個人指的就是一種狀態。並非就是單純的一個人。

我經常會想孤獨到底是什麼。以前覺得是一個人生活。後來發現自己竟然嚮往一個人生活。慢慢的又覺得孤獨是不被理解,不被接納,不被包容。但是我又發現其實這些東西都是要自救的。直到現在,我擁有了一個人的生活,擁有了你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罷的心態我才發現。孤獨是對自己的放逐。無限期的放逐。它讓你的心自由。也讓你的心判決無期。這世界上會有很多你愛的愛你的人。這段路有的人會陪你走有的人會半路離開,有的人愛你像愛自己,有的人愛你也只是因為他更愛自己。所以孤獨從未被定義,至少在我這里是這樣的。你享受孤獨的時候你會覺得愜意。你忍受孤獨的時候你會覺得煎熬。可是生命這么長又這么短。無論與否。痛苦煎熬疲憊落寞傷心絕望,可能也會是上天給你的禮物。

所以在每次落淚的時候我也會告訴我自己。

哭完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可能你還會傷心的哭也有可能你會開心地笑。


流浪的smelly cat:

最孤獨的時候,是在聖誕節,沒有朋友,沒有家人在身邊,連男朋友都沒有,還在聽Edson的”Lonely, Lonely Chrismas”的時候,眼淚刷刷的往下掉啊…


大豆兒:

一個人旅行,有的時候會很想拍張全身照。

補個有深度的點。
手拖拉桿箱,適逢拉肚子,各路英雄好漢誰能幫我看個包?


匿名用戶:
極其想念一個已經沒有資格想念的人,卻既不能讓他知道也不能讓別人知道。連在Aorqu上稍微抒發一下也要記得匿名才行(笑)(我說這樣應該不會出現在關注我的人的TL上吧?)


追風師兄:

一個人想到如果自己現在在家突然暴斃,可能很久也不會有人察覺到他的離開。

這個時刻,他能有多孤獨呢?


此心光明:

你知道嗎?

我能跟任何不同三觀、不同層次的人都友好相處。

許多剛認識的人能很快信任我並且找我談心。
那種幾年無法對別人說的話,都告訴我。

我總是太容易就得到別人信任、尊重和贊美。

我可以輕易避免所有矛盾和爭吵。

我能敏銳地發現所有情感變化與需要。

我善於用時間淡化所有人際關繫上的失誤。

我從國小開始就被老師叫作「人氣王」。

我從不怕有那麼少數人記恨我,從不怕有人說我壞話。
因為我有底氣。
我知道他們說出的話沒有人會贊同。
我知道民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民眾的力量是我最強大的後盾。

有人說這是我的特性。
有人說羨慕我。

可這樣的特性帶給我的壞處是,我沒有一個熟人。
我也知道朋友互損其實很溫馨,但我並不知道自己遇到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所以當朋友損我的時候,我只是尷尬地笑著沉默。我不想也不會損回去。
我怕哪一句話不對,傷害了他們的自尊心。

久而久之,他們有了新的可以損的人。
他們對我的態度,尊重且疏遠。

當大家抱團在一起時,我只適合當一個旁觀者。
那個走在最後的小透明就是我。
我只適合一對一的談話。
我可以看清所有事物,卻看不清我自己。

我知道大家都喜歡我。
卻沒人愛我。

也許是我習慣和這個世界保持距離。
不遠不近。
也許是我知道這樣才能避免更多的傷害。
我知道親密的人免不了相愛相殺。
所以我推開了所有人,同性異性。
也許我其實是玻璃心。

——6.23——
天啦嚕……20個贊……我怕是要火了……


我覺得咸粽子好吃:

下了兩天雨。

關了燈才發現,窗外的天空猩紅色。

想起某天下午,騎著單車被淋了一身。

天空也一樣陰沉。

有時以為自己仍淋著雨,困在那場雨中。

推著單車,衣服褲子濕透了貼在身上。

道路也糟糕。

黃土被沖落,一路的泥沙。

「怎麼辦……回家也沒有乾淨的衣服。」

「也沒人在家。」

「幾天都在停電。」

這么想著,便覺得回家也沒必要。

索性悠悠地走著,不慌不忙。

路上的人們奔走不停。

公交站牌下躲著雨的人,看我慢慢推著車,也不跑。

想笑又不好意思。

大概覺得「傻逼,下雨都不跑」。

我跑屁。

上坡路段,一身沒半點乾的。

還跑?

但那天淋了雨後,也沒感冒。

就是難受。

躺在客廳的沙發上,外頭的雨淅淅瀝瀝。

朋友躺在醫院的床,打來電話問我為什麼不去看他。

我說上課。

他說那你他媽別來,操。

之後,第二天我還是去了醫院。

翹了半天課。

他在床上苦笑,「哥們兒蛋疼。」

我知道他蛋疼,睾丸炎。

醫生一臉平靜,大概見多了年輕的蛋。

隔壁床位也一男的,二十歲左右。

醫生把他叫進洗手間,好一會兒才出來。

我沒明白什麼情況。

他笑笑,「割包皮。」

「包皮」?

沒懂。

坐床腳那兒跟他聊了這幾天發生的事。

說起天氣,學校里的姑娘。

我說我懷念以前,還是個五六年級的屁孩時,總坐在他家門前的長凳,看著天空。

天空很乾凈。

他說他也懷念,雖然那時很窮,現在也窮。

我們想起國中。

國中一姑娘,叫王蕾。

短髮,中性的打扮,有點像景甜。

但她沒演爛片。

我喜歡她,他也喜歡她。

所以我們都在追她。

其實就我追。

他太慫,喜歡也不敢搭話,甚至不發條消息。

我跟她第一條資訊就「我喜歡你」。

她一臉懵,「你是?」

我:「隔壁班的XX,總戴帽子那個。」

她:「哦,有點印象。」

然後吧啦吧啦聊了一中午。

又巴啦吧啦聊了一星期。

說了一堆關於以後。

她說想當鋼琴老師,我想當琴行老闆。

我感覺我們很聊得來,直到出現一男的。

體育隊一傻大個。

我對傻大個一般有好感,覺得看起來傻的人都心地善良。

但這個不是。

這哥們兒在貼吧上跟我互懟。

我那會兒十五六歲,正是日天日地日空氣的年紀。

所以我跟她說,別跟那誰誰聊天,不是什麼好鳥。

她一聽,「我覺得還好,他人挺好的。」

然後我放棄了。

你喜歡傻逼,我喜歡你。

我不傻逼了?

所以拉黑了她,沒再說話。

估計她也想不通,怎麼說得好好的消失了。

但十五六歲的年紀,就是狂。

就是沒腦。

他問我,怎麼跟她掰了。

我說我傻逼。

他笑笑,「你這樣的人,以後多沒意思。」

我覺得也是。

我這樣的人,活了這些年。

還他媽越活越寬容。

後來,我終於也打傘,也有穿雨衣。

曾經覺得雨衣是最蠢的東西的我,還是妥協了。

其實無論誰穿上,都難看得像個四十歲大叔。

盡管雨衣下是十七八歲的我。

但沒人在乎。

十七八歲,什麼也改變不了。

兜里二十塊錢樂半天的年紀。

淋一身雨,也不怕感冒的年紀。

再之後,躺在出租屋裡,看著窗外的雨滴滴答答落在窗檯。

卻覺得很冷。

海南的天氣從不會冷。

但身上的衣服、被子,好像都是濕的。

泡在水裡一樣。

閉上眼還想起那時淋著雨的模樣,糟糕的天氣。

路旁似笑非笑的人。

在醫院里,我們聊起以後的人生。

他說想開個糖果屋,賣一堆甜點和零食。

我說大男人開什麼糖果屋。

他說你不懂,就是很好看。

我是不懂。

他問我想幹嘛,我說背上吉他和畫板,走人。

離得遠遠的,誰也找不著。

無人區、荒漠,都行。

他說太扯,人不能活得這么理想。

我說糖果屋不扯?

他想想,「也是。」

又不知過了幾年,我們沒再提起理想。

沒說起糖果屋。

沒有吉他,也沒有畫板。

他成了機場安檢,每天朋友圈裡的動態都是「加班」和「疲憊」。

我從公司辭職大半年,呆在出租屋裡發霉。

王蕾去了國稅局,吃上了公家飯。

我們都沒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

但無所謂了。

外頭的雨還在下,總有人被淋得一身濕。

希望他們沒那麼倒霉,回家後有乾淨的衣服。

睡一覺醒,天氣會放晴。

人生未必。

但總得活下去。

祝你好運。

公眾號:冷酒。

微博:我覺得咸粽子好吃。

生活瑣碎,雞毛蒜皮。


百里未步:

高中的時候去堂姐家玩,在她電腦上掛著qq,趁我去上廁所的時候,堂姐惡作劇用我的qq給所有的好友發了句我愛你,當時心裡想著完了絕對要解釋到嘴軟。結果……沒有一個人回復我。就我一個人傻逼的坐在電腦前等著………【不會再愛了】


坤坤kk:

現在
我趴在床上
微信沒有消息
朋友圈沒人更新
b站也沒有關注的阿婆主投稿
Aorqu上沒有感興趣的問題
死黨群里沒人斗圖

想發朋友圈 碼字 又覺得沒人會感同身受 關心我 一個字一個字刪除。
現在來到Aorqu,搜索「孤獨」想了解別人孤獨的時候是種什麼體驗。
在這一個小時前,我一個人從籃球場打球回來 渾身是汗,運動真的很舒服。這段時間老家沒有朋友在,每天晚上我都會去籃球場待著,打球或者看別人打球 和陌生人打球。

孤獨在你內心空虛的時候很痛苦,但是當你心裡有夢想 有想做的事情。你會享受這片刻的孤獨 審視自己的內心。 孤獨讓我變得優秀。


ED.0609:

微信專門放了好久才滿懷期待地打開
沒有一條資訊


Aorqu用戶:
有話沒人聽,有苦無人訴
於是學會了自言自語,一個人交換兩個人的意見。


敏敏敏敏敏:

想說一個很長的故事8000多的答案可能沒人看了吧,就不匿名了。
初二的時候父親去世了,那天早上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給我做了早餐,水煮蛋和熱牛奶,然後看著我背著書包目送我去了學校,那天早上他吃了前一天晚上的剩飯煮的粥。晚上晚自習到了一半,班導突然叫我出去,看到叔叔伯伯們來接我,他們叫我不要哭,快到醫院見我爸爸最後一面。當時我就懵了,早上還好好的人怎麼就最後一面了。去到醫院,老媽已經哭暈在了地上喊著,老三,你怎麼就去了。我後知後覺的走了過去,腦子一片空白握著我爸的手,他抽搐著,直到我伯伯說,你放心走吧,我會好好照顧他們娘倆的。那年,我15歲。
之後的幾年,我的母親得了嚴重的抑鬱症。我都陪著她睡。我爸去的前兩年過得還好,然而我母親的抑鬱卻沒有好過。在我高二高三的時候,她頻繁進出精神病院,而我只能頻繁輾轉不同的叔叔伯伯家。在她在家的時候,每天早上醒來,都會看到她用一種非常絕望的眼神看著我,好像每一眼都是最後一眼的樣子。我高二一個早晨,我睜開眼沒有看到她,在我準備出門的時候看到她回來了。我問她你去哪了,她很平靜的對我說,她去自殺,水太涼了她不敢下午。那個早晨,我在上學的路上哭了好久好久。
情況一直沒有變好,在我上大學後,她越來越頻繁的犯病。活不下去成了我和她之間最常的對話。有一段時間我很害怕她給我打電話,害怕聽到她說她活不下去了。可是她是我的媽媽,我只能盡我所能,隔天給她打電話,一有假期就跑回家裡陪她。然而,或許孤獨已經淹沒了她,她在她的世界裡已經無法走出來,最後我還是沒有留住她。那年,我21歲。在她去的前一天早上,她給我打電話說,生活費提前打給你,多給你1000塊,買點東西。卻沒想到第二天早上,電話轟炸了我的手機,告訴我,你媽去了,快點回家。我不知道我如何渾渾噩噩的回到了家裡,跑到殯儀館見了她最後一面,我的家裡人沒有一個人出面,幾個朋友問詢趕回來陪我辦完了喪事。殯儀館里,她好像一切都沒有變,我問師傅,她身上都有個玉鐲可以拿給我嗎。師傅說,她的手被老鼠咬爛了。
之後生活還在繼續。其實,她們走了並不會影響正常的生活。只是一切都變了。天涼了,不會再有人叮囑你穿衣。回到原來的城市卻沒有理所應當稱為一個家的地方。不會再有人像他們一樣愛我。
感情生活也陸陸續續談了幾場失敗的戀愛。答主條件還不錯,碰到的基本都是沖著外在來的人。也由於自身經歷有關,很難遇到契合的人,所以倍感孤獨。
我所認為的孤獨就是沒有自己理所應當存在的地方,好像浮萍般飄飄盪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