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秘密一直深埋心底?

問題描述:你要對未來滿懷期待,對生活心存善意,但是你也要時刻做好最壞的準備。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不想什麼人上人,可這世間疾苦,照樣誰都沒放過。活下去,笑出來。
, , ,
二師父定投:

我國小一年級就去菜市場賣菜,家裡窮,被人欺負,從小我就發誓要努力掙錢,所以現在我一小時的收入都高於曾經國小一年級時候幫家裡擺攤一年的收入


匿名用戶:

借用古龍的一句話,一個人的內心如果充滿了自卑,他往往會變成一個最驕傲的人。──《英雄無淚》,其實我不是真的高傲,只是想忘記心裡的自卑。


含光君藍湛:

我的秘密就是

無論你多麼不如意,多麼不被人看得起

但,

既然生而為人,何不體驗一下這個羅生門

看看這人生百態

欣賞一下這世間的美麗與醜陋

即使很沮喪

還是要對這生活抱著一絲的希望

如果很幸福

請珍惜


嘟嚕嚕:

初三的時候 ,老師讓全班每一個同學的家長給孩子寫一封信。

我那個時候感覺我爸對我冷言冷語的,我就先找了我媽。說老師要家長給孩子寫一封信。我媽說她不會寫,讓我叫我爸寫。

我硬著頭皮去問我爸,我爸說我不寫這些東西,你媽有空叫你媽寫。

好吧,都不寫。那就別寫了。

第二天早上,我們那個老師還要收那些信。收完以後問全班,誰還沒有交?

全班就我一個人沒有信。

過了一段時間,開了家長會。前期老師要我們每個學生去給來開會的家長寫一封信。還要寫不知道幾百字。來開家長會的是我爸,我想到還要給他寫信,心裡就不是那麼舒服。於是我就寫了:我不知道說什麼,就這樣吧。寫完的信老師還要交上去看。我想就這樣吧交就交了。

我們是晚上開家長會。放學的時候老師說,你們有些人寫的不合格,拿回去重新寫!我就聽到我的名字。我就記得我拿著一張新的信紙,在那裡坐了將近半個小時,最後只是比之前的信多了兩三行,大致就是我這次沒考好下次爭取考好雲雲。我塞在信封裡面,放在桌子上回家了。

晚上我爸沒說什麼,我以為他就沒在意這個信。沒關系我也不在意。第二天早上的上學路上,我爸送我去,他突然就說,你為什麼寫信不知道寫什麼?你語文怎麼學到現在都不知道寫什麼…?然後他反過來要教我寫作文。

你們可能覺得很好笑。我把它當做我的心結講給別人聽,別人只當笑話聽。我當時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憑什麼你給我寫信你不寫,我就要寫信給你?你反而還要責怪我不知道寫什麼?

初三是我最脆弱的時光。從普通班轉到重點班。從年級三十幾一下跌倒一百多,次次基本是重點班倒數。我小心翼翼的在班裡面生活,除了一起從原班過來的偶爾講一下話,其他人基本就沒講過話。初三有一個同桌,她也是和我一起從原班過來的,但是自從我的成績慢慢的不如她後,問她什麼問題她也不搭理我,她對別人交流的樣子是興高采烈的,對我冷若冰霜。

學校,家庭,讓我每天都很喪很喪。

父母的這些做法對我的傷害,讓我想了很多很多。他們其實脾氣並不和,做法上的不同讓他們一個不能忍受而選擇吼人,另一個選擇一忍再忍。

有時候爸爸生氣起來話都不講一句,但是把鍋碗瓢盆動的匡匡響,我就覺得………

以後不要生小孩,這樣就不用擔心他/她不好受了。


匿名用戶:

真的!有些人真的是禽獸!!

先理清一下時間和關系吧,發生在我小的時候,國小二年級,那個時候鄰居家的兩個哥哥總是喜歡來我家玩(那個時候他們大概讀初高中吧),他們喜歡買一些h碟來我家裡放,因為我爸媽總是出去工作不在家,我阿么老師出去打牌。那個時候我家裡條件也不好,零食什麼也比較少。

年齡小一點的哥哥就有次要我去他家,他家裡那個時候沒人(那個大哥哥好像是去上學了吧還是去哪了,我也記不得了),他就說要我去他家裡吃零食,我跑去了,他就把門鎖了,想脫我褲子,我不答應(幸好我那個時候已經有男女有別的意識了),那個哥哥就繼續說就看一下,就把所有零食都給我,我還是沒答應,幸好穿得多,他只脫了我外面的褲子,還有秋褲內褲在。幸好當時機智,說你再繼續,我告訴我媽媽,他就讓我走了。

這件事我一直也沒和爸媽說,但是我除了那個哥哥爸媽叫我去之外,我再也沒去過他家裡,我和爸媽說我不喜歡和他們玩,他們偷偷欺負我、打我,爸媽也就不怎麼叫他來我家玩了。後面我們家搬家了,沒過兩年我們家就搬家了,我再也沒見過那個人渣。

其實爸媽在性這方面教育的很少,可能是覺得當時年紀小,沒有教育的必要,反倒是現在,老是和我說談戀愛不要和別人同居。以後如果我有女兒,我一定要教她好好保護自己。


匿名用戶:

已刪,感謝一切安慰與鼓勵。


王雪:

我想做大事 我和眼前的人不一樣。雖然表面平時看起來和集體融在一起 但我知道 內心深處知道 我和他們不一樣 就是不一樣。


匿名用戶:

我一直以為我自己是一個樂觀開朗自信活潑的人,後來才知道我是對別人樂觀對自己悲觀,我也不知道是什麼造就我這種亂七八糟的性格,可能我知道,只是不願意說出來吧,有人評價過我說,我是一種謙虛到自卑的人,好像現在有點明白了,我想做好每一件事,我也在努力付出,就算是在真的努力,我也依舊覺得自己是在做表面工作吧。我不敢擁有,因為我害怕失去。我不敢期望,畢竟我害怕失望。這是我的秘密吧,我想只能通過匿名的形式,感謝傾聽,我想我會跌跌撞撞的繼續努力,我想改掉這種壞的感覺


原謬:

在這個問題下想到但不會寫出來的,就是了。


高流:

我是文曲星下凡。

說了沒人信,他們還要打我。


老狗賊丁春秋:

所有人 都是傻biiiii

我也是


關的monstar:

國中時遇見了男生中對我最好的他,但自卑的我不會告訴任何人我喜歡他 ,因為他是那麼優秀,像一縷陽光;而我在最挫的年紀遇到他,實在很幸運。
希望他一切安好。
三年不見,甚是想念。
在那之後我沒喜歡過任何人,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同。身邊幾乎沒有男生,想戀愛,奈何財經大學的男女比例令人心痛(´;︵;`)


匿名用戶:

我原本是個生活在一線城市的富家子弟

父親的公司管理著不下五十人,母親更是某市排名top2的大學教授,哥哥更是讀完了某知名大學的金融學的研究所。

可那是一場前所未有的金融危機

一向在商場上以敏銳著稱的父親卻在紙醉金迷中沉淪,絲毫沒有察覺

我們家,破產了

就像在一夜之間,我們家沒了幾套房子,沒了公司,沒了車子

我們從一線城市回到了老家,二線城市裡的一個偏遠地區

那裡沒有我前幾十年所享受的一切:高級餐廳,各種各樣的娛樂場,中國最好的幾大圖書館……

都沒有了

我這個富家子弟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迫接受了殘酷的事實

後來我忍受不了這反差大的生活了

我去偷東西了

從最開始的日系筆,本子……到各種食品

因為我雖然在幾個大超市裡輪著偷,但人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一家小超市的老闆早已經在監控中記住了我的面孔,在一次偷一個充電寶和一副耳機被當場抓到了

我時至今日還在感謝那個老闆,是他把我從迷途中牽了回來

老闆只是讓我賠了前幾次我偷盜的損失,並沒有把我送到派出所

他對我說的一句話我至今記憶猶新:

今天,我放了你,明天,別人再一次放了你,那後天呢?你能保證一輩子都不會被送進去嗎?你一輩子就想這么虛度嗎?

我回到家後哭了

想起來了自己這么多年的努力,只要進去了,豈不是都毀了

我哪有顏面去見父母啊

我再也沒有偷過東西了

現在我們家重新起家了,雖不說到了原來那種地步,但在那個城市,也算中產了

生活又一次步入正軌

現在回想起以前的那一段時間,一切都想噩夢一樣可怕

我現在年薪60w起步

用《在路上》我很喜歡的一句話結尾: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我在平庸面前低了頭,請向我開炮

我洗心革面之後又去了那家小超市

老闆還在,只是已經老了很多

他沒有認出我來

對我來說,他可能是我生命中十分重要的一個人,可對他來說,我只是那麼多小偷中,比較特殊的那一個罷了


匿名用戶:

1.國小一二年紀,被班導打過耳光子,當時是全班一起大聲念課文,因為我讀書聲音小被群聲蓋過去了,班導沒有聽到,以為我只張口不發聲,她還問了坐在我後邊的女生(那個女生被老師突然這么問也很懵啊,我扭頭看見那女生搖了搖頭),就這樣我被打了,估計當時班上其他學生在專心讀書,都不曉得我怎麼突然被打了吧。晚上回去,我媽問我怎麼臉紅紅的,我都不敢和她說老師打我,就騙她說下午太陽曬的臉曬紅了。

2.以為是最好的朋友,卻背後說我壞話。小時候家裡窮,穿的襪子有的露個小洞洞,因為穿的鞋也看不見,就瞎穿啊,人小的懂什麼,只知道家裡條件不太好,也不會去要求父母買這買那,怕增加負擔。就因為這事兒,「朋友」在班裡和其她女生說我家窮,穿的襪子都是破的,我(後來偶然知道了)當時雖然覺得臉上過不去,卻也沒有說什麼,不怎麼放在心上。其實這些都後來漸漸影響著我,自卑敏感(拋去家庭因素),不怎麼再輕易相信,打不開心扉。

3.越長大越孤單(很多人的通病),有時候鼓起勇氣想要和現在的朋友說說心裡話,卻發現ta根本就不在狀態,三言兩語就把話題岔開或者轉移到ta身上,找不到一個可以傾訴的對象才是最憋屈的。朋友時常說我是一個特別善於傾聽的人,可是只有我自己心裡清楚,我也是一個迫切需要去表達的人,畢竟心裡積壓的事情很多,自己也很難受,一個人消化是件很累的事。


匿名用戶:

突然好想寫寫自己一直活到現在的故事

相比很多回答,我實在是太平凡了

從小,我和我的表姐一起長大,就像雙胞胎一樣。到了上幼稚園 的年齡,我們就一起去家門口的幼稚園 ,大人們都說我很聰明,我認字很快,伶牙俐齒,好像說到我會有誇的份,說到表姐會帶有默默地惋惜。可是我很羨慕她,我不知道那時候的大人們看出來了沒有,因為我們共同的一個表姐送了一架鋼琴給她,我就賴在放鋼琴的房間不走,在那裡叮叮咚叮叮咚,還有我從小就對錢有認知,他們家好像比我們家賺更多的錢。表姐家雖然和我們家只隔了一條馬路的距離,但我總覺得他們家亮堂堂的,我的姨母姨夫總是會給表姐買很多新奇的小玩具,他們會去泰國玩會去香港玩,表姐會送我那些個小玩意兒,可我,卻總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給她。暑假,她有家教,我只敢在舔著綠豆棒冰,拿著粉筆,假裝自己是老師在小黑板上塗塗畫畫等她下課。我還記得有一次他們去日本玩,帶回來那種像卷著的包書紙一樣的泡泡糖,姨夫給我拗了一大段,當時我表姐就在那裡哭哭鬧鬧,我嚼著泡泡糖,突然有點牙疼,又不捨得吐,我也開始了哭哭鬧鬧。後來,表姐搬家了,搬去了市中心,我再也沒有和她一起坐在地上,嘰里咕嚕不知道說點什麼,我轉過頭去不斷地和我爸說,3分鐘還有3分鐘我就回家。

上國小了,第一天,我記得我斜前方坐了一個梳著兩個麻花辮的小姑娘,她把背挺得好直,那一刻,我下定決心要和她成為好朋友。(內向的我真的是以這樣的心態交朋友的)不知道怎麼,我慢慢找她搭話,但是她總是和另一個姑娘玩得更好,後來另一個姑娘移民去澳大利亞了,為此我還高興了好久,雖然這樣的想法很邪惡。我以為我們會成為best friends但是她轉頭去找了其他人,可能是我顯得太過急切,她和另一群人叫我窩囊廢,可能10歲不到的她們不知道這個詞究竟意味著什麼,但是我為此真情實感的大哭了一場。人生真的是玩笑一樣,我們最終成為了好朋友,或者說閨蜜吧,盡管這個詞在現如今被毀的不成樣子,但我們認識10年了,雖然最後不再是同窗,我們每年都會見上一面。

上國中了,我像個孤兒一樣跑到另外一個區上國中,完全沒有認識的同學(我閨蜜的國中就是好多認識的國小同學一起進去的)而且像是打開了一個新世界,剛進去就好多人飈臟話,說來奇怪,在我們國小真的完全沒人說。當時我父親在外地,我就住校,一周回一次家。經歷好多人生第一次吧,數學不及格之類的真的隨隨便便就來,給母親發簡訊的時候完全不敢看回復。青春期,我開始生長發育,還有少女開始在意自己的外貌,我真的黑成煤炭一樣,最傷心的是我的頭發,自然卷,小卷,像那種非洲人的頭發一樣炸開來,當時有人開玩笑說像是生殖器上的毛,到現在我都沒能想到該反擊這句話。有一個女生一直找我玩,她很漂亮,是我見過現實生活中最好看的人了。但是她是那種女生口中的綠茶婊,其實我也這么覺得(或者你可以說我嫉妒她吧),早戀,吊著無數個男生,反正就是綠茶模板。其他我都覺得還好,但是她總會要求我送她禮物,比如她生日,情人節,聖誕節,所以啊,可以想到那些「女神」發在朋友圈的禮物那裡來的吧!那段時間,我的母親管的比較嚴,她算是那種比較傳統的老派又精明的上海女人吧,每次我說要送禮物問她要錢的時候,她總要問我為什麼,搞得我很尷尬。我的父親失業了,他在家什麼都不幹,到今年好幾年了,聽父母在床上說悄悄話的時候恍惚聽到我爸股票虧了100多萬。那是我感到我家曾經最有錢的一次。後來我換了同桌,是個少數民族女孩子,她很豪爽,反正我喜歡她大於那個軟軟糯糯的綠茶,很可惜友誼也沒維持很久,她戀愛了。重色輕友。我和她男友有點過節吧,不知道怎麼的,她就不來找我講話了。我永遠記得那個早上,下著小雨,我撐著傘過馬路,看到她從對面下車,她看到我了,然後轉頭離開,我停住了向前小跑的步伐。莫名其妙。我不會想理她的,真的很惡心,我不是她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狗。要中考了,自招,我什麼都沒考進,果然還是腦袋不夠用啊。

上高中了,我又像個孤兒一樣回到了原來上國小的那個區,上的是區里最好的高中,也是上海市排的上前幾的高中。真的很恐怖,下課沒有人講話。我真的好累,數學總是在拖我的後腿,我一天看四個小時的數學,考出來的成績永遠是20多。我做了一個我現在都不知道是對是錯的決定,我轉學去了國際高中。剛進去的時候,他們超級排外,再加上我帶著一點傲氣,總之又是獨來獨往的一學期。一個抑鬱症女孩找到我,每天向我訴說她的可憐,她的自殺計劃。我有一段時間籠罩在這個陰霾之下,有的時候會莫名落淚。本來是我的優勢的英語,在托福和SAT上好像不那麼夠用。漸漸的我在被同化,我買起了化妝品(可能對現在高中生挺正常的,但我的觀念實在是太stereotype了)經常跑出去玩。某一次去考完SAT2從香港回來,忘記起因了,但是我媽在機場就訓了我一頓,說她覺得我變了,她後悔讓我轉學了。我又何嘗不後悔呢?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我忘了初心了。我突然得知父親去上班了,司機,總是10點多才回家。我媽說你別說他,都是勞動人民,干正經事賺錢。我什麼時候才能讓我媽想起來我不是那個吃了糖牙疼還會嚷嚷的小姑娘了。我出國花多少錢,我心裡明鏡一樣,我家裡與多少能讓我揮霍我再明白不過。

我其實早就想不起來當時咬牙切齒恨一個人究竟為了什麼事,我也想不起來我喜歡的男生眉眼到底怎樣,忘不了的總是我懊惱時一次一次留下的眼淚。連我喜歡的idol回歸的時候都在唱:getting better day by day。再辛苦一年,期待明年offer拿到手軟。人生近看是悲劇,遠看是喜劇。哭著我也要把喜劇演完。

未完待續……


匿名用戶:

女 25歲 大專文憑 生於長於一個小村莊。總感覺和父母的關系沒有很親密之間總隔著什麼。

國小時是在我們村上的,村裡是沒有書店的所以老師布置下來新學期需要的學習資料是需要我們自己騎車到距離我們村大概五六公里以外的鎮上去買,同學們都會在周末三五成群結對去買,所以當時我最大的願望就是有一輛單車,其實當時我家有一輛但是它是很多年前款式有些破舊我總感覺騎出去和大家格格不入,所以每次我都會想各種理由不騎我家的車讓同學幫忙載著我。我是那種表面看起來比較柔順聽話但是內心比較倔強的性格,我和父母說了幾次我想要一輛單車他們總是敷衍著我過去了,有一次我爸可能不耐煩了就說明天去二手市場給你看看,後來也不了了之。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提過要單車的事情,我沒想到一輛單車當時也就三四百塊為什麼那麼難甚至還需要去二手市場,當時我家裡也沒有大事情需要花錢的地方。所以我對於這件事我徹底不抱希望了,當時十一歲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失望、自卑、無助。

後來上了高中有段時間特別想要擁有一張自己的梳妝台,和我媽說了幾次我媽說 :沒問題,這沒多少錢,她出去打工不到一個月就可以給我買個,當時我嘴上沒說什麼,但是心裡是很感動的。後來她送我回學校的路上還帶我去傢具店看了幾次,但是結果還是一樣的到現在也沒有買。

後來上了大學出來實習轉正將近一年沒有回家,在6月份時回家一次,回家之前和父母商量能不能把太陽能裝好天氣太熱回家洗澡不方便,我家太陽能一套東西很早就買好的就是一直沒裝,父母都是那種做事愛拖延的人,在和我媽說的過程中我就想到了上面的兩件事情以及類似沒提到的,就微信和我媽抱怨了很長一段話,我媽就說了對不住我之類的話,說讓我以後不要對他們好了,不然她會更愧疚,說為什麼我能凡事為他們著想 他們為什麼連我一點點小小的願望都沒完成,半夜兩點多我抱著被子心如刀絞熱淚止不住一簌一簌淌下來打濕了枕頭。

回想了一下小時候家裡的家庭情況並沒有地方需要大的開銷,我和弟弟上學都是在自己村裡或者鎮上公辦的學校一年花不了多少錢。也許他們有自己的原因,可是在當時他們並沒有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只是一遍遍的敷衍加謊言,讓我對他們失望透頂。所以我有什麼事情也不會和他們分享不管是難過還是開心。

之前看過有關於心理學上的:你對一個人的每次付出都是一筆情感的投資,投資愈多你對投資對象的感情就會愈深。我想我可能是從小懂事太早讓他們太省心了,所以才造成他們的對我不上心,以為我一個人都可以的。我和弟弟年齡相差六歲在我七歲多的時候我媽去地里忙農活我就一個人在家帶孩子,我弟弟小時候還很胖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抱得動他還給喂水喂餅乾的;在我國小十幾歲時就會做各種家務了做飯、洗衣服、蒸饅頭,沒有人逼迫我做都是我自己主動去做的;在我畢業出來實習省吃儉用還了助學金貸款,交了最後一學期學費一共大概一萬多塊,期間我姥姥離世我怕我媽太傷心那時候我也沒有錢就在網上給她分期買了個智能手機分散她的注意力。

所以在我上學時我每天都在盼望著快點畢業早點以一個正當的理由逃離這個家庭,我在外地工作也只是偶爾和家裡聯系每次和父母聊天他們也只會問我一些重複無數次的話題例如:吃飯了嗎 穿好之類的。在外面我從來不想家,遇事我也自己處理,找他們商量也給不出更好的解決方案,還拉上他們跟著著急。

去年家裡裝修房子我給我媽一萬塊錢讓她用,我是真心的不然我也不會給,可是當我收到銀行發送的取錢提示簡訊就這樣辛辛苦苦攢了好久的錢被取完了,當時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成就感 感覺他們用著我了,傷心 他們居然真的用了我給的錢,我以為她會給我攢著。

還有一點我感覺我的父母對生活沒有一點計劃性只會埋頭苦幹只會過一天算一天,爸爸眼高手低 大的掙不到 小的看不見,一輩子做了不知多少次生意都以失敗告終,媽媽吃苦耐勞、也跟著爸爸吃了不少苦。在我高中時我還對我家的生活抱有很大的期望想著肯定會越來越好的,可是爸爸一而再的折騰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以前父親節我都會給他發簡訊一起激勵著也安慰著自己生活肯定會好的,到後來父親節 我會發簡訊讓他少抽煙保重身體。

有時候想到這些我就會很恨他們,感覺我的性格極其黑暗和扭曲。這些話我從來不敢對身邊的人講在他們眼裡我是個懂事、成熟、大氣、孝順,過年過節會給父母買禮物,會定期給他們轉錢。他們誰也不知道我的內心黑暗的一面,想到這些我既有罪惡感感覺不應該這樣說父母,可是更多的是心酸。

沒有邏輯的想到哪說到哪,就這樣吧。


匿名用戶:

喜歡兄弟的老婆。在她還是他女朋友的時候就喜歡。

自己沒意識到,還是當時的女朋友有一天鄭重其事跟我說,你喜歡k?你看她的時候兩眼放光。

她堅決要跟我分手,後來也一直替我保守這個秘密。現已嫁為人婦,做了媽媽。是個很好的女孩。

我和兄弟是一個樂隊的,他兜兜轉轉談了幾次戀愛,後來遇到了k,他特別興奮的跟我說他想結婚,不想飄了。我高中時代就認識k,只是點頭之交。印象就是學霸,正妹,和我們不是一路人。

我們幾個一塊吃飯,我們把電話搶過來逗k,我在聽到她聲音的時候整個人都酥了,可能搞樂隊的緣故,對聲音好聽的人抗拒不了。後來和她一起唱歌,又被震撼了,我喜歡某個女星,她唱她的歌特有感覺。

哎,也想不起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了。

總之就是淪陷了。為她和兄弟打過架,他這人酒品不好,喝多了把k拽過來搡過去的,她都要哭了。我一拳直接把兄弟撂倒了,其實他挺壯的,主要是猝不及防吧,他第二天啥也不記得,但我記得。她當時著急的眼神裡面也有些許感激。也許是錯覺。

還有一次我要遠行,他們為我送行,散夥前每個人都擁抱了我,輪到k的時候我狠狠抱了她,她很配合被我擁抱著,那一刻好想就這樣靜止。然後兄弟就把她拽回去了,說你沒抱夠我可看夠了啊。我笑著說抱一會兒怎麼了?她的眼神又是那種深深的,有寓意的。哎

再後來我就很少聯系他們,不願過多打攪,也沒再談戀愛。找我的女孩不少,心裡有人,不想耽誤人家。

有一次聽說他們分手了,我沒多問。晚上11點多和朋友在外面喝酒,很意外的接到她電話,讓我去某個ktv找她,我二話沒說就去了,其實也隱隱期待發生點什麼。她喝了點酒,但沒醉,心裡憋了那麼多年的我喜歡你,居然被她先說了。

我當時傻了。她湊過來要吻我,我用最後的理智推開她,她說我知道你也喜歡我,我說你先回包廂,我抽根煙。

她乖乖回去了。我撥通了兄弟的電話,問起他們倆的事,兄弟說在拚命挽回,因為之前對她確實不好,每次喝完酒都鬧事。

我冷靜的幫他分析,教他怎麼挽回。

打完電話進去,她正在唱陳奕迅的《打回原形》,我靜靜的聽,唱到最後那句「若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的時候她轉頭看著我。

我到吧台買了小吃和啤酒,叮囑她的朋友們照顧她,就告辭了。

她追出來,我說真對你沒感覺。她說,你抱抱我。就這一次。

我假裝敷衍的抱了一下,轉身就走了。

那一刻心好像死了……

後來的後來,見證他們訂婚、結婚、生子,結婚的時候我是伴郎團的一員

心如刀絞的時候有,心如死灰的時候也有,好多好多時候都想著她,也在想假如當初我擁她入懷,現在我們會有幸福。當然,她現在也很幸福。她是我見過唯一一個三十歲孩子四五歲還那麼美麗的女人。女人的美麗是需要呵護的,這裡面少不了兄弟對她的愛。

我今年32,2010年因為發現自己愛著兄弟的女朋友被前女友分手,至今沒有談戀愛。依然愛著她。

再看見她的時候,只能看見她對孩子的悉心照顧,對老公的百般溫柔,再也看不見那天晚上她眼睛裡的小星星了。

有一次過年她和兄弟去看我媽,我和兄弟在廚房喝酒,她和媽媽、姐姐在客廳聊天,我偷偷看著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女人其樂融融的景象,產生了一種錯覺,好像她是我的妻子,正和婆婆,大姑說著話。

我寫的歌,全部都關於你。我唱的歌,唱的也都是你。

我也許不會愛你下一個八年了。


匿名用戶:

本人女

雙飛 合租室友

合租半年,十一辭職,飛另一個城市,回房子收拾最後一點行李,以為就z在家沒出去玩,平時也說幾句話,感覺的出來他對我有意思,就試著撩一下,結果嗯哼~就順其自然,在客廳,結果我聲音太大,另個室友h醒了開門出來了,看著我倆那表情都傻了,一會臉就紅了,也可能是我玩嗨了,h準備轉身進卧室,我沖過去就抱住h,給h暗示,那接下來就……做,吃完飯做,睡覺前做,卧室,客廳,衛生間,廚房,陽台,沙發,桌子,凳子,馬桶,浴缸,能待的地都待了,誰想了就來,三個都想一起來,在我們這,沒有白天晚上,三個人,在家一絲bg,我和h,z看著,我和z,h看著,搭配很合理!

整整一個十一,最後一天,我們瘋狂完,我拿著行李就走了,我們很默契,我沒回頭,他們沒送,就這樣相望於江湖!


匿名用戶:

我想考浙大

按現在來說不可能

不過我才高一

一定會加油

三年後 等我來取匿


www天哪我太感動了 謝謝大家的鼓勵

不過啊

我最近還是有點喪 因為期末考成績真的不怎麼樣啊

我心裡也明白 我沒有盡自己最大的能力

可是我就是努力不起來啊怎麼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