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孤独的时刻是什么?

问题描述:最近看过一本书《尼采:在世纪的转折点上》,其中有一段写的不错。 孤独是一颗值得理解的心灵寻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剧性的;无聊是一颗空虚的心灵寻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剧性的;寂寞是寻求普通人间温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我最孤独的时候就是无聊和寂寞过后无法排解才让我感到孤独!
, , , ,
马回头芳草不在:

抽著烟翻着手机电话薄,再看看微信和QQ。放下手机继续抽烟,抬头看看月亮,把一肚子话都揉碎消化掉。

———————————————————————————————————————————“”在忙么“

”恩“

”那你忙吧“

————————————————————————————————————

上厕所忘了拿纸,发了朋友圈,一个小时之后。。。。

一个赞都没有


森森不息: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看到地上有一个易拉罐
它太孤单了

于是我也丢了一个易拉罐在地上
我想这样它应该就不会太孤单了

可是路过的人指责我
说我乱丢垃圾
没有人懂我
我感到很孤单

人们说我应该穿上漂亮的衣服
那会更加的“合群”
才会有机会参加许多“正式”的场合

可是 穿上衣服的我
却不是那个真实的我
明明走在人群中
我却感到更加的孤独

如果可以重来
我不会给易拉罐找朋友
我会和人们一样 穿漂亮的衣服
我会做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选择
过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的生活

Z说 我希望你别这么干
不要因为害怕孤单就改变自己的特别
你可以咒骂糟糕的生活
浮躁的人群……平庸的想法

但是别想毁掉孤独的美好

Z是我最好的朋友


燕子坞:

当你发现,你想向其倾诉的那个人不想听你倾诉的时候。


延俊逸:

心里很多话,突然想找个人说。环顾四周,却发现,有些话,只能说给自己听。


花仲马: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小开:

填写紧急联系人的时候


匿名用户:

大概是十年前的某一夜,睡在一个不可能有未来的男人的床上,两人距离为零。感受到他的温暖,觉得自己此刻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刻。

  但突然一种莫名的痛苦感从小腹蔓延到全身,是以前有过的期待被爱人拥抱的感觉。

  在那一夜之前,以为那样的小腹的痛苦感是因为渴望得到心爱的男人的拥抱,

  可彼时彼刻,最想拥抱到的男人正紧紧拥抱着我,我却感到了强烈的痛苦。

  原来“被他抱到”并不是真正的解药。

  我期待得到一个人的爱,期待那个人真的理解我,对我的一切感兴趣,不介意我所有的缺点,不介意任何我曾经犯过的年少无知的错,期待从他身上得到安全感

  但我从这个美到不真实的男人身上没有找到答案。

  .

  若干年后我终于离开这个每日纠结“要不要联系他”的坑,换了一个新的城市生活。

  若干年后我的生命彻底不再有他。

  若干年后发现,原来最孤独的时刻不是想着一个人却无法拥抱,而是,

  拥抱着他,却感觉世界冷得像干冰,黑得像黎明前的冬夜。

.

  后来与现在的爱人一起,写了一篇与孤独感、空虚感有关的文章《‘空虚’不是‘矫情病’,而是成长的讯号》:

§·空虚感源自对死亡的恐惧。

这天章台露突发兴起给客厅的沙发换了位置,但之后的一整天林紫晔都无法调整过来,终在晚上说:“我把这沙发放回去好不好?”

章台露倒是很满意这种变化,于是用尽一切撒娇卖萌之法央求林紫晔让这沙发保持这个样子,突然,林紫晔泪流满面,让章台露有点儿不知所措。

“我突然想到了小时候的一个场景。那个场景从那时起到现在,每每想起,都会让我很想流泪。”

“你可以讲给我听。”章台露与林紫晔一起坐到沙发上,林紫晔将脑袋埋到爱人的怀里,继续流泪。

“那大概是国小三年级,某天爸爸回家后非常兴奋地对我说‘爸爸给你变个东西’,然后兴高采烈地拿出了一个小汽车。我突然很想哭,但是没有哭出来。”

“那一刻你觉得长大了,觉得自己不想用曾经的方法逗他开心,觉得他好可怜。”

“嗯。我好像天生就很擅长共情别人,体谅到别人的哀伤,然后与之一起哀伤。”

“我国小5年级有一次坐爸爸的自行车回老家,周五的夜晚,有点冷,我想与爸爸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已经没有办法问出曾经那些能让他欣喜回答的问题。于是临时编了个与月亮有关的问题,他没答出来。我当时一下子觉得自己长大了,爸爸则变得弱小了,很苍凉。”

“我们是一样的人。上次回家我有意做出傻傻的不擅长过日子的样子,生怕妈妈发现你给我带来的从男孩到男人的改变,生怕妈妈说:‘那些生活常识我20多年都没教会你,她却不到两个月就教会了。’即使这样,回家还是发现爸爸隐隐透出强烈的怀旧情绪,似乎很想与我一起玩那些十多年前的游戏,但是我没有跟他一起玩的欲望了。我没说,他感觉到了,没有真的要求我,但感受到他失落的那些瞬间,我真的好难过,为他也为我。”

“父母在需要呵护的孩子身上得到价值感,孩子在成全父母的价值感上得到价值感。”

“就像现在我们彼此给予对方爱与温柔,从中我们得到了安全感与归属感。”林紫晔仍然将脑袋埋在爱人的肩上,但是拥抱得更紧了一些,“我感到我已经没有小时候那样强烈地要陪伴父母的欲望,我期望他们都可以找到那件适合自己去做的事情,期望他们在我之外的事情上找到存在感,从此不这样空虚。当他们批评我指责我怪我不听话时,我听出了那个潜台词,他们只是太害怕承认自己没有价值感,害怕承认自己的存在没有意义。”

“意义。没有意义的感觉,与世界失去联结的感觉,像身处虚空,脚踩不到实地,于是不断地坠落,坠落,坠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尽头。”

“嗯。我常有那样的感觉。空虚感。”

“哪些时候你感到自己很充实很不空虚?”

林紫晔突然停了半天,许久,他说:“似乎没有‘感到不空虚’的时候,只有‘不感到空虚’的时候。也就是说,当自己集中精力做某件事情,心力完全被占据,便不会有‘我现在很空虚’的想法,再细推,其实这时根本没有‘我’的概念。有个说法是消极情绪的积极意义在于诱发更高的自我意识水准,如果一个人永远不经历消极情绪,便不会想到‘我需要改变’,也不会想到‘我’,他们的存在,便像个人形自动机了。”

“有实验表明人类拥有自我觉知的时间平均每天甚至不超过3小时[文献出处,consciousness]。即使像你我这样自认为自我意识水准很高的人,也会在许多时候有‘不经意’的举动,按本能去解决问题而非对每件事进行认真思辨。”

“嗯。认真思辨是需要足够的心理资源为前提的。吃饱穿暖,有疼爱自己的人,觉得自己很安全了,然后某时刻突然有强度适中的消极情绪涌出,才可能会去思辨。如果消极的程度不够,可能会被身体忽视;如果强度大到无法承受,人们可能会去逃避;只有强度刚刚好时,就像脸上长了个痘痘,手里有手机或电脑,便会去研究诸如‘痘痘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长痘’、‘怎样才能让皮肤更好’这样的问题。当我认真思索自己的空虚,我会想到死亡——现在觉得安全是因为爸妈给我提供了物质与情感的保障,如果爸妈不在了,我与世界的联结似乎变得不再牢靠,便觉得自己的脚像是踩在真空。我曾在脑中想像阿公阿么姥姥姥爷的死亡,爸爸的死亡,妈妈的死亡,我的死亡,我的孩子的死亡,一下子觉得好虚,两腿发软,觉得似乎生命整个儿变得没有意义,因为一切似乎都是源于虚无,然后归于虚无。这种极度恐惧让我想要逃避,但越是想要逃避,越是感觉自己无处可逃,越是找不到安心之所。”说这话时,林紫晔把章台露又抱得紧了一些。

“嗯。我们有过类似的恐惧。人总要死的,就像不管单身还是早有佳人在畔,总会有那么一些时候,需要一个人躺下睡觉。一个人躺到床上,试图闭上眼睛,恐惧感便无法克制地涌上来——胃似乎紧了一些,全身肌肉很难放松,脑中闪过许多杂乱的不安,心脏似乎跳得更猛烈了一些。一下,一下,再一下,无休无止——不是无休无止。其实会终止的。终止那一刻起,世界对‘我’来说就不再有意义。我也曾构想亲人们的死亡,然后失眠,与你一样。话说回来,从‘安身’想到‘安心之所’,这个词改得很好。我与家人关系不够好,遇到你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根儿,是飘在虚空的人,但是现在突然有了扎根的感觉——你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之前曾写过一首名叫《我的灵魂,必得要栖在有你的梦上》的小诗,写那诗的时候,‘你’还是一个抽象的概念。

  像日落燕归巢,

  我的灵魂,必得要

  栖在有你的梦上。

  越是高飞,越是需要一方

  落脚的土,

  才不会惊惶,

  才不会迷失方向。

.

  我飞过很多云彩,

  停靠过很多繁花的枝桠。

  但我的灵魂,必得要

  栖在有你的梦上。”

“好喜欢你的文采及情怀。这让我想到之前一直不敢告诉你的事情:即使是与你在一起,我也会经常感到莫名的空虚与恐慌。我怕让你知晓后你会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或者我不够爱你。现在想来,在你怀里时我很放松,许多时候不用考虑‘怎样去讨好眼前这个人’,便会有更多时间去关心自己的情绪,关心‘我’。只要想到‘我’,便会有恐惧的感受。觉得不管爱情多么美好,但人总是孤独的,总会有一些时候我们需要分开,你因为意外而永远离我而去的概率虽然很低,但也不是0.想到你对我这样温柔,在你怀里如此安全,便更恐慌万一失去你,我将没有继续下去的勇气,于是那种坠落的感觉便异常强烈,强到让我想要推开你,想要对你发火,想‘如果不曾遇到如此温柔的你,我或许对没有爱情的生活方式还会有更高的忍耐能力’。我会害怕眼前一切都是幻影。总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

§·逃离空虚——将脚踏到‘当下’。

“真实。缸中脑。我也一直怀疑一切的真实性。现代的脑科学研究也确实正变得越来越厉害,未来向一个裸脑输送信号使其产生完整的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感觉的这种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况且即使是现在也已经有了脑机接口的初步实践[文献出处,interface, brai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所以我们完全没有办法证明自己与这世界的真实性。所以完全有这种可能:或许不存在‘过去的我’或者‘未来的我’,这一切或许确实本是虚无,所有的回忆都只是电脑输给我们的虚构的资讯,下一刻我们或许就会灰飞烟灭。如果不谈科幻谈现实,我们都确实是来自虚空,来自然界生生死死的永恒物质的循环。在我降临之前,在‘我’这个观念产生之前,世界是一片彻底的黑暗,所有未能由我亲历的历史及现实,都是别人讲的故事,不管真假与我无关。然后某天我死了,‘我死后哪怕洪水涛天’。即使是我经历过的事情,也并不是都那样真实。十分钟前我做了什么?好像已经无法完全回顾了,即使回顾,也会发现有许多事实的真相并不那样清晰,因为不重要的回忆会被迅速忘却。那些被有意或无意忘掉的时光,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并不存在。马尔克斯说‘Life is not what one lived, but what one remembers it and how oneremembers it in order to recount it’,大意是说你经历过什么不重要,记住并能告知他人的才算是真的发生过,与之相关的最眼前的例子是做梦——所有健康的人都会在夜里做梦,但因为不记得,许多人便会说自己‘从来不做梦’,即使偶尔在初醒时记得大概,之后如果不立即回忆也会被忘掉,这些梦便与从未发生过没有什么差别。”

“曾有个笑话说,赐予某人极乐但不允许分享,这会是最残酷的惩罚。这个笑话很值得玩味。”

“过往不可追,回忆也并不可信——与‘虚假记忆’及‘植物记忆’有关的研究也比比皆是[文献出处,false memory],未来的一切事实上也存在极大的不可预测性,我们因为意外死去的概率也并不是0.许多人在被问及‘如果明天你就会死去,今天你会做什么’时会提及许多与爱、幸福有关的事情,但面对现实生活,他们又总会拿‘我只是没得选择’来回避爱与幸福,结果在死前的一刻,往往充满后悔。”

“嗯。人在死前往往为那些未竟之愿遗憾,却很少为做了却犯错的事情后悔。话说回来,如果你的生命只剩24小时,你想做什么?”林紫晔看着爱人的眼睛,突然不知道自己在期待怎样的回答。

章台露的眼睛望向左上方的墙,边想边说:“在若干年前,我的回答是:向那个心仪许久却无法厮守的人表白,央求那个人陪自己24小时,这是小爱;后来慢慢变成死理性派,觉得自己的生命曾有过许多美好,觉得脑中有许多好的东西想与世人分享,对最后24小时的梦想是将自己写过的没整理的好的文字整理出来,向世界展示,最后为世界留下一些阳光,像是大爱;再后来遇到你,又反思曾经的自己,觉得硬求一个人陪自己24小时,最后让目睹我死去是很残忍的事情,如果他不爱我,他会很烦,如果他爱我,死别的情景将会是他一生的阴影,这样的小爱实在太过自私,而所谓‘为后人留下丹青几卷’这样的事情也有点儿过分自大,因为这世界这么大,能写出我这样文字的人比比皆是,如果我享受写字的过程,那就自然地写下去,如果抱着‘牺牲’的态度将自己视作圣母,那文字中造作大概又会让读者心生厌烦,所以不如活在当下,如果你我恰好想要彼此的拥抱,那就好好拥抱,如果疲倦想睡一觉,那就睡一觉,如果想写字,那就写一写,自然地过24小时,然后自然地离开,给你留下一个微笑,就很好了。这样的24小时,每时每刻都很美好,这就是我现在能想到的最好的活法。”

林紫晔眼睛瞬间又有点儿湿:“我们又说到死亡。觉得那24小时都不留下些什么来让我纪念是很残忍的事情,但又想着如果那24小时一直都那么悲伤,一直在倒计时,我会很焦虑,反而不能感受你的美好了。你这样的说法,认真想来确实很好。”

章台露微笑着慢慢抚摸爱人的头发、眉毛与脸颊,等他的情绪整个稳定下来,起身去卫生间为他拿毛巾。在毛巾架前看到镜子里看到被爱人的泪水打湿了的半边脸颊与头发,突然有种很柔软、被净化的感觉,随口吟出几句诗,不小心打动了自己。

  你的泪滋润了我的脸,

  一朵雏菊在心之原野展颜,

  乳白的花瓣在晨曦中微蓝,

  想像它的触感,

  如你的眼。

脑中浮现出信乐团《从今以后》的台词:“从今以后,除了感动,不会再泪流”。这句话用来描述自己当前的感受似乎很好。以前的泪水多是与恐惧有关,现在则越来越多地微笑着流泪,感恩命运的垂青,感恩曾经的努力,感恩眼前的爱人终于给了自己“实在”的感觉。安全感。相信自己足够好,所以相信他足够爱自己。

.

§·说‘空虚’的人可能更有灵性。

“嗯。说到这24小时做什么更有‘意义’,我想到某个网友的提问:如何看待被抑郁症荒废的五六年?他在抑郁症中挣扎五六年,终于走出了困境,我看着是极好的事情,但他觉得自己相比于同龄人来说没有创造价值,没有履行自己的责任,感到自己被荒废了。”

“也许他问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什么才算荒废?难道其他人就真的如他认为的那样充实么?”

“大学时代的我,沉浸在备考和阅读,参加许多社团活动,是诸多人眼中的学霸,大学中的精英,突然有一天发觉这一切的无聊和琐碎,紧接着是恐慌,同时又感到无比的空虚与孤独。”

“哈,露露我当年在大学真是标准的学渣,若你在当年的我面前说这话,我一定觉得你特矫情,特想揍你。”

“我掩饰的比较好,可我当时心里不能明白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世界晦暗而空虚了,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无意义。”

“具体说一说这种无意义感?”

“感觉内心分裂成两个小人,一个在说:你眼前的事物琐碎而无聊,你不觉得空虚么?另一个在说:别想了,你的问题就是太闲,想得太多才会空虚而矫情,多写点作业就好了。”

“后者似乎这也是许多人面对空虚感的解决办法。”

“我斗争了很久,最终决定让自己停下来。一方面,我还在学生时代,有试错的机会,受到的阻碍小;另一方面,也是高中的经历让我下了这样的决定。”

“突然碰到高人?”

“现实生活可不是金庸的武侠。只是对生活的积累带来的小领悟。当时一些学霸在高一很刻苦努力,每天恨不得做15个小时的题目,看起来满满的充实感,然而另一些同学则不然,平日爱好广泛,兴趣众多,做题的时间并不长,却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后来渐渐的,那些过于拚命的学霸大都后继无力。战术的勤奋不能掩盖战略的懒惰,在宽松的环境下,利用埋头走路的时间抬起头看看。不失为一种更大的勤奋。”

“嗯。磨刀不误砍柴功。”

“我的改变源于记日记。记录每天自己的感受,对事件的反思,对阅读的思考。慢慢地,发现自己与身边的人思维的深刻性差异越来越大。”

“记日记的时候我们是专注的,这与瑜伽、冥想等各种修行方式存在相通。”

“嗯。日记的核心就是‘自我中心’。记日记是与自己对话,因为每个人的基因、生理结构及当前状态、过往经历各有差异,所以只要关注‘我’,就很容易有原创性的想法。这种原创性的想法不是指这个想法要前无古人,而是说,在不受外界干扰下产生的超越自身知识经验的新想法。后来我才发现,不只是记日记这一条路,其实只要在生活中养成处处关心自己,不责备自己‘幼稚’习惯,宠爱内心的小孩,都是能够锻炼和磨砺自我意识的。万事万物都可以成为我们修行的工具。”

“这需要大量的独处时间与阅历。但多数人的时间都花在‘不得不挣钱养家’上了。” 章台露看了看满屋的书,略带自豪地说,“虽然我一直很穷,但书没少卖;因为没钱所以回避社交,因为回避社交所以读了大量的书,结果莫名地,我竟然成了在‘独处时间’这一维度上的富豪。虽然没人疼爱的日子很空虚很孤单,但获得的成长却是常人难以想像的。”

“嗯。越是在时间上匮乏,越是会更多地以过往的思维惯性或身边他人的处理方式去应对生活中的一切,不敢想太多也没力气想太多,自我催眠说‘活得太明白会很痛苦’。然而这就像是鸵鸟蒙上眼睛便认为狮子不存在一样。从思考我们自身的行为和动机开始,这并不是多么高不可攀的目标,而只是需要一点点勇气,然后就会看到思维上的改变。婴孩在生下来时会认为世界和自己是一体的,妈妈和自己是一体的,进而逐渐发现,原来我和周围的桌子不是一回事,椅子也不是一回事,妈妈不是随叫随到的,我的疼痛爸爸也感受不到。于是儿童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到了青少年时期,这种潜意识里混沌地把自己和周围视为一体的倾向仍然保留着,简称‘以己度人’。比如说,某些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先入为主地判定对方和自己想法一致并拒绝接受改变,另一些人总是盲目地接受别人的标准等,这都是未加反思自我的结果。”

“嗯。人际交往中最怕的就是自以为是的‘己所欲而施于人’。通俗地说,某甲想吃一个苹果,这时某乙送来一车香蕉,乙自以为给了甲全世界,甲的感受却是不被理解的痛苦,以及无法回报对方善意的自责与愤怒——你还不如不要爱我!你的所谓爱情除了伤害什么也没带来。”

“自知者明。深刻地了解自我是一个整体而非碎片化的系统,更可能在决策、判断、思考中具备最优质,最核心的数据,也就更有可能做出正确的判断。而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独立思考。举个例子,每个人的痛苦真的一样么?同样是考差而痛苦,A是担心被他人看低,自尊受损,而B是害怕被父母责罚,C是痛感自己的努力白费,我们表面看似有相同反应,但背后是一个个不同的个人。这也就导致了在诸多关键问题上,问别人不如问自己。”

“有一种冷叫做‘妈妈觉得你冷’。许多人听多了妈妈及其他‘权威’对自己的判断,结果竟然真的就相信妈妈怀疑自己了。”

“嗯。这种对自我的了解就叫做自我同一性。一位学者提出对自我的认知是一种资源,在‘我是谁’的问题上投入越多的人,越容易在未来收获丰厚的回报。自我认知的资源有两种,有形和无形。有形的就是财富的多少,受教育水准,衣着或者讲话的风格或者父母的社会地位等,而无形资源便是人格特征或者个体的心理特征,比如自尊,目的感,认知复杂性,自我效能,批判思维能力等。财富可能因为天灾人祸而远离自己,但无形资源会随着个体的成长而越积越厚重。”

“哈,所以我那些年‘无所事事’的‘没有生产力’的时光,成了事实上最大的财富。静下来反思自己而非以低效的方式盲目‘努力’假仙充实,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更大的功利。只是对于视力有限的人来说,能看到读书、思考、投资大脑这类事情的价值,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是这个意思。现代社会正在步入指数式发展阶段,未来的可预测性越来越弱,想要靠吃透某个制度从一而终已经越来越不符合当今潮流了。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事物能给自己提供真正的安全感。公司会倒闭,父母会分离,朋友会聚散,许多今天看似兴旺的职业可能明天就衰落了,而自己才是永远陪伴自己的。”

.

§·理解‘空虚’后才有真正的‘充实’。

“这种判断当前所行之事‘好不好’或‘合不合适’的能力的来由,所谓的‘人格特征’、‘行为习惯’与‘认知能力’等所有事物,都能从‘回忆’上找到根源。”

“或者说是过往经历。因为一些经历的有意或无意的重复,脑及躯体的一些神经回路被强化,就像草地上行人踏出的小路,走的人越多,小路越硬越宽越好走,上面的草也会很少;那些不常被重复的东西便慢慢重新长出草来,成为所谓的‘潜意识’的一部分。”

林紫晔在纸上画了一个有湖泊、草坪与长椅的小公园,上面有粗细不等几条小径,“所以到最后,记忆可以说是一切的终极意义,‘我’是‘我的回忆’的合体。每一刻的我都在死去,死前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设法让这一刻足以被铭记。”

“足以被铭记……我们会记住的事情……第一次上学,第一次离开家乡,第一踏进大学校园,第一次牵异性的手……当某天起我们的生活变得不再有‘第一次’,我们会不再记得那些复制粘贴般的日子,所以会产生强烈的空虚感,这空虚感使我们恐惧,使我们无法放松,使我们被慢性胃炎控制,使我们腰膝酸冷迈不开步子。所以我们害怕的并不是孤独,而是未能创造什么。我的一位诗人朋友李占刚曾说,一个人最大的成就其实可以概括成‘为世界留下一个名词’,这名词可能是一个姓名,也可能是电灯、电脑、《论语》等实实在在的事物。这‘留下一个名词’本质上也是一种创造。人的一生,几十年光阴,被压缩成几个名词,其他的慢慢被坊间传闻代替,不再有人记得真相。所以即使孤独终老也没什么大不了——我们需要的是幸福的感觉,恋爱、生育能给人带来的幸福,其实远不如写一本好书、盖一所学校、发现一个理论。”

“创新。马斯洛讲的人的最高境界——自我实现的人,他们拥有更高的创造力与‘反复欣赏’的能力,这种‘反复欣赏’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创新,是用新眼光、找新角度看旧风景的能力。但我们的文化事实上并不鼓励创新,‘循规蹈矩’的‘踏实’的人更容易被他人喜爱,结果就是大家都说自己‘好空虚’,却鲜有人有胆去思索空虚的缘由。”

“没有那样的胆量。因为创新意味着与众不同,意味着被孤立。”章台露展开自己老树皮般看着不养眼摸著更粗糙的双手,回忆起曾经自己的孤单,“我妈妈一直为我的独立骄傲,她说在我一岁左右的某天,回来看到被独自锁在家里的小小的女儿一手轻拍自己的肚皮,一边‘唔~唔~’地哄自己睡觉。”

林紫晔狠狠地抱了抱自己的爱人,想补偿她曾经没有得到的拥抱。“所以这种自我抚慰成了你的一种特质,习惯性地感到孤单,习惯性地自我安慰,不哭不闹,自己消化恐惧与哀伤。”

“好处是,聪明人更倾向于离群索居(Li & Kanazawa,2016),所以我可以安慰自己说‘我只是因为很聪明’,哈哈。”章台露打开一个链接,翻开一个叫“The RealReason Smart People Tend To Be Loners”的页面,“斯腾伯格曾写过一本名叫《智慧,智力与创造力》(文献来源)的书,讲述了三个概念间的交叉与区别。我阅读时突然想到‘切断电源是否能杀死AlphaGo’这个问题。无数科幻大牛貌似比较一致地认为,如果它有了自我意识,便可能在断电前将意识预先做出无数个副本,备份到一切可能的介质中,所以如果你认为ta是超级智能,是‘活’的,这种新生物便应该像小强一样越杀越多。但同时我们没必要恐惧,就像我们不会把蚂蚁斩尽杀绝,机器也永远不会真的毁灭作为低等生物的人类。只要认为ta是生态系统的一个环节,便会如其他各种生命的进化一样,在各种博弈、斗争、你死我活之后走向一个平衡。冲突的本质是为了争夺资源,但即使是有着相似食谱的猫狗尚能共存,对高级生命来说,这宇宙中的资源足够机器与人类共同成长、共同进步。杀戮不是智慧,共赢才是。”

“从这个角度,只要有了‘我会死’的想法,智慧就会自然来到。”林紫晔看着爱人闪亮的眼睛,再次觉得滚滚而来的时光让他哀伤。岁月终要摧毁她的青春,枯萎她脸颊的圆润。如果这一刻能成为永恒……

“意识就是突然发现‘我是会死的’,然后开始心生恐慌,开始思索。智慧就是从‘死’开始思考(1)我是谁(2)我从哪里来(3)我将去哪儿。”说到自己对生命的领悟,章台露的脸上又现出一种异样的光彩。“习惯孤单的人才会认真考虑这些‘无用’的问题。但不得不说,每每空虚感袭来的时候,那种痛苦也确实是非常强烈。”

“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我一直把这拉丁文‘cogito ego sum’放在任何PPT的底端,是非常喜欢的一个句子。”每每讲出这句高大上的拉丁语,章台露嘴角的浅笑都会透出难以掩饰的优越感,“消极情绪提升自我意识及元认知水准,是对死亡的恐惧使我们思考,从而感到生命的存在。虽然痛苦,但我们确实活得更真实。突然想到曾经写的一首《幸福的人不写诗》。在写这诗的时候,内心的感觉似乎是痛苦与喜乐共存,矛盾却让人成瘾的一种奇特情绪。

  幸福的人无暇写诗。

  必得是

  备好了一整个秋天的伤悲,

  攒够了一整个胸腔的心碎,

  最终酝酿出一升的泪水。

  所谓的与自心对话,便是

  将这一升泪取出

  风干,淘出一粒

  只有那么一粒而已

  的晶粒。

  那脆弱的尖硬,

  便是一颗深爱着的心

  全部的柔情。”

林紫晔看着她精致得与本人外表极不相称的文字,不知道她这样强烈要想要花样秀优越的冲动是否会增大被其他人排斥的可能,但想着现在只是两人交流而已,找些优越来提升自我幸福感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接着她的话说:“但我们从这样类似自虐的思考游戏中获得了一种莫名的快感,结果虽然难过,却又喜欢沉湎其中,感受更深刻的‘终极意义’。对一些人来说,思索死亡实在太恐惧,所以他们拚命找一个逃避的办法,吸烟喝酒读书看电影睡觉打游戏或思考其他问题……不管大脑是什么状态,都比处理‘恐惧’要好过一些。只是我们恐惧的事物不会因为否认就消失。越是逃避思索死亡,越是会听到更多与死亡有关的消息,越是害怕离别,每一天的离别就会变得越难以忍受。于是一旦大脑没被俗事占据,我们就会觉得‘好空虚’。当人们说自己‘很空虚’的时候,说‘空虚感好可怕’的时候,本质上其实是在掩盖自己对死亡的恐惧。”

“嗯。哲学三问: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将去哪儿。”

“一直做这样思考的人,生命往往会异常精彩而充实。”

在不恰当的时间爱上一个明知不可能的人怎么办?

女生初夜应该做哪些准备?注意什么?

有哪些书成为了你的珍藏?

都说人不轻狂枉少年,真的应该趁著年轻多犯错吗?

怎么样健康减肥?


阿奔叔叔:

大概是和我一起吃重庆火锅的妹子已经坐在对面玩了一个多小时贪吃蛇大作战(她吃不下了),而我却因为点了太多菜又舍不得浪费一个人狂吃狂涮的时候。。。


米小米:

1、大学里和我玩的很好的朋友,她有了男朋友之后不和我一起吃饭,每天下课我一个人在人很多发食堂吃饭。
2、每次放暑假回家,一个人提着大行李赶车,在等车的时候想上厕所,只有带着行李一起进卫生间。
3、一个人去看电影。(我真的去过,而且不止一次)
4、以前最好的朋友有了比我更好的朋友。
5、一个人去逛街,想试衣服的时候,发现没有人可以帮着拿下包和外套。
6、不想过周末,因为上班还可以接触一些人(虽然不认识)。
7、出门没带手机也不着急,因为没有人能会给我打电话。
8、渐渐喜欢上了一个人走路。
9、没有特意告诉别人自己的生日(虽然QQ,人人等社交工具上有),想等到生日那天有人祝福,哪怕是一条短信,一句“生日快乐”。。。可等到晚上也没有。
10、以前我喜欢和家人一起去旅游,而现在只想一个人在外面溜达而不是和家人待在家里。
11、很想去周边城市旅游,可问了一圈,得到的回答都是“不去”。连一个可以一起出去玩的朋友都没有。
12.去超市买奶,明明有那种6盒连装的优惠装,可我还是买了单盒的,因为6盒连装的太重,一个人拿不下。
13,
14、一个人去吃饭占座永远抢不过别人
15、中午吵架,下午上班的路上给ta发了有两个荧幕长度的心里话,只收到了8个字的回复。下班坐车一路哭回家,还好下班点车上人多还吵,没怎么被人发现,然后提前两站下车走回家缓一下,怕被爸妈发现。
16、生日的祝福短信



谢谢“家伟”,虽然只是Aorquer,谢谢你。^_^


Aorqu用户:
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进入你的空间,看你以前的说说,一句一句用心的看着,然后心疼你曾经的孤单,感受你的难过。。 其实那个人就是未来的你自己。。这些就是我的体会。。


麋鹿:

即使知道寝室有人在,还是坚定地拿出了钥匙自己开门。从来没人给我留门。


孙睡觉zzZ:

去年国考前的集训,倒数第二天正好是我过阴历生日,当时订了一个足够全班人吃的蛋糕,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拿到餐厅想跟大家一起吃,然而没人鸟我,大家吃完就回屋各玩各的了,我一个人灰溜溜的抱着蛋糕回屋了。一个人给自己点了蜡烛,许的愿还是和往年一样,切了一块蛋糕送给了前台借我打火机的服务生,剩的自己用勺子挖著吃…一个人吃十几个人的份量…晚上没去上课,自己在屋里哭了一晚,不敢打电话告诉爸妈


陈凡:

一个永远忘记不了的情节,一个女孩独自在出租屋过生日,当外面的洒水车路过,放著“生日快乐”的歌时,女生冲到窗口大喊:“谢谢”


风朝西:

一个人故作清高般从一群说笑的人旁边经过


匿名用户:
想一个想见不能见的人的时候


Aorqu用户:
国中二年级。体育课打雪仗。很兴奋的加入其中,然后把雪球打到别人的身上期待着热热烈烈的玩一次。

但事实是,男生们只顾著把那些平时关系暧昧的漂亮女生砸的哇哇乱叫。没有人理会我。于是我摘下手套,走到战场中间去,那里有一堆雪,把双手埋了进去。身边是飞来飞去热闹的雪球,我被欢乐的叫喊声淹没。那种刺骨寒冷带来的痛苦啊。

一直是一个渴望被关注而永远因为平庸而默默无闻的人。一直是。再努力也没有用。就这样孤独下去吧。


伴我以歌:

看完了所有的回答,默默得点了一圈赞


白灼:

洗完头之后,才发现在这座城市并没有需要见的人


匿名用户:
父母去逝后。以后的生活,无论起伏,再无人在身后念叨一句。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