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過差點死掉的經歷嗎?

問題描述:例如自己。 國小第一次游泳,站在水裡跳啊跳,沒站穩滑倒了,不停的蹬水,居然把自己蹬去了深水區,還好被人救起來,否則就死了。 國中放學回家,刮大風,我站起來猛蹬了兩下單車,接著身後碎玻璃的聲音響起,回頭一看是樓道外側一扇窗戶掉了下來。要是沒加速,當時就被砸腦袋上了。 歡迎分享。 承蒙關注與回答,先在此統一感謝,有時間就一個一個點感謝喲~喵!(ฅ•ω•ฅ) 點。。點不過來了。。
, ,
昭嘞個昭:

。。。之前好像在別的問題里寫過這個

高中學校規定的六點要跑操,就算停了操六點二十之前也必須要教室,是的要到教室。我一向懶起不來,起來以後慌慌張張飛奔到學校,好在不怎麼遠,路上車也比較少,一直沒出過什麼事情。

高三那年一個早上,也是這么急急忙忙趕路。前一天晚上剛下了好大雨還颳風,路上全是落葉還有少量積水。剛拐到一個另一條街道,我騎著騎著就有一個電線從單車前面橫了過來,直接勾到我的脖子,我騎得又快一時停不下來就這么勒了一下,然後車子才停下,還因為電線的緣故還退了回去。 掙脫開才看到那個電線是被風刮下來的,懸在地面上。本來還有點沒睡醒,這一下子突然清醒了,還有點後怕,想想看如果那個電線漏電了,那豈不是必死無疑。

自打這件事以後我就算是起晚了,也不再這么拚命的趕去上早自習了,隔三差五缺一次,遲到更是不用說了。被班導各種教訓,後來他也懶得說我了,當時還覺得很開心,現在想起來自己確實是不懂事,嚶嚶嚶。


呂中:

兩次都是水下,一次被打撈局撥管順便從21米3秒內帶到13米,一次23米潛伴沒氣,兩個人陪伴出水


善解人意的派大星:

有,我一個100年不鍛煉的肥宅,那天心血來潮一個人在家騎動感單車,上的強度太大,時間太久,咬咬牙想堅持。最後下來了覺得頭暈目眩,心臟快跳出來了,無法站立,癱倒在沙發上,倒不過來氣,我以為我要死了,家裡還沒人能救我,這個城市就我一個人。後來過了半小時終於覺得自己能活過來了。

所以奉勸大家,運動要量力而行,尤其是長期不運動的人,千萬別裝逼去學人家一下上太大強度,真的會猝死的。


張昌盛:

必須有啊,而且好幾次。

第一次大概8歲左右跟我爸爸去河裡洗澡,前一秒還和爸爸說話下一秒沒聲音了,爸爸扭頭只見我一飄一飄若隱若現的頭發鞋都沒顧得上脫跳下去把我撈了上來,這事當時我倒沒什麼很深刻的印象,後面爸爸媽媽跟我說的(說明一下:樓主家農村的,有的人家蓋房會從河裡面挖沙子,那天正好河裡面稍微漲了點水有些渾,就沒發覺岸邊的異常,跳下去水比我人還深且我被水沖的時候水又漲了好多)。

第二個是在我上國小四五年級的時候,冬天冷在屋裡放了煤球取暖,忘了扔出去就一氧化碳中毒了,半夜我爸爸醒了叫醒了一家人。

第三個初一還是初二的時候修一個插座反覆弄了幾次,最後一次在我修的時候準備摸插座裡面銅片的時候總感覺不對勁,心裡怪怪的,就去看,結果是入戶的總閘刀有沒有關,後面嚇了我一身冷汗,並且那天就我一人在家。

諸如此類的事還有好幾件,記不太清了。


著名窮人:

出過車禍,當場死亡兩人,我輕傷,很走運。

學會了思考,也深受這種思考的困擾。


HAHa hunter:

早產

後腦勺血管破裂 醫院的人全都說保不了了,轉到省級大醫院也解決不了,保下來也肯定是個智障,勸我家人放棄,然而沒有放棄。我正常活了下來,只是後腦勺有些凸。


gemini:

有過三次:1,小時候和姐姐還有小夥伴出去玩,大約6歲左右,不會游泳,但是作死去到水庫,水庫那邊一個大坡,上面是上游的水往下流,下游的下面2-3米垂直一個深潭,那個時候也知道那裡淹死過不少人,但可能是小孩小對於恐怖未知也就沒有概念;

上游的水往下流,水下是綠色的青苔,然後我們幾個小孩在上面踩在水裡玩,結果不知怎麼的我就滑了下去,沿著大坡被水沖得往下滑,當時腦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怕,一直以為自己要掉到深潭裡去了,

沒想到,

下面有一個人抓住了我衣服,把我截住了,那是我的姐姐在坡下面邊邊坐著玩水沖腳,一把抓住了正被水沖下來的我的衣服,

沒讓我滑下去滑進深潭;

後面長大後想起來真的後怕,要是我滑下去的距離在正中間姐姐就抓不到我了,

還有,要是姐姐沒有抓住我?要是姐姐抓住我了兩個人一起滑下去了呢?後果不堪設想,太可怕了

2、大約國小二年級,國小暑假,在家裡只想著玩不想做作業,然後我姐就督促我做作業,我可能不太聽話,又煩別人嘮叨我,一下子火氣就上來了,姐姐說完我後就把房間門關了一起來,

可能是我一時惱火,去開門的時候門並沒有打開,當時我一下次怒氣就上來了,以為姐姐故意把我鎖在房間,轉身,就沖向穿衣鏡,右腳朝著鏡子捅了進去,結果是我右腳的大動脈就被鏡片扎破了,血流不止,血流成河,不誇張的,一大攤一大攤的,

當時還好沒多久我姐沖了進來,抱著我向我媽求救,真正大夏天,我媽當時正穿著個四角褲在刷牙,一下子也荒了,不記得我是怎麼到了樓下對面的小診所,醫生就一根布帶子在我失血的上方一點點使勁扎了一個結說是血止住了,然後不記得是坐了的士還是當時的電動三輪車到的醫院,醫生給我傷口處打麻藥,用鉗子在血管里撈玻璃渣,那種感覺現在都記憶猶新,

最後,命是保住了,但那個暑假給我體驗深刻、真實、難忘、,腿其實並不是有骨頭就能撐住的,還得要有血,當時包紮傷口後,一個月的時間,由於我失血過多,小腿都不能順利站立,一站立腿就是軟的,
即便是有骨頭,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只能杵著一根棍,而我的傷口處,不管我現在長多大,只要用手輕輕一碰,它都是發麻的。一次不作不會死的經歷,後面想起來也覺得很可怕。(快30歲了,加上我又是個蛇皮,可能傷口看起來已經不那麼明顯)

3、成長線到了18歲,叛逆的青春,我媽媽是名中學教師,所以從小到大對我管教的比較嚴,就是對我會打罵,但是教育自己的學生不會那樣,有點感覺自己像是在老媽的責罵聲中長大的,

所以那時候沒有很喜歡媽媽,也不理解她對我的愛,加上中學又是在老媽任職的中學讀書,那麼多雙眼睛盯著可能就只能乖乖地裝乖,到了高中感覺自由了許多,心生叛逆,坐許多從前沒做過的事,逃課、打架、什麼的,

那會兒高中畢業了,有一次不知什麼事和我老媽爭執了一起來,我老媽是晚婚晚育,39歲才生了我,所以當我18的時候我媽也快50了,當時我覺得自己翅膀硬了,可以和老媽反抗了,所以那場爭執中我一點也不認輸甚至好像是我還想動手,已經不記得是不是我拿起了椅子,

只是一瞬間,

我老媽已經用椅子下面的一根橫條勒住了我的脖子,力氣之大,讓我久久的我喘不過氣,臉被憋的通紅,頭腦發麻,掙扎不過來,每一秒彷彿都很清晰,感覺再多一秒我也就不行了,最後不知我媽是怎麼放的手,但從這以後我再也不敢「翻翹」(我們的方言,約等於「造次」吧)。

4、寫著寫著發現自己還有第四次,同學落水,我本能地去拉她,結果她也把我拉到水裡去了,一下子就溺水了,等待很久(好幾分鐘吧)才有人來救我們,當時被揪起來以後,連呼吸一小口胸都是痛的。哎…


Aorqu用戶:

有。小中風(面癱)的時候,精分尿失禁,失去記憶和智慧的時候,說忌口的話遭各方排擠嚴重影響性命安危的時候,得白塞痛到說不出什麼感覺的時候,痔瘡痛到不能站不能坐的時候,腰拉傷幾乎連坐都是問題的時候。當然只有一次真的在死亡面前掙扎的一次就是白塞病沒有找到合適的治療方法,以及治療後的後遺症嚴重到風一吹就要倒下去。


大十:

我的比較慘 我大學住在在上海松江大學城三期 因為吃煎餅果子不喜歡加脆餅 那天又不想加香腸 那就多加了一個蛋 導致沒煎熟 後來沙門氏菌感染 高燒發到體溫計爆表 42度好像 然後連夜我媽把我弄回家了 當天晚上又拉了一次 然後暈倒在廁所 我感覺看到了褲子都沒來得及拉上的自己 後來進了急救室搶救了16小時 就特么多吃了一個蛋


一隻精益求精的小孩:

算了。我也講一個事吧。

我記得應該是大概我國中吧。我回家了。然後那一天晚上下小雨。然後我姐從鄭州回來了。我家在村裡。我得去鎮上路口接我姐。

我也不知道為啥。那一天超級瞌睡。我上到我們那的大洪橋。我他媽竟然睡著了。

我自己騎著電車,睡著了。

我一醒過來。我的左邊是一個大貨車。我倆的距離不超過180。我要是在睡10秒或者50秒。。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