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年錯過了哪些異性對你的暗示?

問題描述:你當年錯過了哪些異性對你的暗示?
, , , ,
被梔子花吃了的羊:

高一吧 心高氣傲的時候 那時候我還是班代

特別嚴 對自己要求也特別嚴

然後我們班人就有點接受不了 當然就是很多人不喜歡我 害怕我

然後他是英語很好 班導讓我選英語科代表 他就毛遂自薦上位了 這里簡稱他為甲

每次我在講台上講話(現在看來是裝逼 裝的一套一套的)很多時候都是鴉雀無聲 就甲一個人拍手 叫好 然後給我起鬨(他是我們班第一名 但是坐後面 天天和那些學渣浪 天知道他是怎麼學習的 )全班就甲一個人一直大聲說好 然後他的兄弟就跟著他說好

每次見到我都會攔著我開我玩笑 喜歡捉弄我 甲坐最後一排 我自習課在班裡找班委說事情的時候都會從他那邊過 他倒好 每次我走過去的時候看著他一副認真寫作業的樣子 我一過去就攔我 喜歡看我被他氣的很生氣的樣子 然後我就從最後一排繞道講台再過去 甲顏值在我們班是第三 然後我們班顏值第二的那個追我 我們還在相處階段 就是僅僅一起吃飯 沒有確立關系 班上一直傳我們的謠言 因為畢竟那個顏值第二我們班很多人喜歡 甲偶爾找我QQ聊過天 很多時候他都是默默地看我的空間然後什麼都不說 後來顏值二的哪位表白了 天知道我那時候腦子沒開竅 根本沒想到那方面 沒答應 後來甲也不會逗我了 只是偶爾翻翻我空間 很多時候見面當做不認識有時候迎面走過來會望我 然後就沒人找我了 這時候要好好學習啦 嗯 我可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呢

後來由於一些原因我辭職了 一學期過去了甲都沒和我說過話 我閨蜜在隔壁班 一次她發燒了讓我陪她去看病 當天是甲值日 而且昨天老班還特意強調不能隨便請假 我實在沒轍了就撒謊說我發燒 貧嘴的他說看著都不像 哈哈哈 我說我真的發燒了呀 他認真地看著我說真的么?(當時他坐在座位上 我站在他課桌前)然後他的手就伸出來要幫我試試額頭溫度 我傻不拉嘰的居然忘了自己是撒謊 就把頭湊過去了 然後快碰到我額頭的時候他又伸回去 意識到這樣不對 我也才反應過來 後來他就說信我啦 我就樂滋滋的去找閨蜜啦 哈哈哈

以上想起來都挺撩人的 無奈的是我那時候情商尚未發育 當做美好回憶吧

第一次發Aorqu 給個贊再走吧


朝朝暮暮:

我以前還在大學讀書的時候,有一個小我一屆的男孩紙,老是找我打賭,比如多少時間能不能減下肥啥的,賭注都是一頓飯,時間久了,我就覺得這孩子是不是家境不好啊,老是想找借口讓別人請客,出於維護人家的自尊心以及同情心泛濫(覺得人家找借口蹭飯吃也不容易,這事多掉面子啊),我輸的時候,我請他吃好的,分量管夠(尤其是肉),我贏了,就挑便宜的讓他請,一般就是吃個面了,後來我出去實習了,他還在學校,然後有一天我們聊天,忘了起因,反正就說我還欠他一頓飯,那個時候,因為實習,我不但有工資,我爸媽的生活費還照給(因為爸媽說實習不夠穩定嘛,穩定了就不給了),我當時那個財大氣粗,大手一揮,沒問題!他問什麼時候?我說馬上(因為快飯點了當時),他很驚喜,問我什麼時候回學校的,我說,

沒有啊我給你叫了外賣~

我還叫的是學校周圍外賣中比較貴的那種,畢竟那個時候比在學校還有錢嘛,所以他罵我是大傻逼,我還有點委屈來著。

後來他快畢業了,他家裡人希望他回去工作,他想留在讀書的城市工作,當時我真心建議他回去,因為他家鄉也不差,還有家裡人扶持,不像我,爸媽放養,無所謂,他又約我吃飯,我工作的地方距離學校要兩個小時的車程啊,來回就四個小時啊,我有些猶豫,然後我說:

「我給你叫外賣吧,」想到上次他不開心,我想是不是我叫的外賣他不喜歡吃,我又補了一句,「這次你來選,跟我說,我下單。」

……那頓飯他又說不吃了,然後他回家鄉那邊去了

後來關系也淡了,再後來我跟我盆友吐槽這事(請人家吃飯還沒得個好),我盆友用關愛智障的眼神看我的時候,我才知道我錯過了什麼


20歲輔助想carry:

他問我,你喜歡我叫你什麼

我隨口一說

叫爸爸


匿名用戶:

好幾年前,我還住公司宿舍,就是那種老式的赫魯曉夫樓,那年勞動節放三天假,有個同事告訴我她舍友回家了,這幾天都只有她一個人在屋。

然後晚上很晚的時候邀我去她屋看電影,忘了是哪部電影了,但我記得她當時穿的是粉色花紋睡衣,我倆一起坐在床頭看電影,我認認真真的把電影看完了,然後和她說晚安,回自己屋睡覺了。


兔撕雞大老爺:

大一上完晚自習,大家三三兩兩走出了教室,副班花越過我,突然在我面前轉了個身,裙擺旋的煞是好看,整個步伐輕巧靈動,絕對練過,彷彿跳舞。

她笑魘如花:CR,你覺得我鞋子好看嗎。

本直男:額,你問問他們。

副班花一愣,遂問我室友:鞋子好看嗎…

室友笑岔氣,連說好看好看。

副班花給了我一個白眼,飄走了。

我低聲對室友說:其實鞋子一般,裙子還可以。

副班花身影一滯,回眸混雜著俏皮、殺氣和懵逼…

過了幾天,副班花喊我出去逛街,說缺個提包的。

我說行啊,那你要不要叫上佳佳,她眼光不錯。

副班花眼神里盡是迷茫,彷彿男人都是大豬蹄子:可以啊,這個提議不錯。

於是乎,我就陪她們倆逛街了,這姑娘試衣服屢屢問我好看嗎,完全忽視了佳佳的建議。

佳佳在一旁扶額暗笑。

回到學校,4號班花佳佳:你是不是24k純傻逼?

當時我跟正班花曖昧嘛,完全沒注意到她在示好…這妮子試探幾次之後,終於對我的不解風情判了死刑。跟我室友好上了,套路一模一樣!

還教起室友跳勁舞,上校慶節目,那叫一個帥。

我們不是美術生的嗎!?

能不能好好畫畫了,談個戀愛還猛送什麼技能點。

老夫…

後來看什麼都敏感!


請叫我妖艷賤貨:

比起來我的要清純的多

晚自習下課

他站起來要回寢室

我鼓足勇氣叫住他:×××,你放學有事嗎?(為了說出這句話,我一個晚自習都沒學什麼習)

他懂了,裝作什麼都不懂地笑了笑說:我要回寢室!

我知道他知道了我的意思

但還是拒絕了我

我表示過不止這一次

上晚自習從教室後排偷偷跑到前排和別人換位子坐他旁邊(我學習不好當時,他也不怎麼樣)

耍賴般讓他給我搬桌子,干這干那

好多,明示暗示

從那一次之後

我對他再也沒有表達過了

我不想再嘗試一次這種滋味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直到高中畢業的聚會上,KTV裡面,他抱著我的好朋友(我的好朋友後來也和他糾纏了好久,因為他比較迷人吧,我的好朋友比我好,也比我勇敢)

我微醉,看著他倆,壞壞地說:親一個

他就真的親上了

。。。。。

後來兩人坐在角落裡纏綿

我走了出去

在樓梯上大哭,別人都不知道為什麼,包括我的好朋友都不知道

我藏得可真深啊

他是我目前第一個最喜歡的男孩

也是我最勇敢表達過的男孩

畢竟,是在那樣一個青澀的年紀

打字到這里,我臉熱熱的

有時候看到和他很像的人,還是會看好久

就這樣吧


匿名用戶:

我們上一屆畢業晚會上

本來像偽裝成初三學生進去,

結果被發現了,

只好把他拉出來,

一直在校外溜達,

到十二點,

他跟我說,

今晚月色真美。

我們走了很久,

路轉了個彎,

他又問我,

你知道夏目漱石嗎。

.

很可憐,

當時的我不知道。

一年後,

我們開畢業晚會,

在外教樓的樓頂,

學校的煙火開始燃放,

已經知道了夏目漱石的我,

說了一樣的話。

只是,

那天月亮不好看,

甚至根本沒出現。

他對我笑笑,

轉頭拉著我向下走去。

那年中考我故意考砸了

沒去一起說好的學校,

去學了藝術,

他知道了,

去了另外一個更好的學校。

後來。

大學

我們隔著條街,

再後來隔著個太平洋,

到現在啦,

隔著個人間。

噓,

我想不匿,但也不敢不匿。


xxxx.JY:

可能沒人會看到了,但還是要寫一下嘿嘿嘿

國中的時候,剛初一我就和一個帥帥但我男生當了同桌(後來才知道他被選了校草,一心只讀聖賢書的我畢了業才知道 )一直到初三我們都是一個班

我們學校屬於那種小縣城裡的學校,所以沒有分重點班還是平行班啥的,反正當時我們校長為響應教育局的號召,讓每個班都是四人一小組那麼坐,我就還是他同桌嘿嘿

因為四個人都是兩兩相對,兩兩並排的,所以上課還得把頭轉個九十度

我和他上課都得往左扭頭,他在我右手邊坐著

有一段時間上課,我就老感覺後面有目光,但一扭頭有誰也沒看我,扭的次數之多,有次還被老師點名了 (我一直以為是我們班那個小混混,他一直喜歡我,還每天送情書的那種,笑的不行hhh)之後就沒在意過了,這事就這么過去了

我們組四個人,兩男兩女,我和同桌一直相處的蠻好,但對面那對總是打架,沒錯!上手的那種 後來那妹子申請和我坐同桌,我作為小組長當然是答應她啦,然後我同桌就被換到了我對面

我們上了初三後就會補課到八點半才讓回家,有的時候是講課,有的時候是讓上自習寫作業,我每次寫作業總感覺對面有目光灼灼的看著我,我抬頭看的時候他就趕緊掩飾的低下頭,當時我也是個空有智商沒有情商的主(不要臉的誇下自己的智商 ),就直接問他,你看我幹啥啊,我那麼好看啊,比題還好看?看我你能考上高中?

他耳朵真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我天!!他沒說話。自那以後他就特別勤奮的讀書,當時秋季運動會都開過了,他國中三年又沒怎麼學(他說覺得讀書沒用,我呸~)但自那次我羞辱了他以後就特別用功讀書,每天問我題,後來考上了省重點(呵,天賦真的是個讓人想罵的東西)

中考前回家準備要休息三天,他在體育課的時候悄悄溜上來(我經期請的病假好像)和我說:如果現在有人和你表白你會怎麼辦?我說:我可能會弄死那貨,老娘要考試了擾亂軍心么這不是。他沒在說話,和我聊了一會其他後就趕緊去操場了

後來大家都考到高中了,軍訓的時候他和我表白,我沒同意,畢竟我倆不在一個學校了,而且當時是真的對他沒感覺,只是心裡咯噔了一下,「我曾經幻想過的人其實一直喜歡我呀」這么地,但咯噔過後就真沒啥了,可能天生短情且冷漠???反正最後我倆沒成

我問他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他說是在初二的時候

我問他怎麼喜歡上我的,他說日久生情吧

我問他為什麼當時不和我表白呢?他說怕被我班上那個喜歡我的小混混打(好慫對不對 )

怎麼說呢,周圍人都知道他喜歡我,就我一個人遲鈍到要死,國中那會兒還是想過的,但根本不會想到他會喜歡我,就感覺我….真的是遲鈍的不行

也沒什麼遺憾啦,現在已經對他沒感覺了,各自安好吧,畢竟當時我們四捨五入一下還是互相喜歡過的


匿名用戶:

已經不算暗示了。。。我覺得當時我就是個傻逼。

國中的時候,我有一個關系很好的男同學,我倆開了初一第一次家長會之後才熟起來,後來關系逐漸曖昧,因為跟他有很多莫名其妙的緣分:

1、我爸和他爸在家長會上認出對方,原來當時我們是一個病房裡面出生的,然而國中才認識。

2、小時候國小追過我很多年的一個男生,好像一直到高中畢業他都還在喜歡我,然而我並沒當回事。。。是不是很智障,我當時連喜歡都不知道是啥感覺。然後這個男生居然和我國中這個男生從小就認識。所以他以前就知道我的名字。。。

然後開始講正題哈哈哈哈哈哈哈,又由於我家離他家住的很近,並且我阿么阿公的單位居然和他爸是一個!家屬院也很近,所以每天都有機會一起回家。然後我現在想起來,他當時每天都會跟著我一起去車庫,每天都說xxx你等等我啊!於是我們三年如一日的一起騎車回家,對!就我們兩個。。。

老師初一的時候第一次排座位,說我們可以找覺得對自己學習有幫助的同學一起坐,或者我們可以找自己喜歡的異性一起坐,但是我們必須得去找她說明原因,她認為不會影響學習就同意!(我現在都覺得這個老師可真是開明)於是這節課下了之後,這個男生第一時間沖到我的桌子前面,說:「xxx,我們兩個做同桌吧!你看啊!我數學比你好,你英語比我好!這樣我們都很互補!」(其實並沒有,我數學英語都比他好。。。)然後我就隨便答應了,於是我們要去找班導說明,而且我們兩個是第一對。。。我到現在都記得班導那個我當時看不懂的表情,似笑非笑,饒有興趣,聽他慢慢地胡諞。。。但是因為我們當時都是班上前十,所以老師也沒多說什麼,就同意了。於是我們做了一年多的同桌,他有時候還會偷偷在桌子下面拉我手。。。還看不得我穿短裙。。。

然後我到現在回想起來,原來這個娃當時喜歡我啊……而且我好像是到了高中快畢業才知道什麼是喜歡的感覺……


Astro:

高中的時候這種事還蠻好遇到的…..

16歲的夏天,剛上高二,那時候教學樓是天井式的,中間有個迴轉樓梯,和下圖一模一樣,連欄桿瓷磚都一樣,不過下圖是某個電影里的場景。

我的教室在3樓,夏天的教室跟蒸籠一樣,晚自習的課間跟同學A在走廊上吹風,看到1樓高一的有個長腿姑娘。我跟同學A說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喜歡她了,不過鑒於當時的內向心理,我覺得這輩子都不會跟她有交集。

很巧長腿姑娘是同學A女朋友的閨蜜,鑒於同學A經常說話沒譜我都沒信,但其實是真的。後來同學A的女朋友偶爾會來樓上找同學A,長腿姑娘也會跟著上來,近距離看到她的時候確實是心動的感覺,現在回想還記憶深刻。

她們上來的次數多了之後(其實也就三四次吧)我發現她經常盯著我看。我那時候坐在窗戶邊,有次她上頂層上什麼課(微機課和實驗室在頂層),都已經打鈴上課,估計她遲到一個人從中間往上走,路過我這層我看著她她看著我,一直到她上到看不見的地方為止…..

當時的我從來沒遇到過這種情況,此後越來越關注長腿姑娘。因為學校也沒多大,加上我和她會同時上體育課,經常會碰到,即便互相不認識,但每次遇到都會互相盯著看。我現在回想都覺得我怎麼會做出這么奇怪的舉動,大概是因為都比較內向,但又相互吸引???

後來我另一個同學B也喜歡她們一塊兒玩的一個女生C,但那女生C不愛搭理同學B。有次在食堂吃飯我跟同學B打賭,我坐在哪,那幾個女生肯定坐我旁邊。同學B不相信,我讓他別跟著我然後等著看,我找了個顯眼的地方坐,結果沒想到她們買完飯真的都坐在我旁邊。其實我當時只是想在同學面前裝個逼….大概一周後有次在食堂吃早飯無意中發現她不光盯著我看,還跟著我….於是當天晚上我就測試了一下她是不是真的也在關注我。

晚飯點了一碗面坐在一個顯眼的位置等著,果然她和同學出現後坐在了可以看見我的不遠地方。在確定她看見我後,我迅速收拾東西準備離開(防止是她也吃完了碰巧一起離開,我在看她剛吃兩口時就起身離開的),果然我剛出了食堂她也跟著出來了(只有她一個人,丟下她同學)。因為回教學樓會經過操場,在確定她跟著我後面後,我快速的跑進操場,在操場里注視著她,看著她站在操場入口處東張西望的找人。

如果是現在的我可能會快速走過去跟她打招呼,可惜那時還是年輕,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她沒看到我就回教學樓了,我看她走了我也慌了,就往教學樓走。剛到教學樓前看到她拉著她同學出來了,並且我清楚的聽到她同學說了句:你看他不是回來了嗎!

我估計她是準備拉著她同學去操場找我把。我當時一激動把掛在胸前的懷錶鏈子拉斷了,扣環掉在地上,因為氣氛尷尬我也沒找就回教室了。那塊表。

然後她跟在我後面回教室,上樓的時候我走的旋轉樓梯,我們倆都默契式的慢慢走,特別特別慢的那種,然後我就和她就這么對視著從1樓上到了3樓……1分鐘不要的路程感覺走過了一個世紀。

回教室後我還覺得這是個奇妙的經歷一時半會兒沒緩過來….但也沒閑著,下樓去找懷表的扣環,長腿姑娘看我出來了,她也又出來了在不遠處看著我找東西,不過扣環太小了, 我什麼也沒找到就回教室了。

…..現在想想其實也不算什麼暗示吧,但感覺長腿姑娘已經很主動的靠近了,可惜我那時候真的是很內向….幾年之後想起這些,我還畫過一次這個姑娘

有時候想想真想回到高中時候


Aorqu用戶:

原來那些都是暗示


埋骨沉潭空靈柩:

是不是故意假裝不明白,被錯過的人心裡沒點逼數么。


小白:

再補一個我朋友的吧

畢竟他才是長得帥的鋼鐵直男

大學時候

有個妹紙跨城過去找他

因為路途遙遠

正常情況留下過夜應該是很正常的吧

雖然不一定要發生點什麼

但是妹紙不好主動開口啊

於是略晚的時候問了一句

那…我回去了?

我哥們如釋重負

好啊,路上小心。

於是母胎單身到現在…….

—————————————————————

剛上高一的時候

前桌有個奇奇怪怪的妹紙

下午放學到晚修只有兩小時

需要排隊吃飯排隊洗澡什麼的

所以大家都是一放學就走的

但是她一定會帶著耳機聽一段時間歌才離開

有一次我上課睡覺(emmmmm別懟我)

下課身子還麻著就沒走

然後她就邀請我一起聽歌

一人戴一邊耳機

那天之後開始經常邀請

漸漸就變成每日必備項目了

第一首一定是一首英文歌

有一天我就問她

「你很喜歡這首歌嗎,每次都是從這首開始,然後才隨機播放的」

她過了好久才回答我

「是啊,我很喜歡和你一起聽這首歌,聽得懂嗎」

「呃~還…還好吧」搞得我一臉尷尬

好多年以後 聯考都過了不知道多久

一次偶然在咖啡廳聽到那首歌

問我朋友 這歌叫什麼名字

然後才知道是講愛情的

尼瑪這時候突然醒悟

妹紙的意思是,我想和你談個戀愛,聽懂了嗎

而我英語偏科極為嚴重,是那種150的英語能考30+的那種

所以我理解的就是,妹紙在問我這個不難吧,你能不能聽懂?

當時高一第一學期第一次考試比較後

而且考試之後很快就換了座位

所以不知道當妹紙知道我英語成績的時候有沒有很快反應過來我當時一臉尷尬是怎麼肥事

所以一定要學好英語啊


孤傲boy:

那是國中的時候(國中以後再也沒有這樣錯過的機會 sading)

我當時成績中等,但我同桌是個學霸,然後他就開始「熱心幫助學渣同學」的歷程,我不會的題,他主動幫我解,詳細到草履蟲都能看明白的地步

但是,我是拒絕的,學渣也有學渣的素養自尊,他每次想幫我解題我都一口回絕,因為我總覺得他給我解題時候帶著萬分鄙夷

或者。。。

但是實在沒有什麼找茬的理由,所以每次都是行行行講就講吧,對對對你說的對,內心OS:靜靜看你裝逼(ー_ー)

直到有一次,他居然直接抓著我的手幫我解題……我怒了,你平時裝逼我忍就算了,現在怎麼著,是嘲諷阿公我蠢鈍如豬到連字都不會寫了?!我當時一臉正氣甩開手,士可殺 不可辱!

現在想想,我的確蠢鈍如豬


愚蠢的土撥鼠:

錯過?不存在的。只要沒有明確讓我滾的,我都認為是她喜歡我。那些明確讓我滾的,我都認為她們對我是因愛生恨。


匿名用戶:

我和他是高中同學,他就是典型的天蠍座,脾氣也不太好,他總是表現出一副不想讓任何人靠近他的樣子。我們班平時座位是按照月考排行挨著自己選座位,然後無意中我和他當了同桌。

開始大家還是相處得客客氣氣,但是後來久了熟了,我們的相愛相殺就開始了。

他很喜歡打籃球,也是學校籃球隊的,每次去打籃球都把手錶還有衣服里的東西全部拿給我幫他保存,還要逼著我帶上他的手錶,一臉霸道總裁的感覺質問我:「你要是不帶起,給我整掉了咋辦嘛!」

他就是一個從來不用水杯的純直男,作為一個精緻的豬豬女孩,我當然是有水杯咯,因為水杯是那種雙蓋的,所以他很自然地和我共用一個杯子,突然有一天,班上一個女孩兒用我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我當然不介意咯,不知道誰給他說了,他整個人都暴走了,喊我不準給其他人喝,可是我都不介意好不好,可是他就是接受不了,我也沒辦法。

我學校和家離得有點遠,住校,但是我每周末都要回家,星期五下午回家,星期天返校,但我有時候星期五下午在學校留校把作業寫完了星期六上午才回家。於是他經常給我撒嬌,你們能想像一個鋼鐵直男是怎樣撒嬌的嗎,反正就各種讓我留校,說我留校他就留校和我一起寫作業,我也就勉為其難地接受咯。

我每次返校都會帶很多好吃的,所以也就自然而然地每次都帶雙份,因為我每次我要吃什麼的時候他都對我說double。

我送給他的第一個生日禮物我想了好久,可能你們想不到,我買了個仙人球,盡管他那天收了超級多看起來厲害的多的禮物,但我拿給他的時候他還是超開心,我還再三囑咐他要善待那個仙人球,讓他放家裡,看到它就好像看到我一樣哈哈。

後來我和他也經常吵架甚至打架哈哈,但是每次都會打著打著大家都笑場,他會掐我的大腿和手臂,這當然也是我最不喜歡他的一點了,我當然也不畏懼,也掐他,但是男生總歸力氣比女生大得多,他就把我的手抓住,我根本沒辦法動彈,我就想咬他的手臂,可是他說我上廁所沒洗手,你咬吧,唉,最終受傷的還是我。

他經常問我,你是不是噴了香水,我一臉懵逼,我從來不碰那個東西,他說他老是覺得我身上很香,我心裡偷笑(可能是來自少女的體香吧)。其實我一直沒說,他身上的煙草味也挺好聞的(害羞,捂臉)。(因為我們經常換校服外套穿)

後來我老是被同學問你們是不是在一起了啊,我那個時候才突然發現我們是不是太親密了,其實除開他有時候過度霸道的行為,那個時候還是對他挺有好感的,然後有一次我發了一條微博,大概就是有喜歡的人了吧,然後他就問我是誰,我就開玩笑說是你,其實是想試探他一下,結果他不信。當然他和我同桌的時候也有喜歡的女孩子,雖然從來沒在我面前提起過,從那以後我就想著那樣下去影響真的不好,所以就開始對他超級冷淡(以前換座位的時候他都會提前告訴我他要和我做同桌,我就笑笑不說話,班上的同學一聽他那麼講,都沒人敢坐我旁邊了),長久下去他可能他真的傷心了吧,從此我和他就再沒做過同桌了。後來他也不和我講話了,最後我發現qq他把我刪了,微博也把我取關了。

美好的同桌時代就這么結束了。

其實我一直覺得他霸道的外表下有一顆脆弱的心,我以前經常說他不要那麼拒人千里之外,會錯過很多想要懂你的好朋友,我卻忘了說,你可能也會錯過我吧。


廖十:

寫在前面的話,我長的不帥。我都快四十了,帥也輪不到我。我媳婦給我的評價是長的很可靠,能頂事兒。而且,我年輕那會兒。。竇仙兒才是最帥的好么。不認識竇仙兒的自己去百度,那會兒大半個北京城的姑娘都以能睡到竇仙兒為榮。

………………………假裝這里是分割線…………………

國中開始,有個姑娘,班花級別吧。。同小區鄰居,每天晚上來我家寫作業,寫到高二。每天晚上都要十一點多回家,有時候我不記得布置的啥作業,直接去找她,哪怕她在洗澡,我也可以去她房間等她。後來馬上高三了,因為經常有人說她喜歡我而在學校門口堵我,我跟她說過之後再也沒有然後了。

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

還有一個姑娘,校花前三,隔壁小區,高中三年,晚自習下課後一起走了三年,經常互相給買個水買個零食。。每天都要一起走半個小時左右。後來因為她跟上面那個女孩子打架,打輸了,就沒有然後了。

我們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還有一個姑娘,藝術班的,學舞蹈,我的學習幫扶對象,學習不咋地,愛好是看我日記。高三畢業之後的暑假,跟我說她7月30號生日,邀請我去她家過生日。晚上掐著飯點兒我去了,結果就她一個人在家,她跟我說她的爸爸媽媽都忘記她的生日了,出去旅遊了。說了還嚶嚶嚶得哭。我壓著煩躁哄了好久,然後帶她出去倆人吃了6個韭菜盒子,去網咖來了個通宵,刷豬6。。。

我們真的真的什麼都沒發生。。

後來我大一去當兵了,消防,第二年英勇負傷,在武警某醫院躺了半年多。這半年裡,剛開始半個月不能動彈的時候有兩個同年兵小護士一直幫我擦洗餵食。等能下地了,醫生不允許歸隊,咱沒少幫兩個小護士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兒,也經常出去給她們帶點零食飲料燒烤之類。後來不止一次,護士長在我面前說這倆姑娘本來住一個宿舍的,結果一直鬧別扭,說啥都不要住在一起了。咱嘴上不敢說,心裡一直想,女人這玩意太復雜了,好好的戰友,有什麼矛盾是不能解決的,連宿舍都要換,換宿舍就是換班組,多麻煩。

我們真的真的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退伍後,因為傷病,不能繼續讀書。索性託了人,取了檔案出國打工。新加坡三年游。本來準備去做工廠,結果老闆發現我可以用英語潮汕話華語無障礙溝通,說啥都要我給他當司機和助理。老闆華人,老闆娘馬來西亞人,混血女兒比我大兩歲,基本上除了皮膚顏色剩下的都值得打8分。每次有party,都提前跟她父親為我請假。只要我不去她就不去。最早老闆家宴邀請我我還不好意思去,後來一天三頓不敢說,至少,如果我吃早餐,那就是在他家吃兩頓。實際上吧,這個時候基本上也對她多少有點感覺,類似於狗和骨頭?不好說,但反正不是愛。後來,我媽從同樣在新加坡的叔叔口中得知我跟一個黑妞兒在一起,讓我爸用大疾病召喚把我召回了家。然後就沒有了。

我以處男身發誓我們什麼都沒有發生。

半年後,我去了深圳。。。做中介,長相出彩,性格憨厚,口條不錯,身體健康,一年多就做到了南山區長。

同時交往四五個女友。。基本上三四個月一換,自詡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直到我能記一輩子的那一天,年會,我喝得稍微有點斷片兒。。

地主店的文員小姑娘扶我去酒店樓上開了個房休息,順便幫我開了苞。

第二天一早,她很驚奇地問我,你是第一次么?

我還十分高興地回答,是啊。

我還十分詫異地問她,你怎麼知道?

我還十分體貼地下樓,去買了事後葯。

年後,初七開工。

全公司所有人,或者說,所有之前我認識和認識我的姑娘,總是用一種很詭異的眼神看著我,並且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我一直到了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睡覺睡到一半的時候才反應過來。

馬上定了四個小時後的機票,飛回老家。

這輩子,除非必要,再也不去深圳,哪怕是去,只要出房門就帶口罩。

如果可能,再也不去兩廣雲貴港澳胡建。。

這一次,我對不住大家了,我們確實發生了點什麼。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不同:

她過的很好經常換男朋友應該早記不住我了

只不過對我而言她是我迄今為止第一個深愛過為她哭過的女孩 親吻的感覺那天的樓梯口 那樣的陽光 那兩個人 我至今還記得 算是一個美好的回憶吧

留下這些個贊吧


包子:

看了那麼多回答

我也來回答一波。

大一馬列課時,很多次我和班草很偶然的雙雙遲到,然後我們倆一前一後走進入教室。他總會坐在我旁邊聽課。班草在我身邊時都特喜歡同我侃大山,我們倆在馬列課上分析中東局勢探討黑格爾八卦楊冪婚姻狀況也關注同性婚姻合法化。無聊時他書包裡面總能翻出大白兔、奧利奧、棒棒糖、朱古力、酸奶還有養樂多。然後我們倆在後排曬著太陽吃著零食聊著八卦。

當時感覺班草這人真好真實在,不像那群八卦女說的那樣 人冷性子傲 臉帥話不多。拿你當朋友後真是對你好的沒話說,掏心窩子的好啊。而且班草這人特紳士,由於我是個妹紙所以對我所有的決定基本上就一條意見:同意。想到班草種種的好,我就不打算糾正別人口中的班草的樣子,我要獨享恩寵,獨享恩寵,獨享恩寵。哈哈哈…

大二時學校辦了個籃球比賽,愛出風頭的班草肯定得是主力啊。每場比賽他都把衣服啊包啊水啊一股腦仍給我,我…我能怎麼辦?當然是為班級的榮譽忍氣吞聲。直到某次百無聊賴的我在吃完他包裡面的零食後發現這貨竟然還有錢夾,習慣手機支付的我表示許久沒有使用過紙幣了。

我想到某次玩真心話大冒險時班草曾經說過的,他大一時喜歡過一個女生,作為好基友的我一直不知道那妹紙是何方神聖,於是乎我就想到班草他是不是也跟電影小說裡面的男主一樣,偷偷的把喜歡的姑娘的照片放在錢夾的深層……

之後我就面帶邪惡著的微笑打開了班草的錢夾,我看見粉色的毛阿公看見班草的身份證 、校園卡還有全家福。不甘心的我開始翻弄卡槽、

終於 在錢夾的最深層,我看見了一張一寸照。

當時我心裡活動是這樣的:首先雙手掐腰仰面大笑哈哈哈哈哈、之後擺著柯南右手抵著額頭的造型用深沉的聲音說真相只有一個…然後各種歡呼雀躍慶祝動作 用揭曉大獎時禮貌的微笑平靜的口吻說 雷迪森 傑特們 讓我來為你們揭曉答案吧

鐺、鐺鐺鐺~~~

之後我從錢夾深處抽出那張一寸照片,

我看見了我們班草的女神。

我認真的注視著那張一寸照片,久久沒有回神,

玩真心話時有人問他,有沒有追過女孩?(基本都是女生追他)

他說大一時候他喜歡過一個女孩,喜歡搖滾的他陪她聽民謠、恐高的他陪她坐過山車玩跳樓機、不吃辣的他陪她吃變態辣、他的速寫本滿滿都是她…只是她的眼裡從來都沒有他。

記得當時我聽完他這個回答後第一時間想,那妹紙是誰,是誰啊?我好好回憶一下、天呢我怎麼不知道呢?我居然不知道…等等他是怎麼在我眼皮底下進行這些操作的啊?還是不是朋友一生一起走了?不是說好做彼此的好基友的嗎?他竟然還隱藏著這么個滔天大秘密…男人真是個可怕的生物啊!!!

後來…後來的我要是能挖掘出來他女神今天還會在這里翻他錢包的嗎?

我看著照片裡面的人,同我一樣的大圓臉塌鼻子和香腸唇。看著她臉上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我就笑不出來啦。

………

細細想想我和班草混熟後,他幾乎每節課都同我坐在一起。他上課睡覺時臉一定是面向我,睡醒後看著我在那傻笑著一邊說我長得丑一邊捏我的臉。他會翹著二郎腿把手搭在我椅子上認真的看著我在筆記本上抄抄寫寫。自習課上忽然把一個耳機塞在我耳朵裡面跟我分享他喜歡的歌曲朝我傻笑。他的高數課堂筆記上慘夾著我的速寫 有眉頭緊鎖解不出題的我 有咧著嘴哈哈傻笑的我 有認真聽課目光專注的我 有留著口水睡覺的我 ……

還有周末放假時

別人送他兩張電影票讓我陪他去看。他莫名的心情特好帶我去五星級酒店吃大餐。童心未泯的他找不到人去遊樂場只能便宜我。海洋館門票買一贈一他就帶著我這個內陸人士去看鯊魚看海豚。

那時的我呢?

我正經歷著一場無望的暗戀。

整天在那裡自怨自艾 唉聲嘆氣 傷春悲秋的

眼裡看的見誰啊,人民幣在我腳底下我都…我應該會撿起來放自己腰包里。

忽然想到那句「我拿你當兄弟,你卻想睡我」,心中不禁感嘆,我的好基友真是個心機bo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