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給哪些牛人發過郵件?有哪些結果?

問題描述:你給哪些牛人發過郵件?有哪些結果?
, , ,
蘇措:

學習德語時給德國駐華領事館發郵件,表明自己正在學習德語想通過他們獲得一些德語期刊雜志。
一個月後,收到厚厚的包裹,德語雜志(經濟文化歷史一應俱全)和一張明信片。
兩個月後,又收到了包裹。
……
班上發過郵件的同學都收到了來自領事館或大使館的學習資料,每月都有直到畢業。


Tim Chen:

我給Bill Gates發過信,原因是他先把自己寫給另一個Tim Chen(陳永正,微軟原大中華區總裁)的信錯發給我了,我只是禮貌地告訴他發錯了。結果是並沒有什麼結果啊,連個thx或者sorry都沒有。

還有其他好些個我軟高管也發錯給我過,其中難免有些業務上的xx資訊,我也是很無奈啊。我的email display name後面已經加了(SH)了,你還要我怎樣要怎樣?


匿名用戶:

1. 我校菲爾茲獎得主Richard Borcherds:

他在我的dissertation committee里,去年我考完qualifying exam,他對我們從物理角度對高斯和做的推廣(用二維超對稱\sigma模型的配分函數來解釋多變量的Landsberg-Schaar公式 )給出評論:

倒數第二封我問他以後我物理研究中碰到的問題能不能都去問他,他說沒問題;

今年暑假做量子引力的時候正好碰到了和他老本行moonshine有關的問題,被卡住好幾天,實在沒辦法了就打擾了他老人家:

約好了時間,當天就解決了問題,我也深深地被大牛的洞察力所折服;

2. 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數學系教授王正漢,也是Microsoft Station Q的資深研究員,博士導師是另一位菲爾茲獎得主Michael Freedman,也是Station Q的director:

之前的量子引力文章Topological Entanglement Entropy in Eulicdean AdS3 via Surgery在9月份掛上arXiv後,因為裏面涉及凝聚態中的anyon,正好是王教授的研究方向,而且他在十月初也掛了一篇題為Beyond Anyons的短notes討論了anyon今後可能的發展,其中有與我們結果相關的猜想,他就邀請我和妹子去訪問:

商量好去哪條trail hiking之後我們都答應了;

這學期我也在上Freedman另一位學生Ian Agol的扭結理論,他是去年數學突破獎的唯一得主,看來去UCSB要抓住機會找Michael討論數學啊


Aorqu用戶:
你們就知道伴名人,伴名人……

讀國小時,老師要我們給老山前線的官兵寫一封信。信,也算是郵件吧。。。

過了一段時間,居然回信了。信紙就是煙的包裝紙,反過來那一面,鉛筆寫的,字歪歪斜斜的,具體內容我早已記不得了,估計也就是感謝能給我們寫信啦,我們不辛苦啦,你們要好好學習之類的。。

突然想起,當初回信的幾位叔叔,現在可好?


匿名用戶:
我給金融學的院士級人物john cochrane(前幾個月有過他當美聯儲主席的傳言)發過郵件聊家常。

當時我媽聽朋友的話,買了個非常不靠譜的金融產品。我跟她怎麼說她都不聽。我正好喜歡看cochrane的部落格,就把這件事發給他,大概就是問他如何跟非金融學生普及分散風險這種金融知識。

然後cochrane不到半小時就回信了,長長一大段跟我說,對於你媽來說,你的成績就是最大的回報,金錢只是財富的一部分,社會關系也很重要,什麼什麼的。基本綱領是,你就別管她投資什麼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