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问题描述:你最苦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 , , ,
Aorqu用户:
好,立个flag。
希望我有命来答这道题。


匿名用户:
最苦的时候?
童年的时候家庭美满,生活幸福。虽不能说是家财万贯,但是我家境尚可,父母可以满足我一切任性的要求,童年时可以轻易拥有同龄人所奢望的东西。
好日子维持到我十二岁,08年金融危机,母亲投资失败一夜之间家里不仅赔光了所有财产,而且负债十几万。父母离婚,父亲离开这个家,那时候国小六年级面对升学的问题,因为没有钱所以只能去一所很差的中学。
因为经济不景气,母亲失去了工作。我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母亲只能靠做些零工和亲戚接济勉强度日。身在某一线城市,周围同学普遍家境尚可。学校时不时以各种理由收钱,让这个本来捉襟见肘的家庭更加狼狈。
2009.12.25那天是圣诞节吧,毕生难忘的日子。学校要收十二月的饭钱是120元,母亲连这个钱都拿不出来,整个家里只剩下二十块钱,我们母女坐在地上抱头痛哭,真的是绝望啊。
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一个夜晚了,漫漫长夜,我和母亲在黑暗中抱头痛哭,绝望像恶心一样缠上我们,对未来只是畏惧,美好的愿景不会再有了。


Aorqu用户:
上班不开心刚离职,遇到老板没有良心,薪资是否可以给足都是一件没有保障的事情,周围的人没有三观相近志同道合的,亲人不支持现在的状态,朋友没有可以谈心的。这样的状态持续三四年了,自己都觉得悲观绝望了,看到这个话题下面的回答,有种小巫见大巫的震惊感,他们故事里人生里的张力,我该庆幸那个事态更糟的情况没有落到我头上。
在逆境里坚持的人值得敬佩,值得帮助,加油。
生活失衡是激发潜能的有效途径。
如果苦难不能毁灭你,那就一定可以成就你。


Winvi Tsui:

每次熬的时候总觉得是最苦,熬过来以后都不觉得苦了


我是小狗:

14年毕业到现在,一直过得都很苦。
大专不知道算不算大学,14年雕塑专业毕业,去画室代课,那时候学生还没有来集训,我住在职工宿舍,因为大学荒废了手艺,在画室算不上什么有水准的老师,每天晚上睡不着觉,第二天天没亮自己就醒过来,因为自己太逊色了,同宿舍的一个同事,年龄和我一样大,没读大学一直带着考前班,我两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在画室呆了一个多月就走了,被一个央美的前辈拉去做雕塑项目。

其实是去工地帮忙做小工,工地是在衡阳蒸湘区新建的红心美凯龙里面,做一面商业浮雕墙,项目做了二十多,每天风雨无阻,每天一百五十块钱,管吃住。
那天雨太大了,把路给淹了,我们铺着砖块一边走。
工地上做的是水泥雕塑,需要打钢筋,网铁丝网,最后在上水泥,整个项目下来只有四个人,有个广美的朋友的小脚被钢筋划了一道口子,晚上去打了破伤风。
完成了,浮雕墙四边贴的是瓷砖,是我和我的同事一块块搬上来的,我只有一百斤,那时候一次背了十二块砖,心好累。对了,工地那一周因为事故死了两个工人,,哎,出来赚钱真的不容易
后面又开始了长沙柏乐园的项目,这个项目开始的时候是在长沙最热的时候了,由于是游乐园,不像红心美凯龙那样在室内作业,我就开始和一些民工师傅顶着太阳干活
别问我做的是什么,我自己都忘了,这个项目的周期很短,我只拿到两千多块钱,干活期间民工加班是有工资的,我问了一下带我的朋友,让他问问老板我得加班工资怎么算?结果老板说,我和他们是一伙的,不给加班工资,我心头一凉。
后来还帮这个老板做了些木雕的打磨,由于说要等卖了钱再算账,我做了几天就走了,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在出租屋里我开始打游戏,偶尔画画,身上只有着为数不多的钱,但我真的不愿意再回去了,大概在屋子里打了两个月的游戏,十一月份,被同学叫去了雕塑工厂,干到了2015年的4月,我就彻底和雕塑拜拜了。
4月份的时候在株洲的方特做一个雕塑安装的项目,一个雕塑砸在我的右手的无名指的第三关节上,骨裂了。我知道我这雕塑是没法做了。
去年下半年来北京学习,已经工作了快一年,一切都慢慢好起来了。
大学毕业到现在,很多事情我都随着生活流。对于艺术我没有变节,我依然在努力的画画。


匿名用户:
是最近吧,心态有点崩了。

单身,23年,很稳定,没有人打破这个万年不变的规律。

工作,辞职了,很迷茫,不知道要找什么,面试了一些,没有我真正喜欢的,他们也对我不满意吧。

朋友,几个经常在联系的好友,偶尔会关心工作情况,偶尔唠唠嗑,他们工作的时候,我在找工作。

像现在这样,1点33分,手机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打开微博想看几个段子分散一下那些丧,好像没什么用,最后打开Aorqu靠那些一个个故事找到点慰藉。

生活上吧,找不到一个人可以毫无保留的倾诉,其实也是不想找,懒得去交代近况。工作上有一些同事偶尔找我聊天都被我三两句搪塞结束话题,害怕结束所以拒绝开始。

觉得自己挺糟糕的,23岁的人生没有一点点可以让自己真正发自内心骄傲的,孤僻冷淡,特立独行,沉默寡言,独来独往,孤独而绝望。

熬得下去吗?熬得下去吧,不熬还能怎么办,没有活得足够好的底气,也没有随便死一死的勇气,只能抬头大步向前走了!

听过一句话,有些人,光活着就已经用尽力气了,可也有些人,虽然不用花光力气活下去,可那份精神上的孤独伴随终生。


匿名用户:
儿子两岁,贫(他爹自己逍遥在外,我自己在家带孩子)病(干咳了一月有余,无法入睡,夜夜检视自己的生活)交加,准备离婚。回家问我妈:我要离婚,能否帮忙带孩子。我妈:离婚是你自己的事,孩子不会帮你带。
离婚时男方要孩子,我没有能力去争取(孩子幼小,优先考虑女方),同意,离婚。

我收拾孩子衣物的时候,知道了什么叫泪如雨下,什么叫肝肠寸断,心碎成齑粉……

我当时无力,可我始终没有放弃,一切节假日都给了儿子:妈妈爱你,永远不会离开你!
我知道我自己生活的目标,努力工作,积攒积累,终于在孩子上国中的时候,买房落户。
要带孩子的户口,必须改判抚养权。孩子十二岁,法院征求孩子的意愿,改判为我抚养。
现在,我跟儿子生活在一起。
经历了这么多,我们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爱生活,过好现在的每一天。


蒂登巴巴:

刚毕业那会儿,能力不够又坚持不想问家里要钱,月底发工资前一天,身上只剩一块五毛钱,纠结著拿这钱坐公交还是买晚饭,就这一块五毛钱紧紧拽在手里,最后选择买了两个馒头啃著走回家。
当时脑子里一遍遍的问自己,怎么就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第二天拿到工资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请自己吃了一顿二十四块钱的石锅拌饭,那味道我至今记得,也是那时候默默的咬牙发誓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的生活……
转眼三年过去了,朋友羡慕我拿着高薪开着自己买的车,去我想去的地方做我想做的事情,她们看不到的是我当初拽著那一块五毛钱所下的决心和这三年来把自己当成男人一样拚命的努力……
所以很多时候,别惧怕现在面临的困境,它带给你的或许比你想像的更多。
如今的我依旧在为了实现下一个目标而努力着,我知道这条路不会有尽头……


靖九:

认识个姑娘,痞痞的带点拽,性子一副神经大条没心没肺的,失恋那天晚上拽着我们几个姑娘去路边摊神采奕奕的烤串串,眼睛眨巴盯着老板娘刷酱,我们假装沉默著不做声,姑娘半途上要了一瓶啤酒,她胃癌刚手术完,给我们死活拦住了。临了结账了,抢过一瓶啤酒咕噜下肚,没能拦著,喝了就摔。我们扶着她走巷子,末了姑娘突然回头,带我去找他好不好,我们愣了愣,她没再说话,刚好凌晨12点,她蹲在巷口泪流不止。 同行的递了根烟,她摆了摆手,我要是抽烟就不是他眼里的好姑娘了。

嗯,姑娘是我,喜欢你的也是我,但我不后悔放手。

我明明才20岁,你却让我活得像30,你要我明白让我懂事让我理解让我不计较得失让我世故让我理智。


Aorqu用户:
现在过上了安定的生活,忘了自己原来的苦日子。
这是第一次在Aorqu上说我自己的故事。
出生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又是一个不受待见的姑娘,苦吗?
因为弟弟的身体先天性疾病,把所有的问题都怨到自己的头上,苦吗?
因为交不起学费,跪在妈妈面前求着,苦吗?
别人家孩子上学打雨伞,我上学批牛皮纸遮雨,苦吗?
别人家都有书包,我只是袋子装书,苦吗?
别人家孩子都有衣服穿,我每天穿校服,苦吗?
为了集体照和谐,去借舍友的衣服穿,苦吗?
大学一开始就被骗走几百块,苦吗?
大学一天打5份兼职,苦吗?

其实,过来了,也就那样。
妈妈爸爸转变思想,还是一样爱我。
有个活下去的信仰,有个想活的精彩的信仰,有个想走出去的信仰,那就很快就可以熬过去。
现在在一个大城市里,有爱我的老公,有我爱的家庭,很幸福。
有时候在想,工作拿不出那时候奋进的激情,是不是少了那一份苦。
的确,2017,居安思危。


匿名用户:

大学毕业后找了份工作,因为自己的某些失误需要赔一笔钱出去。
当时我冷汗直冒,觉得完了完了我根本拿不出来这么多钱啊,但还是佯装镇定说下周我把钱送过来。
给家里开不了口,给当时的男票也不敢说,当时有个和公司高层闹翻了的同事(说上级可能更合适)跟我同一天离职,他看我一个人坐在写字楼下面的花园里发呆,就过来坐了一会,对我吐槽了公司很多不好的地方,现在想不起来他说过什么了,但还是觉得他很有想法。他说完后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就开口问他借钱,他没说什么,用手机银行当场就给我转了一笔,那些钱对他可能不算什么,对我来说就。。。(程序员出身的人真的很善良……不存在看脸什么的,要是真的看脸可能他早捂著钱包跑了。)
紧接着没有工作也没有钱的我寄居在朋友那里(还好那时候咪蒙的致贱人还没广泛传播,哈哈,开玩笑的),房租水电都欠著,找不到工作的时候晚上出去给小朋友补课,还给小餐馆洗过碗,给超市促销什么什么的。总之就是给我点钱,除了身和肾之外的都能拿去卖了吧。
现在的小朋友其实很聪明的,有一次他妈妈当着他面给了我工资,他就感觉我是被他家雇来的,以后我批评他或者说他哪里做错了,他也会拿这个反驳我,现在想想都觉得生气,但是当时一点感觉也没有,满脑子都是怎么让他提高成绩涨工资。。。
小餐馆还是尽量少去吧,黑心老板比良心老板多,洗碗的抹布不知道为啥总有股尿骚味。。。
有次朋友不在,我不小心把钥匙锁在屋子里,又舍不得登记个酒店住,就用公交卡坐车到以前住的地方,那里有个网咖,我还有五十块钱会员在里面,就坐在网咖打了一会儿游戏,又看了一会儿越狱,很困但是正好是周五,通宵的人很多,一夜也没怎么睡好,第二天用网咖厕所的水洗了把脸又继续去超市做促销了。
这些廉价工作直到一个多月后我重新找到工作才停止,但周末还是继续去超市,给小朋友补课。
当时每天都感觉身体特别特别疲倦,也不会去想什么熬不熬的,精力都集中在如何还钱一个点上。相信我,如果你眼里只有这么一件事,苦不苦你也无暇顾及了。
现在想想,也没觉得这些经历能给我带来多大的帮助,还因为吃饭少干活多瘦了几斤,本来就平的胸越发如羚羊挂角,脸倒还是那么大一点没变。。。就连那个借给我钱的同事也在还完钱后互相删了,他说他新女友很喜欢吃醋,还是不要让她多心吧。


匿名用户:
目前正在经历人生中最长的失恋
我失去的不是万千人海中的某一个人 是我自己 准确地说 是我的皮肤
曾经与大学室友聊起彼此的第一印象 有人说觉得我皮肤超级好 虽然我不算天生白 但就是没有任何瑕疵 干净
从21岁的夏天开始长痘 直到现在快25了 每年反反复复 脸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喝了中药 看了西医 好像都找不到要害
每天醒来第一件事情是摸摸脸是不是又有新的痘痘冒出来 所有的心情都被这张脸控制
而我又有强迫症 一定要用粉刺针挤掉 每次整张脸被挤得鲜血淋漓 血和脓水混著流淌
垃圾桶里永远都是一堆沾满血迹的纸团

曾经有次忍不住挤了坨 忍着痛顶着一张红肿斑驳的脸去上班 被关切的同事问了一下 就心理防线崩溃 一个人跑去天台哭一哭 不敢太久怕耽误工作
整个人变得敏感脆弱 爸爸妈妈也因为我的痛苦而备受煎熬却毫无办法
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翻看曾经的照片 那个从来都不长痘 吃火锅吃油腻吃麻辣都不长痘的人是我吗 曾经的我可能想不到我会有这样一天吧
长逗
痘快四年了 似乎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能接受自己看到的自己
从小就特别爱美 虽然并不怎么好看
以前爱笑 现在整个人都阴沉沉地 怯弱自卑 不敢看人眼睛说话
最真实的情绪其实不是痛苦 而是焦虑
我每天都要问我自己一千遍一万遍 我什么时候才会痊愈
我想回到从前
果然现在过得不好的人都想回到从前吧

身边的人都说我是不是太在意了 也许是吧 我的外表 我一直都很在乎
我还没有谈恋爱 虽然我也向往 但我拒绝所有的社交 我害怕别人见到我 觉得我邋遢磕碜
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痛苦 但其实表达也是无用的 就算别人能切身体会 那又如何呢 对吧
所以我连倾诉的欲望都丧失了
有次我跟我妈视讯说我不想活了 隔着几千里我妈对着荧幕直淌泪
家里也不富裕 父母也都五十多了都还在外奔波 为了能给我买一套房子
我折磨自己他们应该更加痛苦吧
所以我跟自己发誓 无论如何我也不让他们再担心了 痛苦我要自己承受 要么变坚强 要么被打败那就让我默默地消亡成一片沙吧

看着朋友圈里状态 这个年纪 也许是人生最绚烂的时候 女孩子们越来越美 找到合适的人 晒出了结婚照 工作节节高升 真的很精彩 也真的很羡慕啊
感觉我的人生却一直在走下坡路 可这下坡路也走得好累好累
因为自我封闭 我的朋友越来越少 孤独是我的常态 也是目前最安全的状态
我总是一个人发呆 一个人散步 脑子里想的是 突然有一天醒来 脸上干净了 我能认得出我自己 那才是我啊
但现实却是 痘依然在长 不但没有痊愈 新痘长在旧痘上 每照一次镜子 心都像在无声的溃烂

郁郁寡欢 睡觉也变成了也别困难的事情 辗转到3 4店都无法睡着 一个人坐起来抓着头发哭 哭累了 睡着了
以前我真的不知道红楼梦里的林妹妹能够抑郁而死 我现在大概能明白了 因为我时常有种 我就快被这世界淘汰 走向消亡的感觉
以前我总觉得把情绪寄托在他人身上是幼稚的行为
但现在我只想为爸妈 为我仅剩的几个挚友而活 仅仅活着 活着而已

现在正在经历人生最痛苦的时候 并且还看不到尽头
当下的总是痛苦 过往的总是美好
我感谢爸爸妈妈 感谢朋友
答应自己好好活着 活得绝望一些 因为我曾经满怀希望 但却没等来阳光


匿名用户:

我爸爸在3个月后检查出癌症晚期,4个月不到就没了

2018/11/17

————————————————————————

我后妈把我们家所有钱拿走,车子房子都是她的名字,趁我爸和我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开走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去哪了,包括她妈妈,我爸四五天吃不下饭,睡觉靠安眠药,所有家产不到两千块钱。
现在还在每天到处找人,可笑的是我爸担心的是她的安全


匿名用户:
我硕士毕业回到内蒙老家工作啦,当一名大学老师,每天就是上上课,日子很清闲,二十六七岁的姑娘,打扮打扮是一个正妹 。
慢慢的,单位的一个男同事看上我了,我觉得他人很帅气,后来顺利成章的,我们在一起啦。
但是,男同事是大学部学历,是通过关系进入我们单位的,必须得考个研究所。所以他父母要求我们必须继续读书,否则不结婚。
就这样,他复习考研,我复习考博。
可是,第二年,我考上了北京的博士,他却分数线不够,没考上。我来到北京读书,等着他继续考来。
一年后,我们团聚了。我俩来到同一坐城市。我们结婚了。
我也有了宝宝,但他父母说应该等我们毕业后再要孩子,就这样在二十九岁那年,我人生的第一个孩子没有啦。在随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写论文准备毕业成为我的主旋律。等我快毕业的时候,我们因为两家庭的问题,总吵架,现在想起来都不记得具体吵什么了。
最后一年寒假,我实在不想吵架啦,就回娘家写完论文。在写完那一瞬间,我激动的叫起老公的名字,告诉他,我终于写完,可一回头发现,我在娘家。
本以为我们可以解决好,本以为他永远不会离开我,但是后来他在父母的鼓励下,终于和我离婚了,还记得他说:我妈说离了我也能找个好的,你就不行。
时间过得很快,四年过去了,我依然单著,那人结婚了,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我今年三十六岁了,在北京社科院工作,很多时候,我在想我难道就这么孤单一辈子了吗?
最近,觉得北京的环境和压力让我有种逃回内蒙的想法。
但是回去我这样的大龄该怎样面对生活,看着周围以前的同事都孩子那么大啦,我依旧单著~会不会更痛苦。
但是北京真心觉得累了,没有寄托和牵挂,对我来说是空城


小卷卷:

我最苦的时候是毕业之后的头3年,而我是通过前辈们不断指点新出路,通过自己不断地学习,现在工作稳定,收入也大幅提高,不能算是富有,但是不用为囊中羞涩而发愁。

大学的时候并没有好好学习自己的专业技能,导致毕业后找相关的工作被别人一问三不知,一个月面试了10家企业9家拒绝1家没过第二轮,当时真的很绝望。后来也不知道怎么搞的,面试了一家民企,他们想用比较低的薪资招一个软体测试,这个只要细心,并不需要太多硬技术,那时候我想尽快上岸,就答应了,1800的薪资,有一半都交给母亲了,剩下的就省点花吧。

进到公司才发现技术大牛太多了,别人在讨论技术的时候,我根本无法插话,职位又低,在公司就是毫无存在感的那种,天天就是上班下班过得毫无意义,别人拿着工资去挥霍的时候,我只能数数日子,看看剩余的还能花多久。

“这样下去不行!”,我时刻提醒自己,所以我就在吃午饭的时候,认真听他们都在聊什么技术,现在什么最火。原来,网际网路最火。通过不断打听,搜集了很多相关资讯:Java、JS、HTML等等,虽然那个时候都听不懂,但是都记下来了。

之后那一年,我买了很多相关书籍,晚上下班了和大牛一起加班,在他们休息的时候,我把我不懂的问题拿出来问他们,由于我的工作并不需要每时每刻上线,所以我会有闲暇时间调试自己的程序,那段日子真的很苦,周一到周五都是晚上10点回家,周六周日还要在家敲代码,不过所有的准备都是值得的。

还记得那是11年年中,公司要招一个初级网站工程师帮忙维护网站,我马上就报名了,公司的人事部门很惊奇,居然有人想内部调岗,不是不行,而是他们不知道原来我懂这个。面试之后,我终于获得了这个岗位,苦日子虽然还没完全过去,但应该差不多到头了。

获取第一份研发经验后,幸运的是遇上网际网路大潮,之后我就开始转战网际网路金融,虽然还是要加班,但是比起以前,少了一份迷茫。

我时常回想,如果我当初什么都不懂,还到处去玩,或者周末就懒在家,也许风口来了也无法把这石头吹上天,感谢自己的努力,感谢自己的汗水,感谢自己依旧相信自己是OK的。

所以,如果你也和我以前一样为职业前途迷茫,不妨问问身边的大佬,看看他们对什么最感兴趣,实在不行就去招聘网站看看什么职位最热门,他们的招聘条件你满足几条,自己要不要努力一下去匹配这些条件,最终你也会摆脱迷茫的日子的。


匿名用户:
母亲患癌,陪床中,母亲不认识字,辛苦瞒了半年,手欠在平板里给下载的一个电视剧,竟然有相同的场景,老太太换癌后没瞒住,崩溃的场景。妈在床头边化疗边看着电视剧,我在床尾心惊胆颤,不知道该怎么办。抬头,发现隔壁床新来的跟我母亲一样忍受同种病痛的女孩难受的靠在父亲肩膀,顿时静了下来。已经这样了,还能更糟糕吗?!
照片如有冒犯,见谅,我会删除,是你们给了我一点力量..


xiaomiki:

“Wait, just wait. ” 电影《the lake hause触不到的恋人 》台词,在最苦的时候选择等待,养精蓄锐。


陈业:

最苦的是刚毕业那会,天天写代码写到凌晨的日子。

还依稀记得2014年9月里,
有一天晚上下班,
拿着外卖匆匆往家赶,
走在昏黄的路灯下,
陪自己前行的只有自己的影子。

那天回家路上,
心里默默对自己说过的话:

吃过的苦都是为了将来能做一名执掌千军万马的将军。

…………………………

转眼已经三年了,
最近开始看项目管理方面的书,开始慢慢转向管理岗位,身边还有老人指导。

想起那时说过的话,有点感慨万千。


Artemis业钧:

我21岁,在美国7年的大壮汉,刚做完舌癌切除手术。人们说这么年轻经历这么大难不容易。我说其实大风大浪我都过来了,这个癌症其实都感觉没受多少苦。真正的苦都是来自于心里的,说出来很多人都不会信,但是我这个逗逼老好人话痨前两年重度抑郁症呢,当时我自己都不信。
我很幸运没受过啥大难,太幸福了。运气一直很好,家境一直在慢慢上升,连智商也让我学习不需要努力就自然而然上了好学校,最后出了国。出了国就更舒服了。然后就得了抑郁症。具体机制我就不在这里讲了吧,但是得普及一下抑郁症的一些常识:
抑郁症是个病,抑郁到症,或者说中度以上就是生理上也有病了-大脑serotonin啊neuronephrine水准失衡了,该服药得服药,水准恢复了才好治心。既然是个症,那么其实所思所想所说所为都是疾病在说在干,并不代表病人的心,所以大家要是感觉被冒犯了别take IT personally。既然是个症,那么得了抑郁症也不代表这个人就是“弱”。所以请不要鄙视或者可怜我们。既然是个症,那么就能治愈,请帮我们治好它变回健康人。
回到答题吧:
抑郁症其实并不是说我们老是抑郁。其实抑郁症之所以可怕是因为我们都麻木了。世界都是灰色的是什么意思呢?不是黑白,而是均匀的、无聊的死灰。我当时在想抑郁症既然存在那么合理在哪?(存在即为合理,自然选择没有淘汰)我觉得很大一个好处就是我不再怕死了。这也许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方式吧。因为难受而麻木,因为麻木而不怕死。我当时怀疑我的口腔溃疡是舌癌的时候心里不是害怕,而是很高兴我自学医能自己解了一个疑难杂症!(不知道是不幸还是万幸,第一个活检是FALSE negative,让我等到抑郁症治的差不多了才确诊positive)总之麻木二字其实是痛苦的极点了,你要是还没麻木说明你的身体认为你还能承受不需要麻木来保护。抑郁症大脑血清素之类的水准底下,意思就是大脑physically无法感知快乐。心理上还有cognitive distortion认知扭曲,也就是对任何事的认知扭曲到幻觉的程度。比如你说什么我都可能曲解为你看不起我讨厌我厌烦我。这些织成一只完美的大网,只凭自己不可能逃脱,甚至其他人不专业的伸手都会越帮越紧。(如果你身边有这样的人,请不要轻易插手,请首先帮忙寻找专业帮助。其实你们单纯的陪伴,be there,什么都不做,效果其实最好。)
接下来是重点,关于怎么“熬”过来的。我是在美国,当然条件好太多。但真的,“除了熬以外还有另一种选择,就是选择别人的帮助”。
首先接受专业的help,不要以为是懦弱是投降。其实敢于去敞开心扉接受帮助才是真正的勇敢,才是战斗的开始。一般人只是缩在平时建立的盔甲后面害怕受伤,浑身是伤还敢信任别人才是真正的勇敢和强大。
其次就是美国什么都可以寻求帮助,大陆我不知道怎样,但是努力去找肯定也有。抑郁症重了有很多“并发症”,学习跟不上了大学图书馆有免费tutor,考试前病情发作了可以拿医生条子补考和获得教室额外辅导,酗酒了有AA抽烟了吸毒了有rehab和各种support group匿名互助会。精神上迷失了去教堂和神父或者传教士聊聊。长胖了减肥也是有专业camp有support group。厌食了也是专业help和support group。结论就是“you dont have to do it alone你不需要孤军奋战”
All in all, 我最困难就是莫名抑郁症重度,在最后一刻找到了适合我的help(一对一心理治疗放弃了,道听途说找到半住院式group therapy),再加上其它方面大胆地去利用他人的help,就这么我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地,走出来了。并没有“熬”。
抑郁症这个东西,像我这样是通过“学习”它的本质,“使坏”的机制,来破解了这个“迷障”。这个方式走出来我其实算是个“better man”。一种说法是我这种“自然”(而不是人为)抑郁症患者,是不甘于那么容易就开心了。现在想通了,那么也是一种境界了。这么说不知道能不能给予一些安慰和对未来的期望。别的不说,我经历过抑郁症,癌症都无法动摇我的心了。
好了,就这么多吧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