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孤獨的時刻是什麼?

問題描述:最近看過一本書《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其中有一段寫的不錯。 孤獨是一顆值得理解的心靈尋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劇性的;無聊是一顆空虛的心靈尋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劇性的;寂寞是尋求普通人間溫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我最孤獨的時候就是無聊和寂寞過後無法排解才讓我感到孤獨!
, , , ,
橙汁燒酒:

縱然內心洶涌澎湃,可以說出口的不過寥寥;可就是這寥寥,也無人可說。


我要做甲方:

今天,陽光下,操場上,空無一人,九點坐到十二點半,我聽了《童話鎮plus》十六遍,《南方南方》十三遍,數出來了一隻很熟悉的蟲子的54條腿,後來知道它叫山蛩蟲,準備數一隻螞蟻幾條腿,一陣風過來,小螞蟻被吹走了,找了半天,不遠處找到了它,還好沒受傷。


我是一顆大柚子:

孤獨確實很難受,在孤獨的時刻我時常在想,為什麼我要堅持一個人在外地跑,我真是不作死就不會死,但對於孤獨我可能真的已經習慣了,畢竟作為一個留守兒童從小就讓我鍛煉了面對孤獨的忍耐力。

從國小開始父母就到外地去打工,上學的時候住在學校,放假了就一個人呆在家裡,以前還不懂的孤獨,可能還覺得一個人獃著多自由,直到大學畢業來到工作中,一個人去到外地,一年回一次家,這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孤獨吧。

剛到單位一個人都不認識,雖然單位的人都相處的很好並給予了我很多幫助,但我每天也只能和我另一個同學說說話,我每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都會感到不安,所以在晚上的時候心裡總是會感到難受,可能這就是孤獨吧。

讓我最感到孤獨的時候應該是我從單位辭職一個人跑到南昌這段時間,雖然同學晚上下班會回來,但白天這段時間總是特別難熬的。這段時間應該是我人生中最難受,孤獨感最強的時刻吧,所有的事都憋在心裡,也不知道能夠找誰去訴說,我都懷疑我是否有憂鬱症了。然後我就開始看各種勵志的書籍,努力說服自己這是對我的一段磨礪,一定要振作起來,可是一到晚上躺在床上,各種孤獨感依然讓自己渾身難受,自己都開始看家鄉的招聘資訊,看家鄉事業單位考試資訊,腦袋裡想的都是我不要呆在外地了,我要回家去。整整難受了一個星期,前單位的兄弟喊我回去請我吃飯,最後醉了兩天跑了回來,開始調整自己的心態,感到難受的時候就去外面看看路上的行人,看到大家不管身在哪個位置都在努力的工作,在用心的生活,我憑什麼這么消沉。在一個人的時候我開始把自己放下幾個月的字帖拿起來,在練字的時候讓自己能平和下來。

這段孤獨的時光雖然很難熬,但經過這一次我的心態成熟了許多,遇事也能保持一個平和的心態。孤獨並不是什麼壞事,孤獨的時候是磨礪一個人心態的最好的時間。


燈五:

不如意事常八九,可與人言無二三。


祈蟄:


某三角:

獨自出門在外
充電器壞了 手機沒電
幾天後回到家
充完電後打開
卻只有騰訊新聞


弄晴:

心裡有牽掛,無時無刻不是充實快樂的
心裡了無牽掛,就時時刻刻覺得孤獨


以槾:

發現好玩有趣的東西,卻無人分享。

突然想到Aorqu的這個問題,來這里回帖。


歪歪詩:

在台灣讀書,雖然和周圍的人相處很融洽,但是總顯得生疏客氣,聊天中會不自覺比較大陸與台灣的差異,讓我有時找不到歸屬感。
當周圍的朋友在刷Facebook,自己卻習慣刷朋友圈和人人時;當打開搜狐視訊想看美劇,發現只能大陸地區觀看時;當和周圍人聊天,只能聊大眾化的話題,沒辦法講掏心窩的話時,這些時刻都會覺得很孤獨。
來到台灣讀書,其實很享受一個人自由自在生活的感覺,但我想,自由的另一面也許是孤獨。


Candice:

在香港讀書的時候,不會說粵語,還沒認識新的朋友,吃不慣各種燒臘,只能自己去吃吉野家。因為是自己一個人去,所以沒法先佔座,只能點好了東西拿著托盤去找座。那天點了小火鍋,人滿。捧著小火鍋站在別人桌子旁邊等人家吃完。熱氣熏到眼睛,檸檬茶的冰一點點變成液體,也不知道自己保持那個姿勢站了多久,那一刻,全世界都是路人。


匿名用戶:
記得是14年的元旦吧

一個人在離家兩千多公里的北方上學,元旦期間回不了家腦袋一抽買了張去哈爾濱的車票

到達哈爾濱時已經是當天下午四點多了,下車後那冷風吹的我突然有點後悔,但想想來都來了不能就這么走了,難道回到我那死氣沉沉的寢室去看動畫片?

人生地不熟完全靠導航加問路七點多才找到防洪紀念塔,據說這里是北方跨年最熱鬧的地方之一了
在中央大街走了三個來回後來體溫實在撐不下去了找了個KFC躲了一會。看著店裡和外面的人流突然有點想家,想打電話,但還是忍住了,坐了一會感覺佔著座位不太好意思又出來了

那時已經十點多了,街上的人越來越多,有情侶,有一家人,也有成群的好朋友們,也有和我一樣的一個人默默的拍照的。。。

後來實在是挺不住了啊╥﹏╥我覺得我都快凍死了這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我找不到地方住了,周圍所有大大小小的賓館旅店全都爆滿,就連鄰街的地下旅店都滿了。。。

就這樣拖著快不屬於自己的身體大概走了四五條街吧,發現了一個網咖。。裡面人不是很多,就進去坐下了

過了一會老闆過來問我上不上網,不上網出去。然後就打了卡唄,,把電腦打開那時已經十一點半了,,登上qq後(手機低溫關機了)盯著右下角的時間突然覺得自己很狼狽

本來想酷酷的跨個年卻變成這樣

就這樣一直看著電腦熒幕一直到了0點,沒有煙花但我能想像出來外面街道上人的歡呼。。

qq顯示有消息頭像一閃一閃的。打開後是一個萬年不聯系的高中同學群發的”新年快樂”

當時眼淚就不爭氣的流下來了,從來沒感覺過這么無助這么想回家。。。反正就是各種負面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外面的人和裡面的我形成的反差讓這種情緒更強烈

第二天早上五點多的時候搭了最早的一班火車回了學校,跟誰都沒說跨年幹嘛去了,不過反正也沒人問。。

以上恐怕就是我感到最孤獨的一次經歷吧
第一次寫回答好緊張(‾᷄꒫‾᷅)


sissi:

她獃獃的坐著,擁有荒無人煙的一角,不怕時間耗盡,好像發生什麼都是可以的。


匿名用戶:
這可能是每個人心裡都有過的小小孤獨。

2010年的樣子,那時候我還在上高中。

那時我喜歡班裡坐在我身後的女孩。

我和她很熟很熟,無話不談。

可就是因為太過熟悉,我對她的感情反而變得難以開口。

我依然記得,

當時學校有兩個門,靠近南邊的南門,以及北邊的北門。

可能那個女孩永遠也不會知道,我為了和走南門的她一起放學,每天要繞快一公里的路。

我後來也不知道女孩心裡到底是怎麼看我的,她是否喜歡過我。

然後她喜歡上了另一個男孩。

我很難過,但還是推著單車每天陪她一起放學。

自然而然,每天的話題里便多了很多她和他的故事。

她會告訴我男孩穿白襯衫會有多麼好看,男孩打籃球會多麼帥氣,男孩趴在桌上睡著的時候有多麼安靜。

可她不知道身邊推著單車的男孩有多喜歡她。

我插不上話。

只是看著她,為了男孩笑,為了男孩哭。

當時的天很黑,路很長,推著車的我要慢慢走,路燈從身後打來,

時至今日,我還能清楚的記得,在她的零零碎碎的對男孩的描述的話語聲中,身後的路燈把我的孤獨照的多麼龐大。


匿名用戶:
最孤獨的時刻都是在澳洲度過的。是我主動把自己置於孤獨的境地的,是因為學英語和融入本地文化引起的孤獨。

同時我自己還有一個特點:我小時候開口說話很晚。但是一旦開始說話,就是字正腔圓發音清楚。

結果這個模式被我一直沿用到說英文里。我寧願不開口,也不願意說一口結結巴巴口音很重的糟糕英語。這性格特點導致了我孤獨了很長一段時間。

這導致我孤獨了很長很長時間。有很長一段時間,別人都看我說著一口漂亮的英語。其實我自己知道,我根本就不是在和人交流,我只是純粹在練習英語口語而已。練發音、搜腸刮肚找地道的表達方式、絞盡腦汁地試圖找幽默感。時間長了,我說話越來越像表演,而不是真正的自己。我其實根本不敢流露真實的自己,我在忙著學澳洲的社交規矩,我在忙著觀察周圍人都是如何打交道的,同時加以模仿。

很多時候,我都聽不懂電視電影里的英文,聽不懂其他人講的英文,聽不懂很多事情。。。閱讀文章也很吃力,經常手邊常備字典。同時我還有個特點,我在中國的時候,人就非常內向,不擅長表達,也不擅長與人打交道。這也加深了語言上的吃力。

然而我這個人比較執著,就這么一直孤獨地堅持著走這條路。和外國友人交流,我只能談笑風生,沒法和他們說我的痛苦。他們也無法理解我。所以我只能投其所好,講他們愛講的話題。甚至連開玩笑風格,都開始模仿他們。基本上文化融入的初始階段,是很少有我個人的存在感的。同時我又不和中國人交流,因為我當時覺得整天和自己同胞在一起,英語水準會下降很多。

當然,這種孤獨,其實在我的承受範圍內。因為我從小就並不是一個很有自我存在感的人。即使在中國那會兒,我也是以傾聽、融入、觀察為主。很多時候,我並不介意自己毫無存在感這個事實。

但即使是堅持孤獨,也會堅持出奇蹟來。從二十歲孤獨的一個人開始,整整八年過去了,現在我在英國的辦公室,每天用英語寫會議稿,同時還是team里的開心果,整天和我的澳洲經理插科打諢不亦樂乎。上周招待新來的南非同事,如同見了上輩子的摯友一般,說不完的話。那些曾經的種族、語言、文化差異,都不存在了。甚至,大家已經幾乎想不起來我還會講中文。或許也沒人再會認為我是個不善言辭的人了。

孤獨堅持到最後,就是走出了孤獨。因為即使身處孤獨中,我也有一些明確的目標:我真的很喜歡英語,我想把英語講的像母語一樣舒服。我真的很喜歡西方文化,我想知道他們的思維模式都是怎樣的。。。。。雖說實現這個目標的過程並不順利,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開始懷疑自己,然而途中發生了很多事情,讓我再也不後悔自己當初定下的目標。

還有可能正是因為我並不是很在乎『存在感』,所以後來反而『存在感』來找我了。這一點上我和很多人想法不同:

我看到好東西,並不急於和別人分享。我從來不覺得不能找人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一件多麼孤獨的事。反而強迫我和別人分享喜歡的事,對我來說挺折磨的。因為我總是會擔心不合他們的口味。我很少指望別人正好和我喜歡一樣的東西。

我平時一個人做火鍋給自己吃,非但不覺得孤獨,反而認為其樂無窮。因為好東西都是自己一個人享受了。如果我還得給別人做菜,那倒是個負擔,我還得考慮別人的口味。所以我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么多人都認為自己一個人做飯很凄涼。

一個人看電影,對我來說更是極爽的事。今年銀行給了我六張電影券。我全都是一個人去用掉的。我根本不捨得分享給朋友。

這么多人沉迷網路遊戲,我也無法理解。對我來說,一個人打單機遊戲,是最爽的事情。為什麼還要一邊打遊戲一邊忙著打字?

我的想法,即使沒人理解,那有怎樣?我還是會毫不猶豫地講出自己的想法,然後聽聽人家的想法,然後大家笑笑說:差異真是大呢!

甚至,即使沒人愛,那有怎樣?我可以先對別人示好,我也可以先去了解別人,這是因為我真的很容易喜歡別人。到最後,總會有人喜歡我的。

我認為孤獨到極致,就一定不會再孤獨了。因為你會意識到自己的力量,一旦有了力量感,再出去社交,就是君子之交。很多人說自己的思想感情太高深,沒人可以理解。然而我知道起碼我自己,是非常喜歡傾聽的,再高深復雜的思想感情,我都會聽你講。既然世界上存在著我這樣一個能傾聽的人,也必然存在著千千萬萬像我一樣的人。為什麼要怕沒人理解你?


匿名用戶:
年三十晚,爹媽分開房間睡著了,自己一個人搬凳子到門外,聽著鄰屋傳來熱鬧的聲音,貼春聯。


阿愚:

每次夜深,獨自沉靜下來的時候,都會有種被抽離的感覺,誰也不屬於我,我也不屬於誰,猶如被放逐在一個荒島,無人知曉,無人問津,一種難以言述的窒息重重地壓迫而來。

世界上的人似乎分為兩類:他們,我。他們的平淡或轟烈,吵不醒我的寂寥。而我的頻率,是有別於他們的異樣。

即使把自己偽裝成段子手蛤蛤蛤笑得狂放,即使被人溫柔以待,保持友好和洽,到了那個時刻,就會深深地體認,自己從來就只是孤身一人。四下無人的夜,我正在被全世界遺棄。


Ada的哥哥:

此刻。


Aorqu用戶:
1.
近兩年,幾乎每一個夜晚,無論窗外是風 是雨,是夏日還是寒冬,我都會把房間里的燈關掉,只留下一盞小夜燈放在書桌前,打開電腦寫文字,我有時寫得很快,靈感飽滿,沉浸在自己營造出的世界裡津津有味不能自拔,安靜的房間里只能聽到噼里啪啦的鍵盤聲響,時間也過得飛快。 可更多的時候,我是在苦苦地與自己煎 熬,寫三行刪兩行,刷一刷網頁,看一會書, 再寫幾行,大多又不被自己滿意。把身體靠在椅背上,思考些什麼,那時整間屋子裡肯定彌漫著憂愁的思想,以及關於生活的疑問、自身的檢討,我會不經意地把頭扭向窗戶,透過玻璃的反射看到微弱燈光旁邊一個人的身影,在與整個黑夜作對,那時的我會被孤獨感的唐突降臨打得措手不及。

2.
現在回想起來,人生中第一次感到孤獨是 在什麼時候?

好像是在童年的一個黃昏,坐在院門前的榆樹下,看著夕陽漸漸的殞落,晚霞紅透了半邊天,隔著一條街道,別人家的一群孩子在搶球,我很想參與其中,但他們卻沒有對我發出邀請,於是我只能抱著滿心的渴望坐在原地,當球不小心滾落到我腳邊時,還要裝作不想理會,別過頭去。 再稍微長大了一點,上學後,也不喜歡讀書,全班同學都在認真聽課的時候,我卻把頭扭向了窗外,看著鬱郁蔥蔥的樹木,漏聽了老師在講什麼,也不覺得可惜。

再後來讀大學,晚報到了一天,站在教室門前,看著早到的同學們熱絡地打成一 片,我竟不知該不該邁進去,於是在教室門前踟躇了好一陣,才硬著頭皮去找自己的座位, 坐下後仍不知所措,也不想和同桌打一聲招呼。

十六歲那年,愛上了聽電台,每天晚自習 過後便匆匆跑回寢室,爬上最里側的上鋪,拿出破舊的半導體,戴上耳塞,寢室里所有的熱鬧與話題便與我無關,偶爾也會有同學叫我下來打撲克牌或是玩些別的什麼,但都被我統統拒絕了。那時會覺得,有自己的小世界很好, 以及不想被他人打擾。

十七歲那年,喜歡上了一個男孩,他在夏天裡每天都穿著白色的襯衣路過我家的樓下, 我就趴在陽台上一天又一天地等他路過,設想了無數次和他打招呼的方式,甚至想過倒一盆水下去淋濕他這種笨拙的伎倆,可終究都沒能付諸行動。然後他在那個夏末消失了,而我仍 舊每日趴在陽台上苦等,在這等待的過程中, 我很想有人陪伴,但又不想把心事講給別人聽。 再後來,成年了,我發現孤獨不再是偶爾降臨,而是如影隨形。

3.
到底要如何解釋孤獨這個詞匯? 孤單?寂寞?無人陪伴?找不到共同語言的人?自己覺得和這個社會格格不入?

最簡單的例子,在一個偌大的池塘里,只 有一條魚在游來游去。 再復雜一點,在一個偌大的池塘里,一群魚聚在一起游來游去,而角落裡有一條魚在獨 自的停歇。 更復雜一點,一群鳥在枝頭,一隻鳥在唱歌,而其他的都在嘰嘰喳喳說著閑話。 除了這些,肯定還有更為高深的解釋吧? 上升到心靈層面,升華到藝術追求,或是直接說成心理問題,人類可以從千千萬萬個方面給一個詞匯下註解,尋根源,找答案,但卻忘記了每個人的體會是不一樣的,有人覺得是喜,有人覺得是悲,有人覺得無所謂。

那孤獨終究是什麼呢?好像一說出來,就變了樣子,我不太擅長了解他人,也不擅長總結,那就只好再說說自己。 現在算起來,自己一個人住已經快兩年 了,不算太長可也不短,有時覺得很愜意自在,但在大多的時候還是會覺得不太自在。比如走在街上的時候,希望身邊有個人在,比如去電影院看電影的時候,覺得一個人很丟人, 比如有時候不敢一個人去吃火鍋或是去像樣一點的餐廳。 有時難得的朋友聚會,欣然的前往,卻發現多了幾個新朋友,發現他們說得話題自己無從插嘴,好不容易自己掌握了話語權,準備侃侃而談一氣,卻又發現朋友們都在各說各的, 沒人聽自己說話,於是只好越來越沉默。

有時,一個人站在窗前,看著窗外的夜色,車流,整齊排列的路燈,會覺得這個世界 不屬於我。 有時,寫得文章沒人看懂或被曲解,會覺得這個世界沒人懂我。 有時,也會坐在沙發上,一邊看電視一邊 傻笑。 有時,也會放點輕快的音樂在屋子裡扭兩 下。 而更多的時候呢?好像是習慣了這種孤獨,從而忘記了它的存在。 沒人陪著看電影就一個人去看,不想進餐 廳就叫外賣,沒人陪著說話就乾脆不說,找不 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就自己和自己做朋友。起床,洗漱,打掃房間,看書,寫字,聽音樂, 所有的生活按部就班,想要養點小東西,試著對事物投入些情感,想要學著做幾樣簡單的 菜,充實一下時間,新買了熨衣板熨了幾件裙子,形象還是不能太邋遢,在開心或是不開心的時候,獨酌點小酒,就覺得一切都沒什麼大 不了的。 我很信奉的一句話好像是這么說的,「既然 改變不了的,那就努力去適應它。」適應孤獨, 以及它帶給我的一切。

4.
那孤獨到底是好還是壞呢? 我有時覺得挺不好的,當孤獨感降臨的時 候心裡堵得慌,就算打開窗戶也透不過氣來, 人容易陷入憂愁,悲觀,會把接下來一生中最 不好的事情都想到。 有時我又覺得挺好的,在孤獨的時候能夠 更冷靜地審視自己,自己與自己獨處人不浮躁,覺得生命也不喧嘩,這個世界一切都是冷冷清清的,就如同秋天的街道,落葉鋪成一片 深邃的海。

亨利.貝斯說過,「一個人過於孤獨並不好, 它如同總是在人群中一樣不明智。」我想說的, 大概就是這些了。 在我們漫長的一生中,能夠被記住的,留以懷念的大概都是那些熱鬧溫馨幸福歡笑的場 景,似乎那些才是我們生命的全部,才是我們所理應追逐與嚮往的,也是生而為人最樂意接 受與體會的。可是,那些銜接這些場景的畫面,歡鬧過後的留白,等待下一次聚首的時間,光鮮背後的艱難,黎明之前久久的黑暗, 愛情到來之前的守候,也不該被遺忘吧?其實這些才是生命的全部重量吧?這些才是生命永 恆的主旨吧?才是我們生而為人最不能避免的 經歷吧?

我覺得,一個人,只有學會了與自己的獨處,才能迎接更廣闊的天地。 只有見過了更為廣闊的天地,才能忍耐住 生命的孤獨與寂寥。 只有忍耐住生命的孤獨與寂寥才能寫出更為深刻的文字,才能成為更好的人。

5.
現在每天兩點一線的生活,生活變得更為簡單,由於資源有限,不得不去固定的小飯館, 叫固定的外賣,去固定的超市,散步在固定的路程,看同一片夕陽與月落。天氣變得很涼, 屋子還沒有供暖,時常裹著毛巾被坐在電腦前看一部電影,讀一本書,喝一杯熱水,來打發這溫吞的日子。有時也會坐在沙發上看幾集無聊的電視劇或是綜藝節目,看著看著就會迷迷 糊糊地睡去,醒來後時而日落黃昏,時而天明將明。 有那麼一剎那會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很美好的。

最近又開始聽電台,聽午夜的節目,主持人的工作似乎很簡單,抒發一下感想,放幾首 音樂,撥動一下聽眾脆弱的神經,試圖泛起憂愁的波瀾,他們做的都很成功。 在某一個午夜,我聽著電台突然想起十七 歲那年的自己,當時剛剛擁有了第一部手機, 便每天晚上躲在被窩里和主持人發簡訊互動, 聊朋克和搖滾音樂,感慨淺薄的人生,主持人經常會念我發的簡訊,那時我的手機尾號是5821,她會說:「5821又發來簡訊,他說,總覺得這個世界過於的遼闊又過於的擁擠,而我除了腳下這條模糊崎嶇的道路,竟不知還能 握住些什麼。」 唐突地想起這個片刻,竟仍舊能完整的記錄下來,我的眼眶在那一刻隱忍的發熱,我不是在懷念過去,也不是在觸景生情,而只是想要感謝,感謝如今的自己仍舊能夠把年少的情感保留至今,感謝這些個年月風霜雨雪地走來卻不曾把迷離抹去,感謝頭頂還懸著那一份小 小的驕傲與自負,感謝心底始終卧著那堅韌的孤獨。 我知道,有些東西始終不會離去的。 我也知道,歲月一直向前,守著孤獨的人們。

打個小廣告。
八字算命。微信號:zhouxiaoyu1016

【這里沒有陌路,你從不曾孤獨。】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