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孤獨的時刻是什麼?

問題描述:最近看過一本書《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其中有一段寫的不錯。 孤獨是一顆值得理解的心靈尋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劇性的;無聊是一顆空虛的心靈尋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劇性的;寂寞是尋求普通人間溫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我最孤獨的時候就是無聊和寂寞過後無法排解才讓我感到孤獨!
, , , ,
Myleon:

千里迢迢背井離鄉,下了火車正是傍晚,萬家燈火,沒有一盞是為我點亮。
以下2015年10月27日更新:
不知不覺1000多贊,作為沒啥存在感的小透明感謝各位抬愛。
三年前正在異地求學,隻身一人難免有些矯情。現在想想大學期間雖然沒什麼建樹也頗有遺憾,但是還有很多開心的地方,見不同的風景,識不一樣的人生,心境和性格也有挺大的改變。
現在畢業回到了家鄉附近的二線城市。生活並不艱苦但是特別迷茫,想得太多而讀書和實踐太少。
慶幸的是,經歷了很多孤獨,也越來越會與自己相處。順祝諸位安好。


無塵幻俠:

此問題的第7656個回答,如果你點贊,那麼你就是比我更孤獨的一個。


小表妹:

我出生的時候我阿么把我送人,外婆這邊把我找回來,我就一直養在外婆家,四歲才回自己家。沒有母乳餵養,不知道母親的懷抱到底有多柔軟。
我八歲的時候偷聽到我爸媽要生一個弟弟
我十歲的時候弟弟來了,也是那一年,我離家讀書,開始住宿,開始習慣冰冷的冬天自己洗衣服,習慣每個月的月底吃泡麵,習慣無窮無盡的孤獨。
我高中到了更遠的地方念書,高二之後搬出學校一個人住校外,打雷下雨的時間,在教室里上課,我卻要擔心房間的窗戶是不是開著,陽台的衣服有沒有收。早上急急忙忙出門打翻的牛奶,下了晚自習到家早就干在了地上。
夏天的晚上,下了晚自習自己洗完澡再洗完衣服,到陽台晾衣服的時候總喜歡傻乎乎地看天空,看有沒有星星,看月亮幾時圓幾時缺。冬天的晚上下了晚自習回來繼續做數學,到十二點上床的時候,腳已經沒有任何感覺。
這期間事無巨細,都是我一個人,成績差,沒有窩心朋友,自己處了六年的好朋友有了男朋友,我們完全不在彼此的生活里。
也就是那時候,慢慢失望的吧,這些事我也沒有力氣去跟任何人細說,大大小小依然壓在我心裡過不去,寫幾個句子,幾年就過去了,可是這幾年到底是怎麼過去的,也就只有我自己能明白。
我也成為過別人口裡的墮落少女,染誇張的頭發,出去玩就抽煙,跟著所謂的同學到這個酒吧那個夜店,嬉笑怒罵,在堅守良知底線和破罐破摔這二者里糾纏折磨,在無數個深夜悔恨失意。

孤獨是心靈的獵手,把我所有的天真爛漫都搶走了,我不知道我這樣算不算好,我後來看了很多書,跟著書里的主角們去過各個年代各個角落,也被那些為大家嘲笑的雞湯洗過腦,最後還好,笑眯眯的走到了現在。

還是那個善良,膽小的姑娘,敏感的同時又窩心,固執的同時也真誠,一點都沒法討厭自己,即使我有那麼多不完美,那麼多伶俐的刺,可是有時候我作為局外人看看自己,我真的佩服自己,畢竟走到這一步,跌倒的時候都沒有哭。

加繆在《鼠疫》里說過一句話,對未來的真正慷慨,是把一切獻給現在。

而我正在做這樣的事。

說多了好像有點偏題,我不知道自己最孤獨的時刻到底是何時,因為這么多年我一直孤獨著,甚至我開始享受這種孤獨,它讓我沉靜,有足夠的時間問問自己的心,周國平說過,一個人不能和身邊的人做朋友,是性格的缺陷,但是一個人不能夠獨處,忍受孤獨,是靈魂的缺陷。

想到這里,其實一點都不孤獨。


摩的司機:

我發現當人們在講孤獨的時候常常講的不是同一個東西,似乎孤獨蘊含多重的層次,但沒有詞匯來將它們細分。
每一種孤獨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有深刻有膚淺,有的孤獨是一種痛苦,有的孤獨是一種平靜的享受。或許它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東西,只是人們詞匯匱乏,用一個詞匯把它們歸在一起,取了同一個名字。
允許我偏個題,給它們歸個類。

一、找不到分享的對象

  • 一個人看喜劇片,在空曠的屋子裡忍不住大笑,突然停下來的時候會感到孤獨
  • 一個人躺屋頂看流星,並且那天晚上的流星特別多
  • 一個人煮飯一個人吃,並且發現某兩種食材搭配後意外地好吃
  • 一個人旅行看美麗的風景,美得你確信除了你其他人肯定從來都沒見過
  • 。。。。。。。

二、找不到傾訴的對象

找不到傾訴的對象,找到了說出來他/她也不能理解

三、別人離開了,留下了自己

失去分享的對象,失去傾訴的對象
最理解自己的人離開了,從此再也找不到人說話

四、不被理解,被誤解

  • 特別是不被自己最信任的朋友或自己最喜歡的人理解時候
  • 被中學老師當作有自殺傾向的問題小孩,關到小屋子裡做心理輔導,一心想把你拯救成弱智兒童歡樂多:「孩子,你要開心點啊,你要陽光點啊,不要悶悶不樂啊!」
  • 自己最認真對待的事情在別人眼裡只是一個玩笑,自己當作玩笑看的事情卻發現別人很當真,發現自己和在座的人不是一類人。(三觀不合)

五、被孤立,被用奇怪的眼神看待

  • 一個胖子被一群瘦子嘲笑,並且發現他們在互相比誰的措辭更好笑些
  • 捉迷藏輪到自己閉眼趴牆上數數的時候,其他人偷偷商量好瞞著你跑到池塘游泳,只剩你一個人趴在牆上數數
  • 幼稚園 喜歡的女生對自己說:「再也不和你好了,臭不要臉」然後真的再也不和你好了
  • 以及成年後類似以上的事情。

六、leave me alone

當找不到分享的對象時,就和自己分享。
當找不到傾訴的對象時,就和自己傾訴。
沒有誰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了。
有時候孤獨是一種需要,在人群中磨合累了,感到自己需要孤獨一會兒,便自覺在人群中安靜下來,或者離開。

「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他的思想是自由的,他面對的是真正的自己,人類的思想一切都源與此處。孤獨者, 不管他處於什麼樣的環境他都能讓自己安靜,他都能自得其樂。」

七、病

如果說孤獨並不一定代表痛苦的話,那麼這些孩子的孤獨一定是我們無法理解的痛苦: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962623/

八、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生命的本質就是孤獨的。不管你擁有什麼。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出現在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次來自陰道的空投,一次來歷不明,一次下落不明。人來人往,浮光掠影。日常中把這世界和生活習以為常了,但某一刻會突然湧起莫名的「空投感」:你為什麼會處在此時此刻此地做這些事和這些人說這些話?從陰道爬出來以後我們就開始迷路了。
這個世界永遠都是陌生,理解是奢侈的,你永遠想不起來時的路。不管你擁有什麼,我們生來就是孤獨。


匿名用戶:
你點開手機。
簡訊,沒有人給你發簡訊。
你點開微博,沒有人@你,沒有人評論你發過的動態,也沒有人給你點贊。
你有些無所事事。
點開微信,大家熱火朝天地聊著天,你卻發現,你插不進嘴,你只好沉默。
點開Aorqu,更新依舊在繼續,你的回答卻沒有任何人贊同、感謝、評論,你自我感覺回答的還不錯呢。
點開淘寶,很好,買家還沒發貨,湊上去問問:不好意思問一下,為什麼還不發貨呢?
沒有人理你。
點開各種app,沒有人,沒有人。
你只好刷起了微博,
這個微博真有意思!我要分享給別人!
點開列表,一瞬間,我該艾特誰呢?
算了,大家同一個熱門,她們也會看到吧。
哈哈哈哈哈這個真有意思,和評論下的人交流,好吧,依舊沒人搭理,大家似乎只熱衷於撕X交流,友好和談還是算了吧。
無論幹什麼沒人點贊、沒人評論、沒人搭理,就像你站在熱鬧的集市卻被所有人隔絕成了一個孤島。
而現實生活中,你想跟人說話,左邊是空曠,右邊是陌生人,你沒有那麼厚的臉皮去打擾別人。
你一個人捧著一盒葡萄走出圖書館,你想,如果在路上有人看你,你會把葡萄分她一個。
你一路吃葡萄吃的很飽,很開心,你的葡萄一個也沒分出去,沒人看你,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大家都忙著和周圍人交流一天的心情和事情,而你,吃著葡萄,兩耳不聞。
你走過一處比較黑暗的地方,開心地甩了甩自己的袖子,然後滿意地笑了,其實一個人也挺好的。
你又走過一處比較黑暗的地方,你悄悄跟著前面人的步子,一步一步,自己都被自己逗笑了。
你回到寢室,在推開寢室門的那一刻,你和對面的姑娘眼神交流了一下,你沖她傻笑了一下,然後進了寢室。
進了寢室,只有朋友搭理你,只是她沒有問你,你為什麼這么開心,她只說你看起來像個傻子。
沒有人知道你在路上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足以讓你這么開心,因為沒有人在意。
朋友在扣手機,和對象和媽媽聊天。
你沒有男朋友,想聯系一下自己的朋友,你才發現,失去的失去,考研的考研,有男朋友的都忙著和男朋友聊天。
你有點悵然若失。
你突然想起回來的路上遇見了以前的朋友,你遠遠走在她身後,聽見她和男朋友開心地聊著天,你還是沒上前打擾她,你願意一個人孤獨著,也不願意聽別人在描述她們的愛情。
你還安慰自己,沒什麼的,習慣了就好。
你坐在床上屈起膝蓋,才發現自己的腿青了一塊,你想想,原來是今天挪椅子的時候磕到了椅子的尖角上,你當時真的很疼啊,你卻一瘸一拐安靜地坐下,哪怕平靜的面容下已經開始瘋狂地尖叫,現實里你只是動作艱難地換了個動作減輕疼痛。
當時你那麼疼,轉眼間如果不是看見了,你也不會想起這件事。
你又想起路上遇見了大二學長釣大一國小妹裝逼的樣子,以及國小妹羞澀地不敢看學長的樣子,你還暗暗吐槽,太裝逼了。
你一路上遇見太多太多的人和事,你本想和人分享,你卻發現,一進了宿舍門你什麼都忘了,孤獨是你自己的,而熱鬧是大家的。
你學了一天的習,安靜下來卻覺得自己很孤獨。
你無所事事在寢室晃來晃去,沒人問你在幹什麼,你似乎有很多話很多話想說,你似乎也只想和一個人在一起坐一會,可是你最終自己回到床上,拿起單詞書,順便點開了今天沒聽完的歌。
關燈了,你戴上眼罩,思維瞬間沉浸在黑暗裡…
第二天你一覺醒來,睡得很好,一閉上眼就睡著了,你想,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孤獨。

沒有愛人也沒有花,
沒有大海也沒有船。


豹家明:

一個人去吃自助餐

取餐回來後發現餐具已被服務員收走….


變色熒幕:

大學四年期間,住六人寢室,在後三年半里,其他五人完全不跟你說話,當你不存在。而我又生怕別人知道這件事,因此不敢提出換宿舍。就這么在那間寢室里呆到了畢業。

我用三年半的時間,切身體會到了為什麼冷淡,也可以成為一種暴力。

因此,我想告訴大家一件事,請絕對,絕對,絕對不要對人使用冷暴力。和熱暴力不同,使用冷暴力的人,並不會很直觀地感受到自己做了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他們甚至很難對此有所察覺。但冷暴力是太過可怕的一樁懲罰,體會過它可怕程度的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大家:值得讓你用這種方式去懲罰的人,你一生想遇到超過一個,恐怕都難。

—————————————————————————————————————–

更新:

早上起來看了下評論區。首先感謝許多人對我的關心與善語。

當然,也有許多朋友在問,是不是你做得太差勁,是不是你隱瞞了什麼?畢竟五個人同時疏遠一個人的情況少之又少,很難想像這只是一個人的錯。

我能理解你們的懷疑。對此,我只能說,我不知道。

對,我真的不知道。畢竟這么多年過去了(我12年大學部畢業),我也再沒有去聯系過他們任何人(包括e),當然也更不想去聯系,因此很多細節,沒法相互驗證了。

但我確實很難想像,我得是做過多糟糕的事情,才能值得被這么對待。我一直在想,我有那麼糟糕么?畢竟我和其他人的相處,好像還算正常吧?比如說走在路上,人家也會主動和我打招呼。也曾和學生會里的學姐學弟學妹,徹夜聊天喝酒哭著錯失了多少場多少場愛情。評論區里講的那些被主動疏遠的人身上的毛病(撒謊,裝逼,挑撥,耍心機,多管閑事),我真的一件都沒做過啊。至少,我和除室友之外的人的人際交往很正常啊。

或許,是其他的問題,比如有些邋遢?但好像,都是可以通過溝通解決的吧?

在網路上,這其實是個無解的問題,因為我這里只是一面之詞,所以你們再不相信我,我完全可以理解。

所以,我想說的重點,還是下面這兩點:

  1. 冷暴力的產生,比你想像得要容易許多
  2. 它很可怕,真的,如果你一定要使用它,請至少,三思一下。很少有人,能值得讓你這么做。

有意思的是,寫到這里,我突然明白了。冷暴力的產生之所以會如此輕易,不正是因為實施者,往往意識不到自己實際上是在做什麼,並且也不知道冷暴力是多可怕的一件事么?既然沒有切身體會,那我這里再怎麼強調,又能起多大的作用呢?

這是真正的悖論。

—————————————————————————————————–

這是我人生中最慘痛的一段經歷。這件事,我到目前為止,只跟家人和女朋友說過。因為我覺得說出這種事,就像是在說自己是個很糟糕的人一樣。不過我還是決定在這里把它說出來,因為我想給大家提一個醒。

先說一下事情是怎麼演變成那種樣子的:

大學部讀的是外國語學院,寢室里其他五人也都是學語言的,這里暫且用abcde來代替他們。其中e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和e是班上唯二的兩個男生。abcd則是其他語種的學生。

第一個學期一開始,跟寢室里的人的交流一切正常。但兩個月後,我和a有了一次小沖突。

a是院學生會成員,之前從其他院系轉專業而來,比我們大一歲,算是寢室里的「老大哥」。有一次聊天的時候,a說道我們寢室這個月的衛生分很低,但明明大家都努力保持衛生了。聽到這句話,當時也不知怎麼回事,我腦子一抽,罵了檢查的學生兩句。

沒想到a突然臉色一板,很嚴肅的對我說道:「你知道嗎?其實扣的分就是扣在你身上!你的位置才是最亂的!」

聽他這么說,我連忙向a道歉,並且保證以後會好好搞衛生,不再讓寢室被扣分。

我生怕a就此心存芥蒂,因此第二天趁我們兩人獨處時,又過去道歉了一次。他則表示沒關系,以後注意點就好。

我以為這事就這么過去了。寢室里的人際關系,彷彿又回到了以前的其樂融融的狀態。

直到學期末的一天,當時我正一個人在寢室里。突然門開了,abcde開心地走了進來,聊著他們剛剛去某個景區遊玩,盪舟湖上的經歷。我幾乎是不假思索地問道他們:「怎麼沒叫我?」

其中一人回答道:「我們是坐汽車去的,你上次暈車暈得那麼厲害,當然就不敢叫你咯。」

這似乎是個說得過去的說法,我當時雖然心裡開始懷疑,但也沒說太多。

時間到了下學期,我猛然發現,事情已經變得很不對勁了。

簡單點說,就是五個人,突然都不理你了,是真正的完全不理。你跟他們搭話,他們才會勉強回你。而那樣的對話,恐怕你經歷一次,便也不會有繼續嘗試的念頭。

生活中的不便變得越來越多:

一起上大課的時候,他們一起佔座,但並不會給你留位置。接著他們在下課後一起離開,完全不會等你。

e和我是同班同學。第一學期時,由於班上只有我們兩個男生。我們一般都是一起去上課,課上也坐一起。可是從第二學期開始,他便完全與我劃清了界限,不再與我同行,也不再與我同桌。班上的女生們問:「你們怎麼不坐一起了?」我也只能尷尬得笑笑。

系裡組織同學一起去旅遊。我在報了名交了車費之後,卻最終還是在出發當天,告訴別人我不去了。

晚上過了門禁的時間回寢室。一般人可以直接叫舍友下來開門。我試著發簡訊,可惜沒人回。我繞到陽台(我們寢室在二樓,廁所也在陽台)那裡,等到c上廁所的時候,小聲求他能不能幫我開個門。結果他看著樓下的我,朝我的方向吐了一口痰。

我不敢讓其他人,尤其是隔壁寢室的人知道這件事。因為我怕他們覺得我是個爛室友。好笑的是,雖然從來沒問過隔壁寢室的人,有沒有早早就發現這件事。但至少在那個時候,每當出現類似上面這樣的情況時,我都是很尷尬並且惶恐的。或許,腦筋稍微靈活一些的人,在這三年半的時間里,都會有所察覺吧。

總之,從第二學期開始,我便猶如活在地獄之中。每天回到寢室,沒有人會和你說話。他們完全就當你不存在。

我很難描述這是一種怎樣的痛苦。恐怕沒有經歷過的人,是完全無法想像的。那種孤獨,煎熬和絕望,每當你身處寢室之中的時候,就會如百足蟯蟲一樣時時啃噬著你的神經。你的心態總是壓抑卻又無處發泄的。你的心裡會開始冒出一些奇怪的念頭,一些你之前覺得自己絕不會去嘗試的念頭。比如,乾脆……

但我真的不是那種很糟糕的人。在寢室之外,我也有不少朋友。他們覺得我是很開朗的人,也很能逗人開心。跟我相處至少絕不是件很令人難受的事情。

或許我在與寢室里這五人交往的時候,有過不少做得不好的地方。但真的,絕對沒有一件,能夠值得上讓他們用如此「隆重」的態度來對待。

當然,當時我還是會時不時質疑一下自己,想是不是自己做得實在太差。直到畢業晚宴那天,e走過來,抱著我說了一句:「對不起,他們不應該那樣對你。」

我拍了拍e的肩膀,說了句:「謝謝,這句話對我很重要。」

啰啰嗦嗦說了這么一大堆,其實也是想讓大家看到,冷暴力的出現,其實非常容易。有些人在實施它的時候,恐怕都意識不到自己實際上是在做什麼。但它卻絕對能在不知不覺間,對他人造成你所無法想像到的傷害。

別讓自己,背上這樣一種罪孽。


何汐:

其實人在身體健康的時候,一切孤獨都是可以被忍受,甚至於無形中忽略的。
只有在生病受傷時,身心上的兩重疲憊,才會在不經意間激發人性脆弱的一面。

比如一個人受傷,左手給右手上藥的時候。
比如一個人生病,爸媽沒時間照顧自己,自己也沒時間讓他們照顧的時候。
比如一個人打吊瓶,沒扎針的手被肩膀上大包小包壓的使不上力掛不上去越來越低,眼睜睜看著血液被氣壓抽起進入輸液管中的時候。
比如一個人喝葯,左手剛擦完外傷的軟膏無法動彈,僅憑一隻右手卻連小瓶裝的藿香正氣水都戳不進去的時候。

孤獨感,來自於對當前處境的強烈體驗,出於本能迫切地想尋找他人分享此刻的感受,卻發現無人可以訴說,無人適合傾聽。

總覺得自己某刻的樣子狼狽又惡心,但對自己卻決不敢使用「可憐」「凄慘」等字眼。因為一旦覺得自己可憐,必然心生委屈,必然眼淚決堤,必然情緒一發不可收。
總覺得自己沒有「作」的資格,但是的確有些孤獨,忍住不顯露脆弱已經足夠艱難,真的無法稱其為享受。

彼時的你或許已經清醒地認知到: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有義務分擔你的任何苦痛。

而最孤獨,最清醒而無力的認知卻在於:
所有的陪伴或許都是短暫的。
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有能力分擔你的任何苦痛。

——————————————————————————————————————————————–
本來是在生病受傷的某個瞬間深感無能為力,一時情緒波動編輯的答案,結果收穫了很多突如其來的贊同和關心,深感惶恐,找時間來進行刪改和補充。

沒想到某些在我事後看來覺得有些「做作」和「矯情」的細節,也引發了一些人的共鳴。

其實我們越長大,越是分不清「小題大做」和「的確有些嚴重」的界限。
於是越是在意他人的評價,越是強行忽略自己的感受,越是習慣堅強隱忍,越是喜歡搶在他人前面說出「真沒什麼大不了的,放心吧」的話語。

渴望著溫暖,又深知其短暫,也已經習慣了不公開顯露脆弱,怕人擔心,怕人嘲笑,所以總會在嘴上逞強。

嘴上逞強的人,最怕聽到來自他人的關心。
僅僅是看到或聽到【心疼】兩個字,就足以讓人猝不及防地情緒涌動,難以自拔。

想起自己去年年底的時候,走在下班路上經過工地,突然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整個拍倒在地,原來是某塊安全防護板被工捷運臂碰倒砸到了我身上。
很疼。
然而當時我卻分不清楚,這和走了路上摔了一跤是什麼區別。
別人緊張地把我扶起來時,我滿腦子想著都這么大人了還被圍觀好丟人,居然疼掉了幾滴眼淚真不好意思,趕緊從地上爬起來擺擺手拍拍灰謝絕人家把自己送醫院,一顛一跛走回了家。回到家才發現膝蓋和手肘多處擦傷出血,似乎比想像中嚴重。
輕描淡寫地寫了事情始末發了朋友圈後,竟然得到一眾人的驚訝和關心,還有人提醒我去查有沒有輕微腦震蕩以防腦部淤血時,我這才意識到:
原來大家都覺得情況嚴重啊……
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可以哭了?
直到那一刻,忍了許久的眼淚才噴薄而出。看到「傻孩子,你怎麼這么能忍,怎麼不早說」的時候,所有情緒更是丟盔棄甲,潰不成軍。

現在看到膝蓋上淡淡的印記,我在想,
既然時間能淡化很多苦痛,既然很多情緒註定需要自己消化,既然總會有那麼一瞬間負面情緒會被激發所有心底的難受都會放大。
那麼在情緒來臨的一瞬間,我們是不是可以選擇不再逃避。
對自己再寬容一些:任何負面情緒,偶爾沉浸一陣子都是能被理解的,只要不要時常掛在嘴邊,也不要太久就好。
想哭就哭出來,哭完了,睡一覺也許就好了~

無論如何,史鐵生的《我與地壇》有一段話我很喜歡,謹以此結尾:

要是有些事我沒說,地壇,你別以為是我忘了,我什麼也沒忘,但是有些事只適合收藏。不能說,也不能想,卻又不能忘。它們不能變成語言,它們無法變成語言,一旦變成語言就不再是它們了。它們是一片朦朧的溫馨與寂寥,是一片成熟的希望與絕望,它們的領地只有兩處:心與墳墓。比如說郵票,有些是用於寄信的,有些僅僅是為了收藏。

願每一個曾經孤獨的靈魂都能安好。


阿潘館長:

你午睡過么?

在黃昏即將結束的時候醒來,屋裡空無一人,窗外車水馬龍,樓下人群熙來攘往。

那種被全世界拋棄的孤獨感深入骨髓。


恆變:

最孤獨不過,無人想念。

聽煽情的歌,看動人的電影,已然不會在腦海中浮現出某個人的身影。也許長大後,每個人都要習慣一個人。

別人說長大會越來越孤單,曾經我是不相信的。畢竟青春大好,有那麼多的人,那麼多的故事。

可輾轉愛過幾個人,那時覺得最孤單不過是自己喜歡的心情得不到別人同等的回應,因為這樣的事情難過憤恨委屈自怨自艾。

因想念而買醉
因想念而失眠

可有一天,當治好了自己所有在感情里摸爬滾打帶來的傷痕,終於不再念念不忘時,發現

竟無人可想念。


楊錦濤:

「但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麼也沒有。」


阿默:

時至今日

在商家的推動下

光棍節都被狂歡的情侶佔據

今天,

讓我們走進4位單身90後的內心

直視人類永恆的命題——

「孤獨」

一起回歸雙十一最初的意義

▲▲▲

一號受訪人 · 1999年 · 高中生

二號受訪人 · 1996年 · 大三學生

三號受訪人 · 1993年 · 職場新人

四號受訪人 · 精神90後 · 公司中層

願你不再孤獨,陌生人。

-獻給所有看到這里的朋友-

-END-


是尾巴呀:

真的很謝謝點贊的小天使們
也很心疼感同身受的你們
因為我知道那種感覺有多難受

其實當時是有很多事情堆在一起
再加上最近壓力一直特別大
所以下雨只是情緒爆發的導火索
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那樣

那天晚上心情實在太差了,才寫下這個答案
本來打算第二天就刪了
畢竟負能量的東西不想留太久,不想傳播給大家
但是意外的發現這么多人感同身受

所以就希望留下這個回答
就把評論區當作一個大家傾訴的地方
希望可愛的你們都能在這里傾訴完後
在生活中繼續滿懷熱情的堅持下去

一個人要活得像一個隊伍

最愛的這句話送給大家

希望可愛的你們都能快快好起來
每天開開心心的ψ(`∇´)ψ

♪───O(≧∇≦)O────♪
就是剛才吧

在陌生的城市上補習班,忙了一天終於可以回宿舍休息,結果走出補習班的時候發現下雨了
想給朋友打電話,可是拿出手機發現陌生的城市沒有朋友
想跟爸媽和男友撒嬌,可是他們都不在身邊,算了還是不讓他們擔心了吧
只好淋著雨走回來了

可能最近太累了才會突然這么矯情
可是當每天晚上看著家家戶戶燈都亮起來的時候,才突然發現沒有一盞是為你亮的
你不管多晚回去,都不會有人在熬夜等你
你不吃飯,沒人關心你怎麼了,是不是不舒服
生病了,也沒人會在你身邊,哪怕只是陪陪你

我只是覺得好累
一個人硬撐著過了那麼久.


匿名用戶:

今天生日,作為生活在待富者家的養女,在家中從未獲得過生日的儀式感,也正因如此朋友的生日我也都不記得不會去有心祝賀,也因為如此沒有人記得今天是我的生日,而最孤獨的時刻是此刻自己發一條僅自己可見的朋友圈以此祝賀自己生日快樂。

生日快樂

——————————————————————

實在睡不著,打開Aorqu發現這么多人給我祝福,謝謝大家。

只是剛剛發圈的時候想到在Aorqu曾看到過這個問題:「最孤獨的時刻是什麼?」,想著可以來回答一下。

評論里有一位朋友說待富者家的養女用的是蘋果8,這是今年大年初一送給自己的禮物,用的是自己工作的獎金買的,工作需要需要拍攝大量照片,因為8p的人像功能堪比單反,所以買了。

所謂的「待富者家的養女」,其實也很感激我的父母,在家中毫無積蓄且已下崗並已有二兒的情況下撿到被遺棄的我並養育長大,家庭條件可想而知,加上父母親性格原因,所以從未有過買生日蛋糕或一家人為我慶祝的時候,我22歲的時候給媽媽過過一次生日,給媽媽買了一個大蛋糕,全家人除了大哥不在家,大家在一起慶生時說不出的尷尬,草草結束。所以,我從未體味過生日的儀式感。

再次謝謝大家的祝福,感謝你們特別的祝福! 和我同一天生日的小可愛們也祝你們生日快樂!能得償所願!


Aorqu用戶移動網際網路:

2003年 北京 非典時期

女友分手不到一年,公司關門不到一年,我帶著產品去了廣州,香港最後的努力無果以後,正值香港,廣州非典肆虐,於是返京。碰到北京非典爆發,而我負債累累,無所事事。於是開始在家宅著,吃喝全靠當年著名的易國一小時,送貨員來了,敲門,把帳單和東西放門口,走開,我開門拿東西和帳單,把錢放門口,關門。無接觸式購買。

整整3個多月,107天,沒出家門一步,沒和一人交談,未接一個電話,有的只是總共十幾封郵件往來。

107天內,我嘗試了各種遊戲的極限玩法
107天內,我翻遍了家裡所有的藏書,不單為了閱讀,也為了尋找夾帶在裡面的現金(有曾經有隨手用紙幣當書簽的習慣)
107天內,我試聽了家裡所有買了一直沒有時間聽的CD,曾經赤裸著身體,一絲不掛得反覆在家聽涅磐和平克弗洛伊德
107天內,沒有白天,沒有黑夜,經常忘記了鍾點,忽略了時間的流逝
107天內,我就像抽離了這個現實世界
107天內,我擁抱孤獨,就像飛蛾撲火一般迷戀和無法自拔

孤獨有時候是最好的麻醉劑,有時候也是最好的治癒葯。傷感,痛苦,逃避,渴望,絕望會隨著孤獨陸續而來,但是最終它帶來的是平靜。

第108天,我寫了一張紙,貼在書案前頭的牆上:
我期待,輝煌燦爛後黑暗的深邃,我渴望,喧嘩飛揚後寧靜的永恆,就像烈焰散盡的灰煙,自由自在,四處飄盪。
自此,我始信,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

之後,我不再是原來的我,世界不再是原來的世界。


江燦:

剛剛在出租車上的時候,司機一路放著陳奕迅的歌,聽到最佳損友的時候,他突然問我說,你在北京有朋友嗎?

你是個剛畢業來北京的的年輕人,還沒有轉正,每個月靠x唄

你是一個新媒體編輯,每天的工作就是寫正能量的雞湯,每天都在絞盡腦汁想讓讀者正能量一點。
你有抑鬱,正在服用藥物。
你告訴讀者要多笑一笑,其實你很久都沒有開心過了。

為了讓人覺得你很勵志很正能量,你不敢抱怨。

你很多同學都混的比你好。
你已經很久沒有和家鄉的朋友打過電話了。
你不敢告訴家人朋友關於你的處境,因為在他們眼裡,你一直過得很好。

你也許有過幾段感情,深深地愛過一些人。
以前你追女孩,全校出名那種,
敢地震的時候,返回教學樓去找你的初戀。
敢大晚上翻出圍牆,去給對象送酸辣粉。
敢為了喜歡的人出櫃。

現在還是有人喜歡你,但你不敢談戀愛了。
因為你覺得說「我會努力」都沒底氣了。
因為在現實面前,這真的不是上進心可以填補的。

也許你現在有個對象,她可能愛過你,但現在不愛了,這點大家都看得出來。她現在和公司的男同事有點曖昧,當年因為愛情跟你在一起。

如今年歲漸長,開始考慮現實和家庭。
畢竟你給不了她世俗認可的婚姻。

因為一點小事,她和你大吵一場。
你不敢說話,小心翼翼地跪在地上撿玻璃碎片。
突然鼻頭泛酸,卻只能躲進在被子里偷偷流淚,深夜寂靜,在隔音極差的出租屋裡,生怕那點兒聲響被隔壁的人聽見。

你被公司被老闆指著鼻子罵,「這都做不好,還不如死了算了。」

你每天都覺得很累,很害怕。

你加完班凌晨離開公司,抬頭發現,夜色深沉得像是墨汁,一點星光都沒有。

哎,我很久都沒有和人說過什麼掏心窩子的話了。


匿名用戶:
在某個狀態非常糟糕的時刻討厭身邊所有的人


趣滿多:

有多少人在婚姻里,孤獨的想死

半夜接到老幺電話時,我差點從床上掉下來,她沙啞低沉的和我說「覺得活著真沒意思,想見見我」
我趕緊打車一口氣跑到才她家,開門的居然是她愛人蔣天華。我被蔣天華請進了屋,我剛邁進來,蔣天華就邁了出去。不用腦子我都能看出來兩口子肯定是吵架了。
老幺披頭散髮的穿著睡衣在卧室落地玻璃那坐著抽煙,滿地的煙頭。我過去坐在她旁邊,心裡覺得這是個勸架的活,簡直手到擒來
「說說吧,你兩因為啥生氣了」
「讓我想想……簡單得很」老幺無奈的笑了笑「我晚上擦地的時候,老蔣說晚上擦地,擦的再乾淨也沒人看,不如早點休息。我告訴他早上太忙,沒有時間,晚上擦了,早上就不用再擦了,擦乾凈的感覺看著很舒服。老蔣覺得馬上就睡覺了,也不一直盯著地,舒服什麼呢,覺得無法理解。我就有點火了,我辛苦擦地你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幫忙也就算了,還埋怨說理解不了,平時分享個書他說毒雞湯理解不了,分享個電影他說太幼稚理解不了,擦地保持整潔這種最基本他還理解不了,然後老蔣埋怨我把這么小的事情扯到相互理解上,說我整天因為這些小事糾結,為了顯示他多大度,他說我前天不和他去父母家,他都沒說什麼,而我總是在這些小事上上綱上線,然後就吵到了他父母, 後面我忘了吵得什麼了」
我心想就因為這一地雞毛把我從東五環折騰到北四環,既然來了還是拿出長輩的態度勸解她
「兩個人過日子難免因為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吵架,這才多大點事,相互理解過兩天就好了」
老幺重新拿起一支煙,還沒點著兩行淚就下來了「老三,我覺得特別孤獨,孤獨的想死。以前單身時候頂多是偶爾覺得寂寞,現在結了婚,每時每刻都覺得孤獨。結婚才一年多,我和他躺在床上,我不知道說什麼,曾經嘗試和他討論文學,最後就被他冷冰冰的說矯情,想和他聊聊八卦,他覺得那是別人的事最好不要背後議論人,搞得我好像很沒貭素,他看的軍事節目我一竅不通,我們兩好像除了作息時間和一日三餐步調一致外就沒有任何共同語言了」
我突然理解了為什麼曾經愛笑愛鬧愛藝文的老幺半夜給我打電話了
「你後悔了?」
「嗯,特別後悔,過了三十我媽就不停的催我,親戚朋友都覺得我們兩條件般配也幫忙勸說,我還沒有完全確定,就被所謂的條件征服了,想想我這輩子算是被門當戶對毀了。現在除了般配的條件,我們一無所有了」
老幺默默的擦著眼淚,我把她摟進懷里, 「或許可以努力去改變對方呢?」

老幺靠著我,哽咽的說「是啊,有時候不努力一下,你都不知道什麼叫絕望」
「你想接受這種孤獨的常態,還是想鼓起勇氣重新開始?」
「我不知道,重新開始確實太需要勇氣了,要面對我們兩父母的勸解指責、親戚朋友的詢問,以後再談戀愛時離異的標簽,我想著都害怕」
過了一周,老幺讓我陪她去民政局辦離婚手續。
我們到民政局的時候,老蔣已經在那裡獨自踱步等著了
「謝謝你,老蔣」老幺眼裡含著淚笑了
老蔣舒了一口氣,「提不上謝,我知道我們之間的問題不是相互妥協就能和解的,其實咱兩這一年婚姻,不只你覺得孤獨,我也覺得孤獨。既然這樣,我是男人,我先提出來,無非是多承擔一些指責,但是過日子就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走出民政局的時候,我還記得老蔣和老幺最後的告別
「對不起,你的好我理解不了」
「對不起,我也是」

有多少婚姻是因為門當戶對的條件,因為過了三十的焦急,因為父母親朋的撮合走到了一起?
有多少夫妻無數次夜晚醒來注視著躺在床那邊的人,覺得陌生無比?
又有多少人在婚姻里放棄了理想,放棄了愛情,甚至放棄了個性,選擇了孤獨的常態?

婚姻里的孤獨,從「我告訴你,你不懂我」開始,到「我向你解釋,你還是不懂我」高潮,終於「我真的再也不想說了」沉默。

該如何與這種孤獨相處呢?
*最好的方式是,是不去覺悟,不在夜裡一個人站在窗前看車水馬龍,看萬家燈火,習慣那沉默與配合
*找到一本書,一本可以交流的書,書里的人就像是對在你說話,它理解你的脆弱你的敏感與孤獨
*鼓起勇氣,承受壓力,打破這段親密的關系,就像老蔣一樣,重新充滿希望的去搭建一段期待中的關系

公眾號:密意ME

親愛的,真心感謝你閱讀。期待您關注我的公眾號「密意ME」,我想認真的把它維護下去。凡是皆有密意,讓我們從陌生變成時常相伴的朋友。


Reason:

昨晚2014跨年之夜,
站在人滿為患的廣場上,
00:00看著滿天的焰火,
低頭看了看手中滿電的手機,
簡訊微信微博一條祝福資訊都沒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