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信仰嗎?你的信仰是什麼?

問題描述:家人、宗教、某種價值觀,你的信仰是什麼?
, , , ,
Lillian:

一次在從北京去平遙的動車上聽一個大媽吹牛,講發生在她自己身上的鬼怪見聞。正聽得津津有味,突然大媽問我,「小姑娘,你信佛嗎?」
我幾乎是條件反射地脫口而出:「我不信佛,我信仰共產黨。」
當時大家都震驚了。
包括我。


Aorqu用戶:


Aorqu用戶:
我信仰美食。
我每天做三次大禮拜:早上禮拜麵條、荷包蛋、包子、粥或煎餅果子;中午和晚上禮拜穀物、蔬菜、肉食、豆製品、蛋;其餘的時間我禮拜水果、堅果、乾果、茶葉。我禮拜動物的肉、皮、骨、內臟。我禮拜植物的根、莖、葉、花、果實、種子。我禮拜糖、鹽、油、醬、辣椒、酵母。我在夏天禮拜綠豆湯,在冬天禮拜火鍋。我在祖宗面前禮拜豬頭。我和朋友一起禮拜烤肉和烤腸。我的信仰來自我的祖先,來自半坡和河姆渡,來自九鼎之食的周天子,來自一萬年前、五千年前、一千年前、一百年前和過去的每一天。誰要干涉我禮拜某種我信仰的表現形式——例如豬肉或其他——我會為我的信仰盡力抗爭。
關於吃的、做吃的及其他生活的零零碎碎可以來這里問我:

http://fd.zaih.com/tutor/588086823?utm_medium=588086823&zhuge_referrer=http://588086823 (二維碼自動識別)


Aorqu用戶:
是時候再上一遍這圖了。。。


Aorqu用戶:
信仰?

信仰往往能夠拯救陷於困境中的人,使其復生,使其堅定,使其不恐懼。那我有信仰嗎?為此我曾踏上尋找的路途。

2014年暑期,獨自一人踏上了尋找信仰的旅途,在拉薩呆了一個禮拜,行走於拉薩的每一個角落,從布達拉宮徒步到色拉寺,在小昭寺,大昭寺的街頭巷尾駐足停靠,看凌晨5點的藏族同胞搖轉著轉經筒,看虔誠的藏民一遍一遍不厭其煩的做朝拜,當我的雙手也跟著他們一起觸碰過巨大的旋轉著的轉經筒的時候,當我看著布宮內部僧人念念不絕,每一個經過的藏民都念誦著經文的時候,我從這中間感受到一種巨大的恐懼。這並不是我的信仰。這樣的信仰使得藏族同胞內心清凈,但也從某種層度上扼殺了他們對於外界的嚮往,巨大的習慣產生的信仰另人失智。最後我沒有找到這樣的信仰,只得到一個自己的結論,宗教式信仰使人強大,也使人愚蠢,而這不是我的信仰。

2015年1月,與同學在合肥遊玩,第一次經過一家基督教教堂,好奇心的驅使使得我進入其中,並與其中一名教堂管理交流,(一位中年阿姨),她講耶穌給她一切,能夠解決一切問題,給人帶來心靈的純凈,我用唯物主義的觀點,用科學的力量來辯駁,提出自己的觀點,宗教的優點在於能夠使人發現心靈的真善美,但要解決問題還要靠自己去做,而強大本身是源於自己內心的強大,而不是寄託於神靈。在我們交流的過程中,來了一位中年婦女,她因為法務案件的問題來禱告,還招呼我在天涯論壇關注她發的帖子,(時間過了半年,記不太清具體的事情是什麼,模糊記得是某種官司纏身,婦人自己是受害者),幾位中年阿姨圍在一起用一種我聽不懂的語言在禱告,而與我交流的這位阿姨也一直跟那位大媽講,你去跟神講,神會幫助你的。之後又跟這位阿姨交流一番,便離開了。看來我缺乏基督教的緣分,成不了基督徒,當時想的是能不能說服這個阿姨轉入唯物主義,現在想想真是too young。

所以對於宗教式信仰的態度是,能夠帶給人內心的某種安寧,但並不是我自己嚮往的信仰。

——————————————————————————————————————————–

以前我覺得我的信仰是自由,公平與正義,是一種堅持,能夠令人堅定。但當我陷入恐懼的時候,我發現它們並不能拯救於我,亦不能使我逃脫命運的圍剿,也不能使我尋找到存在的意義,追尋強大本身成為了一種空泛的追求,很難帶來力量。而每每能拯救自己的,是心中另一個自己,他有底線,有原則,有自己的正義與公平,並不完全符合社會的道德標准,他很理智,很冷酷,有一點小偏執,但他知道怎麼做是正確的,對自己好的,能夠不傷害別人,保全自己。

現在的我認為,信仰本身並不一定是宗教的,也不是拯救人的,如果她能使得你堅持,使得你勇敢,就能成為信仰。

信仰也許是復雜的,講不清楚的,但我想到另一種信仰的表現形式,愛。汶川大地震的時候,巨大的房屋倒塌下來,為孩子撐起生命之橋的那一對夫妻,在危險時刻,保護民眾的消防隊員,這都是某種信仰。一份愛,一個國家,都是信仰。

2013年暑期,我們22名車協遠征隊員出發了,懷著做公益的心,一路上櫛風沐雨。這中間產生的對於一個團隊的認可,對於每個隊員的珍惜,以及在今後以車協人自居的驕傲,也是一種信仰。

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至少要有一個人想要去保護,有一件東西一個準則想要去守護,而這使得一個人忘記了痛苦,忘記了悲傷,勇敢的去努力,去前進,這也許就是信仰。

完。


坂田銀時:

題主你好

牛人羅素曾經說過:我不會為我的信仰而死,因為我的信仰有可能是錯的。

實際上我的信仰不涉及宗教,幾乎時刻都在隨著我的視野、世界觀變化。

我信仰快樂,每天都要給自己一些快樂的理由;我信仰奮斗,每天都鼓幹勁;我信仰自由,會尊重父母之命但不會盲從。

我相信心底里存著對美好的嚮往是我所有信仰的總合。


藝文少女:

共產主義……講真。


念不好經的小和尚:


Aorqu用戶:
In Sony We Trust


Aorqu用戶:
共產主義,真的。

你以為我名字後的一句話描述是亂講?


wuweilxl:

我信對錯。

大多數人連對錯都分不清楚。

我的老師在課堂上對我們說:

「我是某省的學術帶頭人,某大附一心內的主任,你們誰見過醫院大內的主任給學生代課的?完全不符合經濟規律嘛。今天下午我推掉了兩台介入手術,少賺了四萬元錢,來給大家講課,來賺這五百元的課時費,希望大家能認真聽我講課,尊重我的決定,讓我的勞動有價值。」

「我一點點都不避諱,我的老師就是我親手治死,我一直都當成肺結核治療,在他逝去前半年,我才想起鑒別診斷,最後的結果是肺癌,已經轉移。我的老師死的時候干最後一件事情,就是立下遺囑,其中有一句話是:不容許家屬起訴我,是他(患者)沒有教好我。假如當時家屬一鬧,我的前途就全都完了。那個時候民風淳樸,患者家屬的維權意識還不高,假如你們今天遇上這樣的事情,70萬你都脫不了身。」

「在美國醫學分為臨床和基礎醫學生,只有臨床的醫學博士畢業以後取得行醫執照才能給人看病,而我們國家有個赤腳醫生的政策,大學部是四年,還居然有兩年的專科,有多少患者被我們活活治死,這些體制內的醫生心裡都是非常清楚地。於是你們這些基礎醫學生,一畢業就拿起了手術刀,開始在手術台上學解剖學,學醫學,說句真話你們學到的知識,在美國當獸醫都不行。你們當主任的時候,掐指一算,正好是我退休的時候,想到這,我的後背就涼颼颼的,細思恐極。「

」我給大家講這的些知識,大家考完試以後就會把講義和課本扔到門背後,這一輩子都不會拾起,因為這就是中國人的實用主義,學習不過就是一塊敲門磚。我要說的是,當有一天你們走向社會,手裡掌握社會資源,在做出價值判斷的時候,一定要懂,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Boyiers Zangus:

蛤蛤。


Aorqu用戶:
RPG神教!!!!

—–

大慈大悲曉美焰菩薩,

行萬般無敵萌相多時,

照見姬友皆宮,

爆一切苦逼.

火箭筒,

藝即是炸,炸即是藝,藝不異炸,炸不異藝.

執手榴彈者,亦復如是.

RPG,是單兵王道.(單機遊戲?)

不炸不滅,不炸不凈,不炸不行.

是故空中無機,無航母行船,

無自走炮坦克車,無辦執照未觸法.

無萌界乃​​至無限萌界,

無不炸,

亦無不炸盡.

乃至無不勝,

亦無不勝盡.

無苦戰滅團,

無爆亦無得,

以炸所得故.

手提導彈,

依搭載戰術核顯卡故,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全部炸掉.

三世諸界,

依藝術就是爆炸故,

得轟爆多炸三法三原則.

故知軍火萌物男女,

是大萌物!

是大萌神物!!

是無上萌物!!!

是無等萌物!!!!

能萌一切苦,

真的假不了.

故說軍火美少女少男多萌,

即說萌曰: 粉萌! 粉萌! 爆炸粉萌! 爆炸物粉萌!! 菩提R.P.G.

如是我聞,

有羅賓漢在約克郡說法,

彼有大能,渡一切射手.

如是我聞,

有那須與一在壇之埔說法,

彼有大智,渡一切炮手.

如是我聞,

有周文王在西岐山說法,

彼有百子,渡一切天閹.

閱讀更多: http://zh.moegirl.org/RPG%E7%A5%9E%E6%95%99#ixzz3IrRh14cs
本文引自萌娘百科 遵守CC BY-NC-SA 3.0


大老遠:

共產主義。
我很認真。


Aorqu用戶:
作為無神論者,我不信任何宗教。

馬文.梅耶所著《史懷哲、敬畏生命與世界宗教》提到:
史懷哲「敬畏生命」的生態倫理學認為一切生命不僅有價值,而且是神聖的。他把這看成是邏輯和思想的必然結果。他強調人類與其他各種生命形式之間休戚與共的關系,他所遵循的「不傷害生命」或「善待其他生命」等基本原則,與世界上其他宗教和文化的根本信念是一致的,如基督教、印度教、佛教、儒家和道家等,盡管倫理上稍有不同。

結合自身的一些心得體會,我覺得世間所有的宗教核心價值都在於教人們「相互尊重」,表達對生命的敬畏。而教會教義教規等形式作為載體,在傳承與傳播著它的內容。當人們把形式看得比內容重要的時候,就是本末倒置,褻瀆生命甚至戕害生命,完全背離信仰的本意。

所以,我不需要信仰宗教,我心懷對生命的敬畏足以。

愛是一種信仰,張信哲唱道。對此,我深信不疑。因為愛是敬畏生命的一種升華的情感。


楊愛紅:

多鉚蒸剛,炮塔至大!
億萬星辰,億萬炮塔!
多鉚蒸剛,炮塔至上!
億萬炮塔,億萬榮光!

這是我所有信仰的起點——多炮塔聖教。

對多炮塔聖教的信仰者而言,有一個問題終究是要面對的:如何才能讓多炮塔的榮光重新普照這個世界?

顯然,只在大氣層內轉圈的人類沒有動力、更沒有能力重建多炮塔的地上天國。
多炮塔的未來,屬於星辰大海。

我曾一度寄希望於某個帝國的崛起或者某兩個帝國的對抗,於是我成為了一名狂熱的民族主義者&帝國主義者。

經過一系列打臉,我終於意識到,帝國只是表象、只是資本統治的工具——無論帝國掛上什麼樣的名字,它或它們那裡都沒有多炮塔的未來;不但沒有多炮塔的未來,甚至很可能根本就沒有未來。

沒有人類的解放,就沒有多炮塔的復興。

全世界多炮塔,聯合起來!


三杠大隊長:

尊重老人的經驗總是有好處的


空性:

謝謝邀請。
以前,我是無神論者,現在我依然是無神論者,與之前不同的地方在於,如今我有信仰。
我信仰什麼呢?
我信仰佛、信仰道、信仰真理、信仰天地自然的法則。

什麼是天地自然的法則?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就是自然的法則。但這僅僅只是自然法則的一部分,我的信仰不僅僅只有這些。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每當我們在心中對他人升起憤怒、憎恨、厭惡的反應時,當下我們就在傷害著自己,就如天空中飄來了灰塵,空氣很渾濁,當空氣變得清晰時,灰塵去哪裡了呢?落在了地上。久而久之,灰塵越來越多,這個屋子也越來越臟!

我們的心也是如此,當憤怒來臨時,心就會變得躁動不安, 就會失去理智,就如渾濁了的空氣,憤怒消失後,去了哪裡呢?只是被壓抑下去,積存於心中罷了,下一次風暴來臨時,會連帶著之前積攢了很久的灰塵,再次飛揚,就像我們看到一件事或人,不斷的犯錯,我們會越來越憤怒一樣!

每當我心中升起憤怒、憎恨、厭惡、激情、渴愛,當下我就在傷害著我自己。
出於對自己的愛惜,我收攝、保護著自己的心,並且以此為信仰。


白灼:

42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