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窮的時候是什麼時候,是怎麼熬過來的?

問題描述:如題
, , ,
呵了個呵:

上大學第一年花錢沒數,把生活費花沒了,有段時間一天就六毛錢飯錢,要麼買倆三毛錢的胡蘿卜小包子吃,要麼買個冰棍吃下去也就不餓了。
結果就是瘦了將近二十斤,至今最輕的體重。。。


匿名用戶:
我是回來告訴你們好消息的。
那就是,
我已經順利的參加完從業資格證的考試,並順利的通過了。
成績不錯,在我的預料之內。
母親的身體也好很多了,就是我父親說,動過手術就沒以前「硬朗」了。
但,終究是,一步步在好起來了。
所有的事情都在好起來了,等我學完實操,大概過年後就能出去工作了,到時候,我就可以一邊進修,一邊賺錢還債了,估計也不會太久的。
一家人一起努力,就沒什麼做不到的糟糕的事情了。
最後,很感謝你們的鼓勵,評論我都有看,就是到後來有點忙,比較少玩Aorqu,只是上來看一眼,就退出去了。
————————以下是原回答。————————
現在。
為了讀會計,有一技之長,從半年前就認真的考慮了並決定了今年要把工作辭了,回家讀會計。父母拗不過我,也可能是真的覺得我當初日夜顛倒的工作太辛苦了。
所以,我回來了。
就不說辭職時候的麻煩了。畢竟不符題。
然後,我真的報了會計班了。也讀一段時間了。
這個時候身上,家裡的積蓄都還是有的,也不擔心。
但是後來,差不多農歷二月份的時候,母親就查出了子宮瘤。
嗯,那時候很難過。家裡所有的積蓄還差醫葯費一大截。
那時候,我才真的覺得貧窮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我們不是日子過得太緊巴巴了,或許在很多年前就會懂得要去體檢了吧。
我那時候就覺得後悔,我想要是我沒把工作辭了,沒回來讀書。家裡最起碼不用為了錢焦頭爛額。那段時間很彷徨,我想讀書,又想著我要是沒辭職還在工作就好了(我那時候是真過怕了那種在一個車間里渾渾噩噩的生活了,我才十九歲啊!我就開始害怕我的人生是那種一眼望到死亡的人生,所以我才會一定要回來讀書的)。
唯一幸運的是,父母的平時為人不錯,還能找人借到錢。
至此,家裡還負著債,一筆暫時還不了的錢。
日子又回到我工作前緊巴巴的生活。
或者,該說比以前更辛苦。
想買什麼都要考慮考慮再考慮。
想要幹嘛都要考慮考慮再考慮。
別人叫我去哪都不敢去,推了又推,直到沒辦法推了,開口言明我是真的沒錢去了。
很多事情都不遂人願。
我以前一直以為我們不會再苦了。
我們家因為貧窮吃過很多苦。我以前無能為力,後來能夠改變了,便決定改變自己的人生了,沒想到老天爺還要給我這么一次重擊。
很多時候,真的,無能為力。
我沒跟任何人說過欠錢的事,因為不想別人同情我,也不想讓別人覺得我怎樣怎樣,或許,我就是自卑吧。所以匿了。


西北來了一個妞:

12年吧,北京西到武漢,買完車票剩下十塊錢了,餓了一夜。
到了武漢十塊錢不夠回學校的車票,銀行卡零星剩下幾塊錢,我跟別人說,十塊錢給你,能不能轉十塊錢到我支付寶,然後我再轉到銀行卡買了火車票。
到學校用飯卡堅持了一個月。

這次教訓告訴我,沒錢別裝逼。
跑到北京去玩,吃的喝的都是比較高的,明明能用十幾塊麵包填肚子,卻跑去吃了好多次四十幾塊一碗的面,美其名曰:旅遊就是要吃點當地特色。
後來才發現,必勝客,李先生,日式料理遍地開花,當年除了無知還是太虛榮了。
現在出去玩,從來不在景點吃喝,除過礦泉水,神馬飲料色素超級多,不健康。
去迪士尼的時候,帶了很多吃的,後來晚上才買了礦泉水,一瓶十塊。
那天開銷總共是二十塊。

今晚準備買東西。發現我的工資卡見底了。

身上所有錢就這些了。


Aorqu用戶:
更新
單反窮三代,攝影毀一生!!!

大學以前就對攝影挺有興趣的,但是沒錢,家庭也不是很好(應該是相當poor),所以就沒想過買單反這種事兒。大二上學期,做了一段時間的電腦銷售,兩個月不到的樣子,掙了六千多吧。就想著用自己掙得錢買套單反,於是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現在真想回去告訴那個時候的自己,你他媽啥啊,就你這窮B樣還玩單反??
然而就是這么奇妙,花了2000塊買了一個尼康入門級的二手機子,D5200,又買了一個狗套頭18-105。從此就一如攝影深似海了。當時也真沒想到攝影會有那麼大的魅力,剛開始啥都不會,也沒有人帶,就自己一點一點慢慢摸索,看說明書,網上查找資料,快門,ISO,光圈,景深,白平衡。。。。等等一堆東西,慢慢的自己把原理搞懂了,操作也沒問題了。後來就是每天抱著個機子到處拍,開始構圖啥的不太懂,拍不好,但是只要有那麼一張不錯的片子,就很開心,這一天甚至幾天的瞎逛都值了。
後來發現,這鏡頭光圈太小,想拍有淺景深,大光圈的片子拍不出來,但是看著人家的有賊心癢,買買買。。。35 1.8g抱回家,950RMB,,,,買來後就覺得這鏡頭不錯,這大光圈的片子,背景真漂亮(雖然其實已經被虛得啥也不剩了)。後來認識了幾個也玩攝影的,還有一個四十來歲的忘年交。
後來想拍人像,畢竟年輕啊,學校這么多妹子放著不拍簡直就是對生命的褻瀆和浪費!!!
於是就在網上看教程,然而發現很多人都說70-200 2.8拍人像如何如何好,背景怎麼的奶化,景深如何的漂亮,看了一些片子後,確實啊,這中長焦帶來的虛化效果我這35沒法比啊,沒有這種頭拍啥人像啊。買買買。。。。然而原廠的一萬多,只能轉向副廠,,適馬,騰龍都有這個頭,對比糾結好久,還是決定買騰龍的,6000多。
沒錢,但心中火熱啊,聽說有大學生分期購物平台??然後就用趣分期買了,交了兩千首付,加上手續費總共要將近七千,我分12期,每期482,當時還想著,不算多嘛,一年忍忍就過去了。然而自己生活費也就一千塊左右,每個月還了480,稍微用一點,,完蛋了。沒辦法,削減伙食費,從每天二十,到每天十元,最後實在沒錢了,每天五元也過。
最窮的時候啊,因為社團剛剛起來,事情多,應酬多(因偶然機會當了我們學校攝影協會會長),最後只有一百塊了,然後就開啟了極限模式,

每天一塊錢的生活費!!

早餐就別想了,太奢侈,起晚一點就可以了。午餐去食堂打五毛錢的飯,帶回寢室,就著老乾媽,得一頓。晚上去食堂打五毛錢的飯,回寢室就著老乾媽,又得一頓。。。。就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完了,頭昏眼花。撐著去找那個老攝友,他在另一個校區開食堂,在他那裡使勁吃了一頓,才慢慢緩過來。這就是到目前為止最窮的時候,後來終於把這個分期還完的時候,整個人都感覺長高了,,,當時就想,終於結束了。。。

確實,一切才剛剛開始。買了70-200,一次去打鳥,想把這個炮頭架到200塊的架子上。放上去後,還沒開始拍就感快取下來了,怕。 畢竟是吃麵條,一天一塊的生活費擠出來的頭,果斷換三腳架,入了思銳R2004,某東活動,648拿的。
之後因為拍室內人像,把老爹給考駕校的錢買了適馬35 1.4art……4000文。
慾望大於能力,以至於總想剁手,也總以為忍忍就好,就這一次,以後不幹這種事兒了。然而,只要有了第一次並得到了享受, 就一定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慾望大於能力的時候,壓制慾望,提高能力才是正途。

不過還好,後來也就美入過大件,因為老攝友入了全畫幅大三元,一直蹭他的拍。後來閃光燈柔光版等一些東西直接拿社團拉的贊助買了。


清風車影:

不邀自來,見諒。最窮的日子就是高中畢業到深圳,找了兩個月的工作都沒找到,就是進廠,人家也不要(當時有600度近視,完全不知道有隱形眼鏡這回事)。然後天橋底下住了一個月,天冷的時候自己默默流淚,天天吃一頓,三個包子。後來快餓死的時候,終於找到一份快遞員的工作,終於挨過去了。。


南夙:

現在,銀行卡餘額兩塊四,支付寶餘額二十五,微信是前天生日大姐給的六十六,月工資一千五,全用來存學費,三月十一發工資時候就攢夠一萬三千五的學費了,然後再攢五個月的生活費七千五,但是這五個月的生活費夠的前提是我在這期間一分錢都不花 ,八月打算去北京,這七千五是打算在北京生活五個月的,現在我在家工作,所以吃住有人管,我還不用擔心吃住,但是不知道在北京一個月1500能否支撐下去,自從退學以後工作了就再也沒要過爸媽的錢,我知道我不是最慘的,但現在是真的感覺很難受,最好的年齡沒有最好的樣子,沒錢買新衣服新鞋子,整天素麵朝天,我在化妝品店工作,整天看到來店裡那些同齡人,我都感覺格格不入 而且顧客都喜歡漂亮的女孩子,今天店裡來了一個漂亮的促銷小姐姐,下單成功率高了太多,但我真的沒有多餘的錢打扮自己了,感覺好自卑好難過……

現在很窮,等熬過去了這段日子+在北京的日子再來回答吧!


樂昌單立人:

我最窮的時候吃軟飯


倪婷:

最窮的時候,大概是剛從農村到北京讀大學吧。一直都是很體恤父母的乖孩子,想到每個月找他們要錢,也是一種壓力,所以不自覺的縮起手腳,小心翼翼。

記得高中時,阿么在縣城給我和哥哥做飯,為了能買到便宜一點的菜,走了30多分鐘的路去農貿市場批土豆,沒有車,就硬扛著再走30多分鐘的路回來。那時,她已經60多了。

我的麻麻至今都不捨得在外面吃飯,哪怕最普通的一份快餐都得10元,她覺得貴,有次,自己在路邊買2個饅頭就著涼水喝,噎得不行。

這些記憶都在心中,所以我上大學,吃飯時永遠選最便宜的1元-2元的素菜,中午吃3毛錢的一兩米飯不飽,就再加一個5毛的花捲。最大的奢侈是每到周五去食堂點一碗4元錢的米線。連食堂打飯的姐姐都認識我了,問怎麼天天吃這個,幸好,我是個女生,每次都能假裝說:哎,減肥嘛,我太胖了。

班級有活動,第一反應是要不要花錢,總是要做很多思想鬥爭,最後第一個報名,而且告訴自己,一個學期就去1回,就當是留個記憶。見到很多漂亮的東西,也只是看看。

去實習單位,捷運直達2元,公車8毛,要倒車,為了省這1.2元,大熱天倒來倒去。

課本能復印就不買,或者買一些二手書目。

這種生活持續到大二的尾巴,通過兼職、有償實習,我開始一點點攢錢,偶爾也有了一餐10元的「奢侈」。

只是,吃前算算賬的習慣性反映一直殘留到現在,偶爾提醒著我那曾經最窮的時光。

能吃到了最苦的,也就能享受最甜的。其實無所謂熬不熬,當時的情況就這樣,總不能去死?

怎麼渡過,無非是開源節流,一方面節約節約再節約,另一方面給自己多開拓點盈利的通路,多打幾份零工,接點活,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拉不下臉。

我大學時,有的同學寫論文不愛搜集資料,整理數據,做調查問卷,就付費讓其他同學代辦,這個時候,我就出來苦點就苦點唄,通通接單。

現在已經在北京定居了,偶爾也會奢侈一把,當然價格肯定不止10元啦…


患者病情已穩定:

高中的時候,我在寄宿學校,早晨吃一個包子,帶一個飯盒去食堂,舀兩塊錢的粥,到了中午大家都去食堂的時候,我接點熱水把稠了凍了的粥攪和一下,吃一半,晚上再把它們吃完。剛入冬還好,到了冬天,粥真的是凍住了,也實在餓,就不再這樣了。


Aorqu用戶高級廣告產品經理:

窮的時候怎麼熬過來?啥來錢都干啊。

1. 干過廚房幫工,削土豆一晚上。

2. 干過酒店清潔。

3. 干過收營員。

4. 替人寫過作業。


白羽:

我90後,甘肅農村的,我們縣城還是貧困縣吧。小時候我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父親外出打工,那個時候一年最多也就掙個一萬塊左右,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家的錢都是我阿公管。我阿么在我的記憶中一直都是卧病在床,所以我家的收入一直都是負責我阿么的醫葯費,我阿公也從來不給我媽媽錢。(我們是分開過的)
記憶中最困難的時候就是上國小了,一年級的時候家裡沒錢,甚至沒有買鉛筆的一毛錢,上課的時候寫作業,老師看我沒有鉛筆,讓我出去買,我出去回家,媽媽去地里了,我跑到鄰居家借了一毛錢,買了鉛筆,回到教室,借小刀,借不到,就用嘴咬,咬出鉛筆芯才能寫,有時候不小心咬過頭把筆芯咬斷了,一支鉛筆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後來我媽怕家裡沒錢,我們要用的時候沒辦法,養了幾只雞,我要什麼文具之類的,我媽就給我一個雞蛋,我拿著去小賣部換,一個雞蛋換個三毛錢的本子。
那個時候等農閑了,母親就去當小工,在工地上幹活,那個時候工價真的少,一天也就15塊錢,可是還是搶著做,我媽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勞累過度,現在弄的一身的病。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小時候我和三個姐姐都是村裡人人誇的好孩子,等放學了趕緊去地里幫母親幹活,或者去挖葯材,只為幫家裡分擔一點,13歲的時候幫家裡扛土豆累傷了腰,現在都不敢過度勞累。
小時候就沒有換的衣服,好在我發育快,國中就有了我媽的身高,那個時候就拿我媽的褲子和我姐穿過的衣服穿。有一次穿了母親側開逢的褲子,上廁所都被人笑。
等到初三的時候父親一年掙的錢也多了,阿么去世之後,家裡就減少了很大的一筆支出,後來兩個姐姐成家,工作,家裡也就開始有了余錢,慢慢開始好了起來。
非常感謝我的母親,她用她柔弱的肩膀,撐起了我們的世界。


小內褲的盡頭:

諸位,不要說我是富二代了。。你見過二代兜里就剩六百塊錢的?還有也不要說我強答跑題炫富了,不接受人身攻擊,這種評論一刪除二舉報,我這正經八本回答問題又不是跟你比慘,實話實說而已我犯得著特意為了你編個故事著折騰自己么,還有說我可以靠我男票的,我窮了跟能不能依靠我男票有毛關系!

以下正文

我覺得這幾天就是我長這么大最窮的時候

原因真的挺倒霉的,昨晚大概7點多跟我男票去江邊溜達,我從5點多就開始敷面膜化妝想穿什麼衣服什麼鞋搭什麼包包出去嘚瑟一圈,然後到了江邊,我拿出手機讓我男票給我拍幾張皂片,我男票說,你轉幾圈我抓拍,然後。。。我不造一腳踩到了個啥玩意,然後。。我沒摔,但是我包掉江里了(T_T)

按理來說晚上出去溜達我一般包里是不放卡和很多現金的,問題是昨晚我想著今天保潔的來家裡應該吧這個月的錢結了,正好兜里也沒多少現金了,就帶著我的卡去取了2000塊錢,然後你們就知道了。。新買的包包,tom ford口紅,愛馬仕內個玫瑰花道的香水,cpb的粉底,兩千三四現金還有我的銀行卡全特么掉江里了啊啊啊!!!
內個口紅色號可不好買了你造嘛!!!

然後吉林這邊江北的水速可特么快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拍照留念包就沒了(-᷅_-᷄)

絕對不是我編的,我現在就想的當破財免災了,因為當時我滑了一下,可能包不掉就是我掉下去了。。

要是有昨晚在吉林江北哈龍橋附近溜達的朋友看到一個穿藕粉色衣服8cm細跟的妹子跟個傻逼似的在對著江發呆那大概就是我了。。

評論區有個傻逼說我跑題是答案區的一股清流,問題是我特么才前天發生的事兒,然後現在就問我是怎麼熬過去的,你看不懂看不慣完全可以不看啊,非得留個言講一下這不找不自在呢么。

不過既然有人說了我就來補充下我準備怎麼熬過去,因為卡綁了支付寶所以第一時間把剩下的錢轉移到別的卡里,重新買了香水粉餅和口紅壓驚,然後第二天上山燒香去了,買完東西之後卡里生活費還剩一千多,給保潔500之後還剩600多(居然還有人說我炫富!我兜里就剩600塊錢這叫炫富?!)我媽下個月10號才給我錢,索性還好是沒有缺的東西了,如果不再倒霉一次的話還是能撐到的。。。(-᷅_-᷄)


雷光夏:

我覺得我有資格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先說說現在的狀態。在上海中環邊有一間自己的小窩,買了一輛Haval並上了外牌,雖然不是什麼大房子什麼豪車,但有房有車也是有點小激動。房子和車子在我看來是安全感的載體,也賦予我更多自由。

最艱難最窮的時候是我念高中,跟所有悲劇故事的套路一樣。我父親嗜賭成性,他原在一家國企工作,後來趕上買斷創業的時代,開起了飯店做個體戶。開始的年頭也賺了一些錢,但慢慢經營飯店就認識了各種江湖朋友,不知不覺開始陷入賭博的泥潭。賭博這種事真的是一發不可收拾,從他陷進去那一刻開始,我家就捲入了無盡的痛苦和漩渦。賭博,欠債,借錢,還債,吵架,倒帶,重來,再倒帶。我後來自己查了很多資料知道這是一種性格缺陷,賭博的人基因里有成癮性人格,一旦賭上了根本戒不掉。所以理性上我很難去恨我父親,但是我也無法再尊敬他愛他。

最後他欠下了200+萬的巨額債款,拍屁股跑人,長時間在外面躲債,後來知道有個專門的詞稱呼這類人叫「老哥」。他留下我母親,姐姐還有我守著家裡的房子,整天戰戰兢兢,面對追債的人上門。隔三差五就有人上門追債,良心好的只是過來訴苦,混蛋的晚上會扔磚把門窗玻璃敲碎。你們不能體會這種天天受到威脅的日子對精神摧殘和暴力有多大。這時候的經濟狀況已經墜入谷底,我念高中,姐姐念大學,全家的收入來源就只有母親在超市打工的2000+人民幣。晚飯很少有見葷,基本都是綠葉菜和雞蛋,沒錢買什麼新衣服,很早開始我的一件衣服就要穿兩三年,同學和朋友有的遊戲機和電腦我想都不敢想。記憶最深的是,我愛吃水果而水果又不便宜,母親只能每天在小區門口的雜貨鋪(對,不是水果店)買一些不是那麼新鮮的水果給我解饞。我依稀記得那水分流失,乾癟無味的蘆柑在嘴巴留下的寡淡味道,但那時已經是一種奢侈。

後面的故事省略一千字,就跟其他經歷了磨難而渴望努力向上的人一樣,我念了大學,自己打工,找工作,存錢,買房買車,找對象。

現在的我處於比較平靜的狀態,也許也是自童年以後前所未有的良好狀態。我不知道未來生活會走向哪個方向,會更好或是更壞,只是堅信人來到這個世界註定要經歷各種事情,我不後悔自己生在這樣的家庭有這樣的人生。人如果是來世界上走一遭經歷一些事情,我希望自己能始終懷著良好的心態上路。


冷夏:

國中快畢業,老媽說家裡沒錢供你了。所以中考後輟學,跟一個表哥賣保健品。
開始工作家裡只給了200塊錢,捨不得吃,不好意思跟家裡要,一個半月以後終於因為營養不良暈倒在員工宿舍。
回家後,國中老師又來家裡遊說上中專(高職備考)的事,國家補助,基本沒有學費。
因禍得福,回歸校園。
中專開始勤工儉學,在食堂幫忙打菜,中午和下午的最後一節課都是第一個飛奔到食堂。老師們拖堂的時候都會示意我先走,眼光里都是滿滿的理解、包容和善意……
中專宿舍還有個很可愛的女孩子送衣服給我穿……
一到假期我就去打工,去姑姑家的超市,或者去服裝廠。
這應該是最窮的時候了。
———————————
聯考後,報偏學校,只能上大專。心裡難受,又就業了。
工作期間,一個男同學不斷打電話勸解我不能放棄,可以辦助學貸款。後來,我真就聽了。
上了大學,忙碌於各種學生兼職。那時候給恆大城發傳單,在福瑞達疊面膜,在銀座賣鵪鶉蛋……
之後我用勵志獎學金在校外租了個小店,從洛口批發些衣服來賣。
不花家裡錢,這一段,我也挺窮的。
———————————-
實習結束後我離開了老師的公司,自己找了一家智慧產權公司做人資助理,試用期1200不管吃住,依舊堅持自己養活自己。
為此,我租了丁家莊200多一個月的房子。
關於房子的情況,我找到了當時寫的QQ日誌。


……
後來嘛~
秋天裡,有醉酒的鄰居用瓶子砸我房間門,我打了人生第一個110。
冬天裡,我如期長了嚴重的凍瘡。
這么輝煌的奮斗史不會只有這點挫折的。
同年,老媽做了個小手術,我傾盡所有,請假照顧她一個月。
嗯,這一段比較窮。
—————————–

這就是我的窮故事了。
感謝我的窮日子教我樂觀堅強。


雪寶寶寵物:

還在熬…每天如履薄冰。(寫給自己的備忘錄)
現在的我開著一個150平米的寵物店,盈利也有一些起色。馬上眾籌開第二家和第三家店。

從2009年開始我的人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2009年國中畢業考試考的不是很理想,進入不了夢想的重點中學。偶然的一個機會接觸到大學在當地招生的老師,16歲的我跳過高中三年就踏入了大學的校園(民辦大學)從那時候我耳邊永遠都環繞著贊同和反對的兩種聲音。這是因為這樣練就了我現在的性格。(所有的事情會分析的非常透徹,除了聽取建議大部分情況下都會按著自己的想法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走)
從進入大學的那一刻起我的價值觀開始改變,我的專業是金融。當時幼稚的我很希望學會炒股,做一個高智商的投機份子。夢想是美好的,事實是操場、卧室、圖書館、網咖徘徊了3年。
12年進入社會,懷著我要成為世界首富的心態處處碰壁,做過發單員、售樓員、醫療器械銷售員、文具店店員、房地產聯動經理、自己代理銷售過一個樓盤(以失敗告終)。信用卡從剛開始的授信額度3千一直到現在單卡授信額度5萬一直沒有還清過。最苦的時候在上海,一個月6千的工資,每天捷運上下班2個小時,月底窮到一天只吃幾個包子(上海認為性價比最高的也就是包子了)
現在的我看著員工,看著房租繳費日期,看著準備結婚的女朋友。每天如履薄冰不敢有一點點閃失,只能努力做到最好。所有的苦自己扛著,不過每天很充實。我肯定不是最苦的,而且我很幸運。所有在痛苦和困難中煎熬著的朋友,擺正姿態讓自己的生活每天比前一天好一點。
現在還背著幾萬的負債,但是日子一天比一天充實,情況也一天比一天的好。只要自己不放棄,知道自己想做什麼並用全力去做,我想結果都還是很好的。


嵇小善:

偶然聽一個朋友講的。

那時候,北京的捷運才兩塊錢。他剛到北京,夏天 ,又小又悶的出租房裡沒有空調。

窮啊,就買一張捷運票在捷運里坐著,環繞北京,圖個涼快。。

雖然聽他說完,覺得他不但窮還傻,但還是挺心疼他的。


匿名用戶:
歪個樓。

萬聖節,大家問我,為什麼不化妝。

我說還用畫么,我就是個窮鬼啊。


袁冬洋:

我始終相信我最窮的時候還沒出現,只有更窮,沒有最窮。


知其所以乎:

個人最窮的是二次考研,我們家裡兩個孩子,我哥沒上大學,其實命運很諷刺,在我們很小的時候有人算過命說我們兩個只有一個可以上大學,當時我們兩個還嗤之以鼻。我出身在山東,聯考600分也是二本,只能選擇省內學校,畢業後只能選擇考研,還是跨專業考研。二次考研選擇的是大連理工大學,初試成績不錯但復試滑鐵盧,因好學校的學生復試成績高導致最後被錄取了但與獎學金無緣,學費1萬。 家裡大哥還要結婚,自己不敢開口說學費的事,我記得我爸聽到學費後第一反應就是把電話掛掉了, 隨後告知第二天趕緊到濟南去打工。當時自己在飯店打工三個月賺錢4500,同時又借大學同學3000湊足了7500,剩下還得從家裡拿,當時感覺自己是個累贅,想過自殺,那種感覺現在還記得。
再後來因為沒能及時繳納學費,學校沒發錄取通知書,去大連火車票只能買全價接近300元, 還是17個小時的站票, 中間路過瀋陽。我記得出發前一天,我媽去支取了家裡最後一張那種老式的存摺,6000元現金,那時感覺6000元真他媽的厚,我抽了其中4000元後哭了,哭著告訴我媽:你等著這錢我到大連給你賺回來,從此不再花家一分錢。其實我根本不知道如何才能賺回來,就是覺得厚著臉皮也要說。
期間我還發過求包養的帖子,本人還算是比較帥氣的,因為我朋友說大連富婆多,當然帖子最後石沉大海了,據知包養這種都是熟人介紹的多。
因為買車票晚了,只有站票,因為我朋友的對象也是考得大連,一起出發的。在濟南站沒有票,在德州站才上車,檢票之後差點沒上去,太擠了,站了接近20小時,太煎熬了。剛到大連,有種感覺自己不屬於這個城市,辦理入學手續繳納了學費,飯卡費,買了生活用品後只剩900塊錢了。
也就是這900元讓我危機感重重,也就是從那以後我改變了人生軌跡。那時聽說大連家教好做,就開始瘋狂的找家教做,最多時一周七次家教,我記得大冬天晚上十點半坐23路回到學校東門,天下著雪,路上幾近沒有人,一路上我抱怨過老天的不公平,然後回到學校北門,東門到北門大概兩公里,中間可以倒車直接到北門,但為了省兩塊的公交費直接到東門下車。回到寢室,室友都說我瘋了,這么做家教,沒有辦法。
研究所最瘋狂一次就是做槍手,因為做家教認識家長,家長的親戚要找槍手考英語四極,還是在西安,報酬3000,包飛機和住宿,我當時沒怎麼考慮就答應了,後來我爸堅決反對,但為了那3000塊我還是去了,去了才知道,那家長靠前一直沒打通好考官關系,我是考前一分鐘進去的,其他考生都看我。考試很順利,過了,3000元到手。後來認識這些需要槍手的人,我介紹客戶,考英語,考各種專業課,這部分大概賺了有一萬多,最後因為有一名我介紹的人差點被考官抓到,便放棄了這個行當,開始有道德底線了。
那時因為考上研究所,有學弟學妹聯系我,問我有沒有考試資料,當時就萌生了賣考研資料的想法,這也成了我的主業,後來開淘寶店,找書店做代理商,找列印社列印發貨,從開始一年賺一萬到最後賺六萬,研究所兩年半賺了有16萬左右。
賺的這些錢繳納了學費,住宿費,自己的生活開支,我哥蓋房子我給了15000,我爸去世後我還了家裡接近5萬的負債。負債主要是因為我哥的房子和婚禮產生的。畢業的時候沒有負債,身上有5000塊去另外一個城市。最難受的時候是我爸去世,他是因為擔心家裡的負債和我以後的生活包括婚姻和買房子,他已經沒能力再去做到那些了,農村兩個兒子可想而知,他腦出血走的,但諷刺的是他走後,我的淘寶店爆發三個月賺了5萬,基本還清了債務。
大學和研究所沒有什麼愛情,最主要覺得自己不配,也有女生很認真的追過自己。
有時特別想念我爸,我跟我爸長得像,他是操心的命,走的時候也感覺好像是命運安排好的,我媽在我嫂家看孩子,我爸一個人在家,不敢回想那段記憶了,有些時候人生就是這樣,等一切都好了,有著至親就不在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