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孤獨的時刻是什麼?

問題描述:最近看過一本書《尼采:在世紀的轉折點上》,其中有一段寫的不錯。 孤獨是一顆值得理解的心靈尋求理解而不可得,它是悲劇性的;無聊是一顆空虛的心靈尋求消遣而不可得,它是喜劇性的;寂寞是尋求普通人間溫暖而不可得,它是中性的。我最孤獨的時候就是無聊和寂寞過後無法排解才讓我感到孤獨!
, , , ,
Aorqu用戶:
最孤獨的時候,說起來還蠻有成就感的。2013年年初,在美國,自己去拔掉了四顆智齒。其中兩顆是前傾埋伏牙,需要割開牙齦,把牙敲碎然後用鑷子夾出來再縫合。當時正值剛開學,手術又是在早上,所以也懶得麻煩同學了,就自己去診所了。直到躺在手術台上的瞬間,才切實感到自己的心跳。但是即便如此,也要硬著頭皮做手術啊。當時雖然由於麻藥的作用,不算太痛,但是聽到割肉和錘子齊鳴的聲音還是好怕。就覺得自己可能要死了。拔完牙自己打車回去,自己又買了好多酸奶。接下來幾天每天就是靠止痛片,酸奶這些東西活下來的。臉腫得和豬一樣。當時真挺孤獨,因為即便成這樣,也要自己照顧自己。但現在想想那時的自己,都覺得好帥!


亞歷克斯愛:

孤獨患者,註冊了Aorqu


夏蓉:

有一點兒不切題。。。但是看到題目第一個跳出來的想法就是村上春樹的《關於半夜汽笛或故事的效用》。
………………………………………………以下為引用:
女孩問男孩:「你喜歡我喜歡到什麼程度?」
少年想了想,用沉靜的聲音說:「半夜汽笛那個程度。」
少女默默地等待下文——裡面肯定有什麼故事。
「 一次,半夜突然醒來。」他開始講述,「確切時間不清楚,大約兩三點吧,也就那個時間。什麼時候並不重要,總之正是夜深時分,我完完全全孤單一人,身邊誰也沒有。那麼,請你想像一下:四下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見,就連時針聲都聽不見,也可能鍾停了。我忽然覺得自己正被隔離開來,遠離自己認識的人,遠離自己熟悉的場所,遠得無法置信。在這廣大世界上不為任何人愛,不為任何人理睬,不為任何人記起——我發現自己成了這樣的存在。即使我就這么消失不見,恐怕也沒有人察覺。那種心情,簡直像被塞進厚鐵箱沉入海底。由於氣壓的關系,心臟開始痛,痛得像要咔嗤咔嗤裂成兩半。這滋味你可知道?」
少女點點頭。想必她是知道的。
少年繼續說道:「這大概是人活著的過程中所能體驗到的最難以忍受的一種感覺。又傷心又難受,恨不得直接死掉算了。不不,不是這樣,不是想死掉算了,而是假如放在那裡不管,就真的死掉了,因為鐵箱里的空氣越來越稀薄了。這可不是什麼比喻,是真的。這也就是深夜裡孤單單醒來的含義。這你也明白?」
少女再次默默點頭。少年停了一會兒。
「 不過當時聽見很遠的地方有汽笛聲,非常非常遙遠。到底什麼地方有鐵路呢?莫名其妙。總之就那麼遠。聲音若有若無,但我知道那是火車的汽笛聲,肯定是。黑暗中我豎耳細聽,於是又一次聽到了汽笛聲。很快,我的心臟不再痛了,時針開始走動,鐵箱朝海面慢慢浮升。而這都是因為那微弱的汽笛聲的關系。汽笛聲的確微弱,聽見沒聽見都分不清。而我就像愛那汽笛一樣愛你。」
少年的短小故事至此結束。這回少女開始講她自己的故事。

來自:村上春樹《夜半蜘蛛猴》,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譯者林少華先生。


掛耳旁加元旦的元:

這是我在浙醫二院濱江區透過危重病房的窗子拍到的,身邊躺著我重病的媽媽……

萬家燈火
卻沒有一盞屬於我
—————————————創建於八月十三號

五天之後,媽媽永遠的離開了我,我不要燈火,我只要她


啞奴:

高中畢業典禮,我是留學生,一個人去參加。照完相回家趕上瓢潑大雨,有父母夥伴陪同的都開車回家了,我等在車站凍得手指不靈活。等了很久也等不來車,終於一輛號碼不對的公交停下來,我問怎麼樣才能到XXX,司機說我等錯站了,要到另外一邊去坐。於是冒雨跑到對面,身上又淋一遍,擰擰能出水。

我唱著歌等。

你以為我是心情好才唱歌?不是,自己唱歌哄自己呢。車站沒有其他人,其他人都在車里,暖風開到最大。

終於等來了公交,到家天都快黑了。

這是我的畢業典禮,那天8點多就睡了。


金土:

自己擺了一桌麻將玩了一個通宵。


Yi Xuuu:

加班到半夜,在國貿打不到車,來來往往很多車輛,城市燈火輝煌,但都和我沒有關系。


姜珩:

大概是自己偷偷躲在學校衛生間哭的時候聽見門外有一個人勸另一個在哭的人。


E喵喵:

喜歡的那家餐廳出了團購券,可是…
過節發了很多演出票,可是…
收到了很好吃的東西,可是…
我的生日要到了…
情人節到了…
你的生日要到了…


阿爾卑斯棒棒糖:

歡樂谷進鬼屋,到我的時候本來是截止了要等下一批的。管理員看了我一眼,問我是不是一個人。我說是,他讓我趕快進去趕上前面的人。


吳彥組:

手機忘記在抽屜里,出去大半天回來,發現它還是安靜的躺在那兒,未曾響過。打開微博,發現有3條消息,激動的點開,小秘書發來的。。。


孫skye:

光棍節一個人淘寶,一個人上Aorqu,一個人看番(´・_・`)


喜歡做夢的然同學:

今天醒來肚子好痛,泡了紅糖胡椒,喝了一杯還是很痛,就吃了止痛藥,戴好圍巾口罩帽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出門取快遞,路上埋頭慢慢的走,南京的天真是冷啊,校道上空空的,聽見風拖著枯葉在水泥地上劃動的聲音,聽見機車跑過的聲音,聽見路人嬉笑著從我身邊走過,就這樣看著自己的腳慢慢的走到快遞處,在三個不同的快遞點取了四個快遞,我把自己的快遞拆開裝在口袋裡,抱著室友的快遞去買今天的晚飯(麵包),回到宿舍肚子更痛了,又燒水泡了沖劑喝,突然很難過,突然想畫畫,拿起筆帶上耳機開始慢慢的畫。畫完抬頭的時候天早就已經黑了,好像過了晚飯時間,好像忘了什麼重要的事,好像什麼都不重要了。

沒有什麼事是一幅畫不能解決的,如果有,那就兩幅吧。


彭詩雅:

本以為「一個人住第五年」已經是孤獨的極限,後來看到還有「一個人住第九年」。


Aorqu用戶:
去年生日正值放寒假,宿舍我走得慢,剩我自己。一個人去飯堂打包了份快餐和買了瓶飲料,回宿舍對著鏡子跟自己幹了一杯。


行之:

大致說說自己的經歷:
今年暑假去西藏,越走人越少,到珠峰之後就一個人了,形單影隻。因為火車票是提前訂的,所以在珠峰後過了一晚上後第二天就要趕回拉薩,一天就是要搭車700多公里。輾轉多地,凌晨一點到的拉薩,因為之前住的旅社存著包裹,所以必須回去。
旅社在開發區,半夜除了狗就沒人,到處是狗叫,迷路、在小雨裡面走了一小時,手機沒電,高原的夏天凌晨的溫度也只有十多度。身上只有一件短袖和外面一件沖鋒衣,路過工地被三條狗在左右後三個方向圍住叫,心撲通撲通直跳。不敢回頭看,不敢和狗對視,但是想如果被狗咬死也許也沒人會來。悶頭走路知道狗叫遠離我才放下心來。到了旅社,旅社關門,唯一的支持倒塌,敲了所有能敲的起來的門,全部住滿,然後硬著頭皮問了一家商業酒店,600,(⊙o⊙)相信窮游過的同學都知道結果是什麼。
然後打的去網咖打算縮一晚上,司機告訴我周圍有招待所,抱著一線希望硬是把招待所的那個歐巴桑敲起來了。我永遠也忘不了,她連門也沒開,隔著玻璃淡淡的告訴我沒床位也沒房間了,她身上穿著紅色的保暖內衣在黑暗中非常顯眼。我感覺像站在地獄門口的孤魂野鬼希望能有個油鍋躺一躺。
最後在大樓下尋了一塊雨刮不到的地兒,停下腳步,打開包,拿出雨衣當地鋪,蜷縮著熬到了天亮。


wu line:

找到這個帖子也挺特別的,自己默默在百度上打下的一句話:朋友的交替明明是必然的結果,總有人會被時光拋棄在角落。然後就和這個孤獨的帖子偶遇了
記得一次生日聚會,少見的請同學到家中相聚,明明都很開心在玩兒在瘋,可是在坐下的一剎那自己知道其實這都是浮於表面的一層灰,內里如鐵般的柔軟卻無人觸及
這就是萬分之一的孤獨吧
看到一個朋友的日誌,她很認真的澄清了一個事實,和她多年的摯友已經有了無可否認的傷痕,是兩個人的性格兩個人的距離兩個人的時間都在偏離本來的航道線。而同樣她也肯定了一個身邊一直陪伴她對她掏心窩的好的新朋友。有趣的比喻是兩只貓的感情和一貓一狗的感情哪一個更加重要?亦或是哪一個才能長遠?當這個問題同樣影射到愛情上,你是會選擇那個心靈上開始漸行漸遠的過去,還是陪伴身邊溫柔包容的現在?還是。。。你就是下一個過去?
衣不如舊,人不如新
你了解誰么?在巨大的城市怪獸的肚子里,都是被消化液侵蝕的面目全非的人臉,身後每一顆孤獨的心都在掙扎,始終不得要領後沉睡。


蔡晶:

蒸了一鍋飯,炒了一個菜,一個人坐在桌前默默吃完,然後再一個人去洗碗


黃鵠:

有時很盡力地講著一些漫無邊際的有趣想法,卻像是把一種格式轉化為另一種格式一樣索然無味,喪失了我這番長篇大論的初衷,在感覺到周邊尷尬的氣氛還有禮貌性的附和後,再次審時度勢地閉上了嘴。

可能自己實在是太有趣,只能自己和自己的玩了。

腦迴路能相通就好了。這么想的自己開始期盼能活到科技高速發展,人類之間可以不用通過語言交流的那一天。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