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尷尬的一次經歷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它對你往後的生活造成怎麼的影響,你因為這件事情有什麼思考?
, , , ,
better me:

分享一個剛剛發生的,然而在我尷尬的人生中並不算「最」

秋高氣爽天朗氣清,惠風吹落一地黃葉掃過我的發絲和臉龐,乳齒蕭瑟不悲涼的背景下~我極難得穿了小短裙走在通惠河橋上,耳機播著粵語港風Bgm,我跟著輕輕哼唱自覺走路帶風,在衣袂翻飛間看到路過的小哥哥還有迎面走來的老大爺投來了欣賞的目光,不禁回以世界我有捨我其誰的微笑 (為了攢到晚上健完身一起搞定三天沒洗頭,一張大素臉和我的框框眼鏡――略過不提總之世界都是我的啊 )

要說當時的心境可能只有李白兄略懂一二

MV演到這一陣應景的風吹來, 我邪魅一笑正待起飛……瑪德讓你吹風衣誰叫你吹裙子了!!!

我想像當時場景應該是這樣的

然而我從小哥哥的笑容和老大爺的表情中讀出了世界滿滿的惡意。。。


恰布恰布:

中學上完早讀要去做課間操的時候,同學們都擠到課室的兩個出口前往操場,我和幾個玩的要好的男生嘻嘻哈哈走在後面,互相用手拍屁股催促走快點。我當時就想報復一下,同時連打了3個人的屁股,最後那一下響起一個女聲的尖叫。我大腦頓時空白很久才明白過來和我打鬧的就兩個男生而已。抬起頭滿臉通紅的看著那個女生還是班上長得比較漂亮的女孩子,她也滿臉通紅的瞪著我。然後之後我支支吾吾也不知道說了什麼,總之中學那幾年這個妹子每次見到我都瞪著我。


豌豆沙包:

在我年少時,周末經常偷偷躲進前女票的房間里幹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然而,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終有一次颱風颳了一個周末,她父母都沒出過門。我也騎虎難下的躺了兩天,到第一天晚上我們買的零食就告罄了,第二日我好說歹說哄她出去吃了三餐,但是我那個餓呀。心裡想下次再也不敢了

再也不敢就買那麼點零食了。

下午颱風停了,到晚上終於雨過天晴,她爸吃完晚飯溜達去了。她也終於瞅到了不讓我餓死的機會,我一閃身塞進了衣櫃和牆里的那道縫,她拿起衣架子往我面前一堵,浴巾往架子上一耷拉。從我錢包里抽出100,然後連著我的衣服一塊就往衣櫃里一塞就淡定出門了,完全不擔心我穿著她海綿寶寶的連體睡衣被發現該怎麼辦。

出去後還發簡訊告訴我,他家人絕對不會進她房間,讓我放心。

然後我一個世紀兩個世紀開始數,數了有五六千多個世紀吧,我感覺有人推開門,我心裡登時一緊,因為我知道肯定不是她,因為她家是小套間,回來要開大門,要經過小客廳,她們母女肯定還會有一番交流。但是這些聲音我都沒聽見。我立馬關閉了熒幕的一點光亮,屏住了呼吸。她媽媽也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往衣櫃這邊走來,她終於在衣櫃前停了下來,當時我只是一個勁的想阿姨會不會聽到我心跳的聲音。接下來她打開了衣櫃(應該是洗完衣服來來拿衣架),翻了幾下然後站立了好一會沒動(我後來知道她在看我錢包里的身份證)。之後她頭往右一探,透過浴巾沒遮嚴實的縫隙,發現了在裡面跟個傻子一樣的我,我當時已經不知道我自己懷著何種心情,但還是弱弱的叫了聲阿姨。這事過去都有四年多了,但每每想起來都是尷尬到爆的一種體驗


松鼠小桂魚:

我大一晚自習下課的時候那時候應該是晚上8點多了,天已經黑了,我回寢室,腳下一打滑,噗嗤,摔了個大屁蹲兒,晚自習下課啊,全是人啊,給我尷尬的一句話沒說拽著我室友就走,全然不顧我的左屁股瓣兒,我回寢一看左屁股都青了,我室友那一道兒笑的?回寢之後她告訴我,我摔的時候腿是申出去的,直接把一個男生踹下樓梯了,說了一句卧槽,還回頭看我一眼,我真的,我當時就忙著尷尬了,壓根兒就沒感到踹著人了,嚇的我倆禮拜沒穿那天摔跤的內套衣服,就怕被人認出來,我到現在還能記得那天周圍人的笑聲,以及舍友一禮拜的嘲笑


匿名用戶:

不敢漏名字了。

大學的時候早上起床,媽的尷尬發現尿床了。

然後我也沒換褥子,被子遮擋了一下,就坐在床頭玩電腦。(上下鋪那種宿舍 我下鋪)

然後我宿舍大哥過來找我玩兒坐我旁邊。 然後手自然往後chu….

大哥:我擦 咋還是濕的。

我: 水灑了 (頭也沒回,超級淡定, 要是當時沖動了去解釋的話 我想我現在早火了)


後來跟女朋友靠這個吹了好幾年牛逼了 /滑稽


黃阿瑪:

高三的時候早上去操場跑步,我是屬於那種踩點去的,所以跑的很急。裝校服口袋裡的一包姨媽巾一下掉出來了,我們宿舍門口是高二的學弟學妹。因為離得非常近,那些學弟看到我掉了什麼,但是他們沒有裝作沒看見,而是,大笑了起來,我撿起來就跑,臉紅了一早上。


么么那個噠:

尷尬的事情很多啊,剛剛發生的一件事分享一下啊 。我是屬於全身就肚子胖的人,簡稱小腹婆!本老師今天美美的穿了一條米白色蕾絲裙,配上同色系的腰鏈,覺得自己好女神啊!結果上課的時候打了兩個噴嚏,腰鏈突然斷了!當下是感覺腰間一松,束縛我肥肚腩的鏈子突然消失的感覺。不敢去看啊,怕引起學生注意,依然鎮定地講課。好在當時我是坐著的,有個齊腰的講台擋一下,嗚嗚嗚。下課才發現是打噴嚏時候腹腔用力變大,把連接腰鏈卡扣的一個小鐵環崩開了,嗚嗚嗚,這次一定要減肥了!


匿名用戶:

研究所畢業剛工作,新房還沒裝修,於是在自如租了一年多。

剛去這房子的時候,主卧已經住人了,我搬家進次卧的時候碰見了,是個30多歲的小姐姐,在婚紗影樓工作。打了個招呼也沒多說話。

第二天(沒錯,就是第二天)一早,因為前一天吃多了,我被腹內的洶涌激蕩從睡夢中喚醒,滾下床爬到馬桶上,享受著人生的極樂。在肆意揮霍的同時也不免有些隱憂——按照我以前的尿性,沒有我拉不堵的坑。

擦屁股起身,照例祈禱了幾句,按下了那個命運的按鈕。嘩啦啦啦,水下去了,shi卻如幾架長江大橋,橫跨在水面上。再沖,shi還在,水面漲了一些。沖了四五次,水面已經把大橋整個吞沒、撕碎,化成了一池黃湯。我冷靜地目測了一下,再沖一次絕壁要溢出來了,於是放棄了最後一絲僥幸,陷入了徹底的絕望。

在我滿腦子都是想著乾脆跳進去淹死的時候,最後的一絲理性告訴我,我必須在小姐姐起床如廁前把事情解決掉,不然她一大早收到這樣一份厚禮,可能還沒尿就直接吐了。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套上衣服,同時大腦中飛速定位了離家最近的物美超市,然後飛一般地沖了過去。我要去請能夠救我於水火的唯一真神,皮搋子皮先生。強烈的求生欲指引著我在第一時間找到了這家從沒來過的超市的生活區,然後就看見了一排皮搋子整齊地擺在貨架上,光芒萬丈。

抄起一個大紅色的就往收銀台奔跑。事後想來,可能正是如此熱烈的紅色,迎合了我當時羞火焚身的處境。此前我一直覺得,拿著皮搋子去收銀台的尷尬程度僅次於TT,為了緩解尷尬,我順手抄起了一袋切片麵包,一起來結賬。收銀小妹一看就是見過世面的,面無表情地掃了碼,對這次購物背後的那場事關生死尊嚴的賽跑沒有絲毫的察覺。

終於站到了命運之門面前,我的心臟開始飛速跳動,再次祈禱了幾句。仔細辨認屋裡沒有動靜,心裡升騰起一陣歡喜,小姐姐還沒起呢這是。趕緊貓進廁所,反鎖上門,掀開馬桶蓋,嗯,沒讓我白跑一趟,黃湯還在。接下來就是我的show time了,吭哧吭哧一頓操作,黃湯轟隆隆地快速降了下去,水面恢復正常,只有馬桶壁上的shi渣渣昭示著剛才發生的一切。

我舒了一口氣,拄著皮搋子心生慨嘆,人類歷史的漫漫長河,發生過多少不為人知而又驚心動魄的瞬間,這些瞬間就像浪濤里的水花,未等被人察覺,就匆匆逝去了。接著又想到我從小到大練就的一身通馬桶的好手藝,也如這些瞬間一樣,難以示人,不禁遺憾了一陣。

一身輕松的我剛走出衛生間,就撞上了開門而出的小姐姐。我故作輕松地假笑,問了聲早,並在小姐姐臉上察覺到了一些受過某種強烈刺激之後才會有的表情,包括20%的痛苦,30%的憤怒,以及50%對人生的懷疑。這讓我感到不安。

小姐姐開口了:是不是你把廁所弄堵了?

萬箭穿心。

我恨,恨我自己為什麼昨天吃那麼多,恨我自己為什麼在拉的時候沒有適時夾斷、分批沖水,恨為什麼另一個卧室還沒住人導致我無法栽贓甩鍋。

事到如今,只能認了。我換上滿臉的歉意,說:實在不好意思,把紙丟在裡面,弄堵了,現在已經好了。

小姐姐指著馬桶旁邊的簍子說:以後把紙丟在這裡面,千萬別再往馬桶里扔了。

說完轉身進了洗手間如廁去了,留我一個人在原地,想要羞憤自殺。

我TM要你教我!我不知道的嗎?!你沒看見多了半筐用過的紙嗎?!

小姐姐,你對人類的力量一無所知。

PS:小姐姐住了一個月後就搬走了,期間只是打了幾個照面,沒什麼交流。這事兒不怪她,換了我,我也不想理我自己。

PPS:以後我再也不祈禱了,沒卵用。少吃點。


返璞:

剛玩吃雞,轟炸過來的時候我緊緊張張端著槍,問三名男性隊友”我們一起打飛機吧”


匿名用戶:

最尷尬的一次可能就是跟我媽並排半躺在沙發上,我在清理手機內存,看到視訊占的內存比較多,就準備刪掉一點,由於是小圖片看不清視訊是什麼,就點開看,媽蛋,沒想到竟然是老子靜心偷藏的GV,還他媽是勁爆級別的,嚇得我趕緊退出了,幸虧聲音還沒來的及放出來,不然老子的形象就沒了。

對了

忘了說

我是個女的了!!!


匿名用戶:

很小時候,聽見大人罵臟話

一天我問當時一個發小

「操」是啥意思,他其實當時也不懂裝懂,他說是親嘴的意思,他說還是他爸爸媽媽告訴他的。

然後我記住了這個詞,還有點印象

回家後,為了顯示自己了解了一個新名詞,當著我爸媽的面問,爸爸你什麼時候操我媽啊。。。。

空氣突然安靜,忘記了當時他們的表情,我說你們這都不知道嘛,操就是親嘴的意思啊,那個某某跟我說的,後來,一直當這個詞不知道用了多久。。。。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明白的


匿名用戶:
在國外,國人較少的國家,所以平常說中文時比較肆無忌憚,因為別人也聽不懂。
有次在公車上和男票打電話,打的投入了他開始調戲我,然後我就說了句:老公,我流水水了,好想要,我回去洗乾淨等你,你快下班嘛。。。。之後還說了好多Aorqu不讓發的話。。。
然後下車掛電話時瞥了一眼,旁邊坐著兩個小哥哥,眼神色色,嘴角一抹難以描述的微笑。。。


匿名用戶:

跟男朋友第一次開房,就純摸摸的那種,他摸著我的痔瘡玩了半天。。。


余與斯:

第一次在檢察院實習,被分到了執檢局。有一次去監獄裡面旁聽減刑假釋審判,除了不準帶手機進去其他也沒太在意,當天我穿了一件淺綠色短袖,進去之後發現,犯人身上穿的囚服的顏色竟然也是類似的顏色,總感覺走在裡面怪怪的……


Megane:

不是段子….是真實發生…..

以前在西餐廳兼職….. 我送過去一個啥東西我忘了…..那位客人說「 有叉子嗎」

我說 「橡皮擦?」

(成都話里 叉 擦同音)

尷尬臉……..


BEHeartBreaker:

學校男廁所的設計有那麼點問題…

從走廊往裡面看能看到大部分

那天那節物理課去上廁所

結果坐上馬桶拉完粑粑後發現旁邊的紙沒了。

本來想拿手機微信叫同學幫我送紙過來。

但想想現在在上課。而且上課被看到用手機是要被開D的。

我想想就算了。我到旁邊的隔間里拿紙吧。

我當時想著屁股還沒擦,我就不提褲子了。想著外面走廊也不可能有人。就算有人也不會朝男廁所看的。

結果這臉打的啪啪響。

我把門打開,溜到旁邊的隔間門前,打開門。然後準備轉身把門關上的時候,那一下回頭我往向了走廊。

然後…一個女生剛好是朝這個方向走來的…

我 冥冥之中好像和她對視了一眼…

我當時正面對著她,褲子還沒提…

我下半身暴露在陽光和目光中…

之後回到教室,那節物理課完全沒聽。滿腦子都是,那個女生會不會把我當變態了。

自從這次之後我每次上廁所都會先看下有沒有紙再考慮上不上廁所…


匿名用戶:

給男朋友發自己的nei nei圖片忘記刪了

被旁邊要表情包的舍友看到了

我只能雲淡風輕的劃過去


木易:

在初一,我們學校的公共廁所就在操場的旁邊

有一次正好趕上我們學校走籃球比賽,全校的師生都在操場裡面看比賽,我想去扔垃圾,就和我同學去垃圾池(垃圾池挨著男廁所),扔完垃圾我就特別想上大號,也沒怎麼注意。廁所里沒有人,每個蹲坑的牆面都有水漬,當時我還挺納悶那,但是因為著急我也沒管,期間也沒有人進來,等我一出廁所,就懵逼了,我,他,媽,進,了,男,廁,所!對面全校師生!都在看著我!我到現在都沒忘記我當時有多想找個地縫鑽進去,然後,然後,然後我就全校出名了,真好!!!

現在想想都臊的慌,媽也


匿名用戶:

估計我認識的人沒幾個玩Aorqu的吧,還是很慫的匿一下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上,我們的心情和天氣一樣明媚,因為那天是我們高一全封閉式軍訓的最後一天,我們下午把軍體拳、隊列之類的給領導表演完下午就終於可以回家了

所以早上起來教官給我們把下午表演的內容排練了幾遍,然後又讓我們自由活動了一會兒,就回宿舍午休了

午休的時候和我同宿舍的一個比較胖的舍友他褲襠又有點蹦開在自己默默的拿針在縫,因為比較胖,軍訓也是有諸多悲催的事情,比如說他都不是縫了第一次了,比如說他一直不用系皮帶

但是教官要求下午表演的時候必須得系個東西,他就把自己帶的綁被子的繩子繫上了(事後我有點後悔沒有學一下他)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