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领导有哪些“骚操作”令你不得不佩服?

问题描述:你的领导有哪些“骚操作”令你不得不佩服?
, ,
已经是咸鱼了:

1)部门有个员工A,2年前刚进来时的工资是3500/月,前段时间要求升到4000,领导不肯,员工A离职;人事后来招进来顶替员工A的人,工资4500/月,能力比员工A差,领导还到处说“新来的人性价比更高”。

2)核心员工B,部门里的技术大拿,牛到什么程度?国外同行过来开行业会议,一堆人听她演讲完后,围着要求继续讲,会议完了之后,回他们国家了还写邮件请教她问题。前年员工B要求升职,领导(和上面1)同一个人)同意并且当众做出承诺,而且部门里没有任何人能和她竞争(无论是能力上还是人际关系上)。然后领导提拔了部门里另一个人升职,对员工B说“再等1年”。员工B离职,华为一个技术部门笑呵呵笑纳,转正后立刻委以重任升职加薪。领导知道后骂她“白眼狼,白培养了”。


默默黑:

老单位的部长,技术不好,但擅长吹比。

我们是技术部的,我负责实验室。

某新产品来做实验,做完后我写报告上交部长。

第二天参加公司新产品会议,各部部长参加,我们公司部长会议互相攻击都很猛,一露破绽就会被围攻。

部长说新产品特性,欧买噶,估计是根本没看实验报告,基本都在随脑子胡说,乱下结论。他当时站在我边上,我坐着。就低着头侧身把实际情况低声说,估计他也听到了。

然后大忽悠就边听边忽悠转向,居然慢慢把自己前面的结论都推翻掉了。。。。对面销售维修俩部长满脸疑惑居然就是没找到反驳点。。。。

再说现在公司部长,公司里著名大忽悠。绰号老江湖。

虽然讲技术问题无数次被各路领导当场吊撕,但大忽悠特别会找靠山。一个倒了(或走了)就能短期换一个,真是人才啊。保着我们部门再闯祸也没人被重罚。


掌控智慧的杨日天:

多年前在内陆一个发电厂工作,有人托关系要安排一个刚毕业的亲戚进来当文员,领导原话是,特么的真丑啊,活这么多年就没见过丑成这付德性的。

另一位领导看这位愁眉苦脸,问其原由,邪魅一笑,说你听我的。

然后六月三伏,关窗,开空调,打电话摇人,四个人在办公室打了一个通宵麻将,抽了一晚上烟。

第二天人姑娘早早来走个过场儿面试一下,一开门差点被烟顶出去,硬著头皮进去回答了俩问题慌不择路的跑了。然后说什么也不来这儿上班了。


Aorqu用户:

佩服是佩服,不过得加”引号”。

时节:冬天。

地点:乡道路边。

我们几个跟着领导去拆违,等待大部队的时候。路过一个卖甘蔗的小贩。我们领导嘴馋,想吃又不想花钱。怎么办?

领导一掐腰,气运丹田:”呔!站住!干什么的?”

卖甘蔗的吓一跳:”卖…卖甘蔗呀”

领导微微一笑:”甘蔗有食品安全证明么?”

卖甘蔗的当时就懵逼了:”啥玩意?没…没有”

领导一指一个大头兵:”某某,去!拿两捆,回去化验!”…

马上大功告成之时,不想杀出个程咬金。

一个过路的路人,看不公了,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领导:镇政府的!

路人:有执法证么?

领导:那怎么没有?!老李,把执法证给他!

老李多机灵啊,装模作样的找了一遍:”唉呀领导,着急出来,忘带了…”

领导:”唉呀,这不省心的,小王,把你的执法证给他看看!”

小王心里卧槽一声,急忙也学着老李,把自己的浑身上下摸了一遍,火急火燎的回到:”唉呀领导,我也忘带了,我马上回去拿……”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这三方大眼瞪小眼,谁也不知道怎么往下走了…

这时领导眼珠一转,用手拍了拍卖甘蔗的小贩,问:”哪个村的?”

小贩没反应过来:”(⊙o⊙)啥?”

领导:”问你哪个村的!”

小贩:”哦哦哦,我是某家屯的!”

领导:”哦,挺近呐。镇政府的李某辉你认识不?”

小贩一脸懵逼的说:”村里论辈的话,是我姐夫…”

领导,一拍大腿!”唉呀,这不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么?!哥几个,别找执法证了。这是咱们小舅子,这还说啥了。那谁谁谁,你拿一捆甘蔗,让哥几个尝尝………”

小贩还没反应过来,一捆甘蔗已经被抱走了。小贩刚想说什么,领导过来一把搭住肩膀说:”我说小舅子,这也就是遇到我们了!你阿弥陀佛吧,现在正抓干你们这个的呢,你可得加点小心,巴拉巴拉……”

十分钟之后,小贩千恩万谢的走了…

领导目送小贩远离后,紧忙往回走两步,嘴里捣鼓著”卧槽,给我留两根儿…咦,小某,你怎么不吃?”

我:没脸!

对不起,我吹牛逼了。虽然我是真的”没脸吃”。

但是,当时我回的是:”领导,我牙疼,你们吃你们吃…”


匿名用户:

我们年销售冠军达到了300多w,然后去年开年会的时候领导强迫性的一直灌他酒。

但我们全公司人都知道他不能喝酒,就算几杯啤酒也会浑身起酒疹,很恐怖,老板也知道。

但是没办法呀,人家老板高兴,就劝酒,碍于面子喝了几杯,没过半小时就起酒疹了,然后老板更高兴了……..tm红的白的黄的强灌,我在旁边看着都觉得慎得慌,就把他拉回来了,然后又被领导拉过去了,中途他一直是黑著脸喝下去的

现在年后了嘛,元宵带着团队辞职了,裸辞。一支8人团队,只拿了提成和年终奖,压了两个月的底薪不要了。他和我聊过,当时他就想甩脸走人了,拖到现在还是因为奖金没发。其他兄弟也是,但他们销售组的都是一条心,他是老大嘛,都是交心朋友,困难的时候他们也是那么几个人

辞职那天他特意和老板聊了一上午,老板到现在还在认为他就是混账东西,拆他公司…项目现在没人交接,培训也没人安排,甚至公司都好冷清。虽然现在只亏了十几万,但明眼人都知道不仅仅是这些

那能怎么办,他只是想要有一个能尊重他的上司,很难吗?

分割线应该是这样吧—————————————————————

没想到看的人还是挺多的,我再补一下

我们老板除了死要面子之外一些陋习,人还是比较亲和的,不然我早辞职了,没辞职主要因为不想离我爸妈太远。毕竟身体疾病比较多


小区楼下早餐店比较好吃,每次我都会顺手帮他买一份,也经常去他家做客。孩子们都认识,只是借孩子的名义发个大红包,我也就收下啦。

到时候应该还是在华南地区跑市场,具体什么行业我就不说了,其实如果我爸妈身体无恙我也是会陪着他创业的,但不能,家里就我一个孩子,我也还没结婚。机遇肯定是有的,但能不能抓住这点很关键,我是邀请他们来我们小区开办公室,不过他不满意房子的格局,要换个地方。

如果不换市场遇到肯定会遇到我们老板,所以他不想撕破脸皮,对于老板来讲他现在也是有些后悔,但下不来脸面去拉回来,只能随缘了

还有你们不要再说我公司倒闭啦hhhhhhhh,撑下去还是可以的,只不过大大不如以前,我不想换工作啦hhhhhhh


匿名用户:

我领导就是大老板了,找员工谈话的时候把做的工资表给员工看了一眼。是给全单位做的工资表哦!意思是,你看我给你开了多少钱,别人多少钱,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结果,大家的工资就这样公开了。我们部门员工知道了彼此工资后,纷纷表示不满要辞职。不患寡而患不均啊,我靠!这样人怎么创业当老板的。。。我很佩服他!


匿名用户:

单位一个其他单位的副厅太太,不学无术,工作生活不能自理,爱好关系学。出差工作没干完,非要去当地游玩,一个党员,拜佛磕头一上午,下午飞机就要走,活干不完中午加班干,但是时间实在紧,弄得大家急赤白脸,最后她反倒骂了我们一通,自己拜佛用掉工作时间一个字都不提。出差两天必回,因为晚上有饭局不能耽误!在办公室闲的没事算领导的退休时限,问我处长几几年的,我说不知道,结果人家因为我说不知道大发雷霆说我工作不称职!甚至对我进行人身攻击!他妈的那条公务员守则说必须记得领导出生年月的?气的我手抖!她早上还跟她妈打了半个小时电话问她爸出生去世的年龄用来讲迷信保佑他老公儿子升官发财,她他妈的自己亲爹都不记得,却要求我记得处长的!除了傻逼没法形容这个bitch!整个单位其他领导水准高低不一,但真没见过这样的bitch!


大汉:

有个领导,搞小三,不小心搞出了小宝宝。

这实在是个大麻烦,但领导终归是领导,很快想出了解决方案。

先是开导小三,说一个女人带小孩太辛苦,又耽误青春和前途,你还年轻漂亮,世界那么大,不如去国外发展,后面的麻烦全由我承担。小三也毕竟是小三,最终留下了婴儿,远走高飞。

然后,领导挑了个日子,安排亲信提前几分钟把小宝宝留到他和老婆晚上散步的必经之路的一个拐角处。当然,带老婆散步的习惯,包括时间、路线、地点等,都是早铺垫和研究好的。

果然,老婆先发现了宝宝,四面呼叫,没人回应,领导赶紧提醒,这肯定是个弃婴,安全起见,先抱回家吧。

抱回家,老婆悉心照料,视如己出,其乐融融。数天后,领导又讲,孩子须送孤儿院,老婆不舍,领导予以严厉批评,可知私养违法?无奈下,一起送去,心疼不已。她当然不知道,领导早已同院长沟通好。

自孩子送走后,领导表现得心事重重、郁郁寡欢,老婆更是长吁短叹。领导又讲,那娃娃和我们这么有缘,要不咱领养了吧,老婆大喜,说正有此意。于是,一块顺顺利利办好了领养手续,欢天喜地的抱着宝宝回了家。

说明一下:1.这不是我的领导;2.从这件事上,我学到些有益的东西。

就如有位伟人说的那样,大概意思是:无论处于何种境地,我们都要力争主动权,这是避免失败的唯一途径。


大大奔放:

和领导去山东出差在路边偷人家的苹果,去陕西出差偷人家的猕猴桃,反正只要出省了看见路边有果树没有人他就要偷果子,还不是自己偷,而是叫手下人员偷。最绝的是去参加展会竟然把别人展厅里的抽纸和烟灰缸偷走了。讲真….真的丢人……


Mason 大瞎:

骚操作没有

前领导,公司人称盖哥,当时任职——市场部经理。

前东家全国约50个分公司,除了上海,其他分公司领导无一不是其当年的手下,或者手下的手下。

每年公司年度会议,他一市场部经理,周围坐满了来自——

5亿年销售额的华强北老大;

6亿销售额的龙华老大;

4亿销售额的机场老大;

其他,不计。

这些老大,通通叫一声——盖哥。

圈内传闻老东家近年营业额大约80亿,个人推测65亿。

传闻,华强北和龙华,从选址营业额过亿,都是前领导经手。

而且,前领导为人处世,真的无话可说。

不敢说所有人都喜欢,但只要接触够久,起码这个人,绝对不会让人讨厌。

一个字,服气!

————————更一下——————

很多人问,我数个事。

1、08年的时候,跨境电商才刚起步,当时前领导从IT行业转行到物流行业,任华强北公司老大。

那时候还是做ebay的比较多,卖家发货也还搞不是很清晰,当时领导就在华强北旗舰店门面划了一块地方,搞了大概10台电脑,配上lable机,免费提供电脑,列印纸、胶带(气泡袋需要买),客户自己在电脑里下单(只能在本公司的系统里下单)。

搞了一段时间,一到下班的点,客户大包小包的拧著,排队来发货了。

2、后来胜任我们部门领导之后,开会话不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会有几句总结,一个意思:事情,我们一起想办法弄,需要什么,你们开口我去找人整。出了问题,领导都是一句:别怕哈,小事。所以我们干活也是很大胆,而且的确干成了很多事。

3、公司年会,部门承办(市场部,没有外包),小2000人,提前一天到会场布置。我们一般会布置到凌晨4.5点,他就跟着我们弄到4.5点,啥事情啥情况从来不溜,喊搭把手也一定帮忙。

4、即使调离华强北,但是华强北分公司还保留了他的办公室,他可以随时回去。

反正,跟着他做事,就是俩字:舒服!


王咩阿:

部门新来同事,部门老大说去聚餐。点菜各种主动点,我们连菜谱都没看到,感觉他请客,那时候觉得领导真带劲。然后吃完结账 领导说AA转账给他,虽然有点失望 但也合情合理,心想那就AA吧,然后他发起群收款 我们一共十个人,吃饭的钱也是老板抹零头的整数,怎么最后群收款带小数点… 纳闷半天也就付了,最后才闹明白 部门聚餐,他点菜,他说AA 结果最后付钱 他把他自己刨除去 让我们AA 相当于还请他吃饭了… 秀的飞起, 新同事都懵逼了


匿名用户:

有一年竞争副科吧,当时是七个岗位第一轮单位全体人员投票选出十六个人入围,第二轮六个党委领导投票从这十六个人里选出来七个。

选举之前挨个党委都拜票了,大家一口同声说他们没问题,就怕民意我过不去入围不了。

第一轮全体投票完了,内部消息就出来了我排第一拉第二名五十多张票,一共才三百人投票,应该就是十拿九稳了。就等当天下午党委开会投票结果了。顺便吐槽下民众是一人一票,党委是一人五十票。

一直等到九点多党委会完事了,有个党委给我打电话说没辙了尽力了,没通过。第二天公示出来了我排第八。

当时很郁闷,第一轮得票率没有公布,但有的赋闲在家的大佬都知道内幕,打电话过来愤愤不平,其实当时早知道暗箱操作的事了,而且也知道明码标价的,一个党委两千,一把老大五千。要是挨个找党委最少要三个保你,要么就直接找老大。但自己当时就赌气,1工作一直没少干,2平时自己一点烂钱都没收过3自己认花钱,但不是投票前,而是有结果时候,投票前花钱感觉就像被绑票的,有结果时候算是我感谢,甚至我可以比人翻倍给。

但现实就是这样吧,好吧不痛快也没辙,游戏就是这么玩的,玩得起输的起。结果更奇葩的出来了。公示一周以后又变了,说岗位还缺人又要增补俩人,我是第八,直接跨过去了选第九第十。妈蛋劳资直接不玩了,休年假,带着老婆和钱去了趟苏杭


鹤云声:

做工程的时候,难免遇到乙方总包单位,先把工程款装进自己兜里,干得差不多的时候假装没钱跑路。或者就是不给农民工结工资,TM让农民工闹,然后坐地起价。

这种老板我就遇到过一次,活没干一分,契约条款也不管,就要钱。好吧,为了工程节点,也只能给一部分钱。对于你来讲,项目一旦启动,停一天就是损失N多钱。

再加上我们要抢项目节点,比如在16年元旦以前实现并网运行。哪怕只并网运行发一度电到电网,那一年的补贴就多N多。所以不论是从经济的角度,还是政绩的角度,都必须抢在16年1月1日号0点以前实现并网运行。

结果这么重要的时刻真碰到一个无赖老板,这个总包方老板知道这件事后。活干到28号就故意不给下面人买菜,买油和劳保之类的,钱也一直拖着不给。荒郊野岭的,这样下面农民工肯定干不下去了,他就故意坐地起价,一会说赔本了,一会说没钱了。

总之,就是加价,要钱!

可我们已经提前支付进度款了,在提前支付,审计不干死我们。不满足他要求吧,节点又完不成。最可怕的是,如果农民工拿不到钱过年,闹起来那不得被人骂死。不过领导终究是领导,连夜读国资委和发改委的文件,一拍大腿,办法有了。当即让我们联系那个老板下面的各施工队长,带着所有人来公司开会,说来了就发钱。

出来打工的,有钱便是爹。农民工浩浩荡荡的,开着面包车就杀了过来。诺达一个会议室,挤满了从甘肃等西北地区来打工的青壮年。

领导:你们多久没拿到钱了?

工人:来了3个月,一分钱没见到,还贴了一万多(施工队长为分包,自己贴钱)。

领导:为什么不给你们钱?

工人:老H(总包方老板)说业主没给钱,所以就不给我们钱。

领导:小何,把我们的打款凭证给他们看看,还有会议纪要。

工人:这GR的,为什么不给我们钱!

领导:你们出来也不容易,我们作为国企,是要守法的。但是万一,到时候你们拿不到钱,找不到人怎么办?没钱怎么回家过年?

工人:领导你说咋办!

领导:听我们的就能有钱。

工人:没问题,我们说话算数,只要有钱。

领导:行,老H和你们签的契约都复印过来,我们直接给你们结款。今天的会议纪来了的都得签字。

工人:23333333.

会议纪要里面写清了老H如何如何拖欠农民工工资,我司作为国企考虑社会影响以及项目进度的问题,决定代总包方支付农民工工资云云之类的。光签字按手印,密密麻麻的三页纸。

后面我们按照各施工方同总包签的契约,直接按工程节点代总包方支付农民工工资。并且取了大量现金摆在现场,00点以前干完,准时发奖金。然后对老H下公函,奖金从契约款里扣,以老H恶意干扰项目进度的名义,还发函要求老H赔偿我司进度损失。

连看设备的大爷的钱,都是我们直接给的。这个老板众叛亲离,项目提前并网,农民工成功拿钱回家过年。这是我搞电力工程见过的骚操作之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精髓用到了实处!


黄黄:

领导:你们这些傻逼,怎么这么死板?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怎么就不懂得灵活变通呢?

事情出现问题后
领导:你们这些傻逼,谁让你们这么干的?规章制度写得清清楚楚,谁给你们的权利这样乱干?


春天的十七个瞬间:

另一个帖子说过我前任领导。有台电脑坏了,我说可能是电源坏了。他不信,非要我重装系统。既然领导让装,咱就装。呵呵,那必然是不好使啊。后来他亲自上阵。换了电源,好使了。对于坏的电源呢,他非要拆开看看,要修。结果电短路了,两台电脑主板烧了。。。。


运营狗:

那时我在某个游戏公司,当时在中国网际网路公司,这公司排名19位

我的那个项目,比较辣鸡

付费渗透0.3%,人均arpu几十块吧

后来,总监清退了一批混日子的

把我扶正做收费的位置

然后我把这数据,渗透做到了12%

但这个项目本身就辣鸡,所以即使我做到了这么高的月付费人数,也依然没有什么赚头

我的工资一年多没涨,这是整个环境决定的

然后我就要走

结果我都答应别人了

薪资也从7K,提升到了10K

结果,我总监不肯让我走(总监负责的项目比较多,不是实时关注我们这里,我头上还有个经理)

他说:说,你为什么要走

我说:我钱不够多,我明年还要结婚

他说:放屁,这不是理由

我说:这真的理由

他说:那那边给你开多少?

我说:12K

他说:我给你加。。。

这在我过去的职业生涯里, 我想是很难发生的,而且不是小作坊公司

公司内部的流程还是很多的

而他,还真的帮我运作,达到了,并且是当月

第一次,被人认识到价值

感觉真好

不过那加钱爽气劲,真的骚呢


SmuHame:

之前公司的领导了,小县城私人企业老板聘来的副总。在某KTV包著小姐,隔三差五就去该小姐处公款消费,或者让某几个下属、供货商埋单。

某日,又以工作的名义抓两位下属A、B与他同去该KTV。其中A属于逆来顺受的,已多次这么被他这么“消费”;B属于比较耿直的,工作中也敢于跟他顶,他也拿B没太大办法,这是B第一次被他抓去“消费”,但是B对这些事早听说了不少也心知肚明接下来是怎么回事。去之前该领导说你们身上有多少钱,先拿出来给我,到时候我一块付款。A掏了400,B摸遍全身连零带整掏了一百几十块,当时该领导也没说什么。happy的时候,基本就是该领导和其相好的表演时间,A偶尔唱两句,B全程枯坐玩手机。

等到付款的时候,高潮来了。当晚账单1000出头,之前不是凑了将近600块给了该领导吗,结果人家掏出了300,说我身上就这么多了你俩凑凑……合著,人家跟相好乐呵了一晚上还赚了200多元!!!B当时就顶回去说:钱都给你了,一共五百多。领导装傻:有这事吗?你喝多了吧?说著还把兜掏出来给AB看,兜里居然还真是空的。然后让B去找银行取钱,B出去溜达一圈回来说没找到银行。一场闹剧之后最后还是A搜遍全身又找朋友转账付了剩下的钱才算了事。

这么一闹,等出了KTV,领导也没心情去跟相好开房了,打了个车自己回公司了。嗯,对,自己回公司了,把俩下属撂KTV门口不管了……俩人都是身无分文了,A有公共单车卡,骑车回了公司;B则只能在凌晨1点步行了大半个小时才回去。

最奇葩的是,第二天该领导居然腆著脸问AB是怎么回公司的。


迷彩情节:

看到评论里有挺多的疑问,回答一下:部队领导到了团级以上就会配备专职的公务员,不是秘书,也不是警卫员,可以说是保姆,有点类似于电视里服侍皇上的太监,一般都是从新入伍的新兵里面挑选,其实也就是个普通当兵的,一般都会选比较可靠的,因为在部队,如果你的领导级别够高,公务员路线算是一条捷径,提干,上军校,晋升路线很宽。很多人都说了吴起吮脓,我的理解是刻意也好,无意也罢,上位者的驭人之术确实让我心服口服,其实最难掌握的不就是人心,能把别人的心把握了,我想人生的道路应该是没有什么难事了-------------------- 以下为原答案:

当兵时给某上将当公务员,南方雪灾那年,驻地官兵深夜扫雪,我陪首长去视察,事前并不知情,只穿了常服。扫雪现场首长把他的大衣脱下来给我穿上,说了句:年轻人还在长身体,不能冻著。

一个小小的举动,让我突然明白电视里为领导挡子弹真的不是胡扯八道。


雷向:

某件事擦边,去请示领导,不置可否,说你看着办。给办了,领导不满意,说:当然不能办,要是行我就说行了。

OK,过段时间又有一件事擦边,去请示,还是不置可否,你自己看着办。这次没给办,还是不满意,说:当然能办,要是不行我就说不行了……

真是明白了什么叫官字两张口。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