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歷過最尷尬的事情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經歷過最尷尬的事情是什麼?
, , ,
黑眼圈:

說不準是最不是最,但是很尷尬的事可以有….
小時候,以下故事發生在小時候…
1、我生長在農村,童年樂趣多多,做過不少荒唐事,也引發過不少尷尬大火燒身。田裡孩子很多都有「偷」的體驗吧,別誤會,俺們小時候不偷錢,更不偷人,額,現在我也不偷…那時候偷鄰居蔬菜、偷田裡糧食、偷果園水果。其實,小屁孩幾個,就為了圖這點樂子,我們可是壞人中的好孩子,不會糟蹋鄉親們的辛苦。上面是背景,下面說尷尬,那年我才上國小2、3、4、5年級吧,帶著我們村一幫孩子爬山,我們村被天然地形分成了兩部分,我們那塊占村裡1/4吧,有山。其餘3/4的地界沒山沒水的,這些3/4來了我大1/4帝國,肯定得我做東招待,遊山玩水(其實地方很小很小,就是有三座山而已),大家都喜歡體驗刺激的,我就決定帶大家玩刺激的。我說,我知道山上有片果園,很大,有李子現在應該能吃了,咱們弄點去。一呼七八應,大家很興奮,我很欣慰。一路向山上開進,路上給大家海吹:我經常去這地方、整片山坡都是果樹、一會我打頭陣,跟我走沒問題、今兒管飽….到了果園,我們扒開一道口子就進去了,大家開始還是很低調很專業的,「跟上跟上」、「快」、「注意左翼」、「不要戀戰,前面還有大樹」,但是沒一會,就開始放羊了,同志們當時看到紫黑的大李子,殺紅眼了,熟知摘李子和打棗的技術動作是不一樣的啊…結果,剛撒花,我們就被發現了,山上小屋大吼一聲,誰在下面呢!大家都傻了,當然我還是要保持領導的風度,依然打頭陣,第一個往山下跑…園主在後面開始追,孩子就是靈活,一幫人沒兩分鐘就從圍欄出來了,我們那邊的山比較禿,出來了再跑不好隱蔽,就躲在一個大石頭下面。我就聽滔天的喊聲越來越耳熟,然後露個頭發現,追我們的是我舅媽!哦買噶的,我舅媽每年都弄一大筐自己種的水果送我家,結果今天帶著賊崽子們,我殺回自己後院了。。。哥幾個還問我呢,這女的真狠,一路追這么遠,這是誰啊,你認識不。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內心掙扎了一下,說:「以後不要來這偷水果了!」 哦,還有後半句,「這個人?不認識,我怎麼會認識!」 當時,那個心跳那個臉紅啊….
2、我從小有很多時間都是跟著四娘(就是爸爸的四哥的媳婦),四娘回娘家也總是帶著我和他的兩個兒子(我的兩個哥哥)。那時候我們都年輕氣盛,我想,我當時大概對自己的定位是單車遊俠什麼的,騎車何止是猛,簡直是猛啊!常在河邊走,哪能不丟人,終於,有一次,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那天我們從姥姥家回來,一家四口開開心心,回家是向西,落日之際,夕陽斜照,兩行槐楊,騎著車迎著風,十分愜意。我們哥仨一路聊啊笑啊飆車啊,圍著四娘轉啊,剛進村的那段路,是下坡,坡度不大,但是很長,而且不太平整,滿路的小石子,我卯足勁蹬了一段,然後回身招呼那二位車神,玩的很嗨,風吹寸頭,想像自己長發飄然的古惑仔什麼的,然後就嗨的沒邊兒了,開始抖車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發現抖車把可以更刺激的,反正就越抖越來勁,這種路況,後面的事,你可以想像到,突然某抖變成急彎,車把向後一窩,天地翻轉,我的兩位哥哥在我旁邊急剎住,拉起我,問我咋樣、咋回事,我那幾秒,就只會說沒事沒事,過了那幾秒我就不說話了。然後四娘也到了,心疼的夠嗆,可能是以為我摔傻了,不停地大聲叫我,然後我拉起單車,瀟灑笑笑,說沒事,走吧,回家,然後沒事人一樣在前面先走了。其實事實證明,那個跟頭,確實對身體沒大影響,但是,太丟人了!!!那幾秒不說話,就是因為我覺得太丟人,竟被這條早已被我征服、長期被我碾壓的土坡逆襲了,枉我一代車神的名聲…當大家確定我真的身體沒事,那之後的好一陣,這件事成了笑話,嗚嗚哉!


隔壁老王:

一男一女分手,他給她現任男友打電話說:她胃不好,每天早上要喝一碗粥,晚上記得給她熬生薑汁。現任男友:我花5萬塊錢給根治了。
這TM就尷尬了。內心一大堆柔情似水生生的給堵回來啦!


匿名用戶:

拉褲子了仍然堅持上了半天奧校課算不算!


春殿w:

去年十月份和交往兩年的男友鬧分手。
十一那天正和同學逛西單77街(去過西單的人都知道那裡人有多多,尤其十一人流量好幾萬每天),突然男友發來微信說我們分手吧,我當時整個人都傻了,和同學說你先自己逛著我去上個廁所,然後一個人找了當時能找到的人最少的角落一下癱倒在地上哭。說是人最少的角落但是平均每分鐘都能經過二十來個人,我就坐在那裡滿臉眼淚混著鼻涕拿著手機發微信挽回男友,路過的人或多或少都會看我。
這時,一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大哥徑直向我走來(我當時剛上高三不到18歲),我心想不是吧難道我今兒有艷遇?!大哥難道要過來安慰我?!正當我抹鼻涕抹到high的時候,大哥直直站在我面前,我坐在地上,四目相對沉默了良久…大哥突然說:「大妹子,知道廁所咋走不?」我當時就愣了!慢慢扶著牆站起來…為他指了路…當時臉上還掛著鼻涕眼淚呢…

事後和男友和好了,他知道這事兒還老取笑我。我倆異地戀三年,他在那邊又找了一個,兩個多星期前我倆徹底分了,只是那些搞笑的、幸福的、溫暖的往事還歷歷在目難以忘懷,這才是最尷尬的事吧。


雀兒是只貓:

上高三的時候住校,學校嚴禁抽煙,班導老師經常來宿舍查房。有一天中午,吃完飯正躺在床上悠閑的吞雲吐霧,宿舍門敞開著。不想,班導以嫻熟的幽靈無聲無息腳步走進了宿舍

—————————————————————————————分割線

此時我正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在嘴裡,突然旁邊的哥們拍了我一下以眼神交匯的方式告訴我有情況發生,拉響了橙色警報。在看到班導的驚魂一刻以光速秒掐了手裡的煙頭並在電光火石之間將之塞在了床單之下………(什麼?不怕燒著?我傻逼嗎,老子寧願把整棟宿舍燒了也不能讓他發現我在學校抽煙回去告訴我爸媽等死好嗎!)
—————————————————————————————分割線

時間彷彿過去了很久…我與班導正在進行著眼神上激烈的交流,彷彿武俠江湖上兩位絕頂高手正在用眼神進行一場意識上的決斗,雙方拼的你死我活。

「是不是抽煙了!」

「沒有!」

「小樣,還不承認!」

「不信你看啊,有本事拿出證據來!」

……

就這樣經過幾百回合眼神大戰,時間在這一刻彷彿凝固了,我同宿舍的小夥伴們都在翹首期待最後誰是勝者。

——————————————————————————————分割線

時間過去了不知道多久,那團我之前吸進去的煙也不知道在我的嘴裡肺里胸腔里待了多久,我用盡了生命中所有的力氣來屏住這一次呼吸…
這時,班導終於開口了:你在幹嘛?此時的我猶如待宰的羔羊,滿臉通紅,眼角泛起淚花無助地看著他:沒…沒幹嘛…
與此同時,我的嘴裡、鼻孔里各種孔里升起裊裊炊煙……

—————————————————————————————分割線

而班導,彷彿明白了什麼。


匿名用戶:

這個必須匿了....
初3, 全校排球聯賽, 我是班上後備隊員. 
在連續輸下3場後,一名主要隊員缺席,我後備替補上一線, 當時走狗屎運,我連發十多球,用力開球剛剛好到邊界,加上對方隊員總是莫名其妙丟球,我們連贏兩場,因此上了級賽.此後我被我們班視為視為救星.
這是背景
____________分割線___________________
級賽總決賽那日,是周五,下午課我偷懶,在宿舍睡過覺了.臨開賽給班導叫起來,匆匆忙忙換了校服,拉上去出賽.到了球場,那個人山人海,那個排山倒海,簡直太多人了.(班上以前輸多了沒人看,現在班導總動員學霸們去看球賽.我們班那些學霸,我暗戀的校花,都到齊了,就我遲到,好不尷尬的進了場...
 第二場,我發一個下手球,還沒回到位置上,對方一威猛先生就把球扣回來了.急忙一個一字馬 下地 瀟灑的把球接下 換手.嘶的一聲 褲檔就開了.我當時就知道了 不過我沒理,因為我們的校服褲是雙層都是黑色的,我以為是外面的破了,沒事,就繼續光榮的打完了級賽~ 賽事期間因為校花在場 還有各種高難度動作,飛身接球 各種顯擺姿勢.
  完事一會兒,,突然發現下面好涼快,低頭一看,我擦,,褲檔兩層都裂開了.怎麼裂的? 沿著大腿那條線開的口子,直到膝蓋.!!!Ω!Ω!. 擦,,走得急還沒穿內褲!!!!!!!!! 這還是重點,重點是,,,,大腿,小JJ,陰毛上還粘著好多的沙..... 好多好多沙....

突然想死的心都有了 .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去的宿舍,

滿腦子都是校花MM  和怎麼辦


Aorqu用戶:

國小課堂上老師給同學們出腦筋急轉彎:一隻小雞加一隻小雞,等於兩只小雞,同學們說為(喂)什麼?
我靈機一動,胸有成竹地舉手說:是不是男生都有的那個小雞呀?
女老師尷尬的臉和男同學們瘋狂的笑,我才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末了老師還默默地說了一句:這個……也對吧

不匿了。。。。


匿名用戶:

先匿了。

大一暑假去成都玩,借住在朋友的朋友家,很好的一個女生。當時第一個晚上來月經,我還專門墊了一件衣服在屁股下面,因為知道自己一向有染紅床單的毛病,在別人家裡會很不好意思。半夜,夢見自己染紅了人家的床單,驚醒,一摸,果然,那一瞬間都快哭了。急急忙把和我一起睡的女生叫醒(那個女生出了名睡眠好,很艱難才晃醒了),然後兩個人半夜起來洗床單,還有用風扇吹乾,幸好是夏天,淚奔~~~

還是大一,舍友熱衷於學校各種宣傳活動,某次艾滋病宣傳她一聽有禮物送就去了,嗯,禮物是兩個避孕套。回來之後另一個舍友愛玩,打開來吹成一個老大老大的氣球,當時各方人物震驚於這東西那麼小卻可以吹到這么大。末了也沒人管它,被扔在地上隨意踢來踢去,也不破。某天有人敲門送東西,在開門的一瞬間意識到了這東西還在地上,眾人尖叫,塞進其中一個人的衣櫃里,臉紅著開了門。十分尷尬。後來這個氣球不知道跑哪了,反正無緣無故就不見了,屍體也沒留下,真奇怪。

再說個我BF的。上次去廣州考試,完了第二天和他出去玩。我們是多年的好哥們,現在也算是異地,見面的機會不多,那天是答應他在一起剛好一個月,也算是第一次正式約會,他似乎很重視。重點來了,在捷運上兩個人都嚼著口香糖,不知道說到什麼,他一激動一笑把口裡的口香糖吐到我抓著桿子的手臂上了。各種尷尬,當然他應該比我尷尬,畢竟廣州的捷運人很多,下一站就趕緊下車了。捂臉~~


garrulous abyss:

大二上英語課,有門課叫「英語口語交際」。第一節課的時候,老師問大家覺得這個課程名稱拿英語應該怎麼說。

因為上課回答問題有加分,作為一個資深(偽)學霸,我就很積極的舉了手,老師看到有volunteer,也蠻開心的把我點了起來。

不過那天休息不好,再加上當時腦子一抽-_-# 。英語English嘛,口語嘛,口頭的,就應該是oral了吖。交際嘛,既然「社會交流」是social intercourse,那這里也該是intercourse了吧。嗯,應該就是醬✺◟(∗❛ัᴗ❛ั∗)◞✺

然後我就很順理成章的說了English oral intercourse >_< 。。。。。。。。。

老師聽了我說的,眼神有點怪異,問了我句Pardon?

我以為老師沒聽見,於是我又重複了一遍。這時老師把嘴撅了起來,眼神非常奇怪的看著我,一幅嫌棄加欲言又止的表情。

瞬間,憑著女人的直覺,我意識到肯定有哪裡不對。。。。在四分之一柱香的時間內,我想到了intercourse貌似還有另外一個意思,而且貌似還更常用。。。。。。

想到這點,當時我一下子臉紅完了,簡直想找地縫鑽進去,啊啊啊啊,一生清譽毀在今朝!!啊啊啊!! o(╥﹏╥)o

唯一稍感欣慰的是,當時同學們沒有鬨堂大笑,我也不知道他們是可憐我,還是和我一樣純潔_(:3」∠)_

想了好久還是不匿了,反正也沒人認識我= =


Kira:

高二大掃除,男擦窗戶女拖地。事必,進屋上課,沒乾地板被踩臟,老師怒吼
「恁都看看,女生脫嘞光油嘞,都讓嫩男生糟蹋了…….」

註:河南方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