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當時我就懵逼了」的經歷?

問題描述:相信很多人都有過當時就懵逼的經歷,那麼,你有哪些因為對方的神回復或者各種奇葩的行為而懵逼的經歷呢?
, , , ,
匿名用戶:
註:關於推送,你們真的想太多了啊,我都不知道這么個東西怎麼可能會去搜,是淘寶眾籌翻到的。(翻白眼)

——————————以下為正文

一直喜歡大叔的我,在剛念大一的時候,喜歡上一個29歲的大叔(未婚),後來兩個人在一起了一段時間。由於我年紀小,他也一直非常尊重我,兩人最多就是牽牽手一起吃飯,保持著純純的戀愛關系。

期間有一次,他帶我去他家,給我做飯吃,然後參觀他家。參觀到卧室時,我發現了一個白色的,一端有一個球的東西,好像是用來捶背的呢。

「哇這什麼 好可愛啊哈哈來我給你捶捶( 。ớ ₃ờ) 」

他很自然的接過去,「啊…不用啊我給你錘吧這個還可以震動的,來給你按摩下肩。」

我:「斯闊一!不錯嘛好舒服啊你真會買東西啊這個很貴吧( ・᷄ ᵌ・᷅ )」

「啊不會啊 很便宜的也給你買一個吧啊哈哈。」

當然後來不了了之啦,因為我們和平分手了。

…………

很多年以後的2016年夏天,我在某寶上閑逛著,突然一個熟悉的物品熟悉的形狀映入我的眼簾。

哦。

(你們推理能力不夠啊,他前女友用過的,想想當時還久久把玩贊嘆不已………唔,厲害了我的哥)


寫不好代碼的真累:

一國中女同學在浙江念大學,很久沒有聯系過,大二寒假回家班聚,聊了一回,她說想去西藏旅行,但是一直找不到旅友~

大學一哥們也很喜歡旅遊,一直叫囂想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當時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來了句:我大學一哥們也想去啊,要不你倆看看能不能一起去~她欣然答應,把哥們聯系方式給了她~

大二下學期有一天在調bug,哥們忽然打電話神秘兮兮的說要請我吃飯~等我騎著破舊的單車,來到食堂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崩塌了~

因為大學哥們和國中女同學手挽著手站在面前,樣子好生恩愛~

這就完了?too young!

。。。。。。

。。。。

大二暑假這倆貨騎行去實現了彼此的願望~大四畢業了,這倆一起去了香港~

昨天凌晨這倆二貨在朋友圈秀了見爹媽的狀態~還說以後生孩子要找個乾爸~關鍵是

。。。
。。。

。。。。

這倆貨還一起@了調bug和大作業要死的我~

(別同情我233333,點贊啊啊啊啊啊啊~)


其名蘇雨樓:

猶記一天清晨。
那時妹妹三歲。

我作為一個有責任心的好哥哥,屁顛屁顛的去叫妹妹起床。
「乖~起床啦! 」
「起床咯~起來有好吃的給你! 」
「快看,你最喜歡的動畫片開始了! 」
「……」
在我使盡渾身解數之後,妹妹終於醒了。
半睜著眼從床上坐了起來,看這搖晃的身體,隨時有倒下重睡的危險。我不由得收緊了心。
「哥哥,你過來一下。」妹妹用手指一勾,說道。
我心裡樂開了花,我的小公舉一定是想以一個飽含深情的吻作為一天的開始。
我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

啪!——
一 個清脆的巴掌扇在了我的臉上。
那麼的果斷有力,令我措不及防。
我當時真的是一臉懵逼,
還來不及理清頭緒,小公舉突然驚喜的睜大了眼睛,開心的笑了起來,
說了一句令我永生難忘的話:
「哥哥,昨天我夢到自己打了你一個耳光,沒想到居然成真了!
我捂著臉,眼裡綻著淚花,默默無言。


銜嬋仙人:

廣州的冬天就那麼幾天
高二的時候某冬天下雨
下樓小心的扶著護欄樓梯不要太光滑
遠遠看到同學在對著我揮手
我也開心的揮手
然後我就一路滾下樓梯滾到她面前
完美

在武漢上學大一元旦
和同學去咸寧泡溫泉
大雪紛紛
溫泉暖暖
舉頭明月
垂首清泉
然後我爬出某小池
從山莊最上面的溫泉一路滾到下面
三件套的泳衣就剩下兩件了
完美

第二天爬山
這酸爽

高一開學我遲到了半個月
老師以為沒我這個人
然後我去上課那天教室也沒我座位
然後我跑了好幾個教室找我的課桌
鬼知道為啥我們學校要求一人一桌一椅終身制
然後遇到憐香惜玉的同學幫我搬到教室
第二天每個老師一進門看到我扭頭就走
以為自己進錯教室了
後來我被調到最後一排
因為有老師投訴我
她上課老瞪著我
老師我很溫柔你別怕啊!

前幾天吃了晚飯
一家三口歡聚一堂其樂融融看電視
突然我聽到我媽說
老公我覺得啥啥啥這個味道還不錯
傳來吧唧聲
遂馬上循聲喊到
給我嘗嘗!
然後看到我媽一臉懵逼的看著我
連嘴裡的牙線都來不及扯出來
老公你閨女說她要嘗牙線誒!!!

今天從廣州去曼谷
在候機廳畫畫的時候被一個法國大叔搭訕了
濃郁的巴黎口音簡直虐的我要死
然後聽到他說希望我可以去工作的時候
我真的懵逼了!
要不要真的發簡歷給他呢好糾結!

讓直男糾結的泳衣四件套
獻給大家

可能那件上衣還在咸寧某溫泉山莊等我

圖片當然
來自淘寶噗哈哈哈哈哈哈

當馴獸師告訴我
可以摸老虎的蛋蛋以後
我就在懵逼的狀態下
狠狠抓了一把
好羞羞!!!!

老虎的屁股我摸得~
老虎的頭我也摸得~

如果破百贊寶寶就上我和老虎高清圖

來嘛來嘛

我絕對是最守信用的大豬
希望大家不要把我和老虎的照片傳載,雖然泰國很多遊客都體驗了和老虎近距離接觸,但是還是不想被吐槽

後面的歪果仁哥們兒都是看我一個小小亞洲女人還敢一個人進虎籠子然後就都勇敢的進來了

哈哈哈哈哈哈換個照片


微風:

演習,要扔爆震彈,領導意思把單位那幾顆舊的用用掉算了,省的浪費,別用新的了。

但是舊的看著跟過了保質期一樣,感覺都不會響。

演習末尾,嫌疑人躲藏在房間里,我打手勢,同事掏出爆震彈拔掉保險扔了進去。過了兩三秒沒響,因為是在操場上搭的簡易演習場,也屬於半表演性質的演習,所以觀眾席的觀看效果也是要考慮的。

於是我就作死的探出了頭,正好爆了。那一刻我才知道什麼叫蒙逼,旁邊人的叫喊,觀眾席的驚呼,甚至同事沖進來開槍(空包彈)的聲音,都被淹沒在巨大的耳鳴中。我只能勉強裝作自己是先行突入控制房間那一個。

還好是室外的,這要是室內的,我估計得在原地暈上好一會兒。

沒關係別玩爆震彈,尤其老款的。


Neya Hu:

我老公生日是12月29日,我女兒呢快到九個月,她不會講話,只會跟人揮手拜拜。
眼看著男神生日就到了,我隨口提了句,要是爸爸生日那天你會叫爸爸就好了,這就是最好的禮物。
十點多爸爸許願吹蠟燭的時候,女兒睡著了,我們吃完蛋糕去休息。睡著的女兒突然醒來,好大聲叫了一聲:爸~~~爸。拖的尾音特別長。
我和老公都驚呆了。

然後,這位小姑娘就從十點多開始,一直babababa叫到十一點五十多,我真的真的真的好睏啊~


林晨語:

首先聲明,這是我夢見的,不要像上個答案那樣去把我客觀陳述的事實拿去復制粘貼到中紀委網站上去舉報我了。鑒於有一些尚未步入社會的學生可能會看到這個答案,我盡量把事情描述得輕松點,不會那麼沉重。我只是客觀陳述一個事實,可能會影響一些人的視線,情緒容易受到波動的朋友就不用看了哈。此答案若是造成影響你們就當我編的一個故事,不必太較真,現實里還是陽光多過黑暗的。各位手下留情也別舉報了,把一些東西曝光出來總比捂著好對么?

那是七月的一個星期一早上八點過,我受委託去政府大樓二樓交材料。當我到達政府大樓的時候,發現了異樣:政府門口的大壩子大約有七八十個農民模樣的人在聚眾,前面有位婦女拿著一個中年男子的遺像,後面站著的應該是他們的親戚,其中有很多是老年人和中年人。他們拿著遺像,擺著花圈,旁邊的人燒著紙,還拿著一張白底黑字的橫幅,上面寫著「冤!求青天大老爺為民做主」!場面甚是混亂。

於此同時,我看到了身旁有四五輛黑色依維柯,從上面下來了幾十位穿著黑短袖,戴著黑帽子,穿著黑褲子,套著黑筒靴的保安們,他們沒有警號。警察在旁邊背著手,沒有動。這些保安里有一個還是我國小校友,他晚上在酒吧里兼職做內保,白天在保安公司上班處理糾紛。這種時候他們就派上用場了,出場費據我了解是不低的。我看到信訪辦副主任拿著一個大喇叭在下面跟他們對話,大概意思是,我們進來好好談,不要在這兒造成不良的影響。我跟旁邊的人攀談,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死者是一家國資委旗下的建築公司的勞務人員,上班途中中暑死了,政府按照國家標准賠償了80萬,而死者家屬不服氣,多次找到政府部門鬧事,政府部門未妥協。所以他們回鄉下糾集了一大票左親右鄰,選擇星期一來鬧事,試圖吸引圍觀民眾,擴大影響。我旁邊的這位信訪辦工作人員跟我以前吃過一次飯,他告訴我,大老闆馬上就要來上班了,信訪辦副主任現在是跟他們講清楚道理,不聽的話一會兒就採取強制措施,辦公廳主任發話了,不能讓大老闆看到門前這么掃興,如果九點鍾之前未清場成功,所有人都要受批評甚至是處分。

我趕忙去二樓交了文件下來,我的好奇心驅使我來看這場緊急事件如何處置。那邊鬧事兒的民眾用力哭泣,哭得昏天暗地的,然而路過的民眾好像都趕著上班,並沒有什麼人駐足停留,只有一些老大爺老大媽在警戒線以外看熱鬧。我看到信訪辦副主任在那兒汗水大把大把地流,白色的襯衣都被濕透了。他至少說了三次「如不按時撤離,我們將採取強制措施」。對方紋絲不動,陣仗更大了。

大概八點半左右,信訪辦主任走向保安這邊,跟幾個警察同志交涉了一番。三分鐘以後,十多輛依維柯又開了過來,保安的負責人集合全體兩百多位隊員,絕大多數隊員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有一些我還很面熟,具體我就不說這些人是幹什麼的了。現場氣氛變得異常緊張,旁邊有個人拿手機在那兒拍視訊,立馬有三個隊員沖上去奪下他的手機,告知對方不允許拍攝。信訪辦副主任拿著大喇叭對著那邊吼了一句:「我們立即採取措施,圍觀民眾請撤離中心地帶,注意人身安全。」

「行動」! 保安隊長一聲令下!

全體隊員整齊的步伐奔向事件中心,那場面之暴力,我不想描述,大概是四個人打一個,鬧得最凶的老太婆老大爺們,被這些小夥子四個人分別抬手抬腳抬上車,老人們在那兒腳踹手蹬,可是沒有任何卵用。鬧事的年輕人直接被四五個隊員扛上車,甩到車裡面,我不知道他們打人沒有,我只看到車子在左右搖晃,聽到蹦蹦蹦的響聲,聽到幾個年輕人的罵聲和控訴聲,其他圍觀的估計不是至親的,自然退後了,不再鬧事。小夥子們收繳了現場的橫幅遺像等物品,清理了現場。死者的孩子和妻子被一樣對待。

大學一直在娛樂場所工作的我,見了好多好多次打架,但是每一次雙方都還有一些對抗,哪怕是我們內保打人,都知道下手的輕重,都會怕擔責任。那天的架讓我明白了什麼叫作碾壓式勝利。

所以我當時整個人都懵逼了,我激動得口乾舌燥,從未見過如此大場面的我心裡撲通撲通直跳,我確實被嚇到了。現場很快恢復了秩序,依維柯開走了,據我旁邊人說是去小黑屋教怎麼做人,後來的情況我就不知道了,你們可以腦補。那是我第一次見這種事兒,那種震撼不是我可以用語言來形容,回到辦公室,我給老同事說了這個事兒,他們說我還年輕。我當時又懵逼了。

看到這種沖突吧,處理糾紛的執行人我稱他們為「黑衣人」,他們的站隊,他們的行動力,他們的戰術,他們的口號我都有過一點點研究,有興趣的朋友我們可以探討一下。我講個很懵逼的事兒吧,有一個黑衣人去執行任務,鬧事的人其中一個是他家遠房親戚,他一樣跟其他隊員一起把對方制服,我問他你不怕尷尬嗎?他說他要對得起手裡拿的這份工資,家裡面還有半歲的女兒等著吃奶粉,我不出力的話,領導不讓我出場。我說哦,你辛苦了。

其實我也是反對暴力執法的,只是你們可能沒有看過醫鬧或者是一些專門跟政府作對的人那些嘴臉,我想你如果當了一把手,碰見無理醫鬧,你一樣會出動暴力機構去清理他們。我有幸見過一次挾屍要價的,本來醫院無過錯,他非要依靠著屍體要點錢,這個時候跟你講道理講不通,那隻能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作「國家暴力機關」了。我最開始不了解實情的時候,會一味覺得人民民眾是對的,反正你政府不對,現在長大了才明白,有時候真不是政府不行,有些老百姓,你不打一下,他不知道什麼叫做鍋兒是鐵做的。

看到那些跟醫院鬧事的,我也是懵逼的不要不要的。只是一般處理的手段跟我上文描述無異,想跟你合理地談一下,你不聽我再用武。

我們當地是一個佔地拆遷很普遍的地方,民眾矛盾不小。我被抽掉維穩,歷時半個月走訪了一些人民民眾。那段時間矛盾比較激化,人民民眾不滿1.6萬元一平米的門面補償和6000元一平米的住宅補償,欲上街遊行。(我們當地商品房,現在均價不到5000)爆發了幾次大規模的沖突,異地調入警力,秉公執法,暴力抗法的部分民眾現在還在監獄里,畢竟被攝像頭攝下來了。他們用玻璃瓶做成汽油彈,這還得了?一律收拾。還有一位民眾,在得知拆遷計劃後,私自擴建自家房屋達200平米以上,政府不認可她的違建,她拿著大喇叭去人民廣場的雕像亂吼亂叫,還打正常執法的警察,現在一樣在監獄里學做人。

有時候政府給你甜頭,你要見好就收,千萬不要得寸進尺,否則有得你好玩的。我以前以為民眾很單純,後來涉及到拆遷,涉及到利益的時候我就發現呵呵了,大家巴不得多去騙點國家的錢,私自搭建很多非法建築,生怕錢拿少了,這些人你們安的什麼心?真的以為政府那麼軟弱?

當然我也承認政府在做事的時候有過偏差,有過失誤,我不是幫政府洗地,他們好的我們要表揚,不好的我們要批評。只是我對有些人挖社會主義牆角的行為感到大大的懵逼,這屆人不行啊!

最後再講一個搞笑的苦事兒吧,我媽媽的上司的房子被政府要求拆遷,要拆掉他家所在的居民樓修公路,價格沒談攏,他死活不同意,成了釘子戶。整棟樓都搬完了,他由於執著於兩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始終沒有搬離。他當時的條件只夠換置一套三室一廳,但是他貪啊,他不幹。政府派了各種人來好心勸說,包括他的小舅子,他小舅子是我們當地電視台的記者,但是他聽不進去,誰也勸不動。我跟媽媽一起去參加他請客宴會的時候,他斬釘截鐵地給我說,所有人都搬了,只有我不搬,現在我有資本傲了,他們要不了多久就會來找我協商的,到時候得了房子住一套,賣一套,我搬家的時候你們來喲。我沒說話。

你們猜最後怎麼了?政府不要他們的房子了,很任性。政府直接從他家門口繞著修了一條路,據說多花了幾十萬,路程遠了點點,但是把他房子變成了孤島。我路過他家的時候恰好碰到過他一次,他在那兒拍照,他還問我有沒有很厲害的學法的朋友,他說政府撕毀協議,不要他的房子了,現在他在外面租房子住,這邊的房子斷水斷電了,全棟樓都空了,時常有撿破爛的人來其他家人的破爛。我當時安慰他說,好好再去協商一下嘛,不要著急,我幫你問律師。

直到今天,我再次向我媽媽確認,他的房子沒有落實,他依然在一個出租屋住著,其他搬走的民眾已經住進了新房子,他還在漫長地等待里。我猜測他遇上了一個傲嬌的領導吧,你們猜他是不是「當時我就懵逼了!」?

我做夢了,哎,夢醒了,晚安,好夢.


向向向向向太陽:

上個月公務員政審,我去局裡送個人資料,進了政府大院之後找不到方向,正好後面來了一個踩著細高跟打著遮陽傘,氣質極佳的大正妹。

我屁顛屁顛地然後去:您好,請問xx局是在這里么?
正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問:你是?
我傻白甜地沖她一笑:我是新考來的公務員,過來送資料的。
正妹瞭然:你跟我來吧。

我懵一臉:啥?

正妹回眸一笑,朱唇輕啟:

我是你們局長。


林奔:

國小開學典禮的時候 我和小夥伴在下面的隊伍中打鬧 也沒聽清校長前面說的什麼 就是突然聽到他念我名字了
這還不是懵逼的地方 因為旁邊的同學告訴我 這是在念每個班三好學生的名單呢 (嚇我一跳
我趕忙脫掉了外套 露出鮮艷的紅領巾 就向著主席台跑去 看到主席台旁邊有一群人排著隊 想必他們也是被念到的人 但是他們怎麼和我激動的樣子不同 怎麼。。這么冷靜?我秉著小心謹慎的原則 上去問了聲「同學 這里是三好領獎狀的嗎」
「排隊呢!」
「好好好」
我就開開心心地排到了隊伍的最後 終於等校長念完那一大串名字 (咦怎麼排隊的只有這么一點人?)
(然而這個時候我已經被開心沖昏了頭腦 根本沒顧上這個 也根本沒注意前面領獎狀的情況 由此埋下了禍根)
終於 我跟著隊伍上去領獎狀 結果 領到我這里的時候 校長手裡的獎狀居然沒了!!怎麼會呢!我還沒領到呢!
校長看我在那裡茫然的樣子 就來問我 你是幾班的啊?是不是已經領走了啊?
我說「校長我五班的 領走?不可能啊 我都還沒拿到呢」
校長看我一臉認真的樣子 還以為是之前發錯了 趕緊用話筒把那些剛才領了獎狀的同學喊回來 然後把獎狀全部收了回來
校長清理了一下獎狀 就示意音響師傅再放一次音樂 再發一次獎狀 順便還向我報以愧疚的眼光
我心想 雖然這次有點波折 但一切還是向著好的方向發展的 嗯還是很開心
校長捧著一疊獎狀開始了
「一班」校長和藹的聲音從音響中傳出
主席台上的隊伍中應聲走出一個人 領了一疊獎狀
「二班」
隊伍又走了一個人出去
what???這個是??派代表領的???????
所以 這個不是挨個挨個發的啊【懵逼.gif】
「五班的代表」校長向我投來了期待的眼光 我甚至覺得他都為我設計好了一套最耀眼的頒獎程序 只為了彌補他剛剛發獎狀時候的過失
然而 隊伍中的另一個人 我們班的支書走了出去
我記不得我是怎麼下台的了 我甚至都記不太清這么中二的事情究竟是夢還是真實了 但是那天我站在主席台上接受一千多號人的注視 感覺永生難忘了

——經過Aorquer提醒 不是支書 是中隊長(๑´•ω•)


這里沒有下雨:

上學時候晚自習內急
給老師打了報告
一路狂奔到廁所
學校的廁所沒有燈
我害怕掉進去
就找到最裡邊靠牆的位置
找到一個茅坑
剛解開褲腰帶
準備釋放出嘶吼的前列腺和緊綳括弧肌
屁股忽然被一雙大手托住
一聲低沉的聲音而來「有人」
這事好早了 大概上國中的時候 2004年吧
廁所里是學校一個女老師的丈夫 他在鎮政府上班 老師家屬院和學校是在一起的 那時候上晚自習他以為沒有學生去廁所
從那以後 學校規定上晚自習不準請假出教室
學校解釋 害怕學生翻院牆出去逃課上網咖 有意外
至於大家說段子好早了 那就過年當做段子笑笑吧


蔡千嬅:

就剛才,幫著準備年夜飯
媽媽說「你去把鍋擦乾,一定要擦乾!」
我沒有多想,仔仔細細擦。
擦阿擦,擦阿擦,終於擦得一點水滴都沒有了。

給媽媽講好了。
媽媽點頭走過來,
倒了一碗水進去燒。。。。。。

 ̄O ̄)ノ再見大家!春節假期愉快!


1327:

1.國中入學,隨機坐下,班導拿起花名冊說:現在點名,點到的站起來一下,大家可以相互認識一下。



班導:「何nai迪」(同學勿怪)
我敲了敲旁邊坐的人說:「嘿,你看這娃名字好怪,喝奶滴!」請自行腦補四川話。
然後就見同桌面色不善站起來:「到。。。」
我就懵逼了。。。。

2.還是國中,某次期末考試,全班成績不理想,班導說這次家長會要求學生和家長一起參加,家長坐著,學生站著。
然後,家長會當天下午,家長們陸陸續續到教室。
此時,進來一位家長,身穿西服,外套呢子大衣,外搭圍巾,留一抹銷魂一字胡。於是我敲了敲同桌:「嘿!你看!賭俠!」
然後同桌站起來,一招手:「爸,這兒!」
我懵逼了。。。
對!你們沒有猜錯!!還是那個喝奶滴同學!!!!


匿名用戶:
你看了我的回答的時候 我就知道是你
但我不希望我的回憶躺在你的收藏夾里
如果你是因為喜歡他所以想知道他更多的事情
你可以去問他 或者大方的給我留言
我可以考慮告訴你 我知道的關於他的過去
但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喜歡你


Bruce Wayne:

看到這個問題, 我腦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現出那些年,在我生命中出現,驚艷了我青春歲月的同志們。

第一個要說的是就是裘爺。

國中那會班級里流行把人叫成哥,例如李哥張哥王哥,不管男的女的都可以叫成哥。但是只有一個人,輩分最高,以至於所有人都叫他爺!

這個人就是裘爺。

裘爺此人,堪稱絕世奇才。

他說話語調詭異,學習成績穩定,全年穩居全班倒數第二,不管任何任何學科。但是他對數學又有著難以置信地天賦,我還記得某段時間他似乎睡覺時間太多,覺得自己淡出江湖太久,決定刷一波存在感。

於是他在某一次數學考試時起床,撈了一張試捲來做。

這場考試考的是計算,並且可以用計算器。

我憑借多年在貼吧水貼的手速,在計算器上健步如飛噼里啪啦,也依然沒有填完這張試卷。

然而裘爺翹著二郎腿,掰著手指做完了那張試卷。幾天之後成績下發,裘爺全班第二。

當時拿到試卷後,裘爺面無表情地掃視全場一眼,然後淡然地趴下去繼續睡覺了 。

他的表情大概是這樣的:

當時,我在他眼神里,讀到了一句話。

你以為讓我懵逼的事情就是這個嗎?

那你太小看我了,我是身經百戰了,什麼場面我沒經歷過?

看過我另一個回答的朋友可能知道,我們班導有讓我們寫檢討的愛好。

某天裘爺似乎因為上自修課前沒把所有作業拿出來導致上自修課翻課桌而被罰寫了一千字檢討。

裘爺當時就震怒了,他忍受了我們班導多年欺壓與歧視,這一刻他終於憤怒了!


畢竟,這太不公平了!裘爺怎麼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畢竟,他從來不寫作業啊!

但是深切領會我黨階級鬥爭精神的裘爺,不會直接和我的班導正面沖突!他明白,在這種事情上和我班導鬥爭沒有好果子吃。於是他乖乖回家寫檢討了。

第二天早上,班導按照慣例在上第一節課之前把所有檢討收走了。

第一節課下課後,她走進教室,在桌子上扔了一張檢討紙就走了。

基於國人愛看熱鬧的優良傳統,我也去講台上瞄了一眼。

那張檢討,大概是長這樣的:

講道理,裘爺畫的比我好多了,人家是標準的素描手法畫的。

這張檢討後來在講台上放了整整一個學期,所有人任課老師看見都懵逼了。

但是我沒有,畢竟我是身經百戰了,什麼場面我沒經歷過?真正讓我懵逼的是這件事情。

大概是初二開始,班導可能意識到我們正在長身體,一頓午餐實在是吃不飽。於是她特地恩准我們可以帶牛奶和麵包去學校吃,但是嚴禁帶任何零食。

順便一提,我覺得這個規定還湊合,但是班導真是二逼透頂。

我還記得某天我帶了我最愛的旺仔牛奶去學校喝,但是我敬愛的班導認定這不是牛奶,是飲料,沒收並讓我回家寫了個檢討。當時我看著教室里滿桌子的優酸乳我就懵逼了。

另外,那天下午看見,她幼稚園 的兒子來她辦公室,把我的旺仔牛奶喝掉了。

接著說回裘爺。

不知道從某天開始,裘爺帶了一包那個時候特別流行的泰國炒米去學校吃。後來見我們都嘴饞,於是他大發慈悲地一塊錢賣了我們一包。幾天之後裘爺似乎意識到了這可是一個發家致富的好機會,於是他回家仔細研究了班規大全,校規大全,學生行為規范守則,未成年人保護法,義務教育法。

經過充實的法律知識研究,他得出結論。這事頂多違法一些班導的口頭規定,沒有觸及其他任何規定,頂多回家寫個檢討。

於是機智神武的裘爺迅速拓展業務,將商品拓展到了費列羅,舒化奶,德芙,香蕉麵包等等一系列人民喜聞樂見的產品,並且在後期配合時代發展業務需求,推出了裘爺小賣部VIP貴賓卡。單筆消費滿十塊錢,可以獲贈會員卡一張,憑此卡消費可以打九五折。

那幾天裘爺滿面紅光,人民民眾也吃得不亦樂乎。不得不承認,那是我國中生涯最美好的時光。

只可惜很快就被班導發現了。

她勃然大怒,直接沒收了裘爺所有資產,並且把他家長也叫來了。

站在班導辦公室的裘爺有恃無恐,因為他有法律作為武器!

面對誓死要給他處分的班導,裘爺據理力爭,毫不畏懼。並且憑借深厚的法律知識駁回了班導的每一條控訴。那一刻,裘爺不是一個在戰斗。他是新時代的華盛頓,是克倫威爾,是羅伯斯庇爾,是人民的孫大炮!

知道這個消息的我並沒有懵逼,但據說班導一時間竟然懵逼了。

這是我們全班五十幾號人,距離戰勝我們班導最為接近的一次。

只可惜,裘爺最終還是英勇就義了。

據說那天晚上班導一夜沒有睡,將中學生行為守則以及班規校規仔細翻了無數遍。

終於!

在中學生行為守則的處分條例中,找出了這樣一條。

時至今日,我依然清晰地記得那條規定。

憑借這個條例,我們班導給了裘爺一個處分。

知道班導這一手的我,真的懵逼了。

我不得不承認,我們不是她的對手。

那條條例很簡單:

中學生處分條例第十九條:

其他違紀現象。


劉老六:

半個小時之前我媽說她單位有個小姑娘今年不回家,春節要來我家過,讓我收拾收拾自己。當時我就懵逼了。

後續:父老鄉親們,我們就是一塊吃了個晚飯。我連人家微信手機我都沒要。本來春節我是不跟家過的,一般都是我爸帶我玩去,我今年被迫跟家看了一屆春晚。


隔壁大叔愛彩繪:

當時在宿舍水房洗衣服,有一個妹子「呼」的一下沖過來從後面抱住我,「哎呀,猜猜我是誰?」,我當時就懵逼了,這聲音也不認識啊……我就回頭看了一眼妹子,妹子萬分驚恐的看我一眼發現是認錯了人……我弱弱的說,要不咱們就交個朋友吧,紅紅火火恍恍惚惚( ̄▽ ̄)妹子嚇得一溜煙就跑了,剩我一個人風中凌亂…


林三三:

和男票在青海自駕
尿急
連續憋了近兩個小時都沒有看到人煙 更別提廁所
無奈下車
準備為國家土地沙漠化治理貢獻一己之力
找准上風向
發射準備
在即將開火的0.01秒
變了風向

呼啦啦~

呼啦啦啦啦啦~

呼啦啦啦啦啦啦啦~

高速反彈到褲腿上
心裡一百萬頭草泥馬奔馳而過

問世間最悲傷的是什麼
不是水柱反彈
而是你眼睜睜地看著它反彈
卻無法用你智慧的大腦來阻止你的括約肌


南宮靖明:

血色婚禮


簡簡簡單:

謝邀
————分割線————————

為啥最近總會邀請我回答這種問題………
難道我很逗比么!

答案是:不!是帥!(臭不要臉的自己)

說一個最近比較懵逼的事情…
因為看了onion man的漫畫
突然發現裡面一個梗簡直一模一樣!

有段時間薛之謙不是挺火的嘛
我也挺喜歡的

所以之前的手機鈴聲是《演員》
不過一段時間換了一首《醜八怪》

是的…然後辣么一天…
晚上要加班,帶著電腦回家
等著時差倒過去開會,我怕我睡遲
特意把鈴聲調很大…但是又怕我鬧鈴不管用
告訴男票:半夜三點一定要叫我起床

他反正休息,而且打ps4打的晚,一口就答應了

然而到了2:55的時候…我在睡意朦朧的時候
彷彿聽到了男票的呼喊,然後我感覺還在夢里
突然他啪一聲打開了卧室的燈…

然後!很巧的我的鬧鈴也響了…
非常巧合的
『醜八怪啊啊啊啊啊~~~啊~能否別把燈打開~』

彷彿時間停止了=_=我還在朦朧的睜眼
看著他一肚子火氣
以為我是故意的
拿著枕頭就沖床上
差點悶死我!!!

邊打邊說:你特么嫌棄老子丑?!丑怎麼了!
丑你特么還不是得跟老子過!

然後我一直懵逼的經歷了莫名其妙的叫醒…莫名其妙的悶頭殺
莫名其妙的他三天沒理我………

剛…發生了什麼………

結果他特么第二天把我鈴聲給我改了!!!
改成

「手裡…捧個窩窩頭……菜里沒有一滴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