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哪些秘密一直深埋心底?

問題描述:你要對未來滿懷期待,對生活心存善意,但是你也要時刻做好最壞的準備。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我不想什麼人上人,可這世間疾苦,照樣誰都沒放過。活下去,笑出來。
, , ,
匿名用戶:

喜歡同班的一個男生,今年大三,我暗戀了他兩年,從來沒有說過話。今年十一假期巧合下,每晚一起玩遊戲(王者榮耀),和他的室友,我們三個三排。我覺得遊戲也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的,他通常是補位,遊戲心態也很好……隊友說我坑他會幫我辯解,排位輸了好多他會說對不起,其實不怪他的啊,匹配機制註定不會讓你一直贏的……

有一次連輸N局後又三連勝,我臨時切換了小號,他舍友打字問我為什麼換號,我說大號馬上兩千場。真是個無聊的借口,其實就是小號段位低,我覺得這樣更容易贏,但是後來一想,怕他誤會,誤會我擔心輸了掉大號的星星✨……

那晚之後他就不玩了,可能是開學了,學習緊張,也可能是我換號的行為真的讓他誤會了……但我每晚還是習慣性的上線……沒想過跟他表白,覺得自己是個很差勁的人,微胖,也不積極,近視,想法有時很膚淺,很多時候像小透明一樣仰望他……他有目標,愛讀書,愛學習,在我眼裡彷彿會發光。今天上午國語考試,我上一場,他下一場,出來的時候看到了他,他偏了下頭,並沒有打招呼……有時候會想我到底喜歡他哪,更多時候是,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


匿名用戶:

很多很多,在別人眼裡我很優秀,乖乖女,成績好,工作好,顏值不低,個子不低。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自己多沒安全感,多沒責任心,多自私。

前段時間結婚了,和一個自己不喜歡,工作學習各方面都不如自己的男的結婚了,原因是因為年紀到了,條件限制在這個地方找不到更好的條件的人了,再拖著幾年別人就會給我介紹離婚的。隱瞞了他很多事,與其說是隱瞞,倒不如說他自己覺得我是保守的人我是乖乖女,很多黑歷史傻子才會主動給別人說。

我大學的時候網戀,墮胎,父母都不知道,畢業以後就分手了,各自安好。畢業以後工作期間因為缺錢,和一個房地產負責人啪啪,當然了只有這一次。從第一個男的到現在結婚的老公,我經歷了九個男人。其中有一個比我小八歲,婚內出軌的大學生。

老公因為體重胖,短小還早泄,說漏嘴只能騙他自己以前和兩三個男的啪啪過,把他氣的要死,據他所說,我是他第一個女人,對於這句話我也不想去論證真假。我懷疑是他怕別人知道自己短小早泄,所以一直不敢去主動啪啪。

現在每天無聊一直想著怎麼找人聊天疏解自己無聊的生活。

出軌這件事自己知道不對,但是真的不存在愧疚,因為我自私。


匿名用戶:

我有一個秘密是到死都不能說

就是曾經我很墮落,迷上吸食錯誤東西

那時我的家庭很問題,我的情緒有很大起伏

已經去到堅持不住的地步,會自殘

那時很年輕,在生日那天和男朋友說想試一下

他找來了,之後我迷得一發不可收拾

我每次吸食都是為了逃避家人在我心中烙下創傷

到我的身體出現損壞

到有一次吸食之後去洗手間看見鏡子中的自己

好像鬼一樣

不自覺的磨牙 烏黑的眼圈

我究竟在做甚麼?

我感覺被那東西操控了一樣 不知分寸

有一次吸食過量,身體越來越冷,四周越來越黑

原來我快要死了

那刻我聽天我心愛的女孩大叫我的名字說我好冷

報警叫白車,她很慌張地抱著我

我反復地想我不該接觸這種東西

我聽天搞手說不要怕,冷靜,她沒事的

幾個女孩抱著我,慢慢地我的身體回覆溫暖

這次的事本應驚醒我不該再接觸

但東西之所以叫不可一不可再是有原因的

之後我甚至找了借口安撫說用其他溫和的東西

事實上把自己推去更糟糕的地步

之後我迷上吸食另一種東西,我的身體損壞更嚴重了,出現幻覺,幻聽

我感覺到對父母很抱歉很難受

家裡沒有人知道我做這種壞事,這麼墮落

很強烈的內疚感

於是我做了決定我要重做情緒的主人

身體的主人

我改了手機,躲在家裡三年,那些朋友不知道我住在那裡,他們找不到我,我亦不再接受東西的誘惑,

在這三年裡飽受東西帶來的後遺症,身體的損壞,精神上的幻覺,我不敢告訴任何人

我三年都沒有出過家,直到有一天聽到媽媽為了養我和家裡其他人去借貸

那刻腦海好像有一聲響雷

我好像一直都在行差踏錯,沒有好好地做一個人

沒有好好地供養父母

那刻我決定要去工作,當時我的癮已經戒除了

我很有信心,因為我不想再被東西牽著走

之後我去面試日本公司的售貨員

才發現我很久沒走在太陽底下,頭很暈

身體的損壞很明顯

被聘請之後堅持工作,也因為自己不懂人情世故

很快就被同事欺凌,同時我的腳出現劇痛

那種站在地上鑽心的痛,當時工作了二個月,上司站在欺負我那班人那邊,怎麼欺負就是工作時只有我在場地,那班人不知跑去那了,之後有客人投訴她們,她們卻向上司打我小報告,我沒有理會,我天真以為上司會明白,誰知道三個月試用期滿那天,上司說我的表現不好,要加長試用期,那刻我哭了,因為腳的痛楚,因為我知道自己努力工作,那刻我明白一切都白費了

那時我不知道被打壓的自己早已經很自卑

腳痛令我不知所措,我快要準備告別這痛楚的一切

我在TB上買了一顆隕石和一本叫做

不焦慮的活法金剛經

那本書我在休息時間裡看幾頁,流淚滿面

也依靠隕石做冥想

我從來沒有如此安靜,是那種回到甚麼都存在卻不存在的竟地

我上班和上司坦言被人欺凌的事和我要辭職

她叫我再考慮,不要著急辭職,那刻她又說我工作表示很好

我不理解,也不想知道,我要治療好腳再重新出發

我曾經很壞,很差勁,不知為人子女應該供養好父母而不是讓他們擔憂,甚至墮落到吸食壞東西

其實我是依靠信仰重新做人,我是佛教徒,我這一輩子最大的褔氣就是遇上佛陀得聞佛法,不管曾經多壞也要給一個機會給自己重新做人

壞東西千萬不要碰,戒除非常難,而且身體內臟全部都壞了,我受很多苦果,我知道自己該!

這就我的秘密 10日後 刪除


呀樂:

原答案已經刪除

如果哪位深陷其中的路人朋友看到我的回答感到不適,我向你道歉

生命可貴,珍惜眼前


匿名用戶: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探索自己的身體 國中就學會了zw 那時候也沒看過黃片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的。。。

後來和第一任男朋友在一起,兩個人都是第一次,那時候我還是國中,我並不想和他做愛,雖然我也很喜歡他。剛開始他只是摸我,我也並不排斥,後來等他漏出那個之後我突然覺得很惡心很排斥,我告訴他我不想,他問我我愛不愛他,我說愛,他向我承諾會娶我,會對我一輩子好。我那時候真的很相信,但是我還是拒絕了,所以後來我們都一直只是邊緣性行為,有一次他好像用了下力我頓時覺得特別特別疼,疼的我當時就要求要離開,他一臉不知所措就只是坐在床邊看著我穿好衣服離開,一聲不吭。我到現在都記得那天下午,他家樓道里太陽照得我暈暈乎乎,我下樓梯的姿勢很好笑。

那天以後我告訴他我覺得我很痛,他說不會的,他沒有進去,我那時候也是懵懵懂懂,只是更加討厭這種事了。後來又有過幾次,因為那時候還不懂前戲什麼的而且他帶著點強迫的意思,我更緊張了,真的痛,很痛,痛到我揮手打他讓他放開我。

到了高三,我們第一次真正做了,我懷著期待和他纏綿。很可惜,那天我才發現我早就不是處了,或許就在那天下午,或許之後,我也不知道,我沒有第一次的任何回憶,都是懵懵懂懂莫名其妙,我甚至不知道我的第一次是什麼時候沒了的。不過無所謂了吧,反正該做的都做了,不該做的也做了。可是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有懷著甜蜜吻他了。除了zw我從來沒有和他高潮過,甚至每一次他的進去都讓我厭倦,每一次在黑暗中他的臉都讓我憎恨。到了大學,我們分手了。是我出軌的,我喜歡上了我現在的男朋友,我很愛他。和他第一次做的時候,他很嫻熟,很溫柔,我才發現做愛並不是一件痛苦的事,他一直引導我,鼓勵我,我將那天晚上視為我的第一次,那晚的緊張,害羞,期待,安心都讓我覺得幸福。

可能發展到這里應該是美好的結局,可是漸漸的我發現,我恐懼高潮的來臨,我刻意的避開,甚至開始向他裝出高潮的樣子。做愛又讓我覺得痛苦,我不知道我怎麼了,每次聽別人說或者看別人描述高潮的美好,我都很羨慕,為什麼偏偏對我而言它這么痛苦,我害怕它帶來的顫抖,我厭惡快感的刺激。只有在zw時我才能享受它,接受它,但我渴望和我愛的人做,和他一起經歷。

我不知道我該怎麼辦,我不明白我出了什問題。


匿名用戶:

下周六考研啦,正好要去給秘密一個終結。

L是我的高中同學,很爭氣聯考去了南方一所top,我留在本省的本B,鬱郁寡歡。

我性格大大咧咧,和班上後桌的男生玩的開。畢業後,和L的學霸小群體走的近,畢業酒宴跟著他胡吃海喝。聊了很多很多關於未來的事。那個時候剛剛開始用微信吧,我第一個置頂的是他。雖然不在一座城市上學,但是每天都還有說不完的話。

說學校的腦殘規定啊,說沒人性的軍訓啊,還有奇奇怪怪卻超級可愛的室友們啊…

他們學校,每周要交讀書筆記,他有時候很懶,就讓我幫忙寫。他不用用淘寶支付寶,甚至銀行卡網銀沒開。就遠程和我語音,我教他填表辦卡,然後把卡號身份證密碼什麼的都給我,我幫他註冊好淘寶,支付寶還有綁定微信支付。有時候,他爸爸打錢晚了,就直接問我拿錢。我總會第一時間轉給她,並囑咐他省著點花。

他在大學,遇見喜歡的女生了。會偷偷拍她的照片給我看,說喜歡她的眉眼,說她是本地人家境優渥,說屬於他們之間的故事,說他其實挺沒自信的在她面前,說他該怎麼辦,說…

我留在熒幕這段聽著,應著,偶爾嘲笑幾句,怎麼這么慫呀,哈哈哈哈哈

後來,他們沒在一起。好像是女生要出國,而他要考研。去年他考研失敗了,我是輾轉在別人口中得知的,今年他在學校租了房子,二戰。

我覺得他這次一定會如願的。堅信著。

說回來,大概這樣天天微信的情況,到了大二吧。中途,他和他小兄弟們組團去了西安玩,我也去了。隊伍唯一的女生。有天晚上,單間到期了,我和他兩個人住雙人,他兄弟們在家庭房。白天逛了回民街,巨累巨累。洗完澡,我就躺著了。他們還下樓吃夜宵去了。回來,他敲門進來,嘟囔句,好累不洗澡了。就把外套脫衣,爬上了床。兩床之間就隔著一隻手臂的距離。迷迷糊糊,我醒了,聽到他問我是不是很累。我說是。不過,難得出來玩,還是挺開心的。打開話匣子之後,就徹底聊起來了。

比起冷冰冰的熒幕文字,面對面對話,還能感受到話里的語氣,情緒,說了好多。他不如意的專業,打過的球賽,相好的兄弟,未來的理想,近來看的書……好多好多,就天亮了。5點西安,已經蘇醒了。

經過這晚的對話,好像一切還是一樣,一切都不一樣了。某種程度上,我覺得,他是我很重要的盆友了,相信我之於他。也是。

離別的時候,我們相約寒假回家聚。我威脅他,要考過N1,不然不見。

再後來,寒假我在舅舅家做客,吃飯時候接到他電話,說今年查成績,可是他一直進不去。我就說,給我吧,我來幫你查。不知是我網好還是幹嘛,輸完驗證碼,當,就看到成績了。日文的不合格,和中文一樣,我認識。我瞬間懵逼,不知道怎麼回答。我看他的消息,過了請你吃飯哈。我想了很多種,婉轉的方式,我該怎麼回復。

於是我說,這頓飯可能要等等了,要不我先請。發送過去,啪,他電話就過來了。你什麼意思,我沒過就沒過,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有毒吧!我就不該讓你查,你考試一直就不好。我怎麼會讓你查呢,掛了。

正月的大太陽下,我瞬間就特別特別想哭。我侄子,還在腳邊,喊我姑姑快去吃飯。快去吃呀。我哽咽著說好,姑姑等下吃。後來那個寒假,直到我返校,我也沒見上他一面。微信灰了。

返程的火車上,我把近半年的聊天記錄翻了個遍,後來把置頂取消了,把對話窗口刪除,聊天記錄也就空了。大三很忙,要實習了還要考證。忙碌的日子過得飛快,也就顧不上這些事了。有時候,睡不著的時候,會看看他盆友圈,就看看,也沒什麼想法了。

中途四月的時候,我忘了什麼事,他來找了我幫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堆著的氣還是幹嘛,我撒火了。我說,原話我忘了,大概是,不要每次找我都是幫忙,我不是你媽,我沒有義務。他說,那我再也不找你了。好吧。

後來,就真的沒有找過我了。五一的時候,宿舍人都放假回家了,我一個人,特別特別想哭。想到接下來要去的實習,想到大四還是碌碌無為。想到…就發了微信給他,說我上次話重了,說我不好意思。說我的焦慮我的不安,說我對接下來的忐忑又期待。沒有回復,我不死心,又發了簡訊,沒有回復,我死心了。

插不進圖片,不知道為什麼。大四,我實習了兩家公司,拿了幾個offer,一周趕了兩篇畢業論文,兵荒馬亂的一年。

最後今年6月,來了廣州。我真的快忘了這個人了,期間有次用小工具清理微信好友,發現他已經把我拉黑了。不過,我好像覺得,嗯,意料之中吧。

8月的時候,同事讓我幫她工作手機發個盆友圈。我發完,回到盆友圈頁面。第二條盆友圈,我居然看到了他的照片,好像胖了點,但是還是可能認出來是他。我把手邊的活放下,把那個人的盆友圈,全部刷了一遍。原來是他同班的同學,一塊去廣西玩了。還間接知道了,他這兩年大概經歷的事。打了球賽,批鬥老師,演講等等

我甚至,還很神經的小窗了那個人,好巧呀。


一口一個小盆友:

其實這算是記錄一下我的小前半生了吧。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就跟著外公外婆在城裡生活,因為爸媽忙,沒時間照顧我。後來,爸媽沒那麼忙就接我回去,在農村讀一個幼稚園 ,那個時候學前班以前的都在那裡讀。班上同學都是村上的小孩,所以玩的很熟,而我相對於他們來說,是城裡來的,很異類,他們開始就老是逗我。我也不愛說話,那個時候膽子也小,然後他們就開始欺負我。其實說欺負也算不上,就是早上上學搶走我的書包不讓我去上課,回家把我攔在路上不讓我回去,要不然就是把我強行帶去我沒去過的那種農村小路上(那個時候我只知道一條回家的路),然後他們就跑了。遇到這些情況,我就只有哭。我媽在家算著差不多的時間沒到家就沿路找我,沒找到,我媽就在村上到處找我,還是在大馬路上聽到我哭的聲音才找到我。那個時候我真的怕自己上學放學,真的不想去上學,我又不敢跟爸媽講,早上我爸不送我去那個學校我就不去上課,有時候我爸脾氣也不好,也會打我,最後我只有哭著讓我爸在後面跟著我,我自己走去上學,走幾步就轉頭看我爸是不是跟著我。放學只有一聽到下課鈴就直接往外沖,因為他們幾個人有時候會去找誰找誰或者買東西吃,所以等他們幾個人齊了的時候我也快跑到周圍有人的地方了。後來我媽也就知道了這些情況,就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告訴我應該反擊。後來我有一次咬了欺負我的那個人手指,下口很重,然後他去找我家人告狀,最後也不了了之。

所以我小時候有一段時間,也喜歡咬人。那個時候我可能覺得,你欺負我我就咬你,你以後就不會再欺負我了。

之後我媽可能覺得我在村上那個學校老是受欺負也不好,於是又送我去了外公外婆那裡。後來,到了國小,我由於聲音有點粗,像男孩子,在我小時候我媽就把我剪成小男頭,這樣早上就不用外婆給我編辮子,可以省去時間,所以那個時候就會有女同學問我為什麼你的聲音像男孩子,男同學就會說你幹嘛進女廁所之類的笑話我。我也不敢反駁,也不知道說什麼,漸漸的我不喜歡與別人說話,不喜歡與別人交流。那個時候我可能就只有下課的時候跑對面樓去找那個時候的數學老師,跟數學老師說說話,因為那個時候就數學老師喜歡我,可能那個時候就數學老師覺得我聰明。哪怕我沒在他那補課他也願意稍微重視我。

不與別人交流不與別人說話,就又會成為同學眼中的好欺負的對象,異類。我這個時候沒有以前那麼懦弱,他們搶我筆,我能去搶他書,然後他們搶走我書,扔下樓去,我能去把他桌子推翻把他書扔的到處都是;他們有時會拿走我的書,藏起來,或者躲進男廁所或者放在男廁所,我能提著凳子跟著他們滿操場的追。其實我也不敢扔,只能是嚇唬他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是很愛欺負我,搞這些惡作劇搞我。最後等五六年級的時候,我變成了班上不敢惹的女生。

大了一點,還是經常住在外公外婆家,有時候三姨家會來吃飯,外婆年齡大了,經常就會少拿一對筷子,然後外婆就會說,哦豁,忘了拿你的筷子,你自己去拿。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好多餘,那個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委屈,有時候吃著吃著就流淚,也不敢被發現,我怕他們笑我,吃兩口我就不吃了,回屋了。那個時候就覺得,如果我對外公外婆好,他們肯定會不那麼忽視我吧。慢慢的成了我對別人好,只是想得到別人的一點關注。

到了國中,也有受過欺負,但是就默默忍受了,他們也沒太過火。那個時候班上會有那種小混混說哪個學校的誰誰誰是我哥或者我姐,叫他來打你之類的話。其實說真的,打群架我也不怕的,因為我有三個哥,都是屬於國中沒怎麼好好讀,就在外面到處晃的那種。那個時候我是真的不想惹事,我不想惹那麼麻煩。因為我覺得打架這件事,你打我,我打你,你再打我,沒有意義。就像國小時候還能提板凳嚇唬人,國中那個時候經常就是動刀動棍的。也經常聽說誰誰誰被捅了,誰誰誰被打了。國中那個時候那個班導老是叫我爸來學校,動不動就叫我爸去學校,其實也沒什麼事,無非就是想勸我去她那補課。我不願意,她也沒辦法,有一次因為一點小錯,就拿那種棍子打我,然後我條件反射的擋回去了,然後她就再也沒管過我。

到了高中,沒什麼大事吧,我是大錯不犯,小錯不斷。高三的時候,我因為覺得在學校獃著沒勁,所以去報了個學校的單招考試。然後我們班去了三個,我就那麼湊巧考上了。然後我那是隨便填的一個專業,我根本不了解也不喜歡。然後成績公布那一個星期,我沒有去那個學校退檔案,所以我那一年沒有參加聯考。然後我沒辦法,只有復讀了一年。

我的高四,就真的是很認真在學習,我化學挺不錯的,那時候班導開玩笑說我是我們班化學大神。但是化學老師不喜歡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慢慢的我就不喜歡化學老師。化學老師上課我不會聽,但是評講試卷我會很認真。每一套化學試卷我都疊的好好的,錯都改正的好好的。那個時候我也是很喜歡化學,不管那個時候題有多難,是哪個地方壓軸題,一套卷子我能保證四十分鐘做80+,可能那個時候人很驕傲吧,最後聯考化學40+?

然後聯考意料之外的考的很差,我就不顧家人的反對,填了一個與化學相關專業。我的確學的還不錯,我還拿到了國家勵志獎學金,但是我這個專業不好就業啊,校園招聘會我看到的都是招銷售?要不然就是進廠一線工人?我肯定不想去呀。於是我就準備了專升本。

專升本考試很簡單吧,有計算機,高數,英語三科,我主攻的高數。於是我花了兩個多月的時間自己看高數,其實那段時間迷上了王者,高數也沒怎麼好好看,但是考試的時候,我竟然意外的過了。接著去大學部院校跟班讀大三,把他們大一大二學過的但是我沒學過的都一一補修。由於以前我學的有機化學,現在我學的是無機化學金屬方向,所以我需要在一年半的時間里學完他們三年半的課程。

然後就是我現在了,我今年就24了,我還在讀大三,還要跟著大一大二的一起上課。熬過了一個學期,開年去就是大三下期了,我不知道怎麼熬,我很迷茫,等我大學畢業就25了,我覺得自己好像錯過了很多。我是真的不喜歡這個專業,在上學期的時候,我很多次想找個地方去大哭一場,問問自己為什麼要專升本,我不知道這到底是對還是錯。所有人年齡都比我小,班上同學也比我小兩三歲。真的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還有學習上的壓力,我覺得要壓的我喘不過氣來了。

從剛進大學部學校的時候我有一個網戀的男朋友,我剛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那時候他算是一直陪著我吧,我會很依賴他,其實我不知道,這樣對他其實是一種困擾。其實他對我也就一個月的時間吧,從國慶開始,就覺得他好像跟之前不一樣了,於是我就開始對他示好吧,(可能跟小時候在外婆家那裡一樣,希望通過示好來渴望別人關注)給他準備一些小驚喜之類的。那段時間,每天晚上跟他聊天是時候我覺得是我最放鬆的時候了,可以不用去想那些雜七雜八的事。但是我還是能感覺得到他不喜歡我了,再加上一些學習壓力各種煩心事,我有一段時間就會胡思亂想,有時候用過刀削皮都把刀放好後離自己遠遠的,我怕自己有時候想出神劃傷自己。但是每天當他給我打電話時我都覺得那是最開心,最輕松的時候。但是最後還是分手了。

其實我是一個真的太缺乏安全感的人,患得患失感太重,我還太在意別人的看法了,太容易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了。我怕別人不喜歡我,就對別人特別特別好,可能會很像舔狗吧,所以有時候我真的好討厭我自己,我真的不想這樣。

所以我2019真的想改變一下,過的開心一點吧,別整天想一些莫須有的東西讓自己不開心了,別太在乎別人喜不喜歡我了,自己喜歡自己才最重要啊!去他娘的安全感,別人給不了我自己給自己!

加油(ง •̀_•́)ง,自己!!!


匿名用戶:

其實我挺羨慕我妹的,能對父母撒嬌,長輩們也比較喜歡她,2018年應該是工作以來最苦逼的一年,在爸媽不支持的情況下辭了職,然後找的工作老闆不靠譜,而我爸媽的話就是自己找的,原來工作挺好的偏偏要辭職,我爸媽就是那種讀書時沒問過我功課難不難,工作了沒問過我上班開不開心,同事好不好相處,在家就是我媽討好我爸,我討好我爸媽,還得做個好姐姐的樣子,這兩年可能開始中二,就是越來越不願意和他們交流,然後父母也越來越看不慣我,以前同事說喜歡我這人的性格,我說千萬別,我都討厭我自己,雖然我好說話但是只有自己知道我不過是不知道怎麼拒絕而已。

最後,希望2019能擺脫這種困境,做自己的同時讓自己牛逼一點,內心堅強一點,跟著積極向上的人努力向上!

以上。


匿名用戶:

知道爸媽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可是我真的不想他們這樣做。


匿名用戶:

我的第一次,是網上約的,外國人。

當時我大二,沒有找男朋友。但是我覺得時間到了,我以後可以開始有性生活了。那時候和這個人在一個社交網站聊的不錯,就約見面了。我還騙了他我不是第一次,其實我很怕他識破。我記得當時我怕疼,一直往後退,他問我怎麼了,我就說我做過的次數比較少。後面趁他去洗澡我還特意看了下床單,上面只有一點點血。

回學校之後我就開始大哭,不是傷心,也不是後悔。我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那樣抱著,我很貪戀那種感覺。三歲時我爸媽就離婚了,生活中沒有任何一個男性給過我關懷。

並沒有遺憾什麼第一次沒有給自己愛的人,因為到現在過去這么多年了,我只愛過一個人,他出現的太晚了,前不久我還是失去了他。我會很享受性,但我最喜歡的,還是愛的人的一個擁抱。

當年事後他看著我的眼睛,問我我的眼睛裡為什麼會有悲傷。別人聽起來這可能是藝文青年的中二病犯了,但是我真的就是這樣子的,他是唯一一個看出來的人。


FGT19980225:

說一下我自己的故事吧。

我國小二年級的時候特別喜歡一個女孩子,就叫他青蘋吧,怎麼形容我對她的喜歡呢,幾乎當時所有的上學動力,都是她。做什麼事情都是為了接近她,比如說她學習很好,班級第二,我呢倒數,為了靠近她,我努力學習,一個學期我就班級第六了,他數學好,我就努力學數學,只是為了超級表揚的時候和她一起站起來。幾乎所有事我都在她面前出風頭。但是就是沒有告訴她我喜歡她。可能是年少羞澀吧,喜歡了四年,國小結束也沒有說出口,到了國中,雖然是一個國中,但是不是一個班級平時沒有什麼聯系,但是心裡還是念叨著,走路目光還是有意無意的搜尋著她的身影,也可能是到了新環境,交到許多新朋友,和她也沒有什麼聯系,她在我心裡的位置越來越陌生。直到有一天我忘記了。

等我再注意到她是初四了,機緣巧合分到了一個班,這時候的我們相遇,其實我的內心很平靜,沒有什麼別的感覺,要說有就是那種,突然很熟悉,很親切的感覺。再後來我倆也算是好朋友,她也有了男朋友,畢業的時候,也算早戀啦,有些藏在心裡,已經快要忘記的話,更說不出口了,其實也沒有想在一起,只是想告訴她,我喜歡過你,那時候真的很喜歡,不過都不重要了,倒是有些釋然。

現在我是大三的學生了,許多年過去了,今天突然看到這個問題,稍微有點感觸吧,


匿名用戶:

我16歲的時候做了一次春夢,夢見我和我姐姐發生了關系,我也是女的,而且在夢中我是T。

其實這也說不上什麼深埋內心的秘密,因為我做了這個夢之後當天就和我的朋友說了。我的朋友不會評判我,我也只是想要通過把這件事說出來來好好想想為什麼我會做這種夢。

我記得我國小的時候是異性戀,因為那個時候我已經對男生有好感了……等等,好像也不一定,我記得我小時候就喜歡看泳裝女郎的照片。看完覺得,好爽。當然,我也喜歡看男人屁股的照片。

原來我從小就試探在姬佬的邊緣了。

我對我姐姐的感情很復雜。我姐姐很優秀,她成績特別好。而且她在人際交往方面要遊刃有餘得多。我是一個有點自卑的人,小時候有什麼話都不敢講。別人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就笑一下,所有的想法都埋藏在心裡。我家長都覺得我這個人太內向了,慢慢吞吞的,怕我被欺負。其實我和我姐姐一樣,都是急性子,而且很容易生氣,不過我不敢把我任何一點想法表達出來,怕被人笑話。

我姐姐是在關系中可以佔主動權的類型。她能讓別人自覺地聽她的話。反正當時我是對她崇拜得五體投地的,我以前寫最崇拜的人還寫的是我姐姐,那把她誇得跟花兒似的。哎呀,往事不堪回首。

但是我姐姐也是個小霸王,小時候我天天被我姐姐踐踏。我現在還記得她把不喜歡的菜夾到我碗里,趁我不備抓我的胸,還用腳踩我的頭。反正我小時候就是給她折騰大的,但是奇怪的是,我後來喜歡的女的都是那種姐姐氣質的學姐甚至阿姨。我還蠻喜歡被欺負的,怎麼搞的。

順便一說,我對女性的喜好應該是我國中了解到女同之後慢慢覺醒的。後來我也做了一點和隔壁班女生的春夢,和女生談過一點戀愛。也喜歡過男生,但是只是暗戀,我沒有自信和男性相處,和男性都是朋友關系。

後來有段時間我有一點怨恨我姐姐,我也不記得我那段時間怎麼想的了。反正我對她的崇拜之情也沒有了。現在不怨恨也不崇拜,對她就像普通朋友一樣。我姐長大了,也不會隨便欺負我了,但是還是會抓我胸。

嗯,那次我在夢中和我姐姐發生關系的時候我也不是很享受啦……有點勉強的感覺。我也不知道我對我姐姐怎麼想的,應該不是喜歡吧。雖然我姐姐就是我喜歡的類型,但是我姐姐也有男朋友,也不是女同,還是近親,我們也沒可能的……我居然認真地思考起可能性了。

總之就是這樣。


匿名用戶:

我很害怕與人相處,人的感情太易變了。


匿名用戶:

不想這么活著


匿名用戶:

我媽出軌了 從我國小開始的 現在我高中

她以為這個秘密沒人知道 事實上 我和我姐都知道(親姐哦) 是一個固定的男的 我還認識……

我爸也出軌了 當然這個事情我媽知道 但我爸不知道我媽的 (現在的中年人誒 )我爸這個沒有固定的

這些我覺得與我無關啦 他們開心就好 可能我以前有點難過 現在無所謂 你們成年人真會玩……


陽光打籃球看書:

《我當過圖書館管理員》

我從小喜歡看書,

高一第二學期末的時候,

在圖書館看書,

下午18:00關門的時候,

我在最裡面書架下坐著,

管理員喊有沒有人,

我沒聽見然後被關了一晚上。

(那時也沒手機,圖書館跟教學樓挺遠的,電閘也關了,多虧夏天晚上挺涼快的)

那天晚自習,

級部主任帶著我們班同學找了我一個多小時,

沒找到。

還問話我們宿舍的同學,

他們打馬虎眼說我可能去醫院了。(靠,我經常往宿舍拿書,都沒人知道我喜歡看書嗎)

第二天早上七點,

管理員來打掃圖書館,

我就悄悄溜出去了。

同學們都用異樣目光看我,

班導叫我出去,

我給說了實情,

然後……

我就有圖書館鑰匙了,

原因是班導推薦我空閑時間去圖書館幫忙登記整理書籍,

我也算是圖書館管理員了。

當了兩年的圖書館管理員。

哈哈!


cczz:

有一個追求過我的男孩子。他和我說過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去世了,母親是教師,一直沒有再嫁。

然後大概六年級左右他迷上了打電腦遊戲。母親不讓他玩,他就每晚回來偷偷玩。那個時候只要有走路的聲音,他就馬上把電腦關上。提心弔膽,但是控制不住不玩。

也沒有人教過他社交禮儀之類的,都是他自己摸索出來的。和他交流過程中我感覺他很缺乏安全感,對別人也不太信任。

喜歡逞強。

但這個人智商很高,通常是考試前一晚通宵復習之後成績還可以。(有點羨慕)

之後因為一系列事情,我和他斷絕來往了。當時挺恨他。

昨天和他們專業的朋友一起玩耍,聽著他們議論他。說xxx這個野人如何如何。

一瞬間我就想到他和我說過的這些事。不知道怎麼的特別特別替他難過,很難受。之後我一句話都沒說。

現在想起來,一個人的性格和他小時候的經歷,應該確實有挺大的關系吧。當時我難過得想幫他說幾句話,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始說。畢竟大家都不知道他沒有父親。

但無論如何他不是野人。


詅兮:

我不開心,好像也沒辦法開心起來;我沒有未來沒有人生,我總在妥協,可是好像我的妥協會讓身邊的人都開心,可我自己卻怎麼樣都沒辦法開心起來。

大家都讓我不要恨我媽,可是我對她已經失去了原諒的能力了,相似的傷害一次又一次,我也沒辦法明白,明明我才是被傷害的那一個,可大家都覺得她是有錯,可我恨她就是不孝。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做為子女的我為什麼要被強制賦予原諒傷害的枷鎖。對於別人來說,原諒是解脫,可對於我來說,原諒是被再次傷害的開始

要結婚了,媽媽總想著我能從未來婆婆家多要到一些錢,或者最多利益。可我不明白,我要得多一些就能讓我以後過得幸福嗎?保證以後幸福的不應該是來自另一半的愛、珍惜、包容嗎?即使我要到了全世界,他不愛我,對於我來說他給的全世界才是煉獄的開始。

我孤獨是因為我沒有過家,她說,我帶你去檢查身體,我說不用啦。其實在我心理是再也不用啦,晚到的關心已經沒辦法泥補傷害的形成了,我連未來都已經沒有了,活著還什麼意義,我甚至覺得要真有問題就好了,這樣或許就能早一些結束這滑稽又可悲的一生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