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過哪些像段子的親身經歷?

問題描述:你有過哪些像段子的親身經歷?
, ,
王繹心:

寄平信,相隔騎車 15 分鐘的距離,第二年的同一天朋友收到了。


沈寒:

來個剛剛的。

今天回家的電車上,在目黑時上來了一個合法蘿莉,身子側對着我在用手機看乘換案內,似乎是接下來要換乘丸之內線。見她小小一隻的把手完全伸直才能勉強拉住吊環,我忍不住就多看了兩眼。

後來路過澀谷時,周圍的人都下車了,她就坐在我身邊的空位拿出一本小說讀了起來,我就一直在用餘光看她。再後來路過新宿的時候,一直在看書的她突然抬起頭,快速的思考了一下什麼的樣子,接着拿出手機查了下乘換案內,又繼續看書。

電車繼續往前開,一直到池袋的時候,她站起身來準備下車時又看了一眼乘換案內,合上手機輕聲說了句「殘念」就下了車。

我是直到電車開到下一站才反應過來,她原本應該是在新宿換乘的,而那句殘念是對我說的……


微博人稱李鍾碩:

小時候,偷玩我爸的剃鬚刀
對着鏡子有模有樣的學着我爸刮鬍子。
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鬍子
沒意思
但我做了一件非常傻逼的事情
我把自己的眉毛給颳了
對沒錯,就是眉毛
還是兩個
點贊破10放照片。。。。。。。。。。。。
———————-這是一條分割線

都說是小時候了,眉毛早長出來了。


彭萬里:

有次上課的時候放了一個屁,有多臭就不說了。只是恰好當時老師到處走走到了我這裏,這讓本來就尷尬的我更尷尬了,整個之後的時間都沒敢抬頭。但是下課後,後面的哥們兒對我說;老師真特么不是個東西啊,走到我這裏放了個屁,把老子都快熏死了,走到講台上了還對我一笑,我靠!


流浪的狐狸:

我覺得我是瑪麗蘇小說電影看太多了……我今年二十七歲卻做了十八歲未必都有勇氣做的事,我看上了一個開小吃店的老闆,我住的地方離他店裡有兩個捷運站的距離,那段時間我只要有空,就會去吃,炒粉、炒麵 、炒飯、花甲粉、烤生蚝,持續了一個月,其實我知道他不喜歡我的。昨天我依舊去他那裡吃飯,下午剛開始沒幾個人,我一直在店裡看着,他炒完一份又一份的粉,有時間了!沒有客人,我心跳到了嗓子眼,然後讓他坐我對面,屏住呼吸,左右前後沒人,深吸一口氣,我慫了,額……沒有成功,客人又來了幾個,等……乾脆站他身邊看他炒飯吧!這次一定要把握機會,因為樓主的身高只到他肩膀上,差不多過了五分鐘,他在收拾爐子跟裝配料的杯碟,在他蹲下去的剎那,我迅速的抱着他脖子啃了……吃完炒飯的一嘴巴油全抹上去了。再狂奔回捷運站,後面他給我發資訊,想不到你竟然偷親我?我們在一起吧!
…………並沒有……事實是我跟他斷了聯系,真希望下輩子能變成大正妹,這樣恰恰我喜歡的人,也會喜歡我。現在想想腦子真的有坑…


傑克先森:

–親歷段子3—《我是過來人》

大威、蛋蛋、光哥和我四個人是大學死黨,
蛋蛋在學校最蔫兒,
畢業後反倒是最先交女友,最早結婚。
光哥在學校風光無限,
畢業後卻一直沒有找到歸宿。

一次聚會,
開飯前,幾個男人湊在一起抽煙,
光哥正在為自己情感曲折悶悶不樂,
蛋蛋以專家身份給了一系列建議,吐沫飛濺,
時不時還來一句:「聽我的沒錯,我-是- 過-來-人!」
光哥不屑地反問:「切~ 過來人?你是怎麼過來的?」

恰恰在這個時候,
蛋蛋的賢惠媳婦兒過來聽見後半句,
搶著接話:「哦,我們是騎機車過來的!」……

–親歷段子2—《我是來收鍋的》—

蛋蛋和我是國小、中學、大學同學,
工作也在一個單位。
蛋蛋第一個結婚,
他的新房自然成了我們經常聚會的地方。
有一次蛋蛋媳婦兒不在家,蛋蛋請一幫子同事去吃飯,
然後準備一起看球。
主題是看球,所以我們對這頓飯沒報什麼期望,
心想有啤酒花生米就行了。

按響門鈴,蛋蛋出現在門後,
這傢伙竟然穿着圍裙!裝模作樣的,
進屋一看,好傢夥,蛋蛋竟然準備好了一桌子菜,
同事們齊聲驚呼:蛋蛋,你竟然還有這個手藝!!
蛋蛋謙虛地笑笑,「簡單地弄了一下,就是兩個火鍋,其他都是配菜!」
同事們唏噓不已,尤其兩個漂亮女同事眼睛放著光拉着蛋蛋興奮半天。

所有人中只有我最冷靜,
我覺對不相信這是他做的。
因為我對他太了解了!
他的生活我從來沒有缺席過!
他不是這-種-人-!

在這種關鍵時刻,
作為他青梅竹馬的死黨,
我當然有義務無情地揭穿他!!

我廚房、卧室、客廳仔細地轉了一圈兒,
又來到蛋蛋面前,
死死地叮住他的雙眼逼問:
「老實說,你媳婦兒是不是提前回來了?藏哪兒呢?」
蛋蛋已經感受到我的敵意,
不動聲色地回答:「沒有,不信你打她電話」
「那..咱爸媽下午來過了?」
蛋蛋仍然很淡定:「怎麼可能,還在我弟那兒住着呢,明年才回來」
「那…」
「那什麼那?你還不了解我?快開動吧,來來來,大家開吃啊,開啤酒」

火鍋的確做得美味,
大家贊不絕口,
誇得蛋蛋多喝好幾杯。
我心裏覺得不對勁,但一頓飯吃完也沒想出破綻來。
到最後只好不再糾結了,
心想這小子真被媳婦兒調教了?
這媳婦兒可比我們厲害多了!!

酒足飯飽,眾人齊動手收拾殘局,
蛋蛋進了廚房。
門鈴響了,我跑去開門,
門口站着一個妹子,見到我咧嘴一笑,
「大哥,我是樓下火鍋店的,我是來收鍋的…..」

(註:故事發生在1998年,外賣還沒那麼流行)

–親歷段子1—–《誰動了我的帽子!》—

上大學時,大威、光光、蛋蛋我們四個是大學死黨,
光光是個南方靚仔,每天打扮的清清爽爽的,
特別招學生女生喜歡。
畢業之後也女朋友不停的換。

天有不測風雲,沒過幾年,
遺傳加熬夜的原因,開始掉頭發,
眼看着從翩翩少年變謝頂大叔。
光哥試了不少辦法,
最後花了不少錢,用自己的頭發做了一個假髮套。
要說這種技術真是不錯,一點看不出破綻

記得光哥帶上頭套的第一天,
10年前的光哥又站到我們面前,
我有種強烈時空混亂不真實感。
恍若回到了大學時代。

這天正好大威從外地趕來參加我們的同學聚會,
一見面就被光哥的發套吸引住了。
「哎~,你這帽子不錯啊!」說著就對光哥動手動腳,
光哥一把推開大威的手,
「別動!這是發套,不是帽子!」
毒舌的大威並沒有放過光哥,
整個飯局,
一會兒問這帽子熱不熱?
一會兒問這帽子怎麼洗?
一會兒問這帽子晚上睡覺摘不摘?
一會兒問這帽子掉不掉頭皮屑?
……
問得光哥直冒火,一遍一遍地糾正:「這是發套,不是帽子!」

酒喝得半醺,
大威仍然沒有放棄,
又伸手去研究光哥的發套,
這次還沒發問,光哥就火了:
「我警告你,你 T M 別 摸 我 帽 子!!」

—–給個贊,還有好段子哦—–


九二先生:

我自己的經歷…

下面是身邊人經歷的……


實在的客服……

然而……就在今天,又發生了一個悲劇……

院里同學在淘寶上訂了隊服,告訴客服,印上山大經院,於是,客服聽話地印上山大經院……


我估計那同學此刻的心情……算了,不說了……


思密達:

咳咳,說一下一個男同學的事吧,人生簡直無處不精彩啊。
這位男同學呢,人比較泰迪。一次他交了一個女朋友,女朋友還在外地上大學,只有寒暑假在家。這對於泰迪來說,簡直是給他一片廣大的草原讓他浪啊。一晚他和炮友a去開房了,正好女朋友打電話來了,他就敷衍了幾句就說掛了。然後和炮友嘿嘿嘿去了。
第二天,女朋友問他,你昨晚幹什麼了,這貨自然說在家啊,睡覺啊。女友就說你看你手機,然後,一臉蒙逼。。。。他昨晚的電話沒有掛竟然,女朋友聽了快一個小時!!!聽了!一個小時!!呵呵呵呵。。。
事後就不說了。
這就教育廣大男同學啊,有了女朋友就老實一點,,就算,就算你泰迪上身了,也記得把電話,掛了!!!


Aorqu用戶:
前幾天開始和我媽共享我的百度雲賬號,以為自己沒存什麼奇怪的東西。昨天我媽說我分類太亂,我就上線想整理一下,發現「我的網盤」里赫然有一個叫做gv的文件夾。希望我媽不懂什麼叫gv。。。


匿名用戶:
我表妹,年紀到了卻遲遲沒有大姨媽,於是媽媽就攆她們去醫院做檢查,結果出人意料,竟是天生石女……這可愁死我們了,這以後婚姻怎麼辦啊,不能生娃可以領養,但有多少男人能接受柏拉圖式的戀愛呢……
表妹也真是受身體折磨,小時候便有癲癇,受驚嚇會倒地抽搐吐白沫那種,所以從小吃藥,我和媽媽都懷疑是不是這葯從小吃導致了她發育畸形,現在20多了控制的很好,前幾個月半夜發過一次急的立馬找我們商量去醫院,這兩樣病真是讓人唉聲嘆氣……
記得有很多次,我和媽媽大姨媽肚子痛吃不好飯,表妹就一邊吃一邊掉眼淚:我想痛都痛不到……搞得我們幾個都眼淚直打轉……後來媽媽問過表妹媽媽,以後結婚怎麼向男方坦白,她媽媽文化低竟然想結婚後再說,可是這紙完全包不住火啊,我們都能腦補出婚後一系列矛盾,雙方干架要求退還禮金的場景了……

後來的今年初,表妹訂婚了……和小夥子也就認識一年多,見過兩三次面,完全微信聯系,訂婚送禮金那天是雙方家長第一次見面……看了他們的聊天記錄,沒有轟轟烈烈的海誓山盟,只有平平淡淡的閑聊問候……

重要的,前幾個月事情才坦白,問小夥子願不願意接受,這男孩子說他是真心喜歡錶妹的,他不在乎這些……媽媽發微信給我的時候我驚詫又驚喜的淚崩了……後來表妹動了手術,現在小倆口剛提了新車上了車牌……

記得訂婚前表妹爸爸問表妹他倆是不是確定要在一起,表妹說她問過小夥子有多喜歡她,回答很喜歡很喜歡,表妹爸爸表示不要太相信一些甜言蜜語,可是現在,我真的很相信這句話呢……

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就這么簡單的在一起了,也許命運就是給你安排好了,「上帝給你關閉了一扇門,但他也給你打開了一扇窗啊」。


李黯堂:

發小國小時被父母帶去美國,中文能說,沒英語好。12年暑假回國玩,家裡在喝酒,我就和他出來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慷慨激昂之餘難免有些口渴,找了個麥當勞小憩。

可能是飲品站小妹太美膩,激發了發小的裝逼之魂,他決定英語點餐,不點不是歪國人。

小妹看到這個亞洲人沖著自己就是一句how are you應該是懵逼的,但還是你來我往,交鋒了數個回合。

這時候問題來了,可能飲品站小妹太美膩,發小有點激動,不知道麥樂酷怎麼說,在i would like a這裏頓住了,嘗試着描述了下,小妹並沒能理解,這tm就尷尬了。。。

但發小處變不驚!他突然想起我這個不入流的翻譯!於是他欣喜得轉頭問我「麥~樂~酷怎麼說?」

用的中文。

大妹子。。你聽我解釋 。。。


石雲戈:

呵呵呵呵,我來現身說法。
西安的今天,下午悶熱的一比,晚上卻開始暴雨。看着朋友圈刷屏的小視訊,我的內心沒有一絲波動,甚至還想笑。
到了9點半雨勢減小從自習室出來的我,看了眼學校的西門,淹了。不少少男少女脫了鞋拿在手上一點一點往過趟。甚至還有一路扒欄桿的人猿泰山。
但是此時我的內心依然沒有一絲波動,甚至還想笑。
那是因為!
老夫今天開車來的學校!
作為西安三環十二少之一,熟悉的掛檔,出庫,一氣呵成。
為了不把水濺到兩邊的同學,我的實力只發揮了平時的百分之10。
一點一點往過開,順便看看有沒有漂亮的妹子可以載。此時我的內心是

然而突然。。。。
他媽的熄火了。。。。
作為三環十二少,我當然知道被水淹熄火之後是不能再二次打火的。
而此時發現水已經越過車門了,如果直接開車門,肯定會大量進去。
此時兩邊挽著褲腿過路的人看我的眼神我已經不想在敘述。
索性現在雨不小,叫了附近的同學過來開車拉我。
我在西門被淹了,我讓他從南門進。
然而

他打電話告訴我,作為一個老司機,他在南門也拋錨了。。。。。
我已經記不清自己是怎麼出來還見到我同學的了。
大概是這樣吧。
現在的我渾身濕透的坐在巴士上,旁人的眼光,我已經不想再敘述。我的內心已經波動不起來。
就這樣吧,我現在根本不敢想像,回家必經之路的地下通道。一會要怎麼走。
在車窗外面排徊

是我錯失的機會

你站的方位

跟我中間隔着淚

街景一直在後退

你的崩潰在窗外零碎。
就這樣吧。


丁玲:

Aorqu第一答!
一直很歡樂的看你們的種種嗨皮的遭遇!時不時笑的像個傻逼!今晚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了我那好久都沒去管的淘寶小店!然後去看了一眼,傻眼了!直接上圖






這位寶寶從頭到尾自導自演了一出大戲,然而我這個唯一的觀眾一直缺席!
都不知道她是怎麼找到我這個銷量排名倒數第一的店的!一定要好好問問!


匿名用戶:
都有見過吧。

那種開在馬路牙子上,打着曖昧粉紅色燈光的洗頭房。裡頭一般三三兩兩坐着年輕姑娘,玩着手機,互相調戲,露著大片春光。或坐一老鴇,四平八穩地看着電視,對來來往往的行人不屑一顧。

男人都知道這種店是幹什麼的,洗得什麼頭,理得什麼發。但問題是:男孩不知道!

………………

當時還是屬於青蔥年少的我,特別鍾意打遊戲,簡直到了痴狂的地步。

這么說吧,CF以前存在許多的BUG,而有一些BUG利用好了,可以陰人或者讓人找不到也打不中,而我不才,在學生這個領域在這個卡BUG的門道上,稱得上大神。

由於這一點,外加我面相趕英超美,直到現在別人猜測我年齡都會比實際年齡大上5-6歲。所以我被譽為班裡的民意老師,除了沒有編制職稱外,在同愛遊戲的人群里享受着幾近相同的待遇。

是有那麼一個晚上

民意導師陷入了經濟危機,但是內心深處的遊戲癮像狗刨似的撥弄我內心。想撤呀,這應該怎麼辦,上哪兒搞幾個錢錢,滿足一下我的遊戲癮呢。

我對着鏡子里映照出,略微有幾分飄逸的頭發,露出了狗吃屎一樣的滿意表情。

「媽,給我三十五,我要去剪頭發。」

面對母親對於價格的質疑,我十分肯定地回答:「現在都提價了,十來塊錢人家最多給你剃個鬍鬚。」

終於我媽不耐於我的糾纏,最終給了我三十。

拿了錢,美美地上網咖開了一台機子,射擊沖刺,馳騁在網游的世界裏忘了時間。等到下機了才回過神來,不好!12點了。

苦找忙找,附近卻沒有一家還在營業的理髮店,頭沒剪還玩到這么晚,這要回家去了可不得給收拾一頓。

終於,在離我家約摸兩三條街的路邊上,看到了讀作希望,寫作發廊的曙光,只是這曙光略有些奇怪,是粉紅色的。

也怪她不是三三兩兩小姐姐在那坐着,而是一名老鴇。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進去就激動地喊「老闆,理髮多少錢。」

老鴇撇了我一眼

「來生意了,給個價呀。」

老鴇從頭到尾將我打量了一遍,眼神裡帶着狐疑和問詢。

怕了,指不定是進了黑店了!我腦里就這個想法。

快速打量了一下四周,我發現地上沒有一根毛髮。肯定是黑店,要不然怎麼會一天到晚連樁生意都沒。一攥手心,大腦高速運轉,怎麼做才不會被坑,況且我身上就剩下十五六,怎辦。

於是我努力回想腦海里那些社會人的模樣,流里流氣「規矩都知道,你可別報一個黑價昂?」

老鴇樂了,樂裡帶着恍然大悟,可能想着這位是個害羞的主兒。她捏著腔「光洗一百,洗和理髮做全了二百塊,技師進裡屋挑,來我帶你進去。」

我做了一個在我年齡段的人都會做的反應,右腳抬起以跨步姿勢下方,左腳和腰同時發力,一個漂亮地原地旋轉,蹭一聲就跑沒煙了。

媽的,這價格真坑!

回家後如預料一般被收拾了一頓,但這是痛點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把這件事當作小心黑店的經典案例,跟班上的同學,社會上的朋友,我的弟弟妹妹們講解。

直到被我哥捅破了真相。


李不將:

不是我自己經歷的,以前上班的時候單位發生的一件事情。

某天凌晨單位進來兩個小偷偷鋁錠,結果被保安發現了,跟其中一個人撕打在一起。保安和那個小偷都受了傷,最終被小偷跑掉了。保安報警,單位的人也來了,勇敢的跟小偷搏鬥的保安被大家當做英雄一樣送到了就近的醫院。

然後,浩浩蕩蕩的一行人到了醫院,在那裡看到了那個受傷的小偷……


行歌:

1.前兩天建了個新生群,同學紛紛找我要管理員。
但是群管理我是按專業分的一個專業幾個,不夠分。
所以我給其中一個同學發了專屬頭銜「管理員」。
皆大歡喜皆大歡喜

2.
去年期末考試,藝術概論,班代坐我前面半個小時瀟灑交卷。。爾等學渣目送他離去的背影,抓耳撓腮。
出了考場看到他發的說說「老師說必考的題也沒有考。」
。。。同學那道題20分在最後一頁啊!
遂被當掉。。
次年補考,,學委記錯時間,,已重修。。

3.同學體育課期末考試,排球,考試的時候倆人配合(我不知道怎麼說反正就是把球打來打去)一下爆了老師的頭。。

4.在外面寫生的時候同學過生日,切了一塊蛋糕給老師送過去。
敲了半天門,老師出來眼前一亮:「哎呦我去好大一塊蛋糕!」
下一秒笑的很傻逼的把蛋糕按在了我同學臉上。。。

5.剛開學的時候宿舍四個人幹什麼都一起走,有一回一個人走散了,跟我們說我在路燈下等你們你們快來。。
。。。。
這條路幾十個路燈。。

6.舍友跟男朋友開黑,她以前都玩中單,心血來潮換刺客去打野。。
男朋友沒注意那是她,,開局三分鐘開始怒罵打野坑。。。
我就想知道尷不尷尬。。

7.

8.
今天碰到一個隔壁班的妹砸穿了黃色短袖和背帶褲,我說哇你好像小黃人啊!
她捏着衣袖跟我說:我很喜歡這個顏色,它很黃,襯得我很黑。

然後說:我是非洲的黃種人。。
我說:你很有想法。。。
她問我:可愛吧?
我猛點頭。
這種身高175,長的有好看的妹子沒有架子的妹子真是太可愛了✺◟(∗❛ัᴗ❛ั∗)◞✺


江三:

真人真事兒!那天還是約著幾個兄弟給我慶生的 ️

坐標西南某被稱作省的市
我、瀟神、二娃、青爹四人網咖打LOL

二娃和青爹在打排位

我和瀟神等着他們打完去吃火鍋

等的不耐煩了就開了把匹配
虐菜局 亂殺

對面20投了後我看見了倆ID
「九眼橋蹲點」「九眼橋守點」

我眼睛一亮
喲喂!這不是老鄉嗎
我隨口就把兩個id念了出來

瀟神覺得虐菜沒意思 接了一句「廢物!」
然後最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我倆機子正對面的兩個大漢拍桌而起!

注意!正對面!正對面!正對面!

就是你把腳伸長一點就能踩到他的腳的正對面!

大漢一句「你tm是不是嘴巴臭啊?你再給老子說一句啊!有本事來solo啊,500一把啊!」

瀟神也是反應快,馬上就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哥我錯了」

我一個人還愣在那兒,心想「我擦嘞,瀟神你是幾天沒漱口了,口臭讓對面機子的人都聞到了」

5秒後我tm才反應過來 那倆id就是那倆大漢的
我一臉吃驚 跑去跟青爹講了

青爹畢竟王者,一聽還有這種騷事,還要solo,還要500一把,還是被我打爆的,一聽就來勁了

青爹走過去跟倆大漢說,聽說你們要solo啊,500一把嗎?
是付現還是刷卡轉賬啊

大漢也是不講道理,又是一句你是不是還要嘴臭啊 ️
青爹懟了回去

說是遲那是快!
那大漢隨手就把不鏽鋼煙灰缸往青爹頭上砸

偏偏還砸中了!青爹這暴脾氣一上來,眼鏡一甩,一耳屎就fu上去了,大漢也握緊了拳頭,瞬間兩人就扭打在了一起,旁邊二娃還在打小龍 甩開鼠標就沖過來拉架了

花瓶水杯眼鏡碎了一地,旁邊小哥還在淡定打團

那大漢看我們人多,抓住空隙沖出門從汽車後備箱里
掏出了一根大鋼釘,就那種鑿水泥路的那種

我們一看他掏傢伙了,就淡定離開了

然後幫青爹買了件衣服就去吃火鍋了

是真的騷 mmp 在網咖因為這種事干架

有哪位大神數學好的會算這個概率嗎?
同一個大區(班德爾城),四個人,同一局遊戲里相遇,都是下路雙黑對線,在同一個網咖,還是正對着的四台機子

我應該去買彩票的當時
—————————————————-
是真的騷,根本忘不了這種事好不好


大西瓜夏天:

我有個很有意思的爸爸
某天晚上喝粥,我喝不完就端給我爸喝,我爸接過碗,我手也沒離開,倆人就這么僵持着。
我爸說:「再喝點」
我:「不喝了喝不下了」
我爸:「快點快點再喝一大口」
我:「不行了撐得慌喝不下了」
我爸:「不行!幹了!」
我:「你幹了我隨意!」
我爸:「行!」
然後就開始喝…

_(:з」∠)__(:з」∠)__(:з」∠)__(:з」∠)_
我又想起來一個
那天我們全家一起看《歌手》
鏡頭轉到觀眾席的時候
我爸說
「今天觀眾咋都這么丑?」
我抬頭看了一眼
我說
「還行啊,一個個都這么年輕」
我爸說
「可能是大一的」
大一的……大一……的……大一……一……
爸,我就是大一的,你跟我說說我哪裡丑了???

(*/∇\*)(*/∇\*)(*/∇\*)
再說一個我麻麻的
就今天,2月13號
我媽說,明天你再去趟醫院,開個診斷證明
我說明天情人節去啥醫院
我媽說,情人節跟你有啥關系?你有情人么?
我……
媽!親媽誒!老佛爺呦!


朱晨傑:

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事出去吃飯,回去的路上撿到一隻小狗,很漂亮的一隻小博美,一看就是走丟了。帶回去之後發現,雖然我們都很喜歡它,但是誰都不方便收養,於是我們決定問問同事有誰能收養。想來想去覺得有一個同事條件很符合的,住自己家,是在郊外房子,很適合養狗。於是我們決定去問一問。「你喜不喜歡小狗?」「喜歡啊,我們家都挺喜歡的。」「我們路上撿到一隻小博美,很漂亮,一看就是有錢人家養的走丟了,你要不要。」「哦,不了,我家養了五隻狗了,過年夠吃了。」(⊙ˍ⊙)果然每個人愛狗的方式都不一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