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歷過的最撩的事情是什麼?

問題描述:ˊ_>ˋ總是被猝不及防一口狗糧,那麼就乾脆來個狗糧合集??
, , ,
惠惠:

額頭前面的劉海兒長了,頭腦一熱自己拿著剪子剪成了齊齊的劉海兒,和國小生一樣,關鍵第二天還有公開課,好多人來看課,這樣是不是丑了點 。白天我上班在幼稚園 問了一下妞妞:我這留海是不是剪的丑了些?她笑 著搖了搖頭,捂著嘴巴不說話,後來忙著忙著我就把這茬忘了,等快要上公開課時,妞妞跑過來讓我低下頭,她用小手壓了壓我額頭的齊劉海兒,悄悄告訴我這樣就好看了 ,這小丫頭還記得這事呢!(⋈◍>◡<◍)。


匿名用戶:

說個前男友的吧。

有一回跟他坐出租車,車程有點遠,他胃有點不舒服,我倆就坐在後座,他本來靠在他那邊的玻璃窗上打盹兒,我靠在他肩膀上一邊看出租座位後頭的電視廣告邊用手給他揉著胃,他突然把頭靠過蹭進我懷里,雙手抱過我的腰坐直起來,嘀咕地說難受,我說一會就到了,要不你躺一會,他搖了搖頭,頭發全蹭在我脖頸那裡,癢癢的,過了一會抬起頭來,眼睛裡還有打盹兒剛醒的水光,笑著輕聲跟我說,要不你親我一下吧。

啊~可惜已經分手了2333


是湘湘妹子啊:

大三的時候搭公交去新校區,由於沒有座位所以一直站著,在快要到站的時候,公交突然晃蕩了一下,就在我的身子要隨後倒的時候,一個正在和朋友說話的小哥哥用手扶住我的腰。那一刻心裡小鹿亂撞。以上事情發生於從中醫附一去往湖南中醫葯大學含浦校區的912公車上。如若有幸那位小哥哥能看到我的答案,是否可以關注私聊我,我有些話兒想要講與你聽。


無法定義的人:

和他聊天,長時間的聊天。我缺乏安全感,想要確認他是只對我這樣,還是對其他人都這樣。我問他有沒有喜歡過別人,他說有。我說我也有,我國小時被一個男孩子喜歡過,這么些年,我還是覺得他喜歡我最真。他說,那我喜歡你,你覺得真嗎?我沒應答,急匆匆道了晚安。那晚,心撲通了很久。

後來,他家裡有了些變故,在傍晚時問我能不能陪他聊聊,語氣柔軟得像一隻貓,抓亂了我心裡的草坪。

我整個青春里都是孤身一人,沒有經歷過很撩的事,高中時收作業的男生開玩笑地叫我一聲小姐姐,我就覺得心裡癢癢的了。但後來回想起,那個坐在我右手邊的男孩,他低下頭時蹭到了我的手臂,我隔著校服外套感受到他頭發毛茸茸的觸感,曾覺得心裡很柔軟很柔軟。

我和他沒有過那些男女同桌間的欲說還休的情愫,但我用至少是自以為的整個青春里能有的溫和去對待過他。我記得他小聲地在我旁邊說,不要看,我媽媽說壞人不能看。他這句話,像極了我幼年時經過電焊鋪子時,在我旁邊的哥哥說的那句,不要看,看了傷眼睛。雖然我不止一次地覺得他是個有點自私的人,但那一瞬間,我覺得很溫暖。

他說,還好有你在。其實是還好有你們在,你們在了,我的青春才在。是他們一遍又一遍地以各種方式讓我相信,我是值得的也是特別的。他和他都是最最普通的男孩,我也是及其普通的女孩,但是因為我們彼此的存在,讓整個圍繞著聯考進行的青春顯得有那麼一絲與眾不同,我覺得很值了。

後來,我們各自去了不同的城市,慢慢地淡出了彼此的人生,成為了QQ上一個沉默的圖標。但過往不會忘,它總是在那裡,等著我們回頭看。

對於一個普通人而言,最撩的不過是給出和得到的善意。那麼多人,都只顧朝著聯考奔跑,他卻回過頭說了一句,加油啊。

———————————————————————暑假我去武漢玩了幾天,最後一天我拖著行李箱去坐捷運。那個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恰好我進的那一站人很少,整個捷運站只有包括我和我朋友在內的幾個乘客。過安檢的時候,負責安檢的工作人員幫我把我的行李箱搬上安檢台,過後又幫我搬了下來。我從前坐捷運時,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很感動很激動,一迭聲地道謝。那個男孩子,很沉默地低著頭,也回著我說”不用謝不用謝”。

他連我的樣子也沒有看清,他只是很體貼很自然地幫助一個乘客,而他本可以不做的,但他做了。也許在我之前,他還幫過其他很多乘客搬行李。我連他的樣子也沒有看清,但那一刻我覺得他特別溫柔,不是那種異性之間定向的溫柔,而是自然生髮出來的溫柔,對每個人都是這樣。

以前看過一個女孩的回答,她說男孩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無差別地對待每一個女孩,哪怕她是那個”恐龍”呢。一個人無意之間流露出的善意,才是真的撩好伐。

———————————— ——————————- 我選的體育課是排球,助教是我們學校大四的一個學長。初學打排球,手臂上經常是淤青一片,往往要過一兩個星期才能全消。某次上課時,我顛著球呢,他在我身後說我手臂彎了,我回答說手太疼了。他拿過球試了試,大概他也覺得球太硬了,就吆喝著一邊的男生給我換了個軟一點的球。

今天體育課,他經過我和我搭檔旁邊,順手將他手裡拿的球遞給我,讓我用他那個。我拿過來,感覺比我的球要軟一些。

哈哈,下午的心情都被點亮了呢,大概男生適合用硬一點的球,但我也拿到了適合我的軟球,就很開心啊。謝謝學長,謝謝老師。


兔太太:

我們戀愛三年,結婚一年,在美國
我們結婚一個多月以後就開始異地,由於工作原因我就開始長達一年多的全美到處飛。很多時候因為項目,需要在一些地方帶上1-2個月。
後來中間有短假期,他飛來看我,一下飛機我就嚇呆了,四天而已,兩個巨大的航空箱~結果一打開,裡面全是我愛吃的愛喝的,前提是我從來沒有讓他帶任何東西來……
他總覺得我在外地我吃不飽,喝不好,於是來之前,看到什麼都拚命地給我買,所有我愛吃的,以及覺得我會愛吃的全部都買了,於是就塞了兩大箱子……
現在都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了,還有一部分沒吃完
還有一些面膜,作為一個直男給我主動去買面膜也是難得了…不知道哪種適合我,就一個來一樣,整整兩大包,40多種……
臨走的時候,還一直擔心給我帶得不夠多………看著他蹲在地上,一個一個的打開幫我收拾零食,喃喃自語……頓時就覺得,這大概就是嫁給愛情的樣子了吧


匿名用戶:

王叔看到了這個問題,死乞白賴要我寫給他看
想了想,其實並不知道該從哪開始,那就從王叔這個名字開始吧
王叔只比我大九個月,之所以叫他叔是因為他長的比較老,老到我覺得他四十歲也是這個長相
一開始打電話,接起來,「叔啊」,身邊的人面露驚悚,我再渾也沒到跟叔叔輩的人調情的地步,後來他們知道了,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踹翻了自己面前的食盆

突然想起了高中的事,那時候和王叔一起上學,過馬路他總是走在車來的那面,我要是敢和車正面硬剛,他是一定要罵足我三分鐘的。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你著什麼急?不能多等等啊。寧停十分不搶一秒的道理你到底聽過沒有?!我只能臊眉耷眼地低下頭,任由他牽著我像牽老太太一樣過馬路。很久之後,一個總是跟他一起放學回家的小兄弟看到我倆過馬路的狀態,抱著王叔瘋狂哭訴:「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人么,你每次拉著我過馬路都特么跟死神賽跑一樣,除了催我快點就是催我快點,嫂子的命是命,兄弟的命就不是命了么?」王叔聞言也十分激動,他抑制住內心的波濤洶涌,只是用簡潔的話告訴那位兄弟
「滾」
「好嘞」

有一次在寢室和王叔打電話,做出了一副溫柔婉轉柔弱可憐的小女人姿態,輕聲細語告訴王叔,今天的高跟鞋把我腳後跟都磨破了,可疼可疼了。王叔也十分心疼我,情真意切的告訴我,
「媳婦,換雙鞋穿唄」
到現在這都是我們寢室笑話我的利器,他娘的,動不動就角色扮演讓我換雙鞋穿,氣的我牙根癢癢,偏偏始作俑者還感受不到自己到底哪裡犯了錯,只是有一次逛街我腳痛拉著我去買了雙平底鞋,然後把我的高跟鞋仔仔細細包好了,晚上回去給我揉腳。他知道我犟,沒法拒絕高跟鞋的誘惑,他只能當我的平底鞋,隨時準備沖出來替我分擔。

人間多寂寞,被撩到就算賺到
只可惜我面相偏冷,除了王叔也沒人撩我
不過說起來也不可惜,他一人,比千萬人都值得
走過苦難,走過艱險,走過人事捉弄,走過有心無力,走過絕境,也想過放棄,想到一生,漫長的好像也不能廝守到老
不過我從始至終都希望能跟你走這條路久一點,如果分開也無妨,用餘生懷念你也很好
在一起的第一天我這么想,在一起的第四年我也是這么想的
希望第四十年我還有這樣想的機會

如果有人看,以後再更吧,我要去陪王叔啦


懦夫剋星:

我可能真的膨脹了,這種話題也敢點進來


十一月:

有次陪朋友喝酒
然後自己不小心喝多了
後來富貴來找我
陪著我在水池旁邊吐

我感覺我吐出了整個世界
然後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就哭了
哭總得有個理由吧
我當時在富貴懷裡邊哭邊說想家
他說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後來我斷片了
但是這句話我記得特別清楚
後來醒來跟他說要親親
他說先喝點水
我說你是不是嫌棄我吐了(難過臉
他說怎麼敢嫌棄呢
你昨天吐完我就親你了


魚某:

高中的時候要轉學去別的地方讀書,也是突然決定的,告訴他之後他沒說什麼,但接下來的幾天都沒怎麼聯系我。我也賭氣不想找他。
周五要離開前還在猶豫要不要見他一面,接到了他的電話。
他在那個我要轉去的地方給我打來電話說「我辦好轉學手續了,周一見哈。」
那天要離開的不舍和三天和他的小別扭在他從電話中傳來的熟悉聲音中一起爆發,電流應該是真的從腦子里穿了一遭,要不然為什麼會全身一下子就軟了呢。

後來我經過和家裡的抗爭成功又轉學回來了,他也跟著我回來了這個也挺撩的,但是那個接起電話聽到他說那句話的瞬間真的是,「最」印象深刻的時刻啦


SHER:

1.剛上高中的時候,就軍訓完不久的一次體育課上,那次老師要我們自由活動,我和幾個女生在籃球場旁邊打打鬧鬧,班上有幾個男孩子在打籃球,不記得當事是聊到了什麼,反正就低頭笑的很開心,然後一抬頭就看到一個男孩子剛投進了個三分球,轉頭正好看著我,然後我一臉傻笑的跟他對視了好幾秒,那天穿著我最喜歡的一天白裙子,太陽很好,微風也很好,大家都很好。

2.也是高中,大冬天的挺冷的,但是我們班導不讓我們關窗戶,說不通風,emm,不知道怎麼形容窗戶,反正就要開一半的窗戶,當時我和坐我前面的同學就在窗戶下面,所以必須開,不然老師要說,坐我前面的男孩子,每次總是只開那固定的一半,我就跟他說,我說我把我這邊的打開吧,把你的關上,然後他轉過來跟我說,那樣你會很冷的,這風太大了,還是開我這邊吧。我說那也不能總是對著你吹啊,到時候感冒了怎麼辦。他還是堅持不讓我打開,最後我還是強勢的換了,然後我就被凍死了。不過後來達成協議,一個人吹會兒風,再換另一個。

3.好幾個女孩子一本正經的對我說,某某某(我的名字),如果我是男孩子,我一定會追你的/娶你的/愛上你的之類的話,聽的我還是挺開心的。

4.想起來一件跟我無關的,就是有天晚自習結束,放學,快出校門時候,學校里的一個男生,不認識,應該是他媽媽帶妹妹來接他,然後他走過去就把妹妹一把抱起來,然後她妹妹就圈著他的脖子,叫哥哥,就像原來很火的視訊一樣,我走在後面,覺得好酥啊,羨慕有哥哥!

5.想起來,原來有一年元旦的時候,然後應該是跨年的那個晚上,節目什麼的都看完了之後,回寢室,我們學校的女寢和男寢是對著的,就是女寢的前面對著男寢的後面,那天晚上,對面有一個學長就對著女寢喊,某某某,我喜歡你,後來就一發不可收拾,還有一些也是表白的,還有些在裡面搗亂的,那時候下面還有老師,準備上來查寢的,就看著兩棟樓跟瘋了一樣,喊過去喊回來的,雖然我就是個吃瓜的,還是覺得甜甜的。

會一直更吧,記起來的話


苦厄:

國中時班裡有個男生 跟挺多女生關系都不錯 我倆也算熟吧 有一次下午上課之前我流鼻血了 本來我朋友陪我在水房洗 結果打鈴了她就回去上課了 我們班後門總開著 正對水房 他就坐在門旁邊 拿著紙就出來幫我洗鼻子 我當時都懵了 我有時候自己都嫌鼻血惡心 他上來二話不說就幫我洗 當時真的 心臟暴擊 然後他還用涼水給我拍腦門 幫我拿著眼鏡 看我頭發簾濕一片瞅著我樂 真的特別撩

沒啥後續 我倆就是普通朋友 互相也不喜歡 現在高中他在我隔壁班 平時碰著會打個招呼啥的


Aorqu用戶:

emmmmmm

所以我一個單身狗點進這個回答是想幹啥


neikoladodo:


說以後生男孩生女孩的問題上…就想到了豬和白菜(沒有重男輕女的意思…他是單純覺得生女孩子要防渣男…意外懷孕什麼的…防不勝防…所以雖然喜歡的是女兒…但是想生個兒子。)
他最愛吃的就是娃娃菜…


最近沉迷於給自己買保險…各種保險…然後也安利他買保險…一開始他拒絕了…後來大概就是說到結婚以後我還是會給自己買保險…這是個安全感…誰都不拖累…也沒有後顧之憂。然後說受益人寫各自的爸媽吧(他其實是單親…真的覺得他麻麻挺不容易的)他不要…他要寫我。ಥ_ಥ其實這邊是真的挺感動的。


我說…書上說每個人都會有兩個以上的人格耶…他說他有三四個…我問他那每個人格都是怎麼樣的?他說:都很愛你。
這一段也是不小心給撩到。

(/ω\)很暖男的…捨不得我一直坐飛機奔波…其實他應該是很想很想和我粘一塊兒的…委屈巴巴了一晚上…一臉好想好想啊但我是個聽話懂事的寶寶不可以折騰女朋友(他沒法子過來我這里了…因為今年他為了我已經請太多假了…因為之前他也飛來我這里陪我很久…雖然後來一直是我在兩邊飛…但是每次機場接送也都是他請假來接送的…請半天假請半天假這樣子…上班狗已經無假可請的是真的心酸)

我說了不要禮金不要戒指婚禮從簡ε-(´∀`; )…這貨不樂意…要買鑽戒…一直在說因為和我結婚很神聖…所以儀式感很重要…該有的全部都要有…
這個是真的很頭疼又很感動的問題…目前還找不到處理方案…簡直gg

動不動就突然間撩我…其實剛在一起的時候,我一開始是挺心疼他的…覺得他老是一個人在家孤單單的…聖母心泛濫…就想對他好一點…後來發現他是真的太太太容易知足和感動了…可能我覺得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他能感動的不要不要…就感覺他數個很敏感脆弱的寶寶…然後其實他也很嘴笨…說到這程度…雖然沒啥華麗的詞藻…也沒什麼七言律詩啊這些有的沒得…但是對我來說真的很撩了…


日常撩…
別人家的男朋友都是大狼狗…
看看我家的小奶狗ε-(´∀`; )
其實我還是很滿意的。


我決定換個ID:

高二吧那時候,前一天剛剛剪了頭發,第二天去上學。
第二節課之後是課間操時間,大操場,第九套廣播體操,只能習慣性地在有轉身和轉頭動作的時候偷偷望他一眼。
做完操之後同學們三三兩兩散去,周圍有點嘈雜。我就等在原地,他朝我走過來,笑著說:「y剪了短頭發好乖哦。」

像我這么能裝的人當然是努力淡然地笑一笑就過啦,但是天曉得我的內心有多波濤洶涌啊2333

這句話對我來說有多重大的意義他可能從來不知道吧,而且他說不定早忘記說過這么一句話了。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他的語氣和表情我都還記得一清二楚。
一點也不浪漫,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只不過後來聽見再好聽的話也再沒有過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

撩不撩總覺得跟人是誰有關吧?
也有可能是因為我自己經常對人不對事哈哈哈。

順便說一句,那以後直到現在七年了,我還是留著短髮。
不是因為他哦。
只是因為習慣啦。


zzzzzzzzlian淺淺:

1.國中的時候,有一個男生每天上學時都會經過我家樓下,我總是能在上學時碰巧遇到他。有一天我準備下樓在收拾書包,往窗戶下一看,與正在仰頭的他四目相對,他對著我正笑的燦爛。
後來我才知道,那些上學路上的順路不是碰巧,他上學也沒必要從我家樓下經過,他每天都會在樓下翹首期盼,只為在我出門後跟我說一聲「hey~又遇到了啊,一起走吧」。

2.還是那個男生,我們上學路上會經過一條馬路,我這個人幹什麼事都風風火火的,過馬路永遠抱著一種車子不敢撞我的心態往前沖。
每次跟他過馬路,他總是會緊緊拉住我的書包帶子或者虛摟住我,讓我別再往前沖。
我記得到馬路中間的時候他會自動換到我的另一邊,永遠擋在車子來的方向。在一個個溫暖午後,他可能不知道這個女孩在每一個這樣的瞬間,心臟都會一下子擊中。
後來我不管跟任何男生過馬路都會想起他,可是再也沒有男生做過跟他一樣的舉動了。

我們沒有戀愛過,現在也幾乎沒有聯系了,但這可能是這么多年來唯一的男生,他每一次看向我的眼神都在告訴我我是雅典娜,他小心翼翼地想要給我所有他認為好的,雖然稚嫩青澀,但莫名地帶給我安全感,讓我黑暗無光的國中生活有那麼一分甜蜜。


是我呀:

大概就是國中的時候 有一次晨跑 跑著跑著 我喜歡的男生 他個子很高 換了好幾排從後面換到我身邊 並肩跑 然後他向我伸出手 攤開手掌心 那裡靜靜的躺著一隻大白兔奶糖(人 •͈ᴗ•͈) ♡♡

———-

還是他

有一次上晚自習 很自由的那種 自己學自己的 他跑到我身邊位置坐下 開始玩筆

國中那時候很流行一首網路歌曲 名字叫犯錯 我是不是暴露了年齡 哈哈哈哈

然後大家學累了 有人用班裡的usb介面插上了MP3 開始放這首歌 循環放 我就跟著哼哼 有段歌詞是這樣的:沉默不是代表我的錯~~ 傷心不是唯一的結果~~只想再聽你說一次你依然愛著我~~

沒錯 放了兩遍 我跟著哼了兩遍 第三次哼到這的時候 他突然轉過頭湊到我耳邊說 : 我依然愛著你 然後看著我就輕輕的笑了

———–

同是他

跟他談戀愛了以後 第三天吧大概 有一天午休完 迷迷瞪瞪的去教室 他和他朋友趴在走廊上曬太陽 他們齊刷刷的眼睛笑眯眯的一直注視著我 讓我覺得莫名其妙 他的朋友神神秘秘的說 你的筆袋裡有蟲子噢~~他就笑了 我瞪了一眼就很酷的走了

然後我還是有點怕怕的 手有點抖的打開筆袋 卻是一個包裝好的紅色的可愛的手鏈 我抬起頭來看他 教室外走廊上的他朝我揚起了他的手腕 他的手腕上有一個藍色的同款 。

那個少年 他在我心裡永遠是發光的呀~~

……………………………分割線

繼續說吧 不管有沒有人看 這都是我一路走來的印記 記錄在這里 不會再對旁人提及

……………………………

初戀總是短暫美好的 那個給我大白兔奶糖的男生 我們初二在一起 初三分開了 準確的說是被迫分開。

在雪天在操場上 他走在前面 我踩著他的腳印跟在他身後蹦蹦跳跳

上課傳了無數紙條 後來他特意準備了一個本子還親手做了一個小信箱裝紙條

他在宿舍樓底下在冷風中等著我下樓 那天 他親了我 淺淺的點了一下 然後兩個人都害羞到要死

跟小夥伴們出去包夜上網 帶著我 旁邊男生使壞 看小黃片 他直接走過來把外套脫了蓋在我頭上 說乖乖睡覺 然後讓旁邊男生去另一台電腦了

人生中第一次開房 是四個人 兩對情侶 裡面是兩張床 朋友和她男朋友一張床 我和他一張床 在同一個房間里 對面床上時不時傳來特殊的聲音 我們兩個像個傻子一樣用被子蒙住頭偷偷聽 還覺得很搞笑 衣服都是整整齊齊的 然後兩個人呼呼大睡

我們之間沒有性這個概念 只有單純的喜歡和在一起的決心

記憶很瑣碎 卻都分外清晰

被迫分開是因為我是學霸 他是學渣 因為要給我過生日 他召集了很多同學 吃完飯吃完蛋糕去了ktv大家晚上集體去包夜上網了 夜不歸宿 學校知道了 家長知道了 然後就是血雨腥風

那天在校長辦公室里 老師 家長 學生 滿滿站了一地 我最後進去時 他站在校長背後 雖然當時家長的謾罵聲、老師的批評聲、同學哭泣的聲音混雜在一起 穿過一層一層的人 越過許多人不屑的眼光 我看到他朝我笑了 我也笑了 沒什麼可害怕的了

然後老師一把就把我拽到了中間 說 這就是那個學生 又談戀愛又不回宿舍帶壞了班級的學風………所有人都看著我 那是我這一生最為羞恥的時刻 所有人都以為我和他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然而 我們之間最親密的也就是那天的那一個親吻罷了

最後他輟學了 被開除 我雖然沒有處分 但被老師安排在了最後一排 老師處處找茬 如果不是因為我成績好 可能當時會一起開除吧。

後來他在家也給我打過電話 聽到他的聲音我就哭 他總是安慰我 後來……後來是我太渣。我辜負了他。

在他不在學校的那段時間 我跟別人談了戀愛 可是沒一個走心。真的純粹想找個人代替他 讓我不要那麼想念他。那兩個男生對我都不錯 我卻很惡毒 各種傷害 完全不在意他們的感受 怎麼樣都由著我 在一起他有一點做的不好或者欠缺 我立馬分手 頭都不回 然後看著他們難受 反而覺得很可笑。

再後來 有人告訴了他 說我跟別人在一起了 他終於來學校了 整個人沒有精神 我們坐在操場上 他一直定定的看著我 問我他們說的是真的嗎 我哭的說不出話 他看著我哭了半個小時 然後給了我紙巾 說我知道了 然後起身走了。

這算是分手了吧。那時我才知道自己錯的有多離譜。沒人可以代替他來愛我。我明白的太晚。

在那以後 我沒有喜歡過任何人。聽說他去了另一所中學 女朋友換了又換。

再後來中考的時候見過他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遠遠的站在朋友的身邊 談笑風生。後來聽說考完試後 他來我考試的學校門口等我 說有話給我說 然後錯過了 他騎著車去學校找我 我考完試卻直接坐車回家了。然後永遠的錯過了。後來的三年重點高中,我混著日子成績不高不低 朋友說他完全不學習 每天談戀愛打球 一個星期一個女朋友。從高中到大學 他加了我又刪掉加了我又刪掉 兩個人都耿耿於懷 他總是責問我為什麼不等他為什麼背叛他 問我我們在一起的那一年算什麼 然後就是爭吵 然後就是刪除 過段時間再加回來 反反覆復 糾纏了四五年。然後後來不問了 就安安靜靜的躺在通訊錄里 直到最近 我男朋友讓我刪除微信上多餘的男生 我才刪掉他。

至此 算是再無瓜葛。

………………………………後來現在

越來越深刻的體會到 天道好輪回 蒼天放過誰 因果報應啊

後來談過的一個李同學 學校里的小頭目看上我了 這個小頭頭家裡有錢又任性 但人還不錯 他害怕這個小頭目打他 於是在小頭頭跟前裝作跟我是朋友 在小頭頭一口一個女朋友喊我時 他陪著笑的樣子真讓我惡心透頂 果斷分手

再後來大學談過一個男朋友 嗯 異地 我是真的愛他 談了兩年 他不喜歡我化妝做指甲不喜歡我穿的過於涼快 嗯 我一一照做 他大我一屆 哦對了 他國小的時候就喜歡我 在我還很懵懂的時候 他就開始寫情書了 還算專一 寫了兩年多的情書 只是後來我轉學了。算是知根知底。後來他畢業了 面對社會的壓力之後 整個人變了 嗯 在我發現他在探探上跟人撩騷的時候 他誇一個指甲做的很艷俗 妝化得很濃厚的女人很美時 我就徹底結束了這段感情。如今無感 他真心愛過我 我也是 足夠了。

…………………

現在 有一個男朋友 他比我小 但是 他自信陽光 善良正直 霸氣也溫柔 很帥又有點害羞 有擔當也像個孩子 上進努力 能給我我想要的感情 。

在一起時間不長 但很喜歡他。

過去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

他做什麼都很撩 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月他要來學校看我啦

以上。


老實人王清揚:

「我生氣了,分手吧。」
到了學校一看,桌子收拾的很乾凈,杯子里換了新的熱水,還有,一張小小的道歉紙條。
自此以後的幾天她都會幫我做好多好多事,每天早上來到班裡總是能看到一杯氤氳著熱氣的白開水。
「我愛你。」說著我抱緊了她。


「沒空就忙你的…等有空了多想想我」
我想像剛認識你的那時候一樣,在你來搶我手機玩的時候,緊緊的抓住你的手,永遠不放開。❤️
@Emith


不一:

高二分科,我們被分在了不同的班上。

但其實,在高一的時候,我已經開始暗戀她了。

她坐在我的側後面,我作業寫累了回頭就能嗅到她頭發里飄出淡淡的香味,她回答問題時溫柔地像只小羊,課下的嬉鬧聲又能響徹整個教室。

她所有的可愛、活潑和溫柔都一點一滴地刻在我心裡,然後瘋狂生長。

我總是小心翼翼地把她裝在心裡。有一次,宿舍卧談會討論班上哪個女生最漂亮(男生寢室的卧談會經常干這事兒),不少人對她表示了好感,而我卻像個逃兵一樣,連對她的喜歡都不敢說出口,喜歡就是連看到她的名字都會心動。

高二以後,我就沒住校了,巧合的是,居然跟她住在同一個小區(她一直是走讀生)。

因為高二對新班級的陌生,以及我們好歹還算高一同學的緣故,交集反而多了起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已經能夠彼此掌握默契,放學掐點走出校門,然後「剛剛好」地一起回家。

她家在我家後面那棟樓,我經常躲在窗子後面看她,看她從樓宇傍邊穿過去,又在那個電線桿後面停下腳步,微微側身瞥向我家的方向。我們目光交接,然後就飛速下樓。她會故意慢下的腳步,以便我能輕而易舉地追上。然後我們一起穿過街道,走進校園。

後來我們將一家奶茶店當做中轉站,奶茶店老闆是一個比我們略大的男生,高三畢業沒考上大學家裡就開了個店。生意也不賴,學生為主,我們還就此還成為了好朋友。

吐露心事,當然是必然的。

有一個夏天的周日,晚自習回家,涼風習習,月色朦朧,她忽然放慢腳步,扯著我的衣服跟我說,那個男生,跟我表白了。

那一刻我的心情跌入了萬丈深淵,問她:哪個?

XX(奶茶店老闆),她又說,不過我拒絕了他,跟他說我有男朋友了!

她看不清我的表情,繼續說,你以後就當我男朋友吧!

我不知道作何反應,她像是著急了又說,假的,放心!

我知道追她的人很多,但我才不管真的假的,心裡開出了一朵花兒說,好啊。

這就是我青春最撩的事情。

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呢?我沒法形容。我只知道如果有一天沒見她,我就會坐立難安,她對我笑一笑就真的能夠開心好幾天,而那個時候,她說的可是要我做她男朋友這樣的話啊。被自己喜歡的人表白,有什麼比這個更覺得撩的事情呢。

而直到聯考以後,傳統又羞澀的我才傻傻地問她可不可以把「假的」拿掉。

她睜大兩隻眼睛看著我說,我以為我一直是真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