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當時我就懵逼了」的經歷?

問題描述:相信很多人都有過當時就懵逼的經歷,那麼,你有哪些因為對方的神回復或者各種奇葩的行為而懵逼的經歷呢?
, , , ,
興趣使然千里冰封:

任何非技術人員在和我討論技術問題時我都是極其崩潰的。。

for instance…
這里引用我之前一個回答的內容,完整版請點擊 estion/33041708/answer/106529298?f3fb8ead20=67ebe1bd8e4a63f17a42572e40afaac7

冰封同學,怎麼把網頁放在服務器裡面啊?
吐槽:這叫部署。

冰封同學,你就不要裝逼了,像Android Studio這種高大上的軟體連我都不會用,你就別指望他們會用了。
吐槽:要是你會用,我也不會走人了。

冰封同學,這個嘀嘀打車和美拍的API都是現成的,我都幫你下載好了,你把這些功能集成到App裡面應該是很簡單的事啊?
吐槽:幫我下載好了,真是辛苦你了。至於用國產API我其實很驚恐,曾經有二維碼編譯報錯調試一整天的經歷。

冰封同學,蘋果手機面向的是高端用戶,而且蘋果也有很多很多應用市場,不僅僅有App Store,還有快用等等,這么多市場要上架,想想真是麻煩,安卓那邊我不是很了解,不過應該沒有蘋果這么復雜,冰封同學想必你應該很了解吧?
吐槽:對,蘋果的應用市場很多,對,安卓沒幾個應用市場。我這個搞機的都裝著兩個,一個酷安一個Google Play。。

還有很多。。

母:
兒子,不要長時間看電腦,輻射嚴重,你遲早要瞎的!

兒子,Wif輻射那麼嚇人,我們買個小功率的吧!
吐槽:不就是不想讓我編程嗎,我拿手機寫碼push然後PC編譯運行不就行了嗎。。

父:
我遲早會給你一個交代。
吐槽:遲早指的一輩子完了之後。

等你高中畢業了我給你買最好的服務器。
吐槽:老爸你知道天河一號嗎?

隔壁班文科妹子:
Tesla同學,Kindle必須註冊亞馬遜賬號嗎?那好麻煩啊。。。需不需要支付寶什麼的。。。
吐槽:自己註冊一個試試不就行了。。。

網上看到的國小生:
我至少會四門語言!(指編程語言
吐槽:這樣的人很少?

我用Ruby寫遊戲!
吐槽:用Java寫都已經是罪過了,Rails哭瞎在廁所。

java.exe閃退!
吐槽:我的也閃退。

約。


BBKinG:

年前搬家,邊想著改稿子,邊在家打包東西,順手把外套一起裝進去了,搬家公司大兄弟手腳也真麻利,裝上車就走了,我穿著個單衣走出樓門口,看著雪花,懵逼了!


Aorqu用戶:
放假前導員在群里說要查寢室,我本來想發這張圖
結果手一抖,發成了這張
我當時就懵了。
求導員的心理陰影面積。


德德:

朋友圈來的


匿名用戶:
記者:我們在街頭隨機採訪一下,請問你能背得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嗎?

大媽甲: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大爺乙: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大叔丙: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大嬸丁: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信、友善

採訪結束,大家可以看到我們xx市基本上人人都能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牢記於心~~

我聽著廣播,感覺智商被侮辱,耳朵被強奸!你特么在逗我,確定不是找的黨員扮得托???


費蘭克:

啪啪啪打了自己的臉。


一色:

買了昨天的票要上今天的車。。

今天我又懵逼了,在車站取票的時候,有一哥們在前面取票,列印了半天沒出來他就放棄了。
然後輪到我取票,哎呀,怎麼這個列印鍵是不靈了嗎?我也重複了前面哥們的姿勢,按了幾遍。
終於,票列印出來了。
結果。。。是前面哥們的那張票,哎,哥們你人呢?
卧槽,你排我前面我記不住你臉長啥樣啊!!!!!
沒辦法,我只能等他,看誰都像那哥們,可是誰都不是。
那票我放服務台了,哥們祝你好運了!另外,希望我沒有好心辦壞事。。。。。


Double-L:

————————高能預警————————————————

千言萬語比不上一張讓你懵逼的圖

來自我的朋友圈


Aorqu用戶:
中考語文,考試結束和同學一起騎車回家,聊起考試內容,我說作文的擴寫不是很容易啊!他當時蒙了,問我:「什麼擴寫?」他根本沒審題,直接看到題目直接寫了……
覺得當時不該和他討論,影響他之後的考試。


坦克手貝塔:

就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我一長沙生意合作夥伴結婚(二婚),因為照顧我生意比較多,所以即使在外地,我也得飛過去把這份子錢隨上。
結果一看新娘我當時就懵逼了,我在SH招待客戶夜總會點過的妹子(因為長相比較極品,所以不可能記錯,而且肩頭那有個指甲大小的葫蘆形狀暗紅胎記,婚紗是露肩款式也是遮不住的)。她倒是不記得我了(廢話,客人那麼多怎麼可能記住我)。
所以我就這么一臉懵逼的把這頓婚宴吃完了,考慮一下還是不跟我客戶提這茬好。


徐單狗:

國小時候的事了,國小時候隔壁班一個藍孩紙。那時候中午午休結束,鈴聲一響,我就和我的小夥伴們邁著歡快的步伐,拿著我們的籃球就往操場去。
球打到一半,發現這個美膩的藍孩紙手上拿著張紙,孤身出現在操場上,現在回想起,那身姿是何等的偉岸!何等的孤傲!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只見他臀部微翹,雙手扶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脫下褲子……
噗噗噗噗噗!!!!
沒錯,他在操場上拉了坨屎!

你以為這就完了?

naive!

你忘了他手上還有張紙!!!

沒錯,他用紙把屎包起來
然後跑向了老師的 辦!公!室!

看著他那慷慨就義的背影,讓我不禁想起了董存瑞捨身炸碉堡!

而我和我的小夥伴們在則風中凌亂……

然後呢?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聽說辦公室一片狼藉,辣個藍孩紙屍骨無存。

現在我和我的小夥伴們回想起來,都不禁感慨
這孩子,
真tm是條漢子!

看完點個贊唄☜(゚ヮ゚☜)


俗人一個:

我也寫個辭職的吧。我之前在一央企做HR,想辭職,我老大是個其實一直有創業情節的人。
——————————————分割線——————————————————————————
我心軟,糾結好久不想說的太直接,想了幾天老大留我怎麼辦,就想了很久說了個很含糊的理由,跟我老大說:我父親身體不好,要回家看看(這是真的)。我老大楞了一下,沉吟片刻問:你家是不是有個小企業?我懵逼片刻,說有啊,一個小作坊而已。老大萬分興奮:原來是回去接班啊,來來,講講是什麼產業的。。。。然後和我聊了兩個小時創業心得、產業發展和融資技巧。。。最後鼓勵我好好搞把企業掛上新三板。。。。
我當時覺得路線有點偏,想給自己留個後路,就說:我其實也就回家看看,說不定過完年再回來。老大一臉不爽:怎麼,不想辭職了?千萬別回來,老實在家獃著。我只好一臉鬱悶的離開。

更高潮是當時下班了,第二天想和上級領導聊聊,領導們一見我:哈哈,小夥子有前途,回家接班大企業啊!不出一天,消息越來越偏,聽說已經有下屬公司同事打聽我是不是神秘西北富二代。。。。(也沒姑娘這時候勾搭我)

整個過程無人挽留,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完全懵逼了。。。。


大斌子:

兩次,都是因為一個原因~

第一次,跟媳婦坐飛機。上飛機之前買了個充氣頭枕,為了是上飛機的時候睡覺舒服點。由於去程的時候哥們我鼓著腮幫子把那個頭枕吹的那叫一個鼓,導致體驗非常不好,所以回程的時候就吹了半氣,軟軟的很舒服。上了飛機後我倆順利進入夢鄉~飛到一半,被媳婦推醒,氣急敗壞的對我說,你有病吧!為啥又把頭枕吹鼓了?!我說我沒有啊~然後我倆一臉懵逼的忐忑的想,是哪個「好心人」給我們把頭枕吹鼓了,邊想邊起雞皮疙瘩~

第二次,自駕去青海,四個小夥伴唱著青藏高原一路開車奔馳在青海湖畔、祁連山脈~當我們唱著歌翻過一個海拔三千多米的埡口時,車後面連續發出兩聲極大的爆破聲,bangbang的~剛開始以為車胎爆了,給我們嚇壞了。後來檢查發現車胎沒事,是從北京帶的獨立包裝的肉鬆餅脹破袋子了。處女座媳婦立馬進行檢查,發現並沒有過期~擦,四個人全部懵逼~

看到這大家明白了吧~原因是氣壓!氣壓!氣壓!
這兩次是我切身感受到了氣壓~我對不起我的物理老師,當初不應該只貪戀您的美貌而沒好好聽課,導致我現在只能說我的物理是體育老師教的~
我好像又對不起體育老師了←_←


Aorqu用戶:
我還以為…我永遠沒有回答這個問題的可能性…然而…朋友們…就在剛才…我出於手欠…在室內…玩了個…摔炮…距離摔點太近…所以我…現在感覺…整個耳朵都是…燃燒的…像是被空氣堵住了…腦袋裡…已經嗡嗡五分鐘了…當時我就…懵逼了…


南理小明明:

檢票口,檢票員將我攔下。
檢票員:佔住我,你的包里放的是什麼?
我:你可知我是誰?
檢票員:不管你是誰,你的包我們都是檢查的。
我:站在你面前的是小小家族的南理明,不屈者,新生群群主,諸多群的管理員和群主的好朋友,理工大的學生,說說編輯者喝Aorqu玩家。
檢票員:


權俞利:


我有一個熱愛動漫的朋友,她告訴我這是女僕裝。。。。

然後,,,,我就感覺,,,,,–1秒。。。。


兔美君:

坐標泰國曼谷

晚上和一個紐約小哥一起坐下來喝了杯考費,喝完就隨處逛盪、聊天,看著街頭穿比基尼 的泰國女人or男人。

路過一家club,紐約人說我們進去喝點東西跳個舞吧,我說好吧,於是乎進去……
一臉蒙逼,十幾個裸女握著鋼管扭動身體,不穿內褲不穿胸罩,一下子沒反應過來還以為進了女澡堂子,真的當時我就蒙逼了!大概幾十個男人在裡面就那樣直勾勾的看著檯子上的扭動的裸女,那些女的光溜溜的一根陰毛都沒……服務員送酒在過道來來回回走,我往後退了一下差點跌到身後坐著的一個男人懷里,而那個男的大概是比較有錢,摟著一個裸女在我面前光明正大地搓著她的乳頭,扭頭看到另外一頭一個女的大張著雙腿男的手在裡面不停摸……

啊啊啊 ……看得我頭皮發麻,從來沒見過這大場面啊……那個紐約人顯得也很不自在說我們快走吧,於是我們趕緊逃出來了,外面依舊是原來的樣子,小販販賣著紀念品,流浪漢窩在地上等錢,小貓一樣大小的老鼠在下水道口附近流竄,而裡面一群裸女歌舞昇平,人們在裡面淫靡亂性……而這兩個世界緊緊挨著,僅隔著一道門……


匿名用戶:
去廈門的快艇上,我坐在窗邊。
小蘿莉睜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看著我,我轉頭沖她笑,心都化了。
過一會小蘿莉說:「你擋到我看飛機了。」(Head Shot! )
蘿莉媽呵斥:「不要打擾叔叔!」(Double Kill!)


蘑菇不是草君:

咳咳!首先,我真的不是黑大深圳的人民,也不是黑老人家,但是,那瞬間我真的懵逼了…
學長從國外回來,嗯哼,第一次來深圳。於是我去接他,搭捷運。
給他買好了捷運票
刷票,開閘…
「讓讓,讓讓,小姑娘,麻煩讓讓…」
身後突然沖過來一個老人家,然後我潛意識禮貌地往旁邊一站…
………………………………
…………………………………………….
250秒過去了,我手上拿著捷運票…………….
……………………………………………………………………….
「為什麼不過去?」
「只能刷一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