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愚蠢的撒謊經歷是什麼?

問題描述:就是事後想起來覺得當時自己特別傻叉的相關問題你最尷尬的撒謊經歷是什麼?你最驚心動魄的一次撒謊經歷是什麼?說說讓你難忘的一次說謊經歷?你最機智的撒謊經歷是什麼?
, , ,
耳語密言:

說個朋友講給我的,朋友考駕照,最後一科路考,考試前一天晚上喝大了,第二天早上酒勁未消就去考試,坐上車開了沒多遠就忍不住了,開門下車,蹲到路邊一陣乾嘔,副駕駛上坐著的交警問他:你喝酒了吧?朋友說:沒有,我暈車…


劉子肥:

1、

「你又沒刷牙!」

「刷了!」
「我擠的牙膏還在呢!」
「我刷完了又擠的,這樣明天就省的擠了。」

2、
小時候長得矮,夠不著家裡廁所的燈,所以每天晚上天黑下來如果爸媽不在家我都不敢去上廁所,因為我家陽台方向是個活動中心,晚上總是很亮,所以每次都直接尿在陽台。有一次我剛尿完我爸媽就回家了,徑直走到陽台,我怕我剛尿的尿會被發現,我就主動舉報說陽台很濕,我媽覺得很奇怪就說是不是哪裡漏水,我機智地回答應該是洗衣機漏水,然後我媽就逼著我爸修了一整個晚上的洗衣機最後也不知道哪裡壞了。

以上是我覺得我最牛逼的兩個謊,雖然現在看起來超弱智,但當時不得不被機智的自己所傾倒。


包子強行:

不大不小的時候,拿了家裡的一張一百塊假錢去花,做賊心虛啊,當小賣部老闆懷疑的看著我說錢是假的時,我脫口而出,哎呀我也不知道呀,這別人找錢找給我的。

我直到現在還在思考到底該怎樣能被別人找一百塊假錢回來…

#我知道有這個段子但我這個真不是段子#


flvb:

當你有情商智商都超高的父母的時候,撒什麼謊都是愚蠢的。
然而在你還在洋洋得意的時候他們早已知道了,只是不說穿罷了。


logoff:

小時候被人踢了一腳下面……我媽媽看到我走路奇怪,問我咋了,我說可能抽筋了。然後我媽就送我去補習班,在那裡我一直覺得非常難受゜゜(´□`。)°゜。
回去之後就發現一邊大腿內側,還有睾O下面變色了……就去醫院看,還好睾O沒碎……之後就請了假在家休息。
早知道我就直接說了(PД`q。)


救生包:

看了這么多答案,原來國小不寫作業是通病啊,那我就把我的「彌天大謊」也抖出來吧。。。。。。。。。。。。。。。。。。。。。。這個能做分割線嗎? 我是八五後,現在也算大叔了吧 ,小時候的寒暑假都會有一本很標準的寒暑假作業,另外老師還會再布置好多作業。。。。。每年的寒暑假作業都是最虐心的。。。 國小四年級的暑假,因為要的太high,假期結束了,我基本上沒動!!!這是多麼可怕的噩夢啊 ,於是乎,在剩的幾天里我是在交不上作業的噩夢里和絞盡腦汁想借口中度過的。。。 開學那天,當然要被問,老套的還是說寫了的呀,忘帶了。。。因為當時學習還不錯,老師竟然相信了。。。。。在我剛要鬆口氣的時候,老師說,下午給我帶過來。。。驚恐!!!!帶過來~~~~帶過來~~~~可我壓根就沒寫啊,!帶屁啊! 於是,上午的課就沒有聽進去一個字,,,,因為下午要交作業!!!! 在經過痛苦的糾結後 ,我做了一個驚天地泣鬼神的決定,既然沒寫就承認吧,但我為了贏得老師的信任,必須做出個令人信服的保證!光寫個保證書怎麼夠呢?於是最逆天的環節到了:我決定破指明志!!!注意,是破指,不是斷指!可用牙咬真的好疼呀 ,我試了幾次竟沒有辦法咬破! 然,我決定用刀!可是力度沒掌握好,割大了。。。血嘩嘩的~本來是想按個手印的,直接變成血洗~~~
等到交給老師的時候,老師凌厲的眼神射過來問我血是怎麼回事,我一哆嗦竟然說是削鉛筆不小心!!!!現在想想,哭到斷腸啊 ~~~~~這是我人生中最下血本的謊言了~~~~真的是「血本」。。。。


范書林:

國小四年級的時候班上轉來了一個新的同學,那時的我們很皮,尤其喜歡排斥新生,所以都一起嘲笑他,欺負他。

可能那時的我在其中相對比較瘦小,或者乾脆就是臉黑,反正就是被他逮住打了一頓。其後自然懷恨在心。

所以第二天我趁大家都去做早操的時候,偷偷把他的文具盒藏到了電視機下面的櫃子裡面,然後在他回來之後,欣賞他焦急找東西的樣子偷樂,暗爽。

他東翻西找了幾節課,把自己的桌子和書包都翻了無數遍,就是沒找到。而且因為是新來的,問別人別人也都不搭理他,最後實在忍不住,直接哭了出來。看著這個五大三粗的男生滿臉淚水,當時我的內心可謂充滿了成就感(對,那時的我就有這么腹黑=_=)。

在看他洋相看夠了之後,當時的我就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問他在找什麼。然後後面也裝作幫他找的樣子,為了不讓他起疑心,我刻意找了很多地方,裝作找的很辛苦的樣子,最後在那個櫃子里幫他找了出來。還給他文具盒時還順便一臉義憤填膺:這班上那些欺負人的爛仔都喜歡把別人東西藏在這里。

由於我演技過於真實,當時的他完全沒看出來,還很認真的謝謝我,跟我道歉,說打我很不應該。

後來他就真的一直拿我當兄弟,請我零食,給我推薦電腦遊戲,幫我打走一切敢欺負我的人。於是國小的我獲得一份真誠而又奇特的友情。

最後一次遇見他是在六年級畢業時候的國小門口,那時的他因為要搬走,所以很遺憾的跟我道別,把我狠狠的擁抱了一下,那時的我看著他有點紅的眼睛,總覺得自己的心情很奇怪,真的,感覺很奇怪。

直到最後我都沒告訴他真相。

到了大學,再回想起這段經歷,我才漸漸意識到我的行為很愚蠢,因為我

用謊言對待真誠。


北里昂:

呵呵,愚蠢的人類們!
讓我來答
小的時候所在的城市有大片大片的石榴果園,被圍牆圍著!
我和小夥伴們經常去偷石榴!
可以說所有的小盆友都偷過,畢竟是石榴之鄉嘛!
後來農民蜀黍們養了好多大狼狗!
防止我們這些熊孩子偷石榴!
他們就不跟我去了!
一幫慫蛋!摔!想想每次偷石榴都是我策劃的!這直接威脅到我孩子王的地位啊摔!
這怎麼可以,我必須把偷石榴這事兒進行下去!
以鞏固我的政治地位!
當然機智如我,撒了一個現在看來蠢出新風尚的謊言!
在咱們常去的那片林子下面我發現了恐龍蛋!如果我們能找到恐龍蛋!把恐龍孵出來,就沒有人能欺負我們啦hiahiahia!
他們紛紛一臉期待的跟我走了!
這時有一個平時最愛跟我搶老大的熊孩子提出了反對意見!
他說裡面有狼狗啊!
經過我童年就被賦予了的緊密的邏輯辯證,我果斷的回答:
你慫個屁啊我們有恐龍啊摔!
沒想到熊孩子沒話說了。
我乘勝追擊!你是不是膽小!是不是慫!
熊孩子當然不承認自己膽小!你看看我才5歲就懂得心理學,我塌嘛的是個天才。
說服了他們就去偷石榴了
我偷了一下午石榴他們挖了一下午恐龍蛋。
還差點被狗咬了。
完。


張偉:

我也來一個!
國小一年級的暑假。那是的假期是前期很爽,很開森,後面的幾天就是痛苦的日子了(補作業)。貌似記得假期的作業,我都沒完成過!
那時的老師特爺們,暑假的作業都是抄書,而且要抄一個本子。雖然現在看來那時的本子沒幾頁,但是當時一本子對我可是一個永不能完成的任務。
那年的假期,作業也是抄書後面的詞語和生字,抄一本子。回到家,老媽就問我有作業沒?我只能老實地回答,因為我媽和我在一個學校。老媽的命令是,從明天開始寫作業。當天晚上,想想第二天要寫作業,不能出去玩耍,真是痛苦,痛苦地不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自己趴在桌子上,開始寫作業。每寫一頁,我都要瞅瞅本子還剩多少頁,看到其他小夥伴們在玩耍,真他娘的痛苦啊。寫著寫著,自己的靈感來了,老師只是說抄一本子,沒說多少頁的本子。而且當時,我認為我真tmd聰明,無師自通啊,竟然能想到這個辦法!
各位看官,應該知道我怎麼做的了。自己上去就撕去了幾頁(記不清了)。寫了一段時間,靠怎麼還有那麼多頁沒寫啊,接著撕。一直撕去了作業本的一半多。
老媽從外面回家後,問我作業寫了沒。我歡快地說,已經好了。然後,老媽當然發現我作弊的事情。
大家猜一下,老媽怎麼發現的?答案在最後一行!

相信大家都高估了當時我的智商,老媽是看到了,桌子下一團團被我撕去的作業紙!


一隻銀魚海豹:

小時候不喜歡洗澡

第一天,
媽媽問我:「洗了澡嗎?」
我:「嗯,剛洗完。」
媽媽說:「剛洗完地板還是乾的?」
「我現在就去洗……」

第二天,
機智的我把地板打濕了。
媽媽問:「洗了澡嗎?」
我:「洗了洗了,地板還是濕的呢!」
媽媽說:「剛洗完毛巾還是乾的?」
「我現在就出去洗……」

第三天,
機智的我把地板打濕,毛巾弄濕了。
媽媽問:「洗了澡嗎?」
我:「洗了洗了,地板和毛巾都是濕的。」
媽媽說:「那鏡子怎麼沒有霧氣啊?」
「我現在就去洗……」

第四天,
機智的我把地板毛巾弄濕後,還讓淋雨一直衝著熱水,直到鏡子上有一層霧氣。
媽媽問:「洗了澡嗎?」
我:「這次是真的洗了!」
媽媽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溫柔地說:「今天這么乖呀,讓我抱抱。」
我高興地沖她跑了過去,她一把把我抱住。
我以為自己終於騙了媽媽,以後再也不用洗澡了!
哈哈哈哈哈哈!
沒想到,母上大人幽幽地來了句:「洗了澡是吧?身上怎麼沒有沐浴露的味道呢?」

。。。。。。
( ̄. ̄)這是我當時的表情

我心想,以後我去浴室弄完這些東西,還不如洗個澡呢

這件事,給七歲的我埋下了巨大的陰影

從此以後,不管春夏秋冬,天天,都會洗澡……←_←


匿名用戶:

我是中國少年先鋒隊隊員。我在隊旗下宣誓:我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好好學習,好好鍛煉,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力量!

我宣誓: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遵守團的章程,執行團的決議,履行團的義務,嚴遵團的紀律,勤奮學習,積極工作,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斗。

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履行黨員義務,執行黨的決定,嚴守黨的紀律,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積極工作,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永不叛黨。 」


x行騙藝術家:

國小的時候,有一天我和我哥哥去上學,他的褲子木有口袋,於是我哥把自己的一塊零花錢給我,讓我保管好,放學後還給他,放學後我拿出五毛錢,說五毛錢被人偷了= =!

PS:我買糖吃了


肖楓:

聽同學講的以前他們寢室里發生的事情…

高中是禁止帶手機的,晚上他們在寢室被窩里玩手機,宿管從門上面的小窗看到xx在玩手機,然後進去向他要手機,他說:我沒手機啊,不信你找!

被子掀起來後他的內褲在發光…

同學講的,應該是真事…


兩條鹹魚要翻身:

我手上有胎記。小時候和小夥伴吹牛說。因為這個沒有知覺。不信你們掐一下。然後大家圍著我一人狠狠掐一下。卧槽。都快紫了真tm疼。我至今沒明白自己為什麼這么說。哎可能智商不太高


匿名用戶:

每次因為懶惰想辭職的時候都說父親病重(其實他一直很健壯)。

直到他突然去世 – –

我決定不再找有可能需要辭職的工作了,否則病重的就輪到我母親……

——————————————————————————————————-

以上並不好笑對吧~

那換個好笑的——

多次辭職後,接到我哥的電話:「喂?幹什麼呢?」

「上班。」

「10點了還沒下班?」

「加班。」

「這么忙?」

「是啊。你的工作不是也一直很忙么,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呵呵呵……」

「最近沒玩遊戲吧?」

「沒玩。」

「晚上吃的什麼?」

「還沒吃。」

「怎麼可能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

「開荒腦殘吼不能停啊。」

「……」

「……」

到底是誰給我信心說人家是腦殘的?!


匿名用戶:

國小的時候我的劉海被我媽剪壞了,現在想想還挺潮的,就是那種露眉然後還參差不齊的劉海。

但當時我覺得丑到爆,剪完就對著鏡子流下了悲傷的淚水。

我媽:沒事還行啊,以後再長出來了我給你好好剪。

我:……

其實丑也還好,主要第二天還得上學,我頂著這發型去我還不如撞死算了,我的耳邊已經開始充斥各種同學的嘲笑聲,同時一個謊言也在我心裡醞釀起來。

沒錯,我決定裝!病!為了讓我的謊言更真實,我半夜穿著單衣爬起來在陽台吹秋風,當時望著茫茫的夜色我做出一個信仰之躍的姿態,當然沒有跳下去,就是用身體用心感受這份涼意,心裡還十分歡愉。

結果第二天起來,我竟然啥事兒沒有!沒有!我自認身體貭素挺差,這一夜的秋風凍的我寒顫打的跟跳popping似的結果我啥事沒有?

我媽已經來叫我起床上學了,但我深知我發型的詭異程度,我決不能去!於是我開始嗲著聲音呻吟:媽 我肚子痛~

我媽靜默著跟我對視了一會兒,我差點都沒綳住,姜還是老的辣,我媽還是毅然決然地拽我起床:「上個廁所就完事兒了。」

我繼續掙扎:「我上不出來,我肚子痛~」

但在掙扎的過程中,我已經被我媽拽起來穿好衣服順勢開始背書包了…

騎虎難下之中,我又想到我踏入班級會迎來怎樣熱烈的嘲笑聲,我不禁流下了屈辱的淚水…

說時遲那時快,我爸!這個平時啥事都是「去問你媽」的男人站了出來,他默默地給我把書包脫了下來,對著我媽說出了那句拯救我世界的話:「萬一孩子真病了呢,還是去看看吧。」

我媽又開始靜默著跟我爸對視,我不知道我爸當時有沒有差點沒綳住,但我媽最後還是放下一句「隨便你」就在我眼中漸行漸遠(她上班去了),這真是改革開放以來最讓我開心的事了,以至於我沒綳住

我爸回頭看我,我

我爸沒說啥,我還以為是自己演技絕佳,順便開始擔心等會兒跟醫生咋說,結果到了醫院,我爸直接跟來到小賣部似的開口:「醫生,掛瓶葡萄糖。」

欸,我爸這個男人,睿智!

我爸後來跟我說他看完我那劉海都笑了半天,剪完這劉海第二天就病了誰不知道是裝的?我媽心裡也明明白白,我爸當時脫下我的書包跟我媽靜默對視那會兒,純屬是他倆的教育理念在打架,只是那劉海是我媽剪殘的,這份愧疚使我爸更勝一籌。

欸!至今還是想感慨一聲,我爸這個男人啊,睿智!


匿名用戶:

上幼稚園 的時候,我爸給我出卷子做,然後我遇到了最後的大boss:
15-9=?
減法啊!!!!天吶!!!
然後我加了一豎把題目改成了
15+9=?
當時簡直想為機智的自己鼓掌(๑╹∀╹๑)
然後我被我爸賞了一發降龍十八掌→_→


王近視:

國小二年級的時候一次數學考試考了87,不敢找我媽簽名,就自己模仿著簽了一個,還藏在了鉛筆盒裡。由於我媽每天要給我削鉛筆,所以很自然得發現了那張卷子,和我幫她簽的字。她問我她什麼時候簽字了啊,我說昨天中午你睡覺的時候,迷迷糊糊簽的…我媽嗯了一聲…

還是國小,大概到了三年級,但是說謊水準沒怎麼漲…冬天地上結了很大一塊冰,我和小夥伴們在上面玩了好長時間,趴著跪著躺著側著來回滑。回家以後我媽說你衣服怎麼這么臟…我說摔了一跤…膝蓋屁股和背同時著地了…我媽又嗯了一聲…

類似的事情太多了,從小以為自己編謊水準一流,後來才發現只是我媽太智慧…


枯月滿枝:

高一剛開學的時候檢查手機,老師已經暗地掌握了情報,把我們一幫私藏手機的喊了出來,我當時並不知道他。
我站的離他最近,他先問的我。
老師:你帶手機了沒?
我:沒有帶,鎖家抽屜里了。(當時私以為機智,因為我猜測我要是說放家裡了,他會打電話給我爸媽確認一下,而我說鎖抽屜里了,他就無法再說什麼)
老師:真沒帶?
我一臉天真執著:真沒帶!
老師:最後問你一遍,真的沒帶嗎?
我:我真的沒帶!!!
老師:你要真是沒帶,就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我×××要是帶了,大家一起來唾棄我吧!」
他這是為了逼我承認,我當時卻認為,已經堅定說沒帶了,承認不就說明我說謊了嗎?所以,為了讓他不知道我說謊,我又說了一個謊。
大丈夫能屈能伸!!!!!
我:(大聲說,不顯心虛)我要是帶手機,(呼~)
大家都來唾棄我吧
家都來唾棄我吧
都來唾棄我吧
來唾棄我吧
唾棄我吧
棄我吧
我吧

周圍很靜,現在是我的主場,我是我又重複了一句

我這星期要是帶了手機,大家都來唾棄我吧!

他估計對我無語了,接著詢問其他同學。
帶手機了嗎?
帶了。
帶手機了嗎?
帶了。
帶手機了嗎?
帶了,在寢室
哦,明天交上。

我當時就震驚了,丫的,一群雜種!

後來

我沒臉見人了。

老師真陰險!!!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