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孤獨的時刻是什麼?

問題描述:最近看過一本書《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其中有一段寫的不錯。 孤獨是一顆值得理解的心靈尋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劇性的;無聊是一顆空虛的心靈尋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劇性的;寂寞是尋求普通人間溫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我最孤獨的時候就是無聊和寂寞過後無法排解才讓我感到孤獨!
, , , ,
溯也:

我想著,
地球在自轉,假如按赤道算的話,
我每秒其實位移了400米左右,地球拎著我玩,好開心。
可是,
這不夠啊,
哦,還有中微子,
每秒有幾十億個中微子穿過我的眼睛,
他們一定跟我打招呼了吧,
要跟這么多穿過我眼睛,我身體的中微子打招呼,
還真是麻煩呢,
甩都甩不掉。


Aorqu用戶:

《晉書·阮籍傳》里記載,阮籍「時率意獨駕,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反。」

講的是阮籍早上起來找路走,走到沒路可走之時,他便坐下來大哭。

此為【窮途而哭】。


令公子:

不是我的,是身邊的小姐妹的遭遇,記憶猶新。

在國外讀書的時候,小姐妹去瑞士滑雪把腳摔裂了。回到英國宿舍,flat的其他人都回家過聖誕了。我去看她時,她說:那會兒,想喝口熱水,但只能用一個沒有蓋子的小鍋在屋裡燒,於是她只能一條腿跳著去廚房接水,接滿再跳回來。她的屋子在走廊最裡面,一路跳一路灑,等到屋裡,打來的水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她就煮了喝,過一會兒沒了再去打。

後來我問她為什麼不找我們幫忙,她笑呵呵地說:沒覺得多苦,就不麻煩別人了。就是跟我媽我爸視訊的時候不能說,覺得有點兒孤獨,剩下的時候都沒關係,還為自己跳回來能多打點兒水而竊喜。

後來我陪她復診,在寒風中兩個人去超市買了大包小包的儲備食物,實在拿不動就用拐杖挑著走,我倆身高差了10幾公分,在馬路上像兩個和尚挑水一樣滑稽前行。後來到家我用拐杖模仿星戰和豪斯醫生逗她笑,扶著她拖著忍者神龜一樣的腳套跌跌撞撞的走回屋。從始至終,她都沒訴過苦,還總是笑呵呵的。

內心強大的姑娘真是可愛。


匿名用戶:
常常分裂出另一個人格來對話自己。


Aorqu用戶:
我一直努力讓自己理性地思考,感性地生活,成為一個有趣的人,但發現自己總是喜歡走上極端。我很想為婦女正名,覺得女生節毫無意義;我反感光棍節,明知那是電商和無聊大學生的狂歡。但我還是會帶著面具和其他人一樣為毫無意義的事情歡呼,因為我不能被當作異類。我略懂生化,我想告訴父母轉基因拯救了上億飢荒難民,崔永元是個無知的二貨,但出於孝順,我還是會去菜市挑他們喜歡吃的本地糯玉米。我崇尚真理,我很想告訴閱兵式轉發國旗的人們反法西斯的真正含義,我想告訴D8攻佔fb的年輕人常凱申的秘密,但是我知道這樣會被烏合之眾當成傻逼。
我喜歡調酒,喜歡藍色夏威夷薄荷朗姆的清醇,喜歡蘇打氣泡與檸檬沖擊的美感,但有人覺得我裝逼也不過是rio兌雪碧。我鑽研美食,喜歡中西餐結合創造新的黑暗料理,但我媽覺得麻煩每次都叫我自己洗碗。我可以5點起床去拍難得一見的南方的雪,可以花半天時間去修自己滿意的照片,但我不喜歡加水印,雖然照片被贊被盜是常事,但我知道我親眼見到的比照片更美。
我知道酒文化、白酒文化、酒桌文化的區別,我鄙視油嘴滑舌或仗著權勢勸酒的人,但出於對老師的尊重,我還是會半斤白酒下肚,然後忍著咽炎去廁所吐。但我喜歡喝波爾多,我的夢想就是自己掙錢去法國頂級酒庄品一次82年的拉菲。喝酒本來就是一種愛好,卻總有人喜歡把建國後的惡習當做傳統文化,特別特別想豎起中指,去你媽的酒桌文化!
有的時候會感到孤獨,但我享受這種孤獨,就像王小波的特立獨行的豬。坐自動扶梯時候,我會很自覺地站在右邊,把左通道留給趕時間的人;扔垃圾的時候,我會很自信地把垃圾分類,我不知道這種自信來自哪裡,我也知道這些細節在大陸並無卵用,但我明白要實現高度發達的文明,細節比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管用。
當一種習俗或者文化要吃人,你沒有權力當異類,你只有選擇被同化或者逃離。我一直努力在逃離,卻發現自己的才華支撐不了野心,最終變成一隻特立獨行的豬。
我曾經是一個堅定的唯物主義科學論者,但發現自己越求知越無知。我也懶惰,我也有過不思進取,可以靠父母找個穩定的工作給個房子的首付過著安於現狀的生活。但我知道這樣不過是井底之蛙,如果不努力,背後將是永遠的loop,掉進的將是無底深淵。我很羨慕美國的朋友,羨慕他是有信仰的人,於是更加覺得自己卑微,得不到耶穌的愛。我努力讓自己have a little faith,卻反應過來自己相對於宇宙的渺小。
我嚮往王小波筆下那隻豬的生活,除了這只豬,還沒見過誰敢於如此無視對生活的設置。相反,我倒見過很多想要設置別人生活的人,還有對被設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為這個原故,我一直懷念這只特立獨行的豬。
引用曾博專欄的一段話,曾老師如果侵權告訴我我刪除哈:
有時候,獨自一人坐在價值千萬的車上卻絲毫沒有幸福感,司機開著車一路飛奔,我無心欣賞沿途的風景,思緒萬千:人活著是為了什麼?財富真的重要嗎?GDP和民主對於一個國家孰重孰輕?信仰對人重要嗎?正沉思著,一抬頭,靠!捷運又坐過站了…


匿名用戶:
給大家講了個笑話,大家都笑到捧腹流淚。

我看著他們的笑容,忽然想起這個笑話啊,是你講給我的。

於是我也跟著他們一起笑,一直笑出眼淚。


匿名用戶:
就是現在。
一個人在德國和義大利玩了7天,回家了,海關莫名其妙要挨個查護照。查完急匆匆趕出來發現錯過了最後一班tram。一路上一直自己一個人都覺得沒什麼,但現在午夜,沒人來接,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tram的站台上,那種說不清的感覺一下湧上來。


daisy:

高三的時候,班裡唯一的朋友在某一節晚自習被她父親帶走了,毫無預兆。她轉學了,一直到畢業我都沒有再見到她。

她走的第二天,下課的時候,我在座位上看雜志,突然看到一個特別逗的段子,條件反射般地站起來,轉過身去,大笑著準備指給她看。
看到的只有空空的位置。
好像被人當頭打了一棒,眼淚一下子就涌了上來。

這是我記憶中最孤獨的時刻。


Aorqu用戶:
還是同樣的熒幕,還是同樣的NBA,回頭望去,卻沒有了一起歡呼的你們


魏紹輝:

十五歲來上海上高中,因為戶籍性質特殊學校基本上就我一個外地同學,在上海也沒親戚,離家800公里所以只能一直住校。周末同學回家,一棟宿舍樓不超過五個人,一個人走到松江老城區吃飯買東西,一條來回的路上從每個不同斑馬線過馬路的組合全都試過好多遍,聽不懂也不想聽滬語所以出門必戴耳機,周末兩天幾乎不與任何人交流,那個時候覺得什麼都一個人就是孤獨,很苦澀。剛去的時候諸多不順,不知道怎麼處理妥當生活與學習還有應對復雜的人際關系,跟老媽打電話抱怨過一次,言及周末一個人孤獨老媽反而誇我一個人住一棟宿舍樓真厲害,後來明白老媽其實心裡也很心疼但想用積極的態度引導我,之後就不想自己太讓父母擔心便發誓再也不給父母帶去任何負面消息(即便是後來分手也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沒人傾訴後就找各種方法調適情緒,寫日記,看書,打球,畫畫…後來那年倡議地球一小時活動,在寢室一個人把燈關掉坐陽台上看了一個小時夜空發現心情格外舒暢,此後喜歡上在周末晚上跑到學校草坪上躺著聽歌看星空(雖然基本上沒星星)。時間久了以後反倒喜歡上了孤獨的時光,沒有約會可以隨便睡到想起床的時間,沒人打斷一本書可以看到忘記吃飯,一個人可以逛很久的超市買各種用到用不到的東西堆在寢室滿足一方小小天地的充實感,走在路上可以記下每一個路邊的小細節幻想自己以後可以訓練成為FBI的大探員,有時候看到牆上的塗鴉還會仔細思考是不是外星人留下的暗號,自娛自樂,簡單又快樂,不用說話不用思考面對著的人的想法,完全隨心情主導自己的行為,尤其愛學校夜晚的星空,只有一個人卻覺得擁有了全世界,這樣的孤獨其實會上癮。


Aorqu用戶:
一開始不選擇任何一個小團體,再想加入,晚了。
眼淚鼻涕blabla地掉下來 手邊連一張餐斤紙都沒有 ,一手黏液覺得太惡心了就不哭了。


肖盼盼:

一口氣看完樓上的回答


匿名用戶:
之前有次生病,病了兩個星期,那天晚上一個人在租的房裡躺著,做了三重夢,第一重夢見小時候的玩伴,他們玩得正好,我正準備加入他們,他們就消失了。我失落地"醒"了,莫名難過起來。實際上來到了第二重夢境里。聽見出租屋的門外吵吵嚷嚷,都是親戚們的聲音,媽媽笑著推門進來,指指旁邊一桌不知何時冒出來的熱菜,叫我起床吃飯。我正想驚喜,卻揉著迷糊的眼睛問道"媽媽你怎麼來了?"
媽媽就瞬間消失了,吵鬧聲也沒了,整個世界安靜了。我驚呆了,又難過,一時間被孤獨淹沒了。我驚"醒"了,看到的是出租屋裡熟悉而孤獨的陳設。我想起我的夢,想起家人,於是我蜷縮著身子,側躺,對著牆壁哭了起來。
我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人拍了下我的肩膀,我扭頭一看,我的男友正溫柔地看著我。他彷彿知道一切,溫柔地攬我入懷。我把腦袋埋在他的懷里,放聲哭泣。
幾乎又是一瞬間,我意識到一些不對,抬頭傻傻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然後喜聞樂見地,他消失了。我這回是真正地驚醒了!瞪著淚眼看著出租屋冷冰冰的牆壁,環顧四周,悲傷、孤獨、失落。


洪軍:

看完這個問題的所有回答
把自己沉浸在情緒之中
孤獨的無法呼吸。


趙一鳴:

就是現在,刷著Aorqu看到這個,發現很多答案的經歷我都有過,就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Aorqu用戶:
期待已久的電影上映了想找個人一起去看,拿起手機翻了半天通訊錄卻沒發現合適的人。

讀書讀到令人拍案叫絕的章節,當下的強烈感想找不到人可以分享。


合歡:

高四復習剛到學校的時候吧,插在應屆班裡 跟下屆的一個都不認識。應屆生相互間都熟,只有我誰都不認識 ,也不想說話 。好幾天沒說過話 ,有一種世界末日的感覺


小蘇打Lucien:

每次考試出來,大家都在爭論答案到底是B還是C,而我的答案卻A的時候。


瓦藍的大曦:

每個徹夜難眠的夜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