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碰過的最自私的人是怎樣?

問題描述:碰過就是遇到過的意思 水準不行 玩文字遊戲請不要亂編輯問題
, , , ,
王小波的豬:

說一個今年的事哦,各位看官當記敘文看看啊,今年聯考完在佛山某的打暑假工,因為有朋友帶而且人事部的人說8月20號放假,那時辭職就好了,現在進去就說是長期工就可以了(隱患)不會耽誤去讀書的,又誇世界五百強企業待遇怎麼怎麼好balabala。然後就進去了,遇到一號廠房主管cheng bin,剛開始進去各種好,工作雖是流水線但也只是安排一些輕松的活,當時還是覺得打工也不是很累嘛(ps:第一次打暑假工和體驗到流水線,累是感覺不到的啦)

然後過了兩天我就知道我太天真了,被調到下線看機器打包,名義上是最輕松的活,但是機器老是出問題(一個不注意機器就不封膠和打釘,被質檢發現會被挨罵),一天從流水線搬下需要手工打包(後面練就了包括打釘加封膠一面只用七秒的手速,部門主管甚至還拿樂虎功能性飲料鼓勵我(⁎⁍̴̛ᴗ⁍̴̛⁎))的空調不低於100台,光是我堆的讓開鐵牛的老哥的基本每天要拉四到六板板(喏,這種板,一次拉16到32台不等,看空調機型而定)

在我摸透了機器的脾氣之後,工作量驟減,這時候班代看到我比較閑然後我就被增加了貼標的工作,我一愣為啥對面的老哥只負責本職工作就可以了。之後開會我們新員工下載的公司的軟件(可以看到上班時間和打卡記錄),然後一計算為什麼我上十二到十三個小時的班就只給我統計上報十一個小時,問了老員工說夠膽和廠長說去不然別逼逼啦,安心工作,做完兩個月就走吧,你們學生哥應該要上學,離職應該不太難。。。Wca。這么黑。做了兩個星期工廠原定20放假提前到了八月四號。那就得提前和主管說了,臨近放假我同學(和我一起來,我帶他進來)就去和主管說,剛開始滿口答應還拍肩膀承諾,後面才發現不過是管理層的套路,根本不批!插個序(我同學和我比他就更苦逼了,線上頭打電控,電控賊容易出問題,被小隊長針對,老是叫巡檢去看他,一出問題就罵,出現這種問題估計是我同學比較軟弱,不敢頂嘴吧,我就比較剛了,連續工作了五六個小時來找茬,是我的錯誤還好,如果不是呵呵 小老弟)繼續主管的事,他好像提前知道了工廠開的會內容一樣連我們啥時候走都定好了,後來才知道不過是他為了返廠率不讓我們走。經過工廠高層討論覺得發前一個月的工資也由放假前發一半改到收假後三天(自動離職時間也為三天)。(高返廠率,公司總部會給n多獎勵。收假後因為我們是即將離職人員,主管就把我調到外機線,我就被迫到其他生產線做流動,有時候一天會被調三個崗位。可能是對事比較負責吧,學得也比較快,輕松的活都與我無關所以

較為重口,慎看

雙手都是各種傷吧( 地板是油垢加上一些垃圾顯臟)在其他分廠我才知道其他分廠暑假工都走了,因為不想浪費我辛苦的工資就沒有自離而代價就是得買機票才能趕得上學校報名。

我的15天的夜班加12天白班才得這么點高薪 和宣傳4000+的工資怎麼差這么多。

wtf

認栽

放假的12天回到廣西玩

(˶‾᷄ ⁻̫ ‾᷅˵)忘掉了很多不快


ki wei:

最自私的人往往命最不好,不相信神。 我有個表哥從小沒父親,但是對別人都很自私,因為覺得自己先天缺乏就要搶,想要公平,但是他對別人一點也不公平。他不管這些,只要自己舒服就好,不懂感恩,覺得我們對他好都是應該的,因為和他一起經歷四次重大倒霉事件,所以也讓我更有契機去了解命理和命運,現在會算了,知道他衰我,自然的遠離了。


喬詩偉:

大學的時候遇到過一個,有一天走在路上,她男朋友問她:你不要老占別人便宜。她振振有詞的說道:我是怕別人占我的便宜,所以不管別人占沒占,我先佔人家的便宜再說。


煙士比里純:

想了想,大概就是我自己吧。


四福:

開了360wifi兩個室友兩年再也沒交寬帶費。。早上一起來就開我電腦,晚上我睡了也開我電腦。。連不上wifi了就叫我重開。。還叨叨網好慢。。。有次我開玩笑說用了這么久不請我吃頓飯啊。。結果看她們的表情和語氣好像說的我很小氣一樣。。。我本來就很小氣啊!


大型社會主義路燈:

大學評貧困生,隔壁班有人申請,說家裡好幾個姐姐,生活貧困,順利拿到6000得助學金。
拿到以後立馬去買了最新的手機,5888。後來聽說,他是有兩三個姐姐,不過在老家都嫁了有錢人,每個姐姐每個月還給他生活費,他家裡也給他生活費,加起來一個月生活費4000左右。
這種人也申請貧困生,呵呵。


張雨:

英雄 貪污犯


匿名用戶:

自己家人,難以啟齒,所以匿了。

本人女,有2個姐姐,1個弟弟。都在農村生活,家境一般。

一次三天小長假的頭一個晚上,洗完澡快9點,去了之前約好的鄰居家裡做面膜。做到一半,我媽打來電話,說了一堆我大姐現在過得多難多難,我二姐現在跟她一起上了幾天班,知道的多一些。然後說,你二姐讓我問問你,你大姐的女兒幾個月後該上大學了,你能不能資助她?

我說這還用說么?不用你管,我們姊妹幾個肯定會幫忙的。你看,去年應屆時候她本來都準備去上那個三本,我們不都給錢啦?(這一段後面專門再講,以免跑題)

然後我媽說是那個啊,你二姐也可難啊,她現在有房貸,剛換了車,一堆窟窿(負債)。她的意思是叫問問你,你能不能到時候資助她(指外甥女),可能覺察到不太合適,頓了頓又說,學費吧先不說,比如生活費。我問我弟呢?他怎麼說?(問這個是覺得去年都是我們幾個商量出錢的,這事兒大家應該都知道)我媽說他還沒回來,不知道這事兒,先問我。

我當即心裏就跟堵住了一樣,憋得難受。礙於在鄰居家,臉上還糊著面膜泥,我說我現在鄰居家弄面膜,等會兒我給你打回去。

我媽聽了說行不行?不行?不行就算了,就這吧,掛了。我強忍住又重複一遍說現在鄰居家,屋裡一堆人,等會兒給她回過去。我媽就說不願意就算了,說啥在人家家裡,大半夜的跑別人家裡幹啥。。。。

後來沒忍住,在鄰居家忍不住痛哭,被鄰居送下樓回家,老公嚇了一跳,以為我咋了。

越想越難受,不是生氣,是悲哀。我自己一個人在外面這么多年,雖然不怎麼地,但從沒受過這樣的欺負。快30歲了,遇上第一件被欺負的,而且是自己的家人。

我腦子幾乎斷片,沒法思考,腦子里就一直圍着這個迴路在轉。後來終於決定,給我弟發微信,說下情況。我弟聽完後說他回來得晚,都睡了,第二天去問我媽。

腦殘的我,又給我倆姐發了好長的微信(雖然知道她們都睡了,最快也要第二天看到)。具體內容也記不清了,大意就是外甥女上學我們不會不管,姊妹幾個呢,大家合力,這點錢不算啥。為啥可我一個人給?二姐怎麼想的?她有房貸(10萬,10年還)我就沒嗎(30萬+)?我的工資現在1000+,還沒你倆高,每晚做兼職掙零花。老公工資也不高,最近為了掙20元一小時的加班費,連續2周八九點才回。。。。。。

次日我弟給我回復說問過我媽了,覺得她不對,說她了。然後就是勸我不要多想。(我跟我弟可能因為只差2歲,關系還可以)他可能還不知道我這邊的具體情況,不知道經過一個晚上我心裏把所有的事情都翻了一遍,發酵成什麼程度,不知道我有多難過。

晚上他跟我說下午回來看到倆姐下班後都來了,倆人鑽我媽屋,她們仨不知道在說些啥。

晚上我二姐給我發微信:好了,這件事就讓它過去吧,以後誰也不要再提一個字。

就這句話。

我氣不過,又發一堆憤怒的質問,沒有任何回話。而且沒隔多久,微信給我發來圖片,一看是她孩子的作業題,不會,讓我給講。我沒回,後來她又發語音質問我咋不回復,她也不會做,讓我把題講講。

我大姐呢?也發來了消息,說是我媽學錯話了,二姐的意思是回頭讓我和二姐兌錢給外甥女弄生活費,我媽沒聽清,學錯了。

我回復了什麼不記得了,只知道大姐答非所問,就這樣聊了幾句。她沒文化,沒上過班,結婚那年才學着做飯、蒸饃(這一幕我到現在還清晰地記着),結婚早,身體也不大好(胃不好),不能幹,孩子多。——我知道跟她再說也依然是牛頭不對馬嘴。我都後悔跟她聊那幾句了,不如不回復的好。

以上是倆姐給我的「交代」,我媽什麼都沒做,連個電話都沒有。我爸估計都不知道這事。

我整日以淚洗面,白天上班忙起來還好,下班回來就想哭,窩沙發上一拿起手機眼淚就不停流。兼職也沒法做了,失去一份收入。

插播一下這件事的前一年外甥女第一次聯考完的事。當時分數線剛過3本,報了附近的幾個學校都沒被錄取,後來被一個東北的錄取。我得知後聯系一個在那學校隔壁的一本學校上學拐彎親戚,打聽那學校。回復說很垃圾,本地人都不報,都是外地人才去上。外甥女不同意,非要去上。勸不住,老公說可以先過去看看學校什麼樣,如果外表看着就不行,就不去了。同意。這時候才知道我大姐和她已經買好去那的火車票了,垮半個中國的距離,無座,說準備買個小馬扎帶着。大姐夫以頸椎疼沒法長時間坐車為由不去送,大姐更沒出過門,家裡還有2個小孩子需要照顧,更沒法去。後來聽說大姐因為這還偷偷哭過(這另當別論,今天直說這件事)。問票是在哪買的,回復是某寶。

我在飯桌上聽完就發飆了,買票去12306官網啊,那麼遠沒座怎麼行?她一個沒出過門的女孩一個人行么?沒人說話。我老公正好出差回來,提出帶她去學校看,他經常出差,全國各地跑,一聽這全家人的心都放下來了。

後來她們跑火車站窗口把票退了(已經取出票了),老公在手機上訂了2套票,無直達,需要在北京轉車。來回的各種吐槽就不說了,總之脾氣特別好的老公回來各種崩潰,給我叨叨好久。

那個學校當然不行,據說還沒她讀的高中大,哭了一會兒,決定放棄,回去復讀。車費吃住花了2000+,老公出差35天回來一天沒休息,跟單位請假,耗時5天,總算辦妥了這個事。

他出差的那個月,我倆的房子裝修,弟弟帶人拉工具過來給我乾的。正好裝好了,趁她快開學,我們一起回的家。老公從出差地也直接趕回我家。當時裝修完,手裡就剩8000塊錢,因為她報的是三本,我老公說給她1000塊錢的紅包。於是我取了現金裝紅包帶回去的。另外和我弟微信商量,一人再拿出5000,算借給我大姐的,當第一年學費。

當天晚上二姐把我和我弟叫出去,問給多少錢,我說我帶了1000,二姐就一拉臉一撇嘴說你給恁多幹啥?我和弟給500。你能啥嘞?你給1000我們多不好看?!於是我就說那我和你們一樣,也給500。說到借的5000,我二姐一擺手說你們給吧,我現在沒錢。

學沒上成,後來過了幾天,我弟給我說大姐把我倆的5000還給我們。另外去東北的費用問我多少,她準備給我。我說5000收了,去東北那趟錢就不要了,就當帶外甥女去旅遊了。我弟說好,後來我給大姐微信也說了下。

我覺得我做的已經夠了,本來因為年齡差的大,她們倆結婚又早,基本溝通也少。後來從我上大學就不在家,聯系得更少。和我二姐打電話永遠不能超過1分鐘,因為她特別節約(摳門兒),覺得有多少事一分鐘內都能說清,電話里閑談就是浪費錢。

我從開始上班就給我媽錢,第一次發工資600,給了200。後來1000-3000不等,沒少過1000的。起初給爸媽買東西,我媽和二姐嫌貴,說省會城市啥都貴。二姐說咱媽就缺錢,你以後光給錢吧。也許是這個多年的習慣讓她們覺得我有錢,不差錢。呵呵……也是,沒在外面漂過的人,怎麼會懂一個拚命攢錢,就為了回家能自豪地甩給爸媽一疊錢的感受?

過年我倆從另一個城市自己的家回娘家串親戚,二姐一家去旅遊,沒見着面。我把給她倆孩子的紅包給我媽轉交。一周後我媽打電話質問:你過年沒見那倆孩子,紅包也沒有?我替你墊了200給你二姐了。我噙著淚大聲爭辯,反覆說了幾遍給她紅包托轉交的細節後,她說哎那我忘了我就光記得你給的1000塊錢(過節費)那200不記了,哎呀算了算了。

再補充一下背景,我二姐家裡有房,在外面小區也買了套(10萬貸款那個),二姐夫開貨車收入還可以。現在買了私家車,又買了一輛大貨車跑運輸。

我裝修完幾個月她搬新家。搬進新家沒多久,就賣掉貨車,借錢,重新買大車。找我,說知道我剛裝完房子沒錢,說也是實在沒法了,才問我。4年前剛換工作沒錢曾問她借過3500塊錢,後來還了1000她接住後說剩下的不用還了,偷偷的,不讓我給二姐夫說。這是她迄今為止做過的最敞亮的一件事,為此我感激好多年,還把她當偶像了好多年,感覺她不僅能幹,顧家,自己寬綽的時候還知道照顧當時比較落魄的我。然後,她借錢時先問我說不是還欠她幾千塊?三千還是兩千?我說2500,你當時說不叫還了。她說我也是沒法了呀!我當即就說好,我現在就打你卡上哈。本來也不該要於是打給她了。跟老公說起這事,他說本來就不該要嘛,應該給的。

第二天我弟跟我聊天,說二姐去我家借錢了,我媽給了大頭。但還不夠,問他借,他賬要不回來,手裡連一萬都沒有。過年還得給我媽5000塊錢(對,我弟和弟媳現在上班了每個月都給我媽零花錢),弟媳剛生二胎也沒工作。我心軟,說你留着過年吧!我來想辦法。然後把借大姑姐給她婆婆的看病錢要了回來,給我二姐打了過去,替我弟。給二姐說我弟現在手頭緊,他也不容易,養活一家老小呢。我要賬回來了替他先給你。二姐對我連謝,看得我熱淚盈眶,我說都是親姊妹,互相幫忙應該的。

我倆一套貸款30+萬的小兩室,沒車。首付裝修都是自己攢的錢。當時幸運神眷顧,買房趕上時候,裝修是我弟來,所以也沒花多少錢。但是裝完也回到解放前了。

我媽打電話那晚我之所以會立刻崩潰,是因為一周前剛在醫院做了不孕檢查,老公身體的問題。有個2000+元的檢查送北京,結果還沒出來。醫生委婉地告訴我們可以調理治,需要的花費未知。

—————————————————————–割

我傷心幾個月,期間弟弟經常勸我不論怎樣,我該回家看看。後來回去了一趟,我和我媽都像沒發生過任何事一樣。我給自己的底線是她不提我就不提,誰提這事,我要耍一次潑,大鬧一次。

呵呵,事實證明,我只能呵呵了。

同年冬天,新家開了暖氣,邀請我弟一家帶我媽來暖和。我弟一家住了2天走了,我媽留下。上學,工作,大概有十多年沒有長時間同屋檐下生活了,何況又是這么小個屋檐。起初挺好的,帶她去轉去玩兒。後來因為一個小事兒吵起來,我嫌她小氣,懟了她兩句。她更厲害懟我,我來氣了,提起那事,一張嘴哇哭了起來。———時隔半年多,原以為好了的心理傷疤,原來還是鮮血淋漓。按理說終於有個機會發泄了,事情已經過去,發泄一下就沒事了,這就是我。結果,我媽指着我說我污衊她,不承認她晚上打電話,不承認她說過的讓我資助外甥女的事。我差點氣暈過去,後背發涼,頭皮發麻。不承認你有啥法?鄰居作證?查通話記錄?我記得情急之下我說我手機有錄音,要聽嗎?她可能是害怕並且信了,停了。突然感覺可累,當不跟她再吵一句。我哭了整整一下午,真的沒停事,不帶停的。

後面第二天我有意和好,她提出要回家。拿出農村潑婦那種可憐口氣跟我說沒法住了什麼什麼,我不讓。那會兒我腦路特別清晰,我說現在也沒別人,家就咱倆,我想跟你從頭到尾把這事捋捋,看看誰是誰非。她不同意,執意要走。後面的事,真的不願意再說了,她說出了最最傷我的話。我極力用平靜的語氣給她敘述,頭一天因為哭,沒說幾句,啥事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會兒才是正兒八經第一次攤開說。她就是不承認她和我倆姐有任何錯。不停地說你有文化,我們說不過你;你就是看不起你大姐;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的之類的與主題無關的話,讓我更加難過。後來終於找到個我的痛處了,我給她說如果不是你打電話時候我們剛發現他身體有問題,也不至於弄成這,指着我說:誰讓你嫁給他的!!!你們不會生(孩子)是我不叫你們生的???!!!我又差點暈倒。後來她還……(算了不說了)

我把老公從單位叫回來,他穿着工作服跑回來,帶她坐高鐵 送回了家。

下午我收到我二姐微信,她問我我媽給她打電話有急事嗎?不急的話晚上開視訊聊。我媽一回家就給二姐打電話,二姐沒接住,也捨不得回復電話,所以才那樣問我。她還不知道我媽已經回去了。

老公回來後告訴我我弟在高鐵站等著,倆人沒多說話。後來我弟給他發微信連說不好意思抱歉讓他笑話了之類的話。

我一天沒吃飯,自己一個人把事情前前後後想了個遍,加上剛發生的新鮮的,我覺得我不可能改變這件事了。她們無敵,太可怕了。以後我媽說黑的是白的,我也不會再跟她反駁,嗯,她說什麼就是什麼好了。至於過節費生日禮金什麼的,這幾年我才是最窮的一個,就先停了吧。家裡有事,該我出的一分不少。反正以後不會濫給誰錢了。

外甥女復讀後,分數超了三本。但最後只被我們那個城市的大專錄取。於是,我們又給了一次500元的紅包。呵呵,這次不用二姐提醒了,我不「能」,我隨大流,和你們給的一樣。另外一盒面膜和紅包一起放桌子上,大家都在,我給外甥女說以後得學會打扮了,進大學了。她嗯了一聲沒說別的,我大姐客氣地推讓了一下收下了紅包和面膜。

又想起一個更久遠的,外甥女剛上國中時候,我剛參加工作,有次回去聽我媽說大姐每周給她20塊錢的生活費,我覺得太少了,給我大姐500塊,說再回多給外甥女一點生活費。大姐說不要,還我,我不收,她說回來還給我媽。後來問我媽我媽說沒給。

qtdy的500!我現在看到這個數字就感覺渾身升起一股悲哀的涼意。給別人紅包時會刻意避開,寧肯多花100給成600。

時隔一年後,因為別的事我回了家。傍晚我媽讓我去給二姐家送東西,就去了。到她家她就問我說要跟我商量個事,我問啥事?她說二姐夫又準備再買貨車,錢不夠,問我有沒有。我說沒有,我現在沒上班,過來年跑醫院花掉了全部積蓄,早上剛還了信用卡,現在就剩幾千塊。她訕笑不再說啥。晚上我把支付寶截圖發給她看,她回復說相信我還發圖幹啥。

一個關系特別親近的親戚偶爾會很小心地特別委婉地勸我要大度,讓我經常打電話回去問候我媽,哪怕假裝的也行。她一開口我就泣不成聲,不分場合。她特別理解我,我也理解她的心情,可我固執地拒絕。我告訴她沒有經歷過這些的人是不會懂。她不再說話。

我不認為都是窮造成的,很多因素吧!敘述得有點多,不想評判她們。多說無益,孰是孰非,我和她們都心知肚明。

就說這么些吧,每次回憶,還是會痛哭。不知道這個事符合題目不,我從沒想過自私這個形容詞來形容她們,我只覺得心寒,悲哀。

情商低不會辦事是我們的通病,但是凡事都有底線的,是嗎?這件事說出來,心裏好受了許多。

感謝你能看完。

願你一直都被生活溫柔以待。


李梅里:

滿人的公共汽車/捷運車廂,上去之前對裏面的人說:再往裡擠擠,還有空位。一上去立馬對還沒上車的人說:別特么擠了,你們等下一輛吧。


扛大刀老陳:

碰到過最自私的人,是我了吧。

像是骨子裡淌著冰冷的血一樣,總能將自己置身事外,冷眼旁觀。

始終與人保持距離,因而經常被人說高冷,不好相處。

缺乏對外界的關心,我漠視一切我所關注和注重的感覺和現象。

習慣性地站在理性那一面,即使有時候講理會讓局面很難堪。

小時候很討厭小孩,很討厭。媽媽問我,給我生個妹妹陪我玩,好不好。我不肯。妹妹出生後,被我冷落了三年。

只因覺得,既然要生,為何還要問我意見?憑什麼覺得我一個人會寂寞?

同住在一個屋檐下的親人身體不行了,也許一別就是永別。讓我抓緊時間陪他說說話,總覺得難為情。

邁不開那一步,給不了額外的關心。只因想到你待我也不過如此。

極度追隨自己的內心,一有不順心之事,內心便窩火。即使有時候過於順心,而讓自己陷入痛苦,甚至傷害身邊的人。

高中時遠離了一些社交上的朋友,認為她們庸俗,整日玩樂嚼舌不知道為人生奮斗。

我表面上風輕雲淡,對任何評價漠不關心,其實內心滿是看不起人,以此來提高自我感覺。

大學時遠離了一些過去的酒肉朋友,只因我想要在自己喜歡的這所城市追求想要的人生。而他們的人生,與我何干?

小地方出生的人,一旦不夠清醒,就很容易回到那個平庸封閉的地方了卻此生。

每次離開家去學校時,看見爸媽對我揮手再見,心裏很是感慨。心疼他們的操勞,憎恨自己的無能。

但卻做不到每節課好好聽講,做不到期末考出好成績,做不到回家為他們分擔事情。

憎恨自己的無能為力,和自己停止不下來的想法。

不想用父母的錢,卻還要在生活費不夠的時候去看演出,卻還要在本該奮斗的年紀談戀愛,卻還是沒有攢下什麼積蓄,卻還有那麼多橫流的物慾。

只能做到,在他們生日的時候,用花唄給爸爸,給媽媽,給妹妹買些禮物。然後第二個月自己還錢。

不停問他們收到貨沒,喜歡禮物嗎,禮物怎麼樣,從這樣的過程中收穫存在感。實際上,我什麼也沒有做。

依然不想在大學部畢業後選擇工作,反而想考研,想讀研,依然需要他們的資助。

在愛情上,便更是自私。一旦沒有感情,便選擇離開。一旦選擇離開,便不會再回頭。

我甚至包容一切不合理的三觀,在我看來,所有人對於愛情的理解都是自然而然,旁人沒有任何評判餘地。

已經好久都沒有像以前那樣,全身心地,放下自己所謂的尊嚴、固執的感受去愛了啊。像是形成了自我保護機制,每遭受一次傷害後,就提醒自己下次不要再受這么可笑的傷害了。

直到遇到現在這個,我非常非常喜歡的女生。我是如此想百分百地去愛她,可是一旦吵架,總是本能地照顧自己的感受。

而她不同,她總是顧及我。

其實我已經很想很想為我們的生活奮斗,可自己的步伐總是好慢好慢。

她說,兩個女生也想走下去,需要比平常情侶付出加倍的努力,因此在許多高端領域,實際上並不乏拉拉同志,這都是她們努力來的。

我自私,因為我仍然落後於他人。在我滿是愛意的時候,我的經濟能力、心理狀況和其他能力,都無法承受這年輕的愛意。

對啊,實際上,我還將面臨像家庭攤牌這件事。我並沒有擁有一個開明的家庭,但我卻奢望擁有一個開明家庭下的美好結局。

有的人在集體的壓力沉默屈服了,但是我不會。因為我這樣一個自私的人,怎麼會違心地談一場戀愛。

我依舊,依舊會為自己而活,我不理會那些桎梏。

這樣一個自私的人,冷血,無情,她只愛自己。任何一個贊揚我的人,我都覺得是謬贊。因為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內心是多麼冷漠、高高在上卻又卑微齷齪。

喜愛動物,尤其是狗。但當那隻心愛的狗患上癩皮的時候,卻不願再與它靠近。

為一些新聞哭泣,為別人的故事哭泣,卻對自己生活的一些現象無動於衷,甚至無情的想法連自己都覺得恐怖。

曾經喜愛過一個人,可當他哭着來求和的時候,卻在心裏覺得他真像不知道是顧城還是誰筆下所寫的,一個等待媽媽餵奶的巨嬰。

喜愛寫作,因此常常用上帝視角看待事物發展,自以為是地分析現實生活中的人物性格,猜測事態發展。

於是能寫出很多自以為是的文字,卻在別人來尋求安慰的時候,嘴裏說不出一句安慰到位的話。

因為過於注重自我,所以極度看重隱私。

這樣一個自私的人,卻還想着要熱愛世界。實際上並沒有,我連問一句「這個世界會好嗎」的資格都沒有。

因為我啊,就是這個世界的那種螻蟻啊。


哎呦喂扎心了:

蹭煙蹭吃蹭喝,拿東西不還,從襪子到香水,從筷子到電腦沒有他不拿的,拿了沒有還的。
用壞了就舔著臉過來嘿嘿一笑。
老覺得自己貼別受歡迎,不管什麼東西只要是被他看見絕對會被拿走。
質問他手賤的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經典回答
「咱們不是兄弟么?」
終於在借錢借的我不想再借給他,他還說風涼話的時候,我反問他借了這么多次錢你還過么?
大神回了一句我五體投地的話。
「我要有錢我還用問你借了?」
問題是我一天前分明聽見他跟他爸說不用打生活費,他有錢。
和著把我當野爹了


織田安吉:

本文中的”我”不代表答主本人。

————————————————————

我把最不喜歡吃的東西拿去給家人吃,他們說,孩子懂事了。

我把喜歡我的人送我的生日禮物,送給了別人去當生日禮物,為了拯救我低迷的人緣。

我在宿舍里抽煙,被舍友舉報了,我自己反而氣憤了好多天,並且想找機會好好報復他。

我在捷運上,用我的書包,硬生生的把精疲力盡的上班族擠離了座位,只為了我能夠更舒服的靠在椅背上。

我在畫室里,恬不知恥的用着別人的畫紙,借走別人的橡皮。當他們拒絕我無理的要求的時候,我覺得這非常不可理喻,並且在網抗訴說著自己的委屈。

我拒絕了那個女孩子對我的表白,然而在我結束集訓離開的那天我卻要求她陪我一起去機場,然後讓她自己一個人回來。

我沒有什麼朋友,寫完這篇答案,我想我大概也知道為什麼了。


匿名用戶:

大學有個同學,每周一次的作業,每次都是抄別人的,而且是從一周前就開始催別人做,每天發幾條微信問別人寫了沒有,不回她她就直接一個電話打過來問你,告訴她「沒做」之後她居然能回一句「你怎麼這么懶啊!」wtf,且不說這作業一周之後才要交,她自己都不寫還去罵別人懶,沒誰了真是。
前段時間她剛結婚了,婚禮的所有布置,包括訂教堂啊,買婚紗啊,所有加起來總共就花了500刀,收份子錢把花銷差不多全收回來了…關鍵是,她結婚沒有宴席,沒有任何吃的,連顆喜糖都沒有,婚禮請柬都尼瑪是用微信發的…


萬能青年飯店:

轉發《你男朋友能不能做到這3000點?》類型文章的的女的


匿名用戶:

我表哥。
家裡沒人,我跑個老遠去買晚飯,回家發現他也在。他說他沒吃飯。我說:「那你先吃吧,剩下點兒給我。」
等我換好衣服從房間出來,他已經吃完了所有。
我問他:「你怎麼沒給我留?」
他:「我沒聽見你說要我給你留。」

下雨了,我去超市買東西,沒帶雨傘。雨越下越大,我在超市門口等雨停。等了快一個小時,終於等不住了。打電話到家裡看誰在家讓來給我送個傘。他在電話那面:「這么小的雨自己走回來不行嗎?」

他喜歡魔獸,魔獸要上映之前,一直說。我也不厭其煩的聽。在他說第四遍的時候,我說:「我真的對魔獸不感興趣。」
他說:「那是因為你不懂,這可是多少人balabala…」

家裡熱水器壞了,洗臉要燒水。我燒好水,倒在盆子里,換了個衣服,回到廁所他已經把水用掉了百分之九十。我問他:「你怎麼一點兒水都不留給我?」答曰:「那不是留了一點兒嗎?」


三毛:

以前大學時生活費是一千五,都是省著點用才能平安度過月底,深圳的消費水準高,某月一號,N年沒怎麼聯系的國中同學打電話過來,一陣噓寒問暖後,問我有沒有錢借給他,江湖救急!,三天後保證奉還。
想着是自己同學,以前也聊得來,就把生活費一千塊馬不停蹄去郵局寄給對方,然而,三天過後沒動靜,一星期過後沒動靜,我也沒多想,默默靠五百省著省著用度過了一個月,之後過了兩個月還是沒動靜,然後某天系裡通知要考專業證,報名費一千塊,而我因為其他事情要花錢,手裡只剩三百。
想起來還有一千在同學手上,遂打電話給同學,問對方是否方便,我這邊考證要交費,能不能把錢還我,誰知我同學一口不耐煩的口氣跟我說:你怎麼不早說呀,我把錢借給別人了,你早說嘛!現在手上也沒錢,沒辦法還你,等人家還了錢再還你吧,然後,十年了,。。。。。。。錢到現在都沒還我


匿名用戶:

嗯,大概就是我大學部一年級的輔導員吧。

我們在大學部二年級的時候有一次轉專業的機會,條件很簡單:績點2.5以上,院內的專業隨便轉。而我們下一屆的學生,會計要達到某個成績(那個分數我忘了)+績點2.5以上,才能轉會計學院。

所以,在轉專業之前,輔導員找到我說我的會計單科成績不達標,所以我可能不能轉專業。我問這是不是下一屆學生的政策嗎?輔導員答曰:我也不太清楚,應該是這樣的。總之就是含糊其詞,顧左右而言他。

舍友由於使用違章電器在宿管阿姨那有記錄,她擔心這樣的記錄會影響轉專業,故而找輔導員諮詢,輔導員不願意替她向院內領導諮詢這事。得到的答覆是:我也不清楚,你只能聽天由命了。最後其實不影響。

事後我們才知道,輔導員為了把更多的學生留在自己班,故意謊報當年的轉專業政策,讓明明有資格轉專業的學生失去希望而不去申請轉專業。當年很多學生是沖著轉專業的政策而填報的我校,該輔導員為了一己私利,而置學生的前程未來於不顧。這大概是我學生時代見過的最自私的人。

恕我直言,南京財經大學:徐碩,你就是垃圾。


牛文宇:

一位男同事,他們部門會有根據業績有一些獎金,不算多,也就幾百塊吧。有一次,部門領導為了活躍氣氛,把三百塊的獎金以微信紅包形式放在微信群,指定該給哪個人,說誰要是搶到了再還給應該得到獎金的同事,結果讓一女同事搶到了紅包,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這位女同事搶到了說是自己手快,憑什麼還?最後這位男同事沒辦法去直接找她,最後還是被扣下來一百!驚呆~
===========
好吧,本來是聽同事隨口一說,為了查證,我特意又問了下同事。

解釋單個紅包是200,為什麼發了300,紅包分了兩次發的,一次200,一次100,其他同事都知道是獎金,都沒有搶,兩次都被這個女同事搶了。
而且!!是還的100,扣下來200塊,而且還的時候還特意說了句:這下你開心了吧!

不過,領導好像從此以後就沒有以這種方式發獎金了。


Free Land:

剛好我在寢室,室友a,基本不買東西回來吃,買了有時放著自己吃。我們三個呢也會經常買回來大家一起吃,

上次,一個室友b買了山楂條回來,A 問:怎麼不買山楂球?這個不好吃….BBB…..。

室友B 回嗆曰:要吃自己買啊!

我在床上心中瞬間笑爆,這個A 室友沒懂起還是怎麼,自己還在那裡繼續BB 什麼什麼的我忘了。

其實我看過許多身邊的同學朋友,包括我自己,家庭條件不怎麼樣,不多從父母方面考慮,卻用父母的錢為自己愚蠢的愛情友情夢想買單,聽不進年長的人意見,有時固執已見,生活遭得一塌糊塗。 這些或許要我們自己當了父母才會明白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