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歷過最尷尬的事情是什麼?

問題描述:你經歷過最尷尬的事情是什麼?
, , ,
匿名用戶:

與老闆的老婆偷情玩車震(老闆的車),把避孕套的包裝袋丟在車上,事後忘了處理。
第二天看到老闆手上一直在把玩那個包裝袋……

匿了……


匿名用戶:

一直在看別人的糗事笑,直到看到某個匿名說自己禮貌性上床的故事。勾起來我努力深藏在腦海里快遺忘的故事,而且,通過回憶,我發現人的記憶確實能修改,這也沒幾年啊,細節都想不起來了。

這故事開始就很糗,大二剛開學的某一天,中午剛睡醒,想著馬上去打水不然水房就沒熱水了。飛奔到樓下,被一輛很巨大的車截住了,問我們學院教學樓怎麼走,我用力描述半天也沒描述清楚,司機說要麼你上車帶我們去吧,然後再給你送回來。然後我就上車了,上車後我發現,沒洗臉,沒刷牙,頭發打柳了,重點是我穿了睡裙,裡面沒內衣沒內褲。。。整整一車男人。。。後座一個男生說來我們學校上mba,要了我電話,我為了快點下車少廢話就告訴他了。。。

再後來就是普通追女生的路線,問學校附近哪有好吃的,約一起吃飯,一起唱歌,出去玩,而且每次都是一群人,直到那群人裡面其中一個單獨約我,我才發現原來想追我的是他朋友。

現在才到重點

1,某天他約我去唱歌,說也請了朋友,開了兩個包間,我一間他朋友們一間,他兩邊來回跑,後來被他朋友發現了,讓我過去敬酒,我過去發現,一人一個小姐抱著啃呢。。。然後我就不高興了,要走,他出來追我,我倆在大廳里拉拉扯扯,他說,你看我放沙發上的包了么,裡面有十萬現金。我一聽就急了,穿著細高跟鞋,使勁跺了他一腳。。。後來怎麼解釋的我忘了,大概意思是說他沒說那錢要給我,是讓我回去看著錢別丟了。後來他一直糗我,問我是不是覺得他拿錢侮辱了我。。。

2,某天,他給我定了機票,讓我去一個城市跟他玩,我們打了高爾夫,吃了大餐,泡了溫泉,晚上我才發現。。。我倆竟然睡一間房,我洗了澡,穿著他乾淨的大t恤當睡衣,一直在轟他讓他去別的屋子睡,然後他就爬上來了,略微掙扎了一下,我思考到一個悲劇的事實,我身高體重跟他完全不是一個重量級啊,然後我冷靜的說,我去下廁所,然後。。。我就跑出去了。。。ps大t恤裡面啥都沒有,話說小時候的我是多麼的愛裸奔啊。我躲在一個角落,看他出去找我,就企圖回去看看能不能換衣服,然後他回來了,生氣的說這還施工呢,附近有好多農民工,說我真是不怕死,然後他就去別的屋子睡了。。。正好第二天我導員打電話。。。他就給我訂了機票讓我回去了。。。

可是,經歷過這兩件事我倆竟然還在一起,還每天甜蜜的打電話。。。直到,我發現他是有老婆的,並且兒子都兩歲了,他當然禮貌性的說了跟老婆感情不好,政治婚姻,已經分居,正在離婚,我才是真愛之類的。。。我當然很感動,說你拿離婚證過來我就跟你上床。。。後來電話越來越少,約我越來越少。。。再後來某次他給我打電話時候,我說,我跟男朋友在一起。。。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直到,上了天涯,有了微博,我才發現,原來自己去過私人會所(我以為是ktv),上過私人遊艇(心想這漁船還挺舒服,不像別人說的那麼臟啊),玩過軍區療養院(就是我裸奔那個溫泉),坐過超跑(那會追我的男生我就分為騎單車跟有車兩種,完全沒意識到車還分高低貴賤)。。。。


幻想先生:

國小一年級的第一個月,因為緊張,被點起來回答問題,然後嚇尿了。當然這還不是重點,老師看到後很無奈,便對我說,回家換褲子去,於是我便開始了了我傳奇的一路,我家是在部隊大院,平時訓練時都在訓練場,然後院子其他地方都很安靜,我在路上覺得褲子濕了穿著不舒服,便索性脫了褲子,摔著小 雞雞裸奔,一路上本來沒什麼人煙,結果從某個轉角處整齊的跑來了幾百人的隊列(兵哥哥門在跑5公里),於是我便在幾百人的矚目下,驕傲的光著小雞雞,淡定的目送隊列全部通過。事後老頭知道我裸奔,回來揍了我一頓。


匿名用戶:

是我親眼見過的,不是我本人經歷的,經歷者是我的國中同學,也是我國小校友。這肯定不算是我經歷最尷尬的一件事,只是昨晚想到了老師是如何對一個孩子造成致命的影響就來分享一下這個尷尬的事件。

他是個小胖子,很憨厚,國小運動會投擲鉛球,他在我前面兩位,我跟他碰過面,沒說過話。後來我們國中一個班,我對他了解不多,只知道他不愛說話,內向,據其他了解他的同學說他爸爸開了兩個快餐店,生意很好。

初二的一個周末,我們下午正常返校,大家都知道老師要派科代表來清作業。那天也是怪,我們的英語老師是我們隔壁的班導,他親自過來收作業,他走過一個一個同學的位置,拿走同學們的作業。大部分同學都正常交了作業,是單詞、短語聽寫以及一張英語周報。大部分同學都正常交了,班上的老油條們直接給老師說沒有做,老師拿著直尺一個人打了一個手板,不是很痛,只是很響。結果到了那位小胖子,我們都叫他胖墩兒,胖墩兒說,老師我做了作業的,但是沒有帶,你可不可以不打我,我明天帶來。

其實胖墩兒是個很不錯的同學,他愛幫同學忙,為人仗義,很受同學們歡迎,只是不愛或者說是不善於學習而已,成績呢一直不太好。但是他上課很遵守紀律,不會影響其他同學學習,他不會跟班上坐窗邊那一群渣子鬼混。

老師說:「那好,既然你都做了作業的,那你肯定能背誦那些單詞,我來給你默寫,如果單詞能默寫對,我就不要你交作業了。」

當時我們都在埋頭自習,老師的聲音傳遞到了每一個同學的耳邊。下面開始竊竊私語了,窗邊那群不讀書混日子的同學哈哈大笑起來,一般的同學抬起了頭,翹首以盼不知道期待著啥,我和我的同桌在偷偷吃零食,討論早上的球賽,麥迪打得有多好,沒有對此事發表見解,但是視線一直看著胖墩兒。只有那些認真讀書的,繼續讀自己的書。

胖墩兒摸了摸後腦勺,「老師,可不可以去你辦公室默寫嘛?」

「不得行,就在這兒,你要向全班同學做個表率。」

胖墩兒死活不願意,一直給老師找理由。我們英語老師力氣很大,哪怕再胖的學生,他也拉得動。老師把手上的作業放到另外一個女同學的課桌上,隨後一隻手就把胖嘟兒扯上了講台,胖嘟兒腦袋耷拉著,老師把粉筆遞給了他,告訴他開始默寫。老師書都沒看,直接說起了單詞,我們都知道胖嘟兒成績不好,一直也不愛學習英語,肯定知道他寫不出來。

胖嘟兒沒有動筆,直接告訴老師,對不起老師,我周末沒有好好學習,我不會。

老師憤怒地說:「我早就知道你不會!你竟然還學會了撒謊,騙人,那些不讀書的同學性質都沒有你惡劣,你看那些沒有做作業的同學哪個不是老老實實承認了,接受打手板的。你倒好,年紀不大,膽子大,好的學不會,學起了騙人。」(老師的大意如此,我無法完全還原)

那時候我們還小,也不是當事人,對我們的觸動不大,只是以為一個年輕教師對青年學生的普通責罵罷了。多年後,我才開始反思,那個時刻老師的責罵對這位可愛的胖嘟兒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那場面是非常尷尬的,胖嘟兒一個人面對著黑板,不敢回頭看,下面的同學也放下了手上的事兒,看老師怎麼批評胖嘟兒,老師也越來越起勁兒,扯了很遠很遠,一直在說撒謊的事兒,最後扯到了個人品質上。又說這次月考我們班成績下降特別快,整體下滑,是對我們放鬆了,說我們這些人「三天不打皮子癢」,,所以他特地來抽查周末作業,看哪些人不認真。

我特別敬仰我這位英語老師,他是從農村村小一步一步努力來到我們當地最好的這所國中的,教學質量很高,關鍵是他是我英語啟蒙老師,他口語十分標准,一直也給我們灌輸口語的標準的重要性。在他的指導下,我的口語不算特別純正,至少不算差,所以我一直很感激他。只是我是一個對事不對人的人,他那天對胖嘟兒得做法其實是有待商榷的。

胖嘟兒那件事兒發生後,敏感脆弱的他自以為留下了一個「騙子」的稱號,他更少和班上的同學交流了,他也沒能像其他人一樣發奮圖強,考上好的高中。混了一年多,初三畢業之後,他就沒有讀書了,據同學說,去了他爸爸的館子當收銀員。我不知道他後來不讀書了是不是那件事兒造成的,客觀來說,他也不愛讀書,只是我知道那件事兒給了他很大的壓力。

我們國中沒有留聯系方式,大學的寒假我去一個小區打麻將,打完了出來,跟牌友一起去吃飯。吃著吃著有個人來拍我肩膀:「嘿,老同學,好久不見了喲。」我實在沒有想起他是誰,我結巴了:「你…你….你…好!」

「我是胖嘟兒的嘛,你不記得了嗎?」

哎,他實在是長得太胖了,我真的沒有認出來,我倒是一直像是猴子一樣瘦,他把我認出來了。他還是那樣憨厚,他給服務員說這是我老同學,送一個涼拌皮蛋。然後他給我寒暄了一下,就去收銀台忙了。旁邊的牌友告訴我,他家已經開了九家店了,他是少當家,原來是你同學所。

我說哦。

我不知道現在餐飲做得風生水起的胖嘟兒是否快樂,我們很多年都沒有聯系了,我只是通過觀察知道了胖嘟兒在全班接受老師公開批評的之後,過得並不如意,沒有了那份童年的歡暢天真,更多的是陰郁。

我回想了一下,我也被老師公開批評過很多次,但是我臉皮比較厚,愛笑,不愛跟老師計較,但是老師是否考慮過他們對其他學生的公開批評會讓敏感脆弱的青春期的孩子心理產生激蕩。

畢竟,不是每一個孩子都是內心強大的,很多人都無法接受接受公開批評。

事兒做錯了,接受老師批評教育是應當的,老師是否可以考慮換一種方式,不要在公開場合,換到私下,比如沒有其他人的辦公室,學生更容易接受。昨天晚上我跟我大哥通電話,他問我我們癱瘓了的班導過得好不,他想回去捐錢給她。我開玩笑說,「你還記得副班導給你的電光耳屎不?痛不痛?哈哈哈哈?」

「HMP,她站在老子面前,兒不產死她!」
他說了一句氣話,我知道他不會。只是我大哥由於小時候成績不好,還搞事兒,也不是天棒一樣的搞,就是不愛讀書,長期是老師過手癮的對象,而且是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我後來問他被打是什麼感受,他一直強調一句話「全班哪個沒被副班導那HMP打過嘛?」 我知道他是在找其他人來當同類,不然顯得太孤單。

我的國小有個老師確實有暴力傾向,小時候那些被她打過的同學全部都說她「sex life 得不到滿足,發泄到我們身上」,我雖然是班代沒有被打過,但是看到自己的好朋友被像皮球一樣打,我還是很討厭那老師。我的大哥自卑敏感,不敢在公開場合大聲說話,跟那位公開在早自習扇他耳光的老師不無關系,知道他後來發財了,他才改變了不愛說話的習慣。

老師公開羞辱、毆打學生是我一直不認同的,個人覺得這是特別尷尬的一件事兒,不知道看到這篇答案的朋友,是否有被老師公開毆打或者羞辱的經歷,想聽你們的聲音。

我後來也學師范,也當老師,進校的第一天,我告誡自己千萬不能對手無寸鐵的國小生們動手,我要為人師表,如果被氣到了,自己回寢室去抱著枕頭哭一哭。還好,學生們都很聽我話,沒有把我氣到過,我也沒有流淚,只是我辭職離別的時候,留下了感動的淚水,滿滿的捨不得。

人無完人,金無足赤,我不是在批判某些老師的教育方式,我沒有這個資格,各個地區,各種條件,很難分析。我相信教師的整體貭素是高的,只是在某些人中,某些人中的某些階段會給學生們帶來一些傷害。還好很欣慰的是,跟國小老師、國中老師、高中老師同學聚會的時候,我們大多都能抱著一顆感恩之心,感激他們對我們的責任心以及培育。大學的一個寒假,我們國中同學會,我去了一次,也邀請了英語老師,我跟他喝了很多杯,感謝他對我口語的指導,畢竟進了大學,聽到別人說地方性口音的英語的時候,還是有一些優越感的。他說這是他應該做的,只是那天胖嘟兒沒來,據其他同學說,通知了的,他說春節餐館忙,走不掉。

我不知道胖嘟兒是真忙還是不願意看到這位讓他曾經無比尷尬的英語老師。

每個孩子的心理接受能力完全不一樣,比如我這樣子的厚臉皮或者是我國中班上那群決定不讀書的混混兒,隨便你老師怎麼罵,我們都可以報以微笑,心裡沒有任何觸動;然而,大多數學生是無法接受老師在公開場合揭穿自己的小技倆的。

撒謊確實不是好習慣;
但並不是每個謊言都可以上升到批判道德的程度,有些謊言只是無心一說。
我們對謊言要區別對待
我承認,我是撒過謊的人
但是我並不認為自己道德有多麼墮落
或者是到了欺師滅祖的地步
國小我暑假作業也有沒完成的時候
我撒謊了,但是我依然熱愛生活
不止我一個人吧?我們都壞了嗎?

懇請天下看到這篇答案的老師給學生留一點點面子吧,學生不是說自尊心有多強,真沒有幾個人願意在公開場合面對批評,你的暢所欲言,不知道傷了多少學生們的心。

我還記得國中一次午休,一個問題少年要去上廁所,班導老師說這是午休,規定不能上廁所,不準他去,加以呵斥,結果那問題老師直接一耳光扇向班導,班導眼鏡被打掉了。班導還手,結果問題少年的同夥一擁而上,五個人圍毆老師,最後是隔壁的英語老師過來才制止了這場鬥毆。

我當時特別不理解,這種孩子你管他幹嘛呢?可能是他的責任心嘛。我始終覺得,任何事情一分為二,老師並不需要對每一個學生負責任,有的人自甘墮落,你再怎麼勸解,都無法挽回,廢口水。你去管他,他要打你。現在的娃兒都是金寶寶,打不得。

那麼多年過去了,我還是記得胖嘟兒從講台上灰溜溜滾下來的那個神情,

委屈,自責,怨恨,不甘心……


德芙先生:

剛入職的時候,有一次外出採訪,結束之後忽然內急,借一戶人家廁所如廁,主人甚熱情,奈何馬桶出水量不給力,兼之排泄物過於巨大,在水中巋然不動,連沖十數次無果,身邊無任何工具,絕望之心無可言表。時值午時,主人家陣陣飯香飄來,我已手足無措,只得開門低頭掩面疾走,出門上採訪車絕塵而去。心中惟盼主人家人飯前不要如廁,以免影響食慾。。。事後思來,當是時也,唯有用手


劉念:

每當我要和某個妹子首次XXOO的時候。

總會在那之前的某個時刻,被她找機會抓一把小丁丁。

在我經歷人生中第三個妹紙的時候,我忍不住問她為什麼要抓我丁丁。她說,總是聽說胖子的丁丁很小,但是從來沒有見識過。想到馬上要和我那個啥了,所以好奇心驅使她忍不住要先抓一把,驗證一下。萬一真的很小,也能做好心理準備,到時候的反應不至於讓我太難堪。。。。。

我後悔我問了這個問題。

再往後,我遇到不同的妹子,當我們首次那個啥之前,在她找機會抓了我的小丁丁之後,我總會忍不住說一句:胖子的就是要小一些,你抓也抓不大……

然後我們就都很尷尬……

=================================

我的公眾號:劉念Lewis。
正在連載《親密關系與愛情》,《吸引和追求的藝術》。
敬請關注。


往北開:

國小時候特別不喜歡上數學課,特別討厭數學,但是數學老師非常嚴格,每次上課我都絞盡腦汁的尋找最舒適的狀態去度過這枯燥的45分鐘。我給自己定下兩個標准,一是看起來非常認真的在聽課,二是屏蔽數學學習。遵守課堂規則,但遵循自己內心。

後來偶然中發現,只要眼睛調整到某一個角度,視線就會變得模糊,就像這樣

之後只要一上數學課,我就坐的非常端正的聽講,然後眼睛調整好角度,老師和黑板都模糊了耶。老師講完一個點,我都會假裝似懂非懂的樣子故作沉思,或者微微皺眉表示思考。

我覺得自己實在是太機智了,這種狀態大概持續了幾個星期,老師一定對我印象超好,雖然我成績不好,但我很認真很努力。嗯。

但是過了幾年之後,猛然發現那種朦朧的角度竟然是..















嗯,故作沉思,微微皺眉,時而表示認可的點頭。
很難受了
真的


縝之:

本來還猶豫要不要匿的,不過想來即使不匿也沒人認識我。

上面好多匿名用戶都是血淋淋的經歷啊,我就來個不見血的吧。

高中時期,因為經常看各種文章小說,頗有想自己寫的沖動。

由於生理和心理的發育么,自然而然就接觸了各種長篇短篇的成·人小說。

當時覺得現存的成人小說味道不夠,且沒有我很喜歡的那種類型,遂決定自己寫一本。

是一本重生加玄幻的小說,主人公為女。
什麼升級體系、大綱什麼的基本都設計好了。

買了一個小本,就是小筆記那種,寫在最後面,當時寫了一個楔子和第一章,也算是開頭吧,不過附有修鍊體系在楔子的前面。把本子放在了書包的夾層,自以為很隱蔽,結果……

有天回家時發現————書 包 被 洗 了 !

對,他們把書包翻了個低朝天,所有東西都被翻了出來……

洗我書包,我感謝父母,但是能不能讓我自己收拾書包T^T

我知道他們只是想趁這個機會看看有沒有和學習無關的東西,比如:知音漫客、男生女生(我只看金版)之類的,還有什麼鬼故事都不會放過,一般青年文摘、讀者什麼的還可以保留……

悲催……讓他們發現了這個……同一時期被搜走的還有我給女生的情書、我的羅曼史(改編的短篇)等等……

像什麼男生女生這類的,我要過,他們說等你聯考後再給你,我們先給你保存著。T^T

那個處女作,事後我根本就沒提,估計他們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就當沒有過一樣,過去了。

所有的東西,我聯考後也基本沒管他們要過,我知道,我寫的那個他們一定看過。而且,他們一定洗書包那天就給扔了。

幸好沒當面被發現。

————————————————————————————————————————

這個問題這么多回答,估計我這個回答很可能就這么沉了。

不過還是為我「行不匿名,答不改姓」的記錄又畫上了一筆。

歲月過去之後,再尷尬再不堪的瞬間都是最美好的回憶。


望月:

N年前的事了.
鼓起勇氣,挑了個好日子,等女神在QQ上線,然後一陣肉麻表白……
半響,那邊傳來一陣滴滴聲,
緊張的一看:
我是XXX的媽媽,我是來幫她偷菜的……
偷菜的,偷菜的……


劉小麥:

哎….昨天看到這個問題想回答一個經歷,沒好意思就隨手答了個別的,然後果然0贊了。看來得跟隨自己的內心啊….接下來要說的,不只是尷尬,簡直是新世界的大門,認識我的人請假裝沒看到。拜謝。
——————————————————————————————————————————————
小時候一個人在家裡玩兒。突然發現把玻璃珠塞進菊花里再滑出來還蠻有快感的。然而突發奇想想試試一次性能塞多少個進去。然後從兩個開始….一直玩….後來…..玩兒大了…….滑不出來了……
——————————————————————————————————————————————
想了很久到晚上才敢向母上大人要開塞露….然後她給我滴了….你能想像當著母上大人的面噴出幾十顆玻璃珠的畫面么………簡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