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過哪些像段子的親身經歷?

問題描述:你有過哪些像段子的親身經歷?
, ,
匿名用戶:
最開始只是受到了熱血動漫的影響而建立了一個等級嚴密的抄作業組織飛虎聯盟,但隨著野心的膨脹我已經不滿足於此,從作業的壟斷者變成了班級的獨裁者。

五年級的時候我學習拔尖作業完成質量好,所以有些同學每天早上都抄我的作業,我覺得我的勞動成果不能白白成全他人,於是拉攏了一眾好學生,我們分工做作業,統一答案,統一抄襲。(現在突然想起了第一次工業革命,個人生產進化成作坊作業,妥妥的資本主義雛形啊)

隨著組織從幾個人擴大到全班,仿製《思想品德》上黨的行為,我開始制定了盟歌盟訓,並委任了副手左右護法及若干堂主。(現在想想,比起傍上蘇共之前的孫大頭,我的組織管理還是比較不錯的)

為了讓組織成員有集體感憂患意識,班級里我挑出兩個頑劣分子禁止他們參加組織活動,把組員的重心放在階級矛盾上,這樣大家就無暇顧及挑戰我的權威了。

此時的我在作業這一重大問題上已經不需要動手動腦了,學習好的分別承包各個部分習題,學習不好的負責動手謄抄。

生活啊,真是美好啊。

然而啊,好景不長啊。

終於,一節美術課上我指揮手下教訓一個不服從管理的同學被老師看到,在頑固分子告狀和叛徒泄密的雙重打擊下,不到兩節課的時間組織骨幹被連根拔起。令我欣慰的是,兩個核心成員並沒有屈服,並被校長賜予阿志的狗腿子這一榮譽稱號。我,偉大的作業壟斷者,未來的抄襲之王,滿洲利亞某個國小的強者,兩個狗腿子的擁有者,帥古拉斯.阿志,在班級內外反動派的鎮壓之下,在校長室諸多老師的威逼利誘之下,迫不得已卸除了我的羽翼,解散了我的組織。

我又想起了Aorqu上挺火的一個問題,好像是「東北經濟為什麼會落後」,因為,東北的馬化騰在國小畢業之前就被扼殺了啊。


徐慧琳:

前不久的事,三行字說完:

我幫老媽網上定了一些雲南三七,
賣家過於熱情,附贈了一些瑪咖試吃產品(我不知情)。

於是……幾天後老爸打電話,聊完天氣以後、假裝完全淡定的提出疑問:

「嗯,你為什麼給我買壯陽葯呢?」

……
……
……

————

我是鈍感代言人徐慧琳微博),老爹敲可愛~


邢某人:

怒答一發!!!!

國慶就這樣平平淡淡的過去了,本以為又要進入按部就班的學習生活了,可今天的經歷讓我平淡如水的生活泛起了一陣又一陣的黃色漣漪。

今tia是10月7號,傍晚的天空萬里無雲,黑騰騰丑的一批。導員點完名後,我回宿舍打掃了我的窩,就和舍友一起去澡堂洗澡。

新澡堂建的是真漂亮啊!富麗堂皇又高端大氣。(坐標草灘帝國大學,有空一起洗澡)

為了擺脫我身上累了一天彌散出來的「男人味」我迅速的佔領了一個舒爽的隔間!並且三下五除二的退去了身上的衣物。

突然,透過隔間的毛玻璃和隔壁熾烈的燈光,我發現玻璃上倒映出一具充滿哲♂學韻味的影子。

心裡暗叫一聲不好,一會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肥皂,千萬不能掉。

就在這時,隔壁傳來了動感的音樂。

「我們一起學貓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配上他那健碩的身體,我感覺好像有十幾個麵筋哥在喂我吃麵筋,香香的口味~

不一會兒,學貓叫已經滿足不了他那蠢蠢欲動的情懷,於是馬上他就連放了三首著名歌唱家——MC天佑的歌曲。

看著他那肆意扭動的身體,我就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快樂,也不是真正的熱愛音樂。

如果你覺得這些音樂就能滿足他的風格的話,那你就大錯特錯了,一個優秀的音樂人怎麼能只聽不唱呢。

這不,澡堂的熱水嘩嘩的流淌,這位大兄弟為了我良好的洗澡體驗,趁熱來了一曲《涼涼》,編曲前衛,唱法新穎。

怎麼形容呢,大概就是周杰倫用騰格爾的唱法唱了一曲費玉清的《一剪梅》的感覺,可謂是華語樂壇的集大成者。

一時間,我忘記了頭上的洗髮水,忘記了嘩嘩流水的噴頭,忘記了這是傻科大的澡堂,他的音樂有一種魔力,讓你能回憶起人生的美好。

因為這時你會覺得「世間不如意之事誠可被原諒」

突然!!!!!隔壁停止了演唱,一下把我從過往中拉了回來。

從影子可以看出他單手扶牆,頭低垂,想必是唱到動情處,不禁情感噴涌,可笑的我還以為自己懂音樂,這才是音樂帶給人的力量!!

咦!什麼味?

只見我面前的排水閥泛起了一陣有一陣的黃色漣漪,並攜帶者一陣騷味肆意蠻橫的侵入了我的鼻腔。

好的音樂真的能讓人下體失禁嗎?這是一個振聾發聵的問題!

我問:「哥們兒,尿了?」

他:「……………」

我再問:「哥們兒,最近有點上火吧?」

他:「……………」

我仍繼續追問:「哥們兒,你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他:「……………」

我輸了,我三次發問卻落了下風,他緘默再三,卻於無聲處驚雷。

「我深知我留不住你,所以我想尋求答案,而你不言不語,卻自然生動,把所有的答案都藏於心間」

我的耳邊傳來了隔壁匆匆的穿衣聲,正如我寬衣解帶時的迅速。

那個把澡堂當做廁所用的男人,終於還是走了。

以前我認為那句話很重要,因為我相信有些事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想,說不說也沒有什麼區別。有些事情是會變的,我一直以為自己贏了,直到有一天我遇見他才知道我輸了。在我最享受的洗澡時間里,他讓我明白了別太早安逸,如果能重新開始,我真的會把那句「cnm」講給他聽。

寶貝,NMSL!!!!!!


聲控癌晚期:

雪碧是我好哥們,他算是有些許直男癌氣質的理科學霸,嗯還有點天然呆。

他去年夏天給他暗戀許久的妹子表了白,結果被妹子拒絕了。當時他跟我說這事情之後,我覺得不可思議, 因為他和妹子有著太好的感情基礎了,居然表白還失敗了。

好吧,其實那時候我也沒多想,直到上個月,雪碧突然給我發了微信來了一句要出櫃~~~

然後大家都開始幫雪碧物色男友~~~他就生氣了跟我說:

我終於知道為啥雪碧和妹子有那麼好的感情基礎表白還失敗了,特么他給妹子表白的原句是

「我要和你出櫃!!!」

「我要和你出櫃!!!」

「我要和你出櫃」!!!

嗯,我知道了後勸他再次和妹子表白。

現在雪碧和妹子依舊是好姐妹,他再怎麼表白再怎麼解釋妹子都不信他是直的,妹子說要和他當一輩子的好GAY蜜。


Aorqu用戶:
就在今天,老姨跟我抱怨,她的秘書給她買機票去烏蘭浩特,結果買成了去呼和浩特的。我老姨想都在一個省,叫個車開車過去就好了。一看地圖,中國最長的省,兩地要開二十多個小時的車。火車也要二十多個小時。

現在正在從呼和浩特飛往烏蘭浩特。

我安慰老姨,幸虧秘書沒有給你買到烏蘭巴托的機票。


匿名用戶:
面試真的過了。
初戀A認識時博士畢業,想留本校任教(好歹也是中國前十大學),失敗,去了某211當老師。
前任B認識時在考研,想考研本校,失敗,去了同樣那個211當研究所。
他們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A是我的初戀,我是B的初戀。A9月要給B上課了,我還囑咐了一番。
微笑臉。我們3人性取向一樣,你們懂的。


鉛筆先生:

有次在捷運上,我前面站了一個看起來還挺正經的小伙兒,一直低頭看著手機。

過了一會,我發現他根本無心看手機,眼睛一直偷瞄著站在他身邊的一個小姐姐,垂在身側的手似是有些蠢蠢欲動。

那姑娘穿著清涼,身姿曼妙。我心想不好,這廝人面獸心!

果然,趁著捷運減速時的搖晃,他把手伸向了姑娘腰側,摸了一把,然後若無其事的收回手,繼續低頭看手機。

姑娘回頭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也不做聲,只是身子向前擠了擠。

我一看這還了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這貨看起來斯斯文文,竟然如此膽大妄為。

我充分發揮身材高大的優勢,擠到他倆中間,面對小伙站著,惡狠狠的瞪著他。他抬起頭收回手機,挑釁的看著我,還不時越過我看一眼那姑娘。

嘿!這小身板還想跟我較量一下怎麼的?我心想著。哥們兒可是嚇哭過小孩兒的主,現在這猥瑣男膽子都這么大?

我倆就維持著這樣的對視過了幾分鐘,捷運到站,小伙兒突然有了動作,用力擠開我,拉起姑娘的手就要下車,姑娘有些不情願,問他幹嗎?

就在我要採取行動阻止他的時候,他說,親愛的,咱倆換乘下一趟。然後靠近姑娘嘀咕了句什麼,姑娘回頭看了我一眼,這次是真的一臉鄙夷……

親愛的?媽咧!又被當成壞人了!

無奈,攤手。


Aorqu用戶:

大二暑假在某網媒工作室實習,一個月後工作室瓦解,讓我在家裡完成工作,後來沒錢給工資,我被原地解散了。

大三寒假在某教育機構實習,實習一個多月,老闆發不出工資,而且惹上了官司,去跑路了,我空著口袋回家過年並宣告實習結束。

接著快畢業的時候進了家網路公司實習,試用期三個月結束後,後部門老大帶著一部分骨幹去創業了,我一個剛辦完入職的新人再次被原地解散。

後來沒過多久在一家珠寶公司入職了,六個月後珠寶公司經營不善,老闆把除了自家親戚以外的人都遣散得差不多了,有點眼力見的我自己主動辭職了。

辭職一個月後入職某代寫論文的公司,工作快一年,公司忽然被查水表,不清楚原因,又被請回家工作,薪資倒是照發,一段時間後公司改了個名字重新找了個地方繼續辦公,沒撐多久,被人點了,公司徹底涼涼。

三個月後再次入職某雜志社工作室,整個公司十來個人,我去沒多久就被二把手約談,他背著一把手承包了外面的活,讓我利用公司的資源幫他做事,膽小的我一口回絕了,結果回來發現公司大部分同事都背著一把手在幫他做事,通過這種方式賺外快。但沒過多久,東窗事發,一把手和二把手爭起來了,分道揚鑣,公司解體。

經過以上系列經歷,我認真思考了很久,或許我就不是打工的命,或許我命格里就是克公司,或許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他就是不想讓我工作。

不工作,怎麼賺錢?沒有錢,怎麼生活?

我相信,上天給我關了扇門,一定會給我打開一扇窗的!

於是我一年沒工作,靠寫稿子謀生,謀生之餘痴心妄想著或許我是中彩票的命,於是三五不時的在網上買點雙色球。

終於,一年後,全網彩票銷售平台關閉線上購買服務了……

被命運反覆擺弄的我,明白自己不是那種中大彩的命以後,再次出山找工作,入職了現在的公司,已經一年多了,目前這家公司除了工作時間長,待遇較低以外也沒啥不好的,重點是同事都是小可愛(˶‾᷄ ⁻̫ ‾᷅˵),真心祈禱公司能夠越來越好,能夠容得下我。

另,每次面試最怕對方問上一份工作的離職原因,因為真的不是公司垮了就是老闆出岔子了,唉……


是敵是友又是狗:

故事很簡單,但是全是真是
高中時學校里有一對雙胞胎男同學,兩個人長的一模一樣,和他們不熟的人根本認不出來,考試隨便替考,平時他們兄弟的感情特別好。
就是這樣的一對兄弟,哥哥先談了一個女朋友,女的是我們班的,從國中開始談了四年吧,到高三分手了,結果弟弟又和那個女的接著談。當時學校里流傳的,說這個女的已經陷入這張臉,無法自拔了


皮笛:

打了個噴嚏,把腰閃了?


片石:

一個是大概在我高一時候,我暑假去爸爸單位食堂吃飯,打好菜了等我爸下班,那一年正好有挺多大學生分來,然後有一個黃毛的小男生端著飯盤放在我旁邊搭訕,問了qq號,和他聊的滿歡的,直到我爸來了坐到了我對面,他叫了聲主任,我叫了聲爸

那頓飯吃的他的臉和頭發一樣黃(°_°)
___
還有一次是高三,學校附近有一個水游城,放學我閨蜜騎著小電驢載我去看電影,看完電影都快十一點了,然後我和閨蜜準備回去時發現小電驢上前輪上掛著把別人的鎖,當時我們都蒙蔽了,打不開鎖回不了家,於是報了人生的第一次警,警察叔叔來了也沒轍,最後決定叫開鎖公司來,當時我和閨蜜浪完後一分錢都沒有,於是和警察叔叔商量能不能支付寶轉賬,這時旁邊車主回來了,看到警察都圍在這有點慌,就弱弱地問了句警察同志我這車沒問題吧,警察叔叔說了句沒問題,然後我們兩個小姑娘和三個警察就默默地盯著他把自己的車摸了一遍然後驚慌地問我的車鎖呢

「……您看看您的車鎖是這車輪子上掛著的嗎?」
「…是的是的」


小姐姐:

已修改


一段兒語塵:

竟然有人邀我回答這個問題。。

是因為我的名字里有「段子」么。。。

那麼先來分享一個有趣的經歷吧。

個人非常喜歡打籃球,但是愁於離家近的籃球場都不是能隨意進出的,國小的籃球場根本不讓進,有一個軍區大院的球場很多,常常有空場,就去那裡打球。

最初,那個軍區大院管得很松,基本上是隨意進出,後來不知為什麼突然變嚴了,要求進入的人都要出示居住證或軍官證。。

這一下子。。就不好辦了,我們在裡面沒有認識的同學,進大門就是個問題了。

但是把持不住打球的慾望,我約了一個同學打算去碰碰運氣。

我先到了門口,剛想進,被哨兵攔住,要求出示居住證。

我哪有什麼居住證。。。

於是我就指著最近的一棟樓說:

「我家住這兒,居住證忘帶了。」

以為糊弄糊弄就能過了,結果哨兵不依不饒

「幾號樓幾單元?」

what?!

我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過。。。

我上哪知道去。。每次進去就是打球,基本上只認得籃球場在哪。要說幾號樓,那簡直懵b。。

我無奈,一指:

「就是這棟樓。」

哨兵看出來怎麼回事了:

「我就問你幾號樓。」

一身冷汗。。我去這是幾號樓啊。。

「不行,你得找人帶。」

我上哪找人去。。(無奈臉)

「我來找同學玩的。」

正趕這時,我約的同學也到了,我趕忙一指,心裡想著(放我們進去就完了唄)

哨兵轉過去:

「請出示居住證。」

「我住這兒的,居住證忘家了。」(說辭都跟我一樣。。汗)

哨兵問:

「幾號樓?」

他:「九號。」

哨兵擺了擺手,「行吧,你們進去吧。」

進去之後,我問他:你是知道這兒的樓怎麼排的嗎?

他說:不知道啊。

我問:那你為啥說九號樓?

他說:我就隨口一說,想到啥說啥。

我說:那咱們這回找一棟樓記住,下次就這么說了。

我們走到我在門口指的那棟最近的樓,打算找樓號。

一看,我倆瞬間愣住

卧槽?!!!

那棟樓的牆上標著

九號樓!!

怪不得哨兵終於把我們放進來了。

真是。。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浩浩浩:

記得國中一次政治課,我在下面寫語文周報,老師在上面講課偶爾還穿插著她又去哪哪哪玩了,買了什麼好東西你們肯定沒見過,有意無意的強調著東西很貴!

因為我們這邊中考政治是開卷考,老師會劃好重點讓我們記著知識點就行。我在她課上寫其他東西也不是一兩天了,那天我也是一如既往,整節課她也是口若懸河止都止不住,沒有跡象表明她對我有興趣。燃鵝,之後形勢的發展讓我猝不及防啊,她一早就對我產生了興趣(滑稽.jpg)。下課鈴一打直接沖到我桌前手撕周報(手起紙落~手起紙落~手起紙落~手起紙落~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我那個心痛啊,我他媽寫了一節課呢。畢竟她是老師我也沒說啥看著她撕唄,她還來勁兒了,拿起我桌上的科學書一邊嘲諷我一邊用書的邊角敲我的頭,這下我來氣了(怎麼能用科學書打人呢!!那是我們用來學習的!那是知識!!是神聖不可侵犯的!!知識改變命運!!~~好吧,其實是那個書像辭海那麼大,用邊角打頭有點痛),一甩手那本書甩她臉上了,她也上頭了拿其他書扔我。雖然我國中文化讀書少,但能動手咱也別BB。最後用胸把她頂到了牆旁邊,她問我:你要幹嘛?(握艹,我就知道她對我有意思,竟然問的那麼直接,這么多同學我也不好意思說要啊(滑稽,jpg))我沒有理她,她憤憤的走出教室說:XX浩你這就這樣子好了,你等著!!

她走進辦公室不久後,語文老師過來找我了,徐X是個不錯的人,學生中口碑很好且有威信。她問我發生什麼事兒。我說:政治老師打我,我要打110,打教育局電話。現在想想,國中能有那種維權意識也實屬不易啊,感覺叼叼的!~~隨後當然是我被徐X感化了,讓我寫份檢討書當著政治老師和全班的面讀出來。你們以為這就結束了么,高潮來了。我在檢討書中寫道,我不想以後再烈日下工作,不想再車底下爬這類要好好學習的話!!!!!!燃鵝,8年後,我的夢想果真實現了,不僅沒有烈日,還終日見不到陽光
我成了一名。。。。。。。

捷運司機

2016.9.29
——————————————————————————————————————————

杭州人民現狀

晚飯後我去超市買了盒牛奶打算明天早上喝,
結果一出超市,門口那保安就讓我喝一口 ,
然後我上公車,司機也讓我喝一口 ,
我下了公車 ,走著路碰到執勤警察又讓我喝一口,眼看就剩一口了,我努力藏住留到明天喝,
回到小區門口,保安又讓我喝了最後一口。
我的早餐奶就這樣在我睡覺前全喝完了。
拎個空奶瓶樓道口遇到隔壁二楞,他拎著一個空油瓶,一個空醋瓶,一個空生抽瓶[偷笑][偷笑][偷笑][偷笑]
午安。

好段子,不知道會不會被刪!


張半壺:

2015.8.13下午4:20左右,南京路步行街捷運2號線進站口附近,碰到了瀨亞美莉。
真人比視訊里漂亮;日語聽不懂。
沒敢多看,老婆在旁邊。


Gank:

說個今天剛發生的事情。
我在某執勤點檢查車輛,因為該地屬於兩省交界處,經常會有走私販毒偷渡人員經過,我們執勤有一定危險,因此上勤時都是全副武裝,頭盔、防彈衣、彈袋和槍彈結合但未上膛的步槍。

話說這次也像往常一樣檢查經過的大巴,這時我突然發現大巴後面有一輛藍色商務車有異常情況:被前側的交警攔下後該車並未進入檢查車道,而是企圖變道沖卡。示意圖如下:

我透過車窗看到前排是兩名成年男性,大約四十歲,後排人頭攢動大概有四五個人的樣子。
交警正在大聲呵斥正在變道的商務車但無濟於事。
想到去年在這個檢查點查到的xx斤四號,此時我感覺立功的機會來了,血直往頭頂上涌,立馬舉起槍對准司機並大喊停車,商務車猛得踩剎車就停在了原地。我回頭對檢查點喊說這輛車試圖沖卡,快過來檢查!
四名公安,兩名邊防,兩名武警氣勢洶洶得走了過來把車圍住。值班領導邊走邊對商務車喊:全部下車,接受檢查!
就在車門拉開得一瞬間,我們都驚呆了,車上除了前排的兩個男的以外,後面竟然坐了五個老太太!
特么的什麼鬼??隔壁縣敬老院的車。
後來問他們為什麼要衝卡,司機說以為自己走錯了車道,誤認為交警讓他們走內側車道。。
這就尷尬了。。說好的立功受獎,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巔峰呢!
當然我們還是很仔細的檢查了這輛車,果然什麼都沒有。(手動再見
————————9.9更新——————
昨天晚上又一五菱宏光沖卡被我們攔下,這次是酒駕的,什麼時候來個暴恐分子啊!


Aorqu用戶:

這件事情跨越時間有點長。

我那時候剛畢業,在上海一家建築事務所工作,有個小夥子姓鄭,大家都叫他小鄭。

我剛進這家事務所的時候就是他帶我熟悉情況,他其實還比我小一點,但是他上學早又是四年制大學部,比我早畢業三年。

我們兩個職務其實差不多,差別是我面嫩(發育晚高二才變聲,高三才開始長個),在工地或甲方那裡都不是很受尊重,沒人拿我當回事,為此也有點不爽。

而小鄭看著就是有40歲,每次別人都把他當專家,非常尊重,遞煙倒茶。別人基本都以為他是我的組長,上司,註冊建築師。

有一次我們出去,某個甲方姓王,就問他:鄭工啊,你結婚了吧,你孩子多大了?

那個甲方是我們最大的客戶,誰都不敢不接他的話,於是小鄭機智得回:還沒上國小。。

回來以後小鄭極其鬱悶,反正從那天起,大家就叫他鄭工了。

後來我移居美國,7年後回去老東家看前老闆,也順便約了小鄭一起在附近吃飯。誰知還碰見了那位甲方。

那位眼神極差的王總看到我們打招呼,說:鄭工!帶兒子來吃飯啊!


樂此不疲:

寫一條吧。

那是2016年的二月,我和我的三個小夥伴ABC在網咖上網。進網咖後沒有四連坐的機子了,我就自告奮勇地去了一個角落開機。我們lol三黑,剩下的一個打nba。

就在我們打得水深火熱的時候,旁邊一哥們戳了我一下,說警察查房了,把身份證準備好。


我特么當時就懵了好不好!

卧槽!
勞資未成年啊!

尼瑪當時腿就軟了,小心臟撲騰撲騰的。等到警察查到我的時候,我假裝鎮定地在打遊戲。

警察:「有身份證嗎?」
我:「放家了。」
警察:「叫啥名?」(掏出小本本和筆)
我:「XXX」(我同學名)
警察:「身份證號。」
我:「6223011997……」(瞎編的)
警察:「在原位待著別動!」

我感覺我的心態要崩了,默默地把還在充電的手機裝起來,然後觀察警察的動向和小夥伴。
過了一會,我一個小夥伴A的遊戲退了。我回頭一看,媽蛋咋少了倆!(還有一個人被擋住了)

他們怕是跑掉了哦!

然後我就在座位上自責,應該坐一起的有木有!

過了會,警察叫我站到過道里。(卧槽感覺這會要拉閘了,萬一給我家長打電話,那不就死定了!)

另一個角落的一個小夥子很裝逼,死活不走,三個警察把他從沙發上拽了出來,同時開著執法記錄儀。

在警察給我們拍了張照片後,就準備帶我們下去了。

當時我還有點僥幸心理。抓了這有五六個啊!警車坐不下啊!說不定我下樓就被放了!

就在我美滋滋地yy時,警察把我抓著走下了樓。(差點笑出了聲)

到了樓下我發現我想多了,他們開了兩!輛!車!

就在他們安排誰該上哪輛車時,我環顧四周,發現最近的警察都離我兩米開外。一個瘋狂的想法在我腦海中萌發:我要跑路,不能被帶走!

在我這零點幾秒下定決心後,我就撒丫子瘋跑!
警察看到我喊了一聲:跑了一個!

一個警察把對講機別在警銜那就開始追我!

(本人國小體育一般,尤其是跑步,但上了高中好很多,1000米也能跑到三分多鐘)

我就玩命地跑!途中路過一個商店,一個男的看熱鬧不嫌事小,喊了句快跑快跑!加油!
我回頭看了看(還尼瑪在追我!)

就在我轉過頭來繼續跑的時候,撞到了一個行人。(當時快過年了,在路邊支小攤,買賣年貨的人很多)

我心裡頓時虛了:萬一摔倒那個男的配合警察把我制服咋辦!這性質就嚴重多了!

但幸運的是,兩個人都沒倒,那個男的罵了我一句就走了,我就頭也沒回地繼續跑,跑到了一個小區里,腦子一熱的我竟然想到了去我小夥伴B家避難!

我跑到樓道里給我小夥伴打了個電話

我:「你哪呢?」
小夥伴B:「警車上」
我:「你和誰?」
小夥伴B:「還有A。」
我:「我跑出來了,這會跑到你家樓道去了。」
小夥伴B對小夥伴A說:xx跑掉了,在我家樓道。
小夥伴B:「車要開了我先掛了。」
~~

平復了幾分鐘,我給同樣在這個小區的一個小夥伴D打電話:「接我來,我在B家樓道里,我被警察追了,我怕在小區門口堵我,給我帶件衣服!」

幾分鐘後小夥伴D來了,我倆把衣服換過來穿,他又給我帶了個口罩,把我送到了我家樓道他才回去。

到了晚上幾個小夥伴又聚到一起談起中午的事,小夥伴AB說他們在警車上聽見跑了一個,還不知道是誰,我給他們打完電話後才知道是我。最後他們做了個筆錄就回家了。

另一個小夥伴C因為長得老沒查他!(他是我們幾個里最小的!)

後來又遇到過一次,依然未成年,但還是跑掉了哈哈。

過了一年這依然是個揮之不去的梗

處女貼,求輕噴


還可以:

前幾天有個本地座機打來,說是電視台做節目的,讓我說十個有,說完問我,你和豬有什麼區別?我說就是我和你的區別呀。。。。。。。
一陣謎之尷尬後,他讓我雨天路滑注意安全,感覺錯失了一個億
===============
感謝唯一一個贊我的朋友!
===============
人生第一次超過2個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射射大家
——————-
10個贊了!耶!那就再說一個朋友的


============================================
還有4個感謝是什麼鬼啊!!(╯‵□′)╯︵┻━┻

那就再更新個昨天七夕夜剛發生的,新鮮熱辣屍骨未寒
摸了三張財神,結果大相公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