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歷過的、能想到的對孩童最具精神摧毀力的一句話?

問題描述:突然想起國小的時候,老師叫我們寫一篇以「爸媽做的傷人的一件事」為內容的作文。 我的後桌寫了他爸爸說「就你這樣,肯定不是我的孩子。」 雖然不是當事人,我仍能體會聽到這樣的話,他的痛苦、惶惑和絕望。 不知道大家覺得對孩童最具殺傷力的一句話是什麼,可以是自己經歷過的,也可以是想到的。 不一定局限於出自父母之口,可以是親戚、老師等,只要對象是兒童。
, , , ,
解語花枝朵朵嬌:

我媽說的
尊嚴是要自己爭取的

所以她因為我成績不好就天天給我臉色看就是應該的

——————————

但是其實家人之間根本不需要所謂「爭取」,既然是一家人,就應該互相尊重鼓勵呀……
所以我一直覺得我媽是在變相向我發泄生活壓力,只是給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罷了。
現在我家穩定下來了,我成績也好些了,大學也上了,我媽也不再提什麼爭取不爭取的事情了,但是想起來還是覺得那段時間的事情給我們之間的關系帶來了很大的裂痕……
所以千萬別用成績之類的借口來向孩子宣洩情緒……小孩子想不明白鑽牛角尖後果真的很嚴重……


匿名用戶:
看了這么多回答,我突然一句話都說不出口了。如果那些話就可以讓你們精神崩塌,那麼我,該怎麼辦。

她罵過我的話千千萬 這只是一部分
她不知道每次她罵完就爽快了
可我 得花多長時間去調節
去告訴自己
媽 你還是愛我的
媽 我還是愛你的

我媽平時和我說話都是國語
但罵我的時候就開始說方言了
像是變了一個人
我每次都聽著不說什麼
也許她覺得罵過也就罵過了
但我怎麼可能不難過呢
該難過死了罷

我是做了多少壞事 我是有多讓她失望
讓她可以這樣罵我。

好了說完了。發這些圖片,真的花光了我所有的力氣和勇氣。好像又把結痂的疤剝開了,嗯我又要戴上面具,重新做回那個不以為然的自己了。


匿名用戶:
吐槽一時爽,Aorqu成我垃圾桶了,我在這里最後一次吐槽我媽,之後刪掉答案。以前那些怨恨一筆勾銷,清空忘掉。

+++++
我媽間歇性瘋狂。她更年期時間太長,我用青春在忍耐她的更年期。我的少年時光是在她歇斯底里的爭吵聲中度過的。
我有時候說她變態,真的毫不誇張。
1.我和另一個家長聊天,隨便聊聊,我媽也在場,回家她就說,你真能和別人瞎扯,一看就是沒正事。過幾天卻又對我誇那個家長,你看人家什麼都知道,什麼都懂。
要不要這么厚彼薄己?人家說就是什麼都懂,我說就是瞎扯淡,明明是一樣的內容。
別人說什麼做什麼都是好的,我做什麼都是扯淡。
2.我有天迎面走過去,大衣敞著懷沒系扣子,我媽就說好像有個奶孩子。我說這是什麼話啊,這么粗俗,什麼意思啊?我媽說意思是外衣沒系好,好像隨時要給孩子餵奶一樣。
我去,沒見過大衣敞懷嗎?人人都這樣穿,為什麼對自家人這么惡毒。
3.我撿了個破手機,失主也不打電話聯系,手機還有鎖,打不開查不了聯系人,我就扔在家裡等失主聯系。扔了幾天我媽就說,這個手機怎麼還在這?是不是你想留下不還給人家?
氣死我了,我說,他不聯系我,我怎麼還給人家?我媽有更奇葩的理論:那你就不該撿回來,就扔原地好了。
我:扔原地不管這手機就徹底丟了好不好?
我媽:那也不關你的事,你管他丟不丟。
艹艹艹,瘋子的世界我理解不了。
後來還是找到了失主,以後遇到這種事我也還會幫忙。我不是瘋子。
4.天天羨慕別人思想活絡,會賺錢。我想做點什麼就堅決反對,還一定要咒我說肯定傾家盪產。艹艹艹艹艹
5.我下班後給人補課,我媽莫名其妙的反對,幾天以後忍不住就和我吵,說我就會搞沒用的事。我才明白,原來她不信我去上課,認為我是在和人消遣。
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艹,瘋子,為什麼要用最惡毒的心思去揣測自家人?
我媽不是農村家庭婦女,她受過高等教育是專業技術人士,所以我認為她的胡攪蠻纏不是因為無知,而是性格偏執,簡稱變態。
吐槽一時爽,Aorqu成我垃圾桶了,我在這里最後一次吐槽我媽,之後刪掉答案。以前那些怨恨一筆勾銷,清空忘掉。


匿名用戶:
我沒有酒,但是有故事,
見到這個答案的各位不妨坐下來聽聽。

「我喜歡揭自己的傷疤,畢竟揭多了,也就麻木了。」
不敢相信這句話是我國小時候說出來的。

國小二年級的時候,我記不清楚當年幹了什麼壞事了,只記得事情不大,有個劇情就是我有和同班男同學打過架。小孩子打打鬧鬧也挺正常,沒想到被我打輸的那傢伙跑去告班導了。
巧的是,那個班導就是看我不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是她的種種做法很明顯能看出對我的厭惡),於是那天,她讓我罰站兩節語文課——我那時沒把它當回事,畢竟罰站很正常嘛。
那幾天剛好在選第二批少先隊員。我第一批沒被選上,我確信是因為我做的不夠好,所以之後一直盡我所能表現得很棒。
回歸正題,罰站正常,可是後來這個班導,這貨卻做了足以讓我銘記終生的事情——
她把我拉到講台上,用一種我現在都無法忘卻的極端嘲諷的語氣,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
「■■,你今天把■■■弄哭了是吧?」
那時候我還小,什麼都實事求是,於是不慌地點了點頭。
「那麼,」她把頭轉向下面坐著的四五十個同學們,「你們說,■■該不該當少先隊員呀——?」
對於那時候的我們來說,少先隊員是個很光榮的身份。
全班同學幾乎都用雙手擺了個X的手勢……
那時我便開始懂得了,有些人的一句話是可以壓死另一些人的。
我本來的心情,怎麼說呢,不算平靜,但沒什麼想說的,算是冷漠吧——可當看到一個平時很安靜的女生擺了✓的手勢的時候,我卻忍不住了,決堤一般地掉下眼淚。
班導還是嘲諷的語氣,笑著說哎呀■■哭了之類的話,不過我已經記不清了。
巧的是,我四年級的時候寫過這件事的作文,裡面記著一件我現在記不太清的事情——
「眼淚止不住地掉下,恰巧滴在手中仍握著的品德書上,暈在那個大大的’公平’一詞上。」
我真的難以想像這是國小生寫的作文。
—————————————————
我讀的這個國小,真心黑暗。
班導的欺負沒什麼,畢竟我不知不覺中接受了「官大一級壓死人」的設定(雖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現在想想,不就是要抑制個性嘛。
然後我又了解到了拼爹拼娘的好處。
國小時,(好像)每年都有軍訓,幾乎每一年,我們年段都是四班得第一。我比較小的時候沒有在意這些,但是後來也發覺了不對。
因為他們錯得實在太離譜了——
邁的步子全都亂套了,報數也報錯,向後轉居然好多個從左轉的……但是他們最後還是得了第一名。
後來我打聽了才知道,原來四班是「教師子女班」!
所謂「教師子女班」,顧名思義,裡面幾乎全都是這個學校的老師的孩子,這么一來,那麼垃圾的動作都能第一名也便有了說法。
—————————————————
好像跑題了……不好意思,寫得太忘我了……

「這所國小,就是個微型的社會。」
還是出自我國小的作文,不過這篇沒交給老師。
不過何來此言?
國小有個英語老師,她家住我家樓上,也算是鄰居,但是很少見就是了——這事件發生前我還不知道這貨是老師。
她有個兒子,也在我們國小讀書,我和另一個同班同學兼鄰居一起回家時常常碰到他,久了,熟了,也可以多多少少開點玩笑。
有一天我們在電梯里碰到了,還是開玩笑般地打打鬧鬧,(我這人打鬧都是很注意分寸的,不可能做的太過)我和那個同班同學也都沒把這事放在心上。
之後卻發生了我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個老師,在晚飯時間敲開我家的門,質問我是不是掐了她兒子的脖子,還說什麼她兒子差點窒息而死什麼的,聽起來超嚴重。
我哪記得這么多啊,我仔細回想經過後否認。(現在想想,要是真有掐,開玩笑的話頂多就是個動作,誰沒事掐你兒子脖子?我看她兒子也挺可愛的,幹嘛謀殺人家真是的。)
她哦了一聲就走了。
結果過了幾天,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美術課,我畫完畫讓美術老師幫忙改,美術老師改完之後在我耳邊說了一句:「英語■老師說你掐她兒子脖子想殺人?」
我靠,當時我整個人懵逼了好嗎!
這傢伙,一個英語老師,跑去跟美術室說這些事情?!
那麼是不是政治室音樂室或者正常的辦公室都被傳播了「我要殺她兒子」的言論?!
這人是有病嗎??!!
聽了這句話的我頓時不寒而慄,
現在回想起來也一樣,一身冷汗。
我明明什麼都沒做!
我否認,可是美術老師不信。
驚呆了好久,然後第二次在學校掉眼淚。
—————————————————
等這個莫須有的謠言平息後(其實我不知道是否真正平息了),我在學校貼吧上發了事情的起因經過,然後……
那個老師!
跑到我家!!
想逼我刪了那貼!!!
那時我不在家,她就把帖子調出來給全我家人看!!!
這種人真可怕?!

……
最後我還是刪了那個帖子。
「這所國小,就是個微型的社會。」
這句話從那時一直被我說到畢業。

國小畢業時,別的同學都在依依不捨,而我卻激動得無以復加,我感覺自己終於掙脫了囚牢。

好好一個國小生的思想變得這么…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了…悲哀?
我至今厭惡那所學校,因為它簡直就是一切夢魘的開端。


Aorqu用戶:
你看的這什麼書?能提高學習成績么?可能當飯吃?

我就養了你一個,你可要好好學啊,不然以後我老了還得去撿破爛。

你看看你考的這個成績,可能對得起你吃的這個大饃!

不過早都無所謂啦,愛咋說咋說吧。


甜夏:

上國中的時候,我考進了全市重點中學的重點班,這個班好到什麼程度呢,全國奧林匹克數理化競賽,一半以上的人都能進初賽,三等獎比比皆是,二等獎和一等獎也出過。當時小升初的時候,我還算優秀,連滾帶爬得考了進去,也開始了深淵一樣的國中時期。

記得開學第一次數學考試,我排名倒數第二。班導,也是數學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對我一頓咆哮,中心思想就是:智商低,腦子笨,這么簡單的題都不會,給全班拉分。然後踹了我一腳,叫我家長來。那一腳,踹在我肚子上,紅白色的校服留下了特別難看的帶土的腳印。當時我只有140的個頭,50多斤,像只樹杈一樣,踉蹌地差點摔倒。

罰站,一中午,沒有吃飯。等到老師去食堂吃飯回來,一改之前的咆哮,沏了杯茶,邊喝茶邊說:你讓你媽把你領走吧,你媽不是教中專的么,讓她把你領去她們學校吧,趁著還小,在中專學個一技之長,找個工廠做工也算是有個飯碗。不是上學的料就別站著茅坑不拉屎。

晚上放了學,我騎著單車,一路哭著回家,沒敢跟爸媽說老師踹我的事。然而這一切只是個開始,隨後的體罰和辱罵貫穿整個國中時期,輕則把試卷甩在我臉上,重則用教鞭抽到我手握不住筆。

後來我比之前刻苦了很多,但成績依然是班裡倒數十來名的樣子,我逐漸失去了信心,也第一次認識到,智商的鴻溝是難以逾越的。

中考的時候,我考的還不錯,雖然在班裡成績不怎麼樣,但在市裡排名還不錯,能夠進省里最好的學校。一想到又要重複國中三年的生活,我就不斷地做噩夢。這些我從沒和父母說過,但最終填報志願的時候,爸媽特別堅決地讓我填了一所普通區重點的高中,說是離家近。我這才明白,其實爸媽一直以來什麼都知道。

我以最高分入學,收穫了很多友誼,遇到了很多讓我終身受益的老師,把我扭曲黑暗的國中生活徹底地拋在了腦後。後來又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入大學,出國讀研讀博。

但這么多年,國中同學聚會我始終沒有再回去過,也沒有去看過國中班導。可能有人會說正是因為當時班導要求嚴格才成就了現在的你。對不起,我真的一點兒也不感謝她,而且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感謝一個在你成長路上對你有傷害的人。我完全贊同老師應該要求嚴格,但是體罰和侮辱絕對不是教育中應該出現的字眼。


張小喂浪不動了:

「你這篇作文從哪裡抄的?」

「你能寫得出來這么好的作文?」

「到時聯考看你怎麼抄?」

這是我同桌國中時對我的質疑。

後來我一直不給她看我寫的任何東西。

直到我聯考作文得了滿分。

我到現在還留著刊登我作文的報紙。

所以有時候也能催人奮進呢。


匿名用戶:
我今年十六歲,初三。

平常和家裡人總體來說都不是很太平。小時候,爸爸在部隊工作,媽媽在醫院工作,把我一個人留在了姥姥家,我已經不太記得那時候的我多大了。當時我有個堂姐,大我七歲,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大概就是把我弄哭然後看著我的哭相捧腹大笑。

不知道是為什麼,小時候缺營養,腎沒有發育好,六七歲還尿床。每次尿完床之後我還記得我堂姐與我姥姥就會一種很惡心的眼神看我說我很惡心。你知道么,大我七歲的堂姐每天都吃的白米飯大魚大肉,我只有乾巴巴的饃饃啃,等他們吃完過去蘸一點菜湯咽下去。堂姐不愛吃韭菜炒雞蛋,每次全部都給我吃,我何況又吃的下去。吃不完就得被打,那麼好,我吃下去。忍著說可以出去玩了之後轉身就在樓後面全都吐了出來。導致我現在的胃也不是特別好。

其實,說起來這些都還可以忍受,因為過去了終究是過去了。忘不掉的,只是這些。

「你天生就是個賤骨頭我養你不知道幹嘛」這是我媽說的

「學習這么爛你以後就去賣吧你真是養了個婊子。」這是上周四我爸當著他所有同事的面說出來的

「真是造孽,幹嘛當時不生下來就掐死呢,還老和我孫女[堂姐]搶東西」我姥姥給我姑姑說我聽見的

「小賤蹄子你就是個畜生我們家養你幹什麼。」堂姐。

從我記事情開始這樣的謾罵就沒有斷過。六月十七號中考,我需要安靜,但他們從不。每天晚上學到一兩點早上七點多就要被我媽自說自話的罵起來。

接觸過我的人都說我人不錯,不會隨便發脾氣。

因為我大概知道,如果你足以讓我的憤怒滿點,我可能會殺了你。

從小到大我幾乎是在一個扭曲的環境里長大的。於是這就導致了現在的我。尖銳,刻薄,嘴賤,易怒,開不起玩笑。

以及變成一個只會對同性產生好感的女孩。

我不敢說我以後會怎麼樣。但是我遇到和我相似經歷的孩子,我會好好保護他。

因為在我眼裡,這個世界上我遇見善意的機會就相當於一顆隕石剛好砸死你的幾率一樣大。

如果可以,願所有人在這個世界上被溫柔對待。

————————————————————
第一次回答就收到這么多人的關心謝謝你們w

嘛我和家裡人的矛盾不是一天兩天了,通常都是每次吵起來之後我先閉嘴等他們慢慢罵完消氣再提起別的話題。

基本上已經和家裡人沒有過多交流了吧,除了日常一些對話再無過多交流。

距離六月十九號還有四十天左右,我已經在外面上沖刺班了,晚上十一點半放學回家也就十二點過。早上六點半就要起床收拾,這么想想我已經將近兩周沒見過他們了。不出我所料,當沖刺班的妹子們想家想父母在被窩里哭的時候我卻在想班裡的同學們。說句實話,基本上我除了經濟需要暫時依賴他們,其餘我已經可以自主處理一些事情了。

於是在和朋友的相處中都叫我老媽子

好了就這樣吧w祝願所有的三黨中聯考加油w

謝謝你們

————————————
關於輩分的問題我怎麼解釋 看了評論才知道關於這個輩分的問題…

這么說,我有個親舅舅,這個堂姐是我舅舅的女兒,所以應該是表姐?我們家稱呼有點亂…吧,我在哪個記憶旮旯裡面想起來她應該是我堂姐…姑姑的話應該是我姨媽…應該…對就是這樣

抱歉給你們造成困擾了w


蘿太:

被罵的最狠的時候是在國小。國小的時候沒寫作業,英語老師特別生氣,在辦公室里大聲罵我:「要是我有你這樣的女兒,早就一腳踹死。」
說著還做了一個踢的動作。
辦公室里當時很多老師。
以前最喜歡我的班導用著我不想看到的眼神看著我。
我低著頭沒說話。
我胡亂地想著一些東西,想把自己遺忘掉。
但還是忍不住地想「我有那麼不好嗎」。

然後她要打電話給我媽,讓我撥號,我就撥了。
我顫抖著撥完,也不敢聽有沒有通,就把話筒遞給她了。
她問了幾聲之後,發現接的不是我媽。
她又很生氣:「你怎麼這么賤呢?重撥!」
我也是沒想到,但也不敢辯解,只能仔細地再撥一次,通了之後再給她。
看著她和我媽通話,我都不知道當時我怎麼熬過來的。

自從這次之後她就不信任我了。
我從小就是樂觀的乖孩子,不做作業只是偶然事件(而且我沒做那個作業英語成績也沒下降,自我感覺沒有必要做),被罵完之後雖然很受傷但還是想改過自新的。
於是第二天的英語作文我很認真的寫了,是要介紹一種生物,我寫的是蝴蝶。花了一個中午才完成的作文。
我很期待英語課能受到表揚。
到了最後一節英語課,她點我名字。
我本來挺開心的,但是看著她臉色好像有點不對。
她叫我上講台看一份作文是不是我的。
我上去看了看,好像是的。
她開始罵我:「你在網上抄了篇作文交了上來,你好意思嗎?」
我這下是真的委屈了,說沒有。
她道:「沒有?butterfly這個詞都沒有學過,一看就是抄的。」
確實沒有跟你學過,但是我有上輔導班啊!我在輔導班裡學的。而且你可以看看除了這個詞以外都是很簡單的語法,我為什麼要抄。
我想辯解,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她已經不理我了。
她無視掉了講台前的我,自顧自地開始講課。
在班裡所有我熟知的同學的注視下,我在講台前手足無措地站了一節課。
整整一節課,我像只動物園的猴子一樣被圍觀著。
我低頭假裝玩手指,卻仍能感受到幾十雙帶著嘲笑的眼睛在看著我。
我好想躲起來。
不要看我。…
下課了,也是放學,我好朋友和我一起回家。
她靜默一陣後,嘆道:「要好好學習啊。」
我笑嘻嘻的:「嗯。」
心理的陰影不散。

最後在國小後半段,我成功再次轉型成好學生。畢業聚餐,英語老師提起了這件事,輕描淡寫一句:「當時我是真的太生氣了啊。」一副沒辦法的樣子。
我理解你當時的憤怒。
我在後來仍能理性的明白你是負責的老師。
但是這個話題對我來說還是太沉重。
我無法忘記自尊心破裂的感受。
我無法把它當作飯後談資輕易略過。
無數夜裡我憶起這段回憶我會害怕的哭泣。
孤獨無助自卑成為了我永遠克服不了的情感。
我膽小我懦弱,我害怕別人被大聲呵斥。
我迷茫我掙脫,卻始終逃不開那片陰翳。
有時候我甚至以為自己本該就是這個樣子,和你其實沒有什麼關系。
因為只是幾句訓斥而已啊。
但我的內心告訴我:
我無法原諒你。
就是你的錯。
但我又能怎樣?我的性格還能和以前一樣自信樂觀了嗎?
我能去報復後來對我很友善的你嗎?
時間帶走了除了我心中疤痕之外的所有東西。
我沒有其他可以發泄的證據。

深夜碼字,七八年過去了,碼著碼著還是會忍不住哭。
不求贊,只求讓我傾訴一下這個事情。畢竟連我媽都不知道,我憋著挺難受的。
想傷害一個小孩子很簡單啊,只要罵他然後再無視他就行了。


平不動:

看完了所有評論,心驚膽寒啊….
立刻去問女兒:媽媽說過的最具摧毀你精神的一句話是啥?
她想了一下,說:你作業寫完了嗎?
我…….


雷空桑:


半瓶醋:

我印象最深大概是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時候
當時電視里放了特別多救災的畫面
看得我很難過 自己動手做了個募捐箱
小孩子嘛本意就是想憑借一己之力能做點什麼
當時爸媽看到了只是沉默 也不說什麼
但是過了一周還是沒有募捐到
最後一天我放學回家看到箱子里有10塊錢很開心 等上學的時候迫不及待交給班導說我募捐到了善款
他問了我事情的始末後 班導一句話沒說 收了錢
那天國旗下講話教導主任非常嚴厲地說
大家不要想藉著捐款的事出去撈錢也不要上那些無名募捐的當
我只看到班導一臉正義感爆棚的樣子
後來我回家就哭了 媽媽和我說那個錢是她丟進去的 怕我失望


瓢蟲:

「你再玩這個我就給你扔/燒了」
「我辛辛苦苦供你上學不是為了讓你處對象/調皮搗蛋的」
「翅膀硬了是吧?不聽就滾出去永遠別回來」
「早知道還不如當初掐死你」
……
來自父母的話,都是殘忍的。


微笑的潤:

閩南人,額,有一點不太好的重男輕女的風氣。我家兩個女兒,家人對我們姐妹很好,所以我家不存在這個問題,但我本人一直有一點介意。背景交代完畢。
國中時候,中二病發,有一次已經忘了是考的不好還是調皮犯錯了,我爹說了我一句「賠錢貨」,瞬間就炸了!
不過我是那種簡單粗暴直接爆發的性格,當場就大哭並跟我爹吵起來了,指責他重男輕女,所以這句話雖然深刻打擊到我,但是後期影響不大。事後想想,如果我是林妹妹那種哀怨的個性,非得抑鬱。


胖胖的指甲:

你就是去做了…也不會…
我爸爸對我說過,你就是去學日語,你也學不好。別浪費時間了,我認識的一個大學教授,學了很多年日語也沒學會。你覺得你能學好?
你別去考研了,你智商都不行,高中成績都不行,還考什麼,肯定考不上。老老實實去打工吧!
我高中班導對我說,你就是去了文科班,也不會是第一。理科班就很好就業,就這樣吧。
—————————
其實就是打壓孩子的理想和真實感受。我爸爸覺得我做什麼不都行,所以潛意識就在打壓,他說的最多的就是你智商不怎樣,打打工就行了,別折騰。他還舉例說,他這輩子最不喜歡做檢驗科醫生,還不是做了一輩子?不但自己扭曲,還強迫我接受必須扭曲。這樣一輩子生活毫無希望。
高中班導認為文科是腦子不行的人才去學的,可是我對理科毫無興趣,文科卻不錯,是個嚴重偏科的人,最適合讀文科啊。然而讀了理科。
後來大學部畢業,對專業一竅不通,我花了四年時間跨專業考上了文科專業的研究所,現在沒有從事大學大學部的專業,走了好多彎路。如果能按照興趣來,我現在的發展肯定會好很多。但是我還算幸運的,畢竟我找到了擅長的方向,在還能選擇的年紀改變了方向。而那些隨意被扼殺,而且沒有改變機會的人呢?
最最生氣的是,爸爸在我考上研究所後對我說,要不是我這樣對你,你能考上?這句話對我的打擊你以前那些更大,我內心沒法釋懷。還好的就是,他現在再也不打擊我了,因為我離他遠遠的。
以後有了孩子,絕不給他隨便下定義,以後喜歡做什麼,按照他自己的興趣來,絕不強加於他。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尊重天性,尊重人性,這是每個父母都必須遵守的底線。


養由基:

家裡面是開粉店的,南方人應該都懂吧。國小時數學老師有一次因為我在課堂上做不出一道題就當著全班的面對我說:像你這個樣,以後你也只能和你爸一樣賣粉!
父母雖然國中文化水準,但從小就要求我為人端正善良,他們做生意也是一絲不苟,努力地生活著。在這種環境下,我從小就沒有因為說富貴貧窮或者所從事的職業什麼的東西而看不起別人,我做到在網咖上網時對打掃的阿姨說一聲謝謝,我習慣了打的到家的時候對司機說一聲好走,我認為人是不平等的,但每個人都應該受到平等的尊重。至於我那位教書育人的老師,哎,不說了。

2016.5.4
衷心感謝各位對我的關心,答主是即將聯考的文科狗,感謝父母十多年來對我的教育讓我成長為一個不至於缺失道德的人,也希望所有有過相同經歷或者正在遭遇這種情況的朋友們能夠走出困境,笑對生活!
PS:答主是柳州人,家裡開的是螺螄粉店,至今已經十多年啦,柳州一家店,南寧兩家店。歡迎各位品嘗我們廣西的螺螄粉(雖然敗家的我偏愛桂林米粉)
以上!


阿靜喝奶茶:

爸爸媽媽生了弟弟妹妹就不喜歡你了。

對孩子說這種話的人我恨不得一腳上臉。

——————我也不造為什麼有分割線——————

這句話針對那種反正事不關己我就看看孩子怎麼想的人

以前看過一篇文章叫做 頻道不同 不要打擾

對於那種幾歲的孩子,你是大人,你說什麼他都很容易當真

我身邊有幾個這樣的同學,小時候聽了這種不負責任的言論,在爸爸媽媽提出想再要一個的時候哭鬧

現在呢?覺得有個弟弟妹妹 其實很幸福啊

因為我不是獨生子女,我有個親妹妹,小我十歲,我很喜歡分享我們的日常

他們呢?再想要,對於年紀大了的爸爸媽媽也很危險了

所以就是那句話,在不知道你的言行會給別人帶來多大傷害的時候,最好別做這種沒品的事

尤其對孩子

居然這么多贊

破百爆全家搞笑的照片吧哈哈哈哈

我來爆照片了

我從不食言對吧哈哈哈
上面是我的妹妹和表妹 你們可以猜誰是親妹妹

為了提供線索 下圖是我

下面是爸爸黑照哈哈哈哈

好啦 大家慢慢猜噢!!么么噠!!


崔果果:

天天也不愛說個話,看看別人家孩子~越說我,越不愛說話,明明那麼開朗的人看到親戚們一句話也不想說


匿名用戶:
“你要是不好好學習我就和你媽離婚”

“要不是因為你,我早就和你媽離婚了”

嗯,這是我爸對我說的最多的話。小時候爸媽感情特別差,每天吵架,很小的我開始早熟,在吵架的時候迅速的拉起快要炸毛的爸爸出門。但是有時候激動起來我也會挨打。從最開始的勸架到說,你們不要再吵架了到熟視無睹。

小時候我爸對我說的最多的就是「你不努力學習我就和你媽離婚」從一開始的害怕後來麻木後來覺得,為什麼你們還不離婚。去年的國慶節我姐給我打電話說,你爸媽在鬧離婚,你準備跟誰,那個時候我剛踏進圖書館,無錫下著雨,其實並沒有太大的感觸,麻木了吧,我說肯定是我爸,因為我媽不會要我,當然後一句我沒說。因為記憶猶新在我很小的時候爸媽鬧過很嚴重一次離婚,那個時候我媽是不要我的。

小時候我很勤快懂事,有時候突然想起那時候的自己,自己都難以置信,原來我這么懂事過。爸媽要工作,很小的我開始學習做飯,不然就等著被餓死,洗一家人的衣服,干各種農活。然後就是各種被我媽嫌棄和罵。我爸媽一度告訴我我是他們撿來的,嗯,後來我信了。

我爸還告訴過我,我剛生下來那會,因為是個女孩子,他是不要我的,準備把我溺死,我的大嬸攔著的。

初三畢業考上了一中,我爸哭著跟我說這么多年對不起我,麻木了,沒太多感受。

從小我性格敏感自卑,努力學習,在其他方面尋找自信。有一個男生叫我醜八怪,但是每次交作業的時候他都會抄我的,那個時候才覺得自己是被他們接納的吧。當然我也還記得那個男生名字,多年以後遇到了他他也會開心的和我打招呼,但我只能笑笑。難道還能說什麼么?

高中,高三,那段時間我現在都不願意去回憶,太難受太難受了。我一般是年級200多,發揮的好的話是年級100多,正常發揮211沒問題還可以沖刺985,然後我爸覺得高三是很重要的時期,給我班導塞了紅包,然後從來沒管過我的我親愛的楊老師開始找我談話,他說我所有的成績都是靠的運氣,我的實力在年級400多甚至600多,我不服我要證明給他看,然後他一次次打壓,終於,我有一次考砸了在年級400多,他繼續找我,說,你看我沒說錯你的實力就是這樣,你後來還會更差,嗯,對,後來我就在年級400多甚至更差了,我開始俱考,開始厭學,我嘗試過太多太多的辦法,徒勞無功,我以為我完了。感謝我的大王瓊,感謝他作為科任老師卻還那麼關心我,感謝他救了我。

太多太多凌亂的回憶,現在想起來還是能讓我心臟抽痛,聯考前幾個月我幾乎沒睡過一個安穩覺,沒吃過一頓好飯,厭食,失眠,我甚至想自殺,我告訴自己,熬過去了就好了,熬過去了就好了,每天大量的安神葯,大量的健胃消食片,172的身高聯考結束剩下94斤。太過疼痛的回憶,我以為我都忘了,原來這么清晰。

我也想去原諒啊,可是怎麼原諒,從哪開始原諒,我不知道。

聯考成績下來,超本一線57分,不是很好,但是我撐過來了,填志願的時候我自己一個人決定,全部是外省,我還填了提前批軍校,這樣就能離所有人遠遠的,我有我自己就好了,但是軍檢復檢不合格過不了。

其他志願全是外省,越遠越好,即使這樣要放棄我學醫的夢想。

錄取通知下來的時候確定了我在無錫,我媽不知道從哪聽的話,讓我退學去讀衛校,因為她說我這個專業沒有前景。

哦,對了還有我親愛的外婆,我們家擺我的升學宴的時候她凌晨5點把我叫醒,讓我以後在外面出事了自己一個人扛著就好,別告訴家裡,嗯對,在我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她無情的說了這樣一番話。

變態畸形的家庭關系。

我一度害怕自己毀在她們手裡,其實差不多了。很多性格上的缺陷真的改不過來了,嗯,我還有心理問題。

嗯,我恨他們,特別是我高三班導,無法原諒。就是這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