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快樂幸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在哪裡?和誰在一起?

問題描述:苦難會造就一個人,但偶爾也要有自愈的能力。
, , ,
ever:

還有一天就是生日了,看到這道題想來答一下。
用我最喜歡的電影里的一段台詞來高度概括,對我來說什麼是快樂:
【如果你問我何時最快樂。我記得一日清晨,我天一亮就起床了,全世界充滿無數可能性,你知道那種感覺嗎?我記得我在想,原來這就是幸福的開始。這是幸福的源頭。之後一定會更加幸福。我從來沒想到那不是一個開始。那就是【幸福】。就是那一刻,在那當下。】——《The Hours》

我一直是一個比較消極的人,不太容易開心。直到看到這段話之前,平時被問到類似【什麼時候最開心】這樣的問題,都會絞盡腦汁想半天想不出答案。
想起剛到美國開始上大學的時候,剛開學那會托福成績沒有寄到,學校不允許我選第一學期的課,後來有貴人相助,擔保了我的成績,離選課結束還有兩天的時候終於把第一學期的課選上了。我看著密密麻麻林林總總的課程列表,各種各樣的專業,各種各樣的方向,想這下真的是學什麼就可以學什麼。在那之前我在大陸十年寒窗只為一個專業,卻從未有機會了解自己真正想做什麼。我記得當時報了一節素描課試聽,那節課的下課時間是黃昏,我抱著新買的畫板一顛一顛地走在被夕陽灑滿的校園小路上,明明是一月,邁阿密的天氣卻那麼明朗,那麼溫和。整個世界充滿了無數的可能性,彷彿我可以成為任何我想成為的人,實現任何我想實現的夢想。
我以為接下來的日子,會變得越來越幸福,可四年過去了,現實時不時會讓人感到挫敗絕望。回想起來,那一個黃昏,那一瞬間,才是幸福的當下吧。


ki wei:

現在。感恩現在的狀態。有很支持我的愛人,有支持我的志同道合者。感謝上帝。我以前只是一個會按著自己性子來的憤怒青年,現在看盤許多,看到很多人的人生後大多數看不慣的事情都了解原因了。但是還是童心未泯。即使我受到了一些無謂的攻擊我也看開了。不會因為這些而改變自己的善良直白。難道一個做命理里腦子里都是些見不得人的鬼事就是好嗎?我慶幸我自己對真理的堅持。嘲笑那些看不到事情全貌就下定論的人。

人性本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益處,看發揮在什麼方面,最主要你不要主觀拒絕能讓自己更好的機緣。而且你做每件事都要讓自己快樂和正能。我現在幫助了很多人,自己做到了,我很快樂。

善良是快樂的根本源泉,陰暗是痛苦的槃根錯節


oid V:

前幾個禮拜一個下午的體育課上,我教女神玩籃球,我們班的人佔了一個籃球場,我們班的男生在另一個半場打,我和女神在另一個半場玩,教她一會之後,我坐在籃球架下靜靜地看著她自己投籃玩,不時起身幫她撿撿球,再教教她,那天陽光很暖,陽光下的她很美。


武靈遙:

現在我在模里西斯的海邊,
天空中繁星點點,
不遠處的酒吧傳來悠揚的樂聲,
我躺在沙灘椅里,
電腦里放著的是我最愛的倚天屠龍記,
無忌哥哥和敏敏郡主剛剛表白心意在一起

雖然3天後,這個美好的假期將會結束,
雖然,公司里有好多好多困難的任務等著我,
雖然,和喜歡他還有好多誤會要解除,好多不確定要面對,
雖然,我申請跨專業讀研困難重重,

但,此情此景,
不知怎麼,
就能平復我躁動的心,
就能讓我不再焦灼,
就能給我勇氣。

這,就是幸福的瞬間吧。


匿名用戶:

和她一起去補課,暴雨落下,似要毀天滅地一般。

那是我最幸福的時刻,撐著搖搖欲墜的傘在雨中急走,去尋找一個避風港。

雨水在發梢滴落,卻看到她的滿是笑意的眼睛,和她眼中滿是笑意的我。

人生三大幻覺之一不是嗎,卻最幸福。


Aorqu用戶:

今天是我的生日,在食堂買飯結賬的時候,餐廳的黑人大哥跟我說了一句happy birthday。(應該是我的餐卡上有個人資訊,能在電腦上顯示)瞬間覺得好幸福。回宿舍的時候,在電梯口看見以前一起上課的RA,跟她打了個招呼,在她快要離開的時候像是想起了什麼,對我說了一句「happy birthday」然後笑著離開。一瞬間愛上了這個陌生人給予溫暖的城市。


錦瑟:

我現在總是想起一個場景,我跟我爸媽姐弟一家人扛著農具走在路上,跟姐姐弟弟跑著攆著玩耍,在地里大家一起幹活,跟爸媽聊天,那會覺得能成為我爸媽的女兒可真幸福,他們的樂觀性格對我們姐弟三個人的塑造多麼重要。很是懷念


月二:

在一個濕熱的午後,午覺醒來的我神清氣爽,窗外幾個小屁孩在嬉鬧。

在這個熱帶的小島上,一天要洗3次澡才夠。

去沖了個涼水澡,然後打開冰箱拿出半個西瓜,打開電視隨便調到個熱播家庭倫理劇,挖了勺西瓜,口腔瞬間香甜冰涼。

陽光明媚,微風和煦,孩童的呼喊聲,電風扇的旋轉,阿么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等著其他老阿么的到來――小區里老人間的「會議」時間。

不用為什麼發愁,沒有什麼遠大志向,就期待著下班回來的爸爸,買回我愛吃的烤鴨。

阿么坐在門口,靜靜地望著遠方,好像在思索什麼。雖然她看不見。光順著阿么的輪廓,飛往另一個平行時空,我13歲那年的時空里。

就這樣有阿么陪伴的時光里,真的很幸福。

只是我那時還不明白。


林萌:

國小國中高中開家長會在校園里玩耍的時候。

考完試了
馬上放假
晚上沒作業

當然,最重要的是

麻麻這個時候肯定在被老師表揚。

嘿,真驕傲。

待會跟她一起回家,肯定能在門口的文具店買一支新筆。


小山:

現在和老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暈暈:

現在就很幸福,一起看春晚,一起全家福……一起笑,一家人在一起過年!


匿名用戶:

07年 一個初秋的晚上 跟初戀壓馬路 在一個居民樓樓梯道里拉著手坐著聊天
月光那麼好 朦朦朧朧照在他臉上
然後他突然說 你閉眼
心跳的咚咚的 簡直呼吸困難
一片黑暗中 感覺唇在臉頰上溫柔的遊走
然後最終 吻在了唇上

這是我的初吻

記得當時吻完 初戀說 :怎麼辦 感覺做了什麼錯事一樣
像個孩子一樣的不知所措
我的手心都是汗 心裡卻軟的不像樣
在心裡暗暗的想著 這就是我想嫁的人啊

那時的一切都那麼好
好像能聞到幸福的味道

————————————
曾經那麼深的喜歡過的一個人

初戀去年情人節結婚了
那些青春的記憶 再也回不去了


龍頭:

年末KTV,一群同事在KTV群魔亂舞。我跟磕了葯似得大跳鋼管舞和各種奇葩舞蹈。每個人都解放了天性。青春修鍊手冊,朋友的酒,我的滑板鞋等等,全程各種高能。
但是以後可能很少有這樣的機會了。因為也許不會再有人在我坐下時,拉起我的手,讓我起身和她一起跳舞了。
籃球場上,我打球一點都不好,只會一招,籃下背身單打。同事有機會還是會把球傳給我。讓我完成了人生中很多個30+,以前對集體類球類項目一點也不感冒的我,現在每周只要有時間就願意一起去打籃球。
過節同事家喝酒,白酒,啤酒,紅酒混著喝,最後實在是不省人事。只能留宿在他家。半夜起來我們聊到2點,他給我談著吉他,我們聊愛情,聊父母,聊房子。聊工作。情到深處再來一曲不知名的和旋。
和四個女同事酒吧喝酒,聊八卦,聊辦公司的爾虞我詐,聊我們的初戀。發現大家都是有故事的女同學。幸福的背後都有一段苦澀的回憶。竟然沒有一個人的愛情是一帆風順的。每個人都講了自己那段撕心裂肺的初戀。感覺人生是何其的相似。又是何其的無可奈何。
失戀後遇到工作挫折。摩羯座的人大約是很少吐露自己內心真實想法的,有啥事基本都自己生抗。同事給我講好多她自己戀愛的事情。那種感覺就像是人被從深淵中拉出來一樣。馬東老師說過心裡很苦的人,只要一絲甜就能填滿。大約就是這種感覺。

年初的時候給這幾位同事每人做了段視訊,寫上了對她們的祝福和寄語。做視訊大約花了1天的時間。做完後發給他們收到他們的反饋,真的是滿滿的幸福。
你最快樂幸福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在哪裡?和誰在一起

幸福大約就是和你喜歡的人,一起聊天吹牛,互訴衷腸,把酒言歡。他們願意把自己的偽裝卸掉。還原一個最真實的自己。而你發現我們不過是一群普通人。靠著朋友親人的相互慰藉,在人生這條艱難的賽道上,不至於踽踽獨行。


Aorqu用戶:

2012年8月,和他在一起的最後一個夏天。

那一天,成都下起了整個夏天最猛烈的一場暴雨。

當震耳的雷鳴夾雜著妖異的閃電,綿密的烏雲裹挾著飛沙走石在窗外掀起一副駭人的末日景象時,我剛剛在廚房切完一盤土豆絲。還有差不多5分鐘,他乘坐的29路公車就該到站了。

來不及換鞋,抄起家裡唯一一把折傘,我奪門而出。沖出樓道的一瞬間,迎上了醞釀一整個炎熱的午後再也無法被雲層兜住的瓢潑大雨。

狂風夾雜著斜切而來凌厲的雨刃,配合著東倒西歪的行道樹千方百計地阻撓著我的奔襲。

雨勢之大,使得整個城市的排水系統幾乎在瞬間就失去了作用。每個下水道的入口處都在肆無忌憚地噴涌。

來不及也沒心思挽起褲腳,任憑水流浸透鞋襪和整條褲管,我一邊拖著雙腿沉重地與積水抗爭,步履維艱,還要不時用雙手撥開同樣洶涌失措的人流。

所有人都在朝小區裡面躲,只有一個已經被大雨從頭到腳澆得服服帖帖的我,逆著人流,逆著狂風,逆著暴雨。為了減小前行的阻力,握著的傘沒有打開。

趕在29路車進站前的最後一分鐘站上了公交站台時,一片水霧中朦朧的車燈拐過進站前的最後一個彎道,如諾亞方舟般緩緩劃開水道而來。

滿車狼狽的人流呼嘯著從身邊掠過沖向路邊的超市,擠在人潮中的他一眼就看見了我,奮力地撥開擋在身前的幾個人影,箭步鑽進我早已打開的傘底,一把接過傘柄,什麼也沒有說,摟著我徑直走進人滿為患的超市。

雨漸漸地停了,風漸漸地熄了,天漸漸地亮了。

那一天,夏日傍晚七點被大雨洗後的天空,夕陽像荷包蛋一樣慵懶地攤著,紅霞稀稀拉拉淌滿天際。

沒有濃霧,沒有陰霾,只有兩個二十歲出頭的青年在被大雨洗劫過後的成都街頭,相視對望,默契而寵溺的微笑。


LeilaL:

大概2000年左右,過年的時候我們一大家子人都回去外婆家團年。我和爸媽,姐姐和二姨叔叔,哥哥和舅舅舅媽,還有二姨婆家的叔叔阿姨,二姨的婆婆。阿公做主廚,大家一起準備一場漫長的年夜飯,小孩子還時不時去偷個菜吃。人好多,要坐擠擠的兩桌,邊吃飯邊談笑。

在那個世紀之初,我還不懂得人生的生離死別,還惦記著飯後哥哥姐姐要帶我去放煙花,我們趕緊放完回家還可以看一點春晚,惦記著凌晨12點的鞭炮聲。

十多年後的今天,我的家庭破裂了,哥哥的家庭破裂了,有些關系不好了,有兩位老人幾年前相繼癌症過世。外婆依然想要張羅一場年夜飯,但一桌人都坐不齊。

那時候人情濃烈,天真爛漫,我從未感到自卑,心裡只有幸福。


晴明:

南拳媽媽的夏天……


馬蜜絲兒:

07年元旦,我剛換了工作開始新的一年,
從家裡休完假準備回北京,到了機場才發現原來的航班被取消了,
我只能改簽另外一班。
心煩氣躁的在機場辦手續,正低著頭整理手中的票據,突然撞上了一個人。
抬頭一看,我的初戀男友。
當時我們已經分開5年了。
幾乎沒有再聯系過。

他變胖了一些,在我面前像一座塔。
當時覺得嘈雜的機場都靜止了。

我們禮貌的擁抱對方,交換了新的電話號碼。然後匆匆分開去自己的登機口。
他飛南方,我飛北方。

分開以後收到他的簡訊:
這么多年過去了,你還是那個會一下子跳進我眼裡的女生。

然後整個航程里,回憶了一下我們在一起的日子,發現,時間久了,只記得開心的,不開心的都忘記了。


匿名用戶:

2014.12.31,上海外灘跨年夜,我和她大難不死


時哈克:

高二上學期的冬天,記得那天是星期天,上午上了一上午的課,無聊又枯燥,(我一直是一個循規蹈矩的好學生,可是學校的作息時間太坑了,早上6點半上課,晚上十點四十放學,每個星期只有星期六下午放假,所以睡眠一直不夠)我下午特不想上課了,於是跟班代說了聲,下午請假,我中午回家像往常一樣,然後吃完飯我悄悄地跑到樓上自己的房間里,睡了一下午的覺,醒來的時候天黑了,但是精力充沛,聽到我爸媽在樓下講話,我不敢吱聲,後來肚子餓到不行,我下去了,被父母數落了一頓,然後高高興興的去親戚家吃飯(有人結婚)。我走在馬路上,感覺棒極了,因為這是我從來不敢做的事,我只是和班代打聲招呼了,並沒有正式向班導請假,我們學校請假有嚴格要求的。所以我這基本上屬於曠課性質,而且也瞞著父母的。第二天我回到班上,什麼事都沒發生,班導也不知道我請過假。我感覺好不可思議,像做了一件天大的事,我感覺更自由了,我覺得,哇,人生還可以這樣過,多承擔一點風險,做自己想做的事,原來這么快樂。
ps,這件事看起來好像很不起眼,不過,我一直是一個謹小慎微的人,怕犯錯,怕批評,怕老師。這件事對我的沖擊特別大,讓我體驗了不一樣的行為模式,是我人生中的peak experienc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