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碰過的最自私的人是怎樣?

問題描述:碰過就是遇到過的意思 水準不行 玩文字遊戲請不要亂編輯問題
, , , ,
匿名用戶:

說個我們班的事兒吧,有一個女生大學三年都是特等獎學金。後來最後一年她沒有評上,還鬧過,然後我們班團支書就告訴她今年她條件不符合。結果這人居然說,那以前怎麼把她評上的,今年也要照樣,她今年要還暑假出去玩的錢…我們的獎學金標準是貧困啊,親!

還有一個事兒,就是班上競選班委,她要選班代,讓我給她投票,後來我忘了就沒去投票現場,事後她問我我跟她講要向黨組織靠攏就要選團支書,為此她還罵我,生我氣我沒告訴她。

請問,這是我的責任還是義務?我們充其量也不過是同學而已。而是事實證明這人不適合做班幹部,當了班代所有事都要團支書給她擦屁股…


姑娘 前方有郎:

看了很多回答 晚上睡不著默默答一發

想起來大學實習的時候在沿海旅遊城市的酒店,剛開始實習工資就不怎麼樣,而且實習了也就沒好意思繼續問家裡拿錢,都是精打細算減少不必要開支。

有一天,一個高三畢業暑假裡兼職認識的人`Д´| 強調:並不熟!(是國中同學的高中同學,在打工的店裡認識的,當時我同學也正好在)QQ發給我說要去我實習的城市旅遊,然後問問哪些景點好玩值得去什麼的。
回答完之後他問我要不要招待他? 我想想看在同學面子上請吃頓飯還是可以的,畢竟在實習期做六休一,每天都感覺好累ಠ╭╮ಠ 重點是 沒錢!

回答之後他說 那正好在你實習的酒店幫我定個房吧。 然後我就問他可以接受的價位是多少? 他說什麼價位?你看著辦啊, ‘【??????我看著辦 什麼鬼 我怎麼知道你要哪樣的】下一句來了:反正你付錢。 EXO ME?當時在想 我們關系這么好了??!你誰啊你
然後我就回了無語的表情給他+一串省略號⋯⋯ 給他定我就是有病! 然後又發來說等我到了 你帶我去玩下,給我當導游啊。

當時我還是個抹不開面子的姑涼,只說我現在實習沒什麼時間,而且下班很累不想出去跑。 他回了我說:你去請假啊,請個三天差不多了,一起去玩啊,錢你先帶著,用完了再用我的。(๑‾᷆д‾᷇๑) 這時候開始覺得這人是不是沒聽懂我的意思啊?還是我說的委婉了? 繼續好聲好氣的說 最近旅遊旺季,我們剛去的實習生請假也不好批的,再說這么忙我也不好意思請假出去玩啊。 這腦子有病的娃又說了,你和你們領導說你生病了請病假啊,電話給我 ,我幫你請。

這個時候我是真心怒了!!你是當我神經病啊,為了你個不熟的!還是男的!讓我騙領導請病假,咒我啊,再說了住宿舍這么多同事都看得見我活蹦亂跳的,病假也說得出口。有人舉報一下我實習不過還要不要畢業了,剛實習就偷奸耍滑請病假!再說了請假還影響工資!這種腦殘的事情我才不幹!!

反正從小到大嘴皮子就講不過別人,對這種腦殘更沒經驗,一怒也罵不出來什麼,就發了說讓他自己玩,就不理他了。現在想想好弱啊( •̩̩̩̩_•̩̩̩̩ )

想了想還是覺得氣!就發了說說 說有的人就是聽不懂人話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說的太委婉了什麼的 大概意思是這樣 反正沒指名道姓 他還給我評論問我是誰啊(⊙…⊙)⋯⋯我⋯⋯很想⋯⋯說⋯⋯就是⋯⋯你!

以上是帶著個人感情的陳述。
以下是簡答版:
背景:兩年前,我剛實習的小苦逼 腦殘→同學的同學
QQ上
腦殘:在嘛
我: 在
腦殘:你在XX城市啊,我過幾天來玩。哪裡好玩一點什麼什麼的
我: 噢⋯⋯(巴拉巴拉景點)
腦殘: 你在酒店實習啊,那正好祝你們酒店吧,幫我定下房間哇。
我: 可以,什麼價位的要?我幫你問 問。
腦殘:什麼價位? 你看著選吧,反正你付錢。
我: -_-||
我:⋯⋯
腦殘:到時候招待我一下哇,再給我當導游。
我: 沒時間,現在實習要上班,而且最近很忙。
腦殘:請假啊,三天差不多了,錢你先帶著,用完你的再用完的。
我: (自動忽略後半句)不請假,最近忙,請了也不批。
腦殘:病假啊,你們領導電話給我,我幫你請。
我;⋯⋯(給你我就是傻子)
我:⋯⋯
我:⋯⋯

然後打死我也不回復 說我小氣我也不回你╭(╯^╰)╮!

這是我記憶最深刻

打到五點二十分 天好亮( •̩̩̩̩_•̩̩̩̩ )論咖啡的力量 一晚上沒睡 ~(>_<)~ 今天是周一啊啊啊啊啊


Aorqu用戶:

慚愧

或許是自己


學姐是個老流氓:

以前的大奇葩同事

1.有次公司周年慶老闆中午請客吃飯,大奇葩值班其餘的同事都去飯店了。有個好心的同事A給她打包了一份飯菜送公司里去了,當時大奇葩正在忙,所以A同事把飯放到了大奇葩的隔壁桌子上囑咐了一句就走了。

大奇葩吃完就不管了坐在自己工位繼續忙,隔壁桌主人B回來了,就說了句「大奇葩你吃完東西就趕緊把垃圾丟掉。」大奇葩瞥了B同事一眼說句「我不扔」,B同事有點急眼問她「為什麼不收垃圾。」大奇葩說「又不是我拿來的我幹嘛去扔」B同事跟她講道理「飯不是你帶來的,但是A好心給你送來的飯,你吃完還讓別人給你扔垃圾啊?」大奇葩尖聲狡辯道「那我又沒讓她給我送飯,她自己送來的她自己去扔啊,多事」

我們眾人…(눈_눈)

2.大奇葩手機停機了,由於在首都也沒有認識的朋友所以一直沒有充值。

有次她訂外賣,商家搞混了把西紅柿打鹵面做成牛肉麵給她送來了。她用公司的電話打給外賣小哥,威脅道抓緊給她重新做一份新的送來。外賣小哥說商家打包錯了不關他的事,讓大奇葩聯系商家。大奇葩一聽吼到「我不管,你們自己解決去,今天我吃不到西紅柿打鹵面就給你們差評。還有,牛肉麵就當是賠給我的損失,不退回去了」說完就啪把電話一摔還挺有氣勢。隔壁一同事C看不下去了,說「你為什麼老是用公司的電話訂外賣呢?而且還不止一次兩次了,這是公司的電話又不是你私人的電話,自己能不能注意點」大奇葩弱弱的(因為C同事比較強勢又是大奇葩的師傅所以大奇葩比較怕C)說「我的手機停機了沒辦法打」C說「你沒話費了自己充錢去,不要一天天把公司電話當自己的手機使」大奇葩又弱弱的懟了一句,「我又沒用你的電話,你操的什麼心」

我們…


你的宋徽:

舍友。

一個買了櫻桃等櫻桃爛了都不給我們吃一顆的人。

你可能會說人家買的櫻桃憑什麼給你吃啊?那我再來說說,一個可以把所有錢拿去買東西送男朋友(對她男朋友還是很大方的)一直和我們蹭吃蹭喝的人。

每次我們(宿舍四個人,除去她都是很友好的)三個買水果,烤雞,烤魚,蛋糕回宿舍,她肯定是第一個說「我嘗一點嘛。」「XX,我吃一點嘛」「XX,我想吃」裝作一副小白兔的樣子。

然後我們都給她吃了,一開始還正常,後面次數多了但是礙於一個宿舍的也都分她的。我們每次回來就是「我買了雞腿,你們吃不吃?」「我買了西瓜,要不要吃?」

然後!讓我舍友最無法忍受的是,她買了櫻桃,我舍友看見了就問「你買了櫻桃啊?」她說「嗯。」然後放到她儲物櫃里了。

一星期過去了,我舍友去收拾東西的時候,就看見她櫃子里的櫻桃壞了。

她就蹲在那種小角落裡,一個人悄咪咪地吃。那時候我真是,以前的東西都喂白眼狼了。

然後還有一次。我生理期肚子不舒服,我其他兩個舍友不在,就我和她。她去接了熱水(我們熱水要到走廊上接,但是平時人特別多)她接了滿滿的一盆。

然後我說「XX,你分我一點嘛。」我們宿舍老皮老臉的了,我和其他兩個都不說的 她們每次都幫我接,因為我年紀比較小,她們都特別照顧我。

然後!她說「想的美!」我以為她是開玩笑

然後!她把滿滿的一盆水水放到水管那裡接冷水,熱水就溢出去了,一直等到水溫差不多了,她把一半的水,倒了。

倒了。

我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寧願把水倒了都不給我用的人我真是,我沒說話,這時候另外兩個舍友回來了,問我「你洗漱了嗎?」

我沒說話。舍友「你怎麼了?」

我說「沒事,還沒洗漱,我姨媽來了肚子疼。」

然後一個舍友去給我找葯,一個舍友去幫我接水。

最後,那個小姑娘搬到隔壁宿捨去了,我們宿舍現在和諧美好,晚上可以嘮嗑到凌晨一點鍾。

再補充一下,還是生理期,我和我舍友一起來的。我倆都疼的在床上滾來滾去了,另一個舍友可以說是一個人分成兩個人忙了,出去接熱水幼去借紅糖,然後找葯什麼的。

然後她,在和男朋友打電話。聲音賊大。

晚上她不睡覺誰都別想睡的那種。

我舍友就吼了一句「XX,你聲音能不能小一點。」她聲音小了一丟丟,然後一分鐘之後,又大起來了。

一個宿舍都陪著她。


你不是我想帶的妹:

本人今年19歲,一所不入流的大學的大二學生,我的父親用他對我19年的「養育」,詮釋了什麼叫自私。

我的母親今年46歲父親41。沒錯,在當年是標準的會被家裡人反對的姐弟戀,最狗血的一點是,我的父親是我母親的親妹妹的同班同學,他們倆相識於一次家庭聚餐,我的小姨(母親的妹妹)帶了她的同班同學包括我的父親在內來一起吃飯。我的母親當年也是標準的美人吧,於是父親對母親展開了追求,直入正題吧,畢竟結果都知道,不然哪來的我。

我的父親母親同是十一月,兩個天蠍,我獅子,從小被克到大,我的母親總能找到馴服我的辦法。至於我的父親,從我記事開始,一年回家的次數就屈指可數。聽我母親說,有個算命的幫我父親算過命,三十歲之前事業有成有車有房。其實還算挺準的吧,我的外公給了父親十萬元的創業基金,那個年代也不算少了,我的父親用這十萬承包了一個工程的水泥運輸,後來由於不會上下打點,導致被別的水泥廠分了一杯羹,一個天蠍座的男人,正當壯年,年輕氣盛的他怎麼會允許別人來分他一杯羹,於是他做了一件我怎麼也想不到的事,他竟然在外邊包養了個情人!沒錯!那十萬他也沒要了,水泥也不拉了,用這幾年賺的一點錢包養了一個情人,這個女人我見過(當年我媽帶著我去一個出租屋裡抓姦的時候我看見過,我也不知道我媽為什麼要帶我去),當然,不及我母親十分之一,雖然後來生了我身材有點發福吧,但也不是這些普通女人能比的,當年追她的大老闆沒有十個也有八九個吧,最起碼我見過的追到門口來的就有五個,但是我媽從來沒有做過對我爸不忠的事,甚至每次有人喜歡上她,她就換個地方工作,可能是為了保護我吧。

回歸正題,我的父親是那種從小嬌生慣養的主,用我小姨的話來說,她們當年還過著一個星期二三十生活費的日子,我爸一個星期就能拿兩三百(我的阿么承包了一個食堂,那個時候也算非常賺錢了)也算是中產階級。在我父親被我媽在出租屋抓現行並且我的阿么開始斷絕他的生活來源的時候,他開始變了,也可能是早就變了,他吸毒,喝酒,醉酒回來就拿我和我的母親撒氣,第二天醒來又跪著向我和我母親道歉,由於母親的心軟,始終沒有離婚。在我八歲那年,他再一次醉酒回家把我打的渾身淤青,母親終於忍無可忍向他提出了離婚並且拉著我回了外婆家。三天以後父親找來外婆家哭著跪著求我媽回家,並且向娘家人說好話送東西,我的外公當年也是zf單位機關的,典型的封建思想重男輕女,信奉著「家醜不可外揚」,跟著我爸勸說我媽回家,並一再強調他會改的,最後我媽抵不過娘家人的勸說和我爸的每天哭訴,最後帶著我回了家。

好景並不長,我的父親開始了長達五年的「不回家」之旅,沒人知道他在哪,也沒人找得到他,只有隔三差五跟我的阿么要錢的時候能得知他的消息。後來我的阿么在縣區承包了一塊地,讓我爸回來種當時比較貴的一種草藥(叫石斛,不知道有沒有人知道)他回來了,但是依然不回家,他在地里蓋了一間平板房,當時我在上國中,我和我媽每個周末都會過去幫忙,但是這些在他看來都是理所應當的,我們去地里忙一天,連口水都喝不上,有的時候甚至是早晨起來吃一頓,晚上回到家才能吃第二頓,用他的話來說就是「那麼大的人了他們自己會照顧好自己」。從那個時候我對他漸漸產生了厭惡,種了大概有三年吧,生活條件也好了,在市區買了一棟小別墅,車也買上了。問題就產生在這個車上。

從我上高一開始,他買了車,他這輛車,除了我,其他的家裡人從來沒坐過。到後來他也不去地里了,每天開著車拉著三五好友尋歡作樂,最尷尬的一回,在我高二的時候被朋友帶去夜店,在最大的卡座看見了他,沒敢打招呼(這種情況都不敢的吧,除非是傻子)。至於那片地,當然是我阿么在幫著打理,有時候我媽下班不忙的時候也會過去幫忙,但是自從他買了車,從沒見過他在那出現過,有時候寧願在家睡一天,也不去看一眼他。

我初三的時候特別不讓人省心,出去打架弄斷了手需要手術,在我住院期間他做過唯一的事就是開車送我去醫院,去到醫院就借口自己困了回家睡一整天。後來我回家休養,他更是找到了理由不去地里幫忙口口聲聲說他要在家照顧我,他所謂的照顧就是每天起床比我還晚,起床以後問我餓了沒有然後扔給我一點錢讓我自己出去吃,然後他又開車出去開始自己一天的「快樂生活」。

從那個時候開始家裡開始了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的日子,由於我阿么斷絕了他的生活來源,他沒錢的時候總會跟我媽借,說是借,其實從沒還過。剛開始一百兩百,到後來五百一千都是常有的事,後來我媽發現不對勁開始拒絕他的借錢的請求,他的本性又暴露出來了,開始對我媽惡言相向,威脅,但我媽也不是個軟骨頭,面對他的無理取鬧也只是冷眼相待,他無奈只能摔門出去又是兩三天不回家,至於他哪來的錢,誰也不知道。

高三那年我從我媽口中得知他在外邊有私生子,我當時氣的打電話過去跟他對罵了十分鐘,我這一輩子說的臟字都沒我那十分鐘說的多。後來一個美術培訓班來學校招生,要去外地集訓三個月,我想都沒想就報名了,我當時只想離開這個地方,卻沒想到把我媽一個人獨自留在了家裡面對一個隨時可能暴走的惡人。集訓回家以後我得知因為當年我阿么承包的那塊地管理不善一年下來虧了好多錢,導致我家要賣了市區的房子搬去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由於當時高三壓力較大,生活的瑣事又煩著我,毫無預兆的,我抑鬱了。

在我抑鬱期間想過各種自殺的方法,我媽就把所有尖銳的東西收起來,我的房間桌角也貼滿了防撞貼,而自始至終,我從沒見過他一面。有時候聽著我媽打電話跟他說「你兒子要死了」「還不打算回家看看他?」之類的話,我當時想的是他還是別回來的好,我看見他我的病會加重的,還好,他真的沒回來過。

由於我這個人一直都很樂觀,加上身邊又有一群逗比朋友,所以我的輕度抑鬱也沒持續多長時間,休學了三個月,三個多月差不多就好了個七七八八,最後抱著「反正也考不上什麼好大學」的心態去參加了聯考,沒有逆襲也沒有奇蹟,考上了省內的一個大學。其實也不算特別失落,在我高三的時候我每一刻都想離開家,在我畢業那一天我只想考個離家近的地方,方便我媽跟他打起來的時候我能回家助拳。

現在我大二,他吸毒被抓了,我也能安心的上學了,我媽也能安心的工作了,這些只是他這一輩子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還有許多我也寫不動了,慢慢來吧,最起碼我媽現在是安全的。


soi wong:

想不起來最自私的了,就說幾種人吧。

1. 聚會時,他自己兜里有煙,不掏出來,問你「有煙沒?」,你把你那盒煙給他,他拿過來發圈,聽著別人接煙時對他說「哎,謝謝啊」,心裡真是日了狗。煙不貴,也不值錢。我只是莫名其妙的窩囊了一下。

你要是半開玩笑的說,你這借花獻佛挺熟練啊。說完人家瞬間用一種看小心眼,看南蠻子的眼神看你。
「哎不就是幾根煙嗎,幾塊錢的玩意?一會出去給你買一包!」,大手一揮,頭一甩,相當瀟灑。在場的人聽了,也紛紛覺得他說的貌似也有點道理,對你投來「不認識你了」的目光。

2. 下雨的時候在公車站,總有一些人打傘站在站亭里。雨傘上的水珠滴滴答答。在雨中你沒被澆濕一寸,誰知進到了公交站里,低頭一看,鞋濕了。

正午烈日,大街上人們行色匆匆擦肩而過,請照顧女士們擔心被曬黑的心情,被遮陽傘沿戳到眼睛是你自己倒霉,誰讓你不看著點兒了。——我難道會說我有次上街被這種傘尖戳到兩次?而且還是躲過很多次的情況下。

像這種情況我曾經無數次幻想一把抓過對方的傘,把傘一收雙手橫握傘把傘尖,膝蓋上抬雙臂下落只聽一聲咔嚓!扔進垃圾桶,這個世界,和平了。

明天續,困了。


胡雷偉:

有個段子說,說同學拿我的充電寶給自己的充電寶充電,笑岔氣…


今日綾波明日香:

音樂學院的
1.晚上彈古典吉他到凌晨4點的你們見過嗎?
2.一個學器樂的,別人打電話他扯著公鴨嗓子一樣的聲音唱唱唱。
3.借錢不說從來不主動還,說了也不一定還。有錢買iPhone沒錢充話費,每次十幾十幾的叫我們幫他充,我感覺我們寢室一年會給他貢獻出1000塊。
4.自己不買電腦,天天用我們的看電影,我們玩一會他卻是一句「你玩屁玩」,你他媽看電影用手機不能看還是用手機看眼會瞎?
5.不顧全寢室反對養條狗,還是他女友的,他女友室友有怕狗的,就弄我們寢室了。自己從來不管,不遛不收拾屎尿,也不教育,都是我們在管。連磨牙棒都是我們集資買的。
6.說到女友想起來一點,自己從來不買套,都是用我們的,因為我分手了,留了一些套,過幾天全不見了,問了一圈他承認了,你用你說一聲,你翻我櫃子私自拿走那是偷。還說我句「反正你沒女友也用不上」。
7.別人睡覺他唱歌彈琴,他睡覺時我們說話都要BB一堆說我們這那。
8.從不打掃衛生,自己桌上泡麵桶都發霉了,寢室一股怪味,也不知道自己扔下,都是我們伺候。
9.曠課叫我幫他答到。
10.我們出去吃飯差不多每次都要幫他帶飯。
11.用我Wifi,我玩遊戲他看電影,我頂著快100的延遲不說話,他來句「你什麼垃圾網,電影都看不成」。
==========分=====割=====線==========
上了大學也算是開眼界了,什麼奇葩都見識到了,鋼琴彈不好踹鋼琴的,全寢室要求開空調他卻說自己冷要開窗戶的。沒空調時熱得不行要求關窗戶的。開窗戶蒼蠅蚊子亂往屋裡飛死活不願意拉紗窗的。睡覺不願意關門的。
==========分=====割=====線==========
我是那個遊戲玩到深夜的,我不知道有沒有打擾到別人,但是我會把聲音盡量調小,只開我的小檯燈


曾慕江湖風雪晴:

也不是最自私吧,而是一種人群,一種現象。

一個關系一般的女性朋友,最近因為雙十一攢什麼能量第一天讓我幫了一次,後來天天發給我,因為要先復制再打開淘寶,太麻煩了,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拒絕了。然後你們猜怎麼著,人家來了一句算了,不跟你這個直男癌說了,我找別人去了。

what???不幫你就是直男癌?你們女生界定直男癌的角度還真是刁鑽啊,是不是這個世界上男人就只分兩種,舔狗和直男癌?不舔你的就都是直男癌?我跟你又不熟,再者說了,不能滿足你的心意就要被降格成直男癌?

不得不說現在可能是舔狗太多了吧,小姐姐們也變成了小公主們,別管是不是男朋友,是不是熟人,只要你是男的,你不幫我,你不順著我,你就是死直男,我可真呵呵了。

求求這些小公主們長點腦子和心,另外送一句很經典的話

她那時候還太年輕,不知道所有命運贈送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當然世界上肯定還是正直美麗又善良的小姐姐多,我可能只是遇到了那麼一丟丟的少數分子。希望這個時候能有善良的小姐姐來拯救我這個「直男癌」,對於好朋友我一向大方的一比 )


晨曦丶笑:

專科生,最後半年學校可能不給宿舍,想著大家一起學校旁邊租個房子(班上女生一共七個,我們住對門所以經常一起)看了好幾個,最後看上了一個三樓的,因為人多所以打算租兩間,結果三樓沒空房間了,只有五樓還有一間,因為環境價錢還不錯就這么打算了,然後,重點來了,人怎麼分?先說說區別,三樓的樓層低,亮堂一點,沒有空調,費用比五樓每月少二十,五樓樓層高,稍微暗一點,有空調,費用比三樓每月多二十。其實我們就租一學期還三四個人分攤,你說每月二十能有多少。。於是理所應當的就沒人願意住樓上了,我想那我就住樓上吧,順便還可以吹空調不是,於是開啟了苦口婆心模式各種勸她們,四十分鐘。。並沒有什麼暖用。(她們主要嫌樓層高每月多二十我又不用別人用我還要分攤電費呢)然後其中一人開始明顯不耐煩了,在旁邊開始玩手機,最後蹦了一句「反正我不住樓上,憑什麼我花了錢還不能住我想住的地方?」我tm當時差點就炸了。。大學時期是我脾氣最好的時候,真的,想著抬頭不見低頭見。。於是我當時又打了個電話問輔導員確定到底有沒有宿舍,在確定有了之後,我果斷跟她們說,你們租吧,我住宿捨去了。另外補充幾點,一,大一時候牽網要買路由器,我想著反正是室友嘛而且我也比她們稍微懂得多點,於是我就說我買,從網上買了兩個,結果東西還沒到,說不能用路由器因為新宿舍不能在牆上鑽孔,結果。。很自然地沒人過問過我買路由器的事情,至今這倆東西還在我家角落躺著。二,去年出去寫生時候,因為我手機掉廁所壽終正寢了,我又想拍風景,就向學長借了手機,七寸,索尼的,忘了型號,反正不便宜。。然後有一天我們坐床上玩,我手機放床上,有兩人在鬧著玩,結果一個手拐就把手機碰地上去了,我趕忙撿起來,我靠居然裂了個縫,嚇得我,「我靠,屏碎了!」然後一陣沉默之後。。她們又開始各玩各的,幸好我最後做出陪幾千大洋的心理準備給學長說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是鋼化膜碎了T T三,說到這我才想起來租房子的時候看好了就給了押金當時我沒想那麼多就自己墊了兩百(一共三百還是四百我記不清了)。。麻蛋下學期會有幾個人認賬?四,最後雖然我是個女生,但是,我僅代表個人意見發句牢騷,女生真tmp事多。。斤斤計較,互相猜忌,愛乾淨到潔癖的程度嫌棄一切臟的亂的(她覺得)惡心的東西並用豐富的表情和極富感染力的聲音和聲調表現出來(我們去租個房子她們的要求可真是高啊。。我吃個玉米也被嫌棄惡心我也醉啊,主要她那個表情。。真的難忘。。),我就是大爺你們必須將就我,我說話那是真性情你要那樣就是不會說話不懂做人。。等等。。。。


匿名用戶:

一切完全屬實,如果不信請當編造,謝謝。

碰見過最自私的人,應該是我阿公,親阿公,血緣關系做不了假。(我的長相和性格的扭曲面用我媽的話來說,跟阿公一模一樣)

我87年生人,阿公1934年出生,為了進工廠把年齡改大了2歲,我是阿公的四子的獨生女兒。

阿公一生,煙酒茶零食不斷,就算是最困難的三年自然災害,家裡有老婆和4個嗷嗷待哺的孩子(只有兄弟四個),他也是可以把工資全部買光吃光的。

我爸爸86年結婚,87年我媽懷了我,正值7個多月的時候,阿公突然說我爸因為結婚找他借了500元,87年的500元基本上可以算一大筆錢了,媽媽確實存了這筆錢,但是是用來待產的。好說歹說,阿公不聽,最後告到廠工會,責令我爸還錢,造成我媽早產。這事我是怎麼知道的呢?在家翻東西……這個調節單,是和爸媽的結婚證放在一起的。

我自小,絕大多數時間是在外婆外公那裡,但是我的性格的陰暗面,則是完完全全「繼承」了阿公的性格。獨,毒,在外面笑嘻嘻,回到家陰陽怪氣。阿公4個兒子,大兒子老死不往來,二兒子恨不得生吃了這個爹,三兒子懦弱無能,四兒子一直跟他一起生活。

上個月,因為身體病痛,加上年齡太大,他跳樓了。24樓,當場身亡,我,居然不傷心,冷血至此嗎?只能說,我才是那個最自私的人吧。


第谷:

昨天我在我室友筆記本上看到微軟的office軟體,打算找他移一下的,沒找到他說:「這軟體我找我同學要的,這已經侵犯微軟的版權了,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所以這個軟體到我這就算絕代了。」
我:@..#-%&!…

你不給直接說不就行了,非要惡心我一下(×_×)


拉拉呱:

不能說是最自私的人,只能說我目前遇見的人裡面比較自私的。

我一個朋友,太多類似的事,隨便舉一個,比如她大冷天在男友宿舍(離我們宿舍大概800米)里來經期了,讓我送內褲過去,她男友下樓取,彼時我剛洗完澡,頭發還沒來得及吹(北方冬天有多冷你們應該了解到了)我二話不說拿下去給她,結果她告訴我讓我送到她男友宿舍樓下,她男友拿上去我表示我剛洗完澡隨便套了個衣服下去,能不能她男友過來取,我說我很冷。她一句話讓我心裡已經熄的差不多的火徹底滅了,她說:我男朋友穿的很少,他冷。

我:???我說我也很冷啊。她直接說,那你回去啊???

因為類似的事以前發生過不少,所以從這件事之後,我真的覺得對她死心了


愛吃瓜的小七寶:

我見過最自私的,讓我最不想再遇見的是我的父親。

欠下一堆債款沒有人怪他,讓人心寒的是他拿了戶口簿自己把房子偷偷賣掉,絲毫沒有考慮到他的妻女。

致「父親」的一段話:

我有時候會在想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可能有人會說我站在一個小輩的立場不應當這樣評論。

但是你們以年紀或者是輩分來框定限制別人的話語權,這樣就能顯得你們是成熟還是無愧於心的。人生在世,很多事情是說不清道不明的,但是對於事情的真相,不,應該稱為是見解,心裡有數更好。

父母的婚姻可以說是父母兩個人之間的事,紅線斷了,緣分也就盡了。這方面我確實是沒有立場去說些什麼,就像你可以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去框定母親是不是一個好媽媽或者是好妻子。

我想說一說的是我自己一直想說的話。

人總會在長大中對一些事情有了自己的看法。不管過去是用了幾封信,回了幾次「家」,那又有什麼用呢?是面對一些充滿防備和偽裝的親情還是被拉去當炫耀的資本一樣跟一些叔叔阿姨吃飯來展示這種沒有投入成本就有收成的成功?那時候的一兩封信,感動了一個父親的心,其實那一分半鐘的熱血和責任只是處於一個人的本能而已。

錢是不能用來衡量什麼東西的,至少小的時候以為。可是,你可知道我遇到一個同樣單親的高中宿友,她的父母同樣是離婚。但她讓人羨慕的是,她有一個對她很好的父親。體諒他的母親,當然更多的是愛護她這個女兒。每個月的生活費這不是主要的,那每天的一個電話才是讓人羨慕的地方。

以前我以為單親的家庭都是這種相處模式,好像不是的吖。我身邊的人聽了我們家的這個故事,你可想知道她們是怎麼評論的。我也並沒有把這樣一些錯綜復雜又膚淺薄涼的東西隨意講給別人聽,畢竟,有這樣一個笑柄又或者是可以稱之為軟肋的東西還是不用讓太多人知道。

我覺得我從小到大遇到的這些人或事都是很幸運的,這個姑且也算是,因為人這一輩子吧,極品很難遇到。

剛巧的,隔壁大學宿友a也是差不多的家庭情況,我深刻的記得那個她的宿友b跟我講起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和神態。那時候我很慶幸,我沒有把我的故事說給她聽。

這個世界上可憐的人太多了,比比皆是,比起她們從來沒有見過生父,我覺得我已經算是好的,薄涼的父愛雖然少,但腦袋裡還是隱隱約約有跟小時候的印象,但也僅僅於此。所以,我已經很幸運,我有母親和姐姐。不能太貪心,比起沒有的,我更願意珍惜有的。

我願意信任我的母親,把我的qq給她,因為我覺得我知道也體諒她的想法。但是也讓她失望了,她想通過我的qq來喚醒一個沉睡的人,那顯然是不行的。

因為有些人的人生觀念和想法就是這樣的。

當然有可能是你覺得女兒在你的人生中佔據的比例是很小很小,微乎其微的。你更覺得再去找個兒子來會讓你的生活圓滿。更何況富足的時候不願意承擔起自己的責任,貧困的時候亦然。

沒有人可以指責的你的做法,因為人性是自私的。當然我們也沒有很失落,因為在我看來,從離婚開始,這種越來越涼薄的親情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把我們的耐心也磨盡。我反而覺得這是好事,因為兩不相干比起以前的模式好太多。

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所以一旦一下了決定就應該這樣堅持下去。不管貧困或者顛簸,生活美滿或者殘缺,互相不招惹就是。

老天是不會虧待的,親情緣薄但能遇到一些知心窩心的朋友,始終是幸運的。

人始終要向前看的,人是脆弱和心軟但又堅定和勇敢的,我也是一樣的。

最後希望你能像那個女孩子口中的「父親」一樣,從始到終,從貧到富都不打擾。


汪星人也會喵:

我表妹。

一起出去旅遊,睡的都是雙人間,有時候大床房,不管怎麼樣,都是她先挑床或挑邊,因為她要看空調吹的強度是否合適,方便與否,安全度如何。

路上聊天聊的比較好的國際友人送了我倆一人一條手鏈,也不是很貴重,就是一個可愛的心意,那幾天我們都戴著這個手鏈。後來在一家酒店退房時,行李都已裝箱,她在門口等著,我回房間各處檢查有沒有落下什麼東西(習慣),查到她的床,發現床頭櫃上躺著友人送的那條手鏈,我說:人家剛送你的手鏈你就扔了不太好吧?

她很無所謂地說了一句:不是我的。

❓❓❓

考,不是你的那就是我的呀—-突然想起來頭天晚上進房間時我本來先把行李放在門口這個床邊,但是她說她要睡這張,我就又把東西挪走了。後來目測是因為這張床邊有個大方桌,方便她開行李箱。

所以我要是沒查房間我的這個手鏈丟就丟洛,她也不會多說一個字,因為和她無關。

去爬山,導游一再囑咐我倆多帶些水,山上沒有水。我乖乖的帶了一瓶水,因為帶多我怕背不動,山特別陡。然後她就挎個小手包,我說你不帶水?她說我不渴。我說山上渴了怎麼辦?她說我不渴。我說好幾個小時呢這么大太陽你想好了?她說我不渴。惠風和暢,我也沒多想,我們就向著山頂出發了。

然後山腰上的時候,她就把我的水喝完了,呵呵呵呵

然後後邊的兩個小時,我倆就一直乾渴著(微笑臉)

然後後來再出門,她就把想帶的大件物品放我包里,比如水、比如墨鏡、比如防曬、比如傘等,再加上我自己的東西,好嘛我的小黑背包就巨沉,外邊走久了那個雙肩異常酸爽。我們在路上比如買了個水果或者小零食,提個袋子,我可能忙著付錢或者和別人溝通線路(因為她語言不通),袋子她提一會兒,我沒管,有時也心想她幫忙分擔一些。過不了5分鐘她就會把袋子遞給我:憑什麼東西都讓我提著?我手好累。

我就呵呵呵呵呵呵

最精彩是在一個中餐廳。大中午,估計大家都難得見到中餐廳,裡邊坐滿了中國人。點餐的時候她往凳子上一坐仰頭抬著下巴跟我說:你去給我點個X和Y,X裡邊少放*多放**不要***,Y不要**,我不喜歡(對,正常大家語言不通老是麻煩別人應該都是很羞愧的語氣,她反而把語言不通當成一個資本,向我尋求幫助時態度比我領導還端莊)

然鵝我也是個暴脾氣,一頭熱氣,微笑看著她:小姐,中國人咱也溝通不了嗎?還要我伺候著您老?

她看著我愣了一下,轉過身來氣勢洶洶去找老闆娘點餐,好死不死她要的X沒有了。

她:為什麼沒有了?那些人都在吃。

老闆娘微笑:因為我們備的材料有限,今天已經賣完了!

她:那你去買呀!

我:……(在旁邊感慨還有這種操作!厲害厲害!)

老闆娘微笑:不好意思賣完了我們就不做了。

她:這附近沒有菜市場嗎?沒有超市嗎?你去買呀!(我在旁邊二度震驚,我去這個邏輯滿分啊,我竟無法反駁)

老闆娘臉色一震:不好意思我們沒有X了!我們也不會去現買。

眼看老闆娘已經打算轉身去招呼別的客人了,我終於緩過神來趕緊拉了我親愛的妹妹一把:咱吃點別的不行嗎?等人買你等得及?

她:emmmm!(生氣臉)行吧點個C吧!然後轉身憤然離去坐回桌邊留我和老闆娘周旋。

Fine!Fine!You win!

(微笑臉)


吳味霖:

之前上大學第二天要回家需要坐火車然後前一天,一個大學本地的同學給我打電話,說她錢包忘記在宿舍里讓我幫她帶到火車站,我說你來取啊?她說她叫她男朋友來取,我根本不認識她男朋友連她男朋友張什麼樣子都不知道,並且沒有聯系方式,然後我就說我要回家,怕趕不及火車,然後我同學就說:那你改簽啊!!!迷醉!然後我說那你自己回來取啊!就掛了電話!


笑的那麼傷:

宿舍一個大姐,特別強勢,在廣東,30幾度的天不讓開空調,說怕浪費電(開始時候我信了)無奈只能買個風扇吹,每天半夜被熱醒,想著在外打工掙錢不容易,大姐為了多賺點錢特別怕熱我忍了!結果有兩次提前下班回宿舍發現她都是自己一個在宿舍吹空調,因為宿舍就一個遙控器被她收起來了!發現我們有人回來立馬把空調關了!不止我一個人撞見了!真的很自私很過分!無語…


匿名用戶:

絕壁我親媽!

本仙女今年17歲,父母自我3歲時離異了,隨父生活,3年後親媽再婚,次年懷孕產女,反正我全然不知。不親啊,13歲因讀書而住進她家(也不是她家,房子都是小姨買的,本打算房子給外婆住,但我媽和我妹在我大姨家住了好幾年,沒辦法)。

自此我崩了………………

我媽呀,再婚嫁的老公是工地上的,沒任何感情,就單純覺得人家可憐,但那時我媽自己還住在大姨家,日子拮據,心疼人家,所以結了婚…………….

婚後搬出去租房子住,幾年後她老公出車禍了,她一人沒收入,只能搬回大姨家

住,帶著我妹。還怪我爸把她還這么慘……….

我………….他們離婚後無任何交集,離婚時雙方沒錢的……………….

光說我搬她家去了後吧,刷新我的三觀!什麼大的必須讓小的,我是姐,她是妹,我的一切東西我妹可以為所欲為?主要都是我爸花的錢買的。簡單點就是我媽鼓勵我妹偷拿我東西還教育我唄!什麼別人家的姐姐如何如何啦!你為啥不把我買了換錢呢? 讓我把我阿么家的菜拿到她家去,說這是應該的!有空就說我爸多窩囊廢,多對不起她,對不起她全家!

超二,她侄子,我表哥學做生意,買下一個小工廠,怕我表哥沒經驗(我爸很會處理人際關系),三翻兩次在我耳邊叨叨,讓我爸辭去現在穩定的工作去干一份未知好壞的生意,我爸不去,她就說我爸沒出息不上進,我讓她不要在我耳邊說這些,她就開始埋怨我。

「我是為你好啊!你要不是我女兒,我管他這些?!」

行吧,反正過去這么久,表哥的廠收入超低,完全不是我媽描述的那樣。

前段時間她主動提要我爸出錢,她帶我去旅遊,呵呵噠,我有閨蜜團在!

要我把辛苦賺的錢去投她在弄得一個項目,不知道真假。

要用我的手機號幫別人註冊(這個比較嚴重,牽涉到手機號由誰的身份證註冊,出了一些事,一些利益問題,找誰?還不是找我爸!)

她自己做保險,朋友多的很,不好意思找他們推銷,就要我去問問有沒有哪個同學家長感興趣……………………..

從不顧及我的感受,什麼都是我的錯。相比下,我更喜後媽。

你碰過的最自私的人是怎樣?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