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過哪些像段子的親身經歷?

問題描述:你有過哪些像段子的親身經歷?
, ,
匿名用戶:

和男朋友終於要結婚了

老闆知道後突然提出讓我不要結婚給他做小老婆被我拒絕

想出迂迴戰術要出2000萬分手費給男朋友讓他離開我

嗯。。。我單方面替男朋友拒絕了

因為我傷害了老闆的感情他說看到我會難過於是

*為什麼要找我做小呢?因為他老婆有嚴重的抑鬱症,他怕萬一老婆自殺了沒人給他養老……觀察了我一年有餘覺得我比較「乖巧」,就想收了我。。。

知道要被辭退後在未婚夫家裡寫簡歷下載證件照在電腦桌面

被他父母看到照片上我有甲狀腺開刀的疤痕

男友告知實情後對方父母

*此處交代下,我甲狀腺開刀並且是惡性這件事是一開始交往就告知男友的,他也如實的告訴我他做過膽切除手術,我們當時還互嘲對方器官缺失。。。我的甲狀腺結節雖然是惡性的,但是這個病很多人都有,手術後不影響健康不影響壽命。術後3年,每年按時復診,回饋良好。男方父母退婚的原因是擔心我有潛在癌症基因,怕我以後生病拖累他們。我本來就是疤痕體質,所以三年了手術疤還是有點明顯,之前見他父母的時候男朋友會特地讓我穿高領,免得麻煩,但是造化弄人哇~~自從知道我病史後,對方父母覺得我哪哪都是病,連我身上被毒蚊子咬的大包都是「癌症發病前的預示」!

面對可能事業感情雙失的局面我決定用我的工作能力打動老闆

老闆讓我完成了手上最麻煩最困難持續時間最長的工作之後

來接替我的工作。。。新妹子說自己還從沒交往過男朋友哦。。。容我不懷好意的想到了點什麼。。。

知道我要離職後

*這里交代下我的工作是總裁助理,平時除了公司事務還要照顧他們一家老小。周末、節假日、寒暑假都是要去幫他們帶孩子的。偶爾還需要陪老闆的母上大人去個短途游什麼的。自我感覺他們家人還是挺喜歡我的。

現在狀態是已經辦完離職手續,給家裡住了十幾年的房子盯裝修。多陪陪自己媽媽,給她好的養老環境。

男朋友沒有跟我分手,給我家出了裝修費,以後打算搬來跟我們住,和他父母冷戰中。

工作打算先不找了,一方面年底不好找,另一方面確實之前被別人的家庭耗費了太多精力,想過過自己的生活。等裝修收尾了,約了朋友去泰國學潛水。過年跟男朋友定了歐洲20天的行程。

除了時不時覺得有口惡氣沒出,其他都挺好的(*^__^*)

======分割線是這么畫嗎======

大家都對2000w有執念啊。。。對於家裡傢具都是愛馬仕定製、在美國吃飯小費給200美金、度假包機往返的人來說。這個數字就是給她老婆買個包+鴿子蛋而已。何況他還不是中國一線富豪。

我不算美人,沒他太太漂亮。用他的話說想找女人多的是,小費也是一晚上萬的給。但是有錢人更怕死,怕老無所依。他看上我因為我是單親,從小沒有父親,他覺得我需要他這樣的經濟依靠,覺得我會更忠誠。

也並不是我有多優秀,多值得這2000w,只不過是老闆對於助理這個崗位有更深層次的要求,我的離開也是為了給新人讓位。他在給我洗腦的時候明確表達過他勢必會找一個小老婆,不是我也會再找別的人,希望我不要有「對不起他的發妻」的心理壓力。所以我只是一個候選者,當我選擇放棄這個offer的時候自然會有新的候選者接盤。

留言中盡量回答了一些關於甲狀腺的問題。一般良性結節沒有影響吞咽的話不需要開刀,保持健康的生活習慣,少食用含碘量高的食物(如海帶、紫菜、蝦皮等)。甲狀腺手術跟流水線一樣,我手術+麻醉蘇醒就一個小時。手術疤其實做的挺漂亮,恢復好的話就是鎖骨中間一條線,我因為疤痕體質又容易過敏所以經常會泛紅比較明顯。

不信的就當段子看唄,我也就寫來出出惡氣。您要有惡氣覺得假就在帖子下面盡情留言,大家都出出氣不挺好的~

======分割線大概就是這么畫的======

樓主歐洲玩回來啦~失業讓我理智,包包化妝品一樣沒買/(ㄒoㄒ)/~~

開始找工作,基本問到婚育問題就GG了。呵呵,看來即使二胎政策開放就業市場對未婚未育大齡女青年還是不太寬容。

插播一個小八卦,接替我之前工作的小妹子應該在我離開後一個月內已經被老闆搞定了~b( ̄▽ ̄)d


三壘跑者:

已經沒有後續了,後續就是秀恩愛了你們不會想看的
========手動分割線========
原答案:
我那天的經歷可以說是很玄幻了
那天考完倫理學,突然收到閨蜜發的消息,叫我趕快去她寢室找她。趕過去之後才知道她是被網路詐騙給騙了,總之我先陪她去學校旁邊的警局報案。
警局大廳里有一個老大叔正在調解兩個人的債務糾紛還是什麼,我就和閨蜜在旁邊坐著等他們結束。等了很久,想到自己還有論文沒寫完,就懶得再等下去了,直接帶她去裡面的立案室找人。
一進立案室,就發現有一個警察小哥哥畫風跟其他人不一樣,就比其他人高一些白一些腿長一些,他當時問完我們一些具體情況之後,我反手就想問一句「你有女朋友嗎?」但想到我是陪閨蜜來辦正事的,還是等她辦完了再說吧。
結果她辦完之後那個小哥哥不在辦公室了,我找他同事要他手機號碼(他同事不想告訴我他去哪了,以為我是來找事的,當我說完「可是我想要他手機號碼啊」的時候,整個辦公室沉默了幾秒 …)他同事沒給我,但是讓我留了手機號碼。
走出警局,感覺整個世界都美好了不少,走路都輕飄飄的,哎總之就是很開心。
回到寢室之後,我就收到了他發的消息,問我要他手機號碼是不是有事諮詢他,我直接說明了用意,然後收到了這樣的回復
當時我在還樂滋滋的玩消消樂,看到那句「老婆兒子都有了」的時候,心都碎了。
真的很傷心,傷心得去圖書館學習到閉館才回寢室。到寢室之後,室友並沒有發現我的一反常態,我更傷心了,覺得室友都不關心我,我難受的時候都不知道該找誰傾訴,越想越覺得委屈。
在我們這種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的文科院校,想找一個不戴眼鏡個子又高的男生不知道有多難,好不容易找到的好男人居然連兒子都有了,虧我還信心滿滿的以為這次終於能找到男朋友了,傷心到不想洗頭。
但當我準備放下手機去洗澡的時候,事情突然發生轉機
沒錯,之前回復的不是他,而且他還是單身,我當時簡直於是我趕緊趁熱打鐵


然後就在微信上聊天了。真的就像做夢一樣,我自己都沒想到自己會這么主動這么霸道總裁,感覺當時就是頭腦一熱。愛情真的就像龍捲風。
作為迷妹追到男神的經典操作,基友們都表示期待後續

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畢竟這是閨蜜以被網路詐騙騙光了卡上的錢為代價給我換來的男朋友∠( ᐛ 」∠)_


匿名用戶:
講個真事兒,之前在微博發過。

有一天,我和我的小夥伴逛完街,吃完牛排,挺著圓滾滾的肚子走出商場,決定再去吃頓小燒烤壓壓,於是我們打開了某款打車軟體(為避免廣告嫌疑,我就不說名字啦)打了一個車。

那天是周末,街上商場門口的人流量巨大,整條街都很堵,路邊很多打完車等著來接的少男少女。等了一會兒後,我們的司機給我打了電話,說快要到了,問我在哪兒,我報了一個具體位置後,那個司機很興奮地說,「我快到你們啦,看到了,我是一個白色的車,開著雙閃,你往東面看」。

順著他說的方向看過去,遠遠地就看到一個大叔從車窗探出頭來拚命地朝我們這邊招手

突然,嘭地一聲,這位大叔的車追尾了一輛公車。

然後那輛公車就停下來了,然後全車的人都從車窗探頭往外看發生了什麼

然後後面的所有車都跟著挺下來了,然後一整條街都跟著停下來了。
然後那條本來就在修捷運巨窄巨堵的街,在那個周末的下午完全堵住了。

後來,公車上的乘客都下車走了,我前去探查了撞車情況後那個司機大叔大手一揮說「沒事,沒事,我給你們取消訂單,你們走吧。」

所以這個故事的名字叫作,整條街都因為我堵車了


瑩瑩醬:

講一個我同事的故事吧,不知道我能不能闡述清楚
我同事,性別男,女朋友是高中化學老師,假期沒事就去了某教育機構幫孩子們補課,我覺得這種事在教師行業應該比較常見吧。今年暑假(2017)某學生家長閱遍他們市裡的教育機構後選擇了這妹子所在的教育機構,該機構推薦妹子去試講,講課後家長對妹子非常滿意,聘妹子給自家兒子一對一補化學十天。很正常對不對,這家兒子估計不是很開竅,妹子各種跟男朋友吐槽孩子難教,作為一個超窩心的男朋友,我同事自然跟妹子同仇敵愾,各種出奇招制服熊孩子。
補課大約一個周之後,課間閑聊,熊孩子問妹子,老師你有男朋友么?妹子回答有,就在叉叉大學,熊孩子驚喜的說我哥也在那個大學,我哥叫XYZ。你沒有猜錯那個XYZ,就是我同事。
妹子默默的沒有說話,為什麼呢?後來妹子跟我同事一說,熊孩子正是我同學堂弟,家長是他叔叔,假期前知道他女朋友是化學老師,剛問了他女朋友有空沒幫弟弟補下課,我同事當時回答的是,在培訓,很忙呢。。尷尬了。。
我同事已經為怎麼處理這件事糾結了一天。。原諒我們這些吃瓜民眾不厚道的笑了。

嘻嘻(♡˙︶˙♡)

第一次在Aorqu上這么認真的講故事,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最好不要讓我同事看到,雖然我徵求過他同意了hiahia~


多吃了那麼半啦啦:

居然這么多人看到勒…好驚愕,萌新瑟瑟發抖~
好多機智小夥伴已經猜到本寶寶的大學了,感覺暴露了呢。

華麗麗的原答案在下面。

估計也沒人看到勒,隨便答一個吧。

我大學是在西北地區一個民委直屬的民族院校。學校里25%左右msl。清真教嘛,很多教派的。據說08年有個寢室倆msl睡前討論各教派的宗旨,結果因為教派和觀念不同,大半夜的打起來了~打起來了~據說打的3個寢室的男生都沒拉住。

好吧這不是高潮。學校宿管科半夜知道這件事,連夜上報學院領導。學校方面出面調解未果,雙方斗的烏眼雞一般。還是副校長有招,請來了雙方教派的阿訇,一頓勸說下終於和解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結果出校門倆阿訇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後來各學院開班會,教育學生不要討論宗教問題,我們是新世紀的好少年,不能一言不合就拔刀。

利益相關:清真小透明一個。


真實故事計劃:

19歲那年,我因持械搶劫進了看守所。當時年輕氣盛,得罪了裡面一個狠角色。為了不坐以待斃,我決定先動手。最終與同伴合夥在看守所扳倒一個毒梟。

我有一個朋友叫周雄,外號小寶,是個活鬧鬼(南京話里混社會的人)。我和他是08年在看守所認識的,按照古時候三六九等的劃分,我們同屬下九流,緊挨著我們的角色是娼妓。

我是因為涉嫌一起持械搶劫案被看守所收押的,小寶是留容他人吸毒和聚眾鬥毆,我們關押在同一個號房四個多月,然後一同被送進監獄服刑。

刑滿釋放後,我們留有各自的聯系方式,但交流很少。去年夏天,小寶給我打電話:約了兄弟們吃燒烤,你也來吧!

那天我們從傍晚喝到深夜,誰也沒有走的意思,桌子底下橫七豎八躺著數不清的空啤酒瓶。燒烤店的老闆看到我們個個盤龍棲鳳的肉體,自覺延長了打烊時間。

小寶坐在我旁邊,他一串腰子下肚,啤酒泡沫從他的嘴角溢到胸口,紋在上面的那條青龍變得濕潤而模糊。他醉得搖頭晃腦,摟著我的脖子耍酒瘋:兄弟!我們一起並肩戰斗過!我們復仇!我們復仇成功…….

小寶嘴裡高呼的「復仇」,別的兄弟們都以為是醉酒後的瘋話,但我明白他的意思。他說的是08年我們在看守所共同經歷的一段往事,那段往事我永生難忘。

那時「躲貓貓事件」(雲南昆明看守所牢頭獄霸致犯人死亡事件)尚未發生,沒有太多人關注在押人員的人身權利,看守所也不像現在這樣實行文明管理。

我們所在的看守所等級意識非常強烈,犯人主要分四等。第一等叫紅犯子,都是「關系戶」,是受管教幹部特殊關照的紅人;第二等叫順犯子,充當紅犯子的打手,做事討喜;第三等叫水犯子,是人數最多的普通犯人;第四等叫災犯子,看名字就知道是最倒霉的那類人,要麼得罪了紅犯子,要麼犯的事受人鄙視,比如侮辱屍體或者姦淫幼女。

不同等級的犯人享有不同的待遇。紅犯子不用勞動,吃好睡好;順犯子適度勞動,吃喝不愁;水犯子正常勞動,吃喝管飽;災犯子過度勞動,吃喝皆少。

我和小寶都屬於第四等災犯子。我們之所以淪為災犯子,是因為當時年輕氣傲,得罪了號長。

號長叫蘇軍,是個毒梟,原本被判了死刑立即執行,後來因為舉報上線立功,改判死緩。本來他應該被送到監獄服刑,因為看守所還未湊夠投送監獄的人頭,就讓他繼續留在號子里,並且讓他當了號長。

他看上了我腳上那雙嶄新的愛迪達運動鞋,我不識相,沒有愉快地上供,惹惱了他,成了災犯子。

小寶是因為連續兩次會見律師都沒有應號長的要求,從律師那裡討到香煙孝敬他,壞了規矩,也成了災犯子。

號子里有句形容災犯子生活的順口溜:吃三睡五干十六,洗身撅腚茶菊花。

「吃三」的意思是災犯子每天吃飯要花三個小時,這三個小時並不是讓人細嚼慢咽,而是用來清洗所有人的飯盒。「睡五干十六」是說每天只睡5個小時,卻要干 16個小時的活。「洗身」是指在禮拜天娛樂的時候,災犯子必須用自來水搓澡洗身,然後當眾表演一個淫穢的節目。

圖 | 作者自畫像

看守所睡覺的床是一塊很大的木板,犯人們睡在大通鋪上。面積按照身份等級劃分,紅犯子和順犯子要佔去一半,剩下一半水犯子平均分配。

我和小寶進看守所時已經接近年底,號子里人滿為患,只能關押20個犯人的號房塞了38個人。

成為災犯子那天,我們不再享有睡木板床的資格,只能睡在地上。

第二天起床後,犯人們明顯比以前興奮——當天中午看守所開葷。吃慣「水上漂」(水煮菜葉子)後大家都眼巴巴盼著今天這頓百葉結燒肉,就連那幾個帶著鐐銬的死刑犯臉上都有回春的氣色。我和小寶也很興奮,吃完早飯去廁所蓄水池裡給大家刷飯盒時還哼起了小調。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號房門的望風孔里猶猶豫豫地飄進肉香味。飯盒一個個遞進號房,紅販子和順販子挑走肉最多的那幾份,水犯子隨機分發,肉多肉少全靠運氣。唯獨我和小寶兩個災犯子沒有分到肉,號長連肉湯一併罰沒,我們一人端著一碗白米飯,看著那些油汪汪的嘴巴,饞得想哭。

午飯結束,我和小寶花了很長時間打掃戰場——我們失去了早上那種充滿期待的興奮感,經過油水浸潤的塑料飯盒又格外難洗。等洗完那堆飯盒,留給我們完成勞動任務的時間就更少了。

我們的勞動任務是搓二極體,就是用手把二極體的兩根鐵絲搓直。干這種活沒什麼技術,要的是速度。必須保持神經的高度緊張,這樣才能以最快的手速完成任務。

吃過晚飯,手腳最慢的犯人在十點前結束了勞動,我和小寶卻還有一大堆的半成品需要加工。號長對我們下達了死命令:完不成就不要睡覺。

那天夜裡我和小寶一邊幹活,一邊聽著此起彼伏的鼾聲。巨大的聲響在號子里來回碰撞,聲音越大越讓我們感到孤獨與害怕,就像鬧市裡被遺棄的孩子,再多的喧雜也無法帶來安全感。

禮拜天這個可怕的日子就要到了,那些變態的紅販子看我和小寶的眼神詭譎而猥瑣。

那時犯人群體有相互狎辱的惡習,具有等級優勢的犯人通過侵犯同性身體來鞏固自己的強者地位,同時徹底消磨弱者的意志。

當時我19歲,小寶21歲,擁有成年人的身份還不長久,還無法老練地處理這些令我們害怕的事情。我們睡在地上,一次次抱團取暖,用體溫驅趕恐懼。

禮拜六早上,我和小寶一邊清洗早飯過後成堆的飯盒,一邊商量對策。害怕到極致後反而讓人變得坦然,我們相互鼓舞,預謀反抗。

「我們去把號長狠揍一頓,到時候就算被順犯子打,好歹我們也出了一口氣,弄不好事情搞大了,管教還會給我們調個號房。」我對小寶說。

「這個主意不行!出了一口氣,後面的待遇會更糟,弄不好還會被上門板(把犯人固定在一塊門板上),幾天門板上下來,一褲襠的屎尿,那就更難看了。」

「我們去把他枕頭里的那張照片偷出來!」小寶的心裡已經有了主意。

號長枕頭里的確藏著一張照片,是他5歲的兒子。

他是本地有名的一個大毒梟,警察抓住他時,當場繳獲5公斤高純度冰毒。進了局子,他想做一個合格的毒梟,沒有供出自己的上線,希望保全家人的榮華富貴。開庭後,那張死刑判決書點燃了他的求生慾望,他還是供出了自己的上線,算重大立功,被改判死緩。

上線殘留下來的馬仔對號長家人實施了報復,他的妻子據說被從腰間剜肉,受盡折磨而死。5歲的兒子被他的表兄帶到國外避難去了。

這個傳聞在號子里人盡皆知,小寶很機靈,他從這段難辨真假的傳聞里看出了門道:號長在漫長的牢獄歲月里很難再見到自己的兒子,這張照片無疑是他面對漫漫刑期的唯一動力。況且他每次睡覺前都要拿出照片細心摩挲一會兒,充分說明了這張照片的重要性。

小寶想偷這張被號長視為生命的照片,我心裡犯了怵。「我們要偷了他兒子的照片,他還不得叫順販子打死我們。」

小寶聽了我的話搖搖頭,說他自有安排,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想到周日可能面臨的羞辱,我一咬牙,決定跟他實施這個計劃。

禮拜天一大早,我們無事獻殷勤,跑去給號長疊被子,小寶趁機把那張照片從枕頭里偷了出來。

號長見我倆變得機靈起來,決定獎勵我們——允許我們洗澡時共用一塊肥皂。

按照慣例,災犯子禮拜天表演節目之前必須洗冷水澡,洗澡要搓完一整塊肥皂,給觀眾們熱個場——搓完一塊肥皂的時間足夠把災犯子凍得渾身發紅透紫,更具視覺上的沖擊力。號長讓我和小寶共用一塊肥皂,實在是格外開恩。

偷到那張照片後,小寶決定把它藏起來。絕不能藏在身上,和號長攤牌後,他肯定會把我們扒個精光。

「那你準備藏哪裡?」

「先不能跟你說。」小寶怕我到時禁不住揍,背著我把照片藏了起來。

早飯過後,一個順犯子跑過來遞給我們一塊上海葯皂,那塊肥皂像半塊磚頭,兩個人搓完一整塊肥皂也需要耗費很多力氣。

洗澡的時候必須站在便坑上,從廁所蓄水池裡舀水往身上潑,遞給我們肥皂的順犯子在一旁監督。

我站到小寶身後,手指開始摸索棉衣的第一顆紐扣。小寶始終低著頭,看著握在手裡的肥皂,上面的手指印越來越深。他突然抬起頭,眼睛變成紅色。

「你個呆逼!」他怒罵著把肥皂狠狠砸在那個順犯子臉上,砸出一臉鼻血。

號子里的空氣彷彿一下子凝固起來,幾秒的安靜過後,五六個順犯子朝我和小寶沖過來。眾拳之下我們來不及感受痛感,只是雙手抱頭,蜷縮在地上,試圖保護自己端正的五官。

一頓毒打過後,順犯子把我和小寶的衣服扒光,赤條條扔在過道中間。我的左眼已經腫成了一顆乒乓球,小寶的鼻子一長條一長條地淌血,在潮濕的地面上洇開成一朵朵大小不一的血花。

「哪個要上這兩個小桿子(南京話里小年輕的戲謔稱呼),到我這里領開塞露!」

開塞露不夠發,有的犯人提議用洗潔精。

他們朝著我和小寶慢慢靠攏,一臉壞笑。我躺在地上瑟瑟發抖,小寶像打了雞血般突然從地上爬起來,赤條條站著。他胸口乾癟,像極了一隻準備戰斗的無毛公雞。

「老桿子!這幫呆逼今天要是敢碰我們一下,你以後就到屎堆裡面去看你兒子照片吧!」

聽完小寶的叫囂,號長怔愣了一會兒,他很快反應過來,沖到牆角把高高的被褥堆一把推倒,翻出自己的枕頭。一番猛烈的摸索之後,他朝小寶飛奔而來,給小寶的胸口送上一個大腳印。

他踩著小寶的頭問:「你不想活了是吧?把照片給老子交出來!」

幾個有眼色的順犯子已經拿起我們的棉衣棉褲開始翻找。

「問他!這個小桿子和他一夥的!把他拖到廁所!」

號長見搜尋無果,想從我身上找答案。我被兩個順犯子按在便坑裡洗頭,鼻子里嗆滿尿垢。一瓢又一瓢涼水在我頭頂上澆淋,一陣子刺骨的涼意過後,我的腦子像喝醉了酒似的,產生了奇怪的暖意。

我嘟嘟囔囔地求饒,啞著喉嚨喊小寶的名字,求他把照片交出來救我。

小寶已經被掛在了放風場的鐵門上,不再是一隻無毛的公雞,而像一隻被剝了皮的青蛙。吃了那麼多沒輕重的老拳之後,他還嬉皮笑臉地和號長談判。

「老桿子!弄死我們你也要陪葬,這幫二百五也要加刑,讓我們以後的日子好過一點,走的時候肯定會把照片還你的。你自己考慮一下,是撒口氣重要?還是你兒子照片重要?」

號長的臉像燒著了似的,看上去紅通通火辣辣的。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起鬨,一個本該喧鬧的禮拜天,竟然出現了很多次寂靜沉默的時刻,這是非常少見的。

「放他下來吧,把衣服給他們,今天到此為止吧!都看電視吧!」

我和小寶撿起衣服,因為渾身顫抖,我們互相幫助才穿上各自的棉衣棉褲……

圖 | 大家在獄友微信群里聊天

那個禮拜天過後,我和小寶不再是災犯子,每天勞動任務可以自己把控,飯菜的份量也沒有人再敢剋扣。我們重新睡到了床上,為了給我們騰出翻身的空間,幾個無辜的水犯子在過道里打起了地鋪,他們很不幸淪為了新一撥災犯子。

沒過多久我和小寶的案子開庭審理,我們一同領到了體驗數年牢獄生活的入場券,很快就要離開號房去監獄服刑。

雖然號長比我們倆判決早,但他是死緩犯人,要投送到另外的監獄服刑。看守所還沒湊足一同投送的人頭,所以我和小寶比他先上山。

離開前一天,號長過來向小寶討照片,小寶客氣地告訴他:等出了號房門,我會從門縫里遞紙條進來,告訴你照片藏在哪裡。

我那時候隱隱對小寶產生了敬意,覺得他膽大心細,將來一定能成就一番大事。

第二天一早,看守開了號房門,要上山的犯人挨個點名報數,帶著個人物品走了出去。

等到號房門關上,小寶果然蹲下,往門縫里塞進了一張紙條。

我和小寶戴著腳鐐,在一個舉著突擊步槍的武警中尉押解之下,一步步朝著大巴車走去。

「你到底把照片藏哪了?」我忍不住問他。

小寶笑了,笑得很狡黠,他反問我:「你知道那張紙上寫的什麼嗎?」

我搖搖頭。他對著我的耳朵輕輕說道:「去下水道里撈你兒子吧!」

我還不明白,小寶失去耐心,他邁大步子,腳下叮鈴哐啷。他扭頭沖我說道:「你他媽蠢啊!老子一開始就把照片扔到便坑裡去了!」

一年前我赴約小寶的燒烤聚會,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共同經歷了這段往事。那天我們重提舊事,互相敬酒,我對小寶說:「敬我們苦難的日子終於到頭了!」小寶說:「敬我們復仇成功,屌絲逆襲!」

小寶心裡還剩餘著當年湔雪恥辱後的痛快,但我的心裡只是多了一些對苦痛歲月的無盡唏噓,以及向著而立之年倏然前進卻碌碌無為的哀怨悵惘。

天快亮的時候,我們結束了那場聚會,穿衣起身,在清冷的街口互道珍重。路兩旁修剪過的梧桐樹規規矩矩,長勢正茂,獄友們一個個冒著酒駕的風險開車離開……

自那天之後,我和小寶斷了聯系。過了一段時間,我在「囹圄摯友」微信群里看到一則消息:小寶涉毒被抓了!

我猜想,當年和我一起受盡凌辱的災犯子小寶,在復仇成功後,心裡那個大大的「仇」字還是未能放下。

希望他不要在獄中遭遇號長。

作者夏龍,曾入獄七年

編輯 | 李意博

本文選自真實故事計劃。真實故事計劃是由青年媒體人打造的大陸首個真實故事平台。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zhenshigushi1,這里每天講述一個從生命里拿出來的故事。

投稿郵箱tougao@zhenshigushijihua.com,原創首發千字500——2000元。


Biscuit925:

謝謝大家的關心,你們的每條回復我都看了,那時候我也不想放棄,畢竟那時候我很愛她,想和她結婚想和她一直走下去,想保護她一輩子。但是最近還是分了,這次分手應該是不會在和好了。原因很簡單吧,前幾天無意中玩微博看到了她的微博然後就手賤點進去看了,然後也找到了她前男友的微博,他們兩互關著,她有1500多條微博,其中至少1000條微博是她和她前男友的合影,她的前男友也是微博里照片全是他和她的合影,記錄了他們之前幸福時刻的點點滴滴,我就問她朋友圈是不是也是,她說是的,我讓她把照片刪了,她說照片這么多怎麼可能刪的完,和我在一起之前要刪早就刪了,現在刪有什麼必要呢,再說微博都是大學時候玩的,現在根本沒什麼人看我微博。我說我幫你刪,她說不用,我說那這樣有必要麼?我的女朋友微博里全是她和別的男生接吻秀恩愛照片?你把我當什麼了?說完之後也許她也覺得自己不對吧就答應我說一個星期之內刪了,然而過了一個月她還是沒刪,每次問她,她都敷衍了事。她對我的態度也開始變得越來越差,給她花錢的時候開開心心,其餘時候我等於可有可無。自己也很迷茫,這樣的感情繼續下去還有意義么。終於有一天,她看我微信的時候看到了我的相冊,我相冊里有我和我前女友的照片,但是我都鎖了,因為都過去了,自己鎖了也沒人看的到,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但是她就直接說了分手,我說你這樣玩雙標有意義么?你的微博朋友圈全是你和你前男友秀恩愛的照片,我的相冊里是有前女友的照片但是我全都鎖了,而且沒人看的到。但是她還是說了分手,因為最近被她說了太多次分手了,因為跟她劇透了一下狩獵劇情,她都可以大聲很嚴肅的對我說分手,我真的感覺是莫名其妙,隔三差五就會對我說分手,自己人也疲倦了,加上自己最近也發生太多事了,就對她說把我家鑰匙給我吧,就離開了她的家。自己生活工作也一團糟,希望從今天開始一切都會有好轉吧。也希望各自安好,加油!

三個月前終於追到了一個女生,不過在這之前她有一個在一起很久的男朋友,不過那個男朋友劈腿了,她跟我說分了很久了早就把他忘了。
有一天晚上和她一起去吃西餐,吃完之後準備走的時候,我女朋友突然說張先生我們走吧????我一臉懵逼,我姓謝,我女朋友為啥喊張先生我們走吧,我就問她,張先生???她突然意識到自己喊錯了,馬上對我說,是謝先生,我謝張不分,我問她你的前男友是不是姓張,她就找各種話題去轉移,最後我實在不耐煩了,就吼了一句,你的前男友是不是姓張?她說是的。我當時整個人都懵了,跟我說過了幾年早就忘了他,吃西餐的時候突然把我當成了他,但是我真的很愛我的女朋友,在她各種解釋加軟磨硬泡下,我當然是選擇了原諒她啊,我也覺得她應該是口誤吧,再說誰沒有個過去呢?我想想之後肯定就原諒她了啊,畢竟追到她不容易,我也很愛她。
今天早上跟她睡醒起來,但是我早上要去上班,她休息想睡懶覺多睡一會,她在床上看到我要走了,就跟我說張大爺你…剛說完發現自己說錯了,馬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不說話了,我當時真的心情特別平靜,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說了一句你睡吧我去上班了,離上次她說張先生我們走吧還沒過去一個星期,今天她又說張大爺???真的自己心裡五味陳雜,不知道該說什麼,今天上班自己整個人都是遊離狀態,對她我也真的問心無愧,不知道自己是該繼續原諒她還是分手,自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感覺自己的經歷就像自己以前看到的段子一樣,這個段子大概說的就是跟自己的女朋友啪啪啪,她卻在高潮的時候喊了別人的名字。
也許就像逼哥梵高先生說的那樣,不管你擁有什麼,我們生來就是孤獨。也許孤獨也會一直伴隨著我到老吧。


我會生氣:

我人生第一次雙車交通事故,是因為挖鼻孔發生的。

那天下班有點晚,八點多了,一個人開車走在回家的路上,高架上挺空的,於是我開著窗戶吹著風,疾馳回家,前面有個車開的有點慢嘛,超它。

超完車,感覺鼻孔里有點癢,我就自然而然的開始了挖鼻孔大業,挖完發現車上的紙巾盒空了,尷尬啊,於是我把手伸出窗外想用彈指神通彈出去!

彈彈彈,有點粘,但是我持之以恆彈了足足有半分鐘吧,終於彈出去了。

大功告成,我心滿意足的升起了窗戶。忽然後面響起滴滴滴的刺耳喇叭鳴笛,然後是遠光閃爍,超車燈大亮,一輛車從左側車道開到與我我平行的位置,指著我大罵!

我關著窗戶呢,沒聽清,剛打開窗戶,不堪入耳的罵聲傳來了—-草泥馬的傻逼,你找死啊,來啊,追我啊!

當年年輕氣盛的我,哪兒能忍得住這種突如其來的挑釁!馬上回罵過去,然後我們開始在高架上飆車了。

飆車過程就不說了,反正就是路怒症下的傻逼行徑吧,而且驗證了路怒沒好報的真理—-高架出口的時候,他強行變道,右後屁股撞到我左前車頭了,兩輛車都停下來了。然後就是下車,對罵,眼看就要廝打起來了!

巧的是,不遠處就是設卡查酒駕的交警,看見我們有交通事故吵起來了,趕緊過來把我們分開。

冷靜了一會兒,我倆都開始跟交警指責對方。

我說,我在路上好好開車,他莫名其妙的罵我!

他說,他在路上好好的開車,被我超車了,還挑釁了半分鐘!

挑釁,還半分鐘?什麼情況,我頓時有點懵逼啊,我說明明就是你先開窗無緣無故的罵我的啊!

他說,你不犯賤挑釁,我會罵你?你超我車以後,手伸在外面,又是豎中指,又是打手勢的挑釁半天,你當我瞎的沒看到啊!

豎中指?打手勢挑釁?等等,我明白了,原來他把我挖完鼻孔的彈指神通當成挑釁了!

真相大白,我氣性消了一大半,反而覺得有點搞笑,就認真的跟他解釋說:你真的誤會了,我真沒有挑釁,那是挖鼻孔,沒紙了,往外彈鼻屎呢,不信你看看我車上紙巾盒真的是空的嘞!

一聽這話,來處理的交警都笑了,對方司機愣了一會兒情緒也緩和了,後來也搖搖頭笑了。

最後處理結果是因為他違規變道,導致交通事故,他認了全責,我倆也握了手,走保險程序去了。

這件事給我帶來的體會就是,路怒症可真不好,車上紙巾不能少哦!


哈哈:

就在昨日 我站在門口 一手插著腰 一手拿著旺旺碎碎冰用力的吸吮著看著麻麻在修理門口那棵九里香 這時候有三個小哥踩著單車將要向我們門口路過 一個小哥跟其他兩小哥說
「今晚我們吃火鍋還是烤魚啊」
我不知怎麼抽了下筋 順口答道
「當然吃烤魚了」
小哥竟然停了下來 看著我說
「成啊 來唄」
港真 昨晚的烤魚味道是真不錯啊
……………………………………………屁股不疼分割線…………………………
答主還沒說接下來的呢,大家的小火車就嗚嗚嗚的開起來了,其實是答主跟那幾個小哥聊了幾句呢,發覺竟然是一個高中的,後來就很盛情邀請一起吃,因為烤魚店就在我家對面呢,就沒有推脫了,當然了聊了好多學校發生的趣事還有跟他們介紹了我們這個海邊小鎮的美好景色,至於你們操心的後來,沒有,我沒有帶手機就沒有留任何聯系方式,還有那個到底是碎碎冰還是碎冰冰,我百度了,都有哈 呃~~~~最後~~當然了,吃烤魚屁股沒疼,哈哈哈哈~~~~~~


桃木劍:

高中買了包奧利奧跟同桌一起吃
吃著吃著想起了奧利奧的廣告
於是我挑選了一個形狀圓潤,夾心飽滿的奧利奧
輕輕的扭一扭,深情的舔一舔
但發現沒有牛奶讓我泡一泡
於是我先把它放回了袋子里
拿著我的杯子去弄點牛奶
不一會兒我興奮的拿著牛奶回來的時候
發現袋子已經空空如也
同桌看著我錯愕的表情很不屑的說:沒給你留一個也不用這樣吧?
於是我把真相告訴了她
然後看著她用錯愕的表情看著我

再之後她就成了我女朋友,至今已經五年了
今天聊天的時候聽她又提起了這件事兒
特來作答一發


匿名用戶:

國中有一位男同學,姓王,他喜歡籃球和物理,腦迴路清奇,經常做一些奇怪的事。

有一天午休,他無處安放的精力又發作了,四處找男生們扳手腕。

因為他力氣大,贏了一個又一個,卻意外輸給了一個小胖墩。

這個小胖墩也是個奇葩,典型的工科男(現在在amazon做碼農),也經常做出莫名其妙的事情。

所以他倆鬥上了大家都很好奇會發生什麼。

王同學要求重新比賽,卻無奈又輸了一次。

好勝心在燃燒,我們旁邊看熱鬧的同學也越來越多。

王同學要求換另外一隻手繼續來過。

小胖墩說沒問題,奉陪到底。

當時場面火藥味十足。

接下來的這一局他們相持不下,一直沒有分出勝負。

兩個人相互對視,眼神里竟流露出了一種惺惺相惜的味道。

此時圍觀的人群見遲遲分不了勝負,開始瞎起鬨,國中生真是不懂事,都是典型的看熱鬧不嫌事大。

「打一架!打一架!」

「摔一跤!摔一跤!」

「扇耳光!扇耳光!」

兩人仍然僵持著,對大家的起鬨無動於衷。

突然某一個腦洞大開的同學喊起了「親一個,親一個!」

大家先是愣了一下,這也行???

然後馬上跟著一起喊「親一個!親一個!」

高潮來了,王同學突然放棄了比賽,把小胖墩一把拉過來,然後捧著他的臉開始親他嘴。

小胖墩居然毫不示弱,迎上去就開始用舌頭。

法式濕吻,超過5秒以上。

全班沸騰,拍手叫好。

直到班導在門口噴了一地的老血,大吼一聲「你們都給我住口!」

兩位男同學才羞澀的放開對方。


張盈淮:

真的,玩Aorqu這么久了,我上個月才知道Aorqu怎麼贊的
沉默。
這個?
點開,哇還真有贊同

要不是發現一個答主說,我可能這輩子點的都是感謝了吧
太丟人了


方秋竹:

有天跟女票(現在是ex啦)出去玩,發現身上忘記帶大學的學生卡了。
作為一個有貭素的人,本來我想買成人票算了,結果在錢包里翻到了中學的學生卡,而且只有學號沒有日期~
老天助我哈哈哈是時候看看能不能靠中學的卡和賣一波萌買到學生票了!

於是,面對售票處的阿姨,我鎮定地遞上了一張大學的學生卡和一張中學的學生卡。
售票處的阿姨用狐疑的眼神看著我一米八四的身高。
「你幾歲了?」
「十五。」
「身份證有嗎?」
「忘記帶了。這是她的。」
尷尬的沉默。
這時候機智的女票隨口指著我說:
「啊,這是我弟。」
阿姨突然喜笑顏開:「特別像啊!」
我們兩個目瞪口呆。
「尤其眼睛和鼻子!」
腦子里響起了那首動人的旋律:「願天下所有的情侶都是失散多年的兄jie妹di~」

阿姨還轉過身跟後面的大叔說:
「你看,一看就是一家的!」
然後對我們說:「十八歲以下的不用買票,大學生半價~」
不知所措的我們趕緊遞上票錢乖巧地說謝謝然後逃走了。
我們臨走前阿姨竟然還補刀:「笑起來更像!」

接下來的遊玩過程不時伴隨著我毫不羞恥的賣萌裝嫩叫姐姐以及女票對人生的質疑。(嗯女票本來就比我大一點點~)

———————————————-

是被某個Aorqu小v臨幸了么……收到了有史以來最多的贊,受寵若驚!

回復幾個常見問題:

1.你們同姓?
並不,但是阿姨看證件的時候只是掃了一眼,貌似沒有注意姓名。而且不同姓也可以是表親嘛。

2.哪裡這么好,可以18歲以下免票?
南京雞鳴寺後的古城牆~

3.小弟弟臉這么嫩,快爆張照片看看!
可能要讓大家失望了……其實我高中學生證上的照片就挺大叔的了,大概是因為當時還沒開始刮鬍子。所以並不是童顏永駐,只是照片就不這么嫩吧哈哈哈~

4.十五歲身高一米八四是什麼概念?
我十五歲的時候真實身高一米八三,當時在班裡也有兩個比我高的。後來大家都長起來了,我也就只算「比較高「而不是「特別高」了~


肥蟲:

告訴你們,沒錢千萬別裝逼。。。會漏。。。

17歲,在縣城做木匠學徒,月入50,窮。某晚姑娘說去橋邊吃米粉夜宵,3塊錢一碗。我摸了摸口袋剛好餘5塊,點了一碗姑娘吃了,我說我不餓。。。

吃完起身,不走尋常路,耍帥單手撐在護欄上,半蹲,嗖。。。抬腿起跳想跨到馬路上去。。。結果腿太長,打翻一桌子碗,姑娘看傻逼了。。。被攤主拉住,賠20。。。這他媽就很尷尬了。。。我讓姑娘先走,姑娘不肯,於是陪著我刷了兩大盆的碗。。。她看著我刷。。。

大冬天的,那個冷喲。。。。啊。。別問了,沒和那姑娘一起。。。


匿名用戶:
以前我給一個女讀者送過花(路邊採的),後來她猶豫半天想要說什麼當面又沒說,然後用QQ給我發了一條消息:「我讀過你文章里的一句話,『男人贈送女人植物的生殖器,以表示渴望使用她們的生殖器。』」
自己寫的梗,被人用在自己身上,真是太感動了。

補充:不要問我到底有沒有用了,確實沒有……雖然我猜你們想聽有,就是因為確實沒發生什麼後續,所以我才故意略過不說的。年輕時做了太多禍害女孩子的事,現在遭報應陽痿了。我送花也沒有特別的意思,我單純是一時興起采了花玩,玩厭了又不想丟掉,就送給妹子讓她拿著,萬一我突然又想玩了,還可以從她那裡拿回來。


元宿:

剛上醫學院那會,特別期待做實驗。

第一次實驗對象是小白鼠,失敗了,緊緊腹腔注射我就沒注射好

這份受挫感讓我特別希望能一雪前恥。

等星星等月亮,終於到了第二次實驗操作。

前天晚上認真預習了實驗操作內容,

看到實驗對象不是小白鼠,而是更加大型的活體——兔子!

內心的期待心情無以言表

第二天上課,一到走廊就看到門口放著一整箱兔子

這么多兔子,心想終於能一雪前恥,完美地完成一次實驗了!

可是老師似乎對我們眼神里的火花有所察覺,嚴肅地提醒了我們:「你們不要以為這些兔子人手一隻,四個人一組一隻哦。」

「哼,小氣,為啥不一人一隻,我又不會吃了它。」我嘴上偷偷嘀咕,但是心裡暗爽,這樣子做實驗成功率更高。上次就是因為我遲到被分到一個人一組,結果小白鼠沒注射到位,還滿地跑。

由於太激動,加上昨天都預習過了,老師在講解實驗操作的時候完全沒在聽,一直在盯著兔子

時而這樣看

時而這樣看

然而兔子先生始終保持這個表情


這高冷的態度,這睥睨的眼神,讓我的熱情十分受挫

所以我當時決定摸摸它的頭,拍拍它的臀

然而,它依然是這個表情

這讓我更加受挫,決定暴力將它固定,並親手給它剪毛

看到它一動不動的樣子,我當時開始覺得有恃無恐

突然注意到它的門牙好像很性感

腦袋裡突然冒出一個神奇的想法

「長這么大,我好像從來沒有彈過兔子的門牙」

於是,我伸出了我得五指

準備從食指彈到大拇指····

為了彈得更有觸感

我還把橡膠手套換成了塑料手套

第一下,兔子先生毫無發應

第二下,兔子先生依舊毫無反應

第三下,兔子先生眼睛似乎看了我一下

然而,我有恃無恐,你拽啊,你再拽啊,

你現在脖子和膀胱周圍的毛都被我們

我得意著,然後又彈了一下

這時候它的腿突然腳蹬了一下,又恢復平靜

我看沒什麼事

越彈越起勁,用勁最後一指力氣,彈下去

結果

它突然!

它竟然!

咬住了!!!

像狗在空中叼住了飛盤

它穩穩地咬住我得大拇指!!

當時雖然帶著一個塑料手套

但是血馬上就流出來了

同組的小夥伴看到後 ,不是關心我流血了,

而是思考怎麼兔子動了,是不是麻醉藥打得不夠多?!!?

麻醉得不夠深一會做實驗小兔兔會疼啊!

一直到我伸手向老師要酒精擦的時候

才被大家發現我因為彈兔子門牙被咬了,

然後在一片笑聲中,我被送去醫務室打了一個月的疫苗·····

後來好幾次碰到兔子

它給我的感覺都是這樣的



丶不羈:

小時候住在外公家,外公家裡還有個表哥,比我大四歲,從小就是我偶像,長的很帥,很像明道,人也很溫柔,常常揚言長大要嫁給他。

有一次過年,領了很多壓歲錢,表哥問我想要什麼新年禮物,當時還小,就六七歲,還沒去看過海,我就跟表哥說,我想要貝殼。

過了兩天,表哥真的給我整來了貝殼,但是說要我拿壓歲錢換,2塊錢一個。 從來沒見過貝殼的寶寶毫不猶豫的把所有壓歲錢都給了表哥,換了一堆的貝殼回來,小心翼翼的拿漂亮的小盒子裝著收藏起來。

直到有一天……

我知道了開心果這種東西……


你們都是我的夏天:

去年年初的時候,我爸爸第一次心臟病發作,送去醫院,住了一個多星期。注意第一次,才有了這段插曲。

那晚上我第一次面對這樣的事情,我幾乎就一直在哭啊哭啊。

我就一路哭著陪我爸爸去做手術,手術室和住院的大樓是挨著的兩棟樓,但是手術室的位置挺復雜的,先從這棟樓下去,穿過一片空地,到了另一棟樓,穿過一樓大廳,裡面就有很多拐來拐去的走廊,最後抵達一處電梯,再下到負二層……

我爸爸推出來了,我們再跟著護工推著我爸原路返回住院部。我媽就給我說,她先陪我爸爸,讓我趕緊去外面小賣部買點盆啊毛巾啊紙啊……

我含著眼淚就跑去買。

狀況就出在這里了。

我可能已經哭昏頭了。。。。

等我回到住院部的病房,我就坐在床邊,邊抽泣邊喊了一聲:爸爸。

我爸就說了一句:你來了啊,你沒得事就好。

我是覺得哪裡不對勁,我會有什麼事??仔細抬頭仔細看才發現不是我爸!!

然後我就細細地觀察了一下那個叔叔,他躺在床上,臉上纏了很多綳帶,好像很多掛痕,嘴部勉強露在外面,只是他的病床的位置和我爸都是靠著門的。

他就很慢地跟我說著話,內容我不記得了,還安慰我「莫哭」。

一時間我就感覺這樣拔腿走了也不太好,良心上過不去,於是我就干坐在那裡,嗯嗯地回答一下。

過了一陣,外面一個男的走到門口,我指了指那個叔叔,他也給我悄悄招手,我才站起來一邊嗯嗯一邊溜出去了,找了半天才搞清我爸的病房。

我媽還問我,買個東西買這么久???

第二天才知道,那個叔叔騎電瓶車帶她女兒撞倒路邊了,不清楚是被車撞還是他們自己翻倒一個地基了怎麼的……

他女兒已經去世了,因為他還有心臟病,家人都瞞著他說他女兒回去上班了。

他也很樂觀,因為他覺得他女兒還好著呢。

病房之間,家屬們都會在開水房外面互相聊天,我媽下午聽說了這個事以後,喪心病狂地把我狂罵了一頓。

我就只有笑笑算了,只想說,家人平平安安真的太重要了。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保重身體,就算有天大的恩仇錄,在那種時候,真心一切都不重要了,好好愛自己不只是之於自己,更重要的還因為那些愛你的人,你不會知道,如果有一天你不見了,他們會怎樣傷心欲絕。


斯南:

說起來有點羞恥~
同桌a是個女司機,整天飆車的那種
前兩天,某男生b很羞澀很不好意思地問a:跳彈是什麼
我一聽,巧了,居然還有我能回答的問題,就趕在a開口前向b解釋了跳彈的原因:當子彈以一定傾斜角擊中光滑的硬物時,子彈很容易被反彈,擊中其它物體。
正準備詳細說一下跳彈可能帶來的後果的時候,發現a和b還有周圍一票人看我的眼神不太對
我才意識到我們說的可能不是同一種東西……
這特么就尷尬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