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經歷過的最撩的事情是什麼?

問題描述:ˊ_>ˋ總是被猝不及防一口狗糧,那麼就乾脆來個狗糧合集??
, , ,
撩漢導師俞小白:

和前男神去看電影,初冬 我穿了一件打底衫 一件大衣,他穿的是一件連帽衛衣,電影院太熱了 我就把大衣脫了,他見我脫了大衣,他就把連帽衛衣給脫了(就是男生單手抓住衣服後身直接拽下來那種脫法)只剩下背心,我的天呢 他是經常健身所以胳膊就像這個emoj ,外加他很白 我們看的那場電影是什麼我不記得了,我只記得燈光晃到他的手臂很亮,他靠在我旁邊散發著滾燙的氣息,我覺得諾大的電影院彷彿都無限安靜,感官被無限放大,那一場電影我感知到熱量,感受到他的氣息。後來的後來,就沒有了。


匿名用戶:

9.27今天看到有人點贊才想起來四個月前還有寫過這個回答。

emmm怎麼說…在一起了(超不好意思)快一個月了吧。說來也很復雜,在一起的前一天我們的關系被我鬧僵了,估計也就這樣了,再也不會有任何交集的那一種。

但是那一天太難受了,晚上躺著閉上眼睛就控制不住掉眼淚,接著爬起來開燈照鏡子看著自己冷靜。就這樣反反覆復折騰到凌晨四點多真的忍不住了,打開對話框吐槽他有毒害我覺都不想睡了。

凌晨四點多我不抱希望他會回我了,我感覺他都夢游阿拉伯去了。但這個鬼人秒回了句「想睡我嗎」…然後就不可控了。

emmm就balabala的在一起了。

想了好多次如果那一晚我忍住了沒找他我們會怎樣,不過現在很開心啊,其他的管他嘞,和傻狗狗希望能好好的走下去八。嘻嘻

——原回答在下面。

5.31先匿名吧…啊啊啊啊好害羞(捂臉)。

是我喜歡了挺久的小哥哥。我們的關系怎麼說呢,平時基本是淡如水的君子之交,但就是偶爾有點小粉紅,說不清道不明的那種清白關系(好像有點矛盾吼)

昨天是醬紫的,八點的時候和他說完最後一句話我就去寫論文了沒有回復他。然後十點多我拿起手機就發現朋友圈有人提到我。

我點開一看是他:

「朴樹的歌和拼圖很搭

看輪廓是一隻小腦斧

我的身體需要一點糖分」(配圖是他玩的拼圖)

我就腦子抽抽騷了一句:

「什麼糖?葡萄糖、麥芽糖、乳糖、蔗糖還是唐**」

(對了,我屬虎,我姓唐)

約摸過了半個小時(我感覺一個世紀吧)

他:「你」

哇,暴擊!我在床上一直打滾,室友像看神經病一樣看著我,她說我臉都紅了笑得像中獎一樣。

我說小也不算小了,土味情話也聽過不少(hhhhh),可能是因為我喜歡他才覺得這么撩吧(捂臉)

本來想直接了當放朋友圈截圖的,但是想想他也玩Aorqu,啊啊啊啊我這爆炸的少女心還是不太想被他發現。

現在我在圖書館里突然想起來昨晚,都學不進去了,嗨呀,真的是,糟糕,是心動的感jio。

6.1

今天兒童節,下午又被撩到了

我的天吶〃∀〃,我現在看聊天記錄都臉紅。

其實沒比我大很多,可能因為我比較小隻??老愛叫我小朋友,我就調侃他為叔叔。


琥越:

我跟他在一個公眾平台機緣巧合認識,異國。加了微信很聊得來。

兩個人每天天南地北聊到北京時間凌晨兩三點。。。(然而我第二天還要實習上班)

恰逢當時我剛恢復單身大概兩個月時間,可能失戀的女生自帶魅力?那段空窗期是我桃花運最旺的時候,在國外的他感覺到自己受到「近水樓台先得月」的威脅,每天特別積極要求跟我語音或視訊,跟我聊人生,逗我開心。

有一天我身體不舒服,頭昏腦漲,還要擠北京「螞蟻窩」般的捷運一小時去公司上班。跟他說了一句,

他馬上回:「替我照顧好你自己。」

當時覺得心都融化了。

這不是更撩的。

那段時間因為另一個在北京的追求者對我特別殷勤,雖然我對自己不感興趣的人不留絲毫情面,但他還是感受到威脅。

然後,他直接買了回北京的機票 !

因為我之前一直覺得異國戀不靠譜,更何況我們是網友,所以我一直的態度就是,只有面對面的接觸之後我才可能對他說 YES…而我也沒想到,快兩年沒回國的他,會為了我的這句話,而專門回北京。

我們見面相處了七天時間。我沒想到,初見的第一天我就喜歡上他並答應他了。

這七天,每一個細節都能把我撩到~

他買機票,都是凌晨起飛的,說那個機票便宜幾百塊錢,我說我以為你是不缺錢花的呢,他說,省一點是一點嘛,省下的幾百塊錢我又可以帶你吃一頓大餐啦;

他到北京之前兩夜沒睡好覺,在飛機上凍感冒了,在一起的這幾天他眼睛都紅紅的有血絲,每次看到我可心疼了;

他知道我睡眠不好,皮膚也不夠好了,他教我要保養,還給我寄了助睡眠的荷蘭的葯和保養品過來;

他帶我吃海鮮,點了一斤皮皮蝦還有螃蟹,全都剝好了給我吃,自己啃那個殼,說殼里也有肉;

我沒吃完的飯或者面,他也會繼續吃,說別浪費;

我隨便說了個自己喜歡吃什麼,他就會記得,我們去超市買菜,他全買我愛吃的,然後做給我吃;

早上煮好粥,把雞蛋剝好放我碗里;

第一天在家吃飯,本來我說他做飯我洗碗,但之前我肚子有點不舒服,他吃完就主動直接去洗碗了,說 你不是肚子不舒服嘛,我來洗,其實那時候我都忘了我肚子疼過了;

我洗碗的時候,牆上櫃台的門打開著,我洗著洗著他叫我別動,左手捂著我的頭,右手輕輕把門關了,怕我的頭撞到;

然後我在做家務他沒做的時候他都會從後面抱著我叫我「小賢惠」,嘻嘻可溫暖了;

我有時候比較笨,他也不嫌棄,有一天我們租車去天津,他開了一天車,還讓我開了一段,他全程非常耐心地給我當教練,然後晚上很晚才開回北京,我看導航不夠仔細,老是走錯路,都快凌晨一點了,都特別疲憊,我還害得我們繞了好幾圈,但是他沒有說我什麼,就叫我小笨蛋然後教我怎麼看導航提前告訴他要轉彎;

而且他好幽默的,去小賣部買個東西都會給售貨員逗笑,在超市碰到的大爺都被逗笑,我們在麵館點面,我讓老闆多加點花生,他讓老闆多加點「牛肉」 ;

他不正經的時候像個傻呵呵的智障我倆就像兩個傻子一起哈哈哈哈哈哈笑個不停,正經起來又是成熟的大哥哥給我提建議指引我照顧我,跟他一起總是好開心而且還很踏實。

我們一起坐捷運站的扶梯時,他總是會自覺地排到靠右不擋住快速通過的人;

那天在機場送他,我自己哭得像個小孩子,他跟我說,你自己在學校多吃點好的,別老想著省錢……

當時我就覺得很奇妙,跟他認識才一個多月,可是感覺像戀愛了幾年了一樣☺

現在我們已經在一起快一年啦!

每天都盼著他快點順利畢業早日回國!

但願這樣的甜蜜能持久吧~


慕晗:

國小六年,同桌五年,關系很好。
國中分開去了兩所不同的學校,我晚上坐公車回家,從7路車下來經常能遇到他騎單車路過。
他每次都推著車,陪我從車站走到樓門口,然後他再騎車回家。
我當時覺得全市的國中放學時間還真是差不多。
後來跟他同學一起補課,他同學聽見我名字愣了一下,問我,你是XX喜歡的哪個女生么?
我也愣了一下,什麼?
就是他每天晚上都去車站等3輛公交路過,看看有沒有你……


Ida:

啊,寫了很多男票怎麼對我好的回答,最撩的還沒寫過。這次不寫如何溫柔體貼了,只寫撩吧。

總的來說我覺得他真是個十分會撩的人。

一開始還沒在一起,算是曖昧吧。有一天我上班很忙沒來得及吃東西,他要出去吃午飯問我要不要帶什麼回來。我說太忙了,來不及好好吃飯了算了吧。他說那我帶麥當勞給你。我說不用了謝謝,他點了點頭就走了。回來的時候塞給我一個大袋子,說「買了五個不同的套餐,不知道你喜歡哪個,挑完剩下給我吧。」

有一天我和朋友們出去吃晚飯,大家都不開車搭車去的。吃完飯出來突然開始下雷暴雨。我特別怕打雷閃電,被困在店裡也不敢出去,抖著聲音給他發了條語音說打雷閃電好恐怖我好怕。他秒回了一條語音,聲音很好聽很溫柔:「寶貝別怕,我馬上到。」他那時侯在和他的朋友們喝奶茶玩桌游,站起來就走,不到十五分鐘就到了我面前開車載我和朋友們回家。互相都沒表白,我當時聽到那句寶貝,震驚的打雷都忘了。

和他還有他朋友一起吃晚飯,我說我手機沒流量了,他說我開給你用。我正在興高采烈的歡呼的時候他問:「你知道為什麼開流量給你嗎?」 我問他為什麼,他回答:「因為你想要有網,就得待在我身邊,不能離開十步以外了。」

他朋友喝醉了一整晚都在說胡話,他開車我坐副駕駛,他朋友在後面說我看你們倆就是互相喜歡,在一起算了。我這暴脾氣想回身打他朋友,他一把扣住我手,十指緊扣,說:「對不起,他醉了。」我那時侯有點喜歡他,也不排斥。但一直以為他拉我手是阻止我打人,也就沒多想。送完他朋友送我回家,他繞到我這邊開了車門,看了我一會兒,一邊解我的安全帶一邊俯身親了我。我問他:「你這是?這是?喜歡我?」他嘆了口氣,額頭抵著我的額頭低聲說:「牽也牽了,親也親了,你還要問?這樣還不算喜歡你?」

後來在一起之後更是撩的一發不可收拾。我跟他說想去聖誕集市,但可惜今天最後一天而且他下晚班就關了。他說那真是可惜,明年吧。然後半夜十二點在我家門口,拉著我就走。我問他去哪,他說去聖誕集市。我說可是已經關了,他說那我們偷偷溜進去吧。我永遠也忘不了,下雪的深夜裡,只有我和他兩個人的燈火璀璨的聖誕集市。

有一次看著窗外的月亮跟他感嘆今晚月色真美,他輕輕在我耳邊說:「是的,真美。但還沒有你美。」

約了朋友兩夫妻吃飯,出發前和朋友們站在門口聊天,他站在台階下我站在台階上,我跟他開玩笑 說背背,他彎腰說好。我在朋友們面前不好意思就說「不要啦,開玩笑的啦」,他一把把我背起來回我:「我不是開玩笑噢~」一直背到車上。

下雨天約會的話,打開門就會看到他早早打著傘站在我門口,問他為什麼,他說:「不能讓你淋雨,想讓你一出門第一步就走到我傘下。」

有一天說到法文,他說我會講你好。我問他怎麼講,他裝作想了半天的樣子很苦惱的說「明明就在嘴邊,突然忘了。」 我得瑟的跟他說「想不起來啊?想不起來算了,我教你~」 他突然笑了一下,看著我說:「je t’aime,是不是?」

有一陣子迷鬼怪,他被我安利了很久。打電話的時候我說好想你,他說那就吹蠟燭吧,吹蠟燭我就來。

在他家給他做飯,他下班回來,在廚房一把抱住我,滿足的嘆了口氣。我問他怎麼了是不是今天很辛苦,他說我終於又抱到你了,辛苦這一天就是為了這一刻啊。

翻看他的舊照片,看到一張十幾歲的照片,他穿著套頭毛衣和牛仔褲,就是我喜歡的那種小哥哥的樣子,就想問他要這張照片。他說不行。我說你不要小氣,給我吧。他一把抱住相冊說不行。然後說:「想要嗎?你什麼時候願意娶了我,就當我的嫁妝。到那時侯,這張照片,這整本照片,我,都是你的。」

太多了,根本寫不完~~其他兒童不宜的寫了我們家理科先生會生(害)氣(羞)~~先寫這些吧~~~~


Aruturus:

大概是打野跟我說過來拿紅 來 幫你打藍 走我們去偷藍的時候吧


奈何逍遙:

前幾天在家,爸媽都坐在沙發上。
媽媽在看電視,爸爸後面看著我媽。
沒一會兒他們倆聊起天來了,很突然的我媽後仰頭看著我爸,我爸沒有一點遲疑的托著我媽的腦袋吧唧一口就親上去了……


慕易燊:

初二的時候換了新同桌,剛開始都冷冷的,其實我內心是個逗比,但他不說話,也不好跟他聊。後來因為什麼事吧就關系好起來了,可以從上課聊到下課。
有一次過情人節,我跟他開玩笑說我想吃朱古力,當時已經上課了,然後他隔了一會兒跟老師說他要上廁所,那個老師挺好的,一般都讓去,我以為是真上,結果他回來以後就塞了個東西在我抽屜,我就邊問邊拿出來看,是一條朱古力,就是德芙那種大條的,當時真的覺得那個朱古力比任何進口的都好吃,甜到心裡。

後來初三體育中考,他每次跑步都會把衣服脫給我,校服外套,有一股很清新的味道,特別好聞。
上課的時候,他算是成績很好吧,卻會跟我一起上課聊天,比賽轉筆,被老師點起來還沖我笑,那時候就覺得他很好。

同桌2年,發生了太多事,說不完,他是我那兩年枯燥學習生活中唯一的動力,不管我朝哪個方向看,餘光都是他。
很遺憾,他的好以後再也沒有了

一個小透明,就不匿了,第一次寫


Makeup-CoolGua:

前男友

剛開始在一起的時候我送過一束花給他

他收到後回我:這是我第三次收到花

我當時看到資訊心情都堵塞了,還很勉強的回:是么,那你挺受歡迎的嘛

然後幾天都不是很開心覺得自己不該送,人家又不是沒收到過,非常鬱悶

第三天他告訴我:我人生中第三次收到的花是個小傻瓜送的,第一次是上學學校獎的小紅花,第二次是在當兵期間祖國送的軍花

當時看到資訊後整個人喜極而泣,開心了好久好久,那一瞬間覺得整個人都滿足了


y穎兒v:

男票是大我一屆的師兄
醫學生,讀五年

一天一起走在路上
我突如其來的說了一句:師兄,我們會一起畢業耶,真巧
男票摸了一下我的頭說:更巧的是我們還會一起結婚。

當時聽到了心裡煙花綻放的聲音❤️


呲呲大王:

某一任男友,初秋的一個晚上,我們在廣場上散步,有點風。

他:你冷嗎?

我:不冷。(內心os:雖然不冷,但也希望你把外套脫下給我)

只見他開始解外套的扣子,此時內心還是有些雞凍的。可令我沒想到的是,他並沒有將外套脫下,而是直接把我包在他的外套里,寒風中相擁。


英語老師Lance:

那天我拿著三方去招聘會,原以為自己是個被社會拋棄的孩紙,結果全程被撩得體無完膚,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經過這一場最撩大戰後,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只要你沒有拋棄自己,這個世界就不會拋棄你~

只要你持續努力,你遠比所想像的自己更有價值~

——與2018應屆畢業寶寶們和在努力路上的我們共勉 ​​​


匿名用戶:

看了評論,覺得有必要更新一下

情況其實是這樣的

那晚我是用我的小號,假裝他高中的一個特別好的朋友(騙他說是某某某的小號,他深信不疑 ,因為在晚上,講話聲特小,所以是聽不出來聲音是誰的的)

然後就開始有一茬沒一茬的聊天,於是就問到了原回答里的那個問題,只不過變成這樣了

「喂,你身邊有沒有覺得適合結婚的女孩兒啊」

「有啊」

「誰啊」

「某某啊(我的名字)」

也就是說,在他認為我是他那個好朋友的情況下,有了這個回答。

後來我告訴他,那人是我,不是他什麼朋友,他沒生氣,反而淺淺地笑了笑。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以下為原答案

有次跟他語音(那會沒確定關系)

我故意問他「誒?你身邊有沒有覺得適合結婚的女孩子的類型啊」

「有啊」

(當時好氣,竟然真的有)

我就沒好氣地問「誰啊」

「你啊」

啊!開心!激動!


魚憶人:

有一年夏天,中午單位食堂吃過飯,很悶,不想回辦公室。騎了一輛公共單車,自己也不知道到哪裡去。
騎行在沒怎麼來過的馬路上,四周很乾凈,很冷清,樹很綠,天空低矮,在濕熱的空氣中穿行著,快要下雨了。
心裡很恍惚,覺得一天天這么過去沒什麼意思,覺得跑到這邊來也沒法散心,最讓人沮喪的是,這樣的心態已經很久很久了,像是一片很久很久沒有下雨的烏雲。
到了一個小路口,四面空曠,停下來等紅燈。
綠燈了,我正在起步,旁邊一輛電動車緩緩超了過去,我看見了後座上的一個小蘿莉。
從經過我身邊的一刻開始,她一直在盯著我,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她在對我笑。
小蘿莉瘦瘦的,黑黑的,就像是每一個在陽光里長起來的小女孩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十一二歲,騎在媽媽的後座上,面朝後邊。
可是她在朝我揮著手,不是直面的看我,而是眼睛斜向一邊,像是偷瞄著我,又好像不出聲地對我說了幾個字。嘴角的笑就像暗號,嘴形就像暗語。
我有點懵了,不知有多久沒見過這種來自陌生人的善意了,有點飄飄然。她超過我有幾米遠,我也朝她擺擺手,做出一個我能夠做出的,最好的笑容,用嘴型說,你好。
她笑的更開心了,還有點害羞的低了低頭,快速的揮著手。
他們的電動車越來越遠,我就和她對視著,那雙眯成一條縫的眼睛一直看著我,直到她們拐彎,消失在一座小區的入口。
我蹬著單車,經過了那個小區繼續往前,既開心,又好笑,還有點奇怪,不停的傻笑著,回想著,像是有什麼魔法施在了我的身上。
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撩我,是覺得我長得很帥,還是長得很好笑,還是臉上有什麼穢物(應該沒有)。
還是對每一個擦身而過的人,她都會給予這樣的笑容。
只想在這里謝謝她,因為我不能蹲在那個小區門口堵住她說聲謝謝,叔叔不是痴漢。
所以在這里謝謝這個小姑娘,不管她能不能看得到。
這是什麼魔法,好像讓我看到了你眼中的那個世界,你眼中的那些人。那個世界有多美,那些人有多可愛。而你眼中的我自己,騎著車子,臉上的陰影散去,也露出了自在開心的笑容。
也許是很久很久沒有過的幸運,我經過了那條莫名其妙的路,遇見了莫名其妙的你。
謝謝你。

那天我笑著笑著,不知怎麼的就騎回了家,淋了一點雨。

幼稚園 放暑假的兒子開門說,爸爸你怎麼回家了,你不是上班嗎?

我說,我想你了呀。

老婆說神經病,下著雨騎單車回家。

我說,我想你了呀。

中午休息時間短,呆了兩分鐘,就該回去上班了。雨下大了,換乘公車,走著再熟悉不過的那條路。也許是很多年來的頭一次吧,覺得身邊的一切那麼美好和真實。

就像你的世界一樣。

坐在後座上搖擺著,頭發隨風飄著,做著媽媽不會察覺的小動作,皮膚真黑,牙真白,笑容明媚得像是躲在烏雲後面的陽光。等你長大了,會是多好的一個姑娘啊。

有緣再見吧。

別誤會,我有個兒子,長得和我一樣帥的。


匿名用戶:

心疼都還來不及,我怎麼會怪你。我能理解這裡面的心焦以及會伴隨的失落和自我否定。可是我幫不到你、抱不到你啊

想想明年我也大四了,也會面臨這些,陡然生出一種兵荒馬亂的感覺。

希望你能盡快走出這些困境,希望我們能挺過所有難關

祝好!

——————————————————

如果有一天我們在一起了我就取匿

可能不是很撩,但是我超級喜歡他啊,覺得他的回應有那麼一點點喜歡我,我的心就怦怦亂跳了☺️

1.相似的愛好,對以後的期待

2.被喜歡的人誇也很開心啊

3.我們倆都很瘦,想盡辦法增肥中

4.其實我也很激動啊,很難遇到三觀、愛好這么相似的人吧

哈哈 真的很珍惜這段緣分,小心翼翼地捂在心裡,不敢分享,只是對著日記本和Aorqu這些樹洞傾訴一下。希望你可千萬不要刷到這條,我臉皮薄。

今天,成都秋高氣爽、天高雲淡;不知道哈爾濱的天氣如何?


就是琳寶啊:

和前任:

他性格沉穩,我屬於大大咧咧的。

之前有個流行梗叫:我想靜靜!

有一次我和他鬧,他隨口說了句我想靜靜,我就假裝生氣吃醋說:你在外面有狗了,誰是靜靜?靜靜是誰?天天想一個叫靜靜地,不愛你了。

然後他說:那我下雨不打傘了。

我問:為什麼?

他說:我想淋淋。

我名字帶個琳!莫名被撩到,甜甜的。


匿名用戶:

和男朋友在一起快倆年啦!相愛相殺

我們是普普通通的大學生倆枚,本人脾氣比較火,男朋友對我很包容(〃・・〃),挨打挨罵還要負責哄我的理工男一枚

每次走在路上因為一點小事吵架的時候,我總是扭頭就走(固定台詞:我要自己回過去,你別搭理我,煩死你了,別跟著我!),男朋友會上來抱住我,特別生氣的時候對他一陣拳打腳踢,跟我屁股後面走倆條街,跟了五分鐘上來抱住我,我就不氣了。
ps: 內心活動 要是回頭發現他不在身後就慌了,感覺全世界都拋棄我了 ,其實還是比較享受他哄我的過程,惹我生氣你就得屁股後面跟著,一邊走一邊罵他 (感覺有點小賤賤)

冬天最喜歡把手揣他兜里,還必須他的手也在兜里,總喜歡見面的時候把手放在他脖子後面暖手 哈哈哈。
作為純純的北方姑娘在南方上學,冬天沒有暖氣要命,每次他都會把我腳夾在腿里給我暖,每次都羞羞的鑽進他懷里(≧∀≦)ゞ

前倆天出去吃飯,買了三小塊芒果那種芒果味的酥酥的糕點,倆個人不是一個學校分開的時候,在他手裡我忘記拿了,他還捨不得吃(因為我超級喜歡吃),非要給我送過來第二天 ,第二天來的時候一看全都壓成餅了哈哈哈,他怕我嫌棄覺得不好看,又拿走自己吃了
那一刻感覺他好可愛,我是個很愛吃的人,男朋友每次有什麼好吃的都會省著留給我。

他還有一個特殊癖好,記錄我的大姨媽 哈哈哈哈,每次他都是比我還要清楚,還要提前提醒我,大姨媽期間心情變化太快 每次他感覺我要發脾氣了就會說 寶貝,我錯啦,都是哥哥的錯,你要乖哦 (總是哭笑不得,跟哄小孩似的)

其實倆人個不用有太多海誓山盟,他會記得你的一點一滴,甚至比你還要了解你自己,總能第一時間想起你,那就足夠證明他很愛你了。


匿名用戶:

和現在的男票還沒在一起,屬於曖昧期吧,我還挺喜歡他的,晚上去看電影的時候偷偷把腦袋枕在他的肩膀上,之後他就握住了我的手,看完電影也一直牽著我走………………這不是重點,重點他送我回家,在家樓下,我準備下車,他家叫住我,在我耳邊說,以後不許說自己沒有男朋友了,還親了我臉頰一下,瞬間變成火燒臉。


羽祭兔兔:

講一個一年多以前,差點被路人小姐姐掰彎的故事吧。

因為這個回憶太美好了,所以請容許我拋棄普通敘事體,用小說風來寫。

====

這是一個發生在過氣網游守望先鋒里的故事。

先別忙著點「收起」,我的故事並不長。

我是一個自負的女孩子,不僅僅是生活中,遊戲里也是這樣。

比如在這樣一個類MOBA遊戲中,明明組隊排位能夠極大提升遊戲體驗,我依然選擇單排。

孤獨地單排,努力地上分,在任何需要的時候,我願意補位,也練就了一手不錯的天使。

是夜,死宅的我又窩在家裡單排上分,那一把,我遇見了她。

她在一個四人隊伍里,說話聲音軟軟糯糯,甜萌如同夏天的冰激凌,稍不注意就會化掉。

實際上,不害臊地說,她和我的聲音有九成相似。

一開局,就聽到她開著自由麥在向隊友撒嬌:「人家想玩一把源氏,就一把……」

隊友哪抵得住這般攻勢,紛紛表示,只要小姐姐開心,我們什麼都願意。而我,心沉了下去。

玩遊戲,就是為了贏啊。讓小姐姐拿一個至關重要的突擊位,似乎還不是非常熟練的玩家,看來還沒開始,敗局已定了。

我沉默地補上了一個天使。

沒關系的,沒關系的,一個人單排了這么久,什麼樣的隊友沒有見過呢,早已習慣了。

可是,隨著雙方數次交戰和局勢的推進,我發現我大錯特錯了。

那個女孩子可以說是我那幾天里遇到的最強的源氏,一個人就可以殺穿對面。

即使是掛後的天使,我也被她的激情所感染,在一個關鍵節點,我打開麥克風,向她提醒了一句話:「麥克雷一絲血!」

她很快補刀,並用語音回復我:「小姐姐的聲音真好聽!天使也玩得好棒!小姐姐我喜歡你!」

請你們設想一下那時的我,即使隔著鍵盤,是不是也能看到我紅通通的臉頰。

這一局比賽的順利遠超我的想像,很快我們就開始放飛自我,在敵方家門口圍堵了。

殘血的她想要秀上最後一波操作,於是蹦蹦跳跳地跑向我:「小姐姐,奶我一口,我要去開大啦!」

我展開翅膀向她飛去,而正在這時——

敵方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集火於我。不到一秒,我就倒了下去。而接下來的情節,我真的是怎麼也不可能想到:

「啊——————」

耳邊傳來她可愛的怒吼聲。

「你們……你們!居然殺掉了我的天使!」

她的聲音中飽含著強烈的恨意。彷彿只恨自己不能瞬移到我身邊一樣,她拋出了手中的金鏢。

正中敵方麥克雷的臉。麥克雷瞬間被秒殺。

「呵,」她冷笑著,「讓你殺我天使……」

又是一串飛鏢,接上一個手刀,敵方一位英雄陣亡。

「……殺我天使……」

她終於拔出了她的刀——鎏金哇卡雅酷烈!

「殺我天使……那我就砍死你們……砍死你們……砍死你們!!」

隨著她每一次充滿憤怒的低吼,刀刀致命。

敵方,團滅。

這是一個已經殘血的源氏啊,我不知道是什麼才讓她能夠完成這樣一串操作的。

但那個時候,我彷彿看到……也聽到了……我心底有百合花開的聲音。

=============

加了好友,但並沒有在一起……咳咳。

發表迴響