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大學都有過哪些驚為天人的人物?

問題描述:別亂改了朋友們。 你們這么改可考慮過答主的感受? 答主回答的人 驚為天人的人物。 被你們改成了「一輩子都忘不了」 「超級厲害」 好好地答案都變成答非所問了。 就讓這這個問題鎖定在本來的問題好么? 求求你們了,答題不容易。
, , , ,
Aorqu用戶:

大學部畢業後兩年給學校捐了兩個億


匿名用戶:

我校1919級學生—周恩來


JanetteY:

一個比我高一屆的學長…
大三開始和同學一起參加美國數學建模大賽,並在兩次賽後接連發表了兩篇基於數模參賽論文的學術型論文,均被SCI收錄。
組隊開發出代表中國的VR遊戲,參加了華人遊戲開發屆「奧斯卡」級別的「蠻牛杯」遊戲者開發大賽並獲獎。該遊戲項目還獲得了國家級大學生創新訓練計劃立項,獲得「贏在創新」總決賽的特等獎和最受歡迎獎,並作為優秀雙創項目受到國務院文化部邀請,到上海參加了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文化授權交易會。
大四的時候成立了公司,拿到百萬投資,還吸引到了網易和Google的人才加入…
該學長是跨專業保研的。本來可以去一個hin牛的學校的,陰差陽錯選擇留在了本校…

最後一點點補充,該師兄身高190cm,溫文儒雅…當時正好《微微一笑很傾城》電視劇在播,我覺得他真的就是現實中的肖奈了…

———再加個補充————-

該師兄的遊戲是以《山海經》為原型的,大學時候因為興趣和朋友組隊的,親自參與人物和劇情設計代碼什麼(真的超級像《微微》的男主人設!),其實這些我不很懂啦,所以對我來說就很驚艷啦!

我是大三的時候,經雙學位一個同學推薦認識他的,我們主修不同系,當時還準備去他公司實習的【捂臉】後來曉得該師兄還是我雙學位的直系師兄2333

我當時還忍不住問他:「你看過《微微一笑很傾城》嗎?」他真的是一臉懵逼地回了一句:「什麼?…不太清楚…」可惜了調侃機會,而且我和該師兄也沒什麼後續的交集,倒是我前室友好基友(女)去他們公司短暫實習了一段時間…

評論里有人問我是不是三本學校_(:з」∠)_,我只能說「不是」。。這么問是說我說的這個人很普通嗎?其實我也不慫被認出來,我們學校坐落於中國南部大都市,不算hin好的學校,但也不差,我自己就讀的專業還是全國前五…雖然我保研之戰時發現了好多學校的大神,才覺得自己大學部階段鼠目寸光了些,自己雖然差了點,但該師兄還是很棒棒的!咋說呢,大概就是那種超越本校水準的優秀吧23333


楊大膽:

日常瀉沒人葯。

既然題主說了有哪些驚為天人的人物,

楊大膽今天就多說幾個,

先交代背景吧,

我大學部念的學校是一個遼寧省的普通二本,

是個綜合性大學,

但是錄取分數在我所在的河北省還是要一本分以上的,

所以也不算太差的學校。

1.做學術、教學生,總得有人守門

楊大膽念的是中文專業,剛來的時候就聽學長學姐說過,院里有個年輕有為的男老師,姓李。就他的年齡來說,學術造詣很高,但是在學術上有追求的人,也有股子傲氣,對學生也很嚴格。

此人讀大學時就對文學很是痴迷,大學部就讀的算不上中文專業的一流學府,但憑著自己的執念和研究發表了不少學術論文,並且能隻身一人去北大、人大遊學,學校這邊就拜託給朋友幫忙答到,就這一點,楊大膽就實感欽佩。

到我校任教以來,他就成了學生心目中魔鬼一樣的人物。

由於學校教務處有規定、學生被當掉率是有界限的,超過了界限就算是教學事故,對教師的評優有影響,可是他卻頂著教務處和院長的壓力愣是敢把某一屆的一科考試課的被當掉率提到了90%,有個學生找了院長也沒有用,掛了就是掛了。

楊大膽以為這不過是個傳說,直到後來

天道好輪回

沒錯

他教我們了。

比被當掉還恐怖的事情是

大面積零分,真的是零分。

附一篇他那時候寫的QQ空間日誌

這位李老師是一個年輕的學術和教學路上的守門人,

是那個表面上讓人不喜歡,心裡卻不由得十分敬佩的人。

你要多少分我都可以給你。分數絕不是問題。

霸氣,霸氣!

2. 別隨便上我的床

我相信,在你上學的時候一定有這么一個女生,

在她身上,永遠不乏故事,

男生談起她,總是「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在夜裡也會「捲紙和紙抽齊飛,子孫共白牆一色」

女生談起她,總嘴角一撅,脖子一扭,從嘴巴里略帶不屑地擠出一句「賤人」

炮姐就是這樣一個人
提起她,總有說不完的故事,

炮姐本姓李,名字不便詳說,

可是人們不願意相信她叫李XX這種普通的名字,也不知是誰在暗地裡叫了她「炮姐」

說是她極愛約pao

人們就真的相信她愛約pao了

大一:

軍訓時炮姐就因為長相甜美俊俏,被戲稱為院花,也就成了全院20多個男生的女神(文學院嘛,男女比例1:5),就是那種看一眼就知道和你這輩子都沒什麼關系的女生。

隔壁班也有個俊俏的小伙,遼寧本地人,細皮嫩肉,街舞跳得不錯,挺愛炫的,聲稱自己身高183,我們也就叫他183了。

軍訓後的小聯歡,夏日夜晚的北操場,183當著眾人的面強吻了炮姐。

讓我和其他坐在一旁摩拳擦吊(三聲)的兄弟們很是羨慕

嘴上說著再來一個,心理卻在問候他祖宗。

就這樣,

他們開始交往了,

學校對面的旅館的燈也亮了,

其他的兄弟們暗地裡罵道:好白菜讓豬拱了,

可想起炮姐卻還支起小帳篷

可是

一周後,183把炮姐甩了

183說炮姐婊,炮姐說183渣

不到3天,

對面小旅館的燈又亮了,

183還是183,可旁邊變了個蘑菇頭萌妹子

此後,燈常亮,

鐵打的183,流水的妹子

有人調侃過183,女朋友幾天就換一個,

183開始還在炫耀,後來就是無奈,說自己當初不該沾染炮姐,分手後他的每一段感情都被炮姐攪黃了,炮姐找了183的小女友說183有艾滋,還說自己當初因為和183發生關系也染上了艾滋

可是183是個情種,院內不行就去外院,可不論他多努力,終究逃不過炮姐的手掌心,

就這樣,183的感情很不順利,也成了院內公認的渣男,100多女生你傳我傳,越來越邪乎,最後183就成了得了艾滋,四處沾花惹草禍害別人的渣男。

大一沒上完就休學了,聽說是得了抑鬱症

大二:

炮姐開始玩鋼管舞了,也為此上過院里的元旦晚會,

同時也交了個新男朋友

體育學院的,愛健身,眼睛和鼻子長得有點像吳彥祖,姓欒

不到兩個月,兩人分了手

第二天,貼吧出了一個帖子

「欒x,你個10厘米的三秒男!」

爆出了欒X的個人資訊和不雅照,

欒X因此紅極一時,

帖子甚至驚動了校領導,

最後不得不聯系吧主刪帖,

平息了此事

大三:

炮姐一年基本沒出現在校園里,關於她的故事也變少了,

不過還是有些流言蜚語

有的說 炮姐被一個大老闆包養了,成了老闆後花園里的一位少阿么

有的說 炮姐懷孕了,打胎去了

有的說 炮姐鋼管舞跳得好,被調去當演員了

至於孰真孰假,無從查證

大四:

炮姐又出現在學校,只是比之前少了幾分清純,多了一些成熟與幹練,穿著打扮也更漂亮了,

同樣的,身邊還有個小男朋友,

是比我小一屆本專業學弟,

聽說復過兩年課,按理說比我們還大一屆

大家都在準備畢業論文,炮姐也不例外

可能因此冷落了國小弟,

他們也分手了,

但是真相絕對沒那麼簡單,

炮姐揚言報復,

可國小弟不是183那種情種,也不是體院欒X那個健身男,還不是一屆的

炮姐也不是省油的燈,

和院內一個教公關課程的孔姓教師搞到一起了,那孔教授本來就有過假借畢業論文威脅女學生與其發生關系的傳聞(後被證實確有此事,至今仍能在擺渡上搜到),

看到主動送上來的炮姐,心花怒放

炮姐藉此讓孔教授把要拿獎學金的國小弟的

公關課給掛了

畢業後:

炮姐進了杜姓計生用品公司做了文案,

從此便沒了音信

其實教授不姓孔,但,確有此人。

我是楊大膽,再見

沒有公眾號給你關注,死了這條心吧

喜歡我的回答就點個贊,點個感謝,點個關注

努力成為大V,只為你能關注


博文小天使:

一個極其樂於助人的學霸。

我一個德國小破學校的同學R,德國聯考(abitur)分數1,4(大概類比中國的話可以去清北任挑專業)。他每一門成績都是我們班第一名。沒人知道他是為什麼來在我們學校的。

他長的不是帥,是看著舒服有點小邋遢但是很可愛。

他乒乓球超級厲害。

他鋼琴從五歲練到現在還至少兩天一次主動練。

最厲害的是,無論是誰在班級群里問題目,他都會拍下自己解題步驟的照片發出來並講解。
沒課的時候,他會主動在班級群里問要不要去學校自習。(形式基本是他講題,我們提問。後來他連例題都會幫我們準備好)

考完試之後問我們要不要去喝酒,喝完之後就可愛地發發瘋,三點左右回家,第二天七點四十的數學課還是能準時到。
<( ̄︶ ̄)>是不是很。。稀有?


匿名用戶:

大學同班有一神人,江蘇聯考卷數學接近滿分,總分我系第一進的我校(當時只有名牌大學),大一那年流行網游傳奇了,這哥們就一頭鑽了進去,沒日沒夜在網咖,成績么也就看不到幾科及格的了,到大二甚至把學費直接給網咖老闆作為包年費,網咖老闆都不好意思了。最後大二被當掉太多被勸退了。

以上是常見情況,當時甚至現在每個學校都不少,後面才是牛逼的事

他復讀一年後又以年級第二的身份考回了我們學校原來的系,我們已經佩服不已,都覺得聰明人就是厲害,但也感嘆畢竟網游害人,我們大四了他又是大一。不過好在他也戒網癮了,不玩遊戲認真學習了,也算浪子回頭。

以上是牛逼情況,畢竟大學退學再考回來的也有耳聞,後面才是驚為天人的情況

等我們工作或讀研幾年,聽說這哥們大學剛畢業就結婚了,一打聽,女方我們還都是熟人——竟然是網咖老闆的女兒!一個以前我們包夜給我們收錢,給我們送飯,給我們留位子的19歲的中專畢業生小姑娘!他老丈人,也就是網咖老闆,幾乎啥都沒要,南京給了套房還給了100萬禮金(06年),外加100萬開公司啟動資金,我同學憑此開了家網路安全公司,要知道我們大學學的是生物技術啊!是生物技術啊!是生物技術啊!和資訊安全網路安全毛關系都沒有!現在這公司雖然還是小公司,但聽說一年賺幾千萬還是有的。

你們知道什麼叫人生贏家,什麼叫投資了嗎?我們這些和他一起玩遊戲,一起給網咖老闆充了那麼多錢,一起被當掉(當然都沒他那麼多)的同學還在公司朝九晚五,還在研究所老闆手下沒日沒夜的時候,他一出校門就人生贏家了,他現在說當初真不是報著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心態去網咖去把學費給網咖老闆的,也不知他老丈人怎麼就認定這潛力股的,反正和他比起來,我們全系男生都是loser。

同學都在Aorqu上,不知以前有人寫過嗎,匿了。


滄海:

藝術生,這哥們長得挺帥的,神人一個,成績什麼的毫不在乎,不感興趣的課不去上,新來的女老師剛畢業任教的,很仁慈全班都給了過,他罵老師:我根本都沒去上過課你還給我八十幾分,你這樣做對那些每天去上課的同學公平嗎?作業我都沒交過,考試我都是隨便應付的你給我八十幾分!這個社會就是被你這種人搞壞的吧啦吧啦!~~說得老師低頭臉色紅白黑,一句不敢回口。以後校道上見著他遠遠的繞道走 !~

更這里吧:還有個事跡,冬天晚上他看到路邊很多流浪漢露宿,就組織動員了學生捐衣服,一個一個宿舍的去動員,當時大二的我正好在報社實習,就給他拍了一個圖片故事,報道了一整版還是大半個版面吧。。後來捐的實在多了,就跟獅子會搭上了,那邊免費出車,此後每年直接運送衣服到貧困山區好幾趟。


走路帶風:

我們大學有個小夥子因為學校的原因三年掛了二十三門課,是我們學校歷史上被當掉最多的人。學校在我們大三的時候進行了一次全校補考,這個同學用了兩周的時間復習,然後把二十三科全補過了。這個同學就是鄙人


壞蕭蕭:

許嵩。

嗚嗚,別問了,我也見不到許山高噠,我也想見他要簽名啊。
有機會組團看演唱會吧


匿名用戶:

學生會主席。大某次成員大會上講自己的人生經歷。這主席平時調子特別高,感覺學校就他最大是的。會上說自己學費跟生活費自己掙著交的,怎麼怎麼外面跑著賺錢。balabala一大堆,後來哈哈真相來了。貪污學生會資金,拉的贊助的錢也吞大半,學費也欠了七八千。天天坑下面的人吃飯喝奶茶……

畢業後聽朋友說他過年跟別人打牌輸了七八萬。現在躲起來了。


庖丁:

大學部北大物理系,經常被刷新對於智商上限的認識。

比如說同宿舍的鳥哥,高中拿了七個省競賽一等獎,化學從高一拿到高三,物理和數學從高二拿到高三,生物競賽不屑於參加,後來進了物理和數學兩個國家集訓隊。BTW人家可是江蘇的啊,想想在江蘇拿省一等獎有多難拿,拿一個就很厲害了,人家拿了七個。

上了北大物院後,鳥哥在這個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是省一以上競賽報送的院系裡照樣碾壓,每天打打遊戲,打累了寫會兒作業,然後借給別人傳抄。這樣子照樣每門課90多分。北大物理系課程難度可是很變態的,記得當年大一的時候高等數學課程的助教是北師大數學系研究所畢業的,習題課上直接跟我們說上課聽不懂。沒有黑北師大的意思。

大一的時候有個美國的建模大賽,鳥哥拉了集訓隊的幾個哥們,鳥哥和另外一個人幹活,其他人買買早點,直接拿到了最高獎。

C++課程的小組作業,鳥哥直接一個人完成了,因為同組的人完全跟不上他的速度。最後每個組員90+。後來鳥哥還去清華給研究所講過C++的seminar。

為什麼講編程呢,因為鳥哥順便修了個計算機雙學位,照樣每門課拿90多分,還不耽誤打遊戲。當年360和QQ掐架,鳥哥順手破解了360和QQ的加密文件,發現兩家都把對方放在黑名單上。

記得鳥哥當時還在追一個學生物的妹子,幫人家寫了篇paper,據說還發表了。鳥哥可是不屑於學生物的人啊,我估計他的生物知識是打遊戲寫作業之餘速成的。

跟這樣的人同宿舍四年是怎樣的感覺呢?大概就是現在很難讓我覺得一個人聰明了。就算我現在在美國一所很好的法學院讀法律博士,能進來的同學都還不錯,但也只是優秀的凡人,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神人了。

鳥哥後來去幹嘛了呢?在讀金融數學phd,準備當個碼農。


錦鯉Lee:

說一個校友吧:當年明月(筆名)
說這個大家可能不知道
但是提起他寫的書,可能會有所耳聞吧

非歷史系文學系,法律專業出身,在廣東某海關當公務員,閑暇時間在網上連載這本書,然後就火了 (O_O)

這本書當年打破了各種記錄,多的都說不過來
到現在依然是各個高校圖書館借閱榜排在前幾名的書

以上


大奶ovo:

幼師學校 要學很多東西 舞蹈鋼琴聲樂balabala ..班裡一學霸彷彿生活里只有學習,從未見她曠課,自習放學星期天不是在琴房就是舞蹈房或者圖書館或教室,覺得班裡太吵跑到廁所背書,沒見她打過遊戲,星期六星期天不到七點起床去班學習…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拿獎學金, 創立社團,老師們都很喜歡她
很是佩服


狗尾巴草:

一所渣渣學校。 大一入學發現,我的專業只有6個人!
學校為了節約教室以及老師成本,把我們專業及其他倆個各自只有7個人和10個人的專業合併為一門專業。 真是令人窒息的操作!!!!!!!!!!!!所以我大學花著一份學費學完了3個專業。 每周時間排的滿滿的 畢業考試所有人已經考完了,我們班單獨留校,繼續考。


一將功成萬骨枯:

大學(重點大學)期間有個同級同學,第一學期因迷戀電腦遊戲被當掉太多被學校勸退,春節過後就會家復讀去了了。9月份在宿舍里見到他,丫的,這傢伙參加當年聯考又考回來了。


朱明:

我大學時候的下鋪兄弟,喜歡在寢室熄燈之後點蠟燭看小說。

蠟燭不是放在桌上,是放在床頭的鐵架上,鐵架的寬度大概有四公分。

這當然沒有什麼好驚為天人的。但是十次當中有九次他會看了一半就睡著,剩下半根蠟燭熊熊燃燒,熏的牆壁烏黑。

作為他的上鋪,我怕蠟燭倒在床上,把他和我都給烤了。

所以每次看到他點蠟燭看書,我就強忍著不睡覺。等下面沒有動靜之後,下去幫他把蠟燭吹了再上床放心睡。

他知道這個事情之後,非常高興。哈哈大笑,說原來你晚上下來偷偷給我吹蠟燭。

寢室點蠟燭+睡覺不滅火+不知好歹

這加到一起就有點驚為天人了。


汪曾祺小說中,有一個人,絕對是驚為天人級別的。

摘錄一段,大家共賞

聯大的人都有點怪。「正常」在聯大不是一個褒詞。一個人很正常,就會被其餘的怪人認為「很怪」。即以二十五號宿舍而論,如果把這些先生的事情寫下來,將會是一部很長的小說。如今且說一個人。
  此人姓金,名昌煥,是經濟系的。他獨佔北邊的一個凹字形的單元。他不歡迎別人來住,別人也不想和他搭夥。他不知從哪裡弄來一些木板,把雙層床的一邊都釘了木板,就成了一間屋中之屋,成了他的一統天下。凹字形的當中,摞著幾個裝肥皂的木箱——昆明這種木箱很多,到處有得賣,這就是他的書桌。他是相當正常的。一二年級時,按時聽講,從不缺課。聯大的學生大都很狂,譏彈時事,品藻人物,語帶酸咸,辭鋒很銳。金先生全不這樣。他不發狂論。事實上他很少跟人說話。其特異處有以下幾點:一是他所有的東西都掛著,二是從不買紙,三是每天吃一塊肉。他在他的床上拉了幾根鐵絲,什麼都掛在這些鐵絲上,領帶、襪子、針線包、墨水瓶……他每天就睡在這些丁丁當當的東西的下面。學生離不開紙。怎麼窮的學生,也得買一點紙。聯大的學生時興用一種灰綠色布制的夾子,裡面夾著一疊白片艷紙,用來記筆記,做習題。金先生從不花這個錢。為什麼要花錢買呢?紙有的是!聯大大門兩側牆上貼了許多壁報、學術演講的通告、尋找失物、出讓衣鞋的啟事,形形色色、琳琅滿目。這些啟事、告白總不是頂天立地滿滿寫著字,總有一些空白的地方。金先生每天晚上就帶子一把剪刀,把這些空白的地方剪下來。他還把這些紙片,按大小紙質、顏色,分門別類,裁剪整齊,留作不同用處。他大概是相當笨的,因此,每晚都開夜車。開夜車傷神,需要補一補。他按期買了豬肉,切成大小相等的方塊,借了文嫂的鼎罐(他借用了鼎罐,都是洗都不洗就還給人家了),在學校茶水爐上燉熟了,密封在一個有蓋的瓷壇里。每夜用完了功,就打開壇蓋,用一隻一頭削尖了的筷子,瞅准了,扎出一塊,閉目而食之。然後,躺在丁丁當當的什物之下,酣然睡去。
  這樣過了三年。到了四年級,他在聚興誠銀行里兼了職,當會計。其時他已經學了簿記、普通會計、成本會計、銀行會計、統計……這些學問當一個銀行職員,已是足用的了。至於經濟思想史、經濟地理……這些空空洞洞的課程,他覺得沒有什麼用處,只要能混上學分就行,不必苦苦攻讀,可以缺課。他上午還在學校聽課,下午上班。晚上仍是開夜車,搜羅紙片,吃肉。自從當了會計,他添了兩樣毛病。一是每天提了一把黑布陽傘進出,無論冬夏,天天如此。二是穿兩件襯衫,打兩條領帶,穿好了襯衫,打好領帶;又加一件襯衫,再打一條領帶。這是幹什麼呢?若說是顯示他有不止一件襯衫、一條領帶吧,裡面的襯衫和領帶別人又看不見;再說這鼓鼓囊囊的,舒服嗎?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因此,同屋的那位中文系夜遊神送給他一個外號,這外號很長:「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
  金先生很快就要畢業了。畢業以前,他想到要做兩件事。一件是加入國民黨,這已經著手辦了;一件是追求一個女同學,這可難。他在學校里進進出出,一向像馬二先生逛西湖:他不看女人,女人也不看他。
  誰知天緣湊巧,金昌煥先生竟有了一段風流韻事。一天,他正提著陽傘到聚興誠去上班,前面走著兩個女同學,她們交頭接耳地談著話。一個告訴另一個:這人穿兩件襯衫,打兩條領帶,而且介紹他有一個很長的外號:「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聽話的那個不禁回頭看了金昌煥一眼,嫣然一笑。金昌煥誤會了:誰知一段姻緣卻落在這里。當晚,他給這女同學寫了一封情書。開頭寫道:「××女士芳鑒,逕啟者……」接著說了很多仰慕的話,最後直截了當地提出:「倘蒙慧眼垂青,允訂白首之約,不勝榮幸之至。隨函附贈金戒指一枚,務祈笑納為荷。」在「金戒指」三字的旁邊還加了一個括弧,括弧里註明:「重一錢五」。這封情書把金先生累得夠嗆,到他套起鋼筆,吃下一塊肉時,文嫂的雞都已經即即足足地發出聲音了。這封情書是當面遞交的。
  這位女同學很對得起金昌煥。她把這封信公布在校長辦公室外面的布告欄里,把這枚金戒指也用一枚大頭針釘在布告欄的墨綠色的絨布上。於是金昌煥一下子出了大名了。
  金昌煥倒不在乎。他當著很多人,把信和戒指都取下來,收回了。
  你們愛談論,談論去吧!愛當笑話說,說去吧!於金昌煥何有哉!金昌煥已經在重慶找好了事,過兩天就要離開西南聯大,上任去了。
  文嫂丟了三隻雞,一隻筍殼雞,一隻黑母雞,一隻蘆花雞。這三隻雞不是一次丟的,而是隔一個多星期丟一隻。不知怎麼丟的。早上開雞窩放雞時還在,晚上回窩時就少了。文嫂到處找,也找不著。她又不能像王婆罵雞那樣坐在門口罵——她知道這種潑辣做法在一個大學里很不合適,只是一個人叨叨:「我口乃(的)雞呢?我口乃雞呢?……」
  文嫂的女兒回來了。文嫂嚇了一跳:女兒戴得一頭重孝。她明白出了大事了。她的女婿從重慶回來,車過貴州的十八盤,翻到山溝里了。女婿的同事帶了信來。母女倆顧不上抱頭痛哭,女兒還得趕緊搭便車到十八盤去收屍。
  女兒走了,文嫂失魂落魄,有點傻了。但是她還得活下去,還得過日子,還得吃飯,還得每天把雞放出去,關雞窩。還得洗衣服,做被子。有很多先生都畢業了,要離開昆明,臨走總得乾淨乾淨,來找文嫂洗衣服,拆被子的多了。
  這幾天文嫂常上先生們的宿舍里去。有的先生要走了。行李收拾好了,總還有一些帶不了的破舊衣物,一件魚網似的毛衣,一個壓扁了的臉盆,幾只配不成對的皮鞋——那有洞的鞋底至少掌鞋還有用……這些先生就把文嫂叫了來,隨她自己去挑揀。挑完了,文嫂必讓先生看一看,然後就替他們把曲尺形或凹字形的單元打掃一下。
  因為洗衣服、揀破爛,文嫂還能岔乎岔乎,心裡不至太亂。不過她明顯地瘦了。
  金昌煥不聲不響地走了。二十五號的朱先生叫文嫂也來看看,這位「怪現狀」是不是也留下一些還值得一揀的東西。
  什麼都沒有。金先生把一根布絲都帶走了。他的凹形王國里空空如也,只留下一個跟文嫂借用的鼎罐。文嫂毫無所得,然而她也照樣替金先生打掃了一下。她的笤帚掃到床下,失聲驚叫了起來:床底下有三堆雞毛,一堆筍殼色的,一堆黑的,一堆蘆花的!
  文嫂把三堆雞毛抱出來,一屁股坐在地下,大哭起來。「啊呀天吶,這是我口乃雞呀!我口乃筍殼雞呀!我口乃黑母雞,我口乃蘆花雞呀!……」
  「我寡婦失業幾十年哪,你咋個要偷我口乃雞呀!……」「我風里來雨里去呀,我的命多苦,多艱難呀,你咋個要偷我口乃雞呀!……」
  「你先生是要做大事,賺大錢的呀,你咋個要偷我口乃雞呀!……」
  「我口乃女婿死在貴州十八盤,連屍都還沒有收呀,你咋個要偷我口乃雞呀!……」
  她哭得很傷心,很悲痛。
  她好像要把一輩子所受的委曲、不幸、孤單和無告全都哭了出來。
  這金昌煥真是缺德,偷了文嫂的雞,還借了文嫂的鼎罐來燉了。至於他怎麼偷的雞,怎麼宰了,怎樣退的雞毛,誰都無從想像。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不吃藥葯:

某東北大學,一男子在手游吃雞里認識了一個妹子,兩人交換了微信。

這個男子和一般的男生撩妹方式不同,他高中的時候喜歡看易經,微表情心理學,FBI心理學和麻衣神相,不說精通,但是還是略懂。

於是….兩人的聊天畫風變得詭異….

我:???

撩妹撩著撩著居然能賺錢???

什麼情況!?

後來這個男子莫名其妙的就在女子的朋友圈火了…..

各種妹子加他說要看手相….

我:???

這個男子在第一天就賺了將近300塊錢。。。沒聽說過撩妹可以發家致富的,後來他也意識到問題哪裡有些不對,想著我這是為了撩妹啊,又不是為了賺錢,索性拒絕看相。

後來我們副院長知道了這件事,找到了他,你以為會批評?

no!

聽說了這件事,眾室友一臉懵逼,隔壁寢室的朋友也跑過來特意讓他看手相和面相,家裡給他打了電話,他媽叫他不要在嘚瑟,於是這個男子就此收手不幹了….

這兩天賺了500塊….妹子…撩的也都差不多,雖說沒到手,但是關系都比較好……我這個哥們lol妹子比較熟的40多個,吃雞裡面27個,微信和QQ比較好的女性好友61個,總得來說還是比較會撩。

重點來了,他喜歡單身….


剛剛混Aorqu半年。

撩到Aorqu正妹大佬微信

打遊戲菜的真實,被妹子帶上分。

他的畢業設計,大部分格式都是妹子幫忙修改的….

對電腦一竅不通,都是學校地下的小姐姐看面子免費幫忙修的…

在學校超市,裡面的營業員小姐姐每次他去都會聊上一兩句…..

異性緣好,同性緣也好。

室友說,誰跟他混時間長了,都會變得十分幼稚…低級趣味…

聽說他哥他弟他姐都比他牛逼….

他哥,北京航天大學,當年差3分進清華。

他姐,聯考英語差一分滿分,就讀大連理工大學。

他弟,在中考的時候就在齊齊哈爾小縣城被哈爾濱高中挖去當學生,學雜費全免,進入清華班。

他…三本….

所以說,你主動,你們就會有故事。


你經歷過哪些細思恐極的事?​图标


D某在這里:

要是說校友的話,算上能力和顏值氣質等方面,那就可以拿出外交部長王毅了…這個腕兒夠大了吧?

——–還有這位

校友張吉龍,曾任亞足聯第一副主席,亞足聯裁判委員會主席,中國足球協會副主席。2017年01月,經第十一次執委會審議通過,由張吉龍同志擔任中國足球協會顧問。
為什麼說他「驚為天人」呢?因為張叔曾經是2002年中國足球首次沖進世界盃足球賽決賽圈的功臣,並為中國贏得2004年亞洲杯足球賽主辦權。能把 中國足球 帶入世界盃,張叔到底有多牛逼大家應該可想而知了哈哈

我的學校,應該挺好猜的………

那什麼…我還認識一個學校的老師,他叫金正日,而且還教朝語(韓語)………這就不是驚為天人了,這可是北韓的紅太陽啊


爵哥:

183是我在大學認識的第一個人。

他叫183不是因為他身高183,他身高只有163,總是說著希望自己可以長到183,大家也就這么叫他了。

進入大學軍訓那段時間,絕大數的男生還是單身的時候,183每天都和他異地的復讀的女朋友視訊各種騷話 讓我們這群單身狗恨的牙癢癢。沒辦法 誰讓人家高中就談戀愛了

183談的一手好吉他 這在我們那群理工直男里早已是大神的存在了 經常會有同校的妹子約他一起學琴。183對於他的女友還是極其專情,對待一些勾搭的妹子也沒有做出對不起女朋友的事。他桌子的一角永遠擺著他和女朋友的合照。期間也有幾次和女朋友吵架,但都沒有鬧過分手。每次放假回來183都會瘦了一大圈 我們總是調侃他和女友在賓館操勞過度。

大一這一年相安無事的度過了,183的女朋友聯考後報考了自己省里的一所學校,和183開始更加遙遙無期的異地戀。而183也買了個小號混進了他女朋友的班群里,希望多了解女友在學校的情況。我經常打趣他們要八年抗戰了,183總是認真的和我們說以後一定要和她結婚的。直到後來 這個女生半夜和學長去食堂做飯被183知道了 女友和183攤牌。183把他們的合照扔進櫃子里鎖起來 我們再也沒有提過這回事了。

失戀以後183專注於遊戲和考駕照,他玩的一手好亞瑟 無論對面幾個人他總是一個大加斬殺跳到人群里大殺四方。而他的駕照和他的感情一樣不順,直到大學畢業那年還是沒有考過科三。

後來的宿舍六人 我們都因為實習各奔東西,只有我和183留在了宿舍,他也飛快的宿舍和一個大一的學妹勾搭在了一起,藉著帶學妹旅遊的幌子拿下了學妹的一血。然後旁若無人的帶著學妹來宿舍做飯 還有睡覺。183和我是頭對頭的鋪位 有天早上我被床抖醒 於是我聽到了183的女友壓抑而又陶醉的呻吟聲。

那是我這輩子經歷過最長的五分鐘。漸漸,我減少待在宿舍的時間 估摸著他們差不多完事了再回來,我也不想我的兄弟被我嚇出毛病。後來我們宿舍三人在一起相安無事 我也習慣了在床的抖動聲中入睡,畢業後,183回家鄉的一家公司工作,理所當然的和國小妹分手,而他也沒有再彈吉他。

前些日子我們宿舍群里聊天,談到大學這幾年的生活 ,183說過讓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

去他媽的愛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