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年錯過了哪些異性對你的暗示?

問題描述:你當年錯過了哪些異性對你的暗示?
, , , ,
扶朕起來:

之前有一個男孩子老是下課堵住我,向我借錢???

那時候覺得這個人是誰啊,我並不熟,老是借錢誰知道還不還。

多年後的意外一次聊天,他說那時候老想找機會跟我講話,朋友出的主意,向我借錢,有借有還,交流機會比較多???

這不怪我,正常腦迴路是想不到這種搭訕的吧!!!


匿名用戶:

我也不知道這個算不算。

母胎solo的我,從小到大隻有兩個追求者,大概顏值4分吧,在女生大大多於男生的大學里不奢求有愛情。唯一一個大學有些互動的男生,在約我每天晚上一起跑步的時候被我拒絕了,雖然我對他說的理由是自己懶,感覺堅持不下來,但其實是覺得八九點的時間是我的學習最高效的時間,對於需要修大量的課給後期留出實習時間、同時保持高績點高排名、準備gmat和雅思的我來說,那段時間真的是無法用來做別的,因為這意味著我七點半就要從圖書館往回走,跑完步洗個澡十點多了,在宿舍里也沒辦法怎麼學習,一切學習計劃都要泡湯了。

現在想來還是很後悔的,但是也沒有辦法,畢竟讀書也是很重要的事情。而且這可能也不是他的暗示,只是想一起約跑步,畢竟也沒有什麼後續,就是普通朋友,但是真的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男生。

他現在好像還沒有女票,如果有一天他有了女票我應該也會祝福他吧。就這樣啦~


洪先生:

晚安=我愛你

W (我)a (愛)n (你)a (愛)n(你)


匿名用戶:

ヘ(;´Д`ヘ)到現在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也不敢跟別人說,怕他們覺得我自戀。。。
國中——
背景:班上一個妹子(風扇)喜歡隔壁班的體育委員(空調),我喜歡一個初三的正太學長,我和風扇是朋友。我們互相知道秘密。互相保密。
風扇很喜歡空調,但是一直沒要到聯系方式。

有次大概是寂寞難耐,就打賭,如果我幫風扇要到了空調qq,風扇就去幫我要正太學長的。我很猶豫,因為我不想幹這種事,但是能拿到正太學長的qq太有誘惑力了……我對她說我盡力而為,然後在走廊上一直踱步,不知道怎麼拿,正好看到我們班的辣條(女)和空調在說話,看來是認識,等他們說完,空調進了班,我就問辣條能不能要他的qq號,辣條一臉八卦,提大了聲音說不告訴我,被另外一個隔壁班的人聽到了,他就起鬨我喜歡空調,我緊張的說沒有沒有,慌亂進了教室。告訴風扇後,風扇安慰我說沒關系的,他不會在意的。(她覺得我是不可能引起空調注意的,我也這么覺得)自那以後,我和風扇一起走碰到空調,空調都會特意看會我們,風扇很開心,以為是自己的刷存在感終於有效果了,我也希望如此。

幾天後和表弟出去玩,路過一個小雜貨店,我問表弟要不要吃糖,打算給他買,走近,我兩眼一直,空調坐在裡面,卧槽??這雜貨店是他家的?我又打直準備走,可是裡面一個中年男人喊住了我說既然來了就買點東西嘛,戰戰兢兢,我覺得也沒必要心虛,又倒回去買一個棒棒糖,沒想到中年男人把空調喊起來收錢……(ಥ_ಥ)面對面時那個內心翻江倒海啊,上學後我告訴風扇我周末無意發現了空調住哪,風扇得意說她早就知道了,還在那買了東西,我把要說買糖的事的口水又咽了下去。

不久,下午吃了飯回教室,愕然發現我們組的黑板上出現了他的名字,當時班上每組都分了黑板,黑板最上面寫組員和組長(我是組長,名字寫的挺大的)。風扇開心地說剛剛空調拿了他們組的粉筆瀟灑寫了名字。我很堂皇,你現在得意他拿你們組粉筆個啥???你難道不覺得他在我的組的黑板上寫名字才奇怪嗎??我慌了,但是我沒敢說我的疑惑,我怕她說我自作多情,內心是懷疑空調以為喜歡他的人是我,可能……也不排斥。還好沒過多久,風扇通過辣條與空調真正接觸了,誤會解除。

高中
高中隔壁班的,完全不認識他,經過一段時間莫名其妙覺得有人在看我,為什麼呢,因為總能感受視線,好像是隔壁班一個坐窗戶邊的,有時會出現在走廊上,但對他的臉一直很模糊,沒仔細看是誰,很莫名其妙,因為我高一的時候很喜歡另外一個人,覺得隔壁班的那個人很奇怪但也沒放在心上。我是短髮很假小子,根本沒多想。

然後我還是好奇地觀察了一下,經過幾天在走廊上留意,直覺告訴我是那個人,但我不敢確定。隔壁班有國中同學,有次他找我借書,我就藉此去隔壁找他要了書,看了一下靠窗那個位置,WTF,好像就是那個經常在走廊上那個人??(後來幾次他開了窗戶,看了臉確定無疑,而且他一直沒換位置)。

我們兩個班的體育課一前一後,我們先。一次下課後我和一個妹子湯圓因為打羽毛球晚了,她催我快點,正好碰到隔壁班的下來,我看了他一眼,那個男的居然笑了,湯圓後來跟我講他看著我們笑幹嘛。我也不知道。

然後我也發現,他經常站在我們班這邊的走廊上,有時一個人,有時和他們班的一起,還經常透過窗戶往裡面看,就是身體正面朝著我們班。我們班還有個他國中同學,一次考試完,全班換了位置後,他在門口喊了一聲他同學名字又進來轉了一下才出去。後來才知道原來他經常進來來著。以前都沒注意

還有一些事應該寫在我日記本里了,偶然發生太多,真的就很奇怪了,明明我不認識他,也很極力不去注意,卻總能感受到他的存在(當真沒有喜歡,我當時全心都在另一個人身上)。而且他長的還可以,這樣我更不敢有啥想法啊ヘ(;´Д`ヘ),但搞的我非常好奇他的名字,可是一年過去後我還不知道,有次放假全校沒人我就翻到隔壁班看了他們的座位表(๑˙ー˙๑),我隔壁班那個國中同學偶然一次用了我手機登qq,我也看了一眼他qq的頭像和簽名什麼的。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注意到我也在觀察他了,一碰到他迷之氣氛啊。

忽然想起來我在他們班走廊的次數也挺多的,因為這個地理位置我能看到另外一個人。好像有幾次和隔壁班那個人挺近的?忘了,不太清楚了。

狗血的是我喜歡的那個人高一分班後分到隔壁了啊!!!什麼鬼啊!!!我完全不敢出教室啊!!!何況要上廁所必須經過隔壁啊!!我甚至為了不出去都在教室吹空調到發燒,因為和那個人挺尷尬的,我是很喜歡他,但他應該是好玩吧,然後高一暑假想通了,把他刪了,開學後也很少出教室,本來以為這日子很難過了,高二沒想到我們教室旁邊新增了廁所,順加樓梯,也就是我可以往另外一邊走了。然後幾乎我很少經過隔壁,可以說非常抗拒隔壁班了,順帶不想看到他們班的人,在走我也是飛過去。只求不要碰到那個人。莫名其妙的是,不知道從什麼開始他對我有敵意,看到我就走,有次和他面對面走過,他本來還和兄弟眉飛色舞開玩笑,看到我就突然不說話了,默默走過,他旁邊那個男的看他不對勁的樣子還奇怪的瞅了我幾眼。幾次都這樣??我當時???更討厭隔壁了。有次走廊上隔壁班人起鬨隔壁班那個,從湯圓那偶然知道他喜歡另外一個班女生,然後這樣我也幾乎忘了隔壁班那個。高二幾乎這樣過去了。

到了高三要命的是換了樓,又是走廊盡頭的教室,出去幹啥又老是要經過隔壁。躲著躲著不知道哪天發現以前喜歡的那個人轉學了,我高興地要蹦起來ԅ(¯ㅂ¯ԅ)。也不怕走隔壁了,奇妙的是我居然能感受到和他關系的緩和???明明沒啥關系???反正也不躲了,也沒啥了。也不知道咋的開始關注起隔壁班那個人。不過到最後也沒說上一句話啊(눈_눈)。

聯考完,我復讀,不知道他考哪去了。


匿名用戶:

高中時上完晚自習,一個人去騎單車的時候,同班的一個女生正推著她自己的單車站在旁邊。

她看到我後問:你家在哪裡啊?

我邊推車邊回答:在xx樓後面。

她說:我家也在那邊哎,我都是一個人回家,你也是一個人嗎?

我:是啊,我騎車快,他們都攆不上!

說完我就蹬上單車跑了。

那時候我騎車真的很快,她都沒反應過來,哈哈哈。

大學一年級寒假同學聚會的時候,她跑到我面前跟我說了一句話:xx啊,少看些書,看多了腦子會壞掉的。


Amazing二狗:

「周末有時間嗎?」

「有。」

「我想約你出來。」

「我遊戲還沒打通呢…」

「吃頓飯可以嗎?」

「我遊戲還沒打通呢…」

「那看電影可以嗎?」

「我遊戲還沒打通呢…」


青城:

emmm

我是反射弧很長的那種人,你不直接和我說明白我是真的不懂…而且我力氣很大,之前健身也專門練手臂,這是前提。

大一的時候認識了一個同鄉的男孩子,回家的時候經常一起回家,他是一個白白凈凈清清爽爽的男孩子,當時我對他應該是有好感的。然而事情就發生在了某次回家的路上。

那次我們倆坐車回家,在路上的時候我就迷迷糊糊趴著想睡覺,然後那哥們就居然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雖然我當時也就170吧,但是我好歹是個女孩子,這么man的事情不應該是發生在我身上啊!不過當時腦子里彈幕很多但是快睡著了懶得說話,也沒怎樣。後來他接了個電話順勢抬頭,我也被鈴聲給震精神了,就清醒了過來,他又說,哇你的手和我的手差不多大哎!

???????什麼鬼,我一個女孩子的手怎麼可能和你的手差不多大!然後我就不服,要比手大小,在我們手掌相對的時候,那孩子手忽然一斜順勢抓住了我的手,十指相握的那種。

我承認懵了兩秒,並且腦子一片空白,然後我就不自覺的給掰手腕掰了回去……那個男孩子也懵了,手腕用力要和我認真掰手腕,我又給他掰了回去……

能想像得到嗎……一個女生被男孩子牽了手,第一反應是掰手腕……不僅掰贏了,還掰贏了兩次……

從那之後那個男孩子就再也沒聯系我一起回家的事情……


匿名用戶:

和心頭的白月光是同一個國中的,我一直暗戀他。

他是一個易烊千璽式的男孩(長的不像啊!!!像的是性格!),堅韌沉穩、很有目標,特別特別優秀。他一直都和女生保持適當的距離,所以三年來我只敢把暗戀偷藏心裡,從不敢說出口,只敢暗戳戳的做一些小事比如get同款筆記本在心中拉進我和他的距離。

升高中後我因為失手沒和他考到同一個學校,雖然心裡一直念著他但素沒機會見面——終於(。ò ∀ ó。)國中的同學們要趁著聯考放假一起要他媽回母校了!!!

這個和他見面的機會我怎麼能錯過???

於是那天下午我好好捯飭了下自己,帶著顆小鹿亂撞的心到了集合點——這時,白月光兒捧著一束花從遠處向我走來,目光如水,臉上的微笑讓人如沐春風。我大腦一下子當機了,一直遐想的偶像劇情該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吧?那花兒、那笑兒,真是容易讓人浮想聯翩啊!

藍後,白月光兒不負我望的在我面前站定,深情的看著我——真的真的是深情我敢打賭,說:「好久沒見你了。」

這對於平常一直和女生保持距離的他來說,不是暗示了,簡直就是明示啊喂!

我當時激動的不知所措,獃獃的和白月光小哥哥一直對視——我朋友說我們倆對視那畫面靜止了快一分鐘。我真的被愛情沖昏頭腦到不知道該說什麼,但又不甘心讓這好不容易才來一次的桃花白白逝去,於是

我立正佔了個標準的軍姿,用左手敬了個標準的軍禮,然後特豪氣的說;「兄dei,我也好久沒見你了,先敬個禮哈!」

救命啊——和心上人可以羅曼蒂克的機會就這么生生被我坳成兄弟情了(●—●)

哦,還有那花,也不是送我的,他是來邀請我一起去送給我們國中生物老師的_(:з」∠)_


willsparrow:

故事發生在高二分班後,班上有一女生,個子不高但是長得很好看,我185,長相一般,當時流行一個最萌身高差這個話題,可能這個女生就因此注意到了我。後來在校期間我們兩個也會偶爾互相捉弄對方,回去後那個女生會給我發自拍,問我好不好看,買自拍神器的時候會讓我幫她挑選顏色,慢慢的我就喜歡上了她。

聯考結束後,我們兩個分數差不多,她主動要求我和她報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當時還是狠開心的。後來到了學校得知沒有分在同一個班,不免有些失望但是還是安慰自己要知足,畢竟還在一個學校呢。然後就是軍訓,兩個同專業的班一起軍訓,期間我們兩個關系在外人看來不是情侶勝似情侶,可以這么說,那段時間是大學生活中最美好的。

再後來因為一件事,關系就僵了,就這么僵了。大一新生籃球賽開幕式,說是要求籃球隊隊員必須到場,那天她正好找我借銀行卡(用處就不細說了)我就在樓下等了好久,要將近半個小時,因為怕錯過開幕式,所以看到她的時候說了幾句氣話就揚長而去了。

本人是個傻逼加究極鋼鐵直男,並且自己也是內向,這件事之後,雖然知道自己不對,但是一直不敢開口來緩和關系,然後就這么一直拖著。直到有一天,在好基友的鼓勵下向她發出了邀請,請她吃頓飯順帶著聊聊天,她答應的很痛快。到了約定的那天,她突然說有事,改成第二天,我說成,然後第二天又拖到第三天,到了第三天又說有事,emmm,我就沒說什麼了。

最後就這么稀里糊塗的畢業了,畢業後在一次和高中同學的飯局上,同學提到了她,問我們兩個怎麼樣了,我說軍訓後就基本沒聯系了,後來從他們口中得知,也是高中同學都知道的,這個女生喜歡我,我當時聽了就是萬分後悔,把自己罵了個遍。

現在時不時的通過微博評論過我的人來找到她,關注她的動態,(之前互相關注,後來取消了)。她是越來越漂亮了,而我,用我媽的話說就是:你已經像一個有了幾個孩子的中年老爸爸了

第二次回答,文筆能力有限,大家將就著看吧

最後一首涼涼送給自己


叉燒:

其實也不是錯過,誰有那麼傻看不出來?可我TM有女朋友啊!


就醬:

大學快畢業那時,跟舍友男友多人一起去夜店。他們在裡面也有一起玩的來打招呼。有一個蠻清秀的小哥,見到熟人,端了一杯酒來敬酒。

夜店姑娘都穿的很性感,我去的時候,是一身黑色運動衣,帶著黑色棒球帽。全身捂的很嚴實。敬過的幾個舍友都多少喝了,到我這,他示意問好,讓我端起酒杯,我搖搖頭。他沒再勉強。

第二次去是畢業的時候,全宿舍一起,又遇到。他們一桌男生,幾個人邊討論邊看我們這桌,不知他說了什麼。一桌人起鬨他。並看我。他不好意思,躲開了。其他的人過來。要帶我過去喝酒。說有個哥們喜歡我。問我有沒有感覺。就是那個敬酒的小哥。我拒絕了。然後幾個男生拿著衛生紙團球扔過來逗我。那個小男生也回來,羞澀內斂,看一眼就不好意思。

其實後來有很多次,回想起來都很後悔,這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就會本能全面排斥,然後錯失。

沒有然後了。以後我又去過幾次夜店,再也沒遇到那個清秀的男生。如果那時我沒拒絕,會有一段什麼故事?


廣外七尋笑:

曾經遇到了一個男生。

他讓我下載lol陪他玩,我說我不會,他就說我語音聊天教你呀。後來就下了,但也是真的菜。幾個夜晚都在他的指導下打lol,認識了不少他的朋友,每次都和他聊超過兩個小時的語音。他還說,等以後你上手了我就送你皮膚!而我,真的只是單純地打學打遊戲而已….

再後來,我發現這個遊戲好難,於是放棄了,也就很少上線了。改行打王者。

於是他就下載王者,叫我帶他玩。但是我當時經常拉三排,為了保證勝率,還拉了另一個隊友。然後幾乎沒有跟他單獨打過…

可能因為我的不走心,其實我也沒發現有什麼不妥,後來他也沒有再頻繁地找我了。

突然想到他是獅子座男生,很要面子吧。如果當時我主動一點,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呢。


二十齣頭的張某某:

我想我最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吧:

1.高二暑假,去北京旅行,

一個國中開始就關系很好的女生在北京念高中,逛完皇城的名勝古跡,約她晚飯,邊吃邊聊,好不痛快,不覺天色已晚,妹子說學校門禁回不去了,遂送她找了家學校附近的酒店,在前台的時候她訂了一間標間,當時我一愣也沒多說話,然後把她送進了房間,忍不住問了一句你為什麼訂標間呢?她說你不知道標間比單間便宜么?我摸了摸後腦勺說了一聲哦,然後留了她一個人回去了。

多年以後我才後知後覺拍腦門,不對啊,標間比單間貴

2.大二,一個聊的很嗨很親密的朋友,一次小長假應邀坐車去她城市玩,一天吃吃喝喝,玩的很開心,夜幕四合,我趕緊勸她快回學校,一會該門禁了,她不走執意要送我找家酒店,我說不用了,我去上個通宵。

最後,我玩了一夜英雄聯盟,她坐旁邊陪了我一夜。

bty,在我的不懈努力下,大學期間我一度打上大師段位。

此時此刻,我只想唱一句:

再見了,我們的青春啊

如果上天再給我我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一定

打上王者!

看都看了點個贊唄,

祝各位七夕快樂


周小瑜:

嗯~~

中學的時候,坐在前桌一個女生,由於是前後桌,關系還算不錯,而且我也經常找她借下筆記本。

突然有一天她突然問我說坐同桌可以嗎?當時心裡第一反應居然是:啊,太好了,以後借筆記更方便了 也就答應了。

後來坐了同桌,剛開始沒有啥情況,不過後來!!!!她上課總是有意無意地朝我這邊靠近,一開始是坐離我很近,我們兩人大腿都貼一起了,可我竟然下意識的挪了挪。

再後來,就是上課她總是把手放在桌子底下,抓緊我的手不放,抽都抽不走(噢!天啊,我當時竟然還想抽走! )後來變成上課牽不到我的手就打擾我不讓我聽課……(我居然還有心情聽課……)

再再後來,演變成了只要不上班導的課,上課不但要牽我手,還把頭靠在我肩膀上,除了需要記筆記的時候會離開以外,其餘時間都是保持這樣。

可能有人會說,這都暗示到這種成程度了,答主還不明白,難道是傻的嗎?

沒錯,答主我當年就是傻的,還是相當相當相當傻的,最後我們沒有在一起,因為答主當時腦子里只想著讀書以後考個好學校 真事,要是有人不信我沒辦法。

現在想想真想抽自己兩巴掌……

就這腦子活該答主自己現在還是單身……


噠小噠:

初一的那一年,坐在我前桌的一個小女生,一個真正的萌妹子。留著全校同款的短髮(國中除了藝術生或者有家庭原因的以外,規定一律短髮),臉頰上肉肉的,現在應該叫嬰兒肥;說話的聲音及其的嗲,並不是說那種故意賣萌或者說裝口音之類的,就是聲音就是很嗲的那種,就是身體不太好,三天兩頭的生病,並沒有當時那種學生的朝氣,整個人氣場低糜(但是真的不妨礙她萌啊)。

她的學習成績屬於中上等,但又不是那麼頂尖,也沒什麼脾氣,或許說有過的怒火,但是在男孩子們日久天長的嘲笑中,也被踩滅了吧。(男孩子嘲笑她的原因可能就是因為那時候她整個人太過內向,而且整個人又顯得與整個教室的氛圍格格不入)

那時候的我是個不辨是非的人,雖然說沒有和其他男生一起欺負她,但是也只盡於此。不過說來我也應該算是和她聊天比較多的男生了。

交待了背景,國中一年快進快進快進……

到了初二沒有再和她一個班,也只是說偶爾能在課間休息還有上學放學的時候在路上見到。

直到了初二上半年的期末考試,那時候國中期末考試的陣仗還是挺唬人的,一個班60所有人,前22名按名次前後順序兩人一組去一個專門考試用的教室報道,大致就是全年級各班的一二名在一間教室,三四名全在一間教室。

嗯……我是那個第22……

入了考場,座位是最前面的第一個,你們猜我後邊是誰⊙ω⊙?

沒錯,就是那個妹子,當看見她坐在那個位置,我當時的心裡就…………沒有一絲波瀾。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沒有一點感覺,如果這是個比較正常的開始的話,那麼,接下來的一系列讓人智熄的操作,讓我至今想起來都……

考試的時候一般我們到考場比較早,開考前二十幾分鐘就到了,這時候老師也不會管學生們自己聊聊天之類的。

由於我和我們班另一個位置隔的比較遠,而且關系也不是很好,於是我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干坐著,沒錯,就是干坐著。那個妹子坐到我後面的時候我還是看了一眼,然後選擇了……裝不認識(=_=)。

當時的想法是,作為一個學生,學業為重,和本班的女生可以討論學習,考試的時候怎麼可以和外班的女生的聊閑天?這邊還有本班同學,以後傳回班裡怕是影響不好啊!

現在想想真是想勸自己兩句:孩砸,誰關心你和不和外班女生聊天啊?!就你還有啥影響?!還學業為重?覺悟可真高啊,你有這覺悟還考22名,你就是真傻啊!

當然最後還是人妹子主動找我說話的。

當然現在想想應該就是沒話淡話,純屬為了聊天而聊天,我也是選擇有一句沒一句的回著。我竟然當時還覺得自己做的很對……這場尬聊直到考試開始。

還沒結束,當第一場考試考完了,妹子拍了拍我後背,跟我說了一句:「這場好累啊,寫得手都酸了。」

這時候一個正常的男生該怎麼做?不用多說。那時候的我卻心中一哼:果然女生就是女生,才一場就這樣,再看我現在的狀態越戰越勇,已經都迫不及待下一場考試了,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並且嘴上還說出來了:「這才哪到哪,才第一場,這樣下去後面你怎麼辦?」

我現在覺得人家妹子沒給我一拳真是我的福報。

當上午第二場考完了,妹子還在收拾東西,我一路小跑沖刺下樓開鎖騎車一氣呵成,身後那句「喂,你等我一下啊!一起走唄!」也沒管沒顧,屁顛屁顛就回家了。

中午回家吃飯不必細說。

到了下午第一場考完,後邊的妹子似乎還不死心,但是上午我的態度還是有點讓她不知所措,但她還是向上午那樣拍了拍我的後背,問我:「要不要,我唱個歌給你聽呀?」

「噓!小點聲!你看周圍這些同學都趴桌子上睡覺呢!別唱了,吵著人家休息!」

我都沒自己看她臉,但我現在知道她的臉一定是茄子色(shai)。

最後記不太清了,好像在她一再堅持下還是唱了,也不太清楚是什麼歌。

我估計我也傷到妹子了。

直到最後考試結束了,她問我要不要加一下QQ,我以沒手機不經常上線為由拒絕了。那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也是最後一次說話。

直到現在我還在想,那個妹子是不是喜歡我,那時候我就是一個平庸的不能再平庸的人(現在依然平庸),長相一般身材一般身高不出眾才華有限學習一般,而她是個很內向的人,在那麼多人面前給我唱歌,我覺得真的不可思議的。至於為什麼,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了。

在以後的日子裡,當我偶爾從記憶里抓出那把懵懂的青春,才發現,最美麗的是它的純粹。

分割線……………………滋滋滋…………

後來有人問過我,如果我能回到那天,我會怎麼做。

當然是把那時的我拽出來削一頓啊!叫你小小年紀不學好,腦子不好使還裝B!


庸常:

我在想,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85天前敲下上面這句話,現在我明白了,哪有什麼錯過,都只是不夠喜歡。你不夠喜歡他,他不夠喜歡你,諸如此類。

就像,他只是沒那麼喜歡我。


林俊傑男朋友:

國小的時候同桌是個女生。有一天下課我們在聊天,她問我班上的誰誰誰好不好看(說了很多女生),我都如實回答。 突然她含情脈脈地望著我,很羞澀地對我說那你覺得我怎麼樣呀? 原諒我當時大腦還沒轉過彎很直接的說了一般般

後來這個女生再也沒有和我說過話,前兩年偶然在qq空間看到她,明眸皓齒,楚楚動人。


一個臭弟弟:

大學畢業一個人去重慶旅遊,在我們當地的機場碰到個小姑娘,相談甚歡。

下了飛機到了重慶,她問我,你住哪啊?

我:隨便找個地方住。

她:我找了家酒店,有接機的,要不要一起。

我:好啊。

然後到了酒店,我另開了一間房。。。

她說完全可以省點錢的,我說沒事沒事。。。


阿彼時凱德:

謝邀。這是個從來沒對其他任何人說過的80後直男癌老故事。不僅錯過了,而且還不知不覺傷害了對方。

03~07年大學部時在北京念書,港澳台生畢竟會有自己的圈子,尤其同級生之間自然會形成一種兄弟姐妹的友誼,大家生活和學習上互相照應,都覺得理所當然。

女主是教會英文學校畢業,也是虔誠教徒,學霸等級(在211 985牛校的最牛專業里拿全級第一和年度十佳大學生!)總之自帶一股女神的聖光。我和女主同級,本來屬於不同專業,不過同時報了英語雙學位課程而一同上課。其實一同上課的港澳台生還有幾個,都是好朋友,但因為我和女主偏學霸類型(當然我在自己系裡算中游,遠沒女主優秀,不過就是雜學多點),基本上很多小組功課都是我倆去主導,甚至在文學課上針對科幻作品的宗教意向展開了至今還讓我難忘的哲學討論~~身為社會主義接班人的我vs堅信g o d無處不在的她)。

答主直男癌,平時對女生一律都很照顧,更別提對咱們身在外地的同鄉。晚上下課,會堅決護送幾個女生回到宿舍樓~當時經常有什麼女生被qj的都市傳言。偏偏女主的樓與我的樓最近,於是經常其他人走光了只剩我倆在路燈下進行各種有關學術和人生的討論。說真的和她一起真的很有精神上的契合度,但是自己從未往愛情方向想。

畢業前的一天,她約了我去附近的店吃pizza說有事要請教我。雖然之前從未試過兩人行但咱平時也不是經常討論么那就去吧。她說原來得到了清華保研機會,不知道要不要去,說我比較有想法想聽聽我意見。

講真,人家一保研學霸,規劃力和執行力肯定強,我呢大四也算混畢業,打算回老家工作了,誰會稀罕我的看法。明眼人(比如現在的話)就能讀懂這其實是再說「咱不能耗下去了,要不咱在一起,回去,要不就這樣吧大家各走各路」。 可是當年的我還真的直男死腦筋,把飯吃成了一堂人生規劃課!還記得女主當時心不在焉的樣子,想想真覺得自己混蛋!

大學部畢業後幾個同級最後一次坐上北京南下的硬卧,晚上談心說起互相給對方一些人生建議(看當年我們多文青!),女主對我說的是「不要對女生太好!」 當時我居然還真那麼天真以為她是出於朋友關心怕我硬扛吃虧(我之前試過幫暗戀的女生寫了三篇論文,雖然最後還是沒開花結果)。現在想起來,這句話就是她對過去幾年我們之間的感慨吧。

她讀了清華,我回來工作。三年裡她給我寄了不少明信片,講她的生活,講她的旅行,講她在聯合國總部的見聞,問問我的近況。不知是有意無意,簽名時她常會在姓名前加上英語信常用的那種「Love Mary「。可當時的我想,一來明信片又不是信件,感覺沒那麼私人反而很公開很光明正大的,而且女主是文青寄個明信片問候一下朋友很正常,二來love署名么嗯她是英文學校出身咱倆又讀的英文雙學位這就是一種禮儀罷了,也沒察覺到裡面有其他東西。更混蛋的是,剛入社會那段時間我壓力很大心情很糟,居然一個字都沒給她回過!

大概這么過來一年多,明信片斷了,寒暑假的同學聚會偶爾出來吃個飯也沒什麼話題 畢竟圈子不同了。她研二的時候,我交了女朋友也就是我現在的太太,然後聽說她研三時終於交了第一個男朋友不過畢業前分了。畢業後她沒讀博進入工作,還是持續神隱,只在朋友的婚禮上見面。大前年她結婚了,其他大學同學有被邀請去觀禮,但我卻是毫不知情只在事後聽說。
前年我結婚的時候給她發喜帖,說自己睡得早讓我投到她的信箱就行,結果喜酒當晚也推說身體不舒服沒出席。我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真的她心有芥蒂,如果是後者,我不怪她。

讓我察覺一切是在半年前整理舊物的時候~~對也就是在畢業十年後,我重新細讀了那些明信片上的文字,方才察覺那些情懷。坦白說她並不是我所期望的愛情,但還是為她的付出和自己的後知後覺而覺得愧疚。給她發了個簡訊說,隱晦地說謝謝你當年的信,對不起都沒有給你回。

她回復:「沒關系,那時候大家都不懂事。」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