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尷尬的一次經歷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它對你往後的生活造成怎麼的影響,你因為這件事情有什麼思考?
, , , ,
阿斯旺:

在機緣巧合之下,突然想起來很多年前的一個污點,才意識到回憶是如此強力地把這段記憶掩埋了。

多年前一次跳舞表演,小型商業宣傳活動的演出,那種類似商場臨時搭的舞台,跟觀眾距離很近(flag)。那次穿了一件肩帶很細的背心,會露出兩條bra帶,那時又沒準備透明帶(flagflag),表演前為了美觀就把兩條bra帶摘掉了(flagflagflag)。

表演上台跳到一半,一個低頭的動作發現肚子怎麼鼓了起來,才知道我的bra已經不知什麼時候甩到腰去了,腦袋一聲轟炸,懵了一下,然後急忙換了一個轉身的動作勉強把它托上了一點,可後面一個激烈的動作又把它甩下去了。在這種正面「四筒」的狀態下,我硬著頭皮僵硬地晃完了後半段。

經過這次我學到的是,
一 懂得以後的每次表演之前都按正式演出的狀態綵排一次。
二 遇過有多尷尬臉皮就有多厚。之後在一次表演選拔,在近距離正對評委跳完才發現忘拉褲鏈,淡定把褲鏈拉好,跟朋友談笑風生離開會場。
三 但無論臉皮變得多厚,回憶起最尷尬的那時那地,還是像當年一樣想找個洞鑽。


晴晴:

本人女。在寫這個經歷之前好想給自己加個腦子…

事情發生在剛換工作的時候,旁邊坐了一個很漂亮的新同事。剛開始大家都不熟悉,為了給同事一個好相處的好印象,但是又不想那麼狗腿,所以一直在找機會示好~這時候經過一上午的忙碌,大家開始有些放鬆,同事拿出了一盒糖開始分給周邊的人,是那種類似木糖醇之類的,應該叫?清嘴糖?居然也有我的啊好開心好開心,我一定擺出我真誠又淡定的笑容然後溫柔地說一聲謝謝~(是不是戲有點多?) 分到我的時候說剛好還剩兩個 我一般也都吃兩個 然後毫不猶豫地全倒出來吃了 放進嘴裡的那一刻!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

她好像還沒吃 ?!

還沒吃…

還沒吃…

沒吃…

這下尷尬了我的內心翻江倒海同事該不會以為我是個傻子吧。開始發微信向閨蜜求助,她先是哈哈哈哈哈哈哈笑了一通,具體有多少個哈我已經記不得了只記得這貨要我假仙淡定的把自己存的吃的分給她~我看了下手邊正好也有剛買的木糖醇,然後羞答答地在工作號給她道了歉,然後把木糖醇抽出來兩顆在瓶蓋上默默推給了她。這時候高潮來了,她回復我:我吃過了啊,給你兩顆就是要讓你都吃了啊,然後開始掩嘴偷笑起來~整個辦公室都能看得到她因為笑而顫巍巍的樣子~我…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呀~

盡管後來她很高情商地把我放在瓶蓋上兩顆無處安放的木糖醇(我想它們也和我一樣尷尬)都吃了,我還是很憂傷,也許在以後的工作生涯里,同事們都會以為我是個腦路清奇的女子~絕望~

另外這么漂亮情商又高的小姐姐哪裡去找呀,感覺自己被掰彎了呢~


Sara:

必須強答一波
作為一個長了四顆智齒的人我的內心是崩潰的,一感冒發燒上火牙疼的不要不要的。難受的實在受不了我咬咬牙決定回家拔了它,不要問我為什麼回家拔,作為一個剛畢業的窮的叮噹響的人是沒有錢在北京拔顆智齒的。

拔的過程就不說了,雖然也很疼很尷尬,打了四針麻藥的我還是差點要哭出來。不過這都不是重點,我拔完牙後感覺鬆了口氣,馬不停蹄的趕往北京,畢竟我還要掙錢掙錢掙錢。為了不讓嘴進風防止感染我戴了個大口罩,忘記說了,拔完智齒後是會流口水的,不受控制的流。而我歡快的忘記了這個殘酷的事實,我坐上了開往北京的大巴,旁邊坐了個帥氣的小哥哥,感覺瞬間神清氣爽啊。

時間慢慢過去口水慢慢增多,很快我就發現嘴裡的水滿了,那時路程剛剛過去了三分之一,而我竟然沒帶袋子。大巴在服務區也沒有停,於是我含著滿滿一口血水拚命的閉上嘴,終於忍到了車停,(不要問我為什麼不叫停,一個是在高速上,還有就是你含著滿滿一口水你叫一聲我看看)在車停的瞬間我就飛了出去,迅速的摘下口罩噴出一口血水,那回頭率,嗷嗷的,我甚至聽到了聲音說這坐車都坐吐血了,我

如果有人感興趣我再來接著給你們分享我的那顆造孽的智齒


澄川吉鶴:

高中時班裡一個女生是隔壁班班導的女兒。
為人比較…嗯,怎麼說呢,就是那種自認為自己很強吧。但是她的顏值和成績又不算是很好。
於是在男生里被戲稱為「完正妹神」,後來成了「國民老婆」。她爸爸也成了「咱們岳父」。
那天跟幾個同學去辦公室查卷子,突然看到國民岳父的桌子上有成績單。上面正好有個我認識的藝術生數學考了130,我就對同學說:「哇,你岳父的學生真厲害欸,外出學了好幾個月畫畫回來數學還能考130!」
我的聲音很大,還特別重音強調。
「是啊,咱岳父班的學生是真的…厲hai↓……?」
同學的聲音卻漸漸低了下去。
於是突然感到一絲涼氣的我猛然回頭。
國民岳父站在我們身後,
正帶著一絲詭異的微笑。


持慕:

國小的時候,特別喜歡和一個穿超短裙的女生一起玩,我媽媽和她媽媽是同事,我們上下學一起。

因為在農村上的國小,所以放學的路上樂趣很多,有很多條小路可以走。

我還記得那是春天的一個下午放學時間,有兩三個男生,外加兩三個女生,其中有她,走到一戶人家的房子後,突然她看到了一朵迎春而放的小白花!!!當時天氣還冷,冰凌還沒化乾淨,我要摘下來送給我心愛的姑娘!!!

有男生已經跑到前面了!!!不好!我要抄近路!!!

貼著牆邊我就開始跑,離小花還有一步遠的時候,我大踏步向前準備奪冠,一腳猜到了這戶人家的糞缸里,就像這樣的,一個埋在土裡,只有口平齊地面,滿滿一小缸的屎…

我在他們的嘲笑中掐掉小花,遞給了她…(也沒人和我搶了…)


我對自己開了一槍:

唉╯▂╰更一個吧……………三年級的時候,我剛得了輛新單車,才學會沒多久就到處去顯擺我的車技,有個周末,我和小夥伴們相約去我外婆家玩,在回來的路上,有個下坡的地方,在坡的盡頭有棵大榕樹,村裡很多人沒農活的時候都會聚集在那裡聊天吹水,我當時心想,我要讓你們看看我屌炸天的車技,當時我的內心是這樣的……然後我就在下坡的時候猛的踩猛的踩,想著到最後直接來個急剎,來個甩尾……可是,媽蛋……我沒看見路中間有塊石頭,我就這樣直直的懟過去,沒有一絲猶豫,一個急剎,我就給村裡面的人表演了個《人體是怎麼樣像弓箭一樣射出去的…》………當時鄉親們的表情是這樣的……特么的我摔地上除了手有點疼,其他啥事都沒有,然後我心裡那個懊悔啊……!!我裝啥逼啊,這下可丟臉了……我就趴在地上不想起來,希望時間能停住不要走………我的小夥伴們就在坡頂看完了全過程……她們的表情是這樣的……然後,村民們以為我摔暈了,正準備過來看看的時候,我的腦子經過的漫長的掙扎,決定了,「勞資不讓你們扶,勞資自己起來,我要趕快離開這讓我傷心的地方」……然後我沒等好心村民走近,我「蹭」的自己爬起來,扶起了車軲轆還在轉的單車,瀟灑的走了……後來回家的路上她們也沒有問我怎麼樣,只是默默的跟在我後面……


佚名孟:

背景:答主是在新疆的漢人

事情大約發生在國小或者國中的時候,那時經常在小區門口一家清真餐館吃飯,老闆及員工一家子都是回民。
有一天年幼的我早起去給妹妹買早飯,因妹妹說想吃大肉包子,便沒有多想,沖進坐滿了人熱熱鬧鬧的小飯館:「兩個大肉包子,打包!」
當時整個餐館的氣氛就變了,然而當時年幼的我二不楞登地並沒有意識到——因為這變化是現在的我腦補的。
年輕漂亮的服務員以為自己聽錯了:「你說撒sái?! 」
剛睡醒還沒轉過腦筋感到莫名其妙的我:「兩個大肉包子!」
服務員臉都變了,瞪著好看的大眼睛又問:「你要的什麼?」
以為是因為飯館里太過嘈雜,姑娘耳朵不好聽不見的年幼的我故作成熟地嘆口氣,用力吸氣,氣沉丹田,大聲地說:「我要兩個大肉包子!打包!」
世界彷彿都變得安靜下來。(當然也是腦補的)

最後我只記得姑娘(生氣)無奈的一句話:「我們這是清真的!」
清真的!清真的!這一句話雖在姑娘口中只是平淡的對於無知少年的無奈解釋,在自詡智慧的幼小的我耳中卻如春雷乍響,自動重複到了三遍,把我羞愧得無地自容,一把攥緊了手裡的幾塊錢埋頭狼狽地逃出了店裡,以後很久都沒去那裡吃飯。


CC Chen:

事情背景是這樣的:有一次同事聚餐,我們總監(男)在席上說合作單位某位男同事(A)不止一次在他面前說喜歡我。我當玩笑聽了。
年初有一天中午,總監叫我和他一起出去吃飯,說還有別人。到了車上發現,別人包括那位A先生,以及另一位女同事。
於是路上總監和女同事一直在撮合我和A先生。A先生說N久之前他難得去一次城北然後那麼巧就遇到了我,總監&女同事:哎呀這就是緣分吶!有緣千里來相會呀!A先生說在城西某廣場也經常看見我只是我沒看見他,總監&女同事:哎喲喂你們這橋段很浪漫呀,緣分不淺啊!我只能傻笑。
到了飯店吃飯我就一直悶頭吃,飽了以後就停筷子。拿著紙巾擦鼻子的時候,a先生看向我說:哎,你怎麼不吃啦,來來來再多吃點,吃魚吃魚不會胖的。我邊說不用了我吃飽了,邊把紙巾放下,結果————
一條鼻涕絲兒,一端還在我鼻子里,一端黏在紙巾上,被我拉了5厘米長……A先生總監女同事都看見了……三個人不約而同地側過了頭,好心的女同事不忘抽了新紙巾給我……
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件事以後再也沒聽說A先生喜歡我的事了……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這樣惡心你來促使你放棄我的啊!!!


埋SAMA:

記得高中時代的我還比較純潔,看電視劇里那種親熱戲都會老臉一紅的那種……真實的沒想到有一天能趕上同班同學給我直播。


某次放學,我留在教室寫作業,班上除了我就只剩下一對情侶。寫著寫著,突然聽到身旁傳來嬌喘聲……我條件反射扭頭一看,發現那對情侶就這樣旁若無人地擁吻在了一起,男生的手甚至已經伸進了女生的校服里!!!解胸罩!!!胸!!罩!!

你為什麼這么熟練啊!!

━Σ(゚Д゚|||)━雖然教室里只有我你們也不帶這么旁若無人的直播FBI WARNING吧!!!

這對於當時連戀愛都不打算談的我來說實在是太下流了!!!

當時的我真的尷尬得一逼,想著要麼就這樣從後門溜走好了,但是我動作太大,一不小心就把桌面上的牛津詞典撞倒在地………

「砰」地一聲,教室安靜了……

我不敢看他們,幾秒內完成了撿起字典+背書包溜走的操作……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那次破壞了他們的體驗(-ι_-)聽說這兩貨後來經常去學校附近的小旅館開房了……有一次他們在學校某個角落野戰,還被攝像頭拍到了。可以說真的很open了……


匿名用戶:
太尷尬,所以匿了

一大早起來,因為家裡沒人,突發奇想 用筆記本下了一部玲原愛密莉準備觀摩,還特意跑到光線比較昏暗的我阿么房間里去看(因為陽台上掛了很多衣服),看了沒幾分鐘,主角衣服還沒脫完呢,忽然就尿急,按了暫停就去上廁所,尿的時候又想起來手機的電大概充好了,所以一出來就往房間里跑,直接就忘記了另一個房間里還有片片的存在,大概腦子真的是秀逗了,一直就沒記起來,到了中午11點多,我阿么回家了,我仍然不以為意,過了一會,她從房間里出來對我說「XX,你在看什麼下流胚,流氓胚啊?」 我還愣了一下,啥玩意? 突然踏馬想起來,我槽,沃日! 趕緊一邊傻笑一邊沖進去把電腦直接按上,我還和我阿么說「沒有沒有,不是不是,儂老人家有可能老眼昏花了。」
沒想到她老人家反倒說「其他小孩子也看的,偶爾看一看,我XX也會看,哈哈……」
後面我阿么還說了幾句什麼,我也沒心思聽了,直接跑回房間躲起來了。是真的想找個縫鑽一鑽…… 這么多年我裝的純潔美少年的形象全毀了。
也還好,不是我爸媽回來……


Aorqu用戶:
就發生在剛才,我坐公車回家,因為站點靠前所以找了個座兒坐下,很快車里就沒座位了。
我忽然發現身邊站著一個酷似阮經天的帥哥,花痴沒忍住就偷瞄了幾次。
誰知道他發現了,我尷尬的不行。想說幾句話緩解氛圍,結果不知道我腦子哪裡出問題,居然直接站了起來對他笑著說大爺您坐這兒。
呵呵呵呵……
我想我一段時間里不會很願意給人讓座了。


阿拉斯加貓:

當年玩誅仙認識了一個妹子,有一次面基,吃完飯就陪妹子走到宿舍樓下,然後在長凳子坐下隨便聊聊。
我講了一個巨好笑的笑話,然後妹子開始狂笑,笑著笑著,貌似被唾液嗆到了,開始前咳嗽,然後咳嗽愈演愈烈,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想上前錘一下後背,又怕被認為第一次見面不君子 ,尷尬的不知所蹤。
後來見她咳的實在太厲害,就拿著水問她,你沒事吧 喝口水吧。然後高潮來了 妹子在劇烈的咳嗽聲中,吐了!
對,吐了!
沒看錯,吐了!
你沒看錯,全吐了!
然後吐了我一身……

我特喵的做錯什麼了呀


三義塔:

那會剛進入某事業單位工作,還比較青澀。

機關裡面有公共食堂(就和大學食堂一樣),政府大院里的工作人員基本上都在食堂吃午飯。我們單位那年新招的年輕人,由於年齡相仿,總是坐在一起,常年霸佔一處離飯堂入口不遠的位置上。

座位是隨便坐的,那天無厘頭出現一位大叔,和我們說「盡量往右邊坐」。等右邊坐滿後,又有人陸陸續續進來準備往左邊坐下的時候,都一 一被大叔引到其他座位上。

我和小夥伴也沒太在意,繼續吃著飯,聊著天。就在這時,突然來了一波人,齊刷刷的白襯衣,黑西褲,在人們的注視下走進飯堂。迎著一片民眾的眼睛,他們打完飯菜後,就徑直走向我們位置的旁邊。

等他們坐下後,旁邊那兄弟小聲和我說「這是區長……」

於是大家默不作聲,趕緊低頭,繼續吃飯。

區長坐在我旁邊,問我「食堂的飯菜可不可口啊?」

我:「嗯,還可以」

區長「「我平時吃大魚大肉吃慣了,這些菜我覺得不感興趣」」

我們驚了一下,抬頭稍微看了下他

區長:「我開玩笑的」

此時全桌鴉雀無聲

這可能是我在機關工作以來,遭遇到最尷尬的一次經歷。

說不定,也是那位區長同志,最想刪掉的一次下基層活動。

—————————————————————————————

公眾號「運營狗日常筆錄」

現機關從業者,寫手。業余專注學習運營知識 ,可能具備運營學校國中生學歷

歡迎關注,一起學習與交流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