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尷尬的一次經歷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它對你往後的生活造成怎麼的影響,你因為這件事情有什麼思考?
, , , ,
靳輕:

看霍比特人3,看到最後的時候,最大壞人,被打入冰底,我以為已經死了的時候,眼睛突然睜開,嚇得我,手條件反應的放在了我隔壁座的腿中間。。。。
隔壁是男的,我是女的。


廖曉橙:

放著我來!

黑歷史。。。

請不要取關我。。

我還是一個淑女。。。

國中的時候,喜歡轉過頭跟後桌講話!

那一天!我感冒了。

講話講到一半,打了個噴嚏。

我還沒來得及忍著,還沒來得及用手捂著。。

就。。。

噴。。。。

出來。。。。

了。。。。

不明液體。。。。

然後。。。

不明液體。。。

掛在臉上。。。

兩條。。。

不明液體。。。

掛在。。。

我的。。。

臉上。。。

我的形象。。。

崩塌了。。。

我一直是一個淑女形象。。。

笑不露齒。。。

說話小聲。。。

大家都覺得我是乖女孩。。。

不過,這個時候,我很淡定的轉回去。。

拿出面巾紙。。擦乾凈。。。

繼續轉過去講話。。

那個人看我的眼神有一絲佩服。。但也沒有拆穿我,也很淡定的繼續和我說話。

從此以後,我學會了以下幾件事情:

1.隨身帶紙是好習慣。
2.不嘲笑他人的尷尬是好品德。
3.感冒了,要捂嘴說話比較禮貌。
4.老師說的對,上課不要轉過頭講話。
5.做了尷尬的事情也要裝的沒事,才顯得自己很從容

後來有一次,前桌轉過頭跟我講話。

不明物體,也噴了出來。

她顯得很局促不安,轉過頭去。

我從背後遞給她一張紙。

瞬間覺得我光芒萬丈啊。

(*/ω\*)

不許嘲笑我


苟漾:

跑上前提醒前面的男生「同學,你的拉鏈開了」……男生滿臉通紅準備走,我拉住他,「幫你拉一下吧?」我指了指他書包……奇怪的是他臉更紅了……這是我和一個陌生男孩共同的尷尬經歷……

手術室,老師手機響了,看了我一眼。我會意(我巡迴)。在他身後小心翻開手術服,從洗手衣屁股口袋裡掏出手機,小心給他看了一下顯示,老師點頭。我劃成接聽,輕輕放在他耳邊,老師通話,三秒結束,頭撇開。我小心鎖屏,從他身後掀開手術服,小心把手機放入屁股後的褲子口袋,覺得不妥,換個面,熒幕朝里放入。呼咻!成功了成功了,完成了完成了,好棒好棒,沒有碰到無菌部位,沒有弄掉手機!!!!哇哇哇!就在我手離開手機後,一個習慣性的動作斷送了我的一生。我拍了拍口袋,拍了拍,拍了,拍,老師的屁股,口袋。老師沒有看我,然而,手術室的其他人,都用眼睛從帽子和口罩的縫隙里看我,那一刻,我覺得無影燈下的我,心裡的陰影可以吞下宇宙萬物。


吱情人士:

年少的愛情總是伴隨著尷尬。

那時候上高中,我發小喜歡同班一個女生,三年裡兩人沒怎麼聊過天,交流僅限於打招呼傳卷子。

女生很漂亮,跟男生說話會臉紅,學習很好,個子跟我差不多高。

這段單戀持續了三年,從暗戀發展到明戀,開始只是我們幾個人知道,後來隔壁班都知道了,可兩人還是沒什麼交流。

我發小挺慫的,高中畢業照相時他都不敢和註定天各一方的女生合個影。那時候我們沒有手機,相機也是膠卷的,是我從別人手裡搶了相機,把兩人拉到一起照了張相。

背景好像是學校的大門,兩人並排站著,中間隔了一人寬的距離。我發小表情獃滯,四肢僵硬,女孩羞澀地在那笑,陽光照的,臉有點紅。

大概六七年前,我和發小喝酒,他還說,最感謝的就是我給他倆合了張影,現在發小已經有了兒子,不知道照片是不是還留著。

聯考之前那段日子,我和發小老是逃課,有次一起到校門外的小賣部買零食,恰好女生也在那買東西,我發小還是慫,點個頭沒多說啥。

小賣部老闆問發小,買點啥啊?

發小琢磨琢磨,乾脆面吧。

老闆又問,啥味的?

發小答了一句話,這句話至今仍留在我的記憶里無法抹去,我不知道已為人父的發小是否偶爾還會想起那個聯考前的傍晚,在北境小城一個小賣部里,他當著喜歡了三年的女生的面,說了一句無法挽回的話。

發小後來跟我說,那時候他腦袋其實是空白的,要說琢磨啥了,也是琢磨一會兒買完東西怎麼和女生多聊兩句。

老闆問他,啥味的?

發小用他不同於年齡的渾厚嗓音說,香酥雞吧。

香酥雞吧。

香酥雞吧。

香酥雞吧。

香酥雞吧。

那一刻的小賣部就是整個世界,世界安靜了。

第一個笑出聲的是小賣部老闆,第二個是我,發小拿了方便麵就奪門而出,沒看女生一眼。

我出門前跟女生點點頭,她也憋臉通紅。

我想發小當時的願望一定是讓世界上所有以雞結尾的詞匯原地爆炸。

後來我倆喝酒時總談起這件事,他結婚之後也不例外,不過寫這篇回答時我看了下時間,應該有七年,我倆毫無聯系了。

他QQ的頭像總是亮的,在朋友圈裡,我能看到身為教師的他帶了一屆又一屆畢業班,也能看到他的兒子出生長大,可是卻從來沒有再聯系。

因為許多年前,中二少年曾經拋硬幣決定未來,可十年之後,中二少年變成猥瑣大叔,已經忘了那年落下的硬幣是哪一面了。

——完了——

可關注,可私信,可約,可投食,想一起聊天的來加QQ群啊,黑衚衕技校【524797874】——此群為Aorqu故事作者尚不趣粉絲群,現已成為逗逼吹水群,歡迎來玩。


小姐姐:

別人讓我幫忙帶個東西或者幫個小忙之後,本來應該別人說謝謝的,可我總是控制不住的先說了留下別人一臉懵逼
沒錯,就在今天又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同事去出差讓我幫忙把公司送的荔枝提到她住的地方讓她老公來拿,她老公接過荔枝的那一刻,我的一句謝謝讓他慌了神!我也控制不住我寄幾啊!!!!


Aorqu用戶:

大學時睡上鋪

一群人跑來我宿舍在下鋪看毛片

一般遇到這種情況~

我都在上面看Fairy Tai(妖尾)

有一人喊道:卧槽,有馬的!

我TM特好奇心來了

WHAT?

馬?

誰TM那麼喪心病狂

竟然對馬下手…..

下了床湊前一看……….

馬在哪?

我永遠也忘不了

那十幾雙雙鄙夷的目光……..

若干年後

舍友截圖找了部有母馬發過來…..

–哥,你要看的母馬……

–你滾!

馬到底是什麼?

我一開始以為是:有馬

看了醒悟過來才知道是:有碼 (馬賽克)

再後來才知道有些人連阿貓阿狗什麼的都不放過….

你們這么牛逼,倒是去對河馬下手啊!


時間:

說個我和我的鐵哥們兒
初二的時候,我們都喜歡用那種旋轉的紅藍雙色的圓珠筆。清晰的記得還是類似不鏽鋼材質,外表很’光滑’的那種
那是一個天氣悶熱的下午,當時腦子發熱不知道怎麼想起來弄個惡作劇啥的。說起來大家應該都玩過,就是同學回座位準備坐下來的時候在椅子上放個不算尖銳的不規則物體啥的。當時我仔細端詳著手中的圓珠筆,忽然一個黑影閃過,看見我鐵哥們兒準備回座位的時候,我一個箭步上去把圓珠筆筆直的豎立在板凳之上(出於人道主義,我事先把圓珠筆筆頭已經轉為無攻擊模式)。
可是,在0.2秒以後,我知道自己犯了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
他的臀部,和椅子完美的貼合了!!!
Wow………………
棉質的褲子在經過反覆穿著洗滌以後,已經失去了原有的防禦值,圓珠筆乘風破浪似的徑直進入了…………花
出人意料的是,他很堅強、沒有發聲,緩緩走到窗邊,依靠著牆….停頓了三秒後,右手順著腰,臀部慢慢地移到了圓珠筆的位置,毫無表情的把筆拔了出來,放在窗檯上
很沉默,沒有一句話,就是靠著窗邊,遠遠的凝視著遠方,直到上課鈴響。


sure:

姑娘,你眼裡有春與秋


素時長歌:

詐屍,
如果我說,我和我的同桌在一起了,
各位看官會相信嗎?
人生如戲啊~
⊙﹏⊙

更新。
我敢這么囂張的爆料當然是因為他們兩個不玩Aorqu啊哈哈哈哈哈……
今天我們照畢業照,高三狗的我們畢業啦~
祝我聯考順利吧朋友們,等考完我再回復你們
—————————————————————————
以下為原答案。
沒人邀也必須答!!!大不了一起丟臉啊⊙▽⊙

我同桌是一個身材不錯體育不錯的藍孩紙,性子比較實在,我前桌是一個瘦瘦的清秀的小姑娘,而我是一個逗逼二貨的女瘋子。。。我們幾個的關系一直很融洽。此為前提。

我之前特喜歡玩前桌姑娘的頭發,她的頭發好順好滑啊啊啊啊啊啊!!!!然後我前桌就假仙不讓我玩她頭發,但其實每次我還是玩的很開心233333

而我的同桌每次都和稀泥,在我玩小姑娘頭發撩妹時,他就會說「放開!誰讓你動人家頭發的,要玩也是我來玩啊。」之類的玩笑話,然後伸手輕輕拽一下前桌小姑娘的頭發。總之我們幾個一直鬧得挺開心的。。。此為具體背景

注意!前方高能!!!

有一天上課我就突發奇想,腦袋一抽,單手拽住前桌小姑娘背部的胸罩扣子((유∀유|||))想試試能否單手解開(當時就是想嚇唬嚇唬小姑娘沒想真解啊喂)前桌小萌妹知道我在鬧,就象徵性的躲一下(看來我的撩妹大計又取得了里程碑式的進展啊哈哈哈哈。)

然後,我同桌那個白痴就像以前一樣,高喊著「放著我來」就抓住了小姑娘的胸罩扣子 “(º Д º*)

接下來,小姑娘愣了,我同桌愣了,我石化了。

對不起我親愛的同桌和前桌,我實在控幾不住我記幾發出了杠鈴般的笑聲。。

結局嘛。。。自然是我這個禍害被他們兩個輪流揍了。。。但我還是控制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ヾ(≧∪≦*)ノ〃

反正Aorqu也沒人認識我,就不匿了,答案較長,謝謝你能耐心看完還不嫌無聊【鞠躬】


匿名用戶:
曾經在日本的711便利店打工。
日本的便利店簡直是萬能的,其中一項服務是可以付各類購物網站的網購費用。
顧客只要把支付的條碼或者支付單號以任何形式告知店員即可。
以上背景

一日晚上我站在櫃台前收銀,一個戴著眼鏡長得很清秀的小哥拿著手機截圖過來支付網購費(單號在截圖里)。很自然的接過手機時不知怎麼的截圖被我滑倒下一張去了,那是一張三點全露,大岔開腿坐在椅子上一個全裸女人的照片。然後目光與小哥對視十秒多,小哥憋的臉都紅了,此時我默默地把截圖滑到了支付單號的那張,假仙什麼都沒有發生給他打出單子付好錢,淡定的說歡迎下次光臨。
小哥直到走出大門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Σ(゚∀゚ノ)ノ


艾慶興:

高三畢業的假期,國中同學聚會,喝的有些多了,當時城市裡面下大雨好多天了(注意,很重要的條件),又正好趕上市政把地面挖開(貌似是要對埋在地下的管道施工),所以街道基本上都只剩下窄窄的一點點空間可以走了,大致情況是這樣的
坑大致是這個樣子的,商店外沿那一點點路大致只有30厘米寬吧。

一般人都會選擇寬一些的人行道去走,大概有一個人那麼寬,而不會選擇走商店外沿那一點點勉強算是「路」的地方,而我當天,可是喝多了的狀態
於是我不顧護送我回家的兩個哥們,帶頭就從窄窄的路上往前走。
一步,兩步,突然,腳下一滑,(確切的說是不可能不滑,光溜溜的泥路啊)然後我就眼前一黑,當時,我腦子里突然快速的瀏覽了自己的一生,甚至還有時間去想,自己這輩子竟然是這么結束的,就掉進了挖管道留下的坑裡。
坑大概2米深,裡面有1米高的積水,我半個身子埋在水裡,勉強睜開眼睛,第一句話是:我竟然沒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護送我的兩個哥們愣了足足五六秒,才反映過來要把我拉上來,當時我180斤,就那樣活生生的被倆哥們一人提一個手,從坑裡拉了出來。可是,可是,可是,由於提的太猛,我在一隻腳夠著岸,一步登上來的時候,褲子扯了!!!從中間完完整整的扯成了兩半!
還好當時穿了內褲啊!!!一萬個慶幸!
然後,因為渾身都是泥水,出租車都不拉,走了一公里回到家,倆兄弟一前一後擋著我,就這樣迎著眾人的目光回到家。順便吐槽一句,我家住市中心啊(┬_┬)假期的晚上啊,街上人那叫一個多啊(┬_┬)
回到家以後,我媽看著我泥人一般的樣子,第一句竟然不是安慰,而是:趕緊去門口把衣服都脫了,不要把家裡弄髒了。事實上不可能不弄髒,洗澡的時候泥把下水管道都堵了。


陳立:

穿上一身帥氣西裝,簡直狂傲到無法自拔啊,走在路上 ,荷爾蒙的氣息肆意勃發。

姑娘們從我面前路過 面上飛霞,笑靨如花;於是我更加昂首挺胸,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然而當我逛完一圈回家才發現,原來拉鏈沒拉。


小孩好想瘦:

去上課的時候
發現前面我室友撅著屁股系鞋帶
我上去就對著她的pp啪的一聲拍了一下
那一聲響徹天地
然後她回頭:嗯 … 同學你誰?
我…

然後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瘋狂道歉

這個事情告訴我一個道理

一定要把看到屁股就想拍的壞習慣改掉(≖_≖ )


辣揍不知道了:

當年大五見習,有個月在跟一個名家的門診,門診我也幫不上什麼忙,病歷都是她的研究僧寫了,我只能站旁邊叫叫號假仙很線上,後來我發現,邊上的櫃子有個小小的攝像頭,於是沒事我經過櫃子就伸頭去看一下做個鬼臉之類

我以為我是這樣
這樣

其實可能是這樣。。

直到後來。。我見習快要結束的時候,我發現了一個驚天的大秘密。。
那個攝像頭。。其實是正對患者,可以看到患者的面部體型等等,天花板上也有一個,直接可以攝入病歷。。之所以要這樣設計。。是因為。。
在門診樓上一層,有個教室,是那個名家直播授課的課堂。。

。。沒事不要去看攝像頭,也不要隨便做鬼臉


郭嘉:

大二期末考試,我們大學…嗯…法學院校…男女比例你懂的…

考完商法之後我志得意滿,走過長長的走廊,穿越幾百名名女生的目光,奔向樓道盡頭的廁所,然後瀟灑地走進了…嗯…女廁所…

「奇怪,四教的男廁所里怎麼沒有小便池嘞?說好的向前一小步文明一大步嘞?哎呀不好我肚子痛管不了那麼多了!」

拉開一個隔間的門,閃身進入,就在我即將關門的一剎那,對面隔間門開了,出來一個妹子…

我和她對視了三秒鐘…然後…把門關上了…

一秒鐘後,我猛地拉開門,以人生中迄今為止最快的速度沖出了女廁所,閃進了隔壁的男廁所,在裡面從中午12點躲到了下午1點半…

——!至今我很奇怪那個妹子為什麼沒有叫…嗯…她一定是沒看見我,當時的我是隱身的!(不匿,反正節操早就丟盡了…)


斯巴達之魂:

那天我在辦公室,關上門戴著耳機在鬥魚看球。
手機響了(廣東的號碼,我在甘肅),低沉的男聲,明早來我辦公室一趟。
我問,請問你是?
對面說,你連領導的聲音都聽不出來?
我想了想,馬局?是你嗎馬局?你不是嫖娼被抓了嗎?這么快就放出來了,沒勞動教養你啊,恭喜你了!
對面掛了電話,我像個傻逼似的笑了。
直到感覺後背發涼,回頭,馬局不知何時站在門口,死死的盯著我。。再加一個吧。
那年在上海,早上八點多,在南京東路站擠捷運二號線,人超多,我好不容易擠上門口,門關的那一剎那,前面一個高個子大哥一肘子搗過來,我腦袋向後一閃,操他媽,好尷尬,我腦袋剛好被捷運門夾住了,整個車廂都安靜了,大家看傻逼一樣盯著我,門外指揮的老大爺瘋狂的搖旗子,不知過了多久,門開了,我的腦袋自由了。
我終究還是因為怕遲到沒有下捷運,想著大家都不認識我,沒事的。
但是,我聽到一妹子在打電話,她是這么說的:XX,我剛看到一件超傻逼的事,有個傻逼的頭被捷運門夾了,
傻逼的頭被捷運門夾了,
頭被捷運門夾了,
捷運門夾了,


匿名用戶:
今天,我爸不在家。
我開著音響。一個人在卧室陶醉的鬼哭狼嚎吼歌。
之後感覺嗓子有點干。。很裝逼吼著與我常在去客廳喝水。。喝完繼續一路吼著準備回去繼續陶醉。。一回頭,我爸在沙發上躺著看電視。。


匿名用戶:


嵇中豪:

講兩個吧,本質都是一樣的故事【我真是死不悔改】
1、那年大二,幾個學妹迎面走來,後面的學妹接觸多點,前面的可能就是見過次面,很熱情的打招呼,結果前面學妹表情一臉茫然(潛台詞):你是誰啊,有病吧。機智的我面不改色,越過該女生和後面的女生多聊了兩句,其實我那個招呼是和她們一起打的。
2、一個人逛超市,遇見爸爸朋友他們一家,又熱情的上去打招呼(我見過那個阿姨和叔叔至少3、4次)。又是一臉茫然,我趕快介紹自己是誰,結果對方TM還認錯成另一個。我只好放大招講我爸是誰了,接著更奇葩的來了,她說你怎麼好像變黑變胖啦。沒辦法,我只好大笑不止,灰溜溜的走了。
上面兩次事真是尷尬到死,不過一般人都還是很熱情的,管他認不認識呢,熱情打招呼總沒錯。曾經沒戴眼鏡認錯人,雙方熱情問候,走近才發現互相不認識。後面這種事雖然逗比,但很開心啊。曾經和老爸聊過,老爸說錯不在我,不要把什麼事都往自己身上找原因。難得深夜發回答案,供大家一笑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