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一瞬間覺得自己特別惡心?

問題描述:你有没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特别恶心?
, ,
雲雲雲雲中鶴:

我曾經七次鄙視我的靈魂

第一次

當它本可進取時

卻故作謙卑

第二次

當它在空虛時

用愛欲來填充

第三次

在困難和容易之間

它選擇了容易

第四次

它犯了錯

卻藉由別人也會犯錯來寬慰自己

第五次

它自由軟弱

卻把它認為是生命的堅韌

第六次

當它鄙夷一張醜惡的嘴臉時

卻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

它側身於生活的污泥中

雖不甘心

卻又畏首畏尾

——紀伯倫《我曾七次鄙視自己的靈魂》


立夏:

___________

看到評論區有很多人表示同感,我想曾經在一段感情中單方面傻傻付出的人有很多,因此,還是希望大家如果真的不喜歡一個人就要趁早跟人家說明白你們之間不可能,不要吊著別人,也不要擔心你的直接拒絕會傷害別人,因為如果你不果斷拒絕,讓對方心存幻想,一直繼續堅持下去,傷害只會更大。
如果是追求的那一方,看到對方對你忽冷忽熱愛答不理也該想明白別人對自己的想法了,大家都不是傻子,他/她喜不喜歡你,其實你心裡可以感受到,靠你拚命追來的感情不一定會長久,你一直在這段感情中處於劣勢,即使在一起了,你也會非常痛苦。所以,都要好好愛自己。❤男女通用。

———以下是原答案

喜歡過一個男生,在人家拒絕了我之後又繼續死皮賴臉的追著人家,拚命找話題,三年告白了五六次,因為喜歡,每次拒絕之後我總是當時難過,過了一段時間就好了傷疤忘了疼,繼續追逐著他。
以前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麼要拒絕我,是不是我不夠漂亮,不夠有才華,不夠有氣質,學歷不夠高,為什麼從來不正面回應直接說他不喜歡我,而是找各種我不能接受,甚至覺得無關緊要的借口,其實直接一句不喜歡就能打發我的,他說的借口只讓我有一種要戰勝困難的決心,我一直不死心就是因為覺得他沒有直接說過不喜歡我,討厭我,所以我一直抱有期待,覺得說不定有哪一天就答應我了,即使只是感動我也不介意。
但是前段時間,一個男生追我,我是真的不喜歡他,並且這個人大男子主義非常嚴重,而且幼稚愛對我發脾氣,明明不會撩人偏偏又來強撩尬聊,完全沒有覺得開心,只是覺得負擔。
我拒絕他的時候為了不那麼傷人,也是找了一大堆理由和借口,什麼兩個人不合適之類的,但是真正的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偏偏我不可能直接說的,但是他還是一直想要打破砂鍋問到底,我一邊要想著怎麼不那麼傷人的回答他,一邊想著這個人情商怎麼這么低,我說不合適就是不喜歡你了,還要繼續問問問,搞得兩個人這么尷尬幹嘛。
那一瞬間我突然想到了我自己,曾經在我喜歡的人面前,我也是扮演著這樣一個跳樑小丑般的角色吧,一個鋼鐵直女般的存在,沒有話題還尬聊,人家拒絕了這么多次,我還越挫越勇,永遠想要問清楚他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可以改啊,這三年來,只想到自己要和他在一起,卻沒有想過人家願意不願意,一直打擾著人家,我真不要臉啊。

想起曾經看到的一句話,

「按理說,我這么這么喜歡你,真應該從長計議步步為營的籌謀一切,讓你慢慢上癮直到離不開我。可我已經沒有理智了,也沒有問過你同不同意,就一腔熱血的投入了所有感情,嚇到你的話真的對不起,可我…在你面前無法剋制。」

就是我每次心情的真實寫照。

———————一條分割線——————

一首我很喜歡的紀伯倫的詩

《我曾七次鄙視自己的靈魂》

第一次 當它本可進取時 卻故作謙卑

第二次 當它在空虛時 用愛欲來填充

第三次 在困難和容易之間 它選擇了容易

第四次 它犯了錯 卻藉由別人也會犯錯來寬慰自己

第五次 它自由軟弱 卻把它認為是生命的堅韌

第六次 當它鄙夷一張醜惡的嘴臉時 卻不知那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

第七次 它側身於生活的污泥中 雖不甘心 卻又畏首畏尾


陳大花:

洗完澡手指會摳一下屁屁,放到鼻子上聞聞有沒有屎味,來確認是否洗乾淨

年輕時候練過一手絕活,聚一口濃痰,吐向空中,再把落下的痰接住,基本上是閨蜜生日聚餐的壓箱底保留項目,每次都要千呼萬喚始出來的那種,偶爾失誤了會坨在臉上,那掌聲和歡呼聲比接住了還高。現在歲數大了,騷不動了,換成吐糖再接了

和朋友出去旅遊,晚上同床共枕,我從她身後用左手捂住她的嘴,她比較寵我,也沒反抗,右手從屁屁里兜出一個混雜著白天逛小吃街吃的麵筋、肉串、冰粉兒、酸辣粉混合味兒的屁

左手一松,右手接上…

她猛吸一口,直接就在床上乾嘔了半天,然後跑去馬桶吐了…

這個仇,她記了很多年,終於在多年後的一個午後大快人心,不過由於受害者是我,這里就不多說了

我看在座諸位為了贊數,簡直是自我剖析的快把心肝腸子都曬出來了,論惡心程度確實我遜色很多,是在下輸了…


張謹慎:

有,做春夢醒來的時候。

曾經有一次看到海豚的紀錄片,講到海豚的繁殖,雌海豚的生殖器結構和女人類似,於是那天晚上……

我夢見自己在大海里漂流,遇到了一隻雌海豚,它還是粉紅色的,扎著蝴蝶結。

大概長這樣:

啊,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那柔美動感的曲線,那羞紅了臉蛋的純真。

端的上是分外的可愛魅惑。

它輕輕的圍繞著我游泳,我就下海跟著它一起嬉戲。我趴在它白色的肚皮上,突然,一陣溫暖濕潤包裹著我……

早上醒來的時候,我回憶起它,覺得自己好惡心…竟然沒有把持住自己,在夢里跨越了種族的愛戀。


Seasee Youl:

汶川地震的時候,學校組織捐款(紅十字會)。我給我爸打電話,說我要捐款給我送五百塊來。

我爸說:捐款是應該的,但是不是捐太多了?

那個時候我一個月零花錢才幾百塊,我說下個月我不要零花錢了,我爸拗不過我把錢送來了,我至今都記得我是班上捐最多的,第二個月也確實沒多要錢,除了吃飯買資料沒多花錢。說實話真的不是為了裝逼,那時候看電視聽廣播到處都是災區的新聞,好多人連飯都吃不上,我想著能幫就幫點吧。

那時候的我還很單純,還會為自己的善良感到開心。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郭美美各種奢飾品炫富,其中就有哥們省吃儉用的五百塊。

我第一次明白了什麼叫套路,什麼叫發國難財,你自以為是拋出去的善良,在別人眼裡蠢爆了。

大學的時候我喜歡上一個姑娘,覺得她性格好比較可愛,每天晚上都給她打電話,雖然每次十點鍾她都會說:我要洗澡睡覺了。

那時候的我還很單純,還覺得真是個好姑娘早睡早起身體好。

每隔一段時間她都會含蓄的找我要禮物,比如上次看到的裙子好漂亮啊,聖誕節你要送我什麼啊,我會努力做兼職賺錢買東西讓她開心,雖然她連手都不讓我牽,跟我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距離,我覺得這樣也挺好,遲早有一天她會被我感動的。

誰知道她沒被我感動我卻先被她震動了,某天早上看到她和一個四十來歲的胖子從酒店出來,上車前還羞答答親了那男人一口,我愣在原地呆若木雞。

我又一次明白什麼叫套路,什麼年代了,純情有個雞兒用。

剛工作的時候我非常賣力,經常加班想做業績,一個PPT做的不滿意半夜都要起來改,雖然我的工資才兩千五,我充滿鬥志。

那時候的我還很單純,覺得努力一定會有回報。

不料我說被開就被開了,因為我得罪了經理,而這件事說起來有點搞笑,他覺得我過年沒給他發祝福簡訊是不尊重他,事實上哥們過年就沒有發祝福簡訊的習慣,多low啊。

後來某次活動中我物資資料搞錯了,只是偏差幾十塊,他小題大做把我給開了。

我又懂了一個套路,這社會本就爾虞我詐充滿利益的鬥爭,要學會站隊。

套路,套路,都是套路。

既然這世界物競天擇,那我寧願做一個套路別人的人。我變得圓滑世故,沒有姑娘能騙得到我,沒有同事能拌的倒我,沒有hater能幹得掉我。

生活讓我習慣平靜,而成長讓我變得冷漠。

前幾天我和讀高中的表弟上街,正走到小區外,一個老人哎喲一聲捂著肚子摔在地上,神態十分誇張。

表弟馬上沖過去要扶,我連忙拉住他:別扶,訛人的。

表弟瞪了我一眼:你電視看多了吧,哪有那麼多訛人的?

我不由分說擋住他:你他媽的別亂動,你先拿手機拍個照,到時候被訛了哭都來不及。

就在我掏手機的時候,表弟大力推開我已經把老人扶了起來,我在旁邊氣得跺腳。老人咬著牙說肚子不舒服,表弟連忙把他攙著往醫院送。後來老人的家屬趕過來,對著我兩千恩萬謝,說老人胃病犯了幸虧我們及時送到醫院。

出醫院的時候表弟看了我一眼,他說:哥,我記得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我愣在原地,突然想起了十七歲的自己,那時候我拚命找父親要錢要捐給災區,我爸說不用捐那麼多我還覺得他太冷漠了。

原來不知不覺間,自己長成了當年最討厭的人。

做好人往往沒有好報,但這不能成為不做好人的理由。這世界復雜險惡,也不是我們隨波逐流的借口。

我問他:如果這個老人訛你怎麼辦,你小子有錢嗎?

他撓撓頭:我沒想過,但我覺得人不會這么壞吧。

陽光灑在他年輕的面孔上,我突然有點羨慕他,相比之下有點自慚形愧。


殷傑:

中考一結束,家裡便給我配了台電腦。

那時我媽白天忙,我爹又幾個星期才見得到一次。

我便有了大把時間逍遙自在的打遊戲。

當時我沉迷於一款回合制的網游。

可由於沒人願意帶我,升級艱難又緩慢。

於是,鬼迷心竅的我創建了一個女號。

叫「電眼櫻花女」。

可能是這名字透著一股人妖味,依舊沒人帶我練級。

正當我準備放棄。

一名叫「憂郁の小霸王」的玩家向我伸出了援手。

我們刷了幾盤後。

小霸王和我說:「做我的女人吧。」

我回復了一個:「哈?」

小霸王強調了一遍:「做我的女人,我以後每天都帶你。」

我矜持了幾秒,答應了。

人妖號我都玩了,還要啥臉啊。

為了應付小霸王。

我特地把QQ小號的頭像換成了個黃頭發齊劉海小姑娘。

QQ名也改成了「水晶的等候」。

顯得清純可愛。

可小霸王完全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

沒多久便開始給我發黃色網站和圖片。

我還得裝成嬌滴滴的樣子回復,「討厭,壞死了,以後不理了你了。」

他便開始滿嘴騷話。

「想不想試一下?」

「可舒服了。」

靠著對遊戲等級的憧憬,我沒有拉黑他。

可沒想到,小霸王又得寸進尺的提出新要求。

說要和我視訊。

最終在他的軟磨硬泡下。

達成了『不語音,不露臉』的協議,我才勉強答應。

我在那個大熱天里,頂著太陽走了三站路。

去電腦城買了個最便宜的攝像頭。

我那時候瘦,175的個子,90來斤。

上身穿個白色大短袖,把小褲衩一擋。

再加上攝像頭的清晰度本就不高。

裝成是女孩子的腿,也問題不大。

盡管每次他苦苦哀求,我也堅決不露臉。

並且只開五分鐘的視訊。

一個月過去了,也沒出現破綻。

然而有一天,我正和小霸王視訊。

我爹突然推開了我房門。

我就和看毛片被抓似的,做賊心虛的按了重啟,慌慌忙忙的站起來。

我爹看我神情慌張,皺起眉頭打量我。

「爸,你來了啊,電腦當機了,剛好準備去洗個澡」。

由於害怕和我爹眼神交流時露出馬腳,我一邊短袖一邊往房間外走。

我爹突然瞪大了眼睛,一把將我跩回來。

指著我胸口說:「你這是搞么鬼?」

我這才想起來。

我胸口上正用寬透明膠貼著兩坨用來假裝胸部的草紙。

羞愧無比的我趕緊撕了下來。

因為用力太猛。

又疼得自己暗哼了一聲。

我爹聽見我那麼一哼,打了寒顫,五官都扭到一團了。

本來揚起來準備抽我的手,又放了下去。

後退了小步,搖著頭說。

「你真尼瑪的刺人(惡心)啊,老子現在錘都不想錘你。」

晚上我媽回來後,他們倆吵了一架。

說就不應該買電腦,在網上看了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讓我變成了這樣。

接著,我爹為了讓我不碰電腦。

把我帶到親戚家去住,直到快開學了才把我送回來。

回到家裡。

我本還想著怎麼和小霸王解釋這么些天都沒上線。

結果小霸王。

他劈腿了。

你問我,哪個瞬間覺得自己特別惡心。

大概是,小霸王留言給我,說他有了新老婆的時候。

我特么居然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


閬苑仙葩林帶魚:

每次洗澡戲精附體的時候,想像自己是個因為招惹了總裁將被黑社會毀容的少女。

必須要雙眼無神地望著天花板,靠在牆上,把手放在胸口碎碎念:
「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別過來…..」

隨著一聲「李澤言你這個混蛋!」拿起花灑對著頭發往下沖,把水想像成硫酸,這張臉已經惡心無比。此刻必須目光絕望地看著鏡子中因為水蒸氣慢慢模糊的臉,感嘆自己紅顏命薄。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順便另一隻手打開浴霸,營造升入天堂的氣氛,內心自帶BGM——阿~里路亞~

我太惡心了,來世再見……

「閨女,你幹啥玩意呢?」

「啊啊啊沒事媽我唱歌呢!」

「洗澡唱啥歌啊快出來!」

「好好好!」

洗完澡出來又進入另一場戲,我是被打入冷宮的廢妃。

浴巾得半披著掛在雙臂,眼神要頹廢迷茫,頭發剛洗完沒吹就想像是被寵妃潑了冷水。

「皇上…你為何…如此絕情……」

再猛地撲床上,顯得自己是被人推上去的一樣,咬牙切齒地看著空氣:

「你們今天給我的傷害,來日我必加倍奉還!」

在床上滾一圈後楚楚可憐地望著日光燈,彷彿那天皇上的話又在耳邊回蕩「魚妃,你這個惡心的女人,不要再出現在朕的眼前!」

「皇上啊,臣妾做不到啊!」

「閨女你又在鬼叫啥啊?」

「沒沒沒媽我背英語呢!」

「別給我裝就你還背英語呢快睡覺啊!」

「好好好!」

已將原答案修改,有所離題還望理解,尊重原創,未涉抄襲,謝謝大家的贊,耶~


吧唧熊:

小時候的事,有一天我在吃一塊特別好吃的蛋糕,不小心掉了一塊在地上.,我覺得可惜,就撿起來,但是臟了我也不想吃,我就問我媽「媽你吃蛋糕嗎」我媽開心地接過來了,突然臉上笑容一頓,嚴肅的問我這蛋糕是不是掉地上了。我記得我當時特別冷靜,就看著她的眼睛說 沒有啊。這件事大概是七歲時候的事,一直記到了現在。

看起來像洗白的更新:有的評論看了之後挺窩心的 我懷疑自己真的像大家說的那樣壞 於是仔細回憶了當時的事和我會這么做的動機 我給媽吃是真的想捉弄她一下 因為我沒有想到她真的會吃 但是她接過去了的瞬間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過分的事。至於她問我有沒有掉地上那句話 我覺得她不應該知道所以被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就說沒有啊。時隔太遠無法求證當時的心情。因為很愧疚還去問了我媽 她根本不記得這件事了 但我覺得她從一開始就知道。想起魯迅先生的《風箏》但是或許我的這件更加惡劣一點吧。

——————更新—————————
在車上補覺,朦朦朧朧做了個夢,和一個討厭的人待在一起 她說了句什麼 我奉承地跟著笑 然後猛然一頓 收住笑容 不對這是在夢里啊我為什麼要迎合她。醒來一身冷汗。好像跑題了 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但是這事讓我覺得自己惡心。


此家少年:

感覺我很虛偽

朋友喊我出去玩,各種理由搪塞扯謊

但是說實話又怕破壞感情

可能因為

我本來就是個孤僻又消極的人,不得不帶面具吧


Kyrene:

被劈腿之後,過了一段時間看自己以前常用的微信表情包,全是嗲嗲的,賣萌的。
想起自己以前對這個人撒嬌賣萌可憐巴巴的樣子。
想起自己拋棄堅強的外殼把軟弱的內心給對方看的樣子。
然後難以接受自己曾經這樣卸下過平時的人設,把自己小女人的不堅強的嬌弱的樣子給人看,掏心窩子。

覺得自己簡直,令人作嘔。

同樣是喜歡貓,那時候用的表情包

正常狀態下我愛用的表情包

一張圖可以解釋。

—————幾天後的更新
其實只是半夜隨手答的問題。
謝謝你們,過去很久了,也沒什麼了。再想起此人此事,堅硬的外殼又在增長。
當初決定接受這件事的一瞬間,我便覺得我的骨頭重新硬了起來。因為想來想去的確是,
他,不,配。
根本不配擁有我這么好的人。
所以,內心充滿驕傲的我又可以活過來了。

我介懷的不是一個男人,一段感情,而是被背叛。是惡心,是不齒。
所以與此同時憤怒自己曾經的選擇,愚蠢,示弱,交心。
永遠不會原諒,正如苦難不值得歌頌,惡人也不值得感謝。

願我們都能遇到一個值得信賴又有靈魂共鳴的人。

你們要的表情包

想吃小孩那張怕你們被嚇到,總之博主叫
喵喵桑愛妙鮮包





已經去世的樓樓。

晚安。


承天峙:

小時候我在床上玩火,燒著了床單,阿么聽到哭聲,沖進房間,提起尿壺就潑過來,淋了我一身。那一夜,我覺得自己很惡心,我爸我媽我姐也覺得我很惡心。
只有我阿么不覺得我惡心

她打了我的手板心

可以關注我 @承天峙


三朵:

今天是我假期的第11天。
每天看電影 王者 吃雞 飛車
我的全部
我不是個壞人,只是現實使我變成了現在的我。
同界的學生有的找兼職,有些忙於各種考證,有些還在學校學習ACCA,忙忙碌碌中也會發現寶藏。
曾經的過去很多個瞬間,還在迎戰聯考的我總會想到到放棄,無數個夜深人靜的晚上對著題目做著我的夢。那種感覺很純粹,解出題目我自豪,解不出的我炸毛。日復一日,重複的滿足。
大學了,環境改變了,我也變了。
初入大學,我告訴自己,我的大學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學習。我想獲得獎學金,想要考各種各樣的證,想要成為過去想成為的人。期末沒有被當掉,也不突出,一份平平淡淡的成績單。
這半年,沒有用心去愛,也沒有用力去感受,只是隨波逐流。像是一潭清水,斷了它的開源,由內而外的變得渾濁。
內心想改變,外在卻無從下手。
想要衝破,現實它沒有給我猛烈一擊。
只是甘於平庸,連呼氣的空氣無形中都能壓的人窒息。
過去我希望即使生活不能淡風,也要烈如酒。
只是平庸,是我走過最漫長的路。

不知你還是否依舊?

評論區已經變成了大型遊戲交友現場,一把辛酸淚。


龍牙:

昨天跟村裡的藏族村民簽了382畝地的契約,今天去米拉山口的思金拉措拜財神。

先是在山腳的「海拔最高羊肉湯」吃了飯上的山。悲劇的序幕就此拉開。

吃完飯上米拉山口,昨晚一場大雪,景色格外壯麗。

直奔思金拉措而去,這時候的龍牙還活蹦亂跳的。

欺負人家鐵氂牛不能頂你個肺是吧?得瑟是吧?

惡人自有天收我告訴你!

果然,到了思金拉措就高反了……

突然覺得自己好惡心!

惡心壞了告訴你!頭疼,想吐,剛剛吃下去的世界海拔最高羊肉湯也……

還有世界海拔最高肉夾饃。

好在老西藏了,立刻停止得瑟,思金拉措里磕了三個響頭,喘過一口氣來。

春天的思金拉措,湖面還完全封凍的,足足有好幾尺的冰,走過去一點問題沒有。

這是我覺得自己最惡心的一次了,從沒有這么惡心過。高原反應還是有危險的,不過應對正常是沒事的,別自己把自己作死了。


維生素C:

那是個風兒有些喧囂的日子,我寫的短篇小說在校內競賽獲獎了..

小說內容說一個部落村莊有個神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神靈將食物賜予他們,然而他們貪得無厭終究「激怒」神靈,神湖變成漩渦把部落給吞了…然而神湖下面是一條巨大的魔物。。湖是它的嘴。。

讓我上台領獎並講話,一老師問:當時是怎麼想出這個有趣的故事?

我很坦誠地輕描淡寫說:當時我在拉屎…一群不知哪來的蒼蠅…..

嗯…

小說里的部落是蒼蠅..神湖是蹲便器那個口….食物嘛….

反正當時…老師們的臉色非常不好..


鬼木知:

剛參加工作的時候,急於在領導和老員工面前表現自己。

記得在新老員工的第一次聚餐中,每有一個人出列自我介紹,我都會藉著法上去給他敬酒。

「你是廣東的,我也是廣東的,這杯敬你!」

「你是安徽的,我大學室友也是安徽的,這杯敬你!」

「你是貴州的,我上大學每次都路過貴州,這杯敬你!」

……

原本以為自己那樣是很懂「酒桌文化」,很能「帶節奏」,並為此沾沾自喜。但就在大家吃到一半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已經喝醉了。

記得那天晚上被同事開車送回宿舍,恍惚之間,似乎聽到車上其他幾個人在拿我「強出風頭」這件事說笑。

我本就是一個不愛喝酒,更不喜歡酒桌文化的人,在大學聚餐也基本只是應酬性地陪飲幾杯。但一旦進入職場,出於對小白身份的惶恐,竟強行裝逼,最後還變成出醜。事後只覺得自己那種「諂媚」的行為非常惡心。

後來,公司的每次聚餐,我都盡可能地少碰酒精。

當我頂頭上司端著一瓶五糧液,說「這就是你們這一桌的任務」,並且讓我去帶帶節奏時,我只是笑笑說:「我狀態不好,不能多喝」。

第一次喝醉之後,直到去年離開那家公司,轉行進入網際網路運營行業,我在公司的任何一次聚餐中都不會喝超過5杯。

當然現在所在的這家平均年齡25歲左右的初創公司,沒有那麼多職場詬病,也沒有那麼多辦公室政治,不爽CEO的話,只要有理有據,就可以直接diss他,這才讓我感到所追求的那種尊嚴。

感覺真好~

————————————————————————————

關注公眾號「鬼木知」,在後台回復關鍵詞「改變」,看看我在實現轉變,成功轉行過程中的那些心路歷程,希望能為你帶來幫助和啟發!


狂奔的蝸牛:

假裝很努力,自己感動自己的時候。


Dear-Anne:

每次對父母沒耐心忍不住發火以後。


李嘉圖:

受不了別人的惡意卻把自己的惡意強加給別人的時候。


帽子先生:

每次決定學習新東西,最後又不了了之。
每次想要鍛煉身體,結果又半途而廢。
每次買來新書,翻開幾頁後便束之高閣。
每次告誡自己要節約,轉身就揮霍無度。
每次看到勵志視訊備受鼓舞,幾個小時後又繼續沉溺消極。
每次提醒自己要奮進,隔天又再次安然的荒廢光陰。
每次決定明天改變自己的惡習,可到了明天又決定明天再改變自己的惡習。

每次看到這樣麻木懶惰的我,都讓我從心底里惡心。
可最為痛苦的是,我無法改變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