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秘密一直深埋心底?

問題描述:你要對未來滿懷期待,對生活心存善意,但是你也要時刻做好最壞的準備。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不想什麼人上人,可這世間疾苦,照樣誰都沒放過。活下去,笑出來。
, , ,
楊歐尼在廣州:

先說主題,【現實生活中的許多男人,男人本性,其實很多都不忍直視。】

1.某認識三年的男性朋友。一直以為我們是比較單純的朋友關系。舉行婚禮前十天左右,某個晚上十一點多,喝了點酒,打給我,說起自己快結婚的「感慨」,承認一直很喜歡我,一直對我有性幻想(對,我沒打錯,你也沒看錯),然後埋怨我不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安慰他,以至於一而再地就這么「錯過」了。後來左扯右扯,扯到這么個提議——要不我們去外地旅遊?擁有一個完全屬於彼此的24小時?

我呵呵,個呵呵,當即掛電話。當然婚禮也沒去參加。結婚當天,看他很自然地曬照,說些愛你一生一世的話,我看著感覺很惡心,就屏蔽了。過了一個星期,他私發給我,開場白是——你最近發圈頻率很高,成功地引起我的注意。我心裡喵喵喵,你是誰,你一個有婦之夫,誰稀罕你注意了!

就回他,以後不用找我聊,也不要聯系了。讓我在心裡保留著以前的好印象吧。

他回,如你所願。

然後,沉默。皆沉默。

2.吃飯先,得空更


匿名用戶:

這次是喝醉了 被老闆拉去包廂睡了 喝太多反抗不了 一點力氣也沒有 可惜了!我得了尖銳濕疣 活該他被傳染吧

我只有一個男朋友 他上次出去玩點了公主然後回來跟我睡了 過了兩天我就發現下面不對勁 就跟他說了 他也坦白了 現在也分手了 對感情沒有任何期待

我記得老闆強行的時候 我還讓他戴套 他偏不 你說是不是活該呢?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有了一種報復的





崔西婭:

慫的我一匹 都不敢回復
評論區都是可愛滴人
補作業去了(´・_・`)哭唧唧
(不會打分割線的我)
想有一套自己的房子 掙很多錢
成為amani那樣的人
50歲依舊自信 美麗 不會讓婚姻束縛了我
還沒有考慮好喜好的性別 嘻嘻
成為一名作家 一直的夢想
不喪
還有 我的真心朋友少的可憐 還沒有膽子加聯系方式,。很想要朋友,=( ,
Aorqu,可不可以賜我幾個人生的朋友
不會散的那種


匿名用戶:

我有病
活在幻想里,無時無刻不在幻想,甚至抑鬱。但我知道我不應該這樣,我想調整,但不知道給誰說,沒有人喜歡負面情緒爆棚的朋友,前兩天一門考試掛了,以為保研無望,突然覺得特別痛苦,感覺大學真的白努力,後來溝通後這個考試沒那麼重要,和媽媽說了,媽媽說:你這樣子怎麼進入社會,以後多少困難?
媽媽一直這么說我,從小開始就讓我堅強,我甚至沒機會調整想休息一段時間的時候她還讓我堅強學會適應。
現在我的腦子里感覺有兩個人,另一個人一直在抱怨,在臆想,幻想我被誰殺了,我又殺了誰,一天甚至想到我拿著刀站在室友背後,雖然不喜歡那個女孩但我也更害怕這樣的我自己,那個女孩人很好,但我就是不喜歡她,我不敢和她說話怕她看出來,我討厭她的一舉一動。
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一直活的很難受,我怕給朋友講她們只會覺得我矯情,或者覺得我很煩,但我真的很難受。
無法喜歡任何一個男孩子,關系稍微近一點就有一種反胃的感覺,原來我也不是這樣,也談過男友,只是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就成了這樣。
越來越偏執越來越惡心


匿名用戶:

這是我永遠都不敢告訴別人的,深深埋藏在心底最深處的事情,我用了很久很久的時間去淡忘,用了很久很久的時間讓自己看上去沒有那麼陰暗性格,用了很久很久的時間改變自己。

很小的時候被大伯家的哥哥猥褻。還在國小一年級的我從此心裡有了陰影,很久很久都感覺自己開心不起來,不管自己當時在做什麼有多開心,一旦想起這個事,心裡突然就沉了一塊石頭。不敢告訴父母,父母也沒有注意到我得情緒變化。第一次在大伯家,哥哥摟著我哄我睡午覺,然後他就解開了我的背帶褲,手伸進了我的內褲,當時太小了只覺得很奇怪或者是不安,並不知道我應該反抗告訴大人。之後大伯家的哥哥因為他的父母顧不上教他學習,暑假的時候讓哥哥來我家,我父母幫著教。我父母是雙職工,相比較比大伯家文化程度好一點,大伯他們在賣小吃為生。

從此我的噩夢又開始了,我三年級就自己一個人睡了,可是那段時間簡直就是地獄,我睡著了,迷迷糊糊醒來,就發現自己的內褲被脫掉而且看到哥哥在我床邊,他的手在我的私處。我得家教比較嚴,父母從小對我的管束比較多,所以我跟懼怕也不敢跟父母說,直到好幾個這樣的夜晚之後,我感覺我小便的時候很不舒服,很痛,我才決定告訴父母。但我的父母起初並沒有很重視這件事倒是覺得很不相信。接著又是這樣的一天,我還是告訴了父母,這次他們覺得我說的可能是真的,但是父母只是對他說:早點休息,你們回房間各睡各的。所以那天睡覺我反鎖了房門,可是半夜又醒來他還是在我房間,我才發現他是從窗戶跳進來的。簡直要窒息了,我告訴父母他從窗戶進來脫了我的內褲。之後就沒再發生過了,不知道父母說了什麼還是他後來離開了我家。當時太小了,我上一年級比較早不到6歲的年紀,發生這種事可能也就是7歲多,8歲左右吧。

慢慢長大的時候雖然忘不掉這件事,可是依然還是要把哥哥當做親戚,要來往。無形中我已經慢慢學會了假裝自己根本不記得這件事,依然叫他哥哥,依然假裝自己是性格很開朗陽光的女孩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種不好的經歷,我對前男友對我親密的舉動總覺得自己像是被侵犯,覺得自己在墮入黑暗之中。也可能假裝的久了,自己也分不清哪個是真的了。


未塵:

男,21歲,坐標瀋陽,在校學生,決定一輩子不結婚,或者說很有可能連女朋友也不交。答主也不是窮抑或丑找不到那種,有很多機會,但是都慫了。沒錯,就是慫。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恐懼。有時也會羨慕身邊的朋友都有伴侶,可以有人陪伴,但是心裡邁不過那到坎,只要有女生有明確的表示或者暗示,一律拉遠距離。這種思想可能與原生家庭有關(自幼父母關系不和,他們是相親)。這種來自於內心的恐懼始終不能讓我接受任何一個女生,我真的無力。近半年這種想法已經趨於定型,我也決定不再做任何改變,以後的結果我也會承受,包括父母催婚和身邊朋友的眼光。願以後一切安好,繼續寫我的詩,走我的路,也願所有朋友都能按自己的方式生活。也不是什麼太大的秘密,就不匿了,哈哈


匿名用戶:

再添加一些吧,其實我一點也不愛我現在的老公,或者說我已經失去了愛人的能力。現在的活著只是我還放不下在我生命里給過我溫暖的人,一旦這點溫暖熄滅了可能就是我離開的時候吧,

我還希望我死去後我的骨灰可以灑在我出生的地方,一個小小的山灣里,那裡有我愛的風景,


心底有座墳,埋的全是秘密。

一:讀國小的時候被看門的保安猥褻了,那時候知道不好但是也不知道為什麼,也沒告訴任何人。

二:讀國中的時候被我小叔家修房子的工人猥褻了,我拿著菜刀劃了那人的脖子,沒有生命危險,最後不了了之。

三:被我外公猥褻了,我拿刀砍了他的手,可惜沒砍斷。我外婆只是罵他,完全沒給我任何安慰。我父母是不知道的,後來我媽知道後也沒有什麼反應,也只是會罵。

四:我一點也不愛我的父母和弟弟,而且我對父母是沒有感情的,只有恨,甚至於我希望我是一個沒有父母的人,可是面對她們時我還要強顏歡笑,心裡是咬牙切齒的你媽逼。

五:我背著當時的男朋友現在的老公睡了我愛了八年的男人,可惜是個陽痿。進去不到兩分鐘就出來了,而且是軟腳蝦,

六:我和老公的性生活從來沒有高潮,為了他的自尊每次都假裝高潮,只有自己用手才能到,

七:其實我是個內心情感很涼薄的人,能讓我在乎的東西除了人民幣可能就是我未來的孩子吧,可是為了不傷害在乎我的人我只能收斂,裝出一副我愛你們的樣子。

八:在外面打工的時候有一天加班到很晚,走過一個挺偏僻路燈壞了的地方差點被強奸了,之所以差點是因為我一開始服了軟,然後在他脫了褲子的時候捏爆了他一個蛋,是真的捏爆了,那人當時就疼暈過去了,我穿上衣服就回家了,也沒告訴爸媽我遭遇了什麼,第二天出門聽到有人議論說那人被送去搶救了,還進了icu,我內心沒有任何波動,既然敢做就要承受被我報復的結果,希望那人以後再也不能人道。

九:我愛過一個五十歲的男人,屹今為止他是最讓我有戀愛感覺的人,沒有發生性關系,在一起兩個月後還是醒悟不能破壞別人的家庭遂分開。不過還是感謝他,教會了我許多。

有人可能會說你怎麼老是被猥褻呢,本人臉長的不算好看,但也不醜,也從不穿緊身性感的衣服,但是胸大身材豐滿遮不住也不怪我啊,現在走在街上也經常會被一些猥瑣的男人盯著看,身材長相不是我的錯,可是一個人隨便發情就錯了,

感謝自己的冷靜和冷血,讓自己那麼多年雖然被騷擾但從未受到實質性的傷害。


匿名用戶:

今天阿么去世了,想對她說,那些美夢沒給你我一生有愧。


不忘初心:

他可能不知道我是怎麼知道還有別的女生的。

好多年沒有聯系過的同學忽然有一天跑來給我發微信。即使談話內容沒有涉及到另外一個人。

我不知道她們是什麼意思,但感覺好像與他有關。(女生的直覺好可怕)

後來的事情就是他們的事情了,與我無關。

我相信他,他無心使我難堪和受傷,可是傷害已經造成。

我依然相信我可以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他會把我捧在手心,不忍心讓我受一點委屈和傷害,即使知道我勇敢堅強。

2018快要過去了。2019,我可以遇到更好的自己。


溫水:

表面嘻嘻哈哈,不善言辭,恐懼交際,只享守著自己的世界.人間且值得.


匿名用戶:

突然發現,我討厭身邊的所有人,討厭他們的舉動,一言一語,討厭她們愛佔便宜又懶惰,討厭她們不解風情什麼都顧自己的自私鬼,我甚至可以討厭我的家人,還有那些自以為是自稱懂我的人,本質是只是利用某些我的事去做對自己好的事,討厭她們只是聽過我的故事並只有一笑而過或是安慰,從沒在乎我的感受以至於後來的我不再訴說心事,討厭她們說我不愛跟別人表露我的心事,我只能表示相安無事

所以,我也討厭我自己,因為我自己在某些反面上也會存在著一樣的問題

我很討厭我自己,會有那麼多的額外想法

得不到一點溫暖

——————————————————————————

12/26

開更

可能人生來就是會偶爾孤獨鬱悶吧

找個能夠另你開心的人在一起其實就能化解很多了

每天也不覺得那麼沒意義

至少你知道有人在等你,你也恰好在等他/她

最近天天做夢,夢里也什麼都有,但都離不開悲觀這個主題

過陣子要過年了,沒有以往的熱情去迎接,甚至沒有想回家的沖動,因為回去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一個不再完整的家


匿名用戶:

我家裡其實很窮。

我表面上和他們一樣,光鮮亮麗,甚至比她們打扮的還要時尚,但其實我的錢都是我自己寫文章掙來的,每天他們在玩遊戲,我就在寫文章,我從大一就開始經濟獨立了,我不捨得花父母的錢,父母說一個月一千的零用錢,但我知道,這是爸爸四分之一的工資,爸爸是純體力勞動者,已經五十歲了,腿疼,下雪天,下雨天,一天不落的去上班,每天都騎著電動車,即使電動車的車燈壞掉了,也都不捨得修。

有一次晚上回家,因為看不清路,撞到了別人家的車子上,但爸爸知道是自己的原因,即便是胸口痛到喘不上氣,也堅決不去醫院,媽媽生病一直都是硬撐,因為手術費要幾萬塊,我家根本拿不出來,爸爸媽媽都是勤勞樸實的農村人,為了供姐姐我們兩個人上大學,一年存不下來幾個錢,即便我們全家都在緊衣縮食,還是於事無補。

上大學的我情竇初開,交了一個男朋友,男朋友試探性的問我家小區在哪裡,我害怕說出我家是農村的他會瞧不起我,脫口而出,我印象裡面知道的小區名字,可能是因為我太過於自卑了吧,但這個謊言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到現在,已經無法收拾,這個謊言也讓我徹夜難眠,我整晚整晚的失眠,我不想失去他,也不想讓他看到我不堪的一面,我「苦心」經營出來的信心,我害怕一瞬間全部碎掉,我發現我越發的愛他,想過坦白,終究沒有勇氣。

我也想過趁和他戀愛的這段時間,靠我自己的努力給我家買房買車,但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我現在變得越來越陰郁,或許是老天在懲罰我吧,我心甘情願的接受,我應該承受這些,如果我們兩個分手,那一定是因為我終究沒有勇氣賣出那一步,我現在變得愛忘事,身體變差,我知道這都是我撒謊的報應,是我對待這份感情不夠忠誠,我也幻想過,如果我家裡是中等經濟水準,我就可以大方自信的現在你的面前,我就可以不用太在乎別人的眼光,不用在乎水果攤大媽多收了我一塊錢兩塊錢,不用在逛商場的時候在心裡暗暗盤算那個是最便宜的,也不用在朋友對我說,你怎麼不買啊,我故作不在乎的說,沒有喜歡的。

我很虛偽,我知道,窮,並不能怪自己的父母,他們也在努力著,並且為我默默付出這,到貧窮帶來的自卑或許我一輩子都甩不掉了吧,我真的好想能夠一夜暴富,能夠讓父母輕松一點,讓我也能自信一點,也能像個小公主一樣讓男朋友寵著。

有次和男朋友去蒼蠅館吃飯,看到坐在我身旁的是一群農民工叔叔,我穿的光鮮亮麗,化著精緻的妝容,但我覺得這一切都好嘲諷啊,我表面上和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其實我活的比任何人都不堪,我每天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我很想自己能夠有所作為,但我什麼都沒有,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努力,這讓我很痛苦,以至於有時候會想自己是不是抑鬱了,活著到底為了什麼,但我知道,我不能倒下,我還要做爸爸媽媽的依靠呢!


balloon flower:

有件事我一直沒對誰說過,

一是說了別人可能接受不了,

二是我也不知道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好是壞。

三是我也不太願意去回想,

就一直這么隱藏在心裡。

那是我七八歲的時候,

那時候我是在外婆家生活,

外婆家在四川一個非常偏遠的村子裡。

那時候我還小,每天就在山裡東跑西跑的。

有一天我又一個人去了山裡,

想去掏點野果子吃。

小時候窮,哪有什麼零食吃。

嘴饞了就在山裡搞點野味。

我一個人往山裡走,

老家的山是那種看不到盡頭的連綿不絕的山。

我無意識的穿過了數不清的樹林,

到了我也不知道多深的山裡。

當時我是懵的,

完全無意識的在瞎走,

就那麼走到了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深山裡,

突然回神了,意識到自己不知道走到哪裡了,

一下就害怕了。

因為周圍沒有一點人來過留下的痕跡。

甚至沒有一點聲音,

連鳥叫都沒有。

我回頭望去,

根本不知道我是從哪裡來的,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

當時瞬間就慌了,

眼淚在眼睛裡打轉。

我還想我是不是要死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都沒人來給我收屍。

天色慢慢暗了下去,

我意識到我得在天黑之前走出去,

不然我就更走不出去了。

我開始鼓起信心,

安慰自己能做到。

我還清晰的記得,

當時肚子開始叫了。

野果子沒摘到,

肚子餓得不行。

我開始尋找回家的路,

努力尋找我踩過的土壤和野草的痕跡。

就那麼走啊走,

也不知過了多久,

天更黑了,

山裡的風不斷撲打在我臉上。

突然一聲尖銳的聲音從遠處的樹林里傳來,

我差點嚇尿。

我看向那個方向,

卻什麼都沒看到。

未知的東西讓我愈發恐懼,

我開始奔跑,

也不知道往哪裡跑,

就埋著頭不斷跑。

直到我累到跑不動了,

我看向我的背後,

依然什麼都沒看到。

我吐出了一大口氣,

稍微放鬆了些。

但是我依然在深山裡,

雙眼所及的依然是樹林野草。

我繼續走,

也不知道往哪裡走,

但我覺得我走起來比站在原地要更安心些。

突然,

前面的樹林飄出了一根白色的帶狀物體。

我差點又嚇尿了。

我仔細一看,

發現是白色的布條栓在樹上。

我稍微走近一些,

一下嚇得我坐在地上。

前面的樹林里全是飄著的白色布條,

白色布條下面是一座座墳。

我坐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瞬間就哭了,

是那些沒有聲音的哭,

我嚇得發不出聲音了。

我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才爬起來的,

這期間沒有看到一個人,

也沒有遇到誰來找我。

我不敢坐在那裡了,

就無意識的隨便朝著一個方向跑。

更詭異的是,

跑著跑著,

前面就沒路了。

面前是一塊巨大的近乎垂直的像是被劈開的山。

我靠近那座山,

光滑的岩石就像被打磨過一樣。

山腳還有一塊石碑。

刻著不知道是什麼的字。

當時我年紀還小,認識的字不多。

但我記得那些字絕對不是我們現在使用的簡體漢子。

我還記得那些字像蛇一樣彎彎曲曲扭來扭去

天色更暗了,

暗得讓我踹不過氣了一樣。

我在那塊石碑上敲敲打打,

想像像電視里那樣出現某種機關,

然後石碑大開,

裡面全是金銀珠寶和武林秘籍。

然而石碑並沒有什麼異樣。

也並沒有什麼機關被觸發。

然後天就徹底黑了。

是那種連自己都看不清的黑。

我就那麼靠在石碑上,

癱坐著。

孤獨,恐懼,寒冷,飢餓,

哭不出來,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沒有星星也沒有月亮。

沒有一點聲音,靜的可怕。

一點生命的氣息都沒有。

更奇怪的是,

我突然就不害怕了,

也不冷不餓了。

就那麼坐著,就像一塊石頭。

我什麼都沒想,腦袋空得像死了一樣。

突然,

白天我聽到的尖銳的聲音又出現了。

那聲音,就像劍出鞘的聲音。

就像空氣被割破的聲音。

這次我真的尿了,

我覺得我要死了。

我閉上眼睛,不敢睜開。

那尖銳的聲音離我越來越近,

地面微微顫動,

我感受到什麼龐然大物向我靠近。

我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

這次有聲音了。

哭得聲嘶力竭。

那東西在不斷靠近我,

我不敢睜眼,

我怕睜開眼看到的就是大象恐龍。

忽然,

它觸碰到了我。

那東西比我溫度還低,就像冰塊一樣。

啊啊啊啊啊

嚇得我快把喉嚨都叫破了。

我睜開眼,

那一瞬間我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白色的眼睛透出一些光亮,

身體也發著微光,

身體藍色紫色紅色相間,

肚子上有一個半圓球的東西。

迪加。居然是你。

來救我的居然是你。

後來他把我送回了家。

那之後,我再也沒見過他,

也沒給人提起過。

今天,我想告訴你們,迪加去過四川!


匿名用戶:

我不愛我的爸媽,雖然我努力去愛他們,回饋給他們同等的愛,但其實大多隻停留在表象,如果他們稍微注意就會發現,我每次給他們打電話的時間都是一樣的,因為我把給家裡打電話這件事放在了to do list 上

我只想活到三十五歲

我一直在盡力趕走所有對我好的人,因為我不想有太多牽絆 愛而不得 得而不終不如親手毀掉

我不喜歡打遊戲 不喜歡流行樂 不喜歡看動漫 不喜歡現下流行的任何東西 純粹是為了社交 這一切讓我感到疲累

我最近喜歡上一個二十五歲的男人,不是因為我喜歡他,而是他是世間我難得的同類

下輩子我想變成一頭鯨魚,所以我已經兩年沒吃三文魚了,如果以後我做了海洋保護的NGO,那純粹是為了我自己


匿名用戶:

出軌

我和老公是我自己戀愛的,談了半年,懷孕了,那時候感情也好就結婚了,後面孕期的時候他出軌了,被我發現資訊大致內容就是「我跟你做好朋友你怎麼這樣對我」之類的,跟他攤牌了,他不認賬我也沒有證據能夠證明就真的發生關系,就忍下來了,但是孕期的時候真的情緒太敏感,脆弱,每天失眠,睡不著,極其痛苦

第二次是在孩子一歲多左右的時候,那時候我和他分居兩地,大概兩個星期我帶孩子去他的城市過幾天,後來有一段時間我發現我跟孩子走後半個月再回來,房間里竟然沒有住過的痕跡,比如被子是怎麼疊的回來還是什麼樣,就已經發現異樣了,但是還是沒有懷疑太多,有一天我拿他手機看個什麼東西,正好他來一條簡訊「我洗好澡啦」,當時我就愣了,趕緊翻他的微信,是個女的,沒有聊天記錄,都刪掉了,我們就鬧起來了,他跟我跪下認錯,扇自己耳光,承諾會斷,後面被我發現一直都沒斷,一直持續了兩個月左右,人生經歷第二次這樣的事情,還拖著一個不到兩歲的孩子,娘家勸,婆家勸,情緒一度崩潰,自殺過……

終於有一天我走出來了,我也不愛他了,現在我們兩地分居,互相各玩各的,出於報復心理吧,我出軌了兩個男人,一個比我大兩歲,一個比我小兩歲,沒想過跟他們有什麼以後,都是玩玩而已,也別跟我扯什麼道德不道德,我願意,我開心就好,我活得下去就好

你看,多好。


秦桑:

我在現實生活中跟一個女孩子的關系有點微妙……

接過吻,我也摸過她胸…

她身材特別好,胸大腰短腿長。

每次和她一起洗澡的時候,我都聽不進去她說什麼,就只想看著她。

很懊惱為什麼自己不是男的,跟她聊天的時候我也經常逗她,說我雖然不是男的,但是我有幻肢。

有一次我鼓起勇氣跟她說:哥哥的大diao很寂寞。

她說:我想一巴掌掄死你。

…………我覺得自己好像是被拒絕了……好幾天沒敢和她說話……

哎………可能是我真的太好色了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