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當年錯過了哪些異性對你的暗示?

問題描述:你當年錯過了哪些異性對你的暗示?
, , , ,
Aorqu用戶:

我們兩個在高中同班,學習成績是數一數二的,聯考遠走異鄉卻有緣同處一個城市。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相同的經歷使我們感到親切,互相都去過對方的學校看過。那時剛有手機,每天早上我都會電話叫醒喜歡賴床的她,再被她掛掉當鬧鈴。也經常打電話給對方煲粥談心,我曾經吹過牛皮給她說交個女朋友信手拈來,被室友恥笑。她在電話里鬧過情緒哭過鼻子給我唱過歌,我嘻嘻哈哈安慰她笑她唱得難聽。她唱得是任賢齊的《只愛你一個人》,直到今天我才認真看過歌名和歌詞,感到心裡有些堵。那時大概是2003年,腦袋被門擠過,開竅時已經過去了15年。


熱可可:

1:坐標日本,那一年剛剛大二是個歡樂的小二逼,高中時候同一個班又在同一個大學不同專業的女生11點半給我打電話,說剛搬家買了張新床,不會安裝,問我能不能去。

新家位置距離我家30分鐘車程,電車的終電是12:30,加上安床的時間,我肯定是回不去了。所以我婉拒了(皮不皮)

從此之後,她就再也沒聯系過我。

2:大三的時候,研究室的同學們一起外面吃飯。一個關系不錯的妹子A找我要手機號和line,問我有沒有女朋友,我說沒有。

席間妹子A的朋友妹子B把我拖到一邊,已經不是暗示而是明示A是單身。

我心想(單身唄)

嗯,總之我是怎麼找到現在的老婆的呢?

對,我是躺在宜家外面被我老婆一腳踹到的。


冰點旅途:

中考完那個暑假,班上同學組織聚會,唱完K之後,大家就在外面的遊戲廳裡面隨便玩,看到好多同學都圍在夾娃娃機那裡碰運氣,我就也去試了試,結果夢幻般的4個幣(2個幣1次)夾了兩只小熊,一隻白的,一隻棕色的。

旁邊的她忽然紅著臉問我:

多的一隻小熊想要送給誰?

我:正好兩只送爸媽。

我再也沒玩過抓娃娃機。


殺死 長吟:

1.

後桌曾說過我頭發散下來真好看

但是我並不願意散著頭發啊

就還是每天扎著

當時高中每天都要站起來讀兩遍勵志信

有一次我剛站好

他就把我的皮筋從頭上擼了下來

然後順著窗戶扔出去了

因為要讀勵志信

我也沒法反抗

2

我倆晚自習總傳小紙條

有一次

他沒有拿紙條

而且緊緊地攥住了我的手

很緊

我當時真是。。。

心動的感覺

哈哈哈哈哈哈

總之 我後桌是那種特別會撩的人

也是我覺得除了我爸媽以外

對我最好的人

到現在我也這么覺得


匿名用戶:

上國中的時候呀,和許同學同桌過一段時間。然後在班裡瘋狂傳我們倆緋聞的時候被調開了,不過這種風言風語我從來都是不care的,都是謠言罷了。偶爾還傳傳字條問他借借英文中文字典。

有次我負責收照片,最後就剩許同學沒來了,做了他那麼久的同桌,我當然知道他照片一直都放在鉛筆盒的小層里啦,於是熟門熟路的就自己去拿了。。。

。。。然後我發現,除了他的照片還有我寫的各種各樣的字條,都是「許洋洋,借一下中文字典啦」「許阿么,要那本文言文字典啦」。。。我當時五雷轟頂。。。血往腦子里涌。。。

!!!我寫的那麼丑的字條他竟然還留著!!!

!!!肯定是想日後用來取笑我!!!

!!!不行我要毀屍滅跡!!!

然後我偷偷的把所有字條都扔了。。。所以我國中沒有早戀。。。這個證實過啦,他那時候的確喜歡我啦。。。

在很久很久的以後呀,我問許同學還記得莫名其妙消失的字條不啦,他說真的不記得啦。許多年許多事就這樣悄悄的散失在了回憶里。

————————————————————————

上高中的時候呀。我的媽呀我忘記那個男生叫啥了。。。就叫A吧,就記得他高一匯演跳了一個英文舞蹈,邊唱邊跳的樣子超級帥氣,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呢。

事情是高一發生的,後知後覺的我在大二聊到的時候才發現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

有次下體育課我先回去了,心想嘿嘿嘿這次肯定是我第一個到教室的,沒想到快到門口的時候,他也爬完樓梯上來了,還喊了我一聲。我不知道抽了個啥,突然撒腿就往教室門口跑,要保住第一名啊!!!然後他也不知道抽了個啥,突然腳起瓶飛朝我踢了一個飲料瓶,我至今沒想明白為啥會有這種騷操作。然後!!!竟然踢的比鬼還准,就在我就差一步就邁進門口的時候,一腳踩上了飲料瓶,整個人都朝後倒去。。。我想完了,摔到後腦勺要變傻子了。。。然後!?!我怎麼沒倒下???後面軟軟的是個啥???我真的至今也沒想明白他怎麼跑的那麼快,剛剛把快要倒下的我擋住了。。。然後兩個人臉都超級紅。。。我當時覺得一定是他怕賠償巨額醫葯費才跑的飛起拯救我不變成傻子。。。

然後過了一個禮拜吧,A同學莫名其妙在我前桌的位置上吃漢堡,然後把包裝紙扔我桌上。。。我回來一看很尷尬啊,這扔我桌上算怎麼回事。。。我就問他這個你還要不要啊不要我就給你扔了啊。。。他很大爺的說那就扔了吧然而並不動手。。。正常人不應該說個不好意思然後趕緊自己去扔嗎?!?沒辦法我只能忍著嫌棄去扔。就在我攥住包裝紙的時候,他突然出手結果把我手抓住了???我心裡真的滿滿是嫌棄,早點沒有想到要自己扔嗎,看到我要扔才想起來嗎,還是突然想起這個包裝紙另有他用不能扔啊啊啊!!!然後他還抓著挺久的,久到我轉過頭問他不扔嗎???他好像突然泄氣一般收回了手,說扔了吧。。。然後扔完我就認認真真寫數學小題了。。。

好像畢業的時候他還來問過我考到哪裡啦,然後還和我說了一些客套話,什麼苟富貴勿相忘之類的。。。然後我本來就考的一般又離家遠,很煩躁的說別這樣客套來客套去的不煩嗎。。。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所以我高中沒有早戀。。。這個沒有證實過,也可能是我自作多情啦,大家隨便笑著看看就好。很有可能當事人也早就忘記啦。

————————————————————————

其實很後悔初高中沒有好好早戀一回,光忙著寫題目了,慘不忍睹。。。


M3小蘑菇:

沒有,肯定沒有過


某人:

大學畢業不久,在西安上班。

公司有個財務小菇涼,叫王妙英,長得俊眉秀眼,身姿也不錯。

由於要到財務對賬,經常和她有交流,我還形容她是:王家有女婷婷立,妙不可言,而英姿颯爽。

王菇涼板著個臉,說我亂說。

開春,為了感謝財務的支撐工作。我請王菇涼吃完飯後,趁著興致,一起登西安古城牆,

王菇涼當天穿得少而精緻,腰線襯得剛剛到位,給人一種:清風細柳小蠻腰的感覺

初春,晚間的西安古城牆上,涼中帶寒,打在她單薄的身上,分外的楚楚動人……

看到此情此景,看著秋波漾漾的王菇涼,古城牆上的我頓時情懷滿滿:王同學,此刻,5000年的歷史與文明就在我們腳下,你驕傲不!

如果可以時間穿越,我一定回到當時的城牆上,把自己揍死:驕傲你個頭呀,五千年的歷史管你屁事,氣死我了都…………


錢如:

答主男,歪個樓,講一個主動錯過的暗示!


時光回溯,轉眼十年,那會的我天真爛漫,純正無邪,每天抱著土木的書本去教室里上課,最期望的卻是下課後,去網咖闖盪艾澤拉斯大陸的時光。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學期復學期,每天三點一線,因為我立志投入聯盟與部落的戰爭中、盪平燃燒軍團的入侵,不涉及兒女私情。

但是,一個人的出現,打破了那天晚上的平靜。

那天夜裡,我還記得,月亮是如此的柔美,潔白的月光曬下,給大地都鋪上一層潔白的地攤。還記得剛剛,基爾加丹的倒下,伴隨著工會團的歡呼聲,我微笑的去摸屍體,然後笑容漸漸消失,下線走人……

「哎,這個CD又黑了」我一邊走著一邊嘆氣。

說時遲,那時快,我突然發現就在我的迎面,有一個人,瘦瘦弱弱的也不高,低著頭,仿若等著心愛的人歸來,寬大白色的T恤也掩飾不住非常好的身材,我路過那人旁邊,身上的味道很好聞,有種茉莉香的感覺。

但是我不認識啊,就打算直接走過去。再者說了,這貨充其量就是一個長得挺秀氣的一個男生!我那麼關注他幹嘛?

「你等一下!」那個男生突然喊住了我,我愣了下,看看周圍四下無人的,就疑惑的指著我自己問:「同學你喊的是我?什麼事啊?我貌似不認識你吧!」

「我……我……」我就見那男生憋了半天,小臉都紅了,最後好像決定什麼似的,猛的抬起頭「哥,我關注你很久了,我喜歡你!我能和你在一起嗎?」

那瞬間,我呆若木雞!

老子被一男的表白了?

子被一男的表白了?

被一男的表白了?

一男的表白了?

男的表白了?

的表白了?

表白了?

白了?

了?

半晌,我才從震驚中勉強緩了過來,擠出了一丟丟尷尬的笑容,「這個同學,你這個可能有……有點誤會啊,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人啊這個……今天天氣不錯啊,太陽這么大對吧,我還有事那我就先走了啊。」說完然後就逃命似的跑了。

逃的時候我都沒敢看他眼神。直到回到宿舍,我都沒緩的過來,宿友看我氣喘吁吁的樣還以為我見到鬼了呢。

我白了宿友一眼,直接悶被子睡覺了。

後來我再也沒有遇到那個小男生了,而那天的夜裡,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的被表白,曾經我以為我的第一次會是一個嬌羞的姑娘眼神帶情的向我表白,結果被一男的捷足先登了!

Stupid!--語錄:張全蛋(張全蛋:……這句還真是我說的)


以上內容絕對真實,部分細節為了文章效果有所微調,但絕對不影響食用,如有雷同,那可能是我馬甲;如果不是我馬甲,可能是偷的我的;如果不是偷的我的,那……我也不知道了。

禁止轉載!雖然也應該沒什麼人看( ̄▽ ̄)/


高山遠逸:

大學的時候,每天就知道和好基友一起打遊戲。本來就是理科類專業,女生自然是稀缺資源。好在旁邊有個師范學院,裡面女生多。

周末的時候舍友就叫著一起去坐坐,就去了他們的操場。然後舍友顏值很高啊,不一會就有妹子過來要微信。當時是她室友過來問我舍友要的微信,回去之後聊著聊著不知咋的就把我微信推給了她。

我和她聊了一段時間後就熟了,有時候也一起出去玩,都是一群人一起的!一來二去大家都成朋友了!

故事發生在那個暑假裡,放暑假回家後她經常找我聊天,也沒在意就隨便聊聊么。她是那種很乖的女娃就從小到大都沒有過叛逆的那種,感覺性格有點內向的!終於暑假結束了都回了學校。

回學校第二天她說讓我過去找她有事,不疑有他就去了。然後在學校門口等她,她出來了,我還納悶平時都是和閨蜜一起的,今天咋只有她一個,然後猝不及防的她就抱了我一下。

當時我整個人腦袋都是懵的,又是在學校門口呢,這么多人呢,多不好意思啊。就推開了她。

她氣呼呼回去了,我問她啥事啊人家也沒有回答我。我覺得莫名其妙就回學校了。之後再也沒理過我。我還好奇了好久,為啥突然不理我了。

現在想想,哎。願她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吧!


九辭:

其實也不算暗示,但等我反應過來後真的鬱悶了很久。

國中時喜歡一個男生,特別喜歡的那種。

原本我和他沒什麼交集的,有次換座位,他成了我後桌。

他這個人比較怪,我不好形容感覺。就是對誰都差不多,什麼事都不是很在意,脾氣很好,和誰都玩得到一塊,但時候特別犟(你提的一個小請求他怎麼也不答應)有時候讓人覺得很有安全感,有時候又讓人覺得就是個小孩子(已經不是幼稚的程度了)全班男生都慣著他……

可他從來不會表露自己的想法,甚至悲喜,你總是摸不透他。

我做他前桌那段時間,可以說是我整個國中最粉紅的時光了。他從來不喊我名字,給我起了個外號叫「松鼠」(至於原因我忘了……),整天就是「小松鼠」「傻松鼠」「笨松鼠」的喊。還愛摸我頭。也挺慣著我的,基本上是有求必應。

後來暑假他每天都找我聊天,叫我起床。有段時間我手機被收了,等那到時看到他的消息,都是「你怎麼不線上啊」「快上線啊」和心碎的表情。

當時我還沒意識到自己喜歡他。

後來換座位了,我們分開了,漸漸交集就不多了。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喜歡他。可他似乎離我遠了一樣,無論我怎麼接近,他總是冷冷淡淡的樣子。

知道初二下我們又坐到一起了,依舊是前後桌。

他依舊會時不時撩撩我,依舊很照顧我,依舊悲喜不露。只是再沒叫過我「松鼠」了

當時我喜歡他已經到了難以自持的地步了,可我周圍人包括我的死黨閨蜜都沒看出來(獨獨我們班導看出來了,初一時看他上課要我頭發,以為我和他在交往,還跟他談了話……)。我平時也屬於比較沒臉沒皮的那種。有次下課他在擦黑板,我就走過去,裝作隨意一問「你喜歡誰啊?」

他轉過來笑了笑說,「你啊」

我一愣,心就慌了,繼續裝道:「巧了,我也喜歡你。」

然後,上課了……

再後來又換位子,我沒和他一起坐了,每天只能看著他,又不敢靠近。直到初三上的元旦晚會,我給他表白了。

晚會在操場上舉辦的,露天。大家都鬧哄哄的看節目,都很隨意,可以四處下位。當時大家都擠到前面看節目去了,還有的人就四處亂逛去。我回頭時看到後面一大片空椅子,他一個人坐在那擺弄學校發的熒光燈。我就會鬼使神差一樣的走了過去。挨著他坐下了,便聊了起來。

後來他站在椅子上看台上的噴火表演,我挨著他站在地上,矮了他一大截,抬起頭來靜靜的看著他。他注意到我在看他,便低下頭對我笑了笑,伸摸了摸我的頭。

一瞬間我差點誤以為我回來了初一的那段時光,鬼迷心竅似的就開了口

「誒,我同你說個秘密

「我喜歡你」

那晚一切安好,之後他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對我也沒什麼態度變化。我也依舊像以前一樣沒臉沒皮的賴著他。

然後全文的核心內容來了(沒錯前面都是鋪墊)

一天他在擦黑板(沒錯又是擦黑板),我發神經一樣的走過去小聲問他

「如果我追你,有多大概率成功」

他似乎很驚訝似的,問我想幹嘛(又不是欲行不軌,瞧把你緊張的)

我說不幹嘛,搞事情

他沉默了一會兒,抬頭對我笑了一下

「1」

「1?」我有些失望,追問道「那剩下的99呢」

他似乎愣了一下,答道「有很多原因啊」就走開了。

後來他不知什麼原因,再也不跟我說話了。初三下直升分班後,連見面都拐彎。我還傷心了好久。但也就這樣一學期沒說話,直到畢業也沒說過,

後來我死黨告訴我,體考完後,他向死黨(死黨是他同齡的表哥,和我們一個班)問我考的怎麼樣。

放假我去德育處找周記本,看到他的就禁不住打開看了看,看到這樣一篇周記

這個女生是我

(這不是他的字,當時我把他的周記拍了下來,回來謄抄在了手帳本上,這張是我手帳本,原圖找不到了)

再後來我得知他拍照從來不願露面,更別說自拍。可我卻有他洗完澡後,裸著上身對著窗子拍的一張全身照,是他發給我的。

再再後來,我把關於追他的那件事講給我死黨聽,死黨聽後很驚喜,我問怎麼了。

他說,

「1,不就是100%嗎」

我一怔,仔細回想,他確確實實說的是「1」而不是「1%」

接著我就發了瘋一樣到處跟我周圍的好友講這個事,無一例外的都說是「1是100%」

只有我,唯獨我認為成了「1%」

難怪他聽我問「剩下的99呢」時愣了一下

我一個朋友評價道

「你這是自己內心的不確信,導致的理解失誤」

這樣說來,原來我也不相信自己能追到他的。

看來是憑自己本事錯過的啊…………

我個人偏好理科浪漫。初二時在他的校服外套上寫下了這串數字

3>117

直到畢業我也沒告訴他這是什麼意思,他自己想了很久沒想出來,以為是罵他的話。

其實只要把字倒過來,就會發現這是個大寫的LIKE

那個>1是分開的K,3是E

後來我又寫了一串

177155

實際上是

177 1 5 5

M I S S

原本是寓意「想念」

現在卻是印證了它的另一個意思

「錯過」

緣分早就註定了


謝茹:

前提:

高二那年無意發現一個又高又帥的小哥哥居然和我同路回家,尤其是他騎山地車的背影,帥的不行,一路尾隨目送他回家,然後自己再屁顛屁顛的回家。

暗戀也是日積月累的,因為一旦開始便無法收拾。

我是坐教室第一排靠門的位置,正好斜對面就是學生放單車的地方,老天都幫我,每次都可以看到他停車,一看就是一整年啊。

情書送過,禮物也送過,現在想想都害羞。

他長我一屆,他畢業那年相當失落,再也看不見他了,但是!但是!但是!他又回來復讀了,那天百無聊賴的坐在位置上自習,眼睛飄向門外發現他,我激動的推同桌,我學長又回來了,哈哈哈。。。

後來無意間發現我身邊的人居然認識他,知道了他的名字,默默在心裡給他起昵稱,這里就不說了,他的名字有點女性化,但是又很偶像風。

總之,最後拿到了他的QQ,記得好像也沒怎麼聊過。

我對他的喜歡好像是欣賞以上,戀愛以下,總是好像變成一種習慣。

———————————————–分界線——————————————-

高中畢業後,大家都在同一個地方上大學,他學校離我挺遠,有次坐車回學校,居然遇到他,那好像是我們第一次面對面,我還記得他說你皮膚真好,哈哈哈。。。然後到了目的地,他幫我提行李,送我上回學校的校車。那天我開心瘋了。

後來QQ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無意提起給他的情書,他說他記得,但是他收到很多,都沒有看,說要不我看看你的吧,我說別,我都忘記自己寫了些啥,不過肯定很傻缺。

後來某一天,其實就是情人節的那一天,我在宿舍睡覺,他給我打電話約我出來玩,我說不想出門,他說你知道今天什麼日子么,我說我知道,但是我不想出去,之後就沒有之後了。

這個可能有點文不對題,因為也不算是暗示了,有點直接的明示了。

你們應該聽過有一種性取向叫做Iithromantic,指的是在你對某個人產生好感後,當他對你有同樣的感情後,你就會討厭這種感情,甚至不再喜歡他,我自認為這個有點像戀愛恐懼症,總是我斷送了這段可能萌芽的感情。


Aorqu用戶:

以問我問題為由和我坐一張椅子。

喜歡捏我衣角。

主動拖我手散步。

經常聞我身上的味道還說好聞。

說我長得好看,自己長得不好看,很自卑。

說如果是我的話是不會拒絕的。

哭著邀請我去她的生日會。

當著我面和人說什麼全年級的人沒有不喜歡我的。

……

都是不同的女生,都錯過了。


李舒伊:

初一時,QQ上一共同好友加我,我一看性別男,很是警惕,但由於是共同好友,還是加了他。

他:你叫什麼呀?

我:(不是有共同好友你會不知道???)李水

他:怎麼撒謊也這么可愛啊~

我:(冷漠)……到底什麼事。

他:你喜歡什麼歌啊?

我:(???)搖滾、Jazz、布魯斯、Funk、電子(純屬胡亂堆砌名詞,我是一什麼都聽的俗人)

他在對面「正在輸入中」許久,我一副「我倒要看看你葫蘆里賣的什麼葯」的看戲臉。

他:或許你喜歡xx樂隊嗎?(保護性隱去)

我:(退後開始胡扯)88-91年那麼火沒有人會不喜歡,除了《xx》《xxxx》兩首家喻戶曉的,《xxx》也不錯,但yy離開後不知為何沒再關注了,之後一直在聽yy。(保護性隱去)

他:水水打字手不累么?

我:(鬼給你的勇氣叫水水???)不累。

他:聽說你經常去游泳?

我:(爆發)你誰?你什麼意思?有事兒說正事兒。老子很忙。

他:不要說老子嘛,我沒什麼正事的……

我:那慢走不送。

立即刪好友後我長舒一口氣,暗暗慶幸裝的逼沒有被拆穿,不然還有共同好友得多麼尷尬。

過了沒兩周,班裡開始傳隔壁一男生喜歡我,曾試圖與我打開話題但以失敗告終,大家均譏諷我反應遲鈍,不懂對方的點。

於是在我把他的人和QQ對上號時,在班門口叫住了每天故意繞遠路來我們班前面接水的他,一本正經的說:「聽好了,老子對你沒興趣,對早戀更沒興趣。」說完後假裝鎮定自若掩飾自己就是未曾察覺出他意圖的事實。

但此後我陰差陽錯地和此人成了朋友,熟悉後才發現這貨當年扮豬吃老虎,我說的那些音樂類型,他沒有一個不了解的,也是在熒幕後笑看我裝逼而不語。

國中畢業典禮結束時,他知道我收拾的慢,便來教室找我, 他問我:「你是真的不想談戀愛嗎?還是為了裝逼?」

我調侃道:「一個人超爽der兄弟~等你有女朋友你就知道了~~」(好像跟我談過戀愛似的2333)

他怒目圓睜,吼道:「誰tm跟你是兄弟!」

我也怒了,「懂點兒音樂了不起哦!我李舒伊也不缺你一個兄弟!不當拉倒!」我摔門而出。

回家時就把他刪了,此後再無交集。

雖然國中的我活脫脫像是個年輕氣盛、酷愛裝逼的小夥子(性別女,但性格十分直男),可畢業時我是明白的,只是他不會懂,世界上就是有我這么奇怪的人,越是喜歡一個人,越是不想和他戀愛。


高冷的雯:

不算是暗示啦,我是女生,當時我也喜歡的同桌,我的同桌是一個脾氣特別好的男生,所以我老欺負他,直到畢業我也一直覺得他應該挺討厭我的,畢竟我也老欺負他嘛,然後暑假在收拾亂七八糟的書啊本子啊什麼的,然後發現了一個草稿本,第一頁上面寫著陳❤️馬,嗯,他姓陳,我姓馬,他的字跡……


緹娜小丫丫:

他是我後桌,一次下午上課前,我從教室進門以後發現他一直和他同桌看著我直到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最後他同桌說我挺好看的,他點了點頭。

後來有一次考完試上早自習,桌子沒有歸位,我坐到了第一排,他同桌和他本來在倒數第一排,結果一會兒他倆就坐到了我後面,他好像很高興,一直踩著我凳子在背書,踩的凳子一直響,我本來就背不進去,扭過頭就吼了他倆句。結果一個自習下來再也沒聽到他背書的聲音,當然更沒有踩凳子。。。

最主要的是我到現在還單身


東京電車:

唉,一看到題目就差點掉眼淚啦

當時我還是個剛入學的高中生,中考考的挺好的所以進了全市最好的高中。然後在班裡……考倒數……

高二分班選了理,一眼就注意到後座的男生了,因為當時37℃的高溫他穿了件……藍色的格子襯衣,嗯,長袖的

後來因為我的數學化學很好,在級部一般是前三,所以他經常來找我問題,正好我的英語物理在20-30左右徘徊所以一來二去我們也熟了。

然後我就喜歡他了鴨☺️

後來學校組織一次聯誼晚會,理由是神奇的讓平時關系不好的同學敞開心扉【?】

那天天氣很好,雲是火紅的,沿海的風吹過緋紅的霞光碰觸我的臉頰,我站在大禮堂門口,他是學生會副主席,拿著筆登記人數,結果不知道怎麼回事,看了我的請柬卻不讓我進去,我氣的臉都紅了,委屈的不行,可是沒辦法,只能陪他在門口站了一晚上。

當時發誓再也不喜歡他了

【現在想想那可能是我們為數不多的獨處機會叭……他那樣把我留在外面肯定是有事……可惜我一點都沒把握】

去年夏天我畢業了,上了上海的某所大學。

有天晚上和舍友出去擼串,在錢包里翻出那張紅色的請柬,時間挺長的,邊緣都變成了粉紅色。我打開隨意看了一眼,就在室友詫異的目光里哭成傻逼

在金色的燙畫和寫著我名字的墨字中間,他藍色的中性筆的字跡有些模糊:

「我喜歡你呀。」


不願意透露:

我就比較簡單了。

當年,我在網咖玩LOL一區沖鑽3。旁邊坐個妹子,顏值6分吧~也在玩LOL,我能感覺到她一直在偷瞄我玩遊戲,心裡一種裝逼感油然而生。呵,郊區渣渣想偷學我操作?你看得懂?一邊想著,我開始更賣力的秀著各種蛇皮走位,亂放技能只為秀,為裝逼。

不一會,妹子開始受不了了。我已經感覺到她對我的崇拜之心已經控制不住。但很可惜,在我的瞎操作亂秀的一波團戰後,在隊友的謾罵中,我Alt+F4,趕緊退出遊戲,心裡十分懊惱。為什麼要為了一個不認識的女人,毀了自己晉級賽!我生氣,委屈,痛苦。這時候妹子忍不住說話了,她輕聲對我說,你玩的好好哦,你哪個區的?

沉浸在無盡的痛苦中的我,嘴裡慢慢吐出:東坡區!妹子臉上的崇拜感消失了,一種遇到傻逼的表情掩飾不下,我絲毫沒有注意。

等我從晉級賽失敗的情緒中緩過來以後,只見妹子已經不見了。這時我才知道,我不僅輸了遊戲,還輸了妹子對我的愛!

本人是四川省眉山市東坡區人。


南京市民汪先生:

看到這個問題,讓我瞬間陷進回憶的漩渦。。。

那是2007年,我18歲,她也18歲,我們都沒有想到,高中畢業後,北京申奧成功了!

玩笑玩笑,說正經的:

我和她高一到高三都不同班,因為都準備藝考,所以碰巧高二開始在外面一起學畫畫。

按理說那個年紀情竇初開,一起放學去畫畫,完事相伴回家,應該很容易擦出禁忌的火花。可我這人吧雖不木訥,但開竅晚(當時心思都在魔獸世界上),始終就沒往那方面想過。

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那天我過生日,早上去學校心情非常好,因為媽媽給了我幾百塊錢,這下半年的魔獸點卡都有著落了,哈哈哈!

我哼著小曲癲著腳,大步流星剛邁進教室,卧槽好刺眼什麼情況!

睜開眼定睛一瞧,幾十雙大小眼像我爆射精光!我和一個關系好的男同學對視了一下,他沒好氣得向我課桌的方向努了努嘴。

我三步並二走過去一瞧:課桌上放著一個生日蛋糕,白色包裝盒光潔亮麗,精緻的粉色絲帶上還系著一盒薄荷綠的520香煙。

沒有卡片署名,我也沒有詢問同學,因為看到這個香煙我就知道是誰送的了。

原來剛才那些精光都是熊熊燃燒的妒火啊!

而這個煙的事情,是幾個月前一起畫畫時我順嘴提了一下:「哎你知道有一種香煙是薄荷味的嘛?聽說煙嘴上還有一個愛心,可惜我不曉得叫什麼名字,好想嘗嘗看啊。」

當時就覺得自己很牛逼,完全沒有想到一個高中女孩在眾目睽睽之下給男生送生日禮物需要多大的勇氣。

更牛逼的是。。。我當即拆開了蛋糕,大馬金刀招呼班上同學分而食之。。。現在回想起來真是。。。

哦?原來盒子里還是有一張卡片:生日快樂,汪大叔。

對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她一直管我叫大叔,我也沒問過她為什麼,只當是她給我起的外號。

直到幾年後,我無意中看了一部叫《對不起,我愛你》的電視劇——恍然大悟。

都說女孩兒比男孩兒早熟,這也許是我唯一能找到的借口了。


活潑的送奶工:

高二同桌吧
本來我也不是什麼出眾的女生
有一點矮有一點胖皮膚護理也不好
打著孤獨終老的譜
那個同桌真的人蠻不錯的
特別老實 他們宿舍的人老是欺負他
我們幾個女同學屬於特別護著他的那種
看到他受欺負就會去給他出頭
就是當做好朋友好哥們的
有一天他就往我桌洞里放了一包鴨脖
牌子叫做 吧哩大叔(學校超市裡賣的很火)
我也沒在意 以為他良心發現報答我
而且塞得特別靠里 在桌洞最裡邊
然後我就理所當然的吃了
然後他也沒說什麼
後來放假回家 他又給了我一個鴨脖
然後晚上我們語音聊天
他說 你沒看見那包裝上的字嗎
我一臉懵逼
看了一眼
嗯上邊粉色的印著 「我有一點喜歡你」
就是原來包裝上印著的
emm
他問我你願意嗎
我可能被前男友傷的不輕於是拒絕了
後來覺得有點後悔
我們兩個放假回家就開語音
他從來不帶耳機
關系確實很好聊騷啊還有一些很露骨的話什麼的
他說他家人都聽見了(=_=)
甚至找他開會 問他是不是找女朋友了 什麼時候帶回家
其實有點害羞

他是個情商很低的人

和他聊天會想打死他

我是挺後悔拒絕他的
後來我想如果他再跟我說一次的話 我可能會答應他
他可能當時鼓起了很大勇氣吧

他跟我表白之後 我經常買鴨脖

高三他就去學美術了 藝術生

後來這件事我們誰都沒提

後來也經常開語音聊騷

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上了大學

我們兩個學校距離3.3公里

他如果再跟我提這個的話

死也會答應的

怪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